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二回排善類重立黨人碑殺忠賢再失河南地

《第三十二回排善類重立黨人碑殺忠賢再失河南地》[View] [Edit] [History]

1 第三十二回 排善類重立黨人碑 殺忠賢再失河南地
2 自古孤忠獨立難,誰能一手障危瀾。
3 女媧欲補天仍破,精衛空銜海未幹。
4 楊柳風輕爭向暖,松杉水冷不知寒。
5 柏床呼渡終何益,父老傷心血化丹。
6 卻說這宋高宗南渡建炎三年,立了汪國彥、黃潛善為相,因見高宗懼怯金人,力主和議,恐建康只隔一江,不能自守,要走到杭州建都,改名臨安,不日渡江南去。那些文官李綱、張浚、趙鼎、張所,武將岳飛、韓世宗、劉琦、吳蔚齲苦苦勸留北方,恢複舊地,俱為汪、黃所阻。因恐大臣們不服,就上了一本,重修神宗、哲宗實錄,把那《元佑黨人碑》,從新印行天下;把王安石、蔡京、章兌話慵槌跡說是君子;把司馬光、蘇軾、程頤、劉摯等一班指為黨人。凡系黨人,俱是黑字,凡系奸人,俱用朱字。就說李綱等一起忠臣是沽名釣譽,專權誤國。因與金人講和,把李綱練就兵馬錢糧盡行停止,貶謫往江西去了。凡系講恢複的,指為黨人,一切不用。把王安石的親書頒行天下,依舊要配享聖廟。那些王安石、蔡京門下小人,漸漸出來用事,著諫官上了本,貶謫的,正法的,這些奸臣們一個個追封的,加謚法的,複職的,謂之講和。
7 又可笑這些邪人們,也不講軍機大事,也不管金人到江北,依舊這個一本,那個一本,某人該封蔭子孫,某人該加贈某官,終日在朝內盡夜講修恩怨,各立門戶起來,彼此拜賀,日日挂扁送屏,忙個不了。又用了許多新人充京營都督等官,各領札付。真是一張告身,不能博得一醉,大家上下胡混。這些為國家的正人,明知無益,也就退位藏身,一憑汪、黃主張便了。
8 古人說這一個「黨」字,貽禍國家,牢不可破,自東漢、唐、宋以來,皆受這「門戶」二字之禍,比叛臣權宦、敵國外患更是利害不同。即如一株好樹,就是斧斤水火,還有遺漏苟免的,或是在深山窮谷,散材無用,可以偷生。如若在樹裏生出個蠹蟲來,那蟲藏在樹心裡,自梢吃到根,根吃到梢,把樹的津液,晝夜吃枯,其根不伐自倒,謂之「蠹蟲食樹,樹枯而蠹死」。奸臣蠹國,國滅而奸亡,總因著個「黨」字,指曲為直,指直為曲,為大亂陰陽根本。這個「黨」字也是聖人說過的,只是黨有邪正,自然分了恩仇,君子說小人是黨,小人說君子是黨。那孔子也說「吾黨之小子狂簡」,又說「吾黨有直躬者,人之過也」,「各於其黨」,「君子群而不黨」。若從東漢說起,先有一班君子,陳、荀淑、李膺、陳蕃、竇武、黃瓊、劉寵、範滂、郭泰等,俱是一時大賢,只因群賢附和太眾,互相誇獎,成了風氣。每一會葬,常有七八千人,編出個號來,有「三君」、「八俊」、「八顧」、「八廚」、「八及」之號。
9 那時兒見宦官專權,群賢匡扶漢室,剪除了幾個。後來十常侍專政,就說諸臣結黨,謗毀朝政,把這些範滂等賢人君子捕的捕,殺的殺,株連鉤黨,不下千家。到了靈帝,黃巾賊起,鉤黨不絕,因何進要誅宦官,借兵邊外諸侯,董卓、曹操進來,乘亂才亡了漢家天下。這是第一個「黨」字。到了唐憲宗時,朝內李吉甫與李絳各有朋黨。後來李宗閔對策,每每譏刺李吉甫。至吉甫之子李德裕進位宰相,遂修恩怨。因降了吐蕃,牛僧孺忌德裕有功,上了一本,說待四夷以信,不可收吐蕃的降將,遂還與吐蕃,分裂而死。因此兩相水火,做牛、李之黨。藩鎮分權,唐室衰微,李德裕、李宗閔黨禍不解,因此說「去河北賊易,去朝中朋黨難」。後來朱溫篡位,白馬清流,殺了千餘人,只因這「黨」字。到了宋仁宗朝,正人君子不少。元佑年間,又立起「黨人碑」來,王安石、蔡京為首,把司馬光一班正人貶盡殺盡,才有了金人之禍。直到高宗南渡,還有這個黨的根在人心裡。只因士大夫做秀才時,全不為朝廷,只以報複為主。這個「黨」字,可不是累朝廷的禍根?到了高宗建炎五年,宗澤守汴梁,死後曲端為大將,守著宗元帥的規矩,略有進取恢複的光景。不料張浚聽信汪、黃之言,就說曲端靡費了國家錢糧,久不進兵,把一個忠臣賢將斬了。這些舊時招撫的王善一班名將,一時盡行散去。那些各營人馬,逃的逃,叛的叛,屯田的也不屯田了,守堡的也不守堡了。數年辛苦收拾的殘兵,一朝而盡。用了一個不清不渾的杜充,系汪、黃門生,來頂曲端的缺。一到了汴梁,先把軍兵的月餉減了一半,又要加派錢糧,使百姓養馬助餉,弄了一個稀爛,不在話下。
10 卻說金營裏兀術四太子、乾離不、粘沒喝等,只因宗澤守住汴京,河上立下營寨戰車,件件有法,又且足智多謀,幾番河上大戰,金人大小敗了十三陣,不敢再過河來,只在山東地方侵掠,攻取了許多府縣。劉豫是濟南府知府,原是個生員,為行檢革了前程,在京先例做了個監生,乘著大亂,先鑽營了一個知縣。到了徽、欽北去,中國無官,就謀幹了濟南知府。原是無恥的小人,見金兀術兵到濟南,開門迎降,即時學起番語來。又遇見營裏一個得罪的材官,名喚劉安,原是他叔伯兄弟,自那年金兵入關擄去了,如今做個小材官,在兀術左右,把劉豫的本領,投北的誠款,細細在兀術面前幫襯他。
11 一日兀術傳進劉知府,要問取汴梁之策。劉豫忙跪下稟說:「天兵一到山東而降,已知天意了。這汴梁已在掌中。今聞宗澤已死,曲端被張浚殺了。除此二人,南朝再沒有戰守之人了,正好乘機進取,攻其無備,可不戰而得。只是一件,不愁汴京難得,只愁汴京難守了。汴梁雖系殘破,原是歷代帝王建都之地,又接連太行山寨,千里不繼,還有百萬人民。如不得一個中國之人,在此屯守,只以殺伐為威,這些三河豪傑,一面順了,一面又反。金朝兵馬雖強,時去時來,又要專力圖取江南,得了汴梁,反不能守,反為心腹之患,首尾不顧,把金朝兵馬分做兩截,腹背受敵,大為不便。畢竟以中國人治中國,立個金朝行宮,存下一枝大兵,方可長久。是為萬全之計。」兀術大喜,即時上了金主一本,使劉豫署河南,封他為齊王,即領粘沒喝人馬襲取河南,刻期渡河。有詩為証,單道漢人可笑:
12 莫道生為草莽臣,受恩深處結成親。
13 宋人學得金人語,還替金人罵宋人。
14 話說劉豫領兵襲取汴梁,恰遇著宋朝刻印《元佑黨人碑》的時節,把一班忠臣良將,人人解體,個個離心。汪、黃二人,專以逢迎皇上,要日日南奔。這些將士,有忠義的,專以志在恢複,日日想北伐。後來把趙鼎、張浚一班人,或是貶謫遠州,或是調任閒地。這些忠良武將,岳飛、吳蔚齲分往各路,全不把汴京在意,一似全全舍了河北與金人,免他來爭江南土地的一般。早有人將南朝信息打報與金營兀術知道,汴京無人鎮守,武備懈馳。金粘沒喝原是得過東京,擄徽、欽宗北去,走過幾番,路熟,不消用鄉導官的,指日從燕京大兵十萬,明說是收江東,卻暗地里改路,晝夜行三百里,到了汴京,如入無人之境。原是金兵殺破膽的,又因宗元帥亡後,兵馬錢糧,一概廢弛,誰敢來與金兵對敵?連夜渡河,至汴京城下。
15 這些城裏城外百姓們,拋家棄室,也有往山裏逃的,也有往城裡躲的,總是在外的要求進城,在內的要求出城,這村裏要往那村裡躲,那村裏要往這村裡躲,母哭兒啼,逢人就殺,好不可憐。有詩單說離亂人民,遭這大劫沒處逃性命,多少佳人才子、圖書玩寶,死的死,燒的燒,把個文明世界,一時草昧起來,不免有陵穀變遷之感:
16 故王宮殿夕陽多,田室輕移勢易過。漢喜功名迷甲第。唐遺詞賦吊山河。花明繡嶺疑環危鳥喚荒原送薤歌。常嘆袁晁冤險似,郭門東市路如何。
17 這一首詩,單表宋朝因這黨人起禍,專以門戶修複嫌怨,致令今日國破人亡,自然身家不保:
18 椒房紫禁帝王身,楚炬焦煙夜火青。
19 太廟金環爭出市,玄堂玉碗永辭陵。
20 障泥亂割芙蓉錦,綴甲群分珠翠屏。
21 不信芝罘容馬走,秦庭漢闕昔曾經。
22 這首詩單說金兵進了汴梁,把宋朝陵寢發掘了,原有宋太祖傳至徽宗的九廟神主,雖然孟太后移去江南,那九廟不忍毀廢,春秋依舊設祭。今被金兵焚盡,把太廟黃綾錦帳珠翠圍屏,分了釘成衣甲:
23 廣陵洛浦芷妹仙,泥水熏香伴茗煎。
24 畫裏明妃啼馬角,笳中蔡女咽狼煙。
25 風飄蝶舞渾無夢,水泛桃花不記年。
26 青鳥已歸雁浦冷,令人徒憶美嬋娟。
27 這首詩單說金兵一入汴京,把這良家婦女、有名娼妓,凡系美貌少年,一概收入大營。那絕色的獻與兀術,富貴之家叫他傾家取贖;如沒人贖的,或嫁在娼門,或配與兵士,那些佳人不知死了多少:
28 周篆秦虯古玉光,爛然文彩裹縹緗。
29 琴鳴魯國經仍化,虹隱豐城劍亦亡。
30 劫火再經重入土,物緣將盡自為殃。
31 蘭亭舊本人間失,何處風雷護秘藏。
32 這首詩單表汴京既破,數朝典籍、法器、圖書、古畫、商彞、周鼎、寶劍、名琴,俱被焚燒一空,不止人物遭劫,就是古來相傳的寶玩也是有個定數要毀滅的。
33 這粘沒喝兵到汴梁,那留守的杜充和開封府尹俱是一起新人,從何抵擋?只得開門出降。進得城來,那城內外已殺死人民無數。劉豫進得城來,那有皇都氣象。高宗去後,孟太后領宮人宦官將宮中寶器久已空虛,只些粗重不堪的龍床御座,虛虛陳設。還有幾個年老內監,不能南去,在宮中住著破殿。艮岳花石,久被軍兵拆盡。各樣奇花名樹,取來燒火。正是:金柱玉釘琉璃殿,化作野火寒螢瓦礫場。劉豫一面使人修整不提。唐人有詩:
34 梁園日暮亂飛鴉,極目蕭條三兩家。
35 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36 劉豫出榜安民,重修宮殿,再整城池,把那投降各官照舊職留用。粘沒喝留下三萬金兵,使大將軍粘罕鎮守城池,輔劉豫坐了河南。這劉豫接了金主旨意,也就弄了一頂交天兩叉的金帽子,一條金鑲玉玲瓏盤胸寶帶,綠斜皮錦沿邊的鹿皮戰鞋,穿上一條禿尾龍的玉獸四爪的蟒緞袍兒,帽子往前歪戴著。京城還有殺不盡的毛賊,裝成內監。造了半朝的鑾駕,擇日設朝登殿。本京文武官也聚集了五七百人,都來朝賀他。也是他該有些不義的富貴。正是:是台扮成花面淨,人間不識草頭王。
37 俗說「一日為君,勝似一世為民」,不知他應在那個紫薇星上。金人巧於愚弄漢人,其妙如此。那劉豫也只說我命中定有此帝王福分,那知是戲箱裏唱曲的扮出那周氏辱齊的愍王來。這個帽兒,可是戴得常的?後來把妻兒女兒都奉承了金人,還把本藩殺訖,真可一笑。劉豫一面招撫百姓,整頓軍馬。粘沒喝自領人馬,會同兀術南征不提。那宋朝君臣,那一個敢出來問聲呢?只為君弱臣邪,忠佞不分迷國政,因此民逃地喪,乾坤一半屬金朝。
38 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6821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