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圣朝破邪集卷五

《圣朝破邪集卷五》[View] [Edit] [History]

1 盐官居士徐昌治觐周甫订
2 辨学刍言
3 陈候光
4 辨学刍言题解
5 《辩学刍言》的作者是陈候光,只知其为福建三山人,其他未详。陈候光在《辩学刍言叙》中列数西夷事帝幻想、如死而邀冥福、卑太极、无父无君、外义等罪状,说明天学与儒学决然不同,故作五章以辩之。
6 《西学辩一》讨论的是祀天、天主、耶稣与上帝的问题,指出只有天子才能祀天,人人祀天则为僭越,以耶稣为天主也是亵渎上帝。
7 《西学辩二》讨论的是忠孝的问题,指出尊天主为共父大君是外孝而别求仁,是拂亲抗君以忠孝天主,必然乱忠孝人伦,率天下为不忠不孝。
8 《西学辩三》讨论的是人性的问题,指出天主之性也是矫乱不定,所以所造之人犯罪罪在天主,说明天主造人之说考之无据,与理不合。
9 《西学辩四》讨论的是创造论问题,指出不存在一个上帝,他曾创造万物,万物是太极、阴阳化生而来,太极包含理气,并非依赖品,故能生化天地万物。
10 《西学辩五》讨论的是性理之学的问题,指出儒道释三教性学相通,而西夷不通性学,所以重蹈三苗惟听命于神的覆辙,惟有儒学下学上达,是事天、事帝的真功夫。
11 最后,陈候光批评西夷矫诬上帝,布命于下,当今圣天子必驱而逐之。
12 三山陈候光著
13 一、《辨学刍言自叙》
14 儒教与天教殊异
15 近有大西国夷,航海而来,以事天之学倡。其标号甚尊,其立言甚辨,其持躬甚洁。辟二氏而宗孔子,世或喜而信之,且曰圣人生矣。馀详读其书则可异焉。
16 事人修行与事帝幻想
17 孔子言事人而修庸行,彼则言事帝而存幻想。
18 知生行素位与如死邀冥福
19 孔子言知生而行素位,彼则言如死而邀冥福。
20 尊太极与卑太极
21 孔子揭太极作主宰,实至尊而至贵;彼则判太极,属依赖谓最卑而最贱。
22 无君之罪甚于杨
23 其以时王之赏罚为轻也,则无君之罪甚于杨。
24 无父之罪甚于墨
25 其以亲之鞠育为小也,则无父之罪甚于墨。
26 外义之罪甚于告子
27 其以理谓非性之本有也,则外义之罪甚于告子。
28 天教谬说,其伤必多
29 独托事天、事上帝之名目,以行其谬说。呜呼!大西借儒为援,而操戈入室,如螟特附苗,其伤必多。
30 作刍荛五章排之
31 乃崇其学者,半为贵人、为慧人。愚贱如小子,设起而昌言排之,则唾而骂者众矣。虽然,孔子之道,如日中天,大西何能为翳?惟夷教乱华,煽惑浸众,恐闲先圣者,必愤而不能默也。
32 偶有客与馀辨,因胪列为五章。夫亦刍荛之言,愿希圣者采而择焉。
33 二、《西学辨一》
34 祀天辨
35 大西国有利玛窦者,言航海数万里而至中华,以天主之教唱,复引《诗》、《书》所称上帝为证。其友厐、毕、艾、龙辈,相与阐绎焉,著书数十种,世之疑信者半。
36 惟天子得祀天
37 有客过东庠居士,东庠居士问客曰:「自古迄明,郊天飨帝。孰得而行之?」客曰:「天子也。」东庠居士曰:「诸侯祭封内山川,大夫祭宗庙,士庶人祭先祖,圣人祭礼,有定典矣!惟天至尊而无对,则燔柴升中,非君不举焉。
38 人人祀天则为僭越
39 凡经书所载,祀圆丘类上帝者,孰非禹汤文武也。玛窦令穷檐蔀屋,人人祀天,僭孰甚焉。
40 耶稣即上帝辨
41 以形像亵渎上帝
42 且上帝不可形形,不可像像。玛窦执彼土耶稣为天帝,散发披枷,绘其幻相,渎孰甚焉。
43 形像上帝自相矛盾
44 夷书亦云:『道家所塑上帝俱人类耳,人恶得为天皇帝耶?』在道家则讥之,在彼教则崇之,抑何相矛盾也?
45 耶稣即上帝系自诬诬人
46 且彼谓:『耶稣即上帝,是禹、汤、文、武、周公、孔子所昭事者。』诬耶稣也,诬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也。适所以自诬也。」
47 三、《西学辨二》
48 忠孝辨
49 客以天主为大父共君
50 客醉西教,逾夕复过而问曰:「子尊上帝而不敢僭、不敢渎,则闻命矣。然玛窦谓天主化生天地万物,乃大公之父也。又时主宰、安养之,乃无上共君也。人凡爱敬不忘者,皆为建祠立像,岂以大父共君而不仰承拜祷之?则亦至无忠、至无孝矣。」
51 尊天主则率天下不忠不孝
52 东庠居士曰:「此真道在迩而求诸远者也。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孝惟爱吾亲已矣。惟辟作福,惟辟作威,忠惟吾君已矣。爱亲,仁也;敬长,义也,天性所自现也,岂索之幽远哉?今玛窦独尊天主为世人大父、宇宙公君,必朝夕慕恋之、钦崇之,是以亲为小而不足爱也,以君为私而不足敬也。率天下而为不忠不孝者,必此之言夫!
53 天教忠孝之谬
54 且余览玛窦诸书,语之谬者非一,姑摘其略以相正。
55 等忠臣孝子与禽兽庸人
56 玛窦之言曰:『近爱所亲,禽兽亦能之;近爱本国,庸人亦能之;独至仁君子,能施远爱。』是谓忠臣孝子与禽兽庸人无殊也,谬一。
57 与亲亲异旨
58 又曰:『仁也者乃爱天主。』则与孔子『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之旨异,谬二。
59 外孝而别求仁
60 又曰:『人之中,虽亲若父母,比于天主犹为外焉。』是外孝而别求仁,未达一本之真性也,谬三。
61 拂亲抗君以孝天主
62 又曰宇宙有三父:『一谓天主,二谓国君,三谓家君』。『下父不顺其上父,而私子以奉己』,『若为子者,听其上命,虽犯其下者,不害其为孝也。』嗟乎!斯言心亦忍矣。亲虽虐,必谕之于道;君虽暴,犹勉之至仁。如拂亲抗君,皆藉口于孝天主,可乎?谬四。
63 乱忠孝人伦
64 又曰:『国主于我相为君臣,家君于我相为父子,若比天主之公父乎?』以馀观之,至尊者莫若君亲。今一事天主,遂以子比肩于父,臣比肩于君,则悖伦莫大焉。复云此伦之不可不明者,何伦也?谬五。
65 就五谬而反覆玩味,谓馀言苛耶、非苛耶?吾人居尧舜之世,诵孔孟之书,乃欲举忠孝纲尝而紊之,而废之,以从于夷,恐有心者所大痛也。」
66 四、《西学辨三》
67 客以天主为赐性者
68 客曰:「子言忠君爱亲,皆善德耳。然赐我以作德之性者,非天主乎?中华第言修德,而不知瞻仰天帝,以祈慈父之佑,故成德者鲜。」
69 天主先自矫乱
70 东庠居士曰:「作德之性,未暇深言。即玛窦所说天主者,先自矫乱,馀岂无征而谭?
71 天主之生杀相左
72 一云:『天主生是天地万物,无非生之以为人用。如日月星辰丽天以照我,五色悦我,五音娱我,诸味香以甘我,百端轻暖以逸我,故我当感天主尊恩,而时谨用之。』又云:『天主悲悯于人者,以人泥于今世卑事,而不知望天原乡及身后高上事,是以增置荼毒于此世界,欲拯拔之。』夫既造物以养人,复造物以戕人,天主之生杀相左矣。
73 天主之爱憎至变
74 一云:『天主始创制天地,化生万物,人无病夭,尝是阳和快乐,今鸟兽无敢侵害。』又云:『自我辈元初祖,先忤逆天主,物始忤逆我,而万苦生。是多苦非天主初意也。』信如其言,则天主之爱憎至变矣。
75 天主之罚与爱相左
76 且玛窦云:『我自为我,子孙自为子孙。若我所亲行善恶,天主必不舍其本身而子孙是报。』何今以元初祖先获罪于天主,乃令千百世子孙共受其苦?姑勿论天主之罚太酷,得无与前说戾耶?
77 造人不肖,罪在天主
78 况玛窦谓天主能,造天地万物,无一不中其节。则初造生人之祖,自当神圣超群,何男曰亚当,女曰厄袜,即匪类若此。譬之匠人制器,器不适用,非器之罪也,必云拙匠。岂天主知能独巧于造天地万物,而拙于造人耶?
79 我中华溯盘古氏开辟以来,如伏羲、神农、黄帝、尧舜,世有哲王,以辅相天地,未闻不肖如亚当、厄袜者也。且洪荒以渐而平,民始得所,亦未闻初极乐,而后反苦者也。立言先自矫乱,欲中华士昧心以相从,吾子过矣!」
80 五、《西学辨四》
81 上帝辩
82 客曰:「玛窦以天地万物皆天主所造,故人感深恩而爱敬之。如诋其诳说,则视天主为乌有矣,若子所云尊上帝者,又安属也?」
83 东庠居士曰:「以形体言则为天,以主宰之神言则为帝。人居覆载中自当敬畏,非若西士之幻说耳。」
84 万物化生辩
85 客曰:「凡物有作者、有模者、有质者、有为者,理甚明著。使无天主掌握其间,则天地万物元初,从何而成。」
86 东庠居士曰:「阴阳絪縕,万物化生。问孰主宰而隆施是,虽神圣不得而名也,故强名太极。玛窦谓天主以七日创成世界,则已属情识著能所矣,造化枢机当不其然。」
87 太极辩
88 客哑而笑曰:「太极虚理,泰西判为依赖之品,不能自立。何以创制天地,而化生万物耶?」
89 东庠居士曰:「玛窦历引上帝以证天主,皆属附会影响,其实不知天,不知上帝,又安知太极?
90 太极兼理气始终
91 夫太极为理之宗,不得单言理;为气之元,不得单言气。推之无始,而能始物;引之无终,而能终物者也。
92 太极生天地人物
93 玛窦管窥蠡测,乃云『虚空中理不免于偃堕』。又云:『始何不动而生物,后谁激之使动?』又云:『今有车理,何不生一乘车?』种种浅陋,智能嗤之。即以此还诘天主,玛窦亦作何解?
94 昔贤谓说天者莫辨乎《易》,伏羲以天、地、山、泽、雷、风、水、火,罗宇宙之法象,孔子又溯其从出之原,特揭『易有太极』一句。故下面遂云生两仪,生四象,生八卦,显矣,亦玄矣。惟能认得太极为生天、生地、生人、生物之主宰,便不落意识界中,而仁义礼智,触处随流。吾儒返本还源,秘密全在于此。何彼敢无忌惮,而曰太极之理卑也、贱也?
95 天主造物论诬妄支离
96 又曰:『仁义礼智,在推理之后,不得为人性』。夫告子未尝知义,以其外之也,今玛窦实祖其说而尤遁焉。至谓神魂、人魂、禽兽魂、草木魂、天主一一雕刻以付之,诬妄支离。则其见更在告子下矣。告子误论性,孟子辞而辟之。玛窦误逾甚,而子信逾笃,岂孔孟犹不足法与?」
97 六、《西学辨五》
98 性理辩
99 客曰:「儒认虚理为性原,则与佛老之谈空无者何异?乃复立门以攻二氏?故玛窦诋为燕伐燕,乱易乱耳。」
100 儒与二氏实同
101 东庠居士曰:「吾儒主于经世,则必宰事物,即说到虚无处,一切俱为实有。
102 二氏主于出世,则必避事物,即说到实有处,一切俱归虚无。抄忽千里,端绪极微。
103 二氏亦窥性地
104 泰西漫曰:『空者、无者,是绝无所有于己也,胡能施有性形以为物体?』非惟不知儒,并不知佛老矣。
105 佛氏云:『性色真空,性空真色。』老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岂性地毫无所窥哉?
106 泰西不通性学
107 若玛窦之天主教,则妄想成魔,叩以性学,真门外汉也。敢云燕伐燕、乱易乱,譬斥鷃而笑凤凰,适彰其傲而已矣。」
108 事天、事上帝辩
109 客曰:「子既坚守儒宗,今独宽二氏,而严斥西学,不过止就人性上研求虚理,视虞、夏、商、周所以事天,事上帝之实功,终为有缺,恐西学未可尽非也。」
110 泰西蹈三苗故辙
111 东庠居士曰:「学不师古而能有获者,未之前闻,馀何敢凭臆而谈哉!正惟经书之旨与彼夷戾,若附会其说以涂世耳目,馀虽愚鲁,曾弗能从矣。昔者三苗昏虐,惟听于神,舜乃命重黎绝地通天。今玛窦朝夕媚帝,犹三苗之故辙也。
112 儒教事天、天上帝真功
113 岂知事天、事帝之真功,吾儒自有坦平途径。
114 ①下学上达
115 『知我其天』,孔子言之矣,而下学上达者何事?所以事天。
116 ②存心养性
117 孟子言之矣,而存心养性者何功?昭受上帝。
118 ③安汝止
119 《书》言之矣,而必曰『安汝止』,昭事上帝。
120 ④小心翼翼
121 《诗》言之矣,而必曰『小心翼翼』。学问精微,孰过于此。
122 ⑤不求诸天而求诸己
123 至下手枢机,更不求诸天而求诸己。故《易》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书云:『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又云:『惟克天德,自作元命』。诗云:『永言配命,自求多福』。确然大学归本之消息也。
124 泰西乃矫诬上帝
125 舍此不务,而就玛窦所言钉死之耶稣,指为上帝,勤拜祷以祈佑,则惑矣!甚至入暗室,洗圣水,佩密咒,如巫祝邪术,考之经书,有是乎?
126 彼玛窦诸夷,真矫诬上帝,以布命于下,固当今圣天子所必驱而逐也。耳食者,徇事天事上帝之名,而不察其实,遂相率以从之,悲夫!
127 天学剖疑
128 戴起凤
129 天学剖疑题解
130 《天学剖疑》的作者是福建福唐人戴起凤,其馀未详。戴起凤认为天教为善去恶之训可从,但天教关于天主造物、天主降生、天主救赎、天主受难之说,其理不通。其言下之意是天教不可信。
131 福唐戴起凤著
132 一、可从天教为善去恶之训
133 客问:「天主教可从乎?」
134 愚曰:「可。」
135 或曰:「曷知其可?」
136 曰:「圣教大旨,在正心、诚意、毋自欺。恶恶务决去,好善求必得,修慝崇德必辨惑。令人体认真切,著己用功,世多苦而忽之。一闻天主教,视为善去恶之训,忻心响往,暗此而觉彼,是亦通明一路,何不可从?」
137 二、天主降生不可解
138 或曰:「天主降生,然乎?」
139 曰:「此事狡夷传久,理未足信。天主者主宰天地万物,化工无一息停,既降生三十三年,则百神无主,化工不久辍乎?天地万物不尽毁乎?甚不可解。」
140 三、天主有二不可解
141 客曰:「天主仍在天主宰造物,另一天主降生。」
142 曰:「在天主宰一天主,降生复一天主,是二天主矣,又不可解。」
143 四、天主受难救世不可解
144 客曰:「天主降生,不得已,为救世,选十二宗徒敷教。时有掌教,原受正传,只袭外礼,心傲满。不奉敬天主,诬以谋图本国主位,讼于官,受木杖笞背、棘环笼首诸苦,至十字架钉死,入地狱,复生后升天。天主受苦难,令受难者知甘心,故得救世,超地狱,升天堂。」
145 曰:「此理大不可解也。天主欲救世,讵不能生圣人行天道以救之?何必自受难钉死也?」
146 五、天主故意赴死不可解
147 客曰:「天主言在事前,故意为之。」
148 故意则非无妄至诚
149 曰:「非也。天主固极诚无妄者,宁有无妄至诚之天,行故意之事乎?
150 误用非人而不知
151 且天主至神灵,何误用非人不知,被人诬陷莫解,冤极钉死罔脱。
152 从井救人而泥其身
153 况谋国何事?无形无影,乃哑坐极刑之惨,何以为天主?何异从井救人,而泥其身也?
154 出入地狱而更生不可信
155 在下天主既不能烛奸而罹祸,在上天主又不能居高而听卑,又何见捉之地狱倏入,脱之地狱更生乎?
156 天主不若汤文舜孔
157 按从古圣人皆无死地,矧天主乎?汤夏台也而生,文羑里也而生。问官虽暴,岂过桀?汤文虽圣,能胜天主耶?昔舜父母顽嚣,弟象傲,多方死舜,如焚廪、浚井等害,召之则来,杀之则脱,何置之死地而生、亡地而存耶?桓魋恶孔子,伐其木将要而杀,不知征服已过宋,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如予何?」观舜、孔益知天主矣。
158 不能得力士而用
159 再按秦皇鞭挞四夷,威震八方,亿万拥卫,千骑辅从。张良令力士击博浪之槌,误中副车,大索十日,匪唯不得良,并不得力士。谓天主不能得良,且不可,更不能得力士也,可乎?此万万无足疑矣。」
160 天主实义杀生辨
161 虞淳熙
162 天主实义杀生辨题解
163 《天主实义杀生辨》由虞淳熙所作。虞淳熙,字长孺,浙江钱塘人,明朝万历十一年 进士,历任兵部职方主事、主客员外郎,后隐南山回峰下以终其老。著有《德园集》六十卷。
164 《天主实义杀生辨》针对利玛窦在《天实主义》中提出的有关杀生的问题进行了反驳。指出佛家并不以血红血白来界定生命,也不重禽兽而轻草木。对于利玛窦提出的牛马受终身劳苦之患,不如杀食以解其苦的观念,虞氏用贩夫走卒为喻以证其谬。利玛窦说天主生禽兽以养人,虞氏以纵强暴而欺怯弱来批评天主之心。利玛窦说天主生毒虫猛兽以警人、宁内人,虞氏则以为此举不能警戒世人。最后说明天主教拂牛马之性,无恻隐之心,是佛门之外道而已。
165 该文针对利玛窦的论点进行批驳,没有一定的系统性,但站在儒释二教的角度上,对利玛窦批评佛教禁杀生的观点进行反驳,倒也针锋相对,做到了旗鼓相当。
166 武林德园居士虞淳熙著
167 利清泰玛窦书来,欲与馀辨,一月而阐《实义》不得。
168 一、重禽兽而轻草木辨
169 今其书具在,极口诋蔬食者谓:「禽兽红血,草木绿血、白血,不当重禽兽而轻草木。」
170 禁杀非因血红
171 夫肇公之白血,苌弘之碧血,宁独草木?
172 禁杀不容分别
173 不闻「草系比丘,及断一树,不以其时非孝」之语乎?草木之妖斫之,血殷刀斧,非白、非绿,宁不知痛?故禅枝之荫覆,虞美人之和歌应拍,灵明涉入,岂容分别大小耶?
174 二、受终身之患不如杀食
175 又云:「禁杀牲,大有损于牧牲之道。牛马等受终身之患,不如杀食,止一时之痛。」
176 然则负贩、负锄之人,囹圄床第之人,与奴隶卒伍诸牛马走,多少苦患,皆当引颈乞刀下一死。而清泰哀怜行教,何引国人入犯尽杀之,乃称志斋乎?
177 三、以牧养而此类繁多辨
178 又云:「以牧养而用之,此类繁多。」
179 不见虫多于蚕,蜂蝇蚊蚋多于鱼虾,野禽、野兽多于家禽、家兽耶?」
180 四、斋志与斋心辨
181 清泰斋志比于斋心,其义不大谬戾,第不识本源,不知万物一体。云栖师尝言「诸君若皆信受我,将著破邪论矣。」盖怜之云。
182 五、精力不待食肉而足
183 闻之劫初,天生地肥以养人,地肥不生,乃生五谷,而啖果菇蔬,皆不伤其根,熟以枯枿石炭不啻足矣。近世戒僧,耕耘作务,念诵经行,其劳不减仆夫老病者,而精力反胜于肉食之子。何者?乐而丰,忧而瘠,不待肥甘之足于口也。
184 六、驳天生肉食海物以养人
185 若曰:天生肉食海物以养人,将曰天生人以养毒虫猛兽乎。彼非人不饱,犹人非物不饱也。
186 又将曰天生弱之肉以恣强之食,而使相吞噬乎?纵强暴而欺怯弱,天主之心,应不如是也。
187 七、天主生毒虫猛兽质疑
188 若夫豢养孽息,生而杀之,杀轮不绝,遂繁生类、家禽、家兽或有焉。然天主生毒虫、猛兽以警外人,何故不生肉食海味以安内人乎?吾国病人、老人、乳子,人资丹石酥酪不伤物命者,皆延年保命。天主肯尝生此物,自绝杀机。
189 八、速杀牛马必使人人受刃
190 倘必速杀耕野骖乘之牛马,而脱其终身之患,则患归仆夫人役,甘与牛马同受一时之痛,委其劳于大人矣,大人又将谁委乎?势将人人受刃。生天堂者,皆断首决胫之鬼,善吉界,变头飞国,可畏哉。
191 九、辟天主生虎狼以宁内人
192 又云:「身体为外人,魂神为内人。虎狼辈险外人而宁内人,卒有益于人。虎狼原不为害,忤逆上帝者招之。」
193 虎狼胜于人
194 不知虎狼何以知人之忤逆上帝耶?使生而知之,则虎狼胜于人。
195 天主不能使人待警
196 天主力能使之警人,何故力不能使人待警耶?
197 虎狼易化而人难化
198 虎狼易化而人难化,天堂为虎狼之魂神设耶?
199 虎狼不噬人则不足戒惧
200 假令虎狼之险止于警人益人,不吞噬人,人亦何畏乎虎狼而戒惧?
201 虎狼噬人亦警戒无益
202 倘所谓外人者,终饱其腹,其内人将永堕地狱乎?抑惊魂知惧,径生天堂乎?堕地狱,则警之无益;生天堂,则舍身喂虎,为生天堂之捷径,有是哉?
203 伥导噬人无益
204 况魂神为伥,伥导而噬人,人又为伥,如此不已,伥亦有益于人乎?抑使舍羊豕而专食人乎,如并食羊豕亦有益于羊豕乎?生弱肉以养虎狼毒虫,天主当不尔也。
205 十、事天主系佛门之外道
206 吾非不知斋志之义,偶同原思告子第强制其心,佛氏所谓「事天神,我一外道而已」,本之则无如之何?
207 十一、恋世贪生则不思天堂
208 为清泰之言者,必曰:「人之性,非牛之性、马之性也。」至理悦心,则忘劳而恋世,大嚼养力,则饕味而贪生。然恋世贪生,肯复思天堂乎。
209 十二、拂牛马性则无恻隐之心
210 且牛马性喜驰驱,同惜躯命;游牝舐犊,煦煦相乐。试令受一时之痛,免终身之患,不胜悲号觳觫奔走而避之。为牛马计而拂其性,所谓「无恻隐之心,非人也。」
211 第一篇明天体以破利夷僭天罔世
212 第一篇明天体以破利夷僭天罔世题解
213 《第一篇明天体以破利夷僭天罔世》的作者不详,可能该文还包括别的文章,已散佚不可考。
214 该文针对利玛窦所提出的天主创世生人,人当爱祀天主为观点,指出天教立天主而废三教,祀天主而废宗庙,以货利诱惑士民,有吞灭中华之势,因此当防微杜渐。
215 一、天教创世祀天论
216 夷人利玛窦,为天主教以罔世。
217 天主创世生人
218 曰:「天主开辟时,能制作天地,安排万物,如工匠之建楼阁。即生一男曰亚当,一女曰厄袜,是为世人之祖。
219 人当爱祀天主
220 故命人莫亲父母,而亲天主之大父;莫尊国君,而尊天主之大君,人宜爱而户俱祀也。爱祀天主者,虽贱不肖,必生天堂;不爱祀天主者,即君若圣,必堕地狱。」
221 二、天教志在移国
222 以天主废三教
223 天主立,而儒之太极、佛之慈悲、道之清净,皆无是君矣。
224 以祀天主废宗庙
225 或从其教者,至毁弃宗庙以祀天主,而竟不知祀天之僭,罪在无将。罔世之夷,志将移国。
226 以通货利诱士民
227 抑且潜通利货,以诱贪愚。诱一庶人入其教者赏,诱一庠士赏十倍,诱一缙绅赏百倍。
228 手受其书,崇尚其说,而为之梓行,传播于四方者,不少其人矣。度其渐久渐昌之势,不至于移九庙辟雍而天主之不已也。
229 三、当防微杜渐
230 生为圣人氓,宁忘世道人心之痛乎?黄河之决,溃于蚁穴,莫谓其理背、其教微,料萤光之不待朝也。白莲、无为之教,未闻如是之传诵,一炽而山东几不可有。近鉴也,盖可忽乎?
231 四、天教诬天无稽
232 敬天事天不待夷言
233 且天之当畏敬而昭事之也,先儒之训戒素严,何待夷言而始觉?
234 生一男一女是诬天无稽
235 如欲穷天之界,极天之广,详载释典,函之内藏又岂小识之能量?何至诬天如工匠,生一男、一女之无稽哉!
236 五、志在破夷之僭天罔世
237 故吾不讳言天,亦不讳言天主,而特破夷之僭天以罔世也。夷之教一日不息,夷之书一日不焚,吾辈犹枕戈也。敢惜躯命而不奋勇为前矛者,非夫矣。
238 辟邪解
239 黄紫宸
240 辟邪解题解
241 《辟邪解》的作者是福建三山黄紫宸,其馀不详。文章针对天教对「率性之谓道」的批评,说明天命谓性,性在内而不在外,不容克去,所能克者为后天之习染。认为子思子率性修道的章法已经完备,不容增减。该文揭示了儒教性善论与天主教原罪论的矛盾。
242 三山黄紫宸章甫著
243 夷教云:「子思子曰:『率性之谓道。』吾将曰:『克性之谓道。夫性体之未坏也,率之即已是道。乃今人之性也,亦尽非其故矣。不克之,又何以成道哉?」
244 辟曰:「吾中国圣贤道脉,志之经传,凡一句一字,皆从心性流溢,岂犬羊所可妄议者?虽不屑与较,第恐无见识者,为彼所愚,不得不以笔舌明焉。
245 一、率天命之性
246 夫率性之道,子思子举未雕未琢,与生俱来之性,顺而行之,莫非天则。少容拟议,便落情识,遂非真性。故曰天命谓性,率性谓道。
247 二、克习染之习
248 若曰『克性之谓道』,何以谓之性?孔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则性乃先天,习为后染。若云克习则可,而曰克性,则性非外来之物,又焉用克?性若克去,中藏何物?又曰:『不克之,又何以成道?』则道在中,而性反在外欤?不然又何必克性以成道哉?此言荒谬之甚。
249 三、率性修道之章法
250 吾子思子学宗曾氏,派衍尼山,开中庸之教,辟隐怪之流,故标性之初曰『天命』,推道之原曰『率性』,立教之准曰『修道』。以『慎独』、『戒惧』为入性之功,以喜怒哀乐证性之体,以中和位育见性之用,而章章有法,井井有条,圣人复起,亦不能少加增减。何物狡夷,敢以袾缡管窥,妄谈性命,此之谓不知量也。
251 辟邪解
252 黄问道
253 辟邪解题解
254 《辟邪解》由福建三山钓龙黄问道所作,其师为崇相董先生,其馀不详。
255 作者把天主教概括为以天主为宗旨,以七克为条件,以悔过邀福为祈祷,以天堂地狱为究竟。批评天教的天主说玄秘,天主降生救世升天说不合理,独奉天主而废祭祀、乱纲常,修身之法落为粗迹,天文不涉天人之道,可谓谬劣不值。认为但天教窃儒而叛道,应当辟而逐之。
256 三山钓龙黄问道著
257 一、西士排三教而肆其教
258 天子优容西士
259 客有自西洋来者,其人碧眼虬髯,艾其姓,儒略其名,盖聪明智巧人也。客岁馀自岳阳归,有友从其教者,道儒略向同利玛窦来,数十人,自东粤香山澳,赍天主像,挟异物抵京师,谒神宗皇帝。惟时圣天子扩同人之量,示无外之恩,优容而未之遽绝也。
260 西士欲倡其说而学五经
261 无何而利玛窦欲倡其所为天主之说,语言不相通,音韵不相叶,恐其旨与吾儒大相刺谬,于是延中国之文人学士,授五经而呫毕焉。
262 遗扃剽廓以肆其教
263 遗其扃,剽其廓,遂阳著其说,似与吾儒尧、舜、周、孔之学无大差讹,实阴肆其教,排佛、斥老、抑儒,驾其说于尧舜周孔之上。
264 邪说终不能逞正统
265 呜呼!是何言耶?昔者孔子没,杨墨煽祸,子舆氏力而排之,六经之旨,皎如日星,火传于汉、唐、宋,以及吾明,杨墨之邪终不得逞。
266 二、辟天主
267 今阅客之书,大率以天主为宗旨,以七克为条件,以悔过邀福为祈祷,以天堂地狱为究竟。
268 儒者以先天之道为玄
269 夫《道德经》有言:「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名之曰道。」儒者犹以为其说属玄而不必道。
270 天主更是玄秘
271 恶至天之上,复加一主,有形有象,有谋有为,或隐于上清,或降于人世,或受罪而遭谗,或返魄而上升。
272 天主救世质疑
273 夫普天之下,共一世界,则普地之上,共一天君也。天主既降生于彼国,欲救彼国之殃,则遗漏于他国。坐安他国之虐,有是理乎?况百千意万其国,则千百亿万其殃,天纲恢恢,疏而不漏,岂若此耶?
274 天主降生质疑
275 又何以昔不降生,而今降生?今既降生,而后复不降生?
276 天主降世升天质疑
277 其降生也,天之权孰代之?既降生而复升天也,地上之殃,又谁续救之耶?
278 二、辟崇奉祭祀
279 独奉天主而废祭祀
280 至以崇奉天主之故,指天地为不灵,日月星辰为顽物,山川社稷为邪魔,祖宗考妣为不必祭,有是理乎?
281 人人奉天主而废祀礼
282 《礼》曰:「天子祀天地,诸侯祀封内山川,大夫祀宗庙,士庶人祀祖祢。」以明天至尊不容僭也,祀有等不容越也。今欲人人奉一天主,塑一天像,日月祷其侧而乞怜焉,不其邀天、亵天、僭天渎天者乎?
283 三、辟七克
284 其所谓「七克」者,曰骄、曰吝、曰色、曰怒、曰饕、曰妒、曰惰。夫此数者,虽修身之条件,只克复之粗迹。夫子告颜子之旨,大不如是。以仁为宗,以礼为体。仁存,则不仁自退;礼复,则非礼自除。故曰:「颜氏之子其庶几乎。」不远之复,以修身也。
285 四、辟天问
286 古者辰弗集于房,庶人走,蔷夫驰,天子公卿往救,示天人相系相关之重也。今《天问》之言曰:「日月无食,食者其下蒙气遮掩也,弗用救。」至若分至启闭之差,黄道黑道之异,南极北极之数,九州分土之殊,言虽影似,自有星官、历师董之。况天道远,人道迩,自不必深究者乎。
287 五、天教谬劣不值
288 其他种种悠谬,不容殚述。大抵或可行于彼土,断不可行于中国;能惑于愚夫愚妇,不能惑于高明俊哲。所可讶者,吾中国之缙绅学士,扬其波而助之焰也,是何异舍汗血连钱而乘驽骀也?是何异舍夜光照乘而珍鱼目也?是何异弃苍壁黄琮而宝瓦砾也
289 六、以崇正辟邪为务
290 或者曰:「子亦阅其书也,酬应其人也,何攻之至是?」
291 馀曰:「不然。夫攻寇者,必入其穴,探其群,察其动静,觇其虚实。馀向意其慕吾道而来,今乃知其窃吾道而叛。」
292 吾乡崇相董先生,学正品端,不肖从游门下。先生以天下为己任,防辽有疏,防海有议,持之数十年之前。谈及夷教,慨然有崇正辟邪之思。不肖略撰一二说,以附先生之未矣。男子生世间,旋乾转坤,排难解纷,作后人之鼻祖,为前圣之功臣。浸假委委靡靡,闪闪抑抑,媚奥媚灶,傍鬼傍神,是亦尧、舜、周、孔之罪人也。有志之士,欲辟邪闲道,有先生在;执牛耳,立坛坫,不肖左执鞭弭。右属櫜键,以从事焉。
293 劈邪说
294 李璨
295 劈邪说题解
296 《劈邪说》由胆山子李璨所作,其馀不详。李璨先指责天教利诱群愚,迷惑士大夫,是妖孽召乱,应予刑罚处置。然后引经据典批评天教心外寻天,废中国祀仪祈典,弃绝天理,淆乱孝道,指出信从天学者非儒生,号召士人劈邪以佐佛存儒。
297 《劈邪说》的写作体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反教著作一般是先定天主教为西夷邪说,历数其影响巨大,危害深远,手段恶劣,学术错谬,然后再予以学理上的批判,目的就在于强调华夷之辩,辟邪护教,因此也就谈不上公允。
298 胆山子李璨著
299 一、以佐正辟邪为任
300 馀不才,后孔孟数千年,后周程朱数百年,以至我明,又后阳明先生百馀年而生。未面质于同堂,窃心痛乎如线,忝居儒列,难诿斯文。况当邪说横流之际,敢辞佐正好辨之担?
301 二、天教踪迷祸烈
302 如顷所见有教名天主者,其说出于西洋国利玛窦幻人之言。窥其立意,大约期于中土正教之内,煽鼓雌黄,争立雄长。
303 利诱群愚
304 我中土不才小智之人,贪其烧茅挥镪,助其惑浪狂波。阳为灭佛,阴实抑儒。利欲昏衷,群愚往向。揣其烈祸,十倍白莲;即其迷踪,奚殊左衽。不肖闻之,竖发疾首。
305 迷惑士大夫
306 窃念氓之蚩蚩,罔知国宪,徒为可悯。独怪迩来士大夫,亦翕然从之,相与采经书类上帝之语以实天义,又藉圣贤事亲知天之论以辟佛经。扯曳敷辞,自语自背,欺天诳圣,丧尽良心。
307 三、天教当除
308 儒学覆载天学技艺
309 前者摇煽金陵,已蒙圣祖屏放。近复举其伎俩一二:如星文律器,称为中土之所未见未闻,窜图订用,包藏祸萌。不思此等技艺,原在吾儒覆载之中。
310 治教之源在心
311 上古结绳而治,不曰缺文。中古礼乐代兴,不无因革。诚以治教之大源在人心,而不在此焉故也。
312 天学乃妖孽召乱
313 是以诸子百家虽间有及于性命,尚以立论不醇,学术偏杂,不能入吾夫子之门墙。而况外夷小技,窃淆正言,欲举吾儒性命之权,倒首而听其转向,斯不亦妖孽召乱之极,而圣天子斧钺之所必加者乎?
314 吾且举其略而言之。
315 四、辟天学之谬
316 天即心性
317 夫圣贤之学,原本人心,故曰「人者天地之心」,未闻心外有天也。孟子不尝云事天乎,曰:「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所以云者,见天于此心、此性焉尔,存养外非别有天可事也。
318 祈典不可废
319 即云:「明王御极,受命郊天。」未闻尧、舜兢业只崇祀仪,桀、纣、幽、厉尽废祈典也。
320 朱子正解
321 乃至借朱子云「帝者,天之主宰」,谓与天主之义相合,删字牵文,深为可哂。朱子生平得力,不离诚意正心。宋儒《性理》一书,率明此事。苟明此事,自卓然见天之有人,如人之有心。卷之一掬,放之六合。盖天盖地之量,人人自具,不假外求。若云仰求之天,则情类血气,悉乏本根,人物之空壳,痿痹亦已久矣,可哀孰甚!
322 质疑天主之心
323 且不思所云天主者,渠且有心乎,无心乎?若云无心,则顽如木石;云有心,则天主复有主矣,其说之立穷,可不劳辨也。
324 佛理儒学不悖
325 先儒曰:「东海有圣人,此心此理同也;西海有圣人,此心此理同也。」
326 是以佛弟子达磨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此理正与孔子「一日克已复礼,天下归仁」之旨,吻一无二。
327 佛儒互相发明
328 自汉以及我明,道互发明,薪传不绝。且我高皇帝深明此宗,煌煌御制,诚见夫启聋振聩。孔释合符,荣赐圣僧,广佐治化。
329 天教弃绝天理
330 夫高皇帝生知绝学,博洽群书,岂不知有韩愈毁佛之书,而故踵此弊哉?沿习至今,乃有乱臣贼子,敢邈国宪,澌灭本心,贪天逐臭,抑正升邪,绝弃天理之极,亦至于此。夫凡为臣子见无礼于君父者,如鹰鸇逐鸟雀。况此祸言伤入谷种,惨于杨墨,不止洪水猛兽,惧何可言,愤何可言?
331 利氏淆乱孝道
332 且彼之阳剪佛,而阴倾儒也,其罪亦已昭著矣。其言释迦背父不孝,至引孔子事亲知天之语以实之,其说之谬止可愚弄浅见小儿,岂可与通人达士面折而角胜哉。
333 事亲本于心性
334 昔孔子对哀公曰:「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天。」非径云「事亲不可以不知天也」。其书之一篇大旨归重修身,吾身即亲之身也。知人知天,皆修身中事。故孟子曰:「事孰为大?事亲为大。守孰为大?守身为大。」事归于守,亲归于身,身归心性,修身以俟之,正是本于存养。
335 释氏不违孝道
336 释迦弃国,亦止为心性事大,是吾亲遗体之本来面目。故辞荣有所不顾,与《孝经》「国有诤臣,家有诤子」之极则永符。《论语》曰「游必有方」,此之谓矣。
337 孝乃生死不违亲
338 古今论孝,莫备于孔子。其言事死如事生,明乎生死皆不违亲,况远近乎?是以孔子周流十九年,非拘拘于闾墓也。
339 利氏离身而言孝
340 若利玛窦泛海数万里至中土,曾携父母妻子来乎?彼利氏者,吾不罪其泛海远来之不孝,而罪其离身言孝之为大不孝也。
341 五、从天学者非儒
342 嗟乎!今之从天学者,依然儒服也。既举心性之大权,听命于彼,则孔孟之学,已去其纲领,徒存枝叶,何儒之足云,而犹靦颜人世与之效力与?
343 六、劈邪以佐佛存儒
344 故不才此言,非仅仅佐佛,适所以存儒也。俗云:「东怜失火,西怜汲泉,非救彼也,自救而已矣。中流遇风,同舟之人,如左右手,非相济也,自济而已矣。」从邪者将有甘心于不才者乎?水火非所敢避矣。
345 辟邪摘要略议
346 张广湉
347 辟邪摘要略议题解
348 《辟邪摘要略议》的作者是张广湉,浙江杭州人,官百户,云栖弟子,莲池有书致广湉,见《云栖法汇》。
349 《辟邪摘要略议》认为西夷潜入中国,传天主教,是以夷变华,共有五大罪状:彼国中有治世皇帝、教化皇帝,治世皇帝摄一国之政,教化皇帝统万国之权。此二主之夷风将乱我一君之治统。彼国中男女配偶,止惟一夫一妇。此一色之夷风将乱中国至尊之大典。彼国只尊崇一天主,不祀他神,不设他庙。此独祀之遗风将乱我万代之师表。彼国父母死不设祭,不立宗庙。此忘亲之夷风祀将乱我事死如事生之孝源。彼国首重天教,推崇历学。私习天文,伪造历法,将违大祖之禁。总之,中国若崇尚天主教,势必斥毁孔孟之经传,断灭尧舜之道统,废经济而尚观占,坏祖宗之宪章。
350 该文从治统、道统、人伦、宗教、学术多方面对天主教的危害进行了论述,持之有据,言之成理,思路清晰,文笔流畅,在反教文献中堪称佳作。
351 张广湉著
352 一、天教以夷变夏
353 我太祖扫清邪氛,混一寰宇,开大明于中天,四方莫不宾服,威令行于天下矣。然国中敦秉伦彝,独尊孔孟之学,凡在摄化之区,无不建立素王之庙,诚万世不易之教道也。近有外夷自称天主教者,言从欧逻巴来,已非向所臣属之国。然其不奉召而至潜入我国中,公然欲以彼国之邪教,移我华夏之民风,是敢以夷变夏者也。审察其教中有不可从者五。
354 二、天教乱政教纪纲
355 据彼云国中君主有二:「一称治世皇帝,一称教化皇帝。治世者摄一国之政,教化者统万国之权。治世则相继传位于子孙,而所治之国,属教化君统,有输纳贡献之款。教化者传位,则举国中之习天教之贤者而逊焉。」是一天而二日,一国而二主也。无论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之政教纪纲,一旦变易其经尝。即如我皇上可亦为其所统御,而输贡献耶?嗟夫!何物妖夷,敢以彼国二主之夷风,乱我国一君之治统?
356 三、天教乱至尊大典
357 据彼云:「国中男女配偶,上自国君,下及黎元,止惟一夫一妇,无嫔妃姬妾之称,不重无后为大之说。」所以我国之圣人,如尧、舜、禹、汤、文、武等,亦皆云不免于炼清之狱也。无论民庶,不得畜姬取妾,以犯彼二色之诫。即如周礼所载,国君之三宫九嫔、御妻夫人之属,宁亦悉令遣而出之,若四民之单妇只妻耶。嗟夫!何物妖夷,敢以彼国一色之夷风,乱我国至尊之大典?
358 四、天教乱万代师表
359 据彼云:「国中惟尊崇一天主,不祀他神,不设他庙,随方建立天主堂,而供安其像。受其教者,皆得家延户祀。如别奉他庙他神,则犯天主之教诫。」
360 必先毁我宣尼之庙,以及山川保社之坛,并废往古敕建忠孝节义之祠。一如夷说取,取其像而投诸粪窖之中,然后檄令省郡州县各建一天主堂,以奉安彼刑架之罪夫。嗟夫!何物奸夷,敢以彼国独祀之夷风,乱我国万代之师表?
361 五、天教乱如生孝源
362 据彼云:「国中人父母死,不设祭祀,不立宗庙,惟认天主为我等之公父。薄所生之父母,而弟兄辈视之,不然则犯天主之教诫。」将斩先王之血食,废九庙之大飨,以诏民从之耶。嗟夫!何物妖夷,敢以彼国忘亲之夷风,乱我国如生之孝源?
363 六、天教违大祖之禁
364 据彼云:「国中首重天教,推算历数之学,为优为最,不同中国明经取士之科,否则非天主之教诫矣。」不知私习天文,伪造历日,是我太祖成令之所禁,而并严剞劂其书者也。
365 七、天教之危害
366 假令我国中崇尚其教,势必斥毁孔孟之经传,断灭尧舜之道统,废经济而尚观占,坏祖宗之宪章可耶。
367 嗟夫!何物妖夷,敢以彼国末技之夷风,乱我国天府之禁令?略而摘之,先此五端,馀则悉难尽举。
368 八、丧心者习慕天教
369 迩缘我国之缙绅,已有丧心者,踵习其非圣,而景慕其夷风,阴坏我素王之正学,冥毁我列圣之真宗。非儒非释非道,为怪为孽为妖,岂现前之冠儒冠、服儒服、受君命、食君禄者,耳目面颜之已往乎?
370 九、以夷变夏之忧
371 呜呼!痛哉。目今流贼豕突,郡州县查异地奸细之人,严各家共坐之禁。即邻县隔郡,如越人之来住吴地者,仅尔一衣带水之间,尚根究其行踪,而各门盘诘,犹严面生可疑之辈。
372 至于茫茫海外,孰知其乡之夷,遁形省郡,来莫之从,去莫之往,听其杂入四民之中,邻里利其多金,保甲贪其重贿,而竟不疑其迹。煌煌《大明会典》,罔顾华夷疆界之功令,不知果何相知相信之确若是乎?
373 世道至此,人心已死,真堪痛哭流涕长太息之时,吾恐其不止披发左衽而已也。
URN: ctp:ws29250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