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連城壁

《連城壁》[View] [Edit] [History]

1 :「房裡有賊!」
2 楊氏嚇得戰戰兢兢,把頭鑽在被裏,再不則聲。一卿就叫丫鬟點起燈來,自己披了衣服,把房裡、房外照了一遍,並不見個人影。丫鬟道:「二門起先是關的,如今為何開著,莫非走出去了不成?」一卿再往外面一照,那大門又是拴好的。心上思量道:「若說不是賊,二門為甚以會開?若說是賊,大門又為甚麼不開?這樁事好不明白。」正在那邊躊躇,忽然聽見空房之中有人咳嗽,一卿點點頭道:「是了,是了,原來是那個淫婦與這個畜生日間有約,說我今夜輪不著他,所以開門相等。及至這個畜生扒上床去,摸著我的胡須,知道干錯了事,所以張惶失錯,跑了出來。我一向疑心不決,直到今日才曉得是真。」
3 一卿是個有血性的人,詳到這個地步,那裡還忍得住?就走到咳嗽的所在,將房門踢開,把楊氏的表兄從床上拖到地下,不分皂白,捶個半死。
4 那人問他甚麼原故,一卿只是打,再不說。那人只得高聲大叫,喊妹子來救命。誰想他越喊得急,一卿越打得凶。
5 楊氏是無心的人,聽見叫喊,只得穿了衣服走出來,看為甚麼原故。那裡曉得那位表兄是從被裡扯出來的,赤條條的一個身子,沒有一件東西不露在外面。起先在暗處打,楊氏還不曉得,後來被一卿拖到亮處來,楊氏忽然看見,才曉得自家失體,羞得滿面通紅,掉轉頭來要走,不想一把頭發已被丈夫揪住,就捺在空房之中,也像令表兄一般,打個無數。
6 楊氏只說自己不該出來,看見男子出身露體,原有可打之道,還不曉得那樁冤情。直等陳氏教許多丫鬟把一卿扯了進去,細問原由,方才說出楊氏與他表兄當初附耳綢繆、如今暗中摸索的話。陳氏替他苦辯,說:「大娘是個正氣之人,決無此事。」
7 一卿只是不聽。等到天明,要拿奸夫與楊氏一齊送官,不想那人自打之後,就開門走了。一卿寫下一封休書,教了一乘轎子,要休楊氏到娘家去。
8 楊氏道:「我不曾做甚麼歹事,你怎麼休得我?」一卿道:「奸夫都扒上床來,還說不做歹事?」楊氏道:「或者他有歹意,進來奸我,也不可知。我其實不曾約他進來。」一卿道:「你既不曾約他,把二門開了等那一個?」楊氏賭神罰咒,說不曾開門,一卿那裡肯信?不由他情願,要勉強扯進轎子。
9 楊氏痛哭道:「幾年恩愛夫妻,虧你下得這雙毒手。就要休我,也等訪的實了,休也未遲。昨夜上床的人,你又不曾看見他的面貌,聽見他的聲音,胡里胡塗,焉知不是做夢?就是二門開了,或者是手下人忘記,不曾關也不可知。我如今為這樁冤枉的事休了回去,就死也不得甘心。求你積個陰德,暫且留我在家,細細的查訪,若還沒有歹事,你還替我做夫妻;若有一毫形跡,憑你處死就是了,何須休得?」說完,悲悲切切,好不哭得傷心。
10 一卿聽了,有些過意不去,也不叫走,也不叫住,低了頭只不則聲。陳氏料他決要中止,故意跪下來討饒,說:「求你恕他個初犯,以後若再不正氣,一總處他就是了。」又對楊氏道:「從今以後要改過自新,不可再蹈前轍。」一卿原要留他,故意把虛人情做在陳氏面上,就發落他進房去了。
11 從此以後,留便留在家中,日間不共桌,夜裡不同床,楊氏只吃得他一碗飯,其實也只當休了的一般。他只說那夜進房的果然是表兄,無緣無故走來沾污人的清名,心上恨他不過,每日起來,定在家堂香火面前狠咒一次。不說表兄的姓名,只說走來算計我的,教他如何如何;我若約他進來,教我如何如何。定要求菩薩神明昭雪我的冤枉,好待丈夫回心轉發意。咒了許多時,也不見丈夫回心,也不見表兄有甚麼災難。
12 忽然一夜,一卿與陳氏並頭睡到三更,一齊醒來,下身兩件東西,無心湊在一處,不知不覺自然會運動起來,覺得比往夜更加有趣。
13 完事之後,一卿問道:「同是一般取樂,為甚麼今夜的光景有些不同?」一連問了幾聲,再不見答應一句。
14 只說他怕羞不好開口,誰想過了一會,忽然流下淚來。一卿問是甚麼原故,他究竟不肯回言。從三更哭起,哭到五更,再勸不住,一卿只得摟了同睡。
15 睡到天明,正要問他夜間的原故,誰想睜眼一看,不是陳氏,卻是楊氏,把一卿嚇了一跳。思量昨夜明明與陳氏一齊上床,一齊睡去,為甚麼換了他來?想過一會,又疑心道:「這畢竟是陳氏要替我兩個和事,怕我不肯,故意睡到半夜,自己走過來,把他送了來,一定是這個原故了。」起先不知,是摟著的;如今曉得,就把身離開了。
16 卻說楊氏昨夜原在自家房裡一獨宿,誰想半夜之後夢中醒來,忽然與丈夫睡在一處,只說他念我結發之情,一向在那邊睡不過意,半夜想起,特地走來請罪的。所以丈夫問他,再不答應,只因生疏了許久,不好就說肉麻的話,想起前情,唯有痛哭而已。
17 及至睡到天明,掀開帳子一看,竟不在自己房中,卻睡在陳氏的床上,又疑心,又沒趣,急急爬下床來,尋衣服穿,誰想裙襖褶褲都是陳氏所穿之物,自己的衣服半件也沒有。
18 正要張惶之際,只見陳氏倒穿了他的衣服走進房來,掀開帳子,對著一卿罵道:「好奸烏龜,做的好事!
19 你心上割舍不得,要與他私和,就該到他房裡去睡,為甚麼在睡夢之中把我抬過去,把他扯過來,難道我該替他守空房,他該替我做實事的麼?「一卿只說陳氏做定圈套,替他和了事,故意來取笑他,就答應道:」你倒趁我睡著了,走去換別人來,我不埋怨你就勾了,你反裝聾做啞來罵我!「陳氏又變下臉來,對楊氏道:」就是他扯你過來,你也該自重,你有你的床,我有我的鋪,為甚麼把我的氈條褥子墊了你們做把戲?難道你自家的被席只該留與表兄睡的麼?「楊氏羞得頓口無言,只得也穿了陳氏的衣服走過房去。夫妻三個都像做夢一般,一日疑心到晚,再想不著是甚麼原故。
20 及至點燈的時節,陳氏對一卿道:「你心上丟不得他,趁早過去,不要睡到半夜三更,又把我當了死尸抬來抬去!」一卿道:「除非是鬼攝去的,我並不曾抬你。」兩人脫衣上床,陳氏兩隻手死緊把一卿摟住,睡夢裏也不肯放松,只怕自己被人抬去。
21 上床一覺直睡到天明,及至醒來一看,摟的是個竹夫人,丈夫不知那裡去了。流水爬起來,披了衣服,趕到楊氏房中,掀開帳子一看,只見丈夫與楊氏四隻手摟做一團,嘴對嘴,鼻對鼻,一線也不差,只有下身的嘴鼻蓋在被中,不知對與不對。
22 陳氏氣得亂抖,就趁他在睡夢之中,把丈夫一個嘴巴,連楊氏一齊嚇醒。各人睜開眼睛,你相我,我相你,不知又是幾時湊著的。
23 陳氏罵道:「奸烏龜,巧忘八!教你明明白白的過來,偏生不肯,定要到半夜三更瞞了人來做賊。我前夜著了鬼,你難道昨夜也著了鬼不成?好好起來對我說個明白!」一卿道:「我昨夜不曾動一動,為甚麼會到這邊來,這樁事著實有些古怪。」陳氏不信,又與他爭了一番。一卿道:「我有個法子,今夜我在你房裡睡,把兩邊門都鎖了,且看可有變動。若平安無事,就是我的詭計;萬一再有怪事出來,就無疑是鬼了,畢竟要請個道士來遣送。難道一家的人把他當做傀儡,今日挈過東、明日挈過西不成?」陳氏道:「也說得是。」到了晚間,先把楊氏的房門鎖了。二人一齊進房,教丫鬟外面加鎖,裏面加栓。脫衣上床,依舊摟做一處。這一夜只怕鬼,二人都睡不著,一直醒到四更,不見一些響動,直到雞啼方才睡去。
24 一卿醒轉來,天還未明,伸手把陳氏一摸,竟不見了。只說去上馬桶,連喚幾聲,不見答應,就著了忙。
25 叫丫鬟快點起燈來,把房門開了,各處搜尋,不見一毫形跡。
26 及至尋到毛坑隔壁,只見他披頭散發,在豬圈之中摟著一個癩豬同睡。喚也不醒,推也不動,竟像吃酒醉的一般。一卿要教丫鬟抬他進去,又怕醒轉來,自己不曉得,反要胡賴別人;要丟他在那邊,自己去睡,心上又不忍。只得坐在豬圈外,守他醒來。楊氏也坐在那邊,一來看他,二來與一卿做伴。
27 一卿嘆口氣道:「好好一分人家,弄出這許多怪事,自然是妖怪了,將來怎麼被他攪擾得過?」楊氏道:「你昨日說要請道士遣送,如今再遲不得了。」一卿道:「口便是這等說,如今的道士個個是騙人的,那裡有甚麼法術?」楊氏道:「遣得去遣不去,也要做做看,難道好由他不成?」兩個不曾說完,只見陳氏在豬圈裡伸腰嘆氣,丫鬟曉得要醒了,走到身邊把他搖兩搖道:「二娘,快醒來,這裡不便,請進去睡。」陳氏朦朦朧朧的應道:「我不是甚麼二娘,是個有法術的道士,來替你家遣妖怪的。」丫鬟只說他做夢,依舊攀住身子亂搖,誰想他立起身來,高聲大叫道:「捉妖怪,捉妖怪!」一面喊,一面走,不像往常的腳步,竟是男子一般。兩三步跨進中堂,爬上一張桌子,對丫鬟道:「快取寶劍法水來!」一家人個個嚇得沒主意,都定著眼睛相他。他又對丫鬟道:「你若不取來,我就先拿你做了妖怪,試試我的拳頭。」說完,一隻手捏了丫鬟的頭髫,輕輕提上桌子;一隻手捏了拳頭,把丫鬟亂打。
28 丫鬟喊道:「二娘不要打,放我下去取來就是。」陳氏依舊把丫鬟提了,朝外一丟,丟去一丈多路。
29 一卿看見這個光景,曉得有神道附住他了,就教丫鬟當真去取來。丫鬟舀一碗淨水,取一把腰刀,遞與他。
30 他就步罡捏訣,竟與道士一般做作起來。念完一個咒,把水碗打碎,跳下一張台子,走到自己房中,拿一條束腰帶子套在自家頸上,一隻手牽了出來,對眾人道:「妖怪拿到了,你家的怪事,是他做起,待我教他招來。」對著空中問道:「頭一樁怪事,你為甚麼用毒藥害人?害又害不死,反把他醫好,這是甚麼原故?」問了兩遭,空中不見有人答應,他又道:「你若不招,我就動手了!」將刀背朝自己身上重重打了上百,自己又喊道:「不消打,招就是了。我當初嫁來的時節,原說他害的是死症,要想自己做大的。後來見他不死,所以買毒藥來催他,不知甚麼原故反醫活了,這樁事是真的。」歇息一會,自己又問道:「第二樁怪事,你為甚麼把丈夫的東西偷到爺娘家去,反把賊情事冤屈做大的?這是那個教你的法子?」自己又答應道:「這個法子是大娘自己教我的。他瘋病未好之先,曾對我講,說丈夫有慳吝的毛病,家中不見了東西,定要與他啕氣,啕氣之後,定有幾夜不同床。我後來見他兩個相處得好,氣忿不過,就用這個法子擺布他。這樁事也是真的。」自己又問道:「第三樁怪事,楊氏是個冰清玉潔之人,並不曾做歹事,那晚他表兄來借宿,你為甚麼假裝男子,走去摸丈夫的胡須,累他受那樣的冤屈?這個法子又是那個教你的?」自己又應道:「這也是大娘教我的。他說初來之時,與表兄說話,丈夫疑他有私。後來他的表兄恰好來借宿,我就用這個法子離間他。
31 這樁事是他自己說話不留心,我固然該死,他也該認些不是。
32 我做的怪事只有這三樁,要第四件就沒有了。後來把我們抬來抬去的事不知是那個做的,也求神道說個明白。「自己又應道:」抬你們的就是我。我見楊氏終日哀告,要我替他伸冤,故此顯個神通驚嚇你,只說你做了虧心之事,見有神明幫助他,自然會驚心改過。誰想你全不懊悔,反要欺凌丈夫,毆辱楊氏,故此索性顯個神通,扯你與癩豬同宿。今日把他的冤枉說明,破了一家人的疑惑,你以後卻要改過自新,若再如此,我就不肯輕恕你了。「楊氏聽了這些話,快活到極處,反痛哭起來,只曉得是神道,不記得是仇人,倒跪了陳氏,磕上無數的頭。
33 一卿心上思量道:「是便是了,他又不曾到那裡去,娘家又不十分有人來,當初的毒藥是那個替他買來的?偷的東西又是那個替他運去的?畢竟有些不明白。」正在那邊疑惑,只見他父親與隔壁的道婆聽見這樁異事,都趕來看。只說他既有神道附了,畢竟曉得過去未來,都要問他終身之身。不想走到面前,陳氏把一隻手揪住兩個的頭發,一隻手掉轉了刀背,一面打,一面問道:「毒藥是那個買來的?東西是那個運去的?快快招來!」起先兩個還不肯說,後來被他打得頭破血流,熬不住了,只得各人招出來。一卿到此,方才曉得是真正神道,也對了陳氏亂拜。
34 拜過之後,陳氏舞弄半日,精神倦了,不覺一交跌倒,從桌上滾到地下,就動也不動。眾人只說他跌死,走去一看,原來還像起先閉了眼,張了口,呼呼的睡,像個醉漢的一般,只少個癩豬做伴。
35 眾人只得把他抬上床去,過了一夜,方才蘇醒。問他昨日舞弄之事,一毫不知,只說在睡夢之中,被個神道打了無數刀背。
36 一卿道:「可曾教你招甚麼話麼?」他只是模糊答應,不肯說明。那裡曉得隱微之事,已曾親口告訴別人過了。
37 後來雖然不死,也染了一樁惡疾,與楊氏當初的病源大同小異。只是楊氏該造化,有人把毒藥醫他;他自己姑息,不肯用那樣虎狼之劑,所以害了一世,不能夠與丈夫同床。
38 你道陳氏他染的是甚麼惡疾?原來只因那一晚摟了癩豬同睡,豬倒好了,把癩瘡盡過與他,雪白粉嫩的肌膚,變作牛皮蛇殼,一卿靠著他,就要喊叫起來,便宜了個不會吃醋的楊夫人,享了一生忠厚之福,可見新醋是吃不得的。
39 我這回小說,不但說做小的不該醋大,也要使做大的看了,曉得這件東西,不論新陳,總是不吃的妙。若使楊氏是個醋量高的,終日與陳氏吵吵鬧鬧,使家堂香火不得安生,那鬼神不算計他也夠了,那裡還肯幫襯他?無論瘋病不得好,連後來那身癩瘡,焉知不是他的晦氣?天下做大的人,忠厚到楊氏也沒處去了,究竟不曾吃虧,反討了便宜去,可見世間的醋,不但不該吃,也盡不必吃。我起先那些吃醋的注解,原是說來解嘲的,不可當了實事做。
40 卷十一 重義奔喪奴僕好貪財殞命子孫愚
41 詩云:
42 古云有子萬事足,多少煢民怨孤獨。
43 常見人生忤逆兒,又言無子翻為福。
44 有子無兒總莫嗟,黃金不盡便傳家。
45 床頭有穀人爭哭,俗語從來說不差。
46 話說世間子嗣一節,是人生第一樁大事。祖宗血食要他綿,自己終身要他養,一生掙來的家業要他承守。
47 這三件事,本是一樣要緊的。但照世情看起來,為父為子的心上,各有一番輕重。父親望子之心,前面兩樁極重,後面一件甚輕;兒子望父之心,前面兩件還輕,後面一樁極重。
48 若有了家業,無論親生之子生前奉事殷勤,死後追思哀切;就是別人的骨血承繼來的,也都看銀子面上,生前一樣溫衾扇枕,死後一般戴孝披麻,卻像人的兒子盡可以不必親生。若還家業凋零,老景蕭索,無論螟蛉之子孝意不誠,喪容欠戚;就是自己的骨髓流出來結成的血塊,也都冷面承歡,悉容進食,及至送終之際,減其衣衾,薄其棺槨,道他原不曾有家業遺下來,不干我為子之事。
49 待自己生身的尚且如此,待父母生身的一發可知。就逢時遇節,勉強祭奠一番,也與呼蹴之食無異,祖宗未必肯享。這等說來,豈不是三事之中,只有家業最重?當初有兩個老者,是自幼結拜的弟兄,一個有二子,一個無嗣。有子的要把家業盡數分與兒子,等他輪流供膳;無嗣的勸他留住一份自己養老,省得在兒子項下取氣,凡事不能自由。有子的不但不聽,還笑他心性刻薄,以不肖待人,怪不得難為子息,意把家業分析開了,要做個自在之人。
50 不想兩位令郎都不孝,一味要做人家,不顧爺娘死活,成年不動酒,論月不開葷,那老兒不上幾月,熬得骨瘦如柴。
51 一日在路上撞著無嗣的,無嗣的問道:「一向不見,為何這等消減?」有子的道:「只因不聽你藥石之言,以致如此。」
52 就把兒子鄙吝,舍不得奉養的話告訴一遍。
53 無嗣的嘆息幾聲,想了一會道:「令郎肯作家,也是好事,只是古語云:」五十非肉不飽。『你這樣年紀,如何斷得肉食?
54 我近日承繼了兩個小兒,倒還孝順,酒肉魚鯗,擁到面前,只愁沒有兩張嘴,兩個肚。你不如隨我回去,同住幾日,開開葷了回去,何如?「有子的熬煉不過,顧不得羞恥,果然跟他回去。
55 無嗣的道:「今日是大小兒供給,且看他的飲饌何如?」
56 少頃,只見美味盈前,異香撲鼻,有子的與他豪飲大嚼,吃了一頓,抵足睡了。
57 次日起來道:「今日輪著二房供膳,且看比大房豐儉何如?」少頃,又見佳酥美饌,不住的搬運出來,取之無窮,食之不竭。
58 一連過了幾日,有子的對無嗣的嘆息道:「兒子只論孝不孝,那論親不親?我親生的那般忤逆,反不如你承繼的這等孝順。只是小弟來了兩日,再不見令郎走出來,不知是怎麼兩個相貌,都一般有這樣的孝心,可以請出來一見?」無嗣的道:「要見不難,待我喚他們出來就是。」就向左邊喚道:「請大官人出來。」伸手在左邊袋裡摸出一個銀包,放在桌上。
59 又向右邊喚道:「請大官人出來。」伸手又在右邊袋裡摸出一個銀包,放在桌上。
60 對有子的指著道:「這就是兩個小兒,老兄請看。」有子的大驚道:「這是兩包銀子,怎麼說是令郎?」
61 無嗣的道:「銀子就是兒子了,天下的兒子那裡還有孝順似他的?要酒就是酒,要肉就是肉,不用心焦,不消催促,何等體心。他是我骨頭上掙出來的,也只當自家骨血。當初原教他同家過活,不忍分居,只因你那一日分家,我勸你留一分養老,你不肯聽,我回來也把他分做兩處,一個居左,一個居右,也教他們輪流供膳,且看是你家的孝順,我家的孝順?不想他們還替我爭氣,不曾把我熬瘦了,到如今還許我請人相陪,豈不是古今來第一個養老的孝子?不枉我當初苦掙他一常」說完,依舊塞進兩邊袋裡去了。
62 那有子的聽了這些話,不覺兩淚交流,無言可答。後來無子的憐他老苦,時常請他吃些肥食,滋補頤養,才得盡其天年。
63 看官,照這樁事論起來,有家業分與兒子的,尚且不得他孝養之力,那白手傳家、空囊授子的,一發不消說了。雖然如此,這還是入世不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話。
64 若照情理細看起來,貧窮之輩,囊無蓄貫,倉少餘糧,做一日吃一日的人家,生出來的兒子,倒還有些孝意。
65 為甚麼原故,只因他無家可傳,無業可受,那負米養親,採菽供膳之事,是自小做慣的,也就習以為常,不自知其為孝,所以倒有暗合道理的去處。
66 偏是富貴人家兒子,吃慣用慣,卻像田地金銀是他前世帶來的,不關父母之事,略分少些,就要怨恨,竟像刻剝了他己財一般。若稍稍為父母吃些辛苦,就道是盡瘁竭力,從來未有之孝了,那裡曉得當初曾、閔、大舜,還比他辛苦幾分。
67 所以人的孝心,大半喪於膏梁紈褲,不可把金銀產業當做傳家之寶,既為兒孫做馬牛,還替他開個仇恨爺娘之釁。我如今說個爭財背本之人,以為逆子貪夫之戒。
68 明朝萬歷年間,福建泉州府同安縣有個百姓,叫做單龍溪,以經商為業。他不販別的貨物,單在本處收荔枝圓眼,到蘇杭發賣。長子單金早喪,遺腹生下一孫,就叫做遺生。次子單玉,是中年所得,與遺生雖是叔侄,年相上下,卻如兄弟一般。兩個同學讀書,不管生意之事。
69 家中有個義男,叫做百順,寫得一筆好字,打得一手好算,龍溪見他聰明,時常帶在身邊服事,又相幫做生意。
70 百順走過一兩遭,就與老江湖一般慣熟。為人又信實,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所以行家店戶,沒有一個不抬舉他。龍溪不在面前,一般與他同起同坐。又替他取個表德,叫做順之。
71 做到後來,反厭龍溪古板,喜他活動。龍溪脫不去的貨,他脫得去;龍溪討不起的帳,他討得起。龍溪見他結得人緣,就把脫貨討帳之事,索性教他經手,自己只管總數。
72 就有人在背後勸百順,教他聚些銀子,贖身出去自做人家。
73 百順回他道:「我前世欠人之債,所以今世為人之奴,拚得替他勞碌一生,償還清了,來世才得出頭;若還鬼頭鬼腦偷他的財物,贖身出去自做人家,是債上加債了,那一世還得清潔?或者家主嚴厲,自己苦不過,要想脫身,也還有些道理;我家主僕猶如父子一般,他不曾以寇仇待我,我怎忍以土芥視他?」那勸的人聽了,反覺得自家不是,一發敬重他。
74 卻說龍溪年近六旬,妻已物故,自知風燭草霜,將來日子有限,欲待丟了生意不做,又怕帳目難討,只得把本錢收起三分之二,瞞了家人掘個地窖,埋在土中,要待單玉與遺生略知世務,就取出來分與他。只將一分客本販貨往來,答應主顧,要漸漸刮起陳帳,回家養老。
75 誰想經紀鋪戶規矩做定了,畢竟要一帳搭一帳,後貨到了,前帳才還,後貨不到,前帳只管扣住,龍溪的生意再歇不得手。
76 他平日待百順的情分與親子無異,一樣穿衣,一般吃飯,見他有些病痛,恨不得把身子替他。只想到銀子上面,就要分個彼此,子孫畢竟是子孫,奴僕畢竟是奴僕。
77 心上思量道:「我的生意一向是他經手,倘若我早晚之間有些不測,那人頭上的帳目總在他手裡,萬一收了去,在我兒孫面前多的說少,有的說無,教他那裡去查帳?不如趁我生前,把兒孫領出來認一認主顧,省得我死之後,眾人不相識,就有銀子也不肯還他。」算計定了,到第二次回家,收完了貨,就分付百順道:「一向的生意都是你跟去做,把兩個小官人倒弄得游手靠閒,將來書讀不成,反誤他終身之事。我這番留你在家,教他們跟我出去,也受些出路的風霜,為客的辛苦,知道錢財難趁,後來好做人家。」百順道:「老爺的話極說得是,只怕你老人家路上沒人服事,起倒不便。兩位小官人不曾出門得慣,船車上擔乾受系,反要費你的心。」龍溪道:「也說不得,且等他走一兩遭再做區處。」卻說單玉與遺生聽見教他丟了書本,去做生意,喜之不勝。
78 只道做客的人,終日在外面游山玩水,風花雪月,不知如何受用,那裡曉得穿著草鞋游山,背著被囊玩水,也不見有甚山水之樂。
79 至於客路上的風花雪月,與家中大不相同,兩處的天公竟是相反的。家中是解慍之風,兆瑞之雪,娛目之花,賞心之月;客路上是刺骨之風,殭體之雪,斷腸之花,傷心之月。
80 二人跟了出門,耐不過奔馳勞碌,一個埋怨阿父,一個嗟悵阿祖,道:「好好在家快活,為甚麼領人出來受這樣苦?」
81 及至到了地頭,兩個水土不服,又一齊生起病來,這個要湯,那個要藥,把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家磨得頭光腳腫,方才曉得百順的話句句是金石之言,懊悔不曾聽得。
82 伏事得兩人病痊,到各店去發貨,誰想人都嫌貨不好,一箱也不要,只得折了許多本錢,濫賤的攛去。要討起前帳回家,怎奈經紀鋪行都回道:「經手的不來,不好付得。」單玉、遺生與他爭論,眾人見他大模大樣,一發不理,大家相約定了,分文不付。
83 龍溪是年老之人,已被一子一孫磨得七死八活,如今再受些氣惱,分明是雪上加霜,那裡撐持得住?一病著床,再醫不起。
84 自己知道不濟事了,就對單玉、遺生道:「我雖然死在異鄉,有你們在此收殮,也只當死在家裡一般。我死之後,你可將前日賣貨的銀子裝我骸骨回去。這邊的帳目料想你們討不起,不要與人啕氣,回去叫百順來討,他也有些良心,料不致全然乾沒。我還有一句話,論理不該就講,只恐怕臨危之際說不出來,誤了大事,只得講在你們肚裏。我有銀子若干,盛做幾壇,埋在某處地下,你們回去可掘起來均分,或是買田,或是做生意,切不可將來浪費。」說完,就教買棺木,辦衣衾,只等無常一到,即便收殮。
85 卻說單玉、遺生見他說出這宗銀子埋在家中,兩人心上如同火發,巴不得乃祖乃父早些斷氣,收拾完了,好回去掘來使用。
86 誰想垂老之病,猶如將滅之燈,乍暗乍明,不肯就息。二人度日如年,好生難過。
87 一日遺生出去討帳,到晚不見回來,龍溪就央人各處尋覓,不見蹤影。誰想他要銀子心慌,等不得乃祖畢命,又怕阿叔一同回去,以大欺小,分不均勻,故此瞞了阿叔,背了乃祖,做個高才捷足之人,預先趕回去掘藏了。
88 龍溪不曾設身處地,那裡疑心到此?單玉是同事之人,曉得其中訣竅,遺生未去之先,他早有此意,只因意思不決,遲了一兩天,所以被人占了先著。
89 心上思量道:「他既然瞞我回去,自然不顧道理,一總都要掘去了,那裡還留一半與我?我明日回去取討,他也未必肯還,要打官司,又沒憑據,難道孫子得了祖財,兒子反立在空地不成?如今父親的衣衾棺槨都已有了,若還斷氣,主人家也會殯殮,何必定要兒子送終?我若與他說明,他決然不放我走,不如便宜行事罷了。」算計已定,次日瞞了父親,以尋訪遺生為名,雇了快船,兼程而進的去了。
90 龍溪見孫子尋不回來,也知道為銀子的原故,懊悔出言太早,還嘆息道:「孫子比兒子到底隔了一層,情意不相關切,只要銀子,就做出這等事來。還虧得我帶個兒子在身邊,不然骸骨都沒人收拾了。可見天下孝子易求,慈孫難得。」誰想到第二日,連兒子也不見了,方才知道不但慈孫難得,孝子也不易求。只有錢財是嫡親父祖,就埋在土中,還要急急趕回去掘他起來;生身的父祖,到臨終沒有出息,竟與路人一般,就死在旦夕,也等不得收殮過了帶他回去,財之有用,亦至於此;財之為害,亦至於此。
91 嘆息了一回,不覺放聲大哭。又思量:「若帶百順出來,豈有此事?自古道:」國難見忠臣。『不到今日,如何見他好處?怎得他飛到面前,待我告訴一番,死也瞑目。「卻說百順自從家主去後,甚不放心,終日求簽問卜,只怕高年之人,外面有些長短。一日忽見遺生走到,連忙問道:」老爺一向身體何如?如今在那裡?
92 為甚麼不一齊回來,你一個先到?「遺生回道:」病在外面,十分危篤,如今死了也不可知。「百順大驚道:」既然病重,你為何不在那邊料理後事,反跑了回來?
93 「遺生只道回家有事,不說起藏的原故。
94 百順見他舉止乖張,言語錯亂,心上十分驚疑,思想家主病在異鄉,若果然不保,身邊只有一個兒子,又且少不更事,教他如何料理得來?正要趕去相幫,不想到了次日,連那少不更事的也回來了。
95 百順見他慌慌張張,如有所失,心上一發驚疑,問他原故,並不答應,直到尋不見銀子,與遺生爭鬧起來,才曉得是掘藏的原故。
96 百順急了,也不通知二人,收拾行囊竟走。不數日趕到地頭,喜得龍溪還不曾死,正在懨懨待斃之時,忽見親人走到,悲中生喜,喜處生悲,少不得主僕二人各有一番疼熱的話。
97 次日龍溪把行家鋪戶一齊請到面前,將忤逆子孫貪財背本,先後逃歸,與義男聞信,千里奔喪的話告訴一遍。
98 又對眾人道:「我舍下的家私與這邊的帳目,約來共有若干,都虧這個得力義子幫我掙來的,如今被那禽獸之子、狼虎之孫得了三分之二,只當被強盜劫去一般,料想追不轉了。這一分雖在帳上,料諸公決不相虧。
99 我如今寫張遺囑下來,煩諸公做個見証,分與這個孝順的義子。我死之後,教他在這裡自做人家,不可使他回去。我的骸骨也不必裝載還鄉,就葬在這邊,待他不時祭掃,省得靠了不孝子孫,反要做無祀之鬼。倘若那兩個逆種尋到這邊來與他說話,煩諸公執了我的遺囑,送他到官,追究今日背祖棄父,死不奔喪之罪。說便是這等說,只怕我到陰間,也就有個報應,不到尋來的地步。「說完,眾人齊聲贊道:」正該如此。「百順跪下磕頭,力辭不可,說:」百順是老爺的奴僕,就粉身為主,也是該當,這些小勤勞,何足挂齒。若還老爺這等溺愛起來,是開幼主懲僕之端,貽百順叛主之罪,不是愛百順,反是害百順了,如何使得?「龍溪不聽,勉強掙扎起來,只是要寫。眾人同聲相和道:」幼主擺布你,我們自有公道。「一面說,一面取紙的取紙,磨墨的磨墨,擺在龍溪面前。
100 龍溪雖是垂死之人,當不得感激百順的心堅,憤恨子孫的念切,提起筆來,精神勃勃,竟像無病的一般,寫了一大幅。
101 前面半篇說子孫不孝,竟是討逆鋤凶的檄文;後面半篇贊百順盡忠,竟是義士忠臣的論斷。寫完,又求眾人用了花押,方才遞與百順。百順怕病中之人,違拗不得,只得權且受了,嗑頭謝恩。卻也古怪,龍溪與百順想是前生父子,夙世君臣,在生不能相離,臨死也該見面。百順未到之先,淹淹纏纏,再不見死;等他來到,說過一番永訣的話,遺囑才寫得完,等不得睡倒,就絕命了。
102 百順號天痛哭,幾不欲生,將辦下的衣衾棺槨殯殮過了,自己戴孝披麻,寢苫枕塊,與親子一般,開喪受吊。七七已完,就往各家討帳,准備要裝喪回去。
103 眾人都不肯道:「你家主臨終之命不可不遵。若還在此做人家,我們的帳目一一還清,待你好做生意;若要裝喪回去,把銀子送與禽獸狠虎,不但我們不服,連你亡主也不甘心。況且那樣凶人,豈可與他相處?待生身的父祖尚且如此,何況手下之人?你若回去跟他,將來不是餓死,就是打死,斷不可錯了主意。」百順見眾人的話來得激切,若還不依,銀子決難到手,只得當面應承道:「蒙諸公好意為我,我怎敢不知自愛?
104 但求把帳目賜還,待我置些田地,買所住宅,娶房家小在此過活,求諸公青目就是。「眾人見他依允,就把一應欠帳如數還清。
105 百順討足之後,就備了幾席酒,把眾人一齊請來,拜了四拜,謝他一向抬舉照顧之情,然後開言道:「小人奉家主遺言,蒙諸公盛意,教我不要還鄉,在此成家立業,這是恩主愛惜之心,諸公憐憫之意,小人極該仰承;只是仔細籌度起來,畢竟有些礙理。從古以來,只好子承父業,那有僕受主財?我如今若不裝喪回去,把客本交還幼主,不但明中犯了叛主之條,就是暗中也犯了昧心之忌,有幾個受了不義之財,能夠安然受享的?
106 我如今拜別諸公,要扶靈柩回去了。「眾人知道勸不住,只得替他躊躇道:」你既然立心要做義僕,我們也不好勉強留你。只是你那兩個幼主,未必像阿父能以恩義待人,據我們前日看來,卻是兩個凶相,你雖然忠心赤膽的為他,他未必推心置腹的信你。他父親生前貨物是你放,死後帳目是你收,萬一你回去之後,他倒疑你有私要恩將仇報起來,如何了得?你的本心只有我們知道,你那邊有起事來,我們遠水救不得近火。
107 你如今回去,銀子便交付與他,那張遺囑切記要藏好,不可被他看見,搶奪了去。他若難為你起來,你還有個憑據,好到官去抵敵他。「百順聽到此處,不覺改顏變色,合起掌來念一聲」阿彌陀佛「道:」諸公講的甚麼話?自古道:「君欲臣死,臣不得不死;父欲子亡,子不得不亡。」豈有做奴僕之人與家主相抗之理?說到此處,也覺得罪過。那遺囑上的言語,是家主憤怒頭上偶然發洩出來的,若還此時不死,連他自己也要懊悔起來;何況子孫看了,不說他反常背理,倒置尊卑?我此番若帶回去,使幼主知道,教他何以為情?若使為子者怨父,為孫者恨祖,是我傷殘他的骨肉,攪亂他的倫理,主人生前以恩結我,我反以仇報他了,如何使得?
108 我不如當諸公面前毀了這張遺囑,省得貽悔於將來。「說完,取出遺囑捏在手中,對靈柩拜了四拜,點起火來燒化了。四座之中,人人嘆服,個個稱奇,道他是僮僕中的聖人,可惜不曾做官做吏,若受朝廷一命之榮,自然是個托孤寄命之臣了。
109 百順別了眾人,雇下船隻,將旅櫬裝載還鄉,一路燒錢化紙,招魂引魄,自不必說。一日到了同安縣,將靈柩停在城外,自己回去,請幼主出來迎喪。
110 不想走進大門,家中煙消火滅,冷氣侵人,只見兩個幼主母,不見了兩位幼主人。問到那裡去了?單玉、遺生的妻子放聲大哭,並不回言,直待哭完了,方才述其原故。
111 原來遺生得了銀子,不肯分與單玉,二人終日相打,遺生把單玉致命處傷了一下,登時嘔血而死。地方報官,知縣把遺生定了死罪,原該秋後處決,只因牢獄之中時疫大作,遺生入監不上一月,暴病而死。當初掘起的財物都被官司用盡,兩口尸骸雖經收殮,未曾殯葬。
112 百順聽了,捶胸跌足,慟痛一場,只得尋了吉地,將單玉、遺生祔葬龍溪左右。
113 一夜百順夢見龍溪對他大怒道:「你是明理之人,為何做出背理之事?那兩個逆種是我的仇人,為何把他葬在面前,終日使我動氣?若不移他開去,我寧可往別處避他!」百順醒來,知道他父子之仇,到了陰間還不曾消釋,只得另尋一地,將單玉、遺生遷葬一處。
114 一夜又夢見遺生對他哀求道:「叔叔生前是我打死,如今葬在一處,時刻與我為仇,求你另尋一處,把我移去避他。」
115 百順醒來,懊悔自己不是,父子之仇尚然不解,何況叔侄?既然得了前夢,就不該使他合塋,只得又尋一地,把遺生移去葬了,三處的陰魂才得安妥。
116 單玉、遺生的妻子年紀幼小,夫死之後,各人都要改嫁。
117 百順因他無子,也不好勸他守節,只得各尋一分人家,送他去了。
118 龍溪沒有親房,百順不忍家主絕嗣,就刻個「先考龍溪公」的神主,供奉在家,祭祀之時,自稱不孝繼男百順,逢時掃墓,遇忌修齋,追遠之誠,比親生之子更加一倍。後來家業興隆,子孫每繁衍,衣冠累世不絕,這是他盛德之報。
119 我道單百順所行之事,當與嘉靖年間之徐阿寄一樣流芳;單龍溪所生之子,當與春秋齊桓公之五子一般遺臭。阿寄輔佐主母,撫養孤兒,辛苦一生,替他掙成家業,臨死之際,搜他私蓄,沒有分文,其事載於《警世通言》。
120 齊桓公卒於宮中,五公子爭嗣父位,各相攻伐,桓公的尸骸停在床上六十七日,不能殯殮,尸蟲出於戶外,其事載於《通鑒》。
121 這四樁事,卻好是天生的對偶。可見奴僕好的,也當得子孫;子孫不好的,尚不如奴僕。
122 凡為子孫者,看了這回小說,都要激發孝心,道為奴僕的尚且如此,豈可人而不如奴僕乎?有家業傳與子孫,子孫未必盡孝;沒家業傳與子孫,子孫未必不孝。
123 凡為父祖者,看了這回小說,都要冷淡財心,道他們因有家業,所以如此,為人何必苦掙家業?這等看來,小說就不是無用之書了。
124 若有貪財好利的子孫,問舍求田的父祖,不原作者之心,怪我造此不情之言,離間人家骨肉者,請述《孟子》二句回覆他道:「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125 卷十二 貞女守貞來異謗朋儕相謔致奇冤
126 詩云:
127 治國齊家道本同,看來難做是家翁。
128 五刑不為妻孥設,一吼能教法令窮。
129 小忿最能妨愛欲,至明才可學癡聾。
130 古人盡昧調停術,只有文王在個中。
131 這首詩是說齊家一事,比治國更難。治國的人,遇了是非曲直之事,可以原情而論,據理而推,情理上說不去的,就把刑罰加他,那怕他不服服貼貼?至於齊家的人,遇了是非曲直之事,只好用那調和鼎鼐的手段調劑攏來,使他是者忘其是,非者忘其非,曲者冥其曲,直者冥其直,才能夠使一門之內,盡奏雍熙,五倫之中,不生變故。
132 若還也像治國一般,要把情理去壓服他,無論蠻妻拗子,不是「情理」二字壓得服的,連這情理兩件東西先不肯同心協力,替他做和事老人,預先要在問官胸中,打起鬥毆官司來了。
133 譬如兄弟兩個相爭,告在父親手裡,原起情來,自然是以大欺小,該說為兄的不是;若還據起理來,自然是以下犯上,又該說為弟的不是了。
134 妻妾兩個吵鬧,告在丈夫手裡,原起情來,自然是正妻吃醋,磨滅偏房,該說做大的不是;若還據起理來,自然是愛妾恃寵,欺凌正室,又該說做小的不是了。
135 情要左袒這一邊,理要左袒那一邊,還是把「情」字做了乾証,難為阿兄與阿正的好?還是把「理」字做了乾証,難為阿弟與阿妾的好?還是把情理扭做一團,預先和了乾証,著他去與兩邊解紛的好?可見「情理」
136 二字,是家庭之內用不著的東西。情理尚且用不著,那刑名法律,一發不消說了。所以古語道得好:「清官難斷家務事。」但凡做官的遇著有家庭之事調處不明來告狀的,只好以不治治之,學那當家人的藏拙之法,叫做「不癡不聾,難做家翁」,只是不准他便了。
137 他見官府不准,自然回去調停。就如街市上相打的人,看見有人扯勸,他兩邊再不住手;及至扯勸的人一齊走開,他知道不好收煞,也就兩下收兵,不解而自散了。
138 說便是這等說,古語之中又有兩句道:若無解交人,冤家抱樹死。
139 萬一有家庭之事,屢次調處不來,畢竟要經官動府,官府要藏拙,他不肯容你藏拙,定要借重一番,試試官府的才斷,比家主公的才斷何如。難道好說我才斷不濟,不敢領教不成?
140 如今說樁奇事。明朝弘治年間,廣東瓊州府定安縣,有個廩膳秀才,姓馬名鑣,字既閒,是個少年名士。
141 娶妻上官氏,也是個名族。兄弟三四個,也都是考得起的秀才。
142 上官氏生得千嬌百媚,又且賢慧端莊,自十四歲進馬氏之門,到二十四歲這十年之中,夫妻兩口恩愛異常,再不曾有一句參商的話。
143 既閒有個同社的朋友,姓姜名玄,字念茲,也是同學的秀才。還有幾個年少斯文,或是姓張,或是姓李,序不得許多名字。他這幾輩名流結為一社,終日會文講學,飲酒賦詩,一年到頭沒有幾十個不見面的日子。
144 一日馬既閒去訪朋友,那朋友正在家裡宴客,見既閒走到,就拉他入席同飲。飲到半中間,那姜念茲也闖了來,恰好一班同社之人,都做了不速之客,大家坐在一處,少不得要開懷暢飲。
145 眾人之中唯有姜念茲酒量不濟,吃不上幾杯就有些醉意了。
146 說話之間,忽然正顏厲色對馬既閒道:「老兄你便在此飲酒,尊嫂在家做了一件不端之事,朋友有相規之義,不得不說出來,但不知你容小弟說,不容小弟說?」馬既閒變起色來道:「有何不端之事,快請說來。」
147 姜念茲道:「不但尊嫂,連小弟方才也做了一件不軌之事。若對兄說,兄定要變臉,只是事體相連,要說都要說,要瞞都要瞞,不好單說那一件。」馬既閒道:「都求說來就是。」姜念茲道:「小弟方才到宅上奉訪,不想老兄公出在外,只因失於回避,劈面撞著了尊嫂。尊嫂的芳容不該生得那樣標致,真所謂冶容誨淫,小弟生平其實不曾見過這樣女子,苟非聖人,未有不動心者,不就覺手舞足蹈起來。若還尊嫂堅詞以拒,或者還帶挈小弟做個魯男子也不可知,不想尊嫂也見小弟有幾分賤容,不肯十分見外,竟使小弟越閒敗檢,做了一樁死有餘辜之事。這也罷了。正與尊嫂在綢繆之際,不想有個盛婢走進房來,不言不語,立在旁邊,卻像有個臨淵羨魚之意,就如今日主人邀賓,小弟與兄走來闖席,主人豈有不納之理?若還不納,就要招起怪來,今日這席酒決不能夠歡然而散了,只得也拉他入坐,吃了一杯殘酒。這是小弟方才造宅之時,與尊嫂二人做的不端不軌之事。論起理來,這樣礙口的話不該對老兄面陳,只是老兄平日是個明見萬里的人,萬一久後覺察出來,這段仇恨就終身不解了,倒不如預先講明,還可以自首免罪。如今只求老兄汪洋大度,恕小弟一念之差,饒個初犯;以後若再如此,莫說老兄該與小弟絕交,連同社諸兄都控斥小弟,不容見面就是了。」說完這些話,又走出位來,深深唱了一個諾,然後坐到原位上去。
148 馬既閒聽了這些詫異之談,不覺面如土色,當真又不是,當假又不是。若說他是真話,世間沒有奸了人的妻子,肯對原夫說出之理,況且妻子是個正氣的人,想來決無此事;若說他是取笑的話,為甚麼正顏厲色,沒有一毫嬉笑之容?他一面說,既閒肚裡一面躊躇,思量這樣的事,無論虛實,總來沒有認真之理,任憑地說,自己只當不聽見,直等他說完了下來作揖的時節,方才把他罵了幾聲,也拿幾句尖酸的話討了回席,然後吃酒。眾人都說他是戲謔之詞,就對姜念茲道:「謔浪詼諧,雖是我輩的常事,只是也要存些大體。自古道:」朋友妻,不可嬉。『甚麼笑話說不是,定要把朋友的內眷來做戲談,該罰你一碗冷酒才是。「姜念茲道:」小弟方才的言語句句是真,列位不要認做笑話。
149 若還不信,待我把他尊嫂與盛婢身體上的光景略說幾句,且看對不對就是了。「就對馬既閒道:」老兄莫怪小弟說,你那位尊嫂,姿容態度果然嫵媚,只是身上肉少骨多,又且寒冷,沒有一毫溫柔之趣。別處冷還冷得好,獨有豚尖上那兩塊肉,分外冷得怕人,小弟的賤腿方才被他冰了一冰,直到如今還不得熱。倒不如那位盛婢,容貌雖不甚佳,身上的肌肉倒暖得有趣。別處雖暖,還與尋常婦人差不多,獨有胸前那一塊,可稱至寶,隨你甚麼婦人,再沒有那種熱法。據小弟評品起來,尊嫂中看不中用,盛婢中用不中看。
150 若還把兩個並做一個,存其所長,去其所短,則為絕世之佳人,古之所謂溫柔鄉,不是過矣。「眾人見他說到這個地步,一發替馬既閒不平,大家走起身來道:」你如今若不受罰,我們滿席的人都要激變起來了。「
151 就把起先零星折下的冷酒,共有一大碗,放在姜念茲面前,又委一個催酒的人,限三催要乾,如遲倍罰。
152 姜念茲道:「諸公若要罰我,寧可換一碗熱的,我方才行了房事,吃不得冷酒;若還逼我吃下去,豈不弄出陰症病來?
153 「眾人起先見他說得有憑有據,卻像是樁真事一般,心上正有些疑惑;如今聽了這一句,一發疑上加疑,正要借這一碗冷酒,試驗他的真假出來,那裡肯換?就把一席的人分做三班,揪耳的揪耳,捻手的捻手,灌酒的灌酒,不上兩口氣,灌個傾江倒海,一瀉無遺。
154 姜念茲原是已醉人之人,又加了這一碗冷酒,自然把持不定,一吐之後,不覺狂躁起來,連衣服也穿不住,都脫去了。
155 眾人見他醉得不堪,就著家人扶送回去。大家再吃幾鐘,也就散了。卻說馬既閒聽了這些話,心上十分狐疑,思量自家的妻子平素為人正氣,難道一旦做出這樣事來?若還沒些影響,他為甚麼平空白地造出此言來差辱我?我妻子身上骨多肉少其實是真,只不十分寒冷;婢女生得肥胖,身上暖熱也是真的,只是胸前一塊也與身上一般,不覺得十分詫異。止有這句說得不像,其餘的話句句逼真。天下的事盡有不可意料的,或者人身上的血氣,一日之間,有時而衰,有時而旺,衰者愈覺其冷,旺者愈覺其熱,也不可知。我如今急急走回去,各人驗他一驗就知道了。想到此處,就巴不得跨進大門,把兩步並做一步,急急的趕到家,只說要與妻子行房,把他扯進房去,不由情願,將上身的衣服盡數解開,渾身一摸,竟像一朵水仙花,但覺寒韻侵人,不見溫香襲體,往常受用的光景,似有高唐、洛浦之分;再把褲帶解開,將他兩豚一摸,果然冷得異常,與上身較量起來,又有涼水、寒冰之別矣。
156 馬既閒十分的疑心,已有五六分開交不得了,就托故爬起身來,不果行房,做了件請客不誠,虛邀見意之事。
157 走出房去,又到廚下尋著丫鬟,也像調戲他的一般,從背後一把摟祝別(樣的)暖法都是往常領教過的,不消再試,只有胸前那塊至寶,雖然也曾靠著幾次,只是家主偷婢,大約在慌忙急遽之時,就如蜻蜓點水,一著便開,也不知水冷水熱,直到此時用意撫摩,才曉得是兩袋溫香,一片暖玉,果然有些詫異,不愧至寶之名。
158 馬既閒到了此時,已十分開交不得了,就放下臉來道:「我方才出去之後,曾有人來尋我不曾?」丫鬟道:「有一位姜相公來尋相公說話,我回道不在家,他就去了。」馬既閒道:「只怕未必肯就去,這等娘子與他相見不曾?」丫鬟道:「他立在籬笆外面張得一張,看見娘子,就像沒趣的一般,連忙走了開去。他又不曾進門,娘子為何與他相見?」馬既閒道:「只怕也未必就肯沒趣。這等你與他近身說話不曾?」丫鬟道:「我與大娘時刻不離,大娘不見面,我也不見面了,為何與他近起身來?這些話都問得好笑。」馬既閒滿肚不平之氣要發洩出來,只見他答應的時節舉止如常,顏色不變,還有個理直氣壯,不肯讓人,要與家主說個明白的光景。馬既閒十分疑心,看見這種氣象,就減了一二分,只得隱忍住了,且慢慢的察其動靜。晚間與妻子睡在一處,不住的把言語試他,也有可信之處,也有可疑之處。既閒躊躇了一夜,再不能決其有無。
159 到第二日起來,雖然沒有實據,也覺得有些羞慚,不好出去見朋友。心上思量道:「他若是酒後出的狂言,今日朋友對他說了,他畢竟要來請罪;若還不來請罪,就愈加可疑,不但不是酒後出狂言,還是酒後吐真言了。」誰想等了一日,不見人來。到第二日又等一日,也不見人來。等到第三日,有些熬不住了,就分付一個書僮到外面去打聽:「看姜相公與眾位相公連日相會不相會,說我不說我?」只見書僮去了一會,轉來回覆道:「眾位相公都在一處,只有姜相公不曾出來,聞得害了陰症病,睡在家裡,起身不得。眾位相公相約了要去看他,不知相公也去不去?」馬既閒聽了這一句,不覺面色鐵青,頭毛直豎,連身上都發寒發熱起來,知道這樁醜事是千真萬確的了。還要等姜念茲病好之後,別尋他一樁過答,面叱他一場,然後與他絕交;絕交之後,也別尋妻子一樁過失,休他回去,以塞眾人之口,省得貽笑於鄉鄰。
160 誰想天下的事,再不由人計較,你要塞人的口,天不肯塞人的口,偏要與你傳播開來。再過幾日,姜念茲竟死了,那「陰症脖的三個字,是他未曾得病之先,自己逆料出來的,難道好替他賴做別的症候?淫欲某人妻子的話,是他不肯隱過,自己表白出來的,難道好說沒有這樁事情?往常人家閨閫之事,沒些影響,尚且有人捕風捉影,生出話來;何況這樁實實有憑、鑿鑿可據之事,沒有談論之理?馬既閒休妻之念到了此時,即欲不決,也不能夠了。心上思量道:」我要休他,少不得要把這樁事情說個明白,才好塞他的口,使他沒得分辯。
161 要說明白,少不得要把那壞事的丫鬟嚴刑拷打,方才肯招。只是招出之後我要休他,他賴死賴活不肯回去,也是一樁難處的事。不如且瞞了他,把丫鬟帶到別處拷問一番,真情出於丫鬟之口,就當得他自己的招供了,那怕他不服?只消寫封休書,遣他回去就是,何必定要說明?「主意定了,就生個計較出來。
162 他有個嫡親妹子嫁在近處,只說叫丫鬟去看妹子。丫鬟先去,自己也隨在後邊。走到妹子家中,就叫丫鬟跪下,把那日自己出門,家中做出醜事的話,叫他直招。
163 丫鬟不但不招,反說家主青天白日見神見鬼,想是自己平日做慣疵事,故此以己之心,度人之心,在這邊胡猜亂試。豈有沒緣沒故,一個男子進門,就與他通奸之理?就作主母要做此事,難道不怕丫鬟礙眼;丫鬟要做此事,難道不怕主母害羞?
164 「這樣沒志氣的話,虧你說得出口?」馬既閒被他以前那些硬話掩飾過一次,後來分外可疑,如今就說得理直氣壯,也不信了。思量不加刑罰,那裡肯招?就把他渾身衣服盡皆剝去,又把一根索子將他兩手兩腳懸空吊起,自己執了皮鞭,打個不數,直等招了才祝那丫鬟是個精赤的身子,被他打了數百,不但皮破血流,亦且筋傷骨損,就喊叫道:「相公不消再打,待我招來就是。」
165 馬既閒就放下皮鞭,聽他細說。
166 丫鬟道:「那日姜相公進來,並不曾敢調戲娘子,只扯我一個到廚下去說話是真。」馬既閒道:「這等你被他奸了不曾?」丫鬟道:「我扯他不過,被他強奸一次,也是真的,娘子並不曾失節,不敢亂招。」馬既閒道:「我家又沒有三層廳、四層屋,不過幾間破房子,豈有丫鬟被奸、主母不曾失節之理?
167 難道袖了一雙手,立在旁邊看你們做事不成?這等說起來,不必再審,自然是千真萬確的了。「當日回去,就寫了一封休書,叫了一乘轎子,只說娘家來接他,把上官氏打發回去。又恨那丫鬟不過,說畢竟是他勾引奸夫,引誘主母,才做出這等事來,若仍舊賣他為奴,不足以贖其罪,就把他賣到瓊州府一個娼妓人家,倚門接客。
168 卻說上官氏當日抬到母家,父母兄弟見他無因而至,正有些疑心,及至看了那封休書,一發驚慌不了。問他被出的原故,上官氏一毫不知。那兄弟幾個只得趕來見既閒,問他討個明示。
169 既閒道:「是令姊令妹做的事,只消問他就是了,何須趕來見我?」那兄弟幾個道:「方才問過,他說一毫不知。」馬既閒道:「這等小弟是個有血性的人,這樣的事說不出口,只請到背後去訪,但問姜念茲之死由於何病,得病之故起於何人,就知道了。只是列位自己去問,恐怕那說話的人礙了列位的體面,不好直說,須要托人去訪,方才探得真話出來。」那兄弟幾個見他不肯說,只得依他的話,托了別人又去訪問別人;及至別人說與別人,別人走來回覆,方才知道其中就裏。
170 他那父母兄弟都是要體面的人,見他做出此事,連自家也無顏,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把上官氏說得滿面羞慚,半個低錢也不值。
171 上官氏並不回言,直等他說到氣平之後,方才辯論幾句道:「真的假不得,假的真不得。我若果有此事,莫我丈夫休我,就是父母兄弟,也該置我於死地,為甚麼容此不肖之女玷辱家門?若還沒些影響,平空受此奇冤,只怕父母兄弟也難替我坐視。」那父母兄弟道:「如今外面的人眾口一詞,都是這等說了,你還有甚麼辯得?」上官氏道:「眾人的話,都由於一個人的酒後之言,那有個酒後之言是作得准的?只是那說話的人不該就死,故此把虛話都弄實了。焉知此人之死,不是因他無端造謗,平地生非,玷污人的清名,離間人的夫婦,故此天理不容,使他言出於口,禍中於身,故有此番顯報也不可知。如今這樁事體若還不曾彰揚,或者還該隱忍,瞞得一個是一個,寧可受屈於己,不可貽笑於人;他若不曾休我,或者還該忍耐,過得一年是一年,寧可受些不白之冤,不可做那不詳之事。如今休的業已休了,你就送我轉去,料想他也不收;談論的業已談論了,你就挨家逐戶去辯,料想他也不聽。隱瞞也是出醜,彰揚也是出醜;好說他也不要,歹說他也不要。倒不如待我出頭露面,當官與他分理一場,萬一遇得著一位清官,把這件冤枉事情審得明白,固然是樁好事;就作審不出來,也是前生的冤業了。我拚得一刀自刎,死在官府面前,做個有氣性的女子,為甚麼包羞忍恥,坐在家中,使父母兄弟做人不得,豈不是兩敗俱傷?」那父母兄弟見他這些言語說得激烈,或者果是冤情也不可知,就替他寫張狀子,到定安縣裡去告,柱語是辨惑明冤事。恰好那個知縣是廣東第一位清官,姓包名繼元,人都說是包龍圖的後代,故此改名不改姓。不但定安縣裡沒有一樁冤獄,就是外府外縣,便有疑難事情,官府斷不來的,就到上司告了,求批與他審決,果然審得情形畢露,就象眼見的一般。
172 當日包知縣准了狀詞,就出牌拘審。馬既閒見他告了,也訴一狀,柱語是無惑可辯,無冤可明,懇恩雪恥誅淫以維風化事。
173 原差把馬既閒夫婦與狀上有名的乾証個個拘齊,只有丫鬟賣在別處,知縣不肯越境提人,故此不到。
174 臨審的時節,先叫馬既閒上去,問他休妻的來歷。馬既閒就把姜念茲飲酒之時,當面譏誚的言語,與回來試驗件件不差,數日之後,姜念茲病死的話,有頭有腦說了一遍。
175 知縣道:「據你說來,都是些捕風捉影、以虛作實的話,一毫憑據也沒有,如何就把妻子出了?」馬既閒道:「這些話雖然涉於影響,那丫鬟口裡的話卻是明明白白的。」又把丫鬟招出的言語,細細述了一遍,道:「老父師若還不信,此婢現在府城,拘來一審就明白了。」知縣道:「他這些話,還是你不曾加刑,他情願說出來的,還是被你拷打不過,沒奈何了招出來的?」馬既閒見官府問到此處,有些不好答應,只得含含糊糊,說了一句。知縣道:「我知道了,你且下去。叫那婦人上來。」上官氏走到面前,知縣問道:「你主婢二人若與姜秀才無奸,他怎麼知道你身上寒冷,丫鬟身上暖熱,說來一些不差,難道是個神仙不成?」上官氏道:「這個原故,莫說丈夫疑心,就是小婦人自己也不明白。或者是他取笑的話,偶然猜著了也不可知。只是小婦人平日是個冰清玉潔的人,不但與姜秀才無奸,並不知道他面長面短,平空白地受此奇謗,就是死也不肯甘心。
176 若還是別的老爺在此為官,小婦人只好含冤抱屈而死,也不敢前來告狀;聞得老爺是龍圖轉世,沒有審不出的冤情,所以才敢萌此妄想。如今只求老爺原情度理,把這樁怪事替小婦人籌想一籌想,釋得小婦人自己之疑,就辨得丈夫心上之惑了。「知縣道:」再沒有不曾貼身,知道冷熱之理,這等你便與他無奸,那個丫鬟可曾被他淫污?或者你身上的寒冷丫鬟知道,丫鬟對他說了,故此冒認有私,做個賴風月的話柄,也不可知。「上官氏道:」丫鬟平日與小婦人半步不離,小婦人替他發得誓過,並無此事。「知縣道:」你且下去。「叫馬生員的乾証上來。
177 那些乾証就是當初同席的朋友。馬既閒恐怕審輸了官司,要正他無故出妻之罪,故此央了這班朋友,來証姜念茲席上之言。
178 又把醫姜念茲的醫生也借重在裏面,要他說出「陰症」二字,為這一罪之由,使將來沒有反覆。
179 知縣先問那些朋友道:「當日姜生員席上之言,是諸兄親耳聽見的麼?」那些朋友道:「奸情的真假,其實難明,只是這些說話,卻是出於姜生之口,入於馬生之耳,門生輩眾耳眾目,一齊聽見的。」知縣道:「這等姜生員平日是個老成的人,還是個不正氣的人?」眾朋友道:「平日做人極老成,獨有這些言語說得不正氣。」知縣道:「這等他平日是個板腐的人,還是個喜詼諧好頑耍的人?」眾朋友道:「他平日也善詼諧,也善頑耍,只是小節雖然不拘,大體也還不失,不曾戲謔到這個地步。」知縣道:「這等他當日之死,果然由於何病?」眾朋友道:「他未吃冷酒之先,就說出『陰症』二字,後來果以陰症而死。現有用藥的醫生,是一方之國手,求老父師審他就是。」知縣問醫生道:「姜秀才死於陰症,本縣已知道了,不消你再說。只是這『陰症』二字,還是在他脈息裏面診出來的,還是在他自家口晨偵探出來的?」醫生道:「他自己害羞,不對醫生說,是眾位相公要求他的性命,背後對醫生說的。就是他的脈息,也與眾人的說話一般,明明是個陰症。」知縣笑了一笑,就分付叫馬生員上來。
180 馬既閒只說奸情審實了,叫他跪上去,好看妻子用刑,誰想全然不是。
181 知縣見他走到,又笑一笑道:「這張狀子,本縣審出來了,不是一樁奸情,倒是一樁人命。姜秀才飲酒的時節,又不喪心病狂,為甚麼奸了你的妻子,肯對你說?此是必無之理。不過是平日戲謔慣了,故意造出這番說話,要討你的便宜。就是『陰症』二字,也是見眾人罰他冷酒,又為謔中之謔,隨口說出來的,原沒有甚麼成見。及至得病之後,眾朋友以為前言既驗,奸必是真,要救他性命,背後分付醫生教他作陰症醫治。近來的醫生那裡知道診甚麼脈,不過把『望聞問切』四個字做了秘方,去撞人的太歲。撞得著,醫好幾個;撞不著,醫死幾個,這都是常事。他見眾人說明陰症,無論是何病體,都作陰症醫了。藥不對科,自然醫死,還有甚麼講得?若還果然陰症,姜生員怕死,自然該對醫生直說,為甚麼酒席之間不怕羞,到性命相關之際,反怕起羞來?可見姜生員與你的妻子一毫無染,只是這位國手不該做庸醫誤人,白白斷送他一條性命,以致顯而易見之事,做了冥然不白之冤。如今只消把他問罪,雪你夫婦二人之恨,依舊回去做夫妻,自然沒得說了。」就要叫婦人上來,要與他當面和事。
182 馬既閒道:「棄婦不端之事,昭然在人耳目之間,不是老父師的片言,可以折得這樁大獄的。寧可受了違斷之罪,那完聚之事,萬不敢遵。」知縣道:「照你說來,難道這等一個少年婦人,就被這樁莫須有之事耽擱他一世不成?」馬既閒道:「生員只是不要罷了,何必耽擱他,任憑改嫁就是。」知縣對上官氏道:「這等看起來,他是決不要你的了。我今日替你斷過,男子另娶,女子另嫁,以後不得再起論端。」上官氏聽了這一句,就在堂上發起性來,說:「老爺是做官的人,一言之下,風化所關,豈有教一個婦人嫁兩個丈夫之理?他要娶任憑他娶,小婦人有死而已,決不二夫。」說了這幾句,就在衣袖裏面取出一把剃刀,竟要自刎。
183 知縣慌了,連忙教他父母兄弟一齊扯祝又對馬既閒道:「但看這種光景,就知道是個貞節婦人,那樁疑事不辨而自明了。如今聽我解紛,還是與他完聚的是。」馬既閒只是搖頭,不肯依斷。
184 知縣道:「你如今心上之疑,還有那幾樁不解?說來我聽。」
185 馬既閒道:「別的事都可解說,只有『冷熱』二字解說不來。」
186 知縣聽了這句話,不言不語,躊躇了一會,就對他道:「你這句話也說得有理,別的疑事,本縣方才都替他說明白了,只有『冷熱』二字不曾有個注解,如何服得你的心?這還是本縣思慮不到,以致如此。也罷,你們今日都且散去,待本縣慢慢的思想,思想出來,再替你審斷就是。」眾人一齊叩謝道:「但願如此。」當日各人散去,個個都說這個官府枉負了一世的清名,沒有決斷,有奸就說有奸,無奸就說無奸,何須要到背後去想?一連過了幾日,不見差人來喚複審,正要寫狀去催,誰想他又往府公幹去了,數日方回。眾人不等票拘,等他投文之後,就跪過去求審。
187 知縣道:「這件事,本縣也曾大費揣摩,只是思想不出。
188 就是思想出來,也只好自己肚裡明白;若還對諸兄說,諸兄也未必就肯釋然。古語說得好:「解鈴還用系鈴人。『當初那些話,原出於姜生員之口,如今要知虛實,除非還是問他。只是本縣乃陽世之言,不能審陰間之事,待我移一角文書到城隍司那邊去,煩他把姜生的魂魄提到面前,問他當日之言,是虛是實,討個的確回文過來,才好與諸兄定案。」眾人聽了這些話,大家都冷笑起來,道:「鬼神之事,極是渺茫,那有城隍司的回文是討得來的?」知縣道:「別的官府問他,他未必就答;只怕本縣發去的文書,他沒有不回之理。諸兄不信就試一試看。
189 我如今若差衙役去投,恐怕討來的回文諸兄未必見信,不如就著馬生齎去,討了回文轉來,有奸無奸,自然明白,再沒有疑心的了。「就對馬既閒道:」你如今回去,預先齋戒沐浴起來,本縣退堂之後,就備一角牒文,明早給發與你。你齎到那邊,虔誠禱告一番,把文書燒了,當日不可回去,就宿在神位之旁。
190 第二日起來,他定有回文給發;即使沒有回文,少不得夢也托一個與你,決不使你空返就是。「說了這幾句,竟自退堂進去了。
191 眾人心上都不明白,對馬既閒道:「無論真假,你便去走一次,不要認做投文書,只當去求夢罷了。或者弄假成真,有些應驗,也不可知。」馬既閒回去,果然齋戒沐浴,發起一片誠心。到第二日,領了本縣的牒文,到居隍廟中投遞,少不得拜了幾拜,把以前的情節告訴一番,然後把牒文化去。
192 當晚就在神位之前和衣而睡,只說回文斷斷沒有,或者日之所思,夜之所夢,無論驗不驗,定有些夢境也不可知。誰想昏昏沉沉睡了一夜,不見半毫影響。
193 清早起來,又在神位前坐了一會,也不見一毫動靜。正要轉身回去,只見本廟的道官進來裝香,劈面撞著馬既閒,把他相了幾眼,卻像認得的一般,口裡唧唧噥噥,只管說「奇事奇事」。
194 馬既閒問他是甚麼奇事,那道官道:「小道是本司掌印的道官,今夜三更時候,忽然夢見城隍老爺喚我帶印上堂,說要印一角牒文,回到縣裡去。我果然帶印上來,走到老爺眼前,老爺遞一角文書、一個封套與我,我就在文書年月上用了一顆,挂號處用了一顆,封筒鈐縫之處用了兩顆,共是四顆印信。老爺又教我粘封好了,遞與本告拿去,小道遞與一人,那面孔模樣至今儼然在目,竟與老相公一般,所以方才撞見,詫為奇事。
195 請問老相公為何到此?「馬既閒聽見這些話,也吃了一大驚,就把本縣父母教他齎牒前來,並討回文的話,說了一遍。兩個人驚詫不已,只是回文不見,使人疑惑。馬既閒又等一會,不見響動,只得走回家中,要吃些點心,好去回覆知縣。
196 那些狀內有名的朋友,聽說馬既閒轉來,大家不約而齊都來問信,馬既閒先把夢與回文兩件俱無的話,略說幾句,又把道士撞見,驚奇說夢的話,細述一番,眾人也驚詫不已。
197 內中有幾個聰明的道:「神道的回文,豈有與人看見之理?或者就在夢中發去,本縣的父母也在夢中拆看,也不可知。
198 我們換了衣服,同去見他,他畢竟有些話說。「馬既閒就在眾人面前脫去見神的色衣,換了見官的青衣,不想就在換衣之際,胸前掉下一角文書,眾人大驚,拾起來一看,上面寫著兩行字道:定安縣城隍司牒文一角,仰本告齎赴定安縣正堂包當當堂開拆。那封筒鈐縫之處,果然有印二顆,就是城隍道紀司的印信,那年月之旁,又有幾個小字道:內貳件。
199 眾人見了這角文書,大家你看了我,我看了你,都覺得毛骨竦然,就一齊贊嘆道:「這等看起來,本縣的父母不但是包龍圖的後身,竟是包龍圖的正身了。只是縣裏發去的文書,只得一件,如今為何有兩件,難道連前文也發回不成?」有幾個少年的要私自咶開一看,然後送與包公;那些老成的不肯,說私開官府文書,尚且有罪,何況赫赫有靈的神道,是兒戲得的?
200 還是齎送與官,當堂求看的是。
201 就大家換了衣服,走到縣前,恰好遇著知縣坐堂,一齊挨擠上去,說:「城隍司的回文有了,求老父師當堂開拆看。」
202 馬既閒遞與門子,門子放在知縣面前,眾人巴不得早些拆開,好看城隍腹中的文理,鬼判寫來的字跡。誰想包知縣故意作難,不肯就拆,且抽一枝火簽,差人去提上官氏與他父母兄弟,並那做乾証的醫生。
203 直等這些人犯一齊拘到面前,方才拆開文書。仔細一看,就大笑起來道:「原來是這個原故。」叫上官氏過來,「那一日你丈夫不在家,姜秀才來尋他的時節,還是冷天,還是熱天?
204 「上官氏道:」是十月初旬,熱天過了,正是初冷的時節。「
205 知縣道:「這等你穿甚麼衣服,坐在那裡,做甚麼事?丫鬟穿甚麼衣服,坐在那裡,做甚麼事?都被姜秀才看見不曾?」上官氏想了一會,就答應道:「那個時節,小婦人因寒衣不曾漿洗,只穿得一件紗衫,坐在石板上捶衣服。丫鬟穿的是青布夾襖,坐在灶前燒火。姜秀才只在籬笆外面張得一張,也不知他看得明白,看不明白。」知縣點點頭道:「是了,你這些說話正合著來文,果然是這個原故。」就對眾人道:「本縣前日所說的話一字不差,如今都湊著了。姜秀才與諸兄是一班忘形的朋友,終日笑耍詼諧,絕無忌憚。那日去尋馬生,隔著籬笆看見這些動靜,他就見景生情,造出那番話來取笑你。上官氏乃瘦怯之人,遇了乍涼的天氣,只穿一件紗衫,身上豈有不寒之理?以極寒的身子,坐在石板上面,猶如雪上加霜,那豚間兩塊自然是冷極的了。丫鬟乃肥胖之人,況在才冷的時節,穿了一件夾襖,身上豈有不暖之理?以極暖的身子,對著灶門燒火,猶如爐中加炭,那胸前一塊自然是熱極的了。此乃必然之理,一定之情,不必定要貼身著肉,方才知道這種光景。他說話的意思,不過是使乖弄巧,要你回去試驗出來,疑心一夜。到第二日相見,就說出真情,要博同社之人哄然一笑而已,原沒有別的意思。不想第二日就病起來,不能夠與你見面。那得病的原故,是吃了冷酒之後,又脫衣服,寒冷之氣,內外交攻,犯的是傷寒症候。庸醫不解,誤聽人言,作了陰症病醫,所以越醫越重,以致昏眩而死,此乃上官氏受謗之由也。如今回文現在這邊,諸兄拿下去細看。不但城隍司有回文,連那冥犯姜念茲也具有一張供狀在此,但不知可是親筆,諸兄也拿下去細認一番。」說完,就把回文與供狀一齊遞下來。
206 眾人捏了仔細一看,只見城隍的文理也與陽間官府的口氣一般,鬼判的筆蹤也與陽間書辦的字跡無異,眾人看了還不十分吃驚。
207 獨有那張供狀,使人看了一遍,不覺害怕起來。不但筆蹤字跡儼若生前,就是那篇文理,也宛然是姜念茲的口氣。只因他長於四六,下筆便是駢儷之詞,不但古作裏面排偶最多,就是八股文字之中,也句句是錦聯錦對。那供狀云:冥犯姜玄,供為庸醫害命、謔語傷倫、懇雪兩大奇冤以安人鬼事:念玄生居陽世,偕馬鑣等素篤嚶鳴;恪守清規,與上官氏毫無苟且。只以交情太暱,忌諱兩忘,談鋒有暇即交。
208 謔浪無風亦起。訪友非關竊婦,窺牆豈為偷情?臨風著單薄之衫,想見香肌欲慄;搗衣坐寒涼之石,懸知玉股如冰。睹衣厚即知肥體之加溫,奚必粘皮而靠肉;觀火近則識酥胸之倍暖,何嘗倚翠而偎紅?甚矣,東方之善詼諧;冤哉,西子之蒙不潔。
209 至於有因之疾,實起於驢背衝寒;奈何無恆之醫,謬認作花間中酒。攻之不效,尚不悔過於己。猶曰「藥不瞑眩,厥疾不瘳」;既而云亡,則能借口於人,而曰「夫人不言,言必有中」。
210 嗟乎!生者之冤不白,止當歸罪於方生忽死之游魂;死者之忿難消,行將索命於起死回生之國手。伏望神天移文舊父,寄語良朋,速完夫婦之倫,早結神人之案。免使陽間棄婦,終朝訟屈而呼冤;以致冥府羈魂,盡日披枷而帶鎖。今蒙召質,理合陳情,一字非虛,所供是實。
211 眾人看過之後,依舊遞還知縣。都說不但字跡宛然,亦且口吻逼肖,是亡友的親筆無疑。若非老父師聰明正直,威鎮幽明,怎能夠役鬼驅神,審出這樁奇事?龍圖再見之名,真不誣也。就叫馬既閒夫妻二人跪在一處,拜謝了恩官。
212 謝過之後,眾人一齊稟道:「這等看起來,馬生夫婦之冤,與亡友姜玄之死,都起於醫生一個,求大父師懲治一番,逐他出境,省得
URN: ctp:ws26542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