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五回十萬倭兵重作亂 九重恩旨特開科

《第十五回十萬倭兵重作亂 九重恩旨特開科》[View] [Edit] [History]

1 賈蘭小鈺聞知老爺傳喚,便同到紅藥院來聽候吩咐。賈政說:「不為別事,只因聖上特特放我職居言路,我不敢效個寒蟬樣兒,上負天恩。現在雖說聖朝並無闕政,但各省營伍廢弛已極,也不是個備預不虞的道理。想要上一本,懇請嚴飭各督撫提鎮,加意整飭,以修武事。你們那個筆下好些,代我起個稿來。」蘭哥道:「這些武營訓練的方法,小鈺兄弟的內行熟習,又且他筆下爽朗明透,叫他擬來,請老爺改罷。」賈政點點頭道:「便去做個稿來,要說得懇切些。」小鈺聞不得一聲,即便跑回學裡,伸紙疾書。碧簫瞧見注語是「為各直省營伍廢弛,懇請傳旨嚴飭該督撫提鎮,力加整頓,以裕武備事」,便知有些干係。把身子靠在他椅背上,看他一揮而就,便贊道:
2 「好極!真個確中時弊。」舜華接來一看,說道:「雖則愷切詳盡,但恐口眾我寡,空言無補。」優曇道:「言而不行,臣心已盡,就無愧了。諒來也沒什麼譴責的。」小鈺便忙忙送給賈政,賈政看了道:「很中肯綮。」交給蘭哥道:「你瞧何如?
3 准不准呢?」蘭哥未及答話,小鈺道:「林妹妹說:『恐怕眾人意存迴護,定有一番飾說,未必中用。』」賈政道:「我也想到,但是把這些利弊說破了,問心無愧,聽候聖上的睿裁罷了。」
4 小鈺道:「優曇也是這麼說。」蘭哥看完了,說道:「且奏了,盡了臣下的微忱。諒來聖明必沒什麼見罪的。」賈政說:「不錯,就交小鈺恭繕停當,明兒就要上的。」小鈺問:「有那裡要改嗎?」賈政道:「不用改,就這麼謄罷。」小鈺退進園來,向舜華道:「我的小楷粗笨得很,煩妹妹代寫一寫,增增光。」舜華接了,便磨墨濡毫,恭恭楷楷,頃刻繕完。小鈺就呈與賈政。第二日早朝,就拜上了。即日發下硃批。蘭哥在內閣抄了回來,批的是:「此奏確有所見,內閣即傳旨各直省督撫提鎮,明白回奏,統限兩個月。遵奉批旨,各查明確切實在情形,務限於兩月內一律覆到,毋得迴護支飾,覲望遲延,自乾重譴。原折並抄發。」賈政道:「這就是准的了。只是要明白回奏,恐怕他們反要強賴呢。」過了兩月,紛紛覆到。總說是並無弛廢的話,甚至有的說賈政書生之見,紙上談兵,意在沽名,並無實證等語。皇上匯了總,加批:「內閣學士會同九卿,即日秉公妥議速奏。」這些閣部大臣不好偏袒,只得議個賈政久任京職,外省情形非所目擊,不過風聞奏事。今據各省奏稱,並無弛廢,諒不敢欺罔支飾。請再通行各直省,益加留意整飭,以仰副皇上鄭重戎行至意。竟是這樣圓融議覆。奉未批:「著照所請速行。」內閣就趕緊發個廷寄顢頇了事。
5 過了殘冬,忽又開春,小鈺時方九歲。到三月間,賈政又轉了兵科給事,十分感激天恩,愧無報效,也不過恪勤供職便了。到了四月間,天氣漸熱。下了衙門在王夫人房裡閒談消遣。
6 忽見蘭哥慌慌張張跑來說:「不好了,山東剿未盡的海盜,剩有七八個逃往倭國。慫慂倭王,說內地兵驕將惰,容易取勝。倭王動了慾念,就差了個元帥名為萬夫敵,率領猛將千員,雄兵十萬,來到山東沿海地方,大肆劫掠。周太親家帶兵往剿,戰敗陣亡,全家盡行被難。如今山東巡撫帶了按察司,會同提鎮,領兵十萬前去抵禦,不知怎麼樣了。」賈政吃了一驚,站起身忙問:「是那裡得來的信?」蘭哥道:「現有山東巡撫奏折,發到內閣呢。」賈政忙問:「怎樣批的?」蘭哥說:「硃批內閣九卿速議。」王夫人流淚道:「可憐探春也逃不脫這劫!」
7 賈政說:「國事要緊,那裡還顧得私事?」蘭哥說:「我再去打聽打聽。」賈政也坐不住,一同都出去探信去了。李紉等聞得探春被害,無不哀痛。岫煙也帶了眾學生到上房道惱。小鈺道:「還早呢,這個大劫數,盡有許多人要受害的。」碧簫笑道:「我的飛刀有用處了!切些倭腦袋下來玩玩有趣--」話未說完,蘭哥進來說:「了不得,山東布政發了八百里加急的折子,奏稱巡撫全軍覆沒。賊勢猖狂得很。現議遣山西巡撫提督帶兵十萬,江南巡撫提督帶兵十萬,直隸按察司同兩員總兵帶兵五萬,三面進剿。皇上又添派了湖廣巡撫提督帶兵十萬隨後策應,又差御前大臣兩員,帶領羽林軍三千,前往督陣。插翼傳旗的諭旨,碌亂分發開去了。」賈政回來也是這樣說。隔了幾個月,已是冬天了,那各路的敗信陸續飛報進來。皇上念著萬民塗炭,文武捐軀,十分憂憫得很。朝中也沒人敢出個主意。賈政就喚了蘭、鈺兩孫來,說道:「我想太平日久,將不知兵,兵不習戰,徒然用些不教之民經受賊刃。況且紛紛檄調,天下震驚,更非長策。不如下個特旨,開設個奇才異能的恩科,無論林下官員,舉人進士,平民百姓,以及山中隱逸,緇衣道教,閨閣女流,總要取那文能戡亂,武可勝敵的出眾英豪,以收實用。就在明年六月初一日,舉行文科鄉試,八月初一日,舉行武科鄉試。不用另差主考,就便責成各省督撫提鎮大員,秉公考選。統限十二月內齊集京師,後年正月半後,文武同日會試,三月初間,同日殿試。就在榜下選擇將材,提兵剿寇,必有豪傑之輩應命前來的。你們兩個照這意思快去擬個奏稿來我瞧。」兩弟兄答應一聲,忙去起稿,不多時,做了來呈上。
8 賈政看了道:「好,就去謄繕起來。」小鈺依先來央舜華,在燈下端楷謄繕。第二日五更早朝,賈政便去進呈御覽,兩弟兄都在上房聽信,天明後賈政回家,王夫人問:「怎麼樣了?」
9 賈政說:「折子已遞,諒來今日便有諭旨的。」王夫人又問:
10 「朝中談及賊勢何如?」賈政道:「利害得很,倭帥多謀足智,用兵如神。他麾下健將最狠的,叫做八大獅子。這八個人真有萬斤之力,使的刀斧各重有八九百斤。憑你什麼軍器,擋著就斷,其凶無比。次些的叫做十八象,再次的叫做十二虎將,再次叫做二十四狼將。這六十幾個賊將,是人都敵他不住的。餘外兵將,個個英雄。除了山東本省被害的兵民無數可查,那外省調去的官兵,已傷掉了七十多萬。如今把濟南省城圍得鐵桶一般,城中不敢出戰,單靠著火炮轟擊,才得略退遠些。將來火藥鐵子放完,就不保了。鄰近各省邊界,都是設卡安營,排著火炮,以防侵突,都是危急萬狀。我這折奏,自然該准的。
11 原想將試期改早些,因為通行天下,總得這些日子,算來還得一年多的鬧哩。」王夫人說:「老爺何不竟保舉了小鈺、碧簫去平他。」賈政道:「將帥是三軍司命,不輕易的。他們到底年紀太小,信不及。果然考起來,能把天下的英雄都爭得勝了,才敢放心。」正在說話,內閣發單來傳賈蘭,蘭哥即刻就趕了去。不多時,打發跟班的送了抄的硃批來,上寫著:「兵科給事中賈政一本,為請開文武特科,以憑選將平寇事。本日奉硃批:所奏甚是,著即照所請速行。」又說:「大爺講的,衙門裡忙得很,今晚恐怕不得回來,別要惦記。」果然直到第二日的午後才回家,說:「旨意已經傳旗插翼八百里,加緊的通行各省去了。」過不一月,又報賊兵攻破濟南,殺得城中屍填如山,血流成河。從此接接連接,俱是敗信。聖上憂惶得很,減膳止樂。到了元旦五鼓,就往天壇虔誠禱祝,復又到地壇一般求禱。這年並不受百官朝賀,皇后娘娘也在宮中率領妃嬪並兩位皇子齋戒祝天。且不細說。單說前兒個除夕這夜,小鈺約了碧簫去聽響卜,碧簫道:「黑地裡,我不便外去,只往芬陀庵裡去聽聽罷。」小鈺道:「我到門房前聽去。」兩個就分路悄悄的摸將出去。碧簫進了庵,到後殿院子裡躲著。只聽見明心問道:「封了沒有?」授缽道:「封停當了。」傳燈道:「快得很哎,真正好本事。」碧簫就笑著走上殿去,問:「封什麼?」明心說:「封那齋天的佛馬。」碧簫便轉身回來,見了小鈺,問:「聽些什麼話?」上鈺笑道:「包勇喝醉了,要打長興,長興著了急,叫道:『好王爺,我知道你的本領強。實在的怕了你了。』我單只聽見這話。」碧簫也把聽的話告知他,兩個十分歡喜。不題。忽忽到了六月初一日,小鈺去進了文場。
12 十五日場畢。七月初九,龍日發了榜,小鈺中了第一名解元。
13 凡下北闈的,都是注明原籍某省,皇上看了籍貫三代,知是賈政之孫,賈妃之姪,十分欣悅。賈府裡開筵道賀,是不必說。
14 轉眼間已是七月二十以外,舉子們紛紛報名投卷。小鈺又要去考,碧簫私下求告他道:「你已經發了文解元,這武解元讓了我罷,別考了。」小鈺不肯。碧簫再四的央求,小鈺笑道:
15 「要我不考也容易,你只送個香香算謝儀,便依你。」碧簫不懂,問:「什麼叫香香?」小鈺輕輕說道:「就是親嘴。」碧簫紅了臉,挨了一會。小鈺:「你不肯,我即刻報名去了。」站起身要走,碧簫沒法,只得喝口茶嗽嗽口,走近身去。害臊得很,又站住了。小鈺一把摟過來,在自己膝頭坐下。嘴接著嘴,還把舌尖吐將進去舐了一回,笑道:「有趣,有趣。我不去考了,讓你掄元罷。」碧簫羞得滿臉通紅,央祈道:「好兄弟,千萬別告訴人。」小鈺道:「告訴了人,爛我的嘴。」碧簫點點頭,便去端整下場。八月初一日至初四日,考試馬步箭;初五日至初八日,考試刀槍劍戟;初九日至十二日,考試石墩硬弓及一切雜技。其中有個趕來下北場的少林寺僧人,年紀四十歲以外,法名超勇,生得狀貌醜惡,身長八尺,腰大十圍。他能二百步外射穿楊葉,箭箭俱中,與碧簫的箭不差什麼;刀法也精,與碧簫的畫戟也不相上下;但是他的力氣大,能舉一千五百斤的大石,開的五十個力的硬弓。碧簫比不上他,著了急,就獻出飛刀的這手來。二百步外,飛將過去,把那插著試箭的這株柳樹斲得精光,連那埋在地下的根都掘了起來,斲得粉碎。
16 和尚卻沒有別的技藝。還有一個姑娘,姓薛名藹如,年十一歲,南京籍,就是薛蟠的無服族姪女,特特趕來下北場的。他的弓箭長槍也是十分出色,並善打彈弓,百發百中;又且花容月貌,竟像是碧簫的同胞姐妹。兩個會見了,投機得很,約定場畢之後,彼此往來拜望。其餘應試的人雖多,俱是些庸庸碌碌,無足觀者。十三日歇了一日,到十四、十五兩日考試內場。碧簫怕被和尚爭了頭名,對小鈺講起,深為憂慮。小鈺道:「你的飛刀賽過了他,況且這和尚的內場必不很好。我替你擬了一篇平倭論,做得頗精透,你快趁今兒的空,記熟了,包管第一名。
17 只是還得送我個香香才給你呢。」碧簫啐了一聲,接過來讀一遍,果然是決勝料敵瞭如指掌,天時地利,歷歷陳說出來,真正一篇絕大議論。連忙福了幾福,道聲謝。小鈺道:「福來那裡算得數呢?」碧簫又啐了一聲,道:「你別鬧,讓我記罷。」
18 小鈺才由他去讀。十四日進場,十五半夜後,碧簫扯了薛藹如,同到大觀園來。小鈺見了,眉飛色舞,喜躍不可勝言。藹如見了小鈺這樣風流品貌,雖則初會有些腼腆,心裡卻相愛得很。
19 岫煙是他的嬸娘,自然投合。眾姐妹都和他十分親熱,明早同到上房見了王夫人、李紈、寶釵。寶釵是他的姑母,也極歡喜。
20 王夫人問他寓所,知在旅店安歇,就打發人去搬了他的行李來,留在園中同住。他和舜華更加密切,兩個就同炕開了鋪。只是晚間換睡鞋,解小解,有了小鈺在房,未免有些羞羞澀澀,不很方便。過了幾天,漸漸也就慣了,不很在意。主考奏定二十六虎日放榜,廿五黎明,小鈺到榜下一看,飛馬回來報導:
21 「碧姐姐第一,藹姐姐第三,那第二名就是超勇和尚,柳湘蓮道士中在八十名外,黑鯉頭鹽婆中在一百多外。」碧簫道:
22 「多賴你這篇好論才爭了個解元。」小鈺笑笑說:「做論的謝禮還沒有送呢。」不一會,報人也都來了。府中紛紛彼此道喜,設席宴賀,忙個不了。鷹揚宴上,這第一、第三兩名,像鮮花樣的兩個小女孩兒;第二名像兇煞神君樣的一個長大和尚;其餘男女混雜,三教並登,倒也新樣得很。過了幾天,超勇就具了個稟貼,求兵部轉奏,內稱:他寺裡共有三百餘人,兩個是師弟,其餘皆是徒子徒孫,各有多般武藝,情願領了前去徵倭。
23 自許操必勝之勢。兵部堂官見了稟貼,即刻據情入奏,不知旨意若何?且待下回分解。
URN: ctp:ws26807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