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一回應世劫那拉後降生 破宦囊承恩公遇匪

《第一回應世劫那拉後降生 破宦囊承恩公遇匪》[View] [Edit] [History]

1 雄雞低首牝雞啼,滿眼嬌雲艷霧迷;畢竟河山歸葬送,蛇神牛鬼日濛西。乘龍赤鳳總荒唐,摘艷熏香夢一場;五十年來翻稗史,昆明湖水宿鴛鴦。圓明園子四春宮,馬槊琵琶角技中;動地鼓鼙都不管,兒皇亦趁綺羅叢。王建新哦百首詞,宮闈鎖瀆幾人知;真兒尚自開疑竇,何況瀛臺住假兒。貂璫孽焰逼人來,日傍慈雲笑口開;坐臥不離真孝子,承恩全仗滑稽才。外戚分明重母家,一時煊赫醉榮華,末朝又演移宮劇,豈獨袁絲作爪牙。六飛西幸復回鑾,劫後園林帶笑看;從此京華添慶記,紅紅翠翠總波瀾。無端禍水惹龍黎,行雨行雲亦太癡;頭白宮娥能記曲,不妨哀怨寫烏絲。
2 這八首新詞,是一位斗方名士冬烘先生所撰,要算得本書一個楔子。他因國體更變,言論上沒有什麼忌諱,一把年紀,已漸漸老了,趁著腦髓尚足,記憶力尚強,於前清軼事瘦聞,還得些實在。看書的都是些過來人,我說到哪裡,諸位必然明白到哪裡。但有一層,我怕這譏刺朝政,揭穿宮闈隱事,有傷忠厚。佛說:言人過失,當打下拔舌地獄。諸位想想,我犧牲這三寸不爛之舌,為著什麼?為的那阿鼻地獄,早已滿坑滿谷,填塞了一班淫孽奸邪!任他富貴達於極點,驕奢到了萬分,一口氣不來,不能把最高貴的頭銜,帶到陰司去嚇鬼;不能把偌大的貲財,去向閻王老子買通關節。那男人家喜歡的愛妾孌童,女人家賞鑒的嫪毒面首,莫講是要到孽鏡臺前對案,就這搴蓬枯骨,還能夠賣俏迎歡嗎?新學家說是無鬼神,也不過咬著牙根,同人強辯。要曉得造孽越深,受禍越酷。幾見有男奸女淫的,受了多少良好結果?家是破了,國是亡了,那不美的名聲,還捱著千秋萬歲的唾罵。這是從哪裡說起?
3 閑話少講。單講那前清道光處間,當時的局面,似乎海晏的河清,太平無事。其實地雷火炮,已埋伏得密密層層,只要導線一引,那就轟天震地價發作,把一座錦繡河山,變成個稀糊塌爛。這是個什麼道理?因為清朝的驕奢淫逸,已是達於極點。此如一個人家,若祖父做些榜樣,造下無窮的孽因,到子孫手裡,不會得有好結果的。從前雍正、朝隆兩朝,那些深宮內苑的秘史,窮奢極欲的繁華,在下如鋪敘一番,諸位要嚇得咋舌。不講別的,就是那一座圓明園,起造得天上無雙,人間少有。雕簷畫棟,夾道迷樓,何處不鴛鴦作對?蝴蝶成雙,巫峽行雲,陽臺會雨。照例正月一過,皇帝就移居園裡。什麼叫做適性怡情?不過是三十六宮,鎖藏春色而已。這座園了,列祖列宗的幸福在此;造下無邊的孽海,後來破國亡家也在此。
4 諸位看我這部小說,就知道傾城褒姒的化身,昭陽飛燕的禍水,漢宮呂雉的變相,金輪則天的淫行,都假這圓明園做個活動的舞臺,黑暗的帷幕。
5 記得咸豐末年,來了殺風景的幾個洋人,把一座園子毀了。
6 園主人死不甘心,又仿照這圓明園格局,起造了一座頤和園。這頤和園格外魚龍混雜,百戲翻新,演出許多怪劇,不但人眼睛裡不曾瞧過,就是耳朵裡也不曾聽過。直鬧到聯軍入京,那唱戲的停歇了一會兒鑼鼓。以後鼓是打破了,鑼是敲裂了,試問愛新覺羅的河山,又葬送到哪裡去了!唉!我要替清朝政府下一個鐵板的惡果,皆由在前造的孽因。
7 我講道光末年,國外的禍亂,是由鴉片煙醞釀成熟。其時五口通商,黃色人種中,已漸漸加入白色人種。黃白雜居,哪有個沆瀣一氣的道理?國內的禍亂,是由白蓮教蔓延四處。講那白蓮陽教化出,依神托鬼,其宗旨很不正當。到了嘉慶年間,安徽出了個劉松,陜西出了個劉之協,湖北出了個聶人傑,四川出了個徐天德,鬧得天下很不太平。後來該教又化出八卦教,由八卦教又化出天理教。什麼林清呀,李文成呀,居然串通內監,直犯宮闈,設非有點準備,簡直是鬧得一塌糊塗。哪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直到道光末年,竟由一伙兒教徒,七處生火八處冒煙,一日膨脹一日,後來竟演成一座太平天國。你道是利害不利害,奇詫不奇詫呢?唉!後來太平天國滅了,那東捻西捻,又大肆兇焰內部,安清道友、哥老會徒,無非是這白蓮教遺傳下來的餘孽。這種孽類,芟剃不完,剪滅不盡。到得清朝末造,南部又演出三合會、興中會,推定一位嶄新人物,做個會首;北部又演出紅燈照、大刀會,推定官場兩位大老,做個會首。我這一部陸離光怪小說,分個內魔外魔,那外魔埋伏著地雷火炮,內魔引起導線,把一座專制的帝國,就斷送在女主垂簾訓政手裡,豈不是個大大的劫數嗎?
8 閑文少敘。在下要先敘述書中的一位主人翁。前人有集唐兩句: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這書上主人翁,正是金輪則天皇帝化身。那外戚的威權,卻不減武氏的氣焰。記得清朝有一位最貴的貴族,叫做葉赫那拉氏,開國的太祖,就娶這那拉氏為後,世襲承恩公爵位。在這第八世上,有位公爺,名叫惠征,取妻佟佳氏,先生了一個兒子,名叫桂祥。這年是道光十六年,佟佳夫人又是懷孕。到得十月初十這天,夫人坐蓐臨盆,忽夢著大大月亮入懷,一陣異香,還帶些蘭麝氣味,當時產下一位千金,因取個乳名,叫做蘭兒。承恩公夫婦非常歡喜。在旗人的心理,滿族的眼光,能夠生女兒報名注冊,將來選入癌闈,為後為妃,便算是一門有喜,九族沾恩了。不上兩年,這蘭兒又添個妹子,名叫蓉兒。
9 承恩公是一男二女,自然愛若掌珠,但比較起來愛兒不如愛女,而兩個女兒之中,對於蘭兒,尤格外驕慣。這蘭兒生性明慧,賦質鮮妍,三五歲便粉妝玉捻,出落不凡,七八歲長就一副艷態妖容,光明四照。但於嫵媚之中,含有一種威殺之氣。讀書雖未能過目成誦,然記性絕佳。
10 承恩公初任蕪湖關道,攜眷赴任。蘭兒時年十一,在署坐厭了,每拉著家人杜福,出外游逛。這蕪湖為南北通衢,西門外有十里長街,很為熱鬧,北路直通江邊,什麼茶坊酒肆、勾闌妓院,總是有的。起初帶著著妹子蓉兒閑逛,後來覺得累贅,便單和杜福四處隨喜。最愛聽的皮簧,最喜弄的絲弦,耳目陶冶,氣味投合,居然在外面嬉皮涎臉,在家裡也便哼歌舞唱。
11 承恩公是驕縱慣了,不但不去管束她,有時她唱起曲子,還顛頭晃腦的替她拍板。原來旗大爺有不愛唱西皮二簧的。不時高興,招呼四喜班子進來,演幾出新鮮戲劇,這算是在蕪湖的玩意兒。後來承恩公調任廣州駐防,那廣東更是煙花旖旎,粉黛風流。諺稱:老不入川,少不入廣。那老不入川,是因四川路險,年老難行,這句話是人人曉得的。至於少不入廣,因廣東有三種流毒,最易沾染。一種是鴉片煙。這煙從印度運到廣東。廣東人先受其害,雖經兩廣總督林則徐嚴懲痛辦,誰知兵連禍結,英兵闖入內地,倒結了五口通商條約。從此明目張膽,把廣東的人一顆心,抽得黑漆漆的。到了那裡,幾乎家家短榻,戶戶洞簫。第二是賭。廣東的賭錢,非常利害,別的不講,單是一種闈姓投標,能夠買通關節,揭出榜花。家貲輸完了,拍賣妻房,拍賣兒女,世界賭豪,要算得數一數二,無出其右了。第三是嫖。廣東的姻寮妓院,接屋比鄰,深宵蝴蝶,白晝鴛鴦,春色撩人,浸淫禍水。男人家受了梅毒過給女人,女人家受了梅毒,又過給男人,叫做過癩。一般青年俊俏的男子,什麼貌比潘安呀,顏如宋玉呀,弄的不巧,都變做些癩皮蝦蟆,腫頭腫臉的。俗稱少不入廣,就是這個道理。有此種種孽因,所以造出茫茫孽海。
12 承恩公到了廣東,其時四處教眾,那太平天國的幕子,已漸漸要揭開來了,我且暫不管他。記得這年是道光三十年,蘭兒已是一十六歲,身材也長高了,生成裊裊婷婷,齊齊整整,不講別的,單論那副俏龐兒,真個杏臉桃腮,眉翠彎彎的,似秀蹙春山;眼波澄澄的,似月含秋水,喜笑起來,兩頰有兩個酒渦子;嗔怒起來,兩眼卻露出殺機。最奇的是彎彎眉毛,也會插入鬢際,那一把烏油油頭發,梳個一字寶髻,真能滑倒蒼蠅。這蘭兒莊諧並用,到了沉靜時,也會涉獵書史,於諸子百家,無不瀏覽;到了活動時,仍是哼西皮唱搖板,高興起來,串一兩出端午門小進宮,要算她的拿手好戲。廣東城裏,那些嫖賭的慣技,豪華的局面,也不知領略多少,窺破多少。什麼油腔滑調,拍馬吹牛,哪一句話,哪一件事,能瞞得住她!她有時也會陪承恩公躺在炕床上,燒燒烏煙,談論些國家大事和外面時局。這一天記得是六月天氣。廣東地方本近熱帶,終年的沒有霜雪,絮襖夾衫,就可以混過冬天,春秋也就溫暖,到得炎天暑月,自然是酷熱異常。承恩公穿了一條靠油綢褲子,赤著腳,搭了一雙趿鞋,身上披件竹汗衫,頭上用根別發簪兒,盤起一條辮子,沒來由躺在煙床上,手捧一支翡翠煙槍,對著玻璃的燈罩兒,只是籲籲的嘆氣。嘆了一回,又連連的只管咂嘴。其時蘭兒的母親和她兩個兄妹,皆不在這屋子里。獨有蘭兒,坐在旁邊,身穿一套黑油綢的褂褲,映著雪白的肌膚,煞是可愛,腳下趿著高底鞋兒,靠著那八尺玻璃的穿衣大鏡,一雙皓腕,捧著茉莉穿就的一件花球,就近鼻子,在那裡靜悄悄的聞香。聽見乃翁嘆氣咂嘴,忙抬起頭來,看一看承恩公的臉色,似乎愁眉不解,有偌大個心思,因笑著說:「你老人家有什麼感觸?」承恩公見女兒問他,也就拗起身子把煙槍向水晶座盤裡一丟,仍咂一咂嘴說:「咱們這個官,是不能做了,這裡亂子是鬧大了。一晌不曾對你講,適才在官廳子里,碰見南海縣王老三。他講那教匪姓洪的、姓楊的、姓馮的、姓蕭的、姓韋的,一乾匪徒,要在金田地方起事。這些忘八雜種的姓名,我都記不清了。」說著,用右手狠狠的將炕床一拍,不提防那支翡翠煙槍一支,把個玻璃燈罩子掀翻了,嘩瑯瑯只在水晶座盤裡亂滾,口頭仍嚷著:「反了!……」蘭兒不慌不忙,站起身來,一手扶起燈罩,一手按著承恩公大腿,笑說:「爸爸,你老人家不必著急這件事,女兒倒還清楚。你講姓洪的,自然是洪秀全;姓楊的,自然是楊秀清;姓馮的,自然是馮雲山;姓蕭的,自然是蕭朝貴;姓韋的,自然是韋昌輝的。有的是廣東人,有的是廣西人。咱們且不去查考匪徒的籍貫,但那姓洪的是個花縣富戶,他還有位妹子叫做洪宣嬌。這洪宣嬌,系嫁給蕭朝貴。那個楊秀清又是洪宣嬌的姘夫,為人甚是狡猾。這一出戲,要算楊秀清是個主動,那馮雲山是位拆字先生,韋昌輝附和在內,的的真真是白蓮教,後來又伙入耶穌教。」承恩公蹺起大腿,手抱左膝,瞪著雙睛,聽蘭兒滔滔汨汨的談論,不覺咧著嘴笑說:「你這女孩兒,如何曉得外間事,打聽得清清楚楚?但有一層,咱們聽說耶穌教的教規,是非常嚴整的。
13 你既講到一干人伙入耶穌教,那洪宣嬌就不該姘識楊秀清了。
14 即使在前姘識姓楊的,這會也須遵守教規,彼此拆伙了。」蘭兒搖著頭說:「不然不然,你老人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笑話子很多,總是姓馮的教姓楊的主意,口稱天父天兄,借此妖言惑眾,他老子起了點口角,竟編排他違犯天條,捆打不算數,當時就推出轅門砍了。」承恩公聽到這裏,忙搖著雙手說:「算了算了!這些話,咱們不願聽了。」蘭兒笑說:「你老人家既不願聽,女兒也不往下講了,但這事,咱們該急切作個計較。
15 這一個亂子發生,人民須遭一番惡劫,三年五載,十年八載,事情總料不定。」承恩公跺著腳說:「我曉得壞了,自從鄭祖琛總督兩廣,日日看經念佛,全然不理正事。你不記得嗎?上年姓洪的在花縣被官捕獲,收在牢內,該匪徒居然劫獄戕官,犯那無天的大案。他不但不派兵痛剿,還要怪縣官多事。現在紙是包不住火了,適才聽王老三所言,他還要在大毗盧寺拜七七四十九天皇懺,求佛消災降福,你道奇是不奇,怪是不怪!
16 咱們瞧這些漢人做官,全然是葬送咱們旗人,喪心病狂,很靠不住。蘭兒,你有日大權在握,對於那班漢人,很要留神。你娘生你的時候,夢見月亮入懷,那是很有意思的。」蘭兒又笑說:「盡管有意思,現在談不到此。但這鄭制軍看經念佛,卻也有個腦頭。聽說他簡放這裡總督,請訓出京,第一站歇宿,就碰著個須發蒼蒼的老者,說是:『此去百萬生靈,都要你鄭先生營救。』姓鄭的正在錯愕,那老者又說:『我非人乃狐也,天機不可洩漏,但願……』說著,聲隨形滅。姓鄭的受了這種感觸,這種警告,所以到了這裏,拿定主張,一盜不辦,一人不殺,手裏捏著佛珠子,嘴裡念著阿彌陀佛。聽講姓洪的,姓楊的,姓馮的,姓蕭的,是些白蓮教徒,他以為白蓮是大士化身,捕捉白蓮教徒,必開罪蓮臺大士,不能治匪,而反養匪,不能剿匪,而反釀匪。爸爸說他葬送咱們旗人,未免冤屈他點。
17 總而言之,姓鄭的是個糊塗蛋。他糊塗,咱們不能跟他糊塗,他會滾蛋,咱們不會滾蛋。依女兒個意思,這裏官是不能做了,簡直你老人家告個重重的病假,請其開缺就醫。」承恩公點一點頭,忙招呼杜福快請文案老夫子進來,當下說明病請開缺,專折進京個意思。主稿先生做的現成事,哪有不照辦的道理。
18 無巧不巧,承恩公的折子,甫經到京,甫經朱批照準,這裡已掀天揭地攪海翻江的新創造一座太平天國。諸位,要曉得猛虎出山,腥風四起,怒鯨跋浪,海國將沉,一座廣州城,早已城門緊閉,吊橋高扯。可憐那個鄭制臺,佛珠子是捏斷了,木魚子是敲破了,因為高喊佛號,喉嚨嗓子是喑啞了。風吹草動,一日數籲短嘆,咂嘴搖頭。惟有蘭兒舉止如常,輪一輪手指說:「拜去的折子,該批回了。」正躊躇間,廷諭已到。承恩公忙排香案,恭讀御批:「既系病重,準其開缺就醫,欽此。
19 」這當兒,承恩公仿佛是釋了千斤重負,多時不見笑容,忽咧著嘴向他婆子說:「這回玩意兒,不是蘭兒的主張,哪裡還有今日?快點快點!你可幫助我擄掇大箱小櫳的,就此收拾起來。
20 趕得著明日動身就是,明日趕不著,就是後日。」話未說完,蘭兒早插言說:「咱們雖是明公正氣的回京,但這兵荒撩亂,到處教匪,粗笨物件不宜攜帶,揀那細軟值錢的打疊幾隻箱櫳,秘密溜出這廣州城,沿途還要防備些漢奸耳目。」承恩公忙跺著腳說:「是呀是呀!蘭兒高見是不錯的。」話休煩絮,一面七手八腳的包衣管家擄掇一切,一面由杜福雇好船只。旗人權力是大的,雖在戒嚴吃緊期間,都還呼應得靈,不上兩日,早將交代辦清,由廣州將軍那邊派人接收一切。
21 從此承恩公遂脫了駐防關系,取路回京,有水路就坐船,沒水路就雇車起旱。這時候烽煙不靖,伏莽聚生。才過了仙霞嶺,到得福建邵武府的邊界,地名叫做黃村。這村莊險僻非常,西山的日頭,已奄奄沉沒,樹林子里鳥雀,叫些怪聲,很是怕人。依蘭兒個意思,還要趲行一程,趕個大大鎮市歇宿。承恩公搖著雙手說:「什麼刀山劍嶺,咱們都爬過來了。俗說:死生有命,萬事由天。我總借著你的福氣,遇事化險為夷,轉兇逢吉此時我實在困乏極了,就在這裡找個宿頭,多給人家幾個錢文,怕有意外,夜間大家放醒睡點。」一眾包衣管家,聽見主人這幾句話,不等吩咐,早是尋房屋的尋房屋,押車載的押車載。恰巧黃村有個黃姓人家,前到後有三進屋子,聽說是位官宦,要歇宿這裏,忙忙出來招待,騰出房間,讓開床鋪,實騰騰擠滿一屋。承恩公急不暇擇,就夫妻子女占住一所寬大房間,其餘僕婢閑雜人等,胡亂的將就住下。房主人姓黃叫做黃文鈺,年紀有四十來歲,生得獐頭鼠目,有兩撇胡子,嘴裡操著閩音,蠻聲鴂舌,和人講話,大家都不明白。上燈以後,擄掇些酒肴出來,承恩公也不管對味不對味,便將將就就地吃個一飽。蘭兒瞅著眼向桂祥說:「阿哥,你今夜是要放明白些,招呼杜福他們,不可大意。」桂祥笑說:「咱們知道。」話雖如此,沿路上辛辛苦苦,得著個打盹所在,哪能提防了許多。
22 一到二更時分,東邊的人眼也乜了,西邊的人頭也斜了。老夫婦和蓉兒早躺在床上,呼呼的竟入睡鄉了。
23 桂祥初尚掙扎,瞧見大家打盹,他也就伏在桌上。蘭兒無可奈何,只得在行篋中取本書出來,剔去燭花,隨意翻看了幾頁,耳朵旁邊忽地送過一起胡哨聲,心知有異,忙抬身走至哥子跟前,伸手把桌子狠狠的一拍。桂祥冒冒失失的嚷說:「強盜來了嗎?」用手只在眼睛皮子上揉擦。蘭兒也就高聲說:「你……聽見嗎?」話未講完,蘭兒先踅過床前,用手把承恩公夫婦一推,嚷著:「快起!快起!」就在床角提了一個小拜盒,更不遲疑,一溜煙跑過後院子去了,這且不提。
24 這裏承恩公夫婦一骨碌爬起身來,燈下瞧見桂祥,早是索索個抖戰。這個當兒,屋前屋後,已是大踏步的聲響,不消說得,兩扇大門,早被石塊沖開,當先闖進一個胖都都的大漢:粗眉暴眼,長著一臉的橫肉,頭上扎裹著紅綢子,手拿一柄三尺來長三寸來寬的鋼刀,好似兇神附體,嘴裡嚷說:「哪裡來的么么,還不恰恰快的獻寶!」後面一干人馬,也就蜂擁而上。
25 桂祥掙扎著攔住房門,嘴裏迸出一個字:「誰呀?」這誰字還沒出口,那位胖都都的鋼刀尖口,早逼著桂二爺個頸項脖子。
26 桂祥一嚇,早把個頭一扭,撲通往地下一跪強著舌頭說:「是大……王。饒命!」接著佟佳夫人顫巍巍地說:「咱們有的大小箱櫳,聽憑朋友們搬取。」那胖都都的頭腦說:「你這婆子講的話,倒還爽撇。」忙把左手一招:「兄弟們進來搬呀!」
27 不消說得,早上來些個紅絹纏頭,帶著明晃晃的刀槍的人,七手八腳地闖入房間,把所有的大箱小櫳,一箍腦兒總搬運出去。
28 此時是七月天氣,暑熱未盡,大家穿的衣裳,無非是靠綢單絹,剝無可剝。如在嚴冬,穿些細毛紫貂,那就靠不住得很了。
29 在下順手來交代:這胖都都個首領,姓黃名文金,兇悍異常,綽號黃老虎,同房主人那個黃文鈺,算是堂房弟兄。承恩公安頓這邊,那黃文鈺早鬼鬼祟祟的給信與他。他也在白蓮教下受過姓洪的姓楊的秘密扎付函件,所以一伙的人,都用紅絹扎頭,蓄起毛發,後來在太平天國,居然封做堵王,不有特別的本領,特別的行情,何能到此!此是後話。這日打劫些大箱小櫳,還虧著桂祥跪地求饒,那佟佳氏太太講了兩句漂亮的話,保全一家生命。當下一個胡哨,那黃老虎便帶領著一伙人走了。
30 他們走後,悄無動靜,那一班包衣管家,男女僕役,一個一個的方探頭探腦的出來。這個當兒,蘭兒挾著一個小拜盒,也從後院子裡趕來,進得屋裡,瞧見她的爹媽,和兩個兄妹,還是索索的抖戰。承恩公嘆口氣,早是潑梭梭的眼淚奪眶而出,說聲:「咱們好命苦啊!打的一冬臘八粥,弄得個幹乾凈凈。」
31 蘭兒嚇哧笑了一聲,說:「有你個女兒在,還怕將來不……。
32 」講到這裏,承恩公忽破涕為笑說:「是呀是呀!你的福氣大,咱們一家子都倚靠著你呢,就是今日財去人安,也算是托你福庇。」其時蓉兒眼快,用小手指著她姐姐的夾肢窩說:「那不是咱們一個小首飾盒子嗎?我記得裡邊還放著金子珠子寶石,不是很值錢的嗎?」桂祥個傻貨,掙起來就用手奪取拜盒。蘭兒笑說:「給你給你,你好歹就這點點用處。」承恩公也就瞅著眼晴說:「我都替你苦餿了,拿蘭兒比你,拿你比蘭兒,真正一個天鵝,一個癩蝦蟆,算了算了!」
33 長話短話不談。一夜不曾睡覺,一到天明,尋找房主人辭謝,哪裡有個蹤影。車載也減輕了,僕役人等見主人事敗,從夜裡就逃走了一半,沿途又有托故不走的,又有借換金珠,一去不回的。承恩公養命之源,度日之費,不過在一個小小拜盒,哪能經得起七花八花,未到江蘇的地界,早已盤川告盡,還虧杜福忠心,所以點私囊,也盡數拿出來使用。敷衍到了鎮江,同一位京口駐防齊升齊都統借貸,哪曉得人情紙薄,見了面告苦艱難,臨行送了程贐十元。依承恩公還要璧回,桂祥說:「咱們消渴極了,不必爭多嫌少。趕緊雇隻船到清江那邊,那漕運總督,河臺衙門,局面是大的,前去打個抽豐,都可以遂咱們的心路。」佟佳氏也點一點頭說:「桂兒此話,倒還不錯。
34 」隨即招呼杜福在風神廟碼頭,雇了一個兩官艙的船只。偏偏沿途頂風,又落下一天的雨來,八九月天氣,寒冷逼人,什麼棉衣絮襖,都在黃村失落,可憐金枝玉葉,已變做無告的窮民。
35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428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