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九回 卜蘭桂 孫來纘祖 賦葛覃仲妃回省親

《第二十九回 卜蘭桂 孫來纘祖 賦葛覃仲妃回省親》[View] [Edit] [History]

1
第二十九回 卜蘭桂 孫來纘祖 賦葛覃仲妃回省親
2
話說賈政聽見張梅隱進來,連忙肅了衣冠,趨迎出去,恭敬揖讓,攜手進來。這張梅隱是箇高士,十分脫略,只說:「大人,彼此長揖罷。」就分賓主坐下。賈政知道他的《易》理精微,便請姜景星、林良玉、蘭哥兒一齊出來相陪。賈政道:「先生玄理高妙,真個的闡《易》精微,合了鄭康成、王輔嗣兩家,方纔有這番識解。」
3
張梅隱道:「大人高明淵博,就是列位老先生也是經師專家,在下淺見寡聞,哪裏講得出經的真意。」賈政道:「先生只不要過謙了。」
4
姜景星便問:「東漢說《易》之家,或以否泰陰陽各均,為諸卦包育,或以地水師旁通為天火同人,或以乾正變,自至剝;坤正變,自復至央,或以諸卦皆出自乾、坤,或以復、臨、泰、大壯、、遁、否、觀、剝為十辟卦,其意不過推卦而執其一說,彼此不能相通,應作何折衷為是?」
5
張梅隱道:「這就是宋衷、干寶、虞翻、荀爽、陸績、侯果、盧氏諸之說,說起來也各成一理,但只推易之法,一本自然,不由他各人穿鑿了以意說去。這些漢儒,雖則原本《三易》,不過拘泥了些。而今就要緊的說幾條。干寶說乾初九至九五,自復來至自從來推到上九為乾值月,此本京房以卦氣值日立月,並非推移相生,而干寶開以為爻,則乾、坤反受生於諸卦矣。虞翻以大壯四之五,故有孚離日為光四之九得位正中故光亨,此亦推《易》之理,但四陽四陰之卦宜有四易,此其一耳。侯果說頤卦即觀初六升之九五降,此本觀臨而來之推《易》法。虞氏又說,晉四之初與大過旁通,則雜卦之義說條理次序皆亂矣。不過《易》之要義,乾、坤只生三畫一卦,三畫卦更無出於六子者,此即乾、坤生六子之法。而暮四朝三,上下四旁推得去,說作卦變,便不是了。」姜景星等十分歎服。賈政道:「先生談得透暢得很。先生替南安郡王的令親卜的那五卦,好靈呢。」
6
張梅隱道:「那是上年的事了,豐之革九三一爻變,占本卦變爻,本卦為貞,之卦為與。他昆仲兩人,也沒有告訴在下什麼事情,在下據了卦的象問他,可是為什麼莊子的事情?他說是的。在下說,這莊子要不得,四面水草,陰陽上很不利,住不得人家。況且昆仲二位同居更不好,明明的手足兩人,爻詞上先露一句『折其右肱』,那變卦上打頭就說一個『征凶』,定是去不得的了。他的令兄倒依人之話,這老二一定的貪了便宜去買它。果真不上一年,可傷可傷,這也是前定。」
7
林良玉等越發敬奇起來。張梅隱笑道:大人,當時就有一位老先生在席間剝過在下呢。」
8
賈政道:「剝的什麼?」
9
張梅隱道:「他說怎見得是水草,在下說怎見得不是。他說沛作旆,即是幡幔。在下說這個注,本來差了,怪的《山海經西荒經》內『育沛』的沛,郭璞也說一箇未詳,吳任臣也還博雅,不料他倒反引了這個《易經》的注子,也說作旌旆之旆,可笑極了,還冤枉他做一箇水流貌。在下只說《孟子》上的『沛澤多而禽獸至』,沛水草名,定要算它水草,也解開了《易》義,也注明了《山海經》。」
10
賈政諸人聽了,益發折服。就連曹雪芹也請出來同座。寶玉等真個聞所未聞,敬得他了不得。當下擺出榮國府的第一等席面款過了,賈政便盥洗了,焚起降檀真香,張梅穩便也盥漱過了,供上蓍櫝。張梅隱道:「在下的善愿兒也很多,在大人府裏求了兩件吧。當今堯舜之世,澤及萬物,哪有天照不及的地方。在下心裏卻有兩件事情:第一,各省客死在京的人遣棺無歸的很多,求大人訪明他有主無主,有歸無歸,打算他或埋或送,還有那些年久暴露的,逐件實心妥辦。第二,那些守節寡婦,盡孝窮兒,無穿少吃,求大人糾了同志起個得實惠的會兒。大丈夫不為良相便為良醫。在下不能岐黃,只靠這一部易理勸善。大人到為相的時候,盡著的為國為民培些久長的氣脈。這便是在下叨賜了。」
11
賈政就依了,在香案前許下善願,仍舊禱告了。這張梅隱便在香案下,遵了筮儀揲起來,揲著了巽之震。張梅隱就驚異得很,道:「了不得。」
12
賈政就慌了,恐有什麼大不好的筮兆出來,便急急地問他:「凶吉?」
13
張梅隱道:「好得了不得。」這裏賈政眾人方纔心安。賈政、寶玉重新拜過了。張梅隱就坐下來,細細想了一回,便開言道:「大人府裏可有什麼姓林的一位,卜的可是這一位?」賈政駭得了不得,便道:「真個神明了,不敢瞞先生,就卜這姓林的小媳,可有箇喜信兒?」
14
張梅隱道:「是了,是了,等我慢慢地講出來。為什麼呢,本卦上下皆巽,難道不是箇雙木林。六爻皆變,該占之卦彖詞是不用說了。還有一箇道理,彖象好得很,卻不在本卦發動,定到之卦現出,恰好是震,一索而得男,恭喜,恭喜,頭胎便舉的。這也通不算,明明說一個恐致福,也合得著大人恐懼戒警的致福根基,笑言啞啞,難道不是一位小令孫。後有則也,你們裕後的法則原好。看到後面去,阿唷唷了不得,震驚百里,公侯之封,以為祭主,重新出一位國公。誰不會解,要在下解的。」
15
賈政、曹雪芹、姜景星、林良玉、寶玉、蘭哥兒都喜得了不得。賈政就叫寶玉上來,好好地楷字記著。蘭哥兒飛風地趕進來告訴王夫人,王夫人大喜。蘭哥兒又走報似的各處告訴去。黛玉聽見了,也害臊也喜歡。賈政十分敬服他,又請他談了好些易理,心裏要留住他過幾夜。姜景星等也二十分的苦留。這張梅隱是一位高人,如何留得住,要套車送他也不肯。賈政再三恭恭敬敬,邀他喝兩盞名茶。賈政還要他贈幾句話,張梅隱就說出四句來,道:「堅冰操守,愛日心田,芝蘭滿階,桂枝參天。」說罷,便拂袖去了。眾人只嗟嘆不已。賈政走進來備細告訴王夫人。王夫人說:「為什麼不問他個時候兒?」
16
賈政跌腳地悔。隨後姜景星、林良玉、寶玉也進來,只說真個神仙,賽過了神卜管輅。林、姜兩位去了。寶釵、寶琴、李紈也過來,大家都說這個異人。寶玉還將南安郡王處的卦驗說出來,一發咄咄稱奇。姐妹們也講了好幾天。寶釵就去問史湘雲。史湘雲只是笑著,推說一箇不懂。賈政、姜景星再去求他來,已不知何處去了。且說黛玉雖則管了帳房,卻虧了紫娟、晴雯、鶯兒,還有平兒三人幫她,那府裡的產業也有賈璉經理,倒也清閑自在。黛玉卻將應辦的事逐件安排起來。薛寶琴許配了梅翰林處,已經選有吉期,刑岫煙嫁過了薛蝌,黛玉又私自贈一所字號。又是李紋議定了趙侍郎的次子。李綺不配甄寶玉,另議定了新科的王詞林。蘭哥兒議定了北靖王的甥女,便是范尚書的女兒,吉期也選了。便就一件一件安排起來,連巧姐兒周家的親事也不用賈璉費心,只一樣的准備。真個才情又大,銀錢又寬,什麼事兒不妥當的。還有林良玉嫌後邊的院子空,也要蓋一座園亭。請著家中一班朋友打稿,嫌不出色,將許多圖樣送過來,要黛玉逐一布置。那邊巧石已經堆滿了,各色卉木花草磚瓦木植也齊全,各色工匠同陰陽先生及各色鋪墊陳設也妥當了,單等這個圖兒方可以開工。黛玉正要斟酌,又是賈環夫婦二人雙回門。直等一切事過了,重新斟酌起這個園亭圖兒,倒費了好幾箇黃昏半夜。林良玉見這個圖兒果然改得好,就選了吉利的日子蓋造起來。喜鸞、喜鳳嫌的空園上匠作喧鬧,仍舊過來,等工完了方纔過去。姊妹們一發熱鬧得很,大家聚在王夫人房裏,連薛姨媽也在這邊。正在團聚得快樂,只見賈璉歡天喜地地走進來,說道:「聖上又有大恩典。」王夫人連忙問他,賈璉道:「咱們的娘娘又奉旨省親了。」
17
王夫人等歡喜得說不出來。賈璉道:「我從前說過的,當今治天下至大至重的,莫如一個孝字,體貼臣民之心,想來父母兒女之性皆是一理,不在貴賤上分的。當今自為日夜奉侍以天下孝養,因見宮裏嬪妃才人等,皆是入宮多年,拋離了父母,豈有兩下裏不日夜思想的。故此從前的一位娘娘奉了恩旨歸省,亦且每月逢二六日期,准椒房眷屬入宮請候,這是當今至孝純仁體天格物的曠蕩殊恩。所以內戚之家,凡有重字別院,可以駐蹕關防,並許啟請鑾輿下臨父母私第,親見骨肉,面敘天倫。而今只照了從前的恩典,便是從前同了咱們家娘娘同時歸省的周貴妃、吳貴妃二位娘娘也同了咱們家娘娘一同准於中秋佳節歸家省親。老爺已經入朝,謝恩去了。這可不是天大的洪恩。還有娘娘的吩咐說,在家的時候親見過從前的省親,一切事情辦得太繁華了,就是從前的娘娘也曾再三警戒一番。娘娘吩咐,比照了從前要減去十分之八,不許半點兒浮華,倘一進園來看見了什麼格外裝點,立刻回鑾。可知道聖上為了百姓上,親勞聖駕省方觀民,從不肯費民間一草一木,何況娘娘省親回家。一家子敬謹恪遵,方纔喜歡。又說娘娘也不給一毫賞賜,這府裏也不許進獻釐毫。又發下一本樂章,是《毛詩》上『葛之覃兮』一章,大內裏已經譜將出來,就吩咐梨香院的女孩子學習這章《毛詩》,按著琴瑟鐘鼓奏這箇清明廣大的音樂,不許另奏俗聲。」
18
賈璉說罷,就將樂章一冊送上來。又說:「娘娘吃齋,那些隨從的內官人等要款待,這一天統不許殺生,大家小心敬聽。」王夫人等聽了,都說:「娘娘吩咐誰敢不遵,只是太素靜了,伸不出恭敬之忱,這便怎麼好?」
19
寶釵道:「娘娘儉德光照,奉了教訓倒也合意。」李紈也道:「娘娘平素的性情如此,自然一切遵依。」黛玉道:「只將從前娘娘的歸省章程真箇的減去八分,這就是承順了。只是娘娘上頭便這樣伺候,到了內官侍從人等,卻要如前。」
20
王夫人、賈璉都說很好。賈璉也說:「侄兒且往外面去,等老爺回來了就回明老爺。」
21
王夫人也說很好。寶玉笑道:「照依著從前減去八分,我從前應制和了四首五言律詩,我這番只要五言絕句一首罷了。」黛玉笑道:「你倒要逃學,我們大家約了,請娘娘限你做一首二百韻的五排便了。」寶玉便道:「這還了得,連廷試也沒有這等苦呢。」寶釵笑道:「你前日的考太便宜了,原該狠狠地複試一番。」寶玉笑道:「我只拖定了你們兩箇一同考,如何?」
22
王夫人、薛姨媽也笑起來。只見同貴走過來,說道:「咱們家二爺說是店伙計送了一擔多大螃蟹,家中人也少,一總送了過來,已經送到廚房裏去了。」王夫人道:「剛纔娘娘吩咐說不要殺生,而今又要煮這些螃蟹,可不傷生害命的?」眾人都也點頭。寶玉道:「螃蟹呢,原也是箇生靈,放生原也放得,但則咱們家放到池子裏去也覺得太多。若是叫人放去,一定的放在人家口裏,不過少送他些姜醋便了。依著我,只吃這一回,往後自己也不買,人家送來也不收,豈是不好!」
23
薛姨媽倒說他有理。邢岫煙也說:「很是的,咱們今日且盡箇興兒。」王夫人道:「說起吃螃蟹來,不是一個個的剝他也沒趣。若是別的弄起來,也沒箇新鮮的法兒。不過是魚翅炒的,雞蛋炒的,雞鴨肉和做了羹湯的,再不然揚州調兒剝了一盤一角一角的,也再不見什麼新樣兒。若是剝了吃呢,原有趣,那腥味兒還了得,就算洗剔淨了,也有些氣味兒討人嫌,過了一夜還只意意思思什麼似的,所以我也懶得吃它,也還愛它,只為了這個上不願意便了。」
24
寶琴笑道:「林姐姐,你什麼巧勁通使得出,咱們今日大家拿這個螃蟹交托你,你只要變出一個新樣兒,也不要太奇了,總要配口纔好。」
25
黛玉笑了笑,點點頭。薛姨媽道:「今日吃螃蟹交托了林姑娘,自然好得很了。我還有個商量,從來弄物事的,少弄些便精致,弄得多了,廚房裏也照管不過來,咱們而今只要咱們幾個人憑著林姑娘調度,其餘各房姐姐愛剝了吃的也由她。再則梨香院的一班女孩兒也不要她唱了,孩子們搶箇螃蟹樂得什麼似的,也叫她們像心像意地樂。咱們若要取箇笑兒,聽得前頭衙門裏到了一位杭州的女先兒,口齒兒很伶俐活變,咱們就叫來玩一玩好不好?」
26
王夫人等一齊說道:「這麼著更好。」王夫人等就慢慢地過去了,為的怡紅院秋色可愛,又是早桂開了幾株,大家就走到那裏去。各人面前放一個紫檀冰梅底的茶几兒,也不另外擺席。王夫人、薛姨媽兩位老人家,一炕兒歪著。女先兒到了,向各人請過安,就坐在旁邊椅子上。將弦子和一和,彈一套「將軍令」,彈完了,口裏唱道:西風昨夜到園林,吹出枝頭萬點金。試倩佳人理絃索,助他山水奏清音。唱完了,就說道:「請兩位老太太的示下,要唱個什麼玩意兒?」
27
王夫人就讓薛姨媽。薛姨媽道:「我倒沒有主見,你替我想想,只要大家鬥一個笑兒。」王夫人想了一想,道:「從前老太太遊園的時候,也曾請一個女先兒進來,沒有她這個口齒。老太太說得好,凡是女先們唱的書無不過是佳人才子,什麼『鳳求凰』、『三笑姻緣』,這哪裏算得佳人才子,不過是些寒酸促掐的妒忌著富貴人家,編出這些書來暗裏譏諷的,不要說大家人家不愛聽它,就是這箇做書的也造了多少口過。真真老太太說得不差,不是我當媳婦的自己揚著婆婆似的。這位女先兒看來文書也不少,單不要說這些,只是短景取笑的說個笑話兒統好。你們女先兒的習氣,只唱到極要緊的時候,括地一聲斷了弦碼。要人家追著下回,就說口喝了,嗓子枯了。咱們也不上這個當兒。」女先兒就笑得了不得,道:「太太真箇明白,而今就剪截痛快的斗箇笑何如?」眾人都笑說道:「很好。」黛玉這時候已吩咐了柳嫂子一遍,也來坐了聽說書。女先兒就說道:「咱們而今現身說法,就說一箇女先兒。一個女先兒會算命,嫁一個男的會相面,一同行道應酬。一位老爺要試他兩個技藝,就請他兩口子過去,分兩處坐下。老爺便叫女先兒算命。女先兒說道:『甲木坐寅,月建當令,四柱又有生扶,月乾殺透而坐旺地,已宮丙火,亦有制伏,一定大貴。』老爺走出去叫男的相面,男的說道:『請尊冠起一起。好得很,天庭飽滿,鼻準豐隆,兩顴也配得三台。請教手掌。好!軟若綿團,透出朱點,必定大富。』這夫妻兩箇也奉承足了。誰曉得這位老爺倒反不耐煩過來,一會子請他夫妻兩個會齊了,說道:『你們兩箇,一個說貴,一個說富,一家子的說話兒就不同。』女先兒說道:『老爺單是貴,貴到極處自然富起來。單是富,富到極處原從貴上說起。』而今女流的見識單望的貴,外面的閱歷的總重在富一邊。我們也遇見好些富貴的,開口便說到底可還有碗飯吃,所以男人只說向富一邊去。其實推算貴造,叫做富貴雙全,還繞了一個壽命延長。」
28
眾人聽了,一齊大笑。王夫人笑道:「好一個隨機應變,真賽過了柳敬亭似的。」這裏就送上螃蟹來,原來黛玉吩咐柳嫂子將螃蟹分做五樣分配,每上一樣間一樣精做素菜。第一是螃蟹黃,只將嫩雞蛋鵝油拌炒;第二是螃蟹油,水晶球似的,只將嫩菠菜雞油拌妙;第三是螃蟹肉,將姜醋清蒸;第四是螃蟹腿,只將黃糟淡糟一遍,加寸芹香黑芝麻用糟油拌著;第五是螃蟹蚶,只將蘑菇天花雞湯加豆腐清燉。就算一個全蟹吃局。從薛姨媽以下,人人稱贊。寶玉還說:「快些載到食譜裏去。」又連叫送一份到書房裏請賈璉、蘭哥兒作東,陪了林、姜、曹三位,務必放量地吃些。那些丫頭們、芳官們也盡著吃白煮的,也將蟹黃兒塗人的臉,說算一個端午節下的雄黃兒酒。晴雯、平兒只得過去喝著。王夫人說道:「咱們今日也樂了,比上老太太從前只少一個劉姥姥。」
29
寶釵笑道:「姥姥呢原也有趣。」寶玉道:「罷了,不過說幾句村莊話兒,盡說也討人嫌的。不過有了她替林妹妹添箇玩兒的扳不倒便了。」
30
黛玉也笑起來,撤過了器皿,女先兒又唱了箇「楚江情」,又唱了箇「裊晴源」。芳官、蕊官、齡官也來聽,眾人就說說笑笑地散了。此後,就一日一日的辦起省親的事情來。一則有了舊章,二則仲妃吩咐過的,不許繁華,倒也容易妥當,連女樂的《葛覃》樂章也演習熟了。到了這日,兩府同林宅的上下一齊齊集,小心伺候起來。大觀園內雖則打量著仲妃到的所在,照前減了八分,也還帳舞蟠龍,簾飛彩鳳,靜悄悄地鳥雀無聲,處處香煙繚繞,自榮府大門至巷口,通用了圍幕擋嚴。過午的時候,就有一位太監飛馬過來,說:「今日比從前早了許多,用過午膳,往寶靈宮拜了拜,未初進宮,領了宴即准起身,這裏小心伺候。」
31
賈政就叫人一路傳進去了。就有賈璉同執事人等,讓太監去吃酒飯。一面再吩咐了值燈彩的。忽聽得外面馬炮之聲,同從前的一樣,太監們就說來了。男的自賈璉、賈赦以下,照舊在西街外,女的自王夫人、邢夫人以下,照舊在大門外迎接。肅靜了好些時辰,便有引道的太監騎馬到來。隨後龍旌鳳翼,雉羽宮扇,金爐曲蓋,照著元妃一樣。細樂也過去了,捧巾櫛的也過去了,便望見金黃繡鳳鑾輿過來,賈府諸人連忙跪下。鑾輿一直地進了大門儀門,也照舊更了衣,便也有昭容、彩嬪等引仲妃來下輿,仲妃到體仁沐德處各處一看,果然儉素,心裏十分欣悅,心裏想道:「古人說的『居高思危,處滿防溢』,可不該這樣的。」
32
也像從前元妃臨幸的時節,各處看過了一回。從前那些金玉珠翠錦繡綾羅的奢華,一概的除了八分,只是個法淨恭敬的光景。仲妃想道:「這麼著下去,才保守得天恩祖德。那金門玉戶、桂殿蘭宮的氣象,豈是臣子所宜。林姐姐真是箇有學問的。」就到了省親別墅的正廳來。兩位太監引著賈政、賈赦等在月臺下排班。昭容傳諭免了,退下去。又引王夫人等來,也免了退下去,就奏樂起來。仲妃再更衣,車駕到王夫人房中,欲行家人之禮。王夫人等跪而謝止。仲妃也喜喜歡歡,不像元妃垂淚的光景,坐下來說道:「我喜的是依了我節儉恭謹,可以保守了天恩祖德,往後只守著這個規模。」姊妹們也一一見過,就執了黛玉的手道:「姐姐,你近來做些什麼事情?」黛玉便送上一個紅折兒,通是一處處一件件,實心實惠行的善事兒。仲妃喜動顏色,說道:「非但興了這個府裏,自己也盡立個上好的根基,不枉了我的素心道友。」也請寶釵抱出芝哥兒來,抱了一抱,單單的賞他枚漢玉小印兒,其餘眾人都只親筆的畫一幅。又上了車駕,到櫳翠庵拜佛,見了史真人,屏了眾人,講了好些時候。天就晚了,略略的瞧瞧燈,叫蕊官噪子好唱這個《葛覃》之章,各色雅樂和著,歌到「歸寧父母」一句,也就落了些淚兒。重新叮嚀戒警了幾句,執了王夫人、寶釵、黛玉的手,吩咐他們二八日進去。不及一更,就要登輿。王夫人等又勸住了,再說幾句,黛玉也說:「良玉那邊,要蓋一座小園。」
33
仲妃許下蓋好了園再來省親遊玩,就升輿去了。眾人看見仲妃節儉的規模,喜歡的光景,追元妃省親的時候,雖則也曾戒警,倒覺過於傷戚了些,所以就仙遊了。而今仲妃的行為舉止,一定是日升月恒,耆頤上壽,一家都歡喜稱頌。也來看小哥兒的玉印,是通紅的一方小漢玉,篆著「富貴壽考」四字,王夫人以下都喜歡得很,就叫黛玉、寶釵同做一個小錦囊,裝了與他掛上,叫領他的好生留心。這榮國府自仲妃省親以後,第二日請了安,第四日,十八早上,王夫人、黛玉、寶釵又進去請安領膳,真箇的熱鬧繁華。忽一日,賈政接了旨,出差看城工,君言不宿,連忙出京。王夫人也清閑自在,就被薛姨媽、邢岫煙、香菱苦苦地拉了過去,黛玉也將各色事務開發一清,就與寶釵商議一件樂事,同寶玉說起來。未知什麼事情,寶玉的意見與她兩個不同,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291402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