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 三 十 回 桑黛诚心求美女 张珏幻术盗佳人

《第 三 十 回 桑黛诚心求美女 张珏幻术盗佳人》[View] [Edit] [History]

1 白露连天护翠楼,皓皓明月上林秋。
2 音助乱蛩怜夜静,金风拂动桂枝头。
3 话表次日府县奉了上宪之命,致谢李广,并劝李广出仕。李广再三辞谢。府县又说了许多冠冕堂皇之言,遂辞别李广而去。桑黛派人将徐氏兄弟以及蒋逵、蒋豹约来,备了两桌酒筵,一同饮酒。饮酒中间,骆照便言欲同桑黛去到晋家庄省视婶母。不料触动桑黛心中事,桑黛遂向李广大众人等说道:「小弟有件心事,求众兄长作主玉成。」 遂将那日如何被困晋家庄,如何巧遇素琴相救,如何藏在小姐房中,如何秉烛达旦,如何临别赠言,两情相许的话言了一遍。李广称羡不已,呼:「贤弟尚有这段佳话,可谓天相吉人。有好心必有好报,真是古之柳下惠复生,鲁男子再世,可敬可敬。明日愚兄与骆贤弟一同前往晋家庄,代你求婚便了。贤弟亦当同去一走。」桑黛允诺,一宿无话。
4 次日,李广同骆照、桑黛来到晋家庄,一齐下马。只见晋家门口悬灯结彩,热闹非常。庄丁一见桑黛,又随著两个人来,不由大惊失色,暗说不好。李广便向庄丁说:「 管家,今日你家有何喜事,悬灯结彩?你通禀你家主人一声,就说杭州李广,同著蓬莱馆桑黛,淮安骆照特来拜访,有要话面说。并奉烦你到内堂通知骆夫人,就 言 骆 照 前 来 请安。」庄丁回言:「今日我们府内小姐行盘,聘与对庄豪富赵家,现在厅上有众多宾客,请三位改日再来罢。」 李广一闻此言,便蹙眉目视桑黛。桑黛自觉无味,骆照在一旁怒道:「你家小姐行盘,俺也进去见我家婶母。你若不通报,俺把你狗头揪下。」 家丁不敢折正,口呼:「 众位,既要进去,我便去通报。」遂转身进去。
5 骆照三人随后跟进来,至厅上,果见四筵设席款待大媒。见家丁走至晋游龙面前,正要禀报,忽闻骆照大声问:「谁是游龙?快来会俺!」 游龙抬头一看,见有桑黛,不由大惊失色,即思逃脱。骆照赶近前大喝:「无知贼子!胆敢赚俺妹子,计害桑黛,尔可认我分牛虎骆照否?」 伸手便把晋游龙提过来,顺便一脚踢翻酒席,转身一脚将赵家行盘的彩缎花红礼物等,踢翻落地。张春仪却是媒人,见此光景,同赵家庄丁人众急急逃去。晋家庄丁跑进后堂,禀报去了。这里骆照正把游龙按翻在地,举拳要打,忽闻屏后大喝:「骆照不得无理。」 骆照闻声耳熟,扭项一看,见是婶母,遂释放游龙,走至婶母面前请安。骆夫人口呼:「侄儿来的极好,虽然游龙胡为,若不是被家丁拐去行装,也不至落在此地,饶了晋贤侄罢。我母女多承晋老安人及小姐相待极优,将功补过,休得造次。这桑公子之恩吾侄不可忘了。」桑黛闻言,走近前口呼:「 伯母,小侄有何德能,竟蒙挂齿。」骆夫人一见桑黛,连忙相谢。骆照将李广请过来与骆夫人相见已毕,骆照便悄悄的向婶母说明桑黛求亲的话。骆夫人摇头低声说:「此事不成,他家小姐已由蔑片张春仪为媒,字与对庄赵宅。安人不愿意,晋游龙已允,无可挽回。可怜晋小姐终日啼哭,风闻这新姑爷与游龙一类之人,大非小姐之愿,欲寻短见以了残生。」 骆照又问:「我妹近来尚好?」骆夫人说:「自从被晋家小姐接入内室,又承晋安人相待甚厚,你妹子终日与晋小姐两心相合,不离左右。」 骆照口呼:「婶母,小侄暂去,稍停数日,便来接你老人家同妹子回淮安。」言罢告辞,同李广、桑黛匆匆而去。
6 一路行来,骆照在马上将他婶母所言晋小姐之情形诉了一遍,桑黛闻言又是赞叹,又暗恨游龙无正经。不多时,三人来到蓬莱馆。大家便问求亲之事如何?李广先对众人述说一遍,大家闻言不语。张珏笑说:「若是求我,包管成功。」一句话将李广提醒。李广说:「张贤弟既如此说法,就奉烦你将 晋 小 姐 盗 来 以 成 其 美,赶 紧 去 罢。」 张 珏 答 应 一 声「是」,一晃身,登时不见其形。桑黛好生诧异,追原其故,方才明白。
7 且言张珏来至晋家,隐身进后堂,忽闻晋夫人痛哭不止,痛骂晋游龙、张春仪。原来张春仪见事不妙,同赵姓家人逃到赵家,说明一切,即教赵家派许多人将晋小姐登时抢来。张珏听明,即刻到了赵家,但见赵家厅前烛灯辉煌,许多亲朋饮酒。忽闻赵德口口声声夸赞首座之人的妙计,张珏就知首座那人便是张春仪了。方要近前戏弄他,见对面一人敬新郎一杯酒,张珏走来将赵德手腕一击,「当」 的一声,酒杯落地,打的粉碎。赵德站起说:「醉了,醉了。诸君在此多饮几杯,小弟要告别回后宅去了。」 言罢,便往后宅而去。
8 张珏在暗中跟随到了洞房。赵德得意洋洋,晋小姐正在啼哭不止,一见赵德进来,便欲自尽。张珏心中羡慕,忙将乾坤仙袋放开,将晋小姐装入袋内。赵德方近前劝慰,晋小姐停哭,忽然不见晋小姐踪影,心中诧异。忽听顶板上说:「赵德听著,吾乃月下老人是也。晋惊鸿与尔无缘,不堪匹配,吾神将他带往仙山去了。尔速将他的年庚送还晋宅,倘执迷不悟,吾神法宝一展,尔之狗头落地倾生。」 只吓得赵德跪倒哀求:「弟子愿遵法旨,明日即送还庚帖。」 张珏遂复到客厅,见众客酒筵未终,暗将厅上板凳拖著满厅上乱跑。众人心中甚为诧异,板凳自行,大家惊惶。忽见板凳爬上厅柱,如飞的一般,在正梁上挂住。张春仪咄咄称怪道:「莫不成有了妖怪?」 一言未了,只觉背后有人推他,便立脚不住,直往前跑,如旋风一般,两腿如飞,毫不由己,由东走南,走西到北,在三间大厅内跑得团团乱转,面上汗如雨下。众人问:「张先生你疯了,为何这样乱跑?」 张春仪答道:「 我那里要跑,分明有人推我走,不由我自主了。」张珏在暗中顽耍他。又暗想:「一不做,二不休,爽性教他等跑一个落花流水。」 便向众人念了三遍咒,只见众人如走马灯相似,在厅上跑个不休,一口同声说:「不能跑了,再跑腿要折了。」毕竟这些个人跑到几时可住否?且看下回分解。
9 第三十一回 玉面虎作伐求淑女 小神仙卖卜相英雄
10 近来杯酒起常迟,卧看南山改旧诗。
11 闭户日高春寂寂,数声啼鸣在花枝。
12 话说张珏在厅上戏弄众人,令他等团团乱跑。众人齐声哀求:「神仙爷爷不可相戏了,弟子们实在跑不动了,再跑腿要折了,求神仙爷爷饶恕罢。」 张珏闻言,倒念真言,众人方住了脚步。众人只闻张春仪大喊一声:「 疼杀我也。」众人回头一看,见他两个耳朵不知去向,血淋淋流下两颊,原来被张珏割去。众人吃惊不小,见张春仪那杯酒内,浸著血淋淋两个耳朵。众人害怕,皆掩著两耳。此时张春仪晕迷在地,赵家家丁把他扶起,送他还家。
13 再言张珏也就暗中带著晋小姐送回晋家庄。晋家内宅,听见晋老安人哭骂不休,遂在暗中高声说道:「 下面听真,休要哭骂,吾神乃是月下老人也。晋惊鸿与赵德本无姻缘之分,总是晋游龙误信张春仪之言。今已将张春仪在赵家处治,晋惊鸿现已带回,应与桑黛匹配良缘,后有夫人之分。尔家宜善保护,使骆姓为媒,不可再误。吾神再饬令桑黛转请杭州李广前来作伐。赵德明日既将庚帖送还,晋惊鸿交付与尔,吾神去也。」遂将晋小姐放出。晋老安人闻空中有人说话,正在疑惑,忽见惊鸿女儿已坐在楼上,形容委顿,憔悴堪怜。遂跑至近前,抱惊鸿于怀,呼唤:「我的儿,总是你不肖的哥哥误你。今既蒙神人指示,说你应配桑黛,但不知桑黛究是何人?还教我请骆姓为媒,莫非骆太太认得桑黛吗?」晋小姐虽然委顿,心中明白,一睁眼,见己身已在母怀。闻母所言,心中暗喜,遂假装不知,口呼:「母亲,你女儿莫不是身在梦中与母相逢?」 晋老安人口呼:「女儿休得疑惑,是月下老人将你送回家,言说你应配桑黛,教为娘的请骆姓为媒。我想骆姓只有骆夫人,难道他认识桑黛?」遂令人请骆夫人至,说明原委,求骆夫人为媒。骆夫人赞成说:「这桑黛是老身亲戚,明日我命舍侄骆照向他去说知,使他登门求亲,我之舍侄作一冰人。这桑黛生得一表非俗,与令爱匹配,真是天生成的一对玉人。可喜可贺!」 晋老安人闻言大喜,令人将小姐送回卧室安歇。这且不表。
14 再言张珏回到蓬莱馆,将戏弄张春仪说了一遍,众人闻言笑得心痛。复将晋小姐送回晋家及假托月下老人指示的话述了一遍,大家赞赏不已。当晚开怀畅饮,直至半夜,方席散,各自安歇。
15 次日,李广带同骆照、桑黛已到晋家门前,门上人一见,暗想:「 怎么这三个人又来了?」 心中疑惑。李广说:「晋家管家,你去禀知老安人,就说杭州李广及骆照、桑黛求见,请汝家老安人及你家少主人会话。」 门丁答应,进内宅,暗想:「昨日他三人前来,摔砸大闹,今日又来要见老太太,令人不解,是何缘故?」 来至内堂,即将李广之言禀明了太太。晋老安人闻禀,笑逐颜开,遂令人去请骆太太,又令人去唤游龙前厅会客,又令家丁不可慢待。众家丁答应,出来即请李广三人。
16 在厅上坐不移时,游龙出来相陪,家丁献茶。李广向游龙口呼:「 晋仁兄,昨朝造府,骆贤弟殊多鲁莽,尚望勿罪。今日前来,一为登门谢罪,一为令妹姻事。昨夜小弟奉月下老人指示,言令妹终身应配桑黛贤弟。吾兄误信张春仪之言,许字赵德,未免大错。已经将令妹送回,嘱令小弟前来作伐,并带同桑贤弟登门求婚,未知吾兄尚以神言为然否?小弟是遵奉月下老人法旨,特地前来。吾兄可禀知令堂,小弟等静候佳音。」 晋游龙闻言,自觉惭愧。若待不允,自己妹子昨日果是从空中有人送回,而况今日赵家已将庚帖送还,并言张春仪被割去两耳,毫无一点虚假。若待应允,桑黛是我仇人。心中正然迟疑不决之际,忽闻闪屏后喝道:「不肖畜生,何必狐疑!总是你种种胡为,害你妹子出头露面。幸有神人相救,险些误了你妹子终身。昨夜月下老人指示为娘,你妹子应配桑黛,令为娘请骆公子作伐。为娘已应许了。今日李公子奉神人指示,同骆公子到此与你面谈,尔还狐疑什么?女儿是我生的,须我作主,不能由你。急速应允才是。」游龙被斥,含愧向李广口呼:「 李兄,小弟领慈命,当遵台命便了。」 骆夫人在闪 屏 后 向 骆 照 说:「侄儿,李贤侄既作男媒,你便为晋府女媒罢。」 骆照答应。李广令桑黛与游龙二人行了结亲之礼。李广说:「 昨是仇仇,今为姻戚了。可喜,可贺!」 李广向游龙说:「 既蒙允诺,今日匆匆,后日当既行盘,求赐庚帖。」 游龙首肯。李广三人告别,游龙相送出门,大家一揖而别。
17 李广三人回到蓬莱馆,向众弟兄述说一遍,大众皆欢喜。至第三日,行了盘,骆照雇妥了船,将婶母、妹子并接到慈云庵。又搬取叔父灵柩,赏了老尼白银五十两。先送婶、妹回淮安去,约期来年到杭拜谒李广。在途中巧遇拐骗行装的恶仆骆元,把他送官惩办,所有失去财物,仍然取回,方回淮安而去。不必细表。
18 李广等众人收拾行装,仍到扬州观看打擂的去。话休繁絮。到了扬州,将招英馆帐目大略拂理了两三日,即一同出城,至平山堂看打擂的。众人坐在茶棚饮茶,胡逵、广明二人坐不住,便各处闲游。走至擂台北首,见布棚下坐著一个先生,头戴道巾,身穿鹤氅,唇红齿白,清秀无比。旁挂一面招牌,上写「 相命如神」 四个大字。广明走进棚口呼:「先生,给洒家相一相,看先生的相法如何?」 先生笑道:「和尚,你不用相,我知你名唤广明。」 广明闻言,心中佩服,说:「先生,你怎知我名?」先生说:「我善知过去未来之事。」胡逵也走近一步,说:「先生你给我相一相。」 先生说:「你也无须相,我知你家住山西,姓胡名逵,绰号烟葫芦。近来添了一件心事,终日记念著甘家十二姑。」 这一夕话,说的胡逵、广明二人伸舌,掉转身跑到茶棚李广面前,口呼:「大哥,那边来了一名神仙。」 遂将那上项事言了一遍。李广闻言,随出茶棚,走到那里。那先生一见李广,便站起身笑迎出来,口呼:「小孟尝,在下久仰。几时由杭到此?」李广闻言,心中惊骇,口呼:「 先生相命如神,屈尊大驾,至敝寓一叙何如?」那先生说:「当得领教。」 遂收了招牌,便同李广走到茶棚,唤了众家兄弟,一齐进城。
19 不一时,进了招英馆,众人便与那先生施礼已毕,分宾主落座。从人献茶,李广口尊:「先生,未领教道号仙乡。」那先生说:「贫道姓萧名子世,绰号小神仙,家住天台、雁荡之间。曾从终南赤松子游,因此稍知过去未来之事,今奉吾师之命,特来拜访。」 李广闻言大悦,口呼:「 先生,某等何幸,得遇神仙,请先生代某仔细一相。」 毕竟萧子世说出什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29224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