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五十六回護法神奶兒揚威 和合二仙童發聖

《第五十六回護法神奶兒揚威 和合二仙童發聖》[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濯纓歌詠絕纖塵,渭水泱泱認未真。
3 萬古乾坤盈尺地,一竿風月滿懷春。
4 寒波不動魚綸舊,秋雪寧添鶴髮新。
5 自是飛熊驚夢底,磐彞奠鼎識周臣。
6 卻說那老者土囤而去,到了明日,老者又來。小神還不認得他,還要吃他。那老者就狠是一聲喝,早已喝下一位馬元帥來,把塊金磚丟在鷹愁澗裡。你說這老者是哪個?原來渭河裡釣魚、飛熊入夢、八十歲遇文王、開周家八百年天下的萬神之祖姜子牙是也。那一塊金磚即時間煎乾了澗水,小神沒處安身,只得隨著姜子牙走上天去。去了一向,他又不封小神一個官爵,小神不得已,卻又走下天曹來,還尋我的舊窠巢,依然是水。這一水不至緊,卻就遇著水府老爺,收了小神,做個護法尊神,名字叫做神奶兒。」
7 佛爺道:「你說道既是天神,不愁尋他不著。你曉得有些下落麼?」神奶兒道:「依小神所見,只在北天門上去查,就見明白。」佛爺已經看見他的白氣逕沖北天門上,可可的神奶兒又說北天門上去查。
8 佛爺心裡有了主意,一道金光,逕轉北天門上。只見北天門上主將離了天門,其餘的副將都是懶懶散散的,佛爺就不曾開口。佛爺心裡想道:「挖樹尋根。」一道金光,又轉到南天門上靈霄寶殿,相見玉皇大天尊,說道:「貧僧查遍了天宮地府,並不曾查著金毛道長,都說道還是天神,以此貧僧又來相煩。敢煩天尊,把東西南北四門上把門的天將,查點一番。」玉皇大天尊不敢怠慢,即時查點四門天將,獨是北門上的四個天將來得遲。
9 佛爺仔細一看,只見著底下跪著一個,恰是身長三丈四尺,圓眼紫鬚;恰是身穿皂袍,腰橫玉帶,頭戴金冠。佛爺看得真,說道:「那班後面跪著的,卻不是下界的金毛道長麼?」這正叫是「做賊的膽下虛」,他只聽見佛爺叫聲「金毛道長」,就一朵祥雲,一齊兒竟轉北天門上去了。
10 佛爺竟趕到北天門上,問說道:「走回來是甚麼天神?」當有值年、值月、值日、值時四位功曹回奏道:「走回來的是玄帝位下把守北天門的水火四神。」佛爺道:「那穿皂袍的是哪個?」功曹奏道:「是玄帝位下捧劍的治世無當大元帥。」佛爺道:「擒此小神,何足為慮!」一道金光,逕射進北天門裡。
11 無當大元帥倒有些慌張。眾人都說道:「我和你如今騎在老虎背上。怎麼騎在老虎背上?不順佛門,本然有罪。就是順了佛門,也是有罪。不如興起玄門,滅了佛教,也得聞名天上。」計議已定,各顯神通,只一聲響,把個北天門就撞倒了大半。佛爺道:「阿彌善哉!好四聖,卻就動了殺戒之心。只有一件,我在這裡拿他,覺得是個上門欺負人。明日玄帝回來,不好借問。不如還到撒發國去拿他。」收轉金光,早已到了寶船之上。去時節已自黃昏戌時,回來時才交子時一刻,天堂地府都走了一周。這正叫做「洞中方七日,世上幾千年」。這都是佛爺爺的妙用。
12 到了辰時三刻,金毛道長又來。佛爺想一想,說道:「我是個佛,他是個神,若是威逼住他,卻損了我佛門中德行。也罷,不如把我丈六紫金身現將出來,看他歸順何如?若不歸順,又作道理。」正往前行,金毛道長就高聲叫道:「和尚,你不曾死麼?你雖不曾死,卻也爛了一身皮。你可曉得我厲害麼?何不早早的退了寶船,萬事皆休;若說半個『不』字,我教你只在眼目下,就要喪了殘生。」國師老爺慢慢的說道:「阿彌善哉!仙家,我豈不知你的根腳,你也須趁早些返本還原,求歸正果。若只是這等迷了真心,只怕你墮落塵凡,空到玄門中走這一次。」金毛道長大怒,罵說道:「賊禿奴,焉敢在我面前詩云子曰。」連忙的取出寶貝來,照國師頂陽骨上就是一下。這一下就打得佛爺爺金光萬丈,現出丈六紫金身,左有阿難,右有釋迦,前有揭諦,後有韋馱。金毛道長看見是個古佛現身,心上慌了,即時傳一道信香,上沖北闕。只見半空中雷聲霹靂,紫電輝煌,一時間掉下一位神祗,身長三十六丈,渾身上鱗甲崚嶒,高叫道:「佛菩薩不得無禮!你豈不認得我丹陵聖火大元帥麼?」道猶未了,一時間又掉下一位神祗,身長一十二丈,渾身上九宮八卦,高叫道:「佛菩薩不得欺人!你豈不認得我皎陵聖水大元帥麼?三個天神各顯神通,把個佛爺爺圍在中央,圍得定定的。佛爺看見他們動了殺戒之心,只得收轉金光。只見後面又掉下一位天神來,身長三十四丈,面如黑漆,眼似明星,怒髮衝冠,咬牙切齒,高叫道:「佛爺,你不認得我黑臉兜鬚大元帥?你莫走,且待我換了世界罷!」怎麼一個世界會換得?原來玄天上帝的七星旗有好些厲害:磨一磨,神將落馬;磨兩磨,佛爺爺也要墜雲;磨三磨,連乾坤日月都要化成黃水。國師老爺是個慈悲方寸,聽見說道「要換世界」,他就生怕坑陷了四大部洲的眾生,一道金光而起。金毛道長又是一寶貝打將來。國師就落下金光來,主意落到寶船上,不知不覺就落在西洋大海中去了。聖火大元帥一直子就趕到海裡來,口口聲聲說道:「煎乾了海罷!」海裡面大小水神都吃他一嚇,鬧吵了一場,早已驚動了水官老爺供桌底下的護法神奶兒,只見水裡劃喇一聲響,就如天崩地塌一般。佛爺道:「莫不是哪裡倒了半邊天麼?不然怎麼這等響哩!」起眼一瞧,原來是個神奶兒在那西洋大海現出原身來。現出渾身來,就把個西洋海塞一個滿;現出脊梁骨來,就比個鳳凰山差不多高。佛爺看見,心上也吃一驚,說道:「怪得他開大口,講大話,原來有這等大哩!」自古道:「雲從龍,風從虎。」他原是龍虎所生,只見他現了本身,立地時刻,海裡面狂風大作,白浪翻天,好一陣大風也:
13 無形無影亦無面,冷冷颼颼天地變。
14 鑽窗透戶損雕樑,揭瓦掀磚拋格扇。
15 捲簾放出燕飛雙,入樹吹殘花落片。
16 沙迷彭澤柳當門,浪滾河陽紅滿縣。
17 大樹倒栽蔥,小樹針穿線。
18 九江八河徹底渾,五湖四海瓊珠濺。
19 南山鳥斷北山飛,東湖水向西湖漩。
20 稍子拍手叫皇天,商人許下豬羊獻。
21 漁翁不敢開船頭,活魚煮酒生難咽。
22 下方刮倒水晶宮,上方刮倒靈霄殿。
23 二郎不見灌州城,王母難赴蟠桃宴。
24 鎮天真武不見了龜和蛇,龍虎天師不見了雷及電。
25 老君推倒了煉丹爐,梓童失卻了文昌院。
26 一刮刮到了補陀岩,直見觀音菩薩在磨面。
27 鸚哥兒哭著紫竹林,龍女兒愁著黃金釧。
28 一刮刮到了地獄門,直看見閻王菩薩在勸善。
29 宿娼飲酒的打陰山,吃齋把素的一匹絹。
30 一刮刮到了南天門,直看見玉皇大帝在進膳。
31 三十六天罡永無蹤,七十二地煞尋不見。
32 正是:
33 漢將曾分銅柱標,唐臣早定天山箭。
34 從來日月也藏神,大抵乾坤都是顫。
35 風過處,神奶兒張牙露爪,弄火撮煙,手裡提著一件兵器,是一個杓的流星錘。原來是銀錠筍做成的,上秤稱不起,曾經找起鷹架來,稱上天車,約有八萬四千二百六十五斤四兩三錢重。他喊一聲,就像雷公菩薩一叫。
36 那流星錘雨點一般打將去,那捧劍的無當大元帥高叫道:「你是何神,敢來擦陣。」神奶兒道:「吾乃水官大帝位下護法神奶兒是也!奉佛爺牒文,特來擒汝。」原來這水火四聖都曉得水官大帝的神奶兒有些厲害,未敢擅便,急忙裡背上閃出一位聖火大元帥來。原是真武老爺面前的赤練花蛇,後來受封為將。長有三十六丈,渾身上鱗甲崚嶒,高叫道:「哥怕甚麼神奶兒?吾神在此。」道猶未了,背後又閃出一位聖水大元帥來。原來是真武老爺面前的花腳烏龜,後來受封為將。長有一十二丈,渾身上九宮八卦,高叫道:「哥怕甚麼神奶兒?吾神在此。」一邊是一個鬥三個,一邊是三個鬥一個,直殺得天昏地慘,日色無光,鬼哭神號,水族都嚇得抖抖的戰,一個個越殺越精神。
37 三個倒差不多兒要敗下去,只見斜曳裡又閃出一位黑臉兜鬚大元帥來,身長三十四丈,面如黑漆,眼似流星,扛著一面七星旗,高叫道:「你們殺得好哩!我也不管你三七念一,我只是磨旗換了世界就罷。」道猶未了,拿起個七星旗就要磨著。佛爺道:「我做了一世的佛,到今日反把個德行來壞。」微開善口,說道:「阿彌陀佛!神奶兒,你回去罷。」神奶兒領了佛旨,不敢怠慢,只得收拾回來。回便回來,心上有老大的不服,扭轉頭去,大喝聲道:「你們一伙烏龜,不是我怕你,只因佛爺爺有旨,不敢有違。你今番再來也!」佛爺道:「這樁事不好處得,不如再去央浼玉皇大天尊。」
38 一道金光,直到靈霄玉殿。天尊道:「佛爺爺一連下顧了三次,遭番不得久談。」佛爺道:「為因撒發國那個金毛道長,原來是玄天上帝的捧劍天神。這如今水火四聖結成一幫,適才神奶兒也擒不住。相煩天尊,和貧僧做個處置罷!」天尊道:「是我適來查究他們,原來偷了玄天上帝三件寶貝,一時擒他不住。」
39 佛爺爺即時起身,只見玉階底下有兩個小小的仙童,一般樣兒長,一般樣兒大,一般樣兒頭髮披肩,一般樣兒嘻嘻的笑。佛爺道:「這兩個仙童叫做甚麼名字?」天尊道:「一個姓千名和,一個姓萬名合。」佛爺道:「他兩人怎麼這等笑得好?」天尊道:「他兩人是這等笑慣了的。」佛爺道:「言笑各有其時,怎麼笑得慣哩?」天尊道:「你兩個過來,參見佛爺爺。」兩位仙童看見是個佛爺爺,不敢怠慢,雙雙的走近前來,繞佛三匝,禮拜八拜。一邊拜,一邊還抿著個嘴兒笑不住哩!
40 佛爺道:「你兩人這等好笑,你告訴我一個緣故。」兩個仙童雙雙的跪著,說道:「小童兄弟二人,自小兒走江湖上做些買賣,一本十利。別人折本,我兄弟二人轉錢。一轉十,十轉百,百轉千,千轉萬。但憑著意思買些甚麼,就是轉錢的。是我兄弟二人商議道:『今番偏要做個折本生意,看是何如。』卻一遭子,六月三伏天買了一船帽套,走到那個地頭,可可的鄒衍繫獄,六月降霜,一個人要一個帽套。六月間哪有第二家賣帽套的,拿定了班賣,卻不是一本十利。又一遭子,臘月數九天買了一船青陽扇兒,走到那個地頭,可可兒彌勒爺治世,臘月回陽,就熱了一個多月,一個人要一把扇子。臘月間哪有第二家賣扇子的,也拿定了班賣,卻也是一本十利。又一遭子,在船上遇著一朋友,他的船來,我的船去。是我叫他問道:『你來處有個甚麼貨賣得快哩?』船走得忙,他答應不及,只是伸起一隻手來,做個樣兒。原來伸起手來的意思,卻是取笑我們,說是世上只有手快。我弟兄二人錯認了,說一隻手是五個指頭,敢是五倍子快。連忙的買了一船五倍子,到那地頭。可可的朝廷有布縷之徵,排家排戶都要青布解京,正缺五倍子。我們拿定了班,卻又是一本十利。又有一遭子,我兄弟二人騎在馬上,我們的馬去,又有一伙騎馬的來。只聽見那邊馬上的人說道:「糙茱茱!糙茱茱!」原來那些人是取笑我們兄弟二人做小伙兒。我兄弟二人又錯認了,只說是這裡茱茱賣得快。後來買得一船茱茱,來到了地頭。只見加之以師旅,因之以饑饉,絕沒有糧食賣。我們拿定了班,卻又是一、本十利。不瞞佛爺爺說,每番是這等做買賣,每番是這等轉錢,每番是這等笑。卻笑慣了,望乞佛爺爺恕罪!」
41 佛爺道:「你兩個人倒是個手到功成的。可有些神通麼?」二仙道:「不瞞佛爺爺講,我兩個也有些神通。」佛爺道:「假如玄天上帝門下的水火四聖,你可鬥得過麼?」二仙道:「不放他在心上。」佛爺道:「他有多大的神通,你不可小覷於他。」二仙道:「他莫過是偷了玄帝三個寶,便就放膽維持。不敢欺嘴說,我兄弟二人一手招他一個,兩手招他一雙,三手就招三個。招回了他的寶貝,教他花子死了蛇一一沒甚麼弄得。」佛爺爺把個頭點了一點,說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原來這一場功勞,卻在這兩個仙童身上。」又叮囑道:「明日早來。」玉皇大天尊說道:「佛爺放心,明日就著他早來。」一道金光,竟轉到寶船之上。
42 到了明日,金毛道長抖抖威風,看見國師,就高叫道:「那和尚,你還不曉得我的本領厲害麼?」國師道:「阿彌善哉!你也少說些罷。」金毛道長把個寶貝照上就是一撇,撇在半天裡,實指望掉下來,就打碎了國師的頂陽骨。哪曉得和、合二聖笑倒了,在雲裡起手一招,把個寶貝招在手裡,一駕祥雲,落將下來,遞與佛爺爺。佛爺爺接過手來看一看,吃了一驚,說道:「原來是這個寶貝。諸神焉得不迴避!」是個甚麼寶貝?卻是玄天上帝鎮天的金印。印到如同親臨,故此諸神都要迴避。卻說金毛道長看見頭一個寶貝不下來,連忙的把第二個寶貝又是一掀,掀在半天裡,實指望掉將下來,要打碎了國師的頂陽骨。哪曉得和、合二聖笑倒了,在雲裡起手一招,把個寶貝招在手裡,一駕祥雲,落將下來,遞與佛爺爺。佛爺爺接過手來看一看,又吃了一驚,說道:「原來又是這個寶貝。怎麼叫諸神做他的對頭?」這又是個甚麼寶貝?卻又是玄天上帝斬妖縛邪的神劍。此劍一揮,百神退位,故此諸神做不得他的對頭。金毛道長看見去了兩件寶貝,連忙的一道信香所過,早已掉下那個黑臉兜鬚的大元帥來,高叫道:「去了那寶貝,何足為慮!只待我換了他的世界,我就罷。」道猶未了,就要磨旗。剛剛的拿著個七星旗還不曾磨動,恰好的和、合二聖就在半天雲裡把手招。這一招,招早了些,旗倒不曾招得上去,卻被磨旗的看見了,說道:「哎!我說是怎麼寶貝兒會不下來,原來是你兩個小靜精躲在雲裡招我的。」一駕祥雲,竟自趕上去,就要拿他。和、合二聖看見不是對頭,抽身就走。這二聖年紀兒小,人物兒剔巧,駕得雲快。磨旗的有一把年紀,人兒又生得癡夯,駕得雲慢。
43 快的去了,慢的只得轉回來。叫做:桑樹上射箭,谷樹上出膿。不奈和、合二聖何,只得尋思國師老爺,高叫道:「好和尚,你又請下和、合二聖來招我的寶貝。我也不替你理論,只是換了你的世界,看你怎麼!」佛爺爺慈悲方寸,生怕坑陷了大千世界的眾生,只得收轉金光,回到寶船來了。
44 二位元帥道:「國師連日多勞了。」國師道:「說甚麼多功勞。只是這個金毛道長不好處治。」元帥道:「怎麼不好處治他?」國師道:「他原身是玄天上帝面前一個捧劍的治世無當大元帥,因為玄帝思凡,他就偷了他的寶貝下來作吵。」元帥道:「是個甚麼寶貝?」國師道:「一者是顆金印,二者是把神劍,三者是桿七星旗。」元帥道:「這都是玄天上帝常用之物,怎叫做寶貝?」國師道:「元帥有所不知,那顆印是鎮北天門的把本兒,印到如同玄帝親臨,諸神都要迴避。天上有幾顆這等的印?卻不是個寶貝兒!」元帥道:「這個也還可處。」國師道:「那把劍是個斬妖縛邪的神劍。此劍一揮,百神退位三舍。天上有幾把這等的劍?卻不是個寶貝兒!」元帥道:「這個也還可處。」國師道:「那七星旗越發不好說得。磨一磨,大凡神將都要落馬;磨兩磨,饒你是佛爺爺也要墜雲;若磨三磨,連天地、日月、山川、社稷,都要化成黃水。重新又要生出一個盤古來,分天、分地、分陰、分陽,才有世界。」只這幾句話,就嚇得二位元帥一個也不開口,就嚇得眾將官一個個伸出舌頭來。
45 元帥道:「若是這等厲害,這個撒發國終久是走不過去的。」國師道:「也難說走不過去。這如今就是上梯子的法兒,十層梯子上了九層,也只有一層不曾上得。」元帥道:「怎麼只有一層不曾上得?」國師道:「三件寶貝已經得了他兩件,只剩得一件在他處。卻不是只有一層梯子不曾上得?」元帥道:「剩的那一件不是七星旗麼?」國師道:「就是七星旗。」元帥道:「若是七星旗,卻還是九層梯子不曾上得,只上得一層罷了。」國師道:「不是貧僧打謊語,貧僧有一個計較在這裡。」元帥道:「只是一桿七星旗,何不叫黃鳳仙去偷了他的罷。」國師道:「元帥,你看得世事這等輕哩!這一桿旗不打緊,有許多的天兵天卒守護著它,等閒就讓你偷了?」元帥道:「偷不得它,卻沒有甚麼良策。」國師道:「還求元帥的封條,把貧僧的佛堂門封起來,卻要到一七之後,才許人開。只一件來,若是開早了一日,你們的陽壽都有些損折。」元帥道:「國師一言之下,誰敢有違!」國師上了千葉蓮臺之上,元帥外面貼了封條。非幻、雲谷各人打坐,都不曉得國師是個甚麼主意。卻說國師入了定,出了性,叫聲:「揭諦神何在?」只見金頭揭諦、銀頭揭諦、波羅揭諦、摩訶揭謗四位揭諦,一齊兒跪著,說道:「佛爺爺呼喚小神,那壁廂使用?」佛爺道:「我今要往南朝應天府去,你四將為我看守了這四大色身。倘有疏失,取罪不輕!」四神道:「既蒙佛旨,敢不遵依!」佛爺吩咐已畢,一道金光,竟轉南膳部洲金陵應天府地面落下,在雨花臺步入長乾寺。
46 秦淮河上長乾寺,松柏蕭蕭雲日鮮;故堠尚存銅雀瓦,斷碑猶載晉朝年。石壇幡影風吹動,輦路磚花雨滴穿;惟有長廊舊時月,幾回缺後幾回圓。
47 佛爺爺進了長乾寺,早有個都城隍接著,繞佛三匝,禮佛八拜。佛爺道:「怎麼朱皇帝萬歲爺不在南京城裡坐著?」城隍道:「萬歲爺遷都北平城裡,號為北京。」佛爺心裡想道:「萬歲爺是真武臨凡,到底是歡喜北上。」又問道:「南京城裡自從萬歲爺遷都以後,可曾出幾個好人麼?」城隍道:「這一二年裡出了一個仙家。」佛爺道:「那仙家叫甚麼名字?」城隍道:「那仙家的名叫做張守成,道號張三峰,混名叫做張躐蹋。」佛爺道:「這如今仙家在哪裡?」城隍道:「在揚州府瓊花觀裡。」佛爺道:「你怎曉得他在那裡?」城隍道:「他昨日在瓊花觀裡題詩,說道:瑤枝瓊樹屬仙家,未識人間有此花!清致不沾凡雨露,高標長帶古煙霞。歷年既久何曾老,舉世無雙莫浪誇;幾欲載回天上去,擬從博望惜靈槎。以此題詩,便曉得他在揚州城裡。」佛爺道:「你去請他來見我。」都城隍不敢怠慢,一駕祥雲,到了揚州府瓊花觀裡,請過張三峰來。張三峰聽見佛爺爺在長乾寺裡,一擁而來。整頓道袍,繞佛三匝,禮佛八拜。佛爺一雙慧眼,看見此人已得了地仙之分。卻問他道:「仙長高姓大名?原籍何處?」張守成道:「弟子是句容縣的板籍良民,姓張名守成。」佛爺道:「你是自幼兒出家,還是半路上出家?」張守成道:「弟子是半路上出家。」佛爺爺道:「怎麼樣兒半路上出家?」張守成道:「弟子自幼兒習讀經書,有心科舉。後因五穀不熟,不如草稗,卻到我本縣去納一個前程。是個甚麼前程?是個辦事的農民。漸漸的當該,漸漸的承行。當該、承行不至緊,就看見公門中有許多不公不法的事,是弟子發下心願,棄職而去,去到朝天宮西山道院出家。這卻不是半路上出家的?」佛爺道:「你既是個出家人,為何身體這等污穢,不求潔淨?」張守成道:「臭皮袋子苦丟不開。」佛爺道:「你丟不開皮袋子,怎麼去朝元正果?」張守成道:「我仙家有五等不知。」
48 是哪五等?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903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