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二十三回见歪诗名士作和尚 入垂地群婢战将军

《第二十三回见歪诗名士作和尚 入垂地群婢战将军》[View] [Edit] [History]

1 却说复初到了刑场,听得一声行刑,觉颈根一冷,止不住「啊呀」,把半生罪孽一句忏悔道:「悔也迟了!」谁知那「悔」字还没绝声,早有个人把他身子摇著,道:「老爷梦魔了,外面有客来呢。」复初突然惊醒,张眼一看,见是自己的当差。
2 仔细看时。一些也不差。还不敢信,将自己头颅摇著,却还牢牢的装在颈根上,一些痛也不觉得,才知真个是梦了。不觉双眼一闭,长叹一声。心里将梦中经历一一回想著,默然不语。
3 当差的见他这个样子,不敢出声。隔了好一回,才见主人回过头来低问道:「又是谁来了啊?」当差的道:「这客原也来过一两次,却记不清楚,怕是李老大人呢。」复初一听是姓李,早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分明记上心来。又停了一回,蹷然坐起道:「妖梦无凭,君子不信,我且顾念眼前,待将来忏悔罢。」
4 说完,披衣而起,草草梳洗了,走将出来,见正是及时应用的李伯纯。
5 原来伯纯那天被人唤将回去,心里著鬼胎,想:「必是妖怪来了。我听了他声响,头也胀得疼,那里还能摆布他。」一路想著,早到家里。那知并没有什么妖怪,大家都安安稳稳的在家,伯纯原只怕个妖怪,其馀都是奴视婢蓄惯的,一见没有妖怪,自然放出了主人体段来,问:「平白地张张智智的唤我来做什么呢?」一个当差的从靴统中抽出件公事来送上。伯纯接来一看,见赫然朱印,竟是个不次升擢的好消息。心里自是欢喜,嘴里止不住骂道:「该死的奴才,这是当今至尊无上的命令,怎放在靴统里!」那当差的笑回道:「奴才不识字,不认得是件什么东西。」
6 旁边有个识得几个字的偷看见了这命令,向那当差的道:
7 「你怎还老爷老爷的,如今应唤老爷做大人了。」伯纯点头微笑,尽把那右腿跷著打圈儿,原来感激恩私,早在那里打谢表的腹稿呢。名下自无虚士,不多一刻,喝退从者,将一篇绝妙的四六谢表写了出来。自己读了几遍,觉得非常得意,道:「斯文一出,管教冠冕群英。我李伯纯别的不见得出人头地,倘论到制诰才华,也不弱当时苏頲呢。」说完,恭恭敬敬的誊正了。
8 看时候还没晌午,便叫家人收拾了套大礼服出来,齐齐整整的装扮好了,吩咐套车,预备亲赍这谢恩表上去。忽见一个人慌慌忙忙的送上了封信来。伯纯接来看时,见上写著几句道:
9 「验得令妾别无他病,现已由贵介亲领出院。」不觉问道:「谁去接姨太太的呢?」众人听了一愕,都说没有去接过。伯纯想:「这不算件什么事,且待谢恩还来,商定姨太太再寻公馆,不怕妖怪再来搅扰。」便坦然出门。
10 谢恩还来,正欢欢喜喜预备同姨太太商量另寻公馆的事,那知还没有还来。问众人时,仍都说不晓得谁去接的,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却想到主恩深重,文章得意,又非常的喜欢。胡乱著过了一夜,还没见姨太太回来。想:「敢是怕妖怪缠扰,避向朋友家去也是应有的事。自己第一天升擢,不可不早些去画到。」便穿了衣服,唤了套车,一个人踱将出来。见几个当差的正围著,拿了张红纸条儿议论。一见自己出去,慌忙散开。
11 伯纯唤将纸条拿来。一个人笑回道:「大人不看也罢。这是闲著没事的人黏在照墙上造的谣言呢。」伯纯道:「放屁!
12 凭他谣言也罢,不是谣言也罢,快给我看。」那人没奈何,只得把纸条儿递将过来。伯纯接来看时,气得险些儿跌了下来,叹道:「做了半生诗伯,想不到今日受这七言糟蹋。」说完,匆匆还进去了。原来那纸条上不写别的,竟是首失黏出韵的歪诗。
13 诗道:
14 装妖作怪骗老奴,李大夫家小老婆。
15 名士文章馀涕泪,尊姓今朝改作乌。
16 这首诗不是明明说是姨太太假装遇妖,私奔出去,好好一个名士,变成乌龟。你想伯纯看了气也不气?掩著面还到房中,见衾枕依然,奇羞难濯。不要说别的,便是那菱花春镜也像有知识的一般,嘻嘻对著自己冷笑。伯纯不觉嗒然若丧,向牀上躺下,只自己问著自己:「羞也不羞,羞也不羞!」
17 那送条子给他的人知道这事不妙,忙赶进房来看时,见伯纯一手掩著脸,一顶礼帽已被头压得如风乾荸荠一般侧在一旁,领巾歪在项下,礼服披住半身。这一副形景实在笑也难笑,怜无可怜。便先把那帽子收拾了放在桌上,屏息静气的立了一刻,才低声道:「大人把礼服宽了下来罢!」伯纯气喘嘘嘘道:「什么礼服不礼服,我要做和尚哩!还用得著他?」那人听了这话,知道动了真气了,劝也不中用。便悄悄走将出来,同众人计议著,说这件事非请个平日最言听计从非常尊敬的人来不可。
18 大家便想著了郑甘棠,忙选个人到甘棠家里,把这件事说给他听,请他来劝慰一回。
19 甘棠笑道:「我是平日听著怕著你们大人的,去有什么用呢?我看要劝他时,还得个人是你们大人听他怕他的才有用呢。」
20 去的人道:「将军原是很明白的。既这样说时,还请你老人家设个法罢!」甘棠沉吟道:「人原有个在这儿,只这人家是你们是踏不进去的,又什(怎)么样呢?」去的人求道:「将军说得总是不差的,既我们踏不进去,还求你老人家走一趟罢!
21 不然,我家大人怕还不止做和尚呢。」甘棠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下来,那人才千恩万谢的去了。
22 甘棠没奈何,只得去到伯纯怕的那人家里。你道伯纯怕的是谁?原来就是那长鹤山。却不晓得长鹤山这几天苦得正没摆布处,这天甘棠从自己家里出来,高车骏马的到了鹤山府前,请阍人把自己名片传将进去。阍人看了甘棠笑道:「爷是常来的人,原应替爷通报著。只公子这几天实在不能见客呢,请爷后几天再来罢!」甘棠听了话一愣,却倚著自己是个熟客,带骂带笑道:「你莫向我弄恁乖罢,我可不是别人呢。凭你不通报,我怕不会闯进去么?」说时拔步便走。阍人拦他不住,只得放他进去,却在后边冷笑道:「爷自己要进去,将来莫怪我不先说啊!」甘棠胆大心粗,那里理会到阍人的话,一直闯到书房里。见静悄的没一个人,这也罢了,再仔细看时,见那书案上笔牀砚匣尘厚寸许,心里诧异道:「难道长久没进这书房来么?只他的书僮不少,为什么连打扫工夫也没有呢?」
23 正自己在那里想时,忽见窗外人影一闪,接著听得个丫鬟声气道:「谁在这儿啊?」甘棠忙撩起窗帘,向外探首道:「请你向公子说,有个姓郑的来拜访。没事时请他到书房来闲谈罢。」那丫鬟将甘棠上下打量了一回,问道:「爷不是前天同公子一起在沈挹芬那婊子家的么?」甘棠也笑道:「什么婊子不婊子的,你只说是姓郑的就知道了。」丫鬟听了这句话,再也不说什么,飞也似走了进去。甘棠想定是请鹤山去了,便把个椅子抹拭乾净了坐下等著。一时又要吸烟,见案上还有几支绝好的雪茄搁著,便划了枚火柴吸著了,坦然倚在椅上,自言自语道:「这公子哥儿脾气是难缠得很的。不把话激著他,怕不肯去伯纯家里呢。
24 那知这句话没绝声,忽听得窗外有了几个人脚步声。接著便是几个黑影贴在窗前望了一望,嘁嘁喳喳的道:「这不是姓郑的么?」又道:「那里不是他,我们进去罢!」甘棠正不知什么缘故,突然听得窗外一声呐喊,便如千军万马冲进书房来,一阵门闩扫帚,直向甘棠身上卷来。真是:
25 将军身手原无敌,咫尺惊逢娘子军。
URN: ctp:ws292713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