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八回仁義不虧金藏大開佛法 孝慈具足蓮台現出人倫

《第四十八回仁義不虧金藏大開佛法 孝慈具足蓮台現出人倫》[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莊嚴法相遍圓通,五百由旬過化城。
3
一粒粟中藏世界,大千海時轉光明。
4
黃金滿地隨時現,白玉為臺踏步行。
5
嚼破虛空還色相,不知無滅亦無生。
6
卻說雲娘、了空辭別月岩禪師,母子、泰定、細珠和老師姑出海,同這一起東京進香女眷,到了淮上分別。那兩個小尼僧蓮淨、梅心自從與雲娘同船,同行共處,講些佛法,言語投合,今知雲娘別去,甚是依依,因問道:「老師父如今往那裡去?我日後二人也好來尋訪,同伴修行。」雲娘道;「是回山東武城縣毘盧庵中。」三人灑淚而別。雲娘因去辭別盧氏,盧氏也要回山東。聞知山東路上大亂,盜賊太多,婦女不敢獨行,因又搭了一個河南客船,從徐州起岸上汴梁,纔回武城縣。
7
那時金朝與南宋講和,因此南北通行,無人盤詰。盧氏把淮安宅地典賣,葬了公公、丈夫,痛哭一場,別了老師姑,和雲娘上山東。路上不消化齋,走了半月,到的汴京。正是金主亮登極,黏沒喝、兀▉太子久已死了,燕京大亂。金主亮大殺宗室,將他伯叔兄弟、姊妹姑姪盡行姦亂,因此中外離心,大臣反叛。人主荒淫異常,要來汴京修造行宮,不日南侵淮上,造船千隻,東昌、臨清一帶河路,亂成一塊。這雲娘不敢回鄉,只得同盧氏賃個小房,在東京住下。
8
那汴河西沿燒的大覺寺傍邊,靠西一帶空園,幾間大瓦房都燒了一半,多少幾個窮兵住著,外門面上寫一帖,是「內有閑房賃住,不爭房價」。泰定、了空看了道:「如今大娘出家,和三娘、細珠住在一個房裏,你我是一僧一道,路上行走還怕人盤問,這個京城如何好一處同住?不如尋個閒房,咱兩人安身;白日在外化齋,夜間同宿。這個破房子,寫著不爭房價,一月給他三四百錢,住不上兩個月回武城去了。」了空道:「說得有理。」問了住房的,道:「是幾間官房子,沒有正主,閒了二三年。不拘多少,你們出家人有甚貴賤。只是一件,房子破了,裏邊磚石門窗還多,不可作踐。又有些古怪,夜裡丟磚弄瓦的,不甚安靜。你但不驚恐,盡你住幾年,房錢不消論。」泰定道:「且講一月三百銅錢罷。」眾兵道:「隨便罷,不消講。」
9
說畢,泰定、了空去稟知雲娘:「俺在河西沿幾間破房子住下,各人取便,來往看問,到也不遠。」雲娘點了點頭道:「隨你們便罷。」說著,各人去了。泰定買了一把鎖,將他和了空的破衲裰、扁拐蒲團、一套兒行腳衣妝,鎖在一間破樓底下。白日了空往城裡化齋,泰定至巷口打坐,時常照管雲娘屋裏薪水。盧氏的家資漸漸的消乏,雲娘的首飾久已費盡。雲娘、盧氏也常使細珠在街上攬些女工,多少換錢餬口。
10
卻說泰定一日在破樓下睡著,夢見南官吉進來,披頭散髮,手拿著一個金磚,送與泰定道:「我東牆下有四窖金磚,留下等你和慧哥。你只在這古井傍青石下,看有火起處找去。」泰定醒了,聽聽正打四更,叫了空幾聲,全不答應。原來了空做夢到了武城縣?盧庵,築起一座七層寶塔來,都是黃金,安上舍利,放出佛光,把山門都罩了。忽然驚覺,泰定叫他說他的夢,了空也說他的夢;兩夢相合,不知主何事。
11
泰定起來撒尿,只見東牆根下起來一塊火,其色非紅非青,半黃半綠,繞著牆腳往地下去了。泰定道:「此事甚奇,正應夢中言語!叫起了空來,照著火起處細找。原來一塊石板壓著井口,塌了半邊,泰定使扁拐一試,全然無水,離地有八尺多深。一層層石磴下去,內堆滿金磚元寶,不計其數。但見:
12
井通四面,石壓三層。金磚上黑漆光明,元寶上印文鎸就。不數鄧通之金穴,何用猗頓之銅山。有財無命,原從奸巧積將來;易散難消,偏向好人揮不去。大福神,財星助旺;守財虜,孽賬隨身。莫將郿塢鬥豪華,好向給孤修佛地。
13
泰定取出一錠金磚來,俱是黑漆裹就,退出金色,每錠元寶有兩行大字,是「賈仁家財,天賜忠義」八個大字,刻在上邊。計四井相通,每井有一丈餘深,不止百萬。了空說:「此乃無故之金,不可輕取。」留下一錠,依舊用石板埋了。在亂磚破牆之下,多年古井,誰人來理。
14
到了次夜,泰定又夢南宮吉來說:「此乃我家舊物,留此等你多時,取回去做些佛事,超度我也好。天與你的,如何辭得。」醒來時,泰定和了空說知:「這些金銀如何取得去?多少取些來,回家替爹做些善事,也見他的靈應。但此金磚如何敢去賣,遇著公人盤詰,惹出禍來。」
15
次日,悄悄報與雲娘得知,唬得個雲娘面如土色,道:「泰定,你不記得當初全福因金子險不把我母子喪命?快快送回去!今日大家修行,受了南海菩薩的戒律,還起貪心!」把泰定喝回去了。
16
也是天理人情,報應不爽。泰定將金磚藏在胳膊內,出的門來,見了一個人騎著白馬,兵官打扮,走來看著泰定道:「「你不是南宮老爹家泰定麼?如何在這裡?」泰定抬頭一看,但見這個人:
17
稀稀幾路白鬚,淡淡一方老臉。窄袖箭衣,久在金營稱幕客;皂靴纓帽,還存師相舊家風。有緣岐(路)遇恩知,無限離情悲故舊。
18
你道此人是誰?原來是高秋岳。一向東京投在金睰室家營里,做個書辦官,今年已六十歲了,還認得泰定是南宮吉家人。馬上問道:「你如何做了道士,也不到我家看看?快隨我來。」泰定正帶著金子沒處擺布,見了高大爺是通家恩人,如何不喜!說道:「小的忘了大爺的宅子,正找不見,隨大爺家去磕頭罷。」跟在馬後。不一時,到門首下了馬。泰定隨進去,磕了四個頭,站在一邊。秋岳便問:「你奶奶好麼?幾時找見你家哥哥,如今在那裡?」泰定把雲娘從東京去,上了淮安,不得回鄉,慧哥做了和尚,雲娘已出了家,今年在南海才得母子相逢,如今在這西河邊暫住。「小的因家主不見,也找了十年,纔遇在一處。」秋岳聽說,嘆道:「這等一家財主,不料人亡家破,子母分離,到了這等流落處!如今也少有你這樣家人。」叫人快安排酒飯給泰定吃。泰定道:「小的也吃了長齋,久不吃酒了。到有一件事和大爺商議,不可使外人聽。」秋岳忙把手下家奴趕開,兩人在廳上悄悄言語。
19
好個泰定,他不肯說這金子的原因,只道:「這幾年,家產淨盡,片瓦不存,只有當初主人藏下的一個金磚。如今要賣了回武城縣去,贖出賣的宅產來,給慧哥度日。正然沒處去賣,遇著大爺,就是當初主人一樣。把這金子賣了,打發他母子還鄉,也是大爺和家主相好一場,足見生死不變其心。」說畢,向搭膊底下取出一錠金磚;雖然漆過,兩傍金色光發,十分好看。秋岳將金磚接來道:「可見是大家,在外流落十年,還有此物。你大娘怎麼收得這樣緊密?」取天平一兑,足有四十八兩。秋岳道:「這樣亂世,也不便去賣,我兑四百兩銀子與你罷。」泰定道:「大爺吩咐,有甚麼多少。這還多費了大爺的!」即時叫泰定吃了飯,忙叫家下去接南宮大娘。
20
高秋岳夫人又是個好人,從那年別了雲娘,至今十載,聽得雲娘到京,恨不得一時相見。問了泰定,知有盧三娘也在一搭,連忙抬了三頂橋子,使丫鬟連香領著到了寓所,把雲娘、盧氏、細珠一齊請將來家,又使管家請將慧哥來。蜜食素菜,裡外擺了兩三桌,吃了三日不放。雲娘急要辭回,秋岳道:「如今有上臨清解米的回船,起一路官批,既是我的親眷,再不消費事,送恁去罷。」不二日,兑出四百兩銀子。雲娘還不肯受,爭奈一路盤費了盧氏許多銀子,回家又沒路費,泰定勸著,只得收了。
21
次日登舟,一家人口上船。不消半月,到了武城縣,在毘盧庵住下。月巖禪師早已先在庵上,修得山門、大殿、禪堂、配殿,一進五六層;內外有五六十僧眾,掛了接眾的磬板,似大叢林裡規矩。雲娘暫在後方丈獨宿一宵。早有王姑子知道,請在王杏庵家新舍的尼庵暫住。
22
明日,泰定到城裏舊宅子一看,倒的只落得一座高房,前樓和花園、翡翠軒,俱拆成一片平地,也沒墻垣,做了個大路往來人撒尿的去處。問了傍人,已換了三個主子,趙監生、尚舉人死了,又賣與劉學官公子劉進士,招人住著,通沒修理。泰定走到劉進士家,正遇在家,進去見了,說主母相公一向在外,回來要贖這舊宅居住。劉進士父子乃天理人家,又係舊交,即查原契,是三百五十金,情愿許贖,就少些也不妨,日後補完。泰定謝了。回來稟知雲娘,將前日秋岳的銀子取出,一天平兑了三百兩,待搬過去再完。原來泰定心裡記得當初賈乞兒討飯,南宮吉托夢一項銀子。久埋在高房下,取出來可以完事。劉進士收了銀子。泰定請雲娘、三娘過獅子街舊宅來,雲娘不肯,道:「等收拾完了,過去不遲。」使細珠、泰定先上宅子裏支鍋盤炕去訖。
23
到了半夜,泰定叫細珠起來點燈:「我這門坎下有一窖銀子,是我當初埋下的。」細珠不信,道:「天生扯荒的精!有銀子你還等到今日哩,不知幾時拿去另尋老婆了!」泰定道:「你跟我來。」細珠手提著燈,把前後門關了,泰定纔使鐵鍬一剜,取起大方磚來。那有當初埋的銀子?只叫得苦,想是被人掘去了。取將鐵鍬來,用力一鏟,只見撲通一聲,是一個大井口,把泰定弔下去,有三尺深,都是金磚元寶,一層層排滿。取出一錠來,八個大字,即是汴梁所埋之物。夫婦二人才向天拜謝,說天賜財神,情願舍些修塔建寺,依舊掩埋了不題。
24
到了次日,叫將土工來,把花園、翡翠軒一帶,分為兩院,做一觀音庵,另造起檀香像來。請雲娘、盧氏過來住了。鄧三家兩口聞得雲娘回來,買禮來看,隔了十年,都老了,時常做伴。問道老馬,久已死了。雲娘別招了兩個貧婆做飯服事。泰定取了幾筒白、藍布來,換了雲娘、盧氏的衣服,自己買個驢兒,也換了一件布道袍,常到毘盧庵看了空,聽些佛法。叫將鄧三來,把獅子街舊典當鋪開起,油漆得一時嶄新。
25
一縣親友聞得南宮官人母子回家,又贖回宅產,修理一新,不知家裏還有多少銀子,就有一班人兒來行賀,引誘泰定做些生意。泰定俱辭了去,卻上東京謝了高秋岳一分大禮。秋岳說:「你家沒有主子,寡婦孤兒,又都出了家,這亂世如何支得住?還該做個小小前程,撐持門面。」因此叫他納了一百二十兩銀子,在東京錦衣衛裡做個旗牌官,還頂著南宮大官人的缺,只不管事。因此泰定隨了姓。滿縣人敬他忠義,又有家事,都呼為小南宮官人。從此度起日月,富倍於前,又修起南宮吉的墳墓,又做了許多日的道場,超度南宮吉的罪孽。
26
一日,和雲娘、盧三娘、慧哥,王姑子、細珠隨著,一同上了墳,回到毘戶庵來參月岩長老。雲娘說起:「當初曾舍一百八顆明珠在這裡,岑姑子死了,寺上兩遭遇火,不知落在誰手裡。」月岩禪師大笑道:「珠子到也有。可惜連我一件衲衣偷去了。」了空看著月岩又笑道:「有了珠子就有了衣,有了衣也就有了珠子,只在眼前,不消尋覓。」說畢話,取出一件破補衲裰來道:「可是老師父的衣麼?」月岩長老道:「正是了。」接過衣來,用手一捏,那縫的襯布兒依舊完全,上面卻添了一個金針。長老拔起金針,抽出一個黃袋來,一百八顆明珠溜亮光圓,遞與雲娘,低頭一看,正是自家故物。詩曰:
27
珠從罔象於何求,不是明人莫暗投。
28
赤水歸來還獨照,牟尼頂上起重樓。
29
又:
30
趙州八十猶行腳,須信心頭未了然。
31
及至是珠無一事,始知虛費草鞋錢。
32
雲娘看珠已畢,忙把金針取看,不似人間鋼鐵,只見金光明亮,照得一殿都是佛影。了空細說,「是南海婆婆送我縫衣的」,纔知是菩薩的顯應。將這針和珠依舊送與長老,長老叫了空收在身邊。雲娘想了想道:「我有個願力。了空,你可成此孝心--日後化出錢糧來,寺後起一座七層寶塔,安放金針、珠子,供養為舍利之塔。可惜我們年老,不能成此願力,將此功德留與你做罷。」長老向雲娘道:「佛法願力不是輕口許的,凡有願力,一世不完,來世苦修才得圓滿的。七層寶塔乃數萬金銀的布施,武城縣一個小小地方,如何滿得這願?」一言未畢,只見小南宮員外泰定向長老、雲娘前跪下,說:「此塔不難、我替母親、慧哥完結此愿罷。」長老大驚道:「你一人如何有這等福力?」泰員外才把天賜黃金的事說了一遍。雲娘才知向來贖產興家,另立門戶,原來天報忠義之僕一段因果。自此,泰定回家把寶藏取開,一面興工在毘盧寺後築起七層寶塔;層層是佛,安放金針、明珠在上。塔成之日,金光夜現,遠近善信男女,上千上萬的人隨喜,俱道:「泰定忠義,了空孝母,所以天賜黃金,完成佛事。」
33
那日,做了七晝夜道場,忽夜間雲娘夢見南宮吉,依舊冠帶,笑嘻嘻走來,對雲娘作揖道:「多承你和慧哥虔心超薦,我今已蒙佛力解釋冤愆,永不墮輪迴,托生人世,從此永別。」又向泰定說道:「你一生忠誠,天賜二子,世享福祿。」言訖而去。醒來卻是一夢。次日,雲娘說與慧哥、泰定,二人也說夢中如此。大家歡喜,感謝佛力。
34
到了道場將畢,忽然來了一枝人馬,前後紅旗黃傘,罩定一個少年將官,只有二十多歲,卻是生得齊整。來到寺前下馬,便問道:「可是武城縣毘盧庵了空長老的禪林麼?」了空慌忙迎出去。一見了空,將偏衫袖子扯住道:「師兄,你好快活!撇得我在苦海,就不慈悲我了?」雲娘、盧氏、王姑子,都躲避在後齋堂去了,只落得月巖、泰定,都出來迎接。你道這小將軍是誰?
35
鴛鴦帳裡談經伴,龍虎巢中羅剎娘。
36
柳葉已拋珠勒馬,梨花新棄綠沉槍。
37
摩登不破阿難戒,天女難登彌勒牀。
38
阿閃國中還尋婿,蜜成蜂老又尋香。
39
原來是淮西大寇李全寨中,梨花槍楊夫人女兒錦屏小姐。原招了空為婿,兩人談經說法,不肯破戒,許下結伴修行。因李全亡後,楊夫人投在大金麾下,做了土官夫人,領他的兵馬鎮守淮西。如今夫人又死了,小姐將後事付與營將,卻來找尋了空,今日才得相見。
40
了空迎上殿來,只見這小將軍行了五體投地三參的禮,卻與了空平拜了,才和月巖長老問訊。卸了戎妝,卻是幅巾道袍,掛了一串數珠,一雙小小方頭禪履。月巖長老甚是納悶。了空請進方丈,請出雲娘一行人來相見,細說前因,才知雲娘是婆婆,這小將軍是乾媳婦兒。錦屏又拜了雲娘兩拜。大家坐在一團,擺上齋來吃了。只見錦屏小姐喚家將捧出一盤金銀來,約有千兩,送與了空,助寺上功果,自己卻將頭髮分開,跪在佛前,求雲娘剃髮。長老大喜。原是有了法名--是了緣,與了空敘兄弟的。自己做就一套禪衣僧帽,即時一個新比丘尼,滿口經典,久已受了菩薩戒。先拜了佛像,後拜長老、雲娘,即時發遣營將人馬回淮上去了。從此與雲娘作伴不題。
41
且說蓮淨、梅心,自淮上與雲娘分別之後,雖已出家,掃清惡孽,然未免有前世一段因緣,只覺心中戚戚,悶悶不樂。到了東京,大覺寺已焚燒盡了,四圍小房又被老少兵丁占去,卞、鮑二寡婦也先後死了,福清姑子又同這起嘛喇和尚引去,不知去向。因沒處安身,只得原投談能姑子,在汴河橋當日福清淨室小庵中住下,化齋度日。一日到一常善人家,說起:「近聞得山東武城縣毘盧庵,新到了空禪師講法,又築一座寶塔,舍利每夜放光,遠近善信上千上萬的去聽經。俺們東京的人也都去隨喜,聽了空禪師說法。咱如今不久也要去。」蓮淨得了此信,回來對梅心說了,道:「這毘盧庵中了空禪師,就是雲娘的兒子。咱和你終日念他,如今在這裡終日化齋,不是常法。不如和你同上武城縣毘盧庵,一則聽些佛法,二則尋訪支娘,皈依了他。咱看雲娘平等,久後得成正果的。」二人計較已定,遂去約了些同伴善人,擇一出行好日,一齊上路,往武城縣來。
42
忽一日,路上來了一個和尚,挑著蒲團,一瘸一拐走至近前,見了蓮淨、梅心,慌忙問訊道:「二位師弟往那裡去?」蓮淨說道:「俺到武城縣毘盧庵了空禪師處受戒。」你道是誰?原來這侯瘸子自從跟了那道人,終日挑擔,各處化齋。只因行走甚是艱難,也跟了年餘,那道人嫌他,竟不顧他,自己去了。這侯瘸子無奈,要做道人,又不會弄玄虛、唱道情,也只得將頭剃了。遂買個小磬兒,到人家門首,不用開言,打一聲兒就有錢米,不費一毫力氣。自由自在,終日穿城過府,到處化齋。這日遇見蓮淨、梅心,聞他到毘盧庵受戒,因想道;「我出家多年,終日餬口,久後自然墮落,若不聽經受戒,怎有出頭好處,何不同他們去走走。」因說道:「我也要到毘盧庵受戒的,望二位師弟慈悲,帶我去罷。」梅心說道:「師兄要去,同往何妨。」因此作伴,一路同去。
43
不一日,到了毗盧庵中,先拜了佛像,後拜長老與了空。蓮淨、梅心因在南海船中會過,俱是熟的,隨請雲娘出來拜謁,說:「弟子不遠千里,特來赴法皈依。」長老道:「他自在獅子街觀音堂中焚修。」隨叫了空領他去。那瘸子不便同行,遂在寺中歇宿,當一火頭。後來無病而終。
44
卻說了空領了二尼僧去拜見雲娘,說來皈依的。相見甚是歡喜。從此在觀音堂與雲娘、了緣作伴,晨昏焚誦。
45
過了數年,盧氏不在了,葬在塋旁。雲娘享年八十九歲,一日喚將了空、了緣來,念了四句偈言,瞑目合掌,只見滿天瑞彩,一屋香雲,冉冉向空而逝。了空痛哭一場,將雲娘盛殮,即擇日葬在新築高塔下,做了九日道場。引得遠近善信之人俱來觀看,不下數萬人,人人嘖嘖稱羨,俱贊雲娘為善之報。後來,了空、了緣仍守舊規,一力苦修。了緣壽至八十,了空壽至九十六,俱無疾而終。後人見此一段奇因,有感而作詩曰:
46
生前淫奢逞雄心,轉眼繁華一旦湮。
47
鴻爪雪泥蹤易滅,花蔭月色影須沉。
48
生事事生彰果報,害人人害若回輪。
49
昭昭天道人多昧,特借南宮作勸懲。
URN: ctp:ws30990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