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六回新太守下马立威 弱书生会文被捕

《第六回新太守下马立威 弱书生会文被捕》[View] [Edit] [History]

1 话说那个洋矿师,路上听了金委员的话,回到长沙,见了抚院,先说了柳知府许多坏话。说他性情疲软,不能弹压百姓,等到闹出事来,他又置之不理。幸亏得那里的知县还能办事,当时就拿到几名滋事首犯,收在监里。现在我们几个人虽然逃出命来,带去的行李全被百姓抢光,至今一无下落。抚院听了,少不得安慰了洋人几句,叫支应局每人先送一千银子,回来再行文下去,著落知府身上,赔还你们东西就是了。洋人无话退出,自回武昌,不在话下。
2 原来这位抚台大人,也是极讲究洋务的,听了这般情形,便说这些百姓如此顽固,将来怎么办事呢?当下正有许多官员进内禀见,有一个发审局的老总,姓傅名祝登,是个老州县班子出身,便说道:「卑府从前在那府里,也做过一任知县,地方上的百姓,极其顽固不化。卑府到任之后,一面开导他们,碰著有不遵教化的,就拿他来重重的办了两个,做了一个榜样,后来百姓都不敢怎么样了。」抚院道:「是啊!我想要办一桩事情,总得先立一个威,好叫百姓有个怕惧,自然而然跟著我们到这条路上去。不然,现在里头交办的事情又多,而且还要开捐,他们动不动的聚众挟制官长,开了这个风气,还了得!我看柳某这个缺,是有点做不来的,不如暂时请他回省,这个缺就请老哥去辛苦一趟。第一,先把那里的百姓整顿一番,是最要紧的。」傅祝登听了,满心欢喜,连忙站起来请安谢委,退了下去。抚院便传藩司进见。说起永顺百姓闹事打洋人,现在须得将该府撤委,就委傅某前去署理。藩台听了,自然照办。下得司来,辕门前粉牌早已高高挂出,并一面行文下去。当下便有永顺府听差的人,得了这个风声,立刻打禀帖寄信到永顺通知。这日柳知府正在衙中无事,忽见门上拿进一封信来,拆开看时,便是听差写来的,就说的是撤任的一桩事,新委的是傅祝登傅大人,不日就来履新各等语。当时合衙上下众人听了,不免都有点惊慌。毕竟柳知府是个读书人,稍有养气工夫,得了这信,心上虽不免懊恼,面子上却丝毫不露,常说:「像我这样做官,百姓面上总算对得住的了。然而还不落他们一个好,弄到后来,仍旧替我闹出乱子,使我不安其位,可见这些百姓也有些不知好歹。将来换一个利害点的官,等他们吃点苦,到那时候,才分别出个上下呢。」说罢便自嗟叹不己。不多两日,藩司行文下来。柳知府便料理交卸事宜。又过两天,傅祝登行抵府城,注销红谕,定了吉日接印,一切点卯、盘库、阅城、阅狱,照例的官样文章,不必细述。向来新任见了旧任,照例有番请教。此番傅祝府见了前任柳知府,却一直是淡淡的。柳知府等到把印支出,当天即将眷口迁出衙门,寄顿在书院之内,自己一人独自先行回省。
3 动身的那一天,绅士们来送的寥寥无几,就是万民伞亦没有人送。柳知府并不在意,悄悄自回长沙。不在话下。
4 且说博知府一到永顺,心上便想前任做官,忠厚不过,处处想见好于百姓,始终百姓没有说他一个好字,而且白白把官送掉。我今番须先生他一个威,做他一个榜样,帮著上头做一两桩事情,也显得我不是庸碌无能之辈。主意打定,接印下来,便吩咐升坐大堂。一班前来贺喜的官员,得了这信息,只得在官厅等候,不敢退去,齐说府大人今天初上任,不知为了何事要坐大堂。等了一刻,里头又传出话来,要提聚众闹事,殴打洋人的黄举人等一干人听审。众人听了,方晓得是为的此事。
5 少顷,传点升堂,众官照例堂参毕,傅知府便叫先带黄举人。
6 黄举人早已是黑索郎当,发长一寸,走上堂来,居中跪下,口中自称:「举人替大公祖叩头!」傅知府坐在上头,一副油光铄显的面孔,听了他自称「举人」,便把惊堂木一拍,骂道:「你自己犯的罪还不知道么?你可晓得我本府,须比不得你们前任柳大人,好说话。本府奉了抚台的札子,此番就是办你们来的。这件事情,你的为首,是赖不掉的了。此外还有几个同党,快快的照实供出,免得受苦。」黄举人道:「青天大公祖!举人实在冤枉!举人坐在家里,凭空把举人捉了来,当做滋事的首犯。举人既未滋事,那里来的同党?」傅知府道:「不打不招!他的举人,好在离著革掉已经不远了。我比不得你们前任柳大人,碰著这种反叛,还想保全他的功名。不招就打!」
7 两旁衙役吆喝一声,黄举人只是在地下喊冤。傅知府又一叠连声的喊打,当下便走过几个衙役,拿黄举人揿倒在地,一五一十的又打了几百板子。傅知府道:「你招我拿人,你不招我也要拿人!」遂出了一张票,差了四名乾役,所有黄举人家族并他的朋友,凡有形迹可疑的,一齐拿来治罪。一面又把先前府衙门提到的二十多个人,不论有无功名,每人五百小板,打了一个满堂红,一齐钉镣收禁。傅知府说这般人聚众滋事,挟制官长,将来都要照反叛办的。一面又叫刑名师爷打禀帖,申详上司,说这些人如此这般,须得重重的惩办,有功名的,一齐斥革,其馀同党滋事的人,一律捕拿治罪。禀帖上,又说柳知府许多坏话。说他如何疲软,等到闹出事来,还替他们遮掩,无非避重就轻,为自己开脱处分地步。禀帖出去,首是回禀公事,便中提起先前打碎外国人饭碗的店小二父子,连著地保,还有捆押外国人上来的一帮人,现在通统押在县里,求大人示下,怎样发落?傅知府道:「你为什么不早说?这些人得罪了外国人,都是要重办的!」立刻又亲自坐堂,从县里提到一干人。店小二父子,各打八百板,押缴赔碗银三百两,限半月缴案,违乾血比。地保保护不力,责一千板斥革。一般乡下人,每人或六百板,或八百板,押候上宪批示。发落已完,又叫刑名师爷将情具禀各宪,又添了许多枝叶,无非说他慎重外交之意。另外又多写两套禀帖,一套禀湖广督宪,一套禀武昌洋务局宪,以便卖弄他办事勤能,好叫上头晓得他的名字。不在话下。
8 且说博知府当堂签派的四名乾役,奉了本府大人之命,领了牌票,出外拿人。这四人一名钱文,一名赵武,一名周经,一名吴纬。四人当下出得府衙门,先到下处,私相计议。各人的伙计,听说头役奉了重大差使,晓得这里头定有生发,一齐前来会齐商量,钱文先开口说道:「我们这个差使,还是拿人的是?还是不拿人的是?」周经道:「你瞧本府大人,今天头一天接印,就发这们一个虎威。现在差了我们,倘若拿人不到,一定要讨没趣,不要把十几年的老脸通统丢掉!」赵武听了,鼻子里扑嗤的一笑,说道:「据我看来,真正闹事的人,拿到的也就不少了,省的再去累拖好人。依我说,还是趁这个挡里,弄他两个,乐得做好人,还有钱财到手,岂不一举两得?」吴纬道:「依我说,不是如此,人也要拿,钱财也要。倘若一个人不拿,本府大人前如何交代?一个钱不要,我们出力当差,为的是那项?现在依我的愚见,碰著有钱的,就放松些,碰著没有钱的,就拿他两个来搪塞搪塞,也卸我们的干系。」大众听了,齐说:「吴伙计说的有理,我们就依他的话去办罢。」
9 主意打定,各自分头办事。可怜这个风声一出,直吓得那些人家,走的走,逃的逃,虽非十室九空,却已去其大半。至于已经被拿的几家家族,男人已被拿去,收在监里,家中剩得妻儿老小、哭哭啼啼,尚不知这事将来如何了局,怎禁得一般如虎如狼的公差,又来讹诈?这些人家,大半化上几个钱,买放的居多。其实在拿不出钱的,逃的逃了,逃不脱的,被公差拿住两个,解到府里销差。傅知府不问青红皂白,提到就打,打了就收监。不日批禀回来,著把滋事首犯,一概革去功名,永远监禁,下馀的分别保释。傅知府遵了上头的话,遂把一干人重新提审,定了八个人的长监,其馀一概取保。不日又奉到批禀,说他所办的店小二及乡下人,很顾外国人的面子,现在外国人已无话说,足见他能够弭患无形,办事切实。批词内将他著实奖励。傅知府自是欢喜,连忙坐堂,又把店小二提审,追他的赔款银子。可怜他一个做小工的人那里赔得起?后来傅知府又叫地保分赔,少不得卖田典屋,凑了缴上,方才得释,早已是倾家荡产了。傅知府又要讨好,说这里的绅士最不安分,黄举人拿到之后,他们屡次三番前来理论,看来都是通同一气的。
10 因开了一张名单,禀明上头,意欲按名拿办。后来幸亏上头明白,说事情已过,不必再去打草惊蛇,叫他留心察访,果然有不安分的,不妨随时惩办一二,此时切切不要多事。傅知府接到批词,心中老大不悦,说上头办事,全是虎头蛇尾,我却不能够便宜他们,便出了一张告示,把他所恨的绅士名字,统通开在上头,说这些人不安本分,现经本署府查明,不忍不教而诛,勒令他们三个月内闭门改过,倘若不遵,一经本署府访拿到案,定行重办不贷。告示贴出,众绅士见了,一个个都气的说不出话,然又奈何他不得。
11 话分两头。且说傅知府出票拿人之时,当中有两个秀才,一个姓孔名道昌,表字君明,一个姓黄名民震,表字强甫。姓孔的是黄举人的同门,姓黄的就是他族中兄弟。两人家下薄有田产,却一向最安本分,除读书会文之外,其馀事情一概不问。
12 那天闹事的时候,他两人原在茶店里吃茶,后来因见人多,孔道昌却拉拉黄民震的袖子说:「强哥,这里恐怕闹事,我们去罢。」两个人便自回家,躲在家中,听候消息,不敢出头。次日,晓得府大堂被拆,黄举人被拿,其馀同学的人为著闹事,当时被捉的不少。两人虽与黄举人均有瓜葛,到了此时,也是爱莫能助,只得任其所之。且亦晓得黄举人平时为人,屡劝不听,如今果然闹出事来,这是他自作自受,旁人莫可如何,相与叹息而罢。过了几日,换了新太守,打听黄举人一案,已经申详上去,专候上头定罪,又因学院来文,中秋节后,就要按临,他俩都是永顺县里的饱学秀才,蒙老师一齐保了优行,自然是窗下用功,一天不肯间断。是时已经七月,黄强甫便约了孔君明到家商量,再齐几个朋友,大家会文一次。
13 原是场前习练之意,孔君明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于是为了知单,共请了一十二位,叫人分头去请。所请的都是熟人,自然一邀就到。当下借的是城隍庙的后园,由孔黄二位备下东道,届期齐集那里,尽一日之长,各做两文一诗,做好之后,再请名宿评定甲乙。是日到者,连孔黄二人,共是一十四位。且说知单发出之后,便为府差所知,因他二位与黄举人有点瓜葛,就此想去起他的讹头。孔黄二人自问无愧,遂亦置之脑后。不料府差借此为名,便说他们结党会盟,定了某日在城隍庙后花园起事。又把他们的知单,抄了张作个凭证。又指单子上「盍簪会」三个字,硬说他私立会名,回来禀明了知府,意欲齐集大队人马,前往捕捉。傅知府听了,信以为真,立刻就叫知会营里,预备那日前去拿人。其时幕府里也有个把懂事的人,就劝傅知府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无论他们有没有这会事,可以不必理他,就是实有其事,且派个人去查一查,看他们到底为何作此举动,再作道理。」博知府道:「私立会名,结党聚众,便是大乾法纪之事,上头正有文书严拿此等匪类,倘若走漏消息,被他们逃走了,将来这个干系,谁担得起?」说罢,便命差人暗地查访,不要被他们逃走了。这里傅知府私心指望要趁这个当口,立一番莫大功劳。
14 正是有分教:
15 网罟空张,明哲保身而远遁;脂膏竭尽,商贾裹足而不前。
16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29572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