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一

《卷一》[View] [Edit] [History]

1 封域志
2 建置沿革星野疆域山川形勝海道潮汐風信氣候
3 古肇九州,畫野分疆,制為封域,以治其民。台灣跨海而東,地在中華以外。自康熙初列入版圖,始為閩、浙之護衛,亦吳、粵之藩籬也。山川還繞,土田膏腴,視彼瓊州,殆有過焉。彰化原屬諸羅,廷議以地輿廣遠,遂南截虎尾、北抵大甲,分為彰化。深山大澤,磅礡鬱結,洵據東瀛之上游,為北路之奧區也。志封域。
4 建置沿革
5 星野
6 疆域
7 山川
8 形勝
9 海道
10 潮汐
11 風信
12 氣候
13 建置沿革
14 彰化縣,故屬諸羅半線諸羅即今嘉義縣,半線社名。古荒裔地,不入版圖。
15 明宣德間,太監王三保通志作鄭和因風過台,則今之台灣府治,未入諸羅也。
16 嘉靖四十二年,海寇林道干導倭人掠近海地;都督俞大猷征之,追至澎湖。道干走台灣。
17 萬歷末年,荷蘭據台灣,築城於一鯤身之上,曰台灣城。台灣之名昉諸此。天啟二年,荷蘭據澎湖,又城焉。
18 天啟五年,海寇顏思齊入台灣,鄭芝龍附之。思齊引倭奴剽掠海上,以台灣為巢穴。其所部屬多中土人。中土人之入台灣,自顏思齊始也。於是思齊與荷蘭,共據台灣之地。思齊死,眾立芝龍為長。鄭氏之有台灣,蓋自此始。
19 崇禎元年,芝龍率所部屬,降於督師熊文燦,時猶遷延海上也。
20 國朝順治三年秋八月平閩,芝龍乃就撫。芝龍既降,而荷蘭遂盡得台灣之地。
21 順治十八年辛丑,鄭成功芝龍子自江南敗歸,因甲螺何斌以取台灣。比至鹿耳門,水驟漲,遂克台灣;逐荷蘭歸國。成功改台灣城為安平鎮,總號台地曰東都;置一府曰承天,分南北為二縣:南曰萬年,北曰天興,即今諸羅地。康熙二年夏五月,成功死,子經嗣。改東都為東寧,二縣為二州。設南北路澎湖安撫司。康熙二十年正月,鄭經死,子克塽嗣。
22 康熙二十二年夏六月,將軍施琅克澎湖。秋八月鄭克塽降。於是琅疏請留台灣為外蔽。詔報可。二十三年,設諸羅縣,隸台灣府。南自蔦松、新港,北至雞籠山後,皆屬焉。
23 雍正元年,乃分諸羅中間百餘里之地,南截虎尾,北抵大甲,設彰化縣治,而彰化之建置自此始。
24 星野
25 周官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建封域,各有分野,以觀妖祥。其時揚州之域,南越、甌、閩,未通上國,無所謂台灣也,況諸羅乎?「晉志」於吳、越州郡,各詳所入度,獨閩、粵闕焉。閩、粵與會稽同度。會稽入牛一度,則建安以南,其為牽牛、織女之分無疑也。諸羅僻在台北,古王會不載,星野分屬於何方而辨?白麓鄭氏亦鄒之說曰:諸羅系於台灣,台系於閩,星野宜從閩。「禹貢」揚州之域,天文牛、女分野。牛、女於辰為醜,銀海之屬,星紀之次。明時,澎湖屬於泉,泉分野從閩為牛、女,則台從泉為牛、女無疑。台南鄰於粵,北對峙於閩安,而西逼近於漳。漳分野視閩,粵分野視台。台與漳接壤,分野從漳為牛、女無疑。唐開元僧一行有云:星紀當云漢下流,百川歸焉。其分野下窮南紀之曲,東南負海為星紀。「爾雅」云:星紀,斗牽牛也。台郡宅東南,分野應屬牛、女無疑。則又有為之說者曰:星紀吳、越分也。銀海元武象也。劉向曰:吳、越屬斗、牛、女分。晉、隋、元志吳、越其辰在醜。台在泉之窮南,去閩省遠矣,不宜為銀海之屬。又在漳之極東,去吳、越更遠矣,不宜為星紀之次。窮南極東,星土亦稍異矣。台分野其在女虛之交乎。則為之辨曰:虛、元枵之次,在子之辰。齊、青州分野。分星所主在北,以台之稍迤而東,遽疑其越次越辰,是坐井觀天之見也。且從泉、近事也,從漳、紀地也。東南負海為星紀,僧一行之說也。台分野以牛、女為定,又何疑乎?石氏引陳元麟之說則不然。其說曰:台灣海島之地,不在九州之限。按古四譯館,因外夷來貢,以外夷分方紀星。台灣原屬島夷,其次為鶉尾,其宿為翼,其辰為已。天文宋志云:鶉、尾在翼、軫之交,居南方七宿之末,隨南極而半入海,呂宋、淡水、台灣是也。利瑪竇云:鶉、尾之次,於建仲呂,岡山分野台有大小岡山。「爾雅」云:鶉尾、翼軫也。郭璞注云:翼、軫南方之傾,地勢之下,翼巳之間,火星所屬,故謂之鶉尾。至其分度,往往不同。唐開禧起翼二十度,宋元會元歷起翼二十度杪。明授時歷又起翼二十度。本朝欽天監所定時憲歷,則止十七度整。呂宋居於巽巳,入翼十度。日本在寅艮,入軫八度。台灣背接呂宋,右連日本,其值翼九度無疑。俗以附漳、泉分野。不知漳、泉系醜地牛、女之分,與巳位無涉。故占驗之家,概以台灣同島夷一體測驗,而以里差計之,台灣為翼九度。諸羅在台北角木,遠照斜插隱見屬翼八度七分之三。鳳山在台南,亦同屬翼九度杪,牛、女星紀,約略之見,不可從也。
26 按海外聞見,如扶餘、日本、占城諸國,歷代所紀,皆略可考。諸羅由明以前,中國人跡所未及,象緯占候,班固以來無述焉。考步之家,言人人殊,裨鄰次舍,各有差謬。此以為軫,彼以為角。甲以為氐,乙以為房。南斗六星,即斗、牛之斗,而分野在北。北斗天樞同在張宿十度,而分野在南。蓋自昔已然。天道幽遠,其理固有不可究詰者,姑合諸說而並存之。以俟博雅知星者論定云以上全錄「諸羅縣志」
27 鄭六亭、謝退穀二先生,續修「台灣縣志」所引諸說,與上略同。而終謂台灣之分野不可知,不敢鑿其說以實之。亦仍付之闕疑而已。蓋分野之說,始於周官,而不詳其所辨之法。則九州之內,其星野已無確據,況在九州之外乎?台灣孤懸海外,從前人跡不到,非獨文獻無徵也;星野之說,尤多聚訟;而究亦不必深求也。彰化故屬諸羅,則亦仍依諸志之分野錄之,以備觀覽而已。
28 疆域
29 彰化縣在福建布政使司東南大海中。計水、陸程共一千零六十里。在台灣府北,陸程二百餘里。縣東負山,西面海,東西距九十餘里,南北延袤一百二十里。東至平林仔莊七十五里,西至大海二十五里,南至虎溪與嘉義縣北交界七十里,北至大甲溪與淡水廳南交界五十里。東不盡內山,西不盡大海。東北至東勢角莊六十餘里。東南至水沙連保六十餘里。西北至大甲溪海岸五十餘里,西南至舊虎尾溪北豐保海岸七十餘里。
30 山川
31 邑治負山面海,拱神州而西向,叢於東而發軔於北,延袤於南。全郡綿亙千有餘里,而彰化適居其中。凡山之險阻,人跡不到者,統稱內山。其脈絡相聯,可指而名者,則發源於福寧府海島,東入於海關潼、白畎二山名,護送大海中,乃渡重洋而結腦乎雞籠雞籠嶼突起海中,上有荷蘭故城。由雞籠嶼穿港而東,曰大雞籠山,巍然高峻,陡插雲霄,是全台郡邑之太祖山也。由大雞籠而西為金包里山山背有旗乾石對峙,作中流之砥柱。又西為小雞籠山山之右有石,空如門,曰石門。由小雞籠蜿蜓而南,矗起大山,屹立於淡水港之東北者,曰大遯山。其卻而仄立於東者曰磺山。自大遯以南,山勢漸趨入內,煙霏霧結,峰巒莫數,奔騰而南下者三百餘里。乃特起大山,獨立空際,如鶴立雞群一樣。以其高大而鬱然,名之曰大烏山。是邑治之祖山也。由大烏山分脈而西曰大員山俗呼熬酒桶山。轉水底寮,出大滿山、石岡仔,至千絲帳落脈,過葫蘆墩、岸里社,再起紅圳頭山,自北而南,至大肚山止,無邑治之護衛。自八卦山前觀之,儼若屏幛然。由大烏山分脈南下,則從福骨、萬霧二社、斗截等山,逶迤曲折至水裏社,乃起高峰,旋轉而行,至集集大山,圓秀特立,則邑治之少祖山也。其巍峨莊重,面獨西向,狀若華蓋者,即名華蓋山。由華蓋盤曲而出,中開平洋,四山環繞,自成一局者:埔里社也。自埔里社過內魴,至水社,中有大潭,長十餘里,闊三、四里許。潭中有小山,曰珠仔山狀若球,故名,圓浮水面「諸志」所謂:水沙浮嶼是也,潭水兩邊,分為二色,故名日月潭。真海外別一洞天也堪輿家以此潭為蔭龍池。自日月潭邊水社之南,逶迤而下,特起主山,曰集集。由集集大山出脈諸山,聯絡向西狂奔,在濁水溪之北,勢若萬馬奔馳,不可羈勒。至濁水莊後,穿洋過峽,約十里開平;遠望之則見降勢落脈,分明在目;近矚之但見一片平鋪,莫尋蹤跡,如草色,遙看近卻無。自過平至松柏坑、屈尺址,乃起峰巒,別抽一枝南下以塞水口俗稱外觸口。其大乾則由南逆北,旋起旋伏,上皆平坦,可墾為園;惟摺疊處則多曲折,高峰旋轉,視若平地。至牛港嶺,又起一山,橫亙其間。自山上平處望之,真若山上有山者。中幹向北而行,兩旁分支下垂,統大勢觀之,恍如蜈蚣一樣或謂瓜藤龍。自牛港嶺至同安寮,上俱開平。至米粉寮山,細束蜂腰而過,陡起二坪,轉落鶴膝,乃起大坪曰紅塗崎俗呼跌死猿,奇險可畏。即四方大土屏也。彰化諸山分脈,皆從此出,是邑治之父母山也。由紅塗崎山分支,向東北去者,為內、外快官山。其分支向西北行者至烏頭坑山,又分為二:其一自北逆折而南,過草子山,陡起四方大屏亞於紅塗崎者,曰龍頷山。由龍頷山紆回盤曲,轉折頓起,自南而西,高峰接續,至𤟲仔寮山,開屏列帳。複從東出西者,為九腦芙蓉帳,落脈中抽連起珠泡乃頓土屏。自是而出者為虎山、岩山、馬仔山、龜山、李仔山、水坑山、埤仔後山、邱厝宅山、赤塗崎山,至白沙坑溪南而止。由𤟲仔寮山分支向南者,為蔦松坑山、內莊山、楓腳莊山、員仔內山,至三家春莊前山而止此與邑治分支南下山也。由烏頭坑山分支北行者,為猴獅頭山、為鹿寮山、坑仔內山、打銃山、番仔井山。又轉西而南者,為待人坑山、觀音山。此皆邑治之護衛也。而觀音山蔚然秀拔,以作學宮之朝拱。其由草子山向北而行,至十六份山,門屏束峽,自市仔尾轉北面南,至八卦亭山而止,則邑治之主山也「諸志」云:高峰秀出者曰望寮山,其下有北路中軍之旗鼓,則半線之營壘也。即今八卦亭山,一名定軍山,距縣城東門不過數百武也
32 北有大甲之銀錠山,南有斗六之尖山。二山遙遙相對,則邑治之左右輔也。
33 內山峰巒參差,濃遮密陰,翠若列屏,則邑治之後幛,環列於東也。
34 東南九十九尖,匝筍瑤篸,排空無際,有萬笏朝天之象,即邑治之尖峰也俗名火焰山,即焰峰朝霞之景。與火焰山相映,中隔烏溪而起於平地者,曰茭荖山。山後一窩平地,為內木柵莊。茭荖山關攔於外,若水口之鎖鑰焉。東北為貓霧拺諸山,中開平洋,良田萬頃,為邑治一大聚落也。
35 東北葫蘆墩山,落脈出西。由橫山而過,再起峰巒曰蓬山。蓬山之南曰鰲頭山,以山之形若鰲頭故也。又南為沙轆山,又曰龍目井山。樹木參差,山峰特秀,為北方諸山之冠。又轉而南曰大肚山。在西望之,儼似月眉一樣。在貓霧拺以為案山,實邑治之北障也。
36 東南三峰並峙,高插雲霄,若隱若現,奇幻不測,即邑治之案外尖峰也俗呼香爐燭台山,狀似筆架,在諸羅八同關地界
37
38 大烏山:在貓霧拺上保東勢角內極東。於萬山之巔,獨見高大。為邑治諸山之祖距縣治百餘里
39 大半天山:在水沙連內濁水溪南。山勢幽深,危險莫比。前林逆曾遁於此,恃險自固,為我軍奮勇攻克。
40 小半天山:與大半天相連,高插雲霄距縣七十里
41 大平頂山:與大、小半天山相接,上頗平坦;可以屯札。昔大將軍福公,嘗由此攻克大半天。
42 溪洲仔山:在沙連濁水東南畔護衛縣龍轉身處。
43 阿拔泉山:在沙連界阿里山發祖。山麓之水流與故虎尾溪會,舊有阿拔泉渡。
44 雪山:在水沙連內。山經年積雪,瑩澈光明,晴霽望之,輝如白玉。即「諸志」所謂:「玉山」也。高插天外,常隱不見,奇幻莫測。
45 集集山:在水沙連內,高峰聳拔,峻秀無雙;為邑治少祖。山上有兩池,分居左右,周圍八、九丈。雖遇大旱,水終不涸堪輿家名為蔭龍池,為邑治聚秀之應。昔大將軍福公,嘗破林逆於山麓。險阻可恃,為八埔水二社之要路。今山下有集集街距縣七十里
46 水沙連內山:在縣治東南一百里。內有大圍,四周皆山。共番二十四社,負山隔湖而居。路極險絕,駕藤為橋,內分南北兩港:其南港有吷山、木扣山、卓咯山、丹山、頭圍山、二圍山、木武郡山;北港有貓里眉山、致霧山。因人跡罕到,莫能詳考。
47 內觸口山:在縣治東南六十餘里,清、濁二水經此會合西出。北連集集山、八紀仙山、風爐山。南連清水溝山、牛穩格山、豬母朥山。
48 八娘坑山:在縣治東南六十餘里,山麓稍平。
49 虎仔坑山:在縣治東南五十餘里。左連八娘坑外觸口山。
50 牛相觸山:在縣治東南五十餘里。南北兩峰,如牛奮其角而將觸。中隔一溪,南連斗六門,北接大武郡。欲入水沙連內山,以此為總路要區。
51 牛牯嶺山:在縣治南三十餘里。山上平坦,可耕、可居,橫亙十數里。
52 大武郡山:在縣治南三十餘里。由牛相觸山分支,右出橫亙二、三十里,下有清水岩。
53 南投山:在縣治東南四十里,山麓為縣丞署。
54 施厝平頂山:在縣治南四十里。上頗平坦,居民數村;其東面有碧山岩。
55 貓羅山:在縣治南二十餘里。東面山下,有寶藏寺。
56 同安嶺:在縣治南二十餘里,與貓羅相接。山形似蜈蚣,下山兩旁分支。
57 紅塗崎山:在縣治東南十餘里。上平而方,高出眾峰之上,為邑治父母山。左分支為燕霧山;右分支為快官山;中峰疊翠,層巒聳拔。
58 白沙坑山:在縣治南六里。峰巒特秀,奇麗莫匹。內有龜山、馬仔山、埤仔後山、虎山、岩山、樹木陰翳,松竹交加,頗饒游觀之勝;故以「虎岩聽竹」為邑治八景之一。邑之書院名曰:「白沙」,蓋取白沙山川之秀,為邑治遙拱,主人材蔚起之象。
59 觀音山:在城南三里。尖峰秀拔,為邑治之朝山。
60 望寮山:一名定軍山,一名八卦山,在邑治東門外。其內為坑仔內山、鹿寮山、番仔井山。以望寮山為邑治主山,上建鎮番亭。「郡志」謂:「鎮亭晴雲」,即其處也。嘉慶十七年,邑治建城,乃就鎮亭故址,改建磚寨,為邑治八景之一,曰:「定寨望洋」是也。
61 北投山:在縣治東南,與施厝平相接。山麓有碧山岩寺,頗覺幽靜。每當清晨,遙望九十九峰,蒼翠在目,殊有佳致。為邑治八景之一:「碧山曙色」是也。
62 許厝寮山:即大武郡山之曲處。清水岩寺在其麓。邱壑林泉,頗饒幽趣,春日尤佳。為邑治八景之一,曰:「清水春光」是也。
63 華蓋山:在縣治東百里有奇。台郡諸山大幹皆自北而南,故自淡水以下,山勢南趨;惟此山面獨西向,秀挺超拔。南北兩溪會合於下。烏溪之源出焉。其南為埔里,北為眉宗,俱開局面,洵邑治第一山也。
64 火焰山:在縣治東五十里。夾貓羅、貓霧二山為之左右,峰尖莫數,秀插雲霄,狀若火焰。樹林茂密,上多松、柏。其下為烏溪之流所經。山半有蝙蝠洞,其蝙蝠多且大。山上有池,周圍數丈,雖大旱水終不涸。相傳池中有文龜,天欲風雨,文龜見於水面。其峰尖銳若削,曙色初開,霞光燦爛。「郡志」謂:「焰峰朝霞」,即邑治舊八景之一。「諸志」所云:九十九尖,亦指此山也。
65 茭荖山:在北投之東。平地突起,中有高峰。方言云:茭荖,竹器也。其山員頂,象形以名。父老相傳:林爽文謀逆時,聚眾此山,以磁碗作筶,各唱名擲下,以筶不破者為盟主。
66 內木柵山:在北投之東。地頗平曠,北近火焰山,東接三層崎。雖草萊新闢,而居民數莊。
67 萬丹山:在縣治東五十餘里。其內山彎轉屈曲,有八紀仙、撻仔灣、龍眼林、番仔吧等山環兩旁,中通一溪。
68 大哮山、萬斗六山、軍工寮山、登台山與大姑婆、車籠埔等山:綿亙數十里。山麓平坦,可墾田園。距縣治東南三十餘里。
69 黃竹坑山:在縣治東三十里。山上皆竹,嘗結實;道光辛卯年春,居民取竹實蒸為𩝠餌,其味甚佳。
70 阿里史山:在縣治東北四十餘里,其山頂欹面側,落脈斜飛至大里杙降勢而止。林逆滋擾時,以大里杙為巢穴,大將軍福公攻克之。
71 大員山:在縣治東北七十餘里。山頂員形,似熬酒桶,故俗呼酒桶山。與水底寮、大湳山、罩蘭山、大茅埔山:俱在東勢角左右。
72 樸仔籬山:在縣治東北五十里,下連岸里社諸山。
73 紅圳頭山:在縣治北四十里,與橫山接壤。一片平鋪,自東而西,山麓平坦,亙十餘里。
74 鰲頭山:在縣治西三十里。山形似鰲頭,因以為名。北接蓬山,南連沙轆山,多平坦,可墾為園。
75 龍目井山:在縣治北二十餘里。山下有二石,狀若龍目。石旁清泉湧起數尺,雅有可觀。為邑治八景之一:「寵井觀泉」是也。
76 大肚山:在縣治北十里。遠望之樣似峨眉,與望寮山對峙。山後秀淨,為貓霧拺一帶案山。山麓樹木陰翳,樵採者行歌互答。「郡志」:「肚嶺樵歌」是也。今則萌孽無存,已見濯濯矣。
77 貓霧拺山:在縣治東北二十餘里。沃野平原,良田萬頃,邑之米粟,多產其地。
78
79 凡水皆東流,邑治之水獨歸西。以台之東皆倚山,西抗皆海也。水源自山匯流揚波,謂之溪。溪漸於海,潮汐應焉,謂之港;海𣿭無源,潮流而瀦,隨其所到以為遠近,亦謂之港。邑治之背為東洋,前距西海二十餘里。以海為帶。南北之水,皆環抱注海,會於鹿港為朝宗。今略計之,以溪名者十有五,以港名者十,港與溪合者八,海汊自為港者三,潭池、陂圳之屬不與焉。
80
81 阿拔泉溪:發源於阿里山。西北過竹腳寮山,為阿拔泉渡,西合於虎尾。
82 虎尾溪:發源於水沙連內山。南出刺嘴社名,以番女皆刺嘴吻也,過水沙連社,合貓丹社名、蠻蠻社名之濁流,西過牛相觸山名,北分於東螺。又南匯阿拔泉之流為西螺,過黃地崙莊名、布嶼稟社名,出白沙墩之北,至於番仔挖港名,港口原有浮嶼,內可泊小船,入於海。
83 東螺溪:分自虎尾之牛相觸水色皆黑。土人云:虎尾東螺水清則時事有變,北折而西,過打馬辰、樹仔腳、貓兒乾上三莊名,皆有渡,匯於海豐港港口舊有商船到此載米粟,入於海海水入至北路汛防前而止。遵海而北,為三林港海𣿭港口有商船到此載米粟。港水入至二林社止
84 西螺溪:源出濁水溪,至崁頭厝莊名,與三條圳合,入於海。
85 三條圳溪:源分濁水,在東、西螺交界之中。西至崁頭厝,與西螺溪合,入於海。
86 大武郡溪:發源於大武郡山,西出馬芝遴社名,又西至鹿仔港港口今設正口,配運官粟,大小商船皆泊於此,入於海。
87 濁水溪:發源於內山,莫知所自出。相傳水源本清流,至一潭,方變為濁。至福骨、卓扣合南港丹蠻郡三社名之水,過集集山名,逕外觸口,分為虎尾、西螺、東螺三條圳;西折崁頭厝、三條圳,一又與西螺合,至番仔挖,入於海。
88 大肚溪:源出南北投莊名。南合貓羅莊名,北收貓霧拺諸水,會於雙溪口。又西至掃帚尾莊名,入於海。
89 清水溪:發源於水沙連內山,至內觸口、杉木嶺,又西折至外觸口,入於濁水。
90 萬丹溪:源出自內山。西匯為葫蘆肚,逕城頭坑,會貓羅,入於大肚溪。
91 萬斗六溪:發源於內山,逕火焰山名,合大肚,入於海。
92 貓霧拺溪:發源於內山。由岸里社名逕北莊社名,南至學田莊名,出新莊仔莊名,合大肚,入於海。
93 大甲溪:發源於沙里興社名。由大茅埔莊名、東熱角莊名、樸仔籬山腳,過岸里社後,西折紅圳頭莊名,南分為寓鰲頭圳,西南至高密莊名,入於海。
94 蛤蒲溪:源分大甲,西至高密莊北,入於海。
95
96 番仔挖港:在縣治西南四十餘里。北之大肚、鹿港溪,南之大突、二林溪諸水,俱匯此入海。
97 五義港:海𣿭,在沙轆莊北。
98 水裡港:海𣿭,在大肚溪北。
99 草港:海𣿭,在鹿仔港北。
100 塗墼窟港:海𣿭,在大肚溪尾。
101 海豐港:海𣿭。
102
103 古月井:在東門外八卦山麓。前系居民李氏園中,忽湧甘泉,人爭汲焉。邑令胡公捐俸購之為井古月即胡字也。有碑記及詩,刻城隍廟壁
104 番仔井:在東門外里許。泉清而甘。以在番仔井山下故名或曰山因井而得名,非井以山名也
105 紅毛井:在東門外半里許。泉有數穴,味亦清甘,但吝於出。汲者每環井以俟其出。故老相傳:以為紅夷故井云。
106 龍目井:在邑治北十七里。其泉湧起數尺,如噴玉花。山下田數百畝,皆資此泉灌溉。色清味甘,里人多汲焉。旁有兩石,狀若龍目,故名。
107 國姓井:在邑治東北六七里柴坑仔莊後。其水清澄,視之深僅尺許,白沙明淨。里人以繩縛石墜之,則深靡所底,繩盡少頃,石自湧出。以足探之沒脛,則似有從中挽下者。故老相傳:昔有兩牛相觸,一牛誤陷井中,俄頃沉沒,終無浮出。
108 柴頭井:在縣治南二十四里。泉清而潔,可造紅曲。近莊曲窯十餘,皆資此泉制造枋橋頭街天後宮內有碑紀其事
109
110 水裏社潭:一名日月潭,在水沙連內。潭中水色,兩邊不同;中突一嶼,曰珠仔山。潭長八、九里,闊三、四里,深二十餘丈。潭底有大茄苳樹一株,水清可見。故老相傳:雍正間,巡道吳冒祚討生番骨宗,屢圍莫獲,吳乃相地勢,砍茄苳,骨宗始就擒。或曰:骨宗即茄苳樹精。「諸志」稱此潭為海外別一洞天,有:「沙連浮嶼」說及詩,見藝文。
111 月眉潭:在縣北十里和美線莊畔,形似月眉。水色澄鮮,印以皎月,上下天光,一碧萬頃,秋景尤佳,故為邑治八景之一:「眉潭秋月」是也。今潭水久涸,已填為埔矣。
112 水漣潭:方廣三丈餘,形若井,崇山環列。天將風雨,則水漲發聲如潮,番民以占陰晴。
113 鬼面潭:在半線社東山內,水泉停瀦為潭。夏、秋則溢,春、冬則涸或云鬼面即
114 水漣,音相近而誤也。
115 大窟潭:在火焰山半壁。水只微出,大旱不涸,潭底龜魚甚多,相傳內有文龜。
116 石螺潭:源從烏溪流入,形如石螺,故名。
117 馬鳴潭:在貓霧拺內,詳見水利。
118
119 半壁泉:在內木柵莊畔。峭壁削立幾十丈,其泉從半壁飛下,恍如瀑布一樣。泉清味甘,里人多汲焉。餘泉灌田數千畝。
120 寓鰲頭泉:在寓鰲頭山下。泉從石隙流出,清甘絕倫,里人多汲焉。山下田數千畝,皆藉灌溉,大旱不涸。
121 出水莊泉:在大武郡保出水莊後坑內流出,清潔可愛,里人多汲焉。餘泉灌田數千畝。每泉大湧,則時事有變。泉若驟枯,則榖價高昂,歷驗不爽。
122 形勝
123 邑治居全台之中,山川秀麗,廣袤蜿蜓,內控十三保半之民番,外扼一百餘里之要領。揖鯨海而枕獅山,東西壯其流峙;左鰲頭而右虎尾,南北扃乎戶庭。山以珠而著,潭以寶而傳。水沙浮嶼,闢異境而擬瀛洲;蒲裏開洋,墾平疇而分繡壤。足徵氣象之崢嶸,標土田之沃衍已。乃若煙火萬家,鹿水為財帛之聚;飛泉半壁,烏溪擅邱壑之奇。碧山曙色,恍圖畫之天開;清水春光,疑淨羅之入夢。洵為海外雄圖矣。
124 邑中八景:豐亭坐月、定寨望洋、虎岩聽竹、龍井觀泉、碧山曙色、清水春光、珠潭浮嶼、鹿港飛帆。
125 豐亭,縣署後豐樂亭也。前嘉慶三年,邑令胡應魁,以邑之主山名八卦山,乃於署後建太極亭,取太極生兩儀、四象生八卦之義。亭為重樓,上有護欄,複道相通,可以眺遠;戶牖軒豁,具有雅致。十六年,邑令楊桂森重修,改太極亭為豐樂亭。是年三月,榖價高騰,四月,早禾大熟,乃改是亭以志喜。即年豐民樂之意也。
126 定寨,定軍山上磚寨也。定軍山即八卦山,雍正間,巡道倪象愷平大甲西社番林武力等之亂,乃建亭山上,名山曰定軍,名亭曰鎮番,紀武功也。乾隆六十年三月,陳周全滋擾,亭毀於火,遺址無存。嘉慶十六年,邑令楊桂森倡建縣城。又於定軍山上造磚寨,曰定寨。門樓高敞,登臨一望,遠矚全邑之形勝,近瞰一城之人煙,甚壯觀也。而大海茫茫,飛帆在目,則又得一勝概矣。故以「豐亭坐月」、「定寨望洋」,冠乎八景之上,所以尊縣治也。
127 虎岩曰沙坑內虎山岩也。乾隆十二年,里人賴光高募建。岩左右依山環抱,茂林修竹,翠巘丹崖,游覽之勝,與碧山岩等。每當春、夏之交,禽聲上下,竹影參差,清風徐來,綠陰滿地,置身其間,徬佛神仙境界。
128 龍井,蛇仔崙莊北龍目井也。其泉清而味甘,湧起尺許,如噴玉花。井旁有二石,狀似龍目,故名。里人環井而居,竹籬茅舍,亦饒幽致。
129 碧山岩,在北投莊西山上。乾隆十七年住僧募建。岩有樹木、溪流環其前,林泉幽寂,頗饒游觀之趣。清晨四望,崇山峻嶺,羅列寺前。焰峰九十九尖,狀似玉筍排空,參差無際,洵屬奇觀。
130 清水岩,在許厝寮山麓,乾隆初寺僧募建。嘉慶二十四年重修。岩左右青嶂環繞,樹木陰翳,曲逕通幽,邱壑之勝,恍似畫圖。春和景明,野花濃發,士女到岩游覽,儼入香國中矣。
131 珠潭,沙連日月潭也。四周大山,山外溪流包絡。自山口入潭,廣八、九里,屈曲如環。水深多魚,中浮一嶼,曰珠仔山。番欲詣嶼,劃蟒甲以渡。嶼員淨開爽,青嶂白波,雲水飛動,海外別一洞天也。
132 鹿仔港,煙火萬家,舟車輻輳,為北路一大市鎮。西望重洋,風帆爭飛,萬幅在目,波瀾壯闊,接天無際,真巨觀也。
133 海道
134 環台皆海也,自邑治計之,南至郡城,旱程二百里;又至鳳山之沙馬磯頭,旱程四百九十六里。水程視風信為遠近,風利則船捷,易到而近;不利,則船緩,難到而遠,故不能定程也。北至淡水廳,旱程一百四十里;又至雞籠鼻頭,旱程四百三十里。水程亦以風信為遲速。西至鹿仔港,旱程二十里。由鹿港至泉之蚶江水程九更,泉之獺窟八更。以東北、東南風為順,西風為逆。由鹿港至廈門十二更,以東北風為順。
135 彰邑與泉州府遙對。鹿港為泉、廈二郊商船貿易要地。內地來鹿者,廈門以南風為順,磁頭深滬次之。崇武以北風為順,獺窟次之。故北風時,廈船來鹿,必至崇武、獺窟方放洋。南風時,蚶江、獺窟船來鹿,必至磁頭、深滬方放洋。
136 澎湖與笨港相對,故澎船往返,洋中可雙見山。其來鹿港,以西南風為順;回以東北風為順。若冬天北風盛發,則不便來鹿。
137 凡北船來鹿,至四、五月便回。南船來鹿,至七、八月便回。順風故也。
138 凡船自內地來台者,皆橫流而渡,故曰橫洋。
139 黑水溝有二:大溝闊而淺,小溝狹而深,故又曰重洋。
140 舟人捩舵揚帆出海曰放洋。舵工定針路而視所向用字也。
141 凡舟行務依上風。夏令多南風,放洋必從南。冬令多北風,放洋必從北。若誤居下風,則針路便失,故舟人爭上風,猶作文之力爭上流也。
142 自鹿港出洋,水色皆白;間有赤塗色水者,則溪流所注也。回顧台山,羅列如畫,蒼翠在目;已而漸遠,水色青藍;遠山一角,猶隱約波間。旋見青變為黑,則小洋之黑水溝也。過溝,水色稍淡,未幾深黑如墨,橫流迅駛,即大洋之黑水溝也。險急既過,依然清水,轉瞬而泉郡之山影在水面,若一抹痕。俄而水漸碧色,碧轉為白,則泉之大隊山在目前矣。
143 黑水小溝仍屬台灣。黑水大溝則台灣與內地分界處也。闊約七、八十里,視之水黑如墨。以桶汲起,汲清水也。小溝深險絕倫,船難寄椗。大溝水亦如墨,深約四、五十丈。南流急時,風靜波恬,猶堪寄椗。其流湍急,冠絕諸海。船利乘風疾行,亂流而渡;遲則波濤衝擊,恐失針路。大溝既過,再行二更,則令亞班登桅遙望,以認內地山影,方知船之高低。在上風曰高,在下風曰低。上風則入澳較速,下風則入澳較遲。船已見山,如日色過晚,料難入澳者,夜間便須寄椗,不敢迫山。待至黎明,方好駕駛入澳。近澳處每有漁人布網,恐船礙網杙,或牽網索,便費力也。
144 泛海不見飛鳥,則漸至大洋。蓋水禽陸棲也。若近島嶼,先見白鳥飛翔本「府志」
145 海波夜動,焰如流火。天黑彌漫,船在洋中,可擊水以視物。一擊而水光飛濺,如明珠十斛,傾撤水面,晶光瑩然,良久始滅本「府志」
146 鹿港向無北郊,船戶販糖者,僅到寧波、上海;其到天津尚少。道光五年,天津歲歉,督撫令台灣船戶運米北上。是時鹿港、泉、廈郊商船,赴天津甚伙,叨蒙皇上天恩,賞賚有差。近年四、五月時,船之北上天津及錦蓋諸州者漸多。
147 鹿港、泉、廈郊船戶欲上北者,雖由鹿港聚載,必仍回內地各本澳,然後沿海而上。由崇武至莆田,湄洲至平海,可泊百船。其北即南日小澳,僅容數船,是福清、莆田交界處。從內港行經門扇,後草嶼,至海壇宮仔前,有鹽嶼,即福清港內。過古嶼門,為長樂縣界。複沿海行,經東西洛滋澳,再過為白畝關潼,可泊數百船,乃福省半港處;入內即五虎門。由關潼一潮水至定海可泊數百船。複經大埕、黃岐至北交,為連江縣界;再過羅湖、大金,抵三沙烽火門。由三沙沿山戧駛一潮水過東壁大小目、火焰山、馬嶼進松山港即福寧府。由烽火門過大小崙山■〈山上秦下〉嶼水澳,至南鎮沙埕,直抵南、北二關,閩、浙交界。由北關北上至金香大澳,東有南紀嶼,可泊千艘。其北為鳳凰澳,系瑞安縣港口。又北為梅花嶼,即溫州港口。過巃內三盤,偽鄭嘗屯札於此。再過王大澳、玉盤山坎門、大鹿山,至石塘,內為雙門衛。複經鱟殼澳、深門花澳、馬蹄澳、雙頭通至川礁,為黃岩港口。從牛頭門、柴盤,抵石浦門,由龍門港崎頭,至丁厝澳,澳東大山疊出,為舟山地。赴寧波、上海,在此分䑸。從西由定海關進港數里即寧波。從北過岑港、黃埔至沈加門,東出即普陀山。北上為盡山、花鳥嶼。盡山西南有板椒山,屬蘇州府界。又有羊山,龍神甚靈。凡船到此,須稍寂而過。放大洋抵吳淞,進港數里即上海。再由舟山、丁厝澳西北放小洋,四更至乍埔。海邊俱石岸,北風可泊於洋山嶼。向北過崇明外五條沙,轉西三十四更,入膠州口。過崇明外五條沙對北三十二更至成山頭,向東北放洋,十一更至旅順口。由山邊至童子溝島,向東沿山,七更至蓋州,向北放洋,七更至錦州府本「台邑志」
148 鹿港,泉、廈商船向止運載米、糖、■〈米凡〉油、雜子,到蚶江、廈門而已。近有深滬、獺窟小船來鹿者,即就鹿港販買米、麥、牛骨等物,載往廣東、澳門、蔗林等處。回時採買廣東雜貨、鰱、草魚苗來鹿者,名曰南船。
149 彰化港口,以鹿港為正口,然沙汕時常淤塞,深則大船可入,淺惟小船得到。如王宮番仔挖,遷徙無常。近日草港、大肚尾、五𣿭港等澳小船,遇風亦嘗寄泊;惟配運大船,則不能入耳。滄桑之變,類如斯夫。
150 潮汐
151 畫曰潮,夜曰汐。或謂汐為夜潮,故言潮可統汐也。凡潮,月自初一至十五日為一周,後半月與前半月適相同焉。台灣一日起巳亥初四刻潮滿,二日巳亥正三刻潮滿,三日午子初三刻潮滿,四日子午正一刻潮滿,五日午子正四刻潮滿,六日未丑初三刻潮滿,七日未醜正三刻潮滿,八日寅申初二刻潮滿,九日申寅初四刻潮滿,十日申寅正三刻潮滿,十一日酉卯正一刻潮滿,十二日酉卯正四刻潮滿,十三日戌辰初三刻潮滿,十四日戌辰正二刻潮滿,十五日戌辰正四刻潮滿,是為一周。十六日與初一日同,蓋周而複始矣。凡陽時管三日,陰時管二日。凡潮自始長至滿歷三時,自滿至涸亦歷三時。故語其滿,而前後可推也圖見後
152 邵子曰:海潮所以應月者,從其類也。餘襄公安道云:陽燧取火於日,陰監取水於月,各從其類。潮有漲退,海非增減,月之所臨,水往從之。故月臨卯酉,則水漲於東西。月臨子午,則潮平南北。彼竭此盈,往來不絕,皆系於月。晝夜之運,日東行一度,月行十三度有奇,故太陰西沒,常緩於日三刻有奇。潮之日緩,其期率亦如是。自朔至望,常緩一夜潮。自望至晦,複緩一夜潮。春夏晝潮常大,秋冬夜潮常大。春為陽中,秋為陰中。歲有春秋,猶日有朔望也。潮之極漲,常在春秋之仲。濤之極大,常在朔望之後。又云:海之極遠者,得氣尤專,潮亦因之。東海、南海,其候各有遠近之殊。「舊志」云:以水從月,最為確論。台灣地處東南,月常早上,初二、十七日夜初昏即臨卯酉,故潮亦因之。又「舊志」台灣潮信與內地「惠安志」所載略同。視同安、晉江各差一時。如初一、十六日台灣潮水漲滿在巳亥時,同安則在子午,晉江則在辰戌也。晉、同潮水入溪,差至兩時,以道路迥遠之故,無足異者。台處海中,潮信宜可為准,乃南北二路,複自不同。鹿耳門至南路打鼓港較同安金廈潮平四刻,水長五、六尺,打狗港至琅嶠竟平一時,水止三、四尺。北路三林港至淡水複與金、廈同時,水長丈許。又自彰化以下,潮流過北,汐流過南。澎湖亦然。彰化以上,則潮流過南,汐流過北。一郡似此懸殊,何況東海、西海、南海、北海,相去不可量數者乎!
153 右圖十二辰指掌定位也。推潮長法:以初一初二加於卯位,左旋順數至寅而止。推潮滿法:以初一初二加於巳位,左旋順數至辰而止。陽時管三日,陰時管二日,而一月之大概定焉。初一初二長在卯,則長半在辰,滿在巳。初退在午,退半在未,涸在申。再長在酉,長半在戌,滿在亥,初退在子,退半在丑,涸在寅。自長至滿歷三時,至涸亦歷三時,而潮信可知也。
154 風信
155 舟人呼大風曰颶,更大曰台。「台灣府志」云:颶之甚者曰台。颶倏發倏止,台常連日夜。
156 颶驟而禍輕,台緩而禍久。「台灣縣志」謂:颶字當作暴。引詩:「終風且暴」為証。又云:颶與颶亦異。颶乃海中災風,其至叵測。暴則每月有期,所傳名稱,雖涉怪誕,而驗之多應。凡暴期將至,舟必泊澳以待。俟颶發後,輒尾之而行,最便利,不為災。又云:六書無「台」字。所云台者,乃土人見颶風挾雨四面環至,空中旋舞如篩,因曰風篩。謂颶篩雨,未嘗曰台風也。台音篩同台,加風作台。諸書承誤,今刪之。按「韻會」:「海中大風曰颶」。「投荒雜錄」云:嶺南諸郡皆有颶風,以四面風俱至也。颶字補妹切,海之災風也。颶字音懼。颶字音貝。字典引楊升庵說,颶作颶,或颶作颶,本各有其義。而正字通云:颶即颶字之訛。則颶可不作暴也。台、颶二字,類見閩書,則二字之承傳已久,不必改易也。
157 逐月颶風日期
158 正月:初四諸神下降、初九玉皇誕,是日有風,則一歲之颶期多驗,否則無准、初十、十三關帝誕、十五日、二十四小妾颶、二十九龍神會,此颶最准,或前一日。俗呼洗吹籠,或本風連後三日,俗呼烏狗報白須
159 二月:初二土地公誕、初七春期、初八張大帝誕、十九觀音誕、二十九龍神朝天
160 三月:初三真武、初七閻王、十五吳真人、十八諸神會、十九后土、二十三媽祖,俗云真人多風,媽祖多雨、二十八東嶽、二十九諸神升天
161 四月:初一白龍、初八太子、十四純陽仙師、二十三太保
162 五月:初一南極星君下降、初五競渡風,洋船最忌、初七朱太尉、十三關帝降神、十六天地合日,防惡風、二十一龍母、二十九威顯
163 六月:初六大禹王,前後七日宜謹防,六月防初、七月防半、十二彭祖、十八彭婆、十九觀音、二十三小夷、二十四雷公,最准,亦最狠、二十六二郎神、二十八大夷、二十九文丞相
164 七月:初七井女會、十五鬼子,最宜防、十八神煞交會、二十七天地合日,防惡風
165 八月:初一灶君朝天、初三防惡風、初五九皇、十四伽藍、十五龍神大會
166 九月:初九落帽風、十一、十五百神俱起、十六張良、十七金龍、十九觀音、二十七冷風
167 十月:初五小春風信、初六天曹下降、初十水仙、十七水府朝上帝、二十東岳朝天、二十六翁爹
168 十一月:十四水仙、二十七日普庵二十九西岳朝天
169 十二月:二十四百神升天,俗呼掃塵,自本日至二十九日年送年風、二十九大盆
170 氣候占驗附
171 氣候非天為也。地偏則所得於天者如是。台灣本瘴毒地,雨陽燠寒,皆非氣之正。建置而後,居民廣集,人類孳生,瘴氛屏銷,霧露風雨,無所挾而為癘。固知陰陽和、寒暑時,古今來有力持之者,豈非人事哉。
172 台處閩東南隅,地勢最下,四面環海,遙隔重洋。其氣候與內郡懸殊,大約暑多於寒。花卉不時常開,木葉歷年未落,瓜蒲蔬茹之類,雖窮寒亦華秀:此寒暑之氣候不同也。春頻旱,秋頻潦,東南雲蒸則滂沱,西北密雲鮮潤澤,所以雲行雨施,必在南風盛發之時:此雨陽之氣候不同也。四時之風,南颶居多,七、八月間,因風擊浪,摧檣傾楫;其濤浪之聲,遠聞百里外;風之所自,曉東暮西,與中土頓殊:此風飆之氣候不同也。即一郡之中,而窮南極北,氣候迥不相侔。自邑治北至淡水漸北漸寒,南至郡治,漸南漸暖:此南北之氣候不同也參「台邑志」
173 邑治居台灣之中,寒暖適均,與淡水之極北而多寒霜雪頻降者異矣。人居稠密,煙火萬家,零露既稀,瘴氣不入,與鳳山之極南,甫晡而露降、日出而霧消者又異矣。狂風雖作,一、二日即休,與雞籠之北風盛發,累日不止者異矣。三月以後風多南,八月以後風多北,與東港、琅嶠等處,永年不聞朔風者又異矣。故夏暑而冬寒,秋暖而春和,此其氣候亦適中也。
174 海氣山嵐,交釀為露,值夜霏霏如霰,村舍山林,咫尺莫辨,茅簷日高,尚溜餘滴。故冬春無雨,二麥瓜菜不以為病。又有紅日三竿,天氣清朗,忽陰翳溟蒙,更為濃露,變幻俄頃,殊不可測。
175 內山終歲不離雲,或冪於頂,或橫於腰,惝恍飄渺,莫窮其際。偶於侵晨片晌,翠黛筍簇,望之如洗,須臾即雲合矣。若日中雲收,峰巒可數,必不日而雨。海內之山,未有以清朗為雨候者。
176 夏秋紅日當空,片雲乍起,傾盆立至。一日之內,陰晴屢變,或連月不開。冬春二時,或昧旦霜飛,日中雨注,方在搖扇,旋苦寒風。客斯土者,寧過暖而無受寒,則邪氣不得而中之矣俱「諸羅志」
177 三月輒著輕紗,至十月不更。每朔風驟凜,忽易薄裘。曦光一射,乃被縠衫。一日之間,暄涼數變。故宴集之頃,袷毳兼攜,以備不時脫換。砌蟲夜響,竟歲皆然。春初已綻夏萼,膽瓶長插,石榴與山茶掩映,不足怪也。更有狂飆怒號,轉覺灼體;風過後木葉焦萎如爇。俗謂麟麒颶云。風中有火,殊可記異「海東禮記」
178 舊傳野不苦旱,以土沙含潤,又山氣露重也。予嘗秋郊早行,辨明時草露已曦,「志」所謂入夜霏霏如霰,茅簷日高尚溜餘滴者:無有也。或因近年人煙漸稠,故露氣減於昔雲同上
179 海上天無時無雲。雖濃雲靉靉,但有雲腳可見,必不雨。雲腳者,如畫家繪水口石,其下橫染一筆,為水石之界者是也。無腳之云,如畫遠山,但見山頭,不見所止「稗海記游」,下並同
180 日色被體如灼,三日內必雨。
181 日出時,有雲蔽之,辰刻雲漸散,必大晴。日初出即開朗,是日必不晴。暑月久晴則不拘。
182 日落時,西方有雲氣橫亙天上,或作十數縷各不相屬,日從雲隙中度過,是謂日穿經緯;來日大晴。或云色一片相連,其中但有一二點空竇得現紅色,是謂金烏點晴,亦主晴。
183 日落時,西方雲色黯淡,一片如墨,全無罅竇,又不見雲腳者,主來日雨。若雲色濃厚,當夜必雨。
184 日落時,西北方雲起,如層巒疊嶂,矗起數十層,主大風雨,山崩水溢之徵也。居山陬水涯者,宜防之。
185 晨起,霧遮山腳,主晴。雲罩山頭,主雨。
186 初雨如霧,雖沈晦,至午必晴。
187 久雨後,近暮遍天紅色,來日必晴。諺云:「火燒薄暮天」。久雨後暫輟,猶見細雨如露,縱令開朗,旋即雨至。諺曰:「雨前蒙蒙終不雨,雨後蒙蒙終不晴」。
188 斷虹兩頭不連者,俗呼破篷。雖見東方,來日不免風雨。惟虹霓申酉見東方,主晴。
189 諸山煙靄蒼茫,若山光透露,便為風雨之徵。
190 春日晚看西,冬日晚看東,有黑雲起,主雨。諺曰:「冬山頭,春海口」「赤嵌筆談」
URN: ctp:ws32178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