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道德真经取善集卷二

《道德真经取善集卷二》[View] [Edit] [History]

1
洞神部玉诀类。
2
道德真经取善集卷之二
3
宋饶阳居士李霖集

上善若水章第八》

1
上善若水。
2
苏子由曰:天一生水,盖道运而为善,犹气运而生水也,故曰上善若水。
3
水蕴三能之近道,七善之利物。上善之人如之上善者,道之所谓善也,非天下皆知善之为善也。善者道之继,水为五行首,离道未远,其性最近道,盖离道则善名立矣。上善若水,物理自然。
4
水善利万物又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5
纂微曰:此三能之近道也。水性滋润,利泽万物,故曰善利,此一能也。方圆任器,壅决随人,故曰不争,此二能也。众人恶卑,水性趍下,此三能也。夫水利物则其仁广大,不争则其德谦光,处恶则其量忍垢,举水性之三能,唯至人之一贯,德行如斯,去道不远,故曰近尔。
6
居善地,
7
马巨济曰:善以处下为居,水以就下为地,在善得水之地,故曰:居,善地。
8
水之所居,善为地利。善人所居,化及乡党。
9
心善渊,
10
御注:测之而益深,穷之而益远。马巨济曰:善以安静为心,水以深静为渊,在善则得水之渊,故曰:心,善渊。
11
曹道冲曰:渊者水之止。虽有风波,莫能动其深静。至人之心,亦犹此也。
12
王元泽曰:深静而平,内明外晦。用心深静,反流全一。
13
与善仁,
14
御注:兼爱无私,施而无择。
15
苏子由曰:利泽万物,施而不求,其报善仁也。
16
马巨济曰:善以济物为与,水以利物为仁,在善则得水之仁,故曰:与,善仁。
17
水之所与,无有不润利万物,以生成者也。上善之人,亦如水之所与,博施于民,惠及羣生,利益有情,不求其报,故曰:与,善仁。
18
言善信
19
御注:避碍而通诸海,行险而不失其信。
20
陆佃曰:履千险而不失其信,遇万折而不失其东,是谓言善信。
21
政善治,
22
御注:污者洁之,险者夷之,顺物之理,无容心焉,故无不治。
23
唐明皇曰:从政善治,亦如水之洗涤秽物,令其清净。
24
王弼曰:为政之善,无秽无偏,如水之治,至清至平。
25
刘仲平曰:然水之为物,未尝有言政也,而曰:言,善信。政,善治。何也方此因论善人若水,故以言政及于善仁也。
26
事善能,
27
御注:因地而为曲直,随器而为方圆,趣变无常而常可以为平,无能者若是乎。
28
苏子由曰:遇物赋形而不留于一,善能也。水之所事,趣变无常,唯变所适,方圆随器,而不逆物,故事无不能也。上善之人,亦如水之因人任物,随顺世间而无逆物之心,故曰:事,善能。
29
动善时。
30
御注:阳释之而泮,阴凝之而冰,次诸东方则东流,次诸西方则西流,动而不括,宜在随时而已。
31
纂微曰:至人所居,善执谦下,顺物自然,化及乡党,如水在地,善就卑下,滋润羣物,故曰:居,善地,此一善也。至人之心,善保虚静,洞鉴幽微,湛然通彻,如水渊澄,波流九变,不失明时,故曰:心,善渊,此二善也。至人施与,善行仁慈,惠及天下,不怀亲爱,如水膏润,善能升降,无不沾济,故曰:与;善仁,此三善也。至人之言。善守诚信,不与物期,自然符契,如水影物,妍丑无差,流满辄移,行险不失,故曰:言,善信,此四善也。至人从政,善治于民,正容悟物,物自顺从,如水清平,善定高下,涤荡羣物,使无尘秽,故曰:政,善治,此五善也。至人临事,善能任物,随器授职,不失其村,如水柔性,善事方圆,能随形器,无用不成,故曰:事,善能,此六善也。至人动静,善观其时,出处应机,能全其道,如水之动,善随一变,冬凝夏液,不差其节,故曰:动,善时,此七善也。
32
虑善以动,动惟厥时,亦如水之春泮冬凝矣。
33
夫惟不争,故无尤。
34
苏子由曰:有善而不免于人非者,以其争也。水唯不争,故兼七善而无尤。
35
此章言水之为物,利益羣品,柔弱不争,常处卑下,故兼三能总七善而无尤,非上善之人其孰能似之。

持而盈之章第九》

1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
2
吕吉甫曰:力持而满之,未必富者也。持所以防溢,而盈之则重溢也。如欲勿溢,则如勿盈。
3
持,执持也。盈,满也。已,止也。执持所以防溢,而又盈之,势必倾危,故不如早上。
4
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5
温公曰:揣知物情,锐求进入,必将失之。
6
吕吉甫曰:情度而入之,求必贵者也。揣所以虑失而锐之,则重失也。如欲勿失,则如勿锐。
7
揣者巧于度情,锐者利于入物。揣度锐利,进取荣名,虽得之,必失之,故不可长保。
8
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9
舒王曰:堂者虚而受物者也。金玉满之则是盈矣。故不能守。
10
马巨济曰:堂奥足以藏金玉而守之者也。其害在满,苟非天殃,必有人祸。
11
此明盈难久持也。满而不溢,所以长守富也。持而盈之,则金玉满堂,莫之能守矣。
12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
13
御注:金玉富贵,非性命之理也。外物之不可恃而有者也。宝金玉者累于物。累于物能勿失乎,故莫之能守。富贵而骄,则害于德。害于德者能免于患乎,故自遗其咎。圣人不拘一世之利,以为己私分,不以王天下,为己处显。夫岂金玉以为宝,富贵之足累乎。故至富国财并焉,至贵国爵并焉,其贵无敌,其富无伦,而道不渝。
14
河上公曰:富当赈贫,贵当怜贱,而反自骄恣,必被祸患也。
15
舒王曰:富贵不期骄而骄自至,所以遗咎患也。
16
此明锐不可揣也。高而不危,所以长守贵也。揣而锐之,则富贵骄生,以咎自与。
17
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
18
苏子由曰:日中则移,月满则亏,四时之运,功成者去,天地尚然,而况于人乎。
19
利人曰功,闻誉施身曰名。功譬富贵之实也,名譬富贵之华也。功及于人而成就,名施于身而称遂。退身避位,永无祸患,是乃天之常道也。此章戒富不可满,贵不可食。夫持满不如早止,揣锐势又挫衂。金玉满而难守,富贵骄而遗咎,功成而不处,名遂而不尸,知损为益,乃符天道。

载营魄章第十》

1
载营魄,
2
王元泽曰:魄,阴物形之主也。神之为物,广大通达,而不自了者,神常载于魄,故神反拘于形体,此广者所以狭,通者所以滞也。欲学此道者,当先廓其志气,勿累于形体,使神常载魄而不载于魄,则可以抱一而体神矣。
3
马巨济曰:人之生诸阳为魂,诸阴为魄,藏于肝肺之间,精与神相依以生,而并精出入者魄也,随神往来者魂也。
4
此篇言载营魄,营即魂是也。
5
《内观经》曰:动以营身谓之魂。魂主经营动作,为一身之运,为魂则并精出入,主化成变而已。今百骸九窍,具吾形者魄之属也。使非魂以营之,则与行尸何以异乎。魄不可以无魂,犹月不可以无日。魄待魂而成营,月待日而生光,此言魂之用而曰营,言魄之体而曰魄也。载谓以形载也。
6
旧说皆谓营为魂,唯元泽御解说营为止也。一说载者,形载魂魄也。一说神载魄也。
7
抱一能无离乎?
8
舒王曰:一者精也。魂魄既具则精生,精生则神从之。
9
王元泽曰:一者精之数,而不言精,而言一者守一,则精不摇矣。
10
马巨济曰:营魄者异事在于抱一而已。道生一,一生水,水生精,精者一之物也。抱一则与精合,脱一则与精离矣。精至而气全,气全而神全,神全所以制魂魄为上士矣。精者,天地万物所由以生成也。
11
营,止也。魄,阴也。形之主丽于形而有所止,故言营魄载者,以神载魄也。若无神以载之,则滞于幽阴,形散神离,下与万物俱化。神常载魄而不载于魄,则鍊阳神消阴魄身化为仙也。其事在乎抱一而不离一者精也。抱一则精与神合而不离,则以精集神,以神使形,以形存神,三者混而为一,则道全。欲学此道者,当存精为本。庄子曰:不离于精谓之神人,此教人养精也。
12
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
13
纂微曰:言人欲学专气政柔之术,当如婴儿纯和乎。若能如婴儿之纯和,即是得专气致柔之术也。
14
精全则神王,神王则能帅气,神专其气而喜怒哀乐不为神之所使,以致柔和也。专者有而擅其权之谓,柔者和而不暴之谓。气致柔和,当如婴兑之心也。欲虑不萌,意专志一,终日号而嗌,不嗄和之至,此教人养气也。
15
涤除玄览,能无疵乎?
16
马巨济曰:此章以全精全气全神为学道之根,故无离以言养精,如婴儿以言养气,无疵以言养神也。
17
玄览者,心也。涤者,洗心也。除者,刳心也。洗之而无不静,刳之而无不虚,心之虚静,无一疵之可睹。庄子曰:纯粹而不杂静,一而不变,此教人养神也。
18
爱民治国,能无为乎?
19
河上公曰:治身者爱气则身全。治国者爱民则国安。治身者呼吸精气无令耳闻。治国者布德施惠无令下知。
20
此申抱一之义也。《内丹经》云:圣人以身为国,以心为君,以精气为民,民安国霸。精者身之本,爱啬精气则身治也。爱精之道,抱一为本,乃自然之道,夫何为哉。故曰能无为乎。今鍊精之士,或以杂术为务,以般运为功,多有作为,故又戒以无为。庄子曰:唯无为几存。诸解皆说外,唯河上公内外两说之。以上文考之,就身说者于经以顺。
21
天门开阖,能为雌乎?
22
王元泽曰:至人无心于作精神,出入皆应而不唱。
23
此申专气之义也。恐鍊气之士有使气之强,故又戒以守雌,雌者致柔也。
24
明白四达,能无知乎?
25
御注:聪明圣智,守之以愚。
26
此申无疵之义也。鍊神之士,纯素而不杂,通彻而无碍,当不用知见守之以愚,故又戒之以无知也。
27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28
御注:圣人存神知化,与道同体,则配神明育万物,无不可者。生之以遂其性,畜之以极其养。无爱利之心焉,故生而不有。无矜伐之行焉,故为而不恃,无刻制之巧焉,故长而不宰。若是者其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故曰是谓玄德。
29
此章以全精全气全神为学道之根,三者混而为二,乃道之全也。

三十辐章第十一》

1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2
御注:有无一致,利用出入,是谓至神。有无异相,在有为体,在无为用,阴阳之运,万物之理也。车之用在运,器之用在盛,室之用在虚。妙用出于至无,变化藏于不累,如鉴无象,因物显照,至人用心,每解乎此。
3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4
锺会曰:举上三事,明有无相资俱不可废。故有之以为利,利在于体。无之以为用,用在于空。故体为外,利资空用以得成。空为内,用籍体利以得就。但利用相藉,咸不可亡也。无赖有为利,有藉无为用,二法相假。
5
车惠弼曰:修身者,必须以有资空以空导有,有无资导心不偏溺,故成人之利用。
6
此章明有无一致,利用相资,举三事以明大道。夫轮毂为车,埏埴为器,户牖为室。此有也,人赖以为利。毂中空虚,轮得转行。器中空虚,物得盛受。室中空虚,人得居处。此无也,人赖以为用。有为实利,必以无为用。无乃妙,用必以有为体。有无相待,亦犹形神相须而不可偏废也。形以神为主,神以形为居,形神合同更相生成。世之昧者,鍊神者蔽于无,养形者溺于有,是二者胥失也。殊不知此章取三物为喻,以明有无之相生。欲学道者,依此修持,则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矣。

五色章第十二》

1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
2
御注:纵耳目之欲属于声色,虽具耳目之形而不自见自闻,与盲聋也奚异。
3
五味令人口爽,
4
王元泽曰:人生而静,因物有迁。耳目本自希夷,而声色在前真从妄丧。口之于味,亦复如此。
5
驰骋田猎令人心发狂,
6
吕吉甫曰:万物无足以挠之者,心之所以静而圣也。逐乎外则罔念而发狂矣。事奚不然,驰骋田猎尤为甚。
7
太康畎洛表而五子咸怨。哀公好田猎而诗人所刺。外作禽荒,田猎无度,迷于正性,非狂而何。
8
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9
御注:贵难得之货,则至于次性命之情,而饕富贵,何行之能守,故令人行妨。仲虺之称汤曰:不殖货利。孔子谓子贡曰:赐不受命而货殖焉。货之妨行如此。
10
夫明月之宝,夜光之璧,适足以贾害。孟子曰:宝珠玉者,殃必及身。
11
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
12
锺会曰:真气内实,故曰为腹。嗜欲外除,故曰不为目。五音令人耳聋,故圣人为腹不为目,诸相例也。
13
为腹者守精神而真气内实。不为目者去六情目不妄视。
14
故去彼取此。
15
河上公曰:去彼目之妄视,取此腹之养神。
16
目主外视,腹主内容。圣人实其腹,不为耳目所役,故去彼外视之目,取此能容之腹。夫圣人清净六根,于此独言不为目者,盖言目则其馀可知也。此章言五尘之害性,当忘物以全真,圣人之去取,●可见矣。

宠辱章第十三》

1
宠辱若惊。
2
舒王曰:宠之所以为辱者,以其若惊也。
3
马巨济曰:宠者辱之本,以系乎得失故也。以见宠于人,则其惊弥甚,是宠之犹辱之也。宠者荣宠也。心荣见宠,即惊其神,此宠之所以为辱也。
4
贵大患若身。
5
御注:宠者在下,贵者在上,居宠而以为荣,则辱矣。处贵而以为累,则患莫大焉。贵者尊贵也。心有所贵,其患大矣。譬若人身动辄自累。
6
何谓宠辱?宠为下。
7
御注:贪夫名慕夫禄,知进而不知退,知得而不知丧,受宠于人,则为下之道。
8
问何故宠之为辱,受宠于人为下之道,既受宠于人,则与夺之权在人之手。若以得失累其心,岂不惑哉。子文三仕三巳,无喜愠之色者,岂有辱乎。
9
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10
温公曰:为士者以道德为上,爵禄为下。上荣也,下辱也。众人乃宠其辱,操之则栗,合之则悲。
11
得之本有,失之本无,乌能有惊。若以得失之际,有若惊之心,是以辱也。柳下惠为士师三黜而不去,正考父三命循墙而走,则异于此。
12
何谓贵大患若身?
13
御注:据利势,擅赏罚,作福威,天·下畏之如神明,尊之如上帝,可谓贵矣。圣人则不以贵自累,故能长守贵而无息,譬如人身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智,同于大通,则无入而不自得也。世之人以物易性,故累物而不能忘势。以形累心,故丧心而不能忘形。其患大矣。
14
王元泽曰:贵者在物之上,而有国有家之而不能忘,则为患大矣。譬人有身珍而累之,则寒暑疾痛万绪皆何,岂非大患乎。
15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
16
河上公曰:吾所以有大患者,正吾有身。有身则忧其动劳,念其饥寒,触情纵欲,则遇祸患。
17
身为患者,以吾执有其身,为患大矣。
18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19
蔡子晃曰:无身者,谓不以身为身,●乎造化物我俱忘患,何能及非是灭坏其身,唤作无身。
20
无身者,非谓灭坏其身为无身也。盖虽有身而不执,有其身有之以无有耳。若孔子之母,我子綦之丧我是也。
21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22
御注:天下大器,非道莫运。天下神器,非道莫守。圣人体道,故在宥天下,天下乐推而不厌。其次,则知贵其身而不自贱,以役于物者,若可寄而已。知爱其身而不自贼,以困于物者,若可托而已。故曰:道之真以治身,其绪馀以为国家土直以治天下。世俗之君子乃危身弃生以殉物,岂不悲夫。
23
王弼曰:无物以易其身,故曰贵也。无物以损其身,故曰爱也。如此乃可以寄托天下也。不以宠辱荣患,损易其身,然后乃可以天下付之也。
24
贵者不辱其身,爱者不危其身,如此乃可寄托天下也。若子州支父、王子搜之徒是也。二人者,岂荣其宠累其贵乎。此章言辱自宠生,忘宠则无辱。身为息本,忘身则无患。既忘宠贵之累,则绝惊患之忧,然后贵爱其身,可以寄托天下。
URN: ctp:ws29231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