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5-第四回

《5-第四回》[View] [Edit] [History]

1 揖馱謖飫琉園鍘D忝侵還芴福也淮蚰忝塹牟懟!北︻蝃道]:「你來了,我們不談了。」青棠微笑。寶釵道:「其實你還有什麼不曉得的。」青棠道:「方才說的是二爺不曉得的。」寶玉道:「什麼?」寶釵笑著向青棠道:「不要告訴他。」青棠含笑點頭。寶玉道:「你們既不談,倒不如吃飯罷。等我去了,你們談一晚上。」寶釵道:「真個的,妹妹!你不嫌髒,今兒在這裡歇。」青棠道:「我是不拘那裡都好。二爺呢?」寶釵道:「二爺找新人去,今兒再不容他在這裡了。」青棠笑道:「我就陪姊姊,姊姊你把鶯兒姑娘也叫來,一塊兒說話熱鬧些。」寶釵道:「也好。」
2 寶釵叫鶯兒拿飯,兩人同在炕上吃了。寶釵又奉了青棠三杯酒。寶玉道:「我去了,你們盡著暢談罷。」走到五兒房裡,五兒不在房中。剛欲出來,」見秋紋進房來,說道:「二爺你見那柳家的姑太太沒有?好個大家模樣兒;不像個屯裡人。那位姑娘長得也好。」寶玉道;「我見了姑太太,沒有見姑娘。來了幾時了?」秋紋道:「來了好一會兒。太太、三姑娘陪著吃飯,二奶奶們都在那裡伺候。」只怕還要到這裡來哩。」寶玉道:「太太只怕還留吃晚飯罷?」秋紋道:「這回子多早晚才坐下;吃完怕不就晚了,還吃什晚飯呢!」
3 說著,五兒也來了,說道:「你們說知己話兒,我不該闖了進來。」寶玉一笑。秋紋道:「你又來嚼舌了!你聽見了什麼體己話?」五兒道:「聽見了還好……」秋紋道:「早上你們在被窩裡說了這半天,才是知己話哩。」五兒著急道:「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才在被窩裡說知己話哩。」秋紋道:「我是你叫醒的。醒了就起來了,怎麼倒說我呢!」寶玉連忙勸道:「玩笑不要認真。總是我來了,不是這個多心,那個多心。」五兒道:「你聽秋丫頭的話,說的這麼好聽。叫人家聽見了,不知成了什麼了!」寶玉道:「其實沒有什麼,他原是慪你玩。就依他那麼說,也沒有什麼。我昨兒倒同奶奶在被窩裡說了一夜的知己話,你們怎樣不說呢!」兩人都紅了臉,笑道:「二爺這說得更好了。」寶玉道:「我告訴你,奶奶今兒邀了棠仙晚上說話,這才是體己話呢!你們何不去聽聽?」秋紋道:「棠仙同奶奶談的什麼仙人,什麼聖賢,我們不懂,誰要聽他!」寶玉道:「今兒不是那些話了,好聽得很哩。」五兒道:「二爺怎麼曉得?」寶玉道:「我聽過的才曉得。我聽奶奶說,叫鶯兒去陪著,你們何不也去聽所。」五兒道:「奶奶不叫我們,我們怎麼去!」秋紋道:「我們等鶯兒進去了,悄悄的在幔子外聽,就怕聽不明白。」寶玉道:「我同奶奶說,叫你們都去聽就是了。麝月姊姊呢,你回來也悄悄的告訴他。」五兒道:「二爺今兒也在這裡歇?」寶玉道:「奶奶要同棠仙談說,所以不要我在這裏。我回園子裡去。」秋紋道:「瀟湘館地方雖好,到底不寬敞,不如這邊好。」寶玉道:「那時候原因為奶奶沒有全好,新奶奶又愛這屋子,所以暫時擠著。大約滿了月就要搬過」來的。」說了一回,寶玉換了衣服,出去請柳湘蓮,陪著吃飯。
4 席散進來,到王夫人處。賈政也進來,說了幾句話,到姨娘房中去了。王夫人說:「柳姑太太為人甚好,那女兒長得也齊整。到底是大家出身,雖住在屯裡,沒有一點子屯裡的氣。」又說:「講起他那兒子、」媳婦來,真可恨,竟有些像那蟠兒的媳婦。天下那裡生這種人!」黛玉道:「柳姑太太說著很生氣。其實,在這種人,不過貪這點子田產。隨他去,不要他,就完了。」寶玉道:「可不是!我同柳二哥都是這麼說。回來請太太勸勸,省得再鬧些口舌。柳二哥場事忙得很,也沒有功夫再鬧這些。」
5 王夫人點頭。又道:「寶丫頭怎麼樣?」寶玉道:「好了,不怎麼樣。吃了飯同棠仙說著閒話,明兒就好出來的。太太明兒過梨香、院去不去?「王夫人道:「我打算等他搬過去了,再去拜他。明兒你們去送送,道個喜。後兒我帶著媳婦們去。」李紈道:「後兒是林妹妹回九。」王夫人道:「林妹妹新媳婦,本可以不去。過了回九,提另走一趟就是了。平兒,回九的事都料理了?」平兒道:「都料理了。不知林妹妹還是當天回來呢,」還是要住幾天?」工夫人道:「新月子自然要當天回來的。」又道;「我也乏了,你們各自歇去罷。」大家退了出來。  
6 寶玉同了黛玉到寶釵處走了一走,又向青棠耳邊說了幾句話,青棠笑著點頭。回到瀟湘館,紫鵑伺候黛玉卸妝更衣,各自散去,二人就枕。寶玉道:「妹妹談了一夜,又忙碌了一天,倒不困倦麼?」黛玉道:「這回子也覺有些倦了,我們睡罷。」寶玉道:「寶姊姊的身子竟不如妹妹多哩了。」黛玉蠓嚨答應。寶玉便不再說話。看著黛玉的睡態,想起古人詠美人的濤來,竟無一句可以形容這態度。想自己做一首詩,也覺總難描寫。合目凝神想了一」會,又細細賞鑒了一回,心中覺有萬分得意。天明起來:寶玉到湘蓮那邊,送他搬人新宅。吃了酒,談了一天。」
7 黛玉請安後,同寶釵到屋裏談了一回,說道:「我要找大嫂子說話去;」寶釵道:「說什麼話?」黛玉道:「就是我兄弟要求親的話。姊姊想來曉得的。」寶釵道:「恍惚聽見說的是喜姑娘,這晌大家都不提了。喜姑娘近來也三天兩天的不好,我正摸不著原故。」黛玉道:「原來姊姊還不曉得。喜姑娘有幾天沒見他,我們看他去。回來再找大嫂子。」說著同到王夫人對房,見喜鸞躺著,頭也不梳,勉強起來讓墜。黛玉道:「妹妹怎麼不舒服?」喜鸞道:「想是涼著了。乍寒乍熱,好幾天不能吃什麼,人也撐不住。」寶釵道:「吃藥,沒有?」喜鸞道;「太太說且養幾天。」寶釵道:「前回瞧我的那大夫就很好,該請他來瞧瞧。今年天不冷,怕是時氣。」喜鸞默然。黛玉見喜鸞懶待說話,便道:「妹妹躺著不要動,再來看你。」起身出來。向寶釵道:「這事我正要請教姊姊哩。」  
8 二人同至李紈處,見李紈帶著素雲、碧月幾個丫,頭在那裡翻箱子,寶釵道:「大嫂子忙得很,我這兩天又沒有能來幫忙。」李紈連忙讓坐,說道:「也沒有什麼忙,總是些瑣瑣碎碎的事。」黛玉道;「本來吉期近了,我們不但不幫忙,還來打你的岔。新房想來收拾好了,我們瞧瞧。」李紈道:「就在那邊。」三人過去看時,尚未鋪設全備,複至李紈房中。  
9 黛玉道:「我為我兄弟的事來求大嫂子,不知說過了沒有?」寶釵道:「我還不曉得,大嫂子你先告訴我。」李紈道:「我這一向忙得忘前失後,總沒有空同你談。真是夢想不到的奇聞……」遂將寶玉所述瓊玉的話,細細說了,道:「我要與四姑娘說。見於他,我就覺得難說,,所以還沒有說。」寶釵道:「這真意想不到。這位兄弟的奇處,大約不在我們那個之下了。」李紈道:「寶玉就說「服了他」,他再沒有這種心思。想來林妹妹的令弟,原應該迥不同人的。」黛玉道:「我的意思,就要請大嫂子同四姑娘說一說。我明日去,我兄弟必要纏我有個回信,也好叫他息了妄念。」李紈道:「妹妹!憊是你同他說得來些。」黛玉道:「是我自己兄弟,怎好自己說!「況且太太告訴過大嫂子,也要回太太的話的。」寶釵笑道:「大嫂子!我們同去說,去碰個釘子亦沒有什麼。天下事料不定,既有這意想不到的,恐怕還有意想不到的,也未可知。」李紈道;「我們把三姑娘,平丫頭找了同去。」寶釵道:「也好。」李紈叫素云:「去請璉二奶奶同三姑娘,到四姑娘那裡說話。我們都在那裡。」說畢,同人園中,到櫳翠庵來。  
10 惜春迎著讓坐,李紈道:「到這裡竟是別一世界。」寶釵道:「今兒我們來替四妹妹道喜的。」惜春道:「寶姊姊說到那裡去了!我有什麼喜!」寶釵道:「你有合家夢想不到的大喜。」惜春道:「寶姊姊今凡那裡這麼高興!」寶釵道:「你這大媒怎麼不開口嚇?「李紈道:「這倒不是玩話,我是奉太太的命,又是林妹妹的托,故而大家同來。」遂將「瓊玉向老爺求親,老爺同太太商量,太太叫問問你的意思」,以及寶玉所述的話,一氣說了一遍,又道:「我是愚人,有一句說一句,並沒有添一個字改半個字,也沒有我半句在裡頭。姑娘意思怎麼樣,告訴我,我照樣的回複太太去。」寶釵不等說完,笑道:「這不像做媒,倒像敘口供似的。」黛玉道:「這原是我兄弟的妄想,但念他卻發於敬慕的至誠,並無一毫別念。四妹妹的高尚絕俗,我們大家都久已知道,所以大嫂子方才說話,原曉得四妹妹必不以為然。我因為你曉得我兄弟並無別念,卻也是個絕俗的人,所以不得不把他的意思替他達到。」惜春默然不語。寶釵道:「四妹妹,你同林妹妹是最好的,他的話斷不肯賺你的。若是別人,我斷不敢恭贊一詞,林妹妹說他兄弟既然如此誠求敬慕,豈是尋常世俗人才,似乎不必固執。」  
11 正說著,入畫報道:「三姑娘、璉二奶奶來了。」大家站起來讓坐。平兒道:「我有點零碎事,耽擱了一回。那曉得走到這裏,三姑娘還在我後頭。」寶釵道:「今日媒人聚會,有這些人,想來不怕打斷腿的了。」探春道:「你們說得怎樣了?」寶釵道:「才做了個起講哩。」平兒道:「我們多知道四姑娘立志要成佛的人,這紅塵中的話,所以不敢來說。前兒太太吩咐了,我也沒來。但這事不比別家,求得虔誠的很,不曉得四姑娘可肯通融?」探春道:「二哥哥要想成佛,:還是回來了。四妹妹也說他是的,二哥哥也說四妹妹不,必出家。,依我看來,。這佛不成他也罷。」惜春仍是默然。
12 黛玉見他心上沉吟,面無慍色,便道:「我也同兄弟說過,四妹妹不比別人,他的意向我是深知,不是浮慕清靜的人,不如還是喜姑娘罷。他說四妹妹是仙佛中人,他要奉為師賢。或者能鑒他這番誠意,若竟不能,原是無可勉強,惟有終身虛此正室,謂之命薄緣慳罷了。妹妹,你意下如何?大家都是相好姐妹,不妨說了,省得再來攪你。況你既是仙佛中人,更不必拘世俗兒女態了。」
13 惜春停了一回,徐徐的說道:「我是自知命薄,生在這繁華富貴之中,又沒有享受繁華富貴的福分。大凡人家所能的事,我沒有一樣能的。世間所爭所好的事,我沒有一樣好的。我這個人真是無可安放,無可歸束,所以只得乞憐仙佛,歸人空門。若說成佛成仙,我何敢作此妄想。方才這些話,想來姊姊們不是同我玩,但我還不解瓊兄弟何取於我;而忽作此想?」黛玉道:「我兄弟敬慕的意思,方才都已說了,難道妹妹還不信?別人不敢說,我這兄弟年紀雖小,卻十分誠實。講到他才分呢,不及寶哥哥。若講情性至誠,比寶哥哥還要強些。至於識見議論、胸襟氣度,卻又與寶哥哥不同,別是一路。」寶釵道:「即如妹妹出閣。我聽見說,瓊兄弟苦苦的將田產分了一半,姐弟兩個你推我讓,哭了一天。這就不是尋常性情了。」黛玉道:「這是真的,我看他哭得可憐,只得依了他。「難為我那姨娘,也幫著苦苦的讓。」李紈、平兒、探春齊道:「林姑娘的話,再不錯的;他可以力保,四姑娘還有什麼信不過!就這麼定了罷。我們回太太去。」惜春道:「嫂子們想還沒有吃飯?」李紈道:「真要吃飯了,你又不留客。」乎兒道:「大嫂子才做媒人,倒想詐酒吃了。」黛玉道:「都到我那裡吃飯去。」說著,攜了惜春道:「我幫你送客。」叫:「入畫姑娘!你拿你們姑娘的碗箸去!」一同出來,到了瀟湘館。各人隨意行坐,黛玉一轉眼不見惜春,問翠簣道:「四姑娘呢?」翠簣道:「後面去了。」黛玉笑向寶釵道:「姊姊說的不錯,這事真有幾分呢。」李紈只是搖頭。黛玉道:「四[姑]娘找青棠去了,我們都不要去聽,讓他們說話。」叫翠簣到後面,把紫鵑們都悄悄叫出來,不要驚動四姑娘。翠簣答應進去,紫鵑、翠簣幾個人都陸續出來,黛玉叫傳飯,問紫鵑道:?四姑娘同青棠說話不是?」紫鵑道:「四姑娘一進去,就找了棠仙,關上房門說話,一些兒聲氣沒有。」黛玉點頭。  
14 李紈、探春、平兒都笑道:「我們都糊塗了,早該請棠仙說去,豈不省事!」黛玉笑道:「他如何能說!」這回子卻用著他。我們說來說去,總說的是世上的話。他說幾句虛無縹緲的話,只怕四姑娘倒愛聽呢。。」寶釵點頭道:「是的。」一回兒,擺了飯,還不見出來。黛玉道:「我們忍著餓,等他一等。」大家又說一回喜事的話。
15 青棠同惜春出來,李紈道:「你們好談,把我們都餓壞了。」於是大家吃了飯,散坐吃茶。惜春道:「嫂嫂、姊姊們才說的話,依著道理,原沒有問我的理。因為我執意出家,所以老爺、太太也問起我來。我這回子爽利要說句越理的話,嫂子、姊姊們不要笑我,怪我。並不是不信嫂嫂、姊姊們的,因著這關系自己,也關系人家,恐怕差之毫厘,謬以千里。」向黛玉道:「竟要請你們瓊兄弟來,我同他當面說幾句話,等他同姨娘、太太也商量商量。不要年輕冒失,一時高興,將來彼此無量…」李紈聽了,搖著頭,不開口。黛玉道:「這個容易,妹妹肯同他面談,他正要求教。況且是個小兄弟,又見過的,又怎麼妨礙!。我明兒回去,就帶他來。但不知妹妹要說什麼,可好先說我聽聽。」惜春道:「明兒總是大家聽見的,何必先說呢!」寶釵道:「我們來揣摹揣摹,約莫著是什麼。」青棠盡著笑。惜春道:「請嫂嫂們就回老爺、太太,就請瓊兄弟在太太那裡,我過去就是了。」  
16 寶釵想了一回,道:「這竟無從揣摹。林妹妹絕世聰明,必能猜著。」黛玉道:「這個如何猜得著!連這話我也沒有料得著,那裡還能猜到那個話!」」惜春道:「沒有別的。依林姊姊說,.瓊兄弟的意思,竟是明知我是個廢物,一定要;他果然如此,必是有一定的緣法。瓊兄弟必定有些根基。所以我問棠仙,棠仙雖說極有根基,但這根基的深淺,同那這輩子能夠成就這根基不能夠,」恐怕林姊姊也不能曉得。所以必要當面一談,也顧不得叫人家笑話。那些俗人,他就笑話我,也於我無干。」寶釵道:「人家這麼敬慕你那個還笑話你呢!要之,你們這兩位,也是天生一對的奇人,有一無二的。我雖猜不著你要說什麼,我倒能拿穩此事必成哩。」黛玉道:「這根基的話,連我也真不懂得。」惜春站起,告辭回去。大家又稱奇道怪了一回,各自散了。  
17 惟寶釵拉了青棠進黛玉房中,三人促膝談心,丫頭們倒了茶,到外間伺候。黛玉問青棠道:「四姑娘同你說了些什麼?」青棠道:「四姑娘告訴我少爺求親的事。四姑娘也詫異說:「天下那裡有這種人!」我說:「天下人像少爺這樣,原是沒有的。稍差一點的,怎說沒有!」我將少爺的情形細細說了,四姑娘說:「竟是真的?」我說:「我怎敢說謊!」四姑娘還是躊躇,我道:「四姑娘,因緣固不能逃。況且彼此功力根基合則兩全,離則兩散,你倒不要堅持太過了。,四姑娘才說:「根基到底如何?」我說:「四姑娘要不信,何不自己問問、瞧瞧!」四姑娘說「我是最信服你的,然這事關系、大了,我竟要問問。況且傳述的怕有遮掩。」我們少爺還有甚說,同四姑娘一談,這事就完了。」寶釵道:「這話我就不大很了了。」青棠道:「四姑娘的功力已很好了,將來要大成就的呢!」黛玉道:「這也是瓊玉的造化。」向寶釵道:「姊姊昨兒談到什麼時候?」寶釵道:「三更天我便倦得狠了,棠仙同鶯兒又談了一回,妹妹是透徹的了。」黛玉道:「也沒有細談。」寶釵道:「我還沒有頭緒哩,今兒還要請他去。」青棠道:「過一天再去罷,今兒三爺恐怕要去呢。」寶釵道:「正是,妹妹我同你說,我們相好姊妹,把那些世俗周旋的故態要一概去掉才好。你這回子新月子才幾天,怎麼把他推出來!今兒我們說明白了,你且滿了月再說。今兒我一定要請棠仙去,等我們把話說完了,才放他哩。」黛玉道:「姊姊向來待我親妹妹似的,我有什麼世故周旋呢!不過彼此輪著說說話兒。今兒姊姊身上想來還沒大好,等青棠陪姊姊就是了。至於新月子的話,真是世俗的習氣,姊姊也拘這些!」寶釵道:「棠仙!我們去罷。妹妹,你還出去不出去?」黛玉道:「我們同去。」同到王夫人上房。
18 王夫人道:「方才珠兒媳婦說的四姑娘的話,,真是誰都估不到。你明兒回去告訴瓊哥兒,等請他會親,順便進採就是了。「黛玉道:「正要請太太示下。」王夫人道:「老爺說是他哥哥既不管,我們只好依他。橫豎至親常來往的,內裏說話,也傳不到外頭去。回來我同老爺、同你幾個人在這裡看他們說話,家人,媳婦通叫開,省得傳說。」黛玉答應著。寶釵道:「我倒要聽聽。」王夫人道:「你們要聽的,悄悄在屏後聽就是了。你們早些歇歇罷,他們多叫回去了。」黛玉退出,與寶釵各自回房。  
19 到已晚時,寶玉方進來說道:「今兒一日不見。」黛玉道:「今兒在柳二爺那裡哩。」寶玉道:「整整吃了一天。他那裡房屋倒很好,客人不多,倒不好就散;老爺都坐了半天。」黛玉道:「我們是說了一天。」寶玉道:「說什麼?同那個說?」黛玉將日間的話一一告訴,寶玉道:「這連我也不懂。這好了,有些意思,大約可以望成了。幾時來呢?」黛玉又告訴王夫人的話。寶玉點頭,嘆息一回,道:「棠仙在屋裡麼?」黛玉道:「你沒有到寶姊姊那裡去?」寶玉道:「沒有。」黛玉道:「棠仙在那裡哩。」寶玉道:「想是寶姊姊拉去的。」黛玉點頭。寶玉道:「妹妹明兒回九,早些吃飯歇著罷。我是不吃飯了。」黛玉道:「今兒午飯吃遲…這回子還不覺餓,吃點稀飯算了罷。」叫紫鵑拿稀飯去。
20 紫鵑答應,將稀飯取來。黛玉又把寶釵的說話告訴,因說,道:「寶姊姊那裡倒不可大意;譬如我們一天不見,我是惦著,寶姊姊也是惦著。你到寶姊姊那裡去了,我斷不怪你。你到我這裡來,沒有到那裡走走,他心上惦著你,你反不拘著他,恐怕他說是你冷落他,也顯得你心上分了厚薄。要曉得,寶姊姊待你的心與我一樣,只怕還要切些。此時寶姊姊見你我因緣成就,他也欣然,既不妒我,又不怨你,這是寶姊姊的好處。然我估量著,那心上必有一種不熨貼、不悔洽、說不出的情形,你不可不體貼。為什麼呢?他存了個我們的情意比他深的意思,他要防我把你的,心都籠絡住了。你既心向於我,必不能再向著他。將來徒有夫妻之名,究無恩愛之實。他要爭又不好,不爭又過不去。近又不好,遠又不好。這是大難為情的。叢前寶姊姊病了,,焉知不是為此!這回子身子總不大好,究竟還是心上這些緣故。你若能體貼著他,」他更心上安了,不至再生出別的猜慮來,身子也就好了。至於我與你,還有什麼說的!不但心心相印,你便偏向著寶姊妹,我也只有喜歡,斷沒有別的意思的。想來你也知道,我們兩個心久已並成了一個心。寶姊姊現在還是獨是一個心,必要把他的心拉過來在咱們一塊兒,化作一個心,這才是長久的道理。你往後務必在寶姊姊身上留點神,我這裡倒不必留神。我不比從前的小性兒。你若是在我身上留神,倒反生分了。古人朋友相好,尚且彼此忘形,豈有我們連「忘形」兩字多夠不上麼?」寶玉道:「妹妹這話,真是一番苦心。寶姊姊待我原是好的,他若是疑咱們有異心,那就是他糊塗了。」黛玉道:「這原是我估量著,就果然疑咱們,也怨不得他。我們平心而論,你到底是待我好,還是待寶姊」姊好?」寶玉默然。
21 黛玉道:「你既知道寶姊姊待你好,你也應該如分而償。古人說的;得意一人是為永畢,失意一人是為永訖」,他也[好1容易才歸了你,你若不一心向他,叫他[向]誰呢?你將來把我的心也要細細告訴他,」估量他也未必再疑我。能夠三人一心,扶助著你,豈不是全美的事。就是將來姬妾丫頭們,也就要拿實心對他,不然叫人家[怎]把真心向你?毋論十人百人,總要歸並一個心才好。」寶玉嘆息道:「妹妹這話,想來後妃的德行也不過如此。我先拜服了,依著妹妹留神就是。」
22 第十六回
23 次日起來,寶玉同黛玉回門,到晚方回。見過賈政、王夫人,回到瀟湘館,不見青棠。回道:「寶二奶奶邀過去了。」黛玉更衣,喝著茶,紫鵑道:「少爺今兒得意得很,恨不得就趕著過來。這大約也是天緣,不知究竟能成就不?」黛玉道:「不是我哄他,他還沒有這麼得意呢!這事大約是成的了。難道當面說一番,又罷了不成!」紫鵑道:「從來沒有聽見這新奇的事,真是這四姑娘叫人摸不著脾氣兒!」黛玉道:「今兒二爺大約在那的了,我們收拾睡罷。妹妹你陪我。」紫鵑道:「棠仙在那裡呢,只怕二爺未必在那裡。我看二二爺心上,一刻多離不了姑娘。」黛玉笑道:「你呢?」紫鵑道:「姑娘怎麼同我就說玩話!我算什麼呢!」說著,飛紅了臉。黛玉道:「不要管他,我們且收拾睡。」紫鵑出去叫人關了門,囑咐守夜的老婆子道:「恐怕二爺要回來,聽著些。」老婆子道:「姑娘請安置,我們等一回子再關門就是了。」紫鵑伏伺黛玉安歇,自己也寬衣陪著。  
24 黛玉拉紫鵑並枕道:「妹妹!你記得從前我病中,你勸我打主意,你關切我什麼似的,我是當你親妹妹,我難道不要勸你打個主意!」紫鵑道:「姑娘的恩典,我還有什麼不知道!總靠著姑娘,我還打什麼主意呢!」黛玉道:「青棠前兒說的,你都明白了?」紫鵑道:「有些不明白的,我又問了他,差不多都明白了。只是還沒有依他用功夫,還要慢慢的找他指點哩。」黛玉道:「你曉得青棠拉你談是為什麼?」紫鵑道:「不過陪著姑娘。」黛玉道:「你難道不記得從前在揚州的話?」紫鵑道:「那不過說著玩罷了。」黛玉道:「你同二爺從前的情分本就好,近來你瞧二爺比從前如何?」紫鵑道:「覺得比從前更好了些。」黛玉道:「你怎麼說是玩話呢!你難道還有別的主意,還是信不過我?」
25 紫鵑聽了,不禁嗚咽道:「姑娘疼我到什麼分兒!我還有什麼別的念頭!不過自己想著到底是個丫頭,姑娘是格外的相待,二爺是一天幾十遍的姊姊,這個福分已經就到極處了,還想什麼呢!」黛玉也拭淚道:「妹妹你這話叫我傷心。你不比別人,我們是患難生死的姊妹,掙到這一日不是容易的。那天我原想你同青棠一塊兒結了親,又想,恐怕妹妹未必肯,人家知道似乎沒有回過上頭,我自己專主似的,所以就擔擱下來。這回子又是一時不得便回,我是沒一刻不惦著妹妹的事。不但妹妹,還有五兒、鶯兒、麝月、秋紋這一輩人,都是舊時姊妹,我也惦著他。妹妹你肯照青棠的樣子,便安了我的心,也慰了二爺的心。你不曉得,二爺這回子心上也急得很,他是不很露出來,我是曉得的。」紫鵑嗚咽道:「姑娘這麼操心,叫我那一世報答!」說著又哭了。
26 黛玉道:「好妹妹!不要傷心。」紫鵑道:「姑娘的話原該遵依,但是青棠是仙人他不拘忌,我怎麼敢同青棠比著呢!泵娘的恩典,自然要依著道理來,雖是個丫頭,也不好叫人家笑話。姑娘只管放心,我也不敢瞞姑娘,跟姑娘一輩子,就是跟二爺一輩子。也不爭這一時半刻。倒是這些舊姊妹中,只怕有心的還不止姑娘所說的幾個,他們也有耽心的,也有著急的:,都說不出來,也沒有人理會。姑娘將來或者提拔幾個,就是新姊妹裡頭,只怕也有人呢。」黛玉道:「這將來總要相個機會想法的,惟有妹妹是我最急切的。你雖安心,到底總有些避忌。假如二爺在屋裡,你就不能不離開我,總覺掉下什麼似的,所以同你商量。妹妹說是也是的,自然一生的大事要明公正氣的好。」
27 正說著,聽得門上輕輕的扣著,紫鵑忙穿衣起來,一面問道:「是誰?」聽得寶玉聲音應道:「是我。」紫鵑道:「二爺怎麼這回子回來?奶奶睡了。」寶玉輕輕的道:「不要驚動。」紫鵑開了門,道:「還沒有睡著。」黛玉在床上道:「可不是!才說的,就來了。」寶玉進入幔中,揭起帳子,問道:「妹妹說什麼?」黛玉道:「我同紫鵑說著活,說二爺來了你就要去了,正說,你剛來了。」寶玉道:「紫鵑姊姊!你歇著罷,不要動。」紫鵑道:「二爺歇下罷。」黛玉道:「輪你留住了他,我就服你。」寶玉道:「紫鵑姊姊!你陪著妹妹。我本是不睡的,我在外頭坐著就是了。」紫鵑道:「原是二爺不回來,我才陪著姑娘的。這回子回來,自然同姑娘說著話,過天我再陪姑娘。」黛:五道:「你沒有這本事留他的,我留他都留不住,我同你說……」
28 紫鵑也不等寶玉寬衣,掩上門去了。黛玉將方才的話說了一遍。寶玉嘆息道:「這入可惜了。」黛玉道:「可惜什麼?」寶玉道:「可惜是個丫頭。」黛王道:「我同你都沒有當他丫頭,難道你還當他丫頭?」寶玉道:「妹妹的心,真是仙佛的心腸了。我惟有怎麼說怎麼聽就是了。」黛玉道:「你為什麼不在那邊歇?」寶玉道:「寶姊姊留青棠在那裡,不肯留我。青棠勸著寶姊姊,寶姊姊說:「你既勸,你也住下,不許回去。」青棠說:「我同鶯兒那邊去。」寶姊姊又不肯。後來青棠肯了,說:「我就在這裏。」寶姊姊又不肯了。說笑了一問,還是我回來了。」
29 次日,黛玉、寶玉皆出門拜客,回來同到寶釵處。見寶釵豐神腴潤。黛玉道:「姊姊這兩天大好了。」寶釵道:「覺得好了。妹妹今兒—天怕累著了?」黛玉道:「倒也不覺得。」又道:「青棠在這裏談得高興,不想回去了?」寶釵道:「今兒他再不肯在這裡了,早就回去了。」黛玉道:「我也還要同他談談,過幾天我再叫他來陪姊姊。」說著起身回房。寶玉同到瀟湘館。黛玉道:「你怎麼不在那邊?」寶玉道:「我換換衣服。」黛玉道:「明兒你還是要拜客的,在那邊換不便當些?」寶玉道:「也好。」遂出園來,到寶釵房中。
30 見寶釵已卸了妝,寬了大衣,穿著月白繡花夾小衫,銀紅繡花夾褲,不施脂粉,形艷豐腴。喝了口茶,道:「青棠在這裡歇的?」寶釵道:「他本不睡,同他談得倦了,我躺著,他同鶯兒談。鶯兒倦了,他就坐著。有時他也躺著說話。這幾天說得高興,也沒有好生睡。」寶玉道:「姊姊倒不乏?」寶釵道:「倒不覺得。他教了我個坐功,我學著覺得好。」
31 次日,又出去拜了一天客,回到寶釵房中。寶釵道:「你怎麼不去看你妹妹?」寶玉道:「先到姊姊這裡再去。前兒因為沒有到姊姊這裏,妹妹說我不該。」遂將黛玉之言告訴寶釵。寶釵道:「這林妹妹用心太過了,這有什麼!我們從前好姊妹,巴不得聚在一處。後來偏偏我過來了,林妹妹不在了,這回子意外的奇逢,三個人竟娶在一處,真是千古難遇的事。我這場大病,也是死而複生一般。這幾天又同棠仙細談,明白前因後果,我心上還有什麼別的!不但林妹妹斷不必存心,你也斷不可存心。你同林妹妹夙世情深,我難道還不曉得!就是待我的情意,也同親姊妹一般。從前本拜過我媽媽的,我也實在的愛他,他也應該曉得。要是你到林妹妹那裡,不到我這裏,我便怪你,那不成了這些爭妍妒忌的下流人!我又何必請我媽媽去做媒哩!林妹妹說的「三個人共一個心」,這話很是。既要三個人共一個心,大家都不要存什麼」心才好。你把我的心跡,也得細細的告訴你妹妹。我見面還要當面說明,往後要脫略形跡,掃除拘忌,大家得意忘言;若是盡著存心,便反生出猜嫌來了。」寶玉道:「姊姊的大賢,我也無詞可贊。姊姊的話,我也定必告訴林妹妹。但林妹妹原不是存心,也不是恐怕姊姊存心,不過覺得我在那邊,姊姊這邊冷落了,心上惦記著似的。」。寶釵道:「往後我們都不要拘。譬如我要與你說話,我就可以找你;林妹妹要同你說話,林妹妹就可找你。或者你愛在那邊你就在那邊,大家坦衷直腸,這就好了。若是拘著,定要先到我這裏,再到林妹妹那裡,將來你再有了十個八個人,不是一夜跑到亮,還來不及哩。況且各人房裡也有個便當,或是病了,或是小阿子攪著,或是心裡有事不耐煩,都是常有的。要拘著了,某日在那裡,某日在那裡,彼此倒不方便了。譬如昨兒林妹妹說,要同著青棠說話,我就留你在這裡了。」寶玉道:「姊姊這話是極,林妹妹必以為然的。」寶釵道:「好在有個棠仙是個仙人,我的心是真的是假的,他總該知道,問他就便了。」寶玉道:「姊姊這麼說,我也不去看林妹妹了,我就在這裏。」寶釵道:「為什麼?」寶玉道:「我懶得動了,還有話同姊姊說。」
32 說著,吃了晚飯,又談起黛玉來。寶釵道:「林妹妹這人,真是個仙子。從前還覺得有些太高傲處,這回子比從前更是不同,不但天下找不出第二個來,便古[往]今來也沒有此一個人同他比得哩!青棠說他根底非凡,仙姑同他是姊妹。從前是昧了前因、惹了魔障,所以覺得性情與別人不同。這時因果已明,良緣已就,故而性情和洽。他說將來有大事業,這話我就深信不疑。所以我實在真心愛他,並無虛假。」寶玉道:「姊姊的前因,他自然也說了?」寶釵道:「他雖說我,還不是恍恍惚惚的,我倒不大信。」寶玉道:「姊姊何嘗不是仙子!我原說過的,姊姊只是不信。」
33 寶釵道:「這棠仙真了不得!他這麼本事,還只做仙姑一個婢女。這仙姑的本事,可想而知。」寶玉道:「他這前因也怪誕的很。」寶釵道:「我這幾天,竟勝讀十載奇書,聞所未聞,心上長了許多見識。才曉得我們平日所知所見,都是井蛙。就是聖賢所說的,解得一句半句,還是呆面子。林妹妹近來同從前絕然兩樣,未必不是得棠仙之力。這人真可做個閨房師友。你的福分也實在不淺哩。」寶玉道:「我初見他,不敢開口亂說話。後來看他一樣玩笑,絕不矜持,才敢同他親近的。這個人,若眼[前]沒有姊姊同妹妹,就是第一流了。」寶釵道:「林妹妹或者可以比他,我怎麼能比他呢!就論相貌,難道不是絕色麼!」寶玉道:「論相貌呢,怎及得姊姊!不過他有一種氣韻,卻也是獨絕的。」寶釵笑道:「近來大家都說「林妹妹變了一個人,絕不是從前的林姑娘。只怕這林姑娘是仙人變來的,從前的林姑娘到底還是過去了。」你道這話可笑不可笑!」寶玉道:「這必定是那丫頭、老媽子們說的。」
34 寶釵笑著點頭,又道:「我將來只怕人家也要說變了一個人呢。」寶玉道:「姊姊本沒有脾氣,這回還變什麼?」寶釵道:「我從前也未免有太矜持膠執處,如今想來,也覺不能自然。」寶玉道:「我竟不大覺得。」寶釵道:「你不聽得人家說我道學麼?」寶玉道:「道學是好話,林妹妹何嘗不道學呢!」寶釵道:「林妹妹純是仙氣,與我不同。」寶玉道:「從前自然不同,如今也差不多了。」寶釵道:「如今我自然趕不上他。」寶玉道:「姊姊過謙了。」寶釵道:「同棠仙一談,才曉得道學只講得聖賢一半的道理呢。定了這一半,反把那一半拋荒晦昧了。但凡平常的事理,拿道學去講,原覺極有把握了。我將古來的事約略一按,這話竟是得很。所以這道學也要用的得當的。」寶玉道:「姊姊這話精當極了,依著道學,我是一個大罪人,沒有一些是處。」寶釵道:「不但你,連老爺、太太沒有一個是的。聖賢凡事總要求其心之所安,假如老爺、太太執著,不容你娶林妹妹,林妹妹必定終身不嫁。自己一個嫡親的外甥女,又是老太太鐘愛的,使他終老空閨,心上似乎不安。再者,太太最疼的是你,你去了,太太幾乎過不去。老爺若執著不肯,你再去了,叫太太想著,心上也不安。所以老爺平日講道學,到這時候也只得通融了。」寶玉道:「這總虧著姊姊,要是姊姊不依,老爺、太太也無法。」寶釵道:「我是依著道學也該如此,不如此,我心上也不安。」寶玉道:「我這不是總是我無可解說,惟有將來再圖補報的了。」寶釵道:「你這事本用不得道學,若依著道學,不但出家不是,連同林妹妹相愛相慕也是不是的。所以說要用之得當。」寶玉道:「這是姊姊替我解嘲了!」寶釵道:「古來如這種也多,那尾生抱柱同那華山畿不必說,即如關雎之詩,朱夫子注的窈窕淑女指后妃,君子指文王。文王於後妃未至之先,寤寐求之,求之不得,至於藉寐思服、輾轉反側之憂;後妃來了,便琴瑟鐘鼓之樂了!想這情形也就同後來的相思差不多,怎麼聖人少年時也該如此呢!所以有人說這《詩》還是毛傳鄭箋講得好,後妃求淑女如此懇切,這才是後妃的賢處。」寶玉道:「姊姊這說的益發精了。」
35 次日,拜客回來,到了瀟湘館,把昨日寶釵的話一一的告訴黛玉。黛玉尚未開言,紫鵑回道:「寶二奶奶來了。」黛玉起身迎出來,攜了手進入房中。青棠也來,一同坐下。寶釵向寶玉道:「我同你說的話,你說了沒有?」寶玉道:「剛剛說完,姊姊就來了。」黛玉道:「姊姊從前怎麼樣疼我,本同親姊妹一樣。人家親姊妹還有不和好的。我本來沒有親姊妹,就是姊姊疼我。姊姊這回子格外偽謙,我實在心裡不安,並不是敢於存心。」寶釵道:「我們從此說明了,妹妹要真同我好,以後斷不要拘形跡,一切事情大家開心見誠的商量。我們三個人先能一心一意,[不]但長輩亦看著喜歡,傍人不至笑話,便是後來的人,也可跟上。」青棠接口道:「姊姊說得是。我們姊姊也是如此的。不但三個心要成了一個心,三個人竟要似—個人才好哩。」黛玉道:「姊姊怎麼說,我怎麼聽,我總跟著姊姊一輩子。但是有什麼不到處,姊姊也要從直的教導。」寶釵道:「我這活難道還不從直?你這回子還有什麼不到處?果然有了。自然我也要當面說的。」又笑道:「妹妹我實在愛你得很,雖不能比寶兄弟,也差不多呢。」黛玉道:「姊姊真愛我,我們底下一處歇,同床抵足,合影同枝,恐怕姊姊未必肯呢。」寶釵道:「這有什麼!棠仙既說三個人要似一個人,難道一個人還有什麼拘忌!」黛玉道:「這麼著,今兒就請姊姊在這裡歇。」寶釵道:「今兒是不好,等你滿了月再說。」青棠笑道:「寶姊姊這話是真的。」寶釵向寶玉道:「你怎麼一言不發?」
36 寶玉正在出神,忽然聽見寶釵這一問,連忙笑道:「你們說得高興,我插不下話來。」寶釵道:「正是,我恍惚聽見說你帶了兩個人回來,那雙釧我見過了,還有一個呢,怎麼總不見?藏在那裡了?」寶玉道:「我回來就把他交給大嫂子。請大嫂得空帶他見見太太,不知大嫂子帶他見過沒有。這一向忙忙碌碌,也沒問大嫂子。太太也總沒提起,到大嫂子那裡也總沒見他,連我也不知在那裡。」寶釵道:「也不叫他來見見妹妹?」寶玉道:「我還沒有同妹妹說過。」寶釵道:「這該罰了,怎麼妹妹還不曉得!」黛玉道:「什麼人?我竟不曉得。」寶玉道:「這些時那裡有好好兒說話的工夫!沒有說的話還多著呢,也不止這一件。」寶釵道:「你本來叫「無事忙」,這回子自然更該忙了。」
37 寶玉笑著,將雙釧、妙玉之事說了一遍。黛玉笑著道:「這都是意想不到的,我明兒看他去。」寶釵道:「既然如此,不如告訴大嫂子回聲太太,把他派到這裡來,省得在那邊人多的地方,未免要大傳說。」又道:「你這主意很好。」寶玉道:「明兒我問大嫂子去。我還托過大嫂子,請他告訴姊妹們,大約大嫂子也忘了。」寶釵道:「大嫂子這向忙得還了得!自然是顧不到這些了。你本該托二嫂子的。」寶玉道:「我原怕二嫂子那裡人多,那時姊姊又身上不好,不然就托了姊姊了。」寶釵問黛玉道:「雙釧是見過妹妹的了?」黛玉道:「在太太那裡見過。我也覺得同金釧相像,都不曉有這原故。這回說起來,竟比前生更俊了。」寶釵道:「寶兄弟!我們今兒談談心。你心愛的丫頭們,到底現在還有幾個?」寶玉道:「左不過曾經伺候過的這幾個人,這回子也有出去的,也有死了的。」寶釵道:「要老實說,不許拘著。我們三人才定了盟誓,你先拘著,那就同你合不來了。」黛玉道:「我們先撿曉得的說,我這裡有一個。」寶釵道:「我那裡也有一個。」黛玉道:「麝月、秋紋、五兒,這是不消說的了。」寶釵道:「還該有呢。寶兄弟還有那個?」
38 寶玉笑著,寶釵道:「你這個人不似實在誠實的。你不說,還有仙人在這裡呢。棠仙!你總曉得。」棠仙笑道:「人是還有幾個,叫什麼名,這個連我也說不出來。到了跟前,同二爺有緣無緣,我是曉得的。」寶玉道:「老太太那裡的琥珀,太太那裡的玉釧,還有一個四兒。」寶釵向黛玉道:「這我們實在不知道了。」黛玉道:「正要請教姊姊,我們要設個法子,把這些人成就了才好。」寶釵道:「原是要如此。妹妹你有什麼主意?」黛玉道:「便是想不出個主意來。」寶釵道:「這事要找個機會,不是一下子可以做得的。我們大家留神相機行事,第一要留神,先把這幾個人留下了,那怕慢點子都使得,不要冷不防又弄出別的原故來;再者,各人本人也要問問,他願意的叫他安心,不願意者省得我們瞎操心;再也要告訴大嫂子、二嫂子,大家幫著留神才好。妹妹你道怎麼樣?」黛玉道:「姊姊這說的極周到。姊姊的大才,我是斷趕不上的。」寶釵道:「妹妹又客氣了。」說著起身,拉著青棠道:「我們說幾句話兒。」青棠笑著跟了出來。
39 寶玉同黛玉附耳低低的說了一回話,黛玉笑著點頭,也跟著出來。寶釵道:「妹妹不要送。」出了院門,一路說著,回到房中。寶釵叫麝月、秋紋、五兒、四兒,叫他告訴玉釧、琥珀,說新二奶奶說的:「叫你有話說。不拘幾時,陸續過去。不要一塊去,一個一個的去。」麝月等答應了,摸不著頭腦。寶釵又道:「你們各自睡去,不要伺候。」鶯兒等會意,各自掩門睡了。寶玉道:「姊姊叫他們問問,豈不近便些!又叫他到那裡去做什麼?」寶釵笑道:「我問他,萬一他有不願意的,你信?」寶玉道:「有什麼不信!」寶釵笑道:「我不問他。」
40 卻說妙蓮,自從同了寶玉,一路陪著閒談,見寶玉還是從前那種溫柔俊雅,心中不禁感動。又見寶玉雖一樣宛轉纏綿,卻無一毫戲謔。自想「從前何等清高,何等睨傲,不拘何人;都不在眼裡。惟有寶玉,人中仙品,我頗有意於他,他也似乎十分愛敬。奈他眷著寶、黛二人,不能專心於我,我又不能輕假詞色。空存著這一縷情絲斬不斷。記得那年打坐入魔,也是為日間他一語觸動。可恨平空遭了惡劫,為盜所屏,自分了此殘生。偏又流落天涯,不能即死。徼幸嫁了周家,原想溷過這一世,不料又遭盜劫,偏偏竟遇著了他。他此番出家回來,自然有一番樂境,但我同他回去,作何究竟!他雖設法瞞著眾人,將來日久,恐怕總有人知道。就是無人說破,也是個再醮的婦人,斷不能像從前的尊貴。」想到此,不覺心忙意亂起來。又轉念道:「此時若不同他去,更無別路可走,或者他能念舊,待我還好,也不可知。記得寶釵情性和平,卻於我不甚接洽。黛玉於我親密,然性情又不和平。將來他便待我好,依我目前的光景,不過做一個婢妾,這兩個奶奶也難伺候。」想到此又心忙意亂起來。又轉念道:「且到其時,實在過不去,我還有兩萬銀子存在這裏,便自己建一個庵堂,仍舊出家戀修,也還來得及。總比在強盜手中好些。且是緣度去了,須也心安意定了。」
41 及至京進入賈府,將他送到李紈處。李紈略問數語,叫素雲、碧安安頓他廂房住著,也不帶他見人,也不叫他當差。每日眠食之外,毫無一事。一時聽見寶釵病了,寶玉召見了,做了官了,寶釵病懊了,黛玉來了,奉旨娶黛玉了,黛玉進了門了,心上更加忙亂:「也不見寶玉,也不見雙釧及周瑞家的,這些人不知把我於何安放。」真是悶到萬分。  
42 這日正打算等李紈回房,要去求派差使,心中預備了些話。聽得李紈回來,過去見了,還未開口,李紈道:「我這一晌接接連連的喜事,把人都忙得糊塗了。太太這晌也忙,所以把你竟忘了。來了這些時,還沒有見過太太,今日新二奶奶問起你來,我才記起。明兒你跟我去見太太,再去見過各位奶奶、姑娘們。你是外來的客人,也不用行大禮,請個安就是了。」妙蓮道:「我蒙二爺救命的大恩,見了太太,豈有不磕頭叩謝的!就是奶奶、姑娘們,也要叩頭的。」李紈道;「你的委曲,我們都知道了,大家沒有不可憐你的。只是你這回子在這裏,恐怕不慣呢。」妙蓮道:「我九死—生,又蒙二爺帶到府上,大奶奶又這麼恩典,我還有什麼委曲呢!不過一天到晚閒著,實在不過意。求奶奶不拘什麼差使派一個,也好報效。」李紈道:「明兒見過太太,看太太怎麼吩咐。我們再商量。」妙蓮答應著出來。不知後來如何?下回分解。
43 第十七回
44 單說這日李紈帶了妙蓮到王夫人那裡。請安畢,說了幾句話,便乘空回道:「寶兄弟去年帶來的這個人,一向因太太這裏事多,沒有帶來見,今兒帶在這裏。」王夫人道:「什麼人?我也忘了。」李紈道:「就是路上遇了強盜,寶兄弟救下來的。」王夫人笑道:「我的記性竟不中用了,寶玉回過的。叫他來瞧瞧!」李紈叫妙蓮過來磕了頭去,起來一旁站著。王夫人間他鄉貫姓氏,又問他怎樣被盜,妙蓮一一回答。王夫人向李紈道:「好個人兒!不像鄉村人家的人。可憐遭了劫了!如今怎麼樣呢?打算上哪裡去?我這裡好派人送你。」妙蓮道:「家裡都沒有人,娘家也沒有人,離得又遠。既蒙二爺救了性命,所以求的二爺帶到府中,情願做個丫頭,服役終身,報效恩典。還求太太准這下情的。」[王夫人道]:「要想個長久過日子法兒才好。不是我這裡不肯留你,恐怕耽誤了你。」李紈道:「據他說,卻也沒有地方可以去的。求太太暫且派個差使,將來再說。」
45 正說著,平兒、黛玉、寶釵都來請安。王夫人道:「你們都見過這個人沒有?」大家答應,都說:「沒有見過。」王夫人道:「這個人好像面熟得很,一時想不起來。」黛玉道:「倒有些像妙師父。」王夫人笑道:「不錯的,竟像得很。」李紈道:「他名字就叫妙蓮。」王夫人道:「這也奇了!」便問道:「你家原籍那裡?」妙蓮道:「蘇州。」王夫人道;「你有姊妹沒有?」妙蓮道:「有個姊姊叫妙玉,出家多年了。」王夫人道:「原來你就是妙玉的妹子,怪不得面貌相像。你姊姊他在我這府裡好幾年,可憐後來叫強盜拐了去了,我們至今還想他。你知道不知道?」妙蓮道:「姊姊出家後,多年不通音問,這事還是二爺告訴才曉得的。」王夫人道:「既是妙師父的妹子,又是寶玉救了他,他既不願上那裡去,我們該留他。」向寶釵、黛玉道:「你們那個帶他屋裡去使喚著罷。」黛玉道:「媳婦帶他去。」王夫人道:「你就在新二奶奶那裡罷。」妙蓮又磕頭謝了,又向眾人一一磕頭畢,伺候著跟了黛玉回房。
46 又向黛玉磕頭,起來含著淚道:「奶奶還認得妙蓮麼?」黛玉拉起來,拉著他手含淚說道:「你的事,我都曉得,真是受了大苦了!如今幸喜我們又遇著,可以長遠在一塊兒。只是你委屈些。這回子我們說過,從前的稱呼倒不便了,我叫你姊姊罷。」妙蓮拭淚道:「奶奶這格外的恩典,我如何敢當依呢!我是真心伺候奶奶一輩子的。」黛玉道:「我這裡的幾個人都還好。一個紫鵑,你是曉得的;還有一個青棠,也是你的前生舊識。你回來同他談談,就曉得了。我都同他認為姊妹,不過在人前不能不敷衍,這規矩在屋裡便不要拘了。況且你是舊交,你斷不要過謙。」妙蓮道:「這個實在不敢。」黛玉道:「我這裏房子不寬,你且同紫鵑一塊兒住著罷。」叫紫鵑同他去,要好住的地方,「得空我們還要細細的談心哩。」妙蓮自此安心伺候黛玉。不提。
47 午後寶玉回來,知道妙蓮派入瀟湘館,心中甚喜。同黛玉談了一回,又到後面與妙蓮說了一回話。到青棠處坐下,青棠道:「給二爺道喜!」寶玉道:「我又有什麼喜?姊姊可是因妙蓮取笑我麼?」青棠道:「妙蓮也是喜,然而還有時候。我說的另有個大喜。」寶玉道:「好姊姊!版訴我是什麼事?」青棠笑道:「奶奶昨夜得了熊羆之夢了。」寶玉道:「姊姊怎麼曉得?」青棠道:「我連這點事多不曉得!我告訴你,璉二奶奶也懷著喜哩。」寶玉道:「姊姊自然能前知,想來不錯的,但不知是男是女?」青棠道:「非男即女。」寶玉笑道:「這話又含糊兩歧了,誰不知道非男即女哩。」青棠道:「那倒難說,還有又男又女、非男非女的哩。」寶玉道:「這我就一發不懂了。」青棠道:「佛書、醫書上都載得明白,二爺沒有看到?」寶玉道:「我這腹中實在空疏,雖經師父帶我到螂環福地,用了些功,究竟是個空空的,以後竟要多讀才好。」青棠道:「多讀書也不難。」又說道:「以後你在那邊歇罷。這胎教不可不講,好叫小姐替你生下個好男女,也了卻他一件事。」寶玉道:「這怕什麼!我不惹他就是了。」青棠道:「也使不得,等他靜靜兒的養著好。」寶玉道:「這倒是苦事兒。」青棠道:「有蘅蕪君陪著你,還不好?」寶玉道:「不知怎麼,我一天不見林妹妹,心上就過不去。這一年多,怎麼樣,不成了牽牛織女了!」又道:「璉二哥他能?」青棠道:「璉二奶奶很好,已經叫彩明伺候了璉二爺了。」寶玉道:「我們這二嫂子比風姊姊是強遠了。若老太太在,必也喜歡的。」青棠道:「從前的璉二奶奶性靈全昧,所以造下惡孽,將來不曉得幾時才能歸到太虛哩!」寶玉也嘆息不已。  
48 按來到黛玉房中,見黛玉一人獨坐,說道:「你在那裡?」寶玉道:「在青棠那裏談了一回。」黛玉道:「青棠同你說了沒有?」寶玉笑道:「恭喜妹妹了。」黛玉道:「你陪陪寶姊姊,我們暫別些時。」寶玉只得答應。又說了一回話,到寶釵處來。
49 次日,請舒姨娘、瓊玉會親,內外大排筵席。席散後已是下午。王夫人向黛玉道:「你去同四妹妹來先見見你姨娘。」黛玉答應,打發青棠去請惜春。原來惜春向來應酬都不與聞,所以今日會親也沒有他。此時同了青棠來至上房,見了舒姨娘,略說幾句寒暄話。舒姨娘見惜春短小身材,面貌清雅,雖無桃李之艷,卻有冰雪之姿,令人不敢玩視。想道:「怪不得瓊兒一定要他,果然在這班人中另有一個光景。」王夫人道:「我們就請瓊哥兒進來罷。」家人媳婦們答應,傳話出去,大家多退出院中。探春、李紈等均避人房內。惟舒姨娘、王夫人、惜春三人坐著,寶、黛二人站著伺候。
50 一回子,寶玉同了瓊玉進來,先拜見王夫人,道了謝,又見了寶釵,平拜了,然後回身見了惜春,作了揖。王夫人讓坐,瓊玉讓了一回,在東邊椅子上坐了,寶玉挨著作陪。王夫人叫寶、,黛二人挨著惜春坐下。王夫人說道:「承姨太太、外甥不棄,要我這侄女。奈我這侄女一向奉佛清修,堅定得很,我也拗他不過。外甥的美意我已告訴他了,他說他有幾[句]話要當面說。仗著舊親,所以請外甥進來,趁著姨太太在這裏,大家談談。」瓊玉道:「這原是外甥斗膽妄想;不過是敬慕姊姊的學問,想終身奉為明師,不知姊姊能垂鑒愚忱否?」
51 探春等在房中竊竊私議道:「我們看他怎麼樣說,這教人真摸不著呢!」只見惜春徐徐的說道:「我為著自己知道命薄無能,所以出家奉佛。不知兄弟何所取於我?我是世間一個廢物。兄弟說學問,我的學問在那裡?」瓊玉道:「兄弟小時想,那人生配偶,最關緊要。說家有賢婦,謂之內助。論古人中後妃的求賢審官,邑姜的列於十亂,這才稱得「內助」兩字。以後如武侯夫人、韓蘄王夫人,還可算得。其餘不過尋常循分的人,都當不得這兩字。心裡妄想,要得個識見學問高我幾倍可以為師的人,又怕天下沒有這種人。後來我們姊姊回來,兄弟敬服得了不得。想天既生了我姊姊這個人,那裡還能再生一個。這妄念益發息了。及至到京,見了姊姊,又曉得姊姊平日的識見學問,知道姊姊是個超凡絕俗、明心見性的人,不禁起了敬慕之想。及至我姊姊到京後,又將姊姊高情清德細細告訴,決然無疑,所以才敢向兩位舅舅告求的。」惜春道:「兄弟持論甚高,但我非其人。況且我於世事一毫不解,兄弟還須另行尋訪。」瓊玉道:「姊姊不肯俯從,兄弟豈敢多瀆,但須鑒我這番誠意,容我做個私淑弟子,也不枉……」
52 瓊玉還未說畢,惜春接口道:「兄弟這意思原不是世人所能解,卻也不在世情中。但既同在世上,不能不做世上的事,不能不依世上的規模。我於世上事,實在都不能,所以自慚無用,不敢草草,並非不解兄弟的意思。」瓊玉道:「這個姐姐不必過慮。我求姊姊,原要奉為師賢。至於一切世事。我自另行著人料理,斷不來煩擾你一毫。姊姊只管依舊戀修,我不過隨時請教。我自我姊姊回家後,自覺受益無窮,我姊姊出了閣,便覺不便。姊姊若肯俯從,我便可畢生受教了。我這求親,原不過是個話頭,誠如姊姊所說,同在世上,還須做世上的事,雖是舊親,難道無端把姊姊請過那邊去,舅舅這裡必不肯依。姊姊恐也不肯。即便肯了,也不是個長久的道理,世俗人倒反生出議論來,所以只得前來求親。若是兄弟有世俗之見,真要求姊姊作配,與尋常求親一般,兄弟又何必舍易求難呢!況且兄弟何人,敢仰瀆姊姊?」惜春道:「既然如此說,想來不是誑我。我是奉佛的,佛家最要至誠,兩位太太就是現在的佛。我們當著太太前說明了,我就過去。」瓊玉道:「姊姊請吩咐,兄弟無有不遵。」惜春道:「兄弟,你先聘了我們喜鸞妹妹,所有一切中饋操持的事都交與他。把事親、教子兩件事交給我。除此兩件之外,我是一概不能的。」舒姨娘道:「我們瓊兒敬慕小姐的學問,只要小姐肯過去,連這兩件事也不敢奉煩的。小姐只管放心。」瓊玉道:「姊姊吩咐,兄弟斷無不依。但喜姑娘這層,恐怕不可委屈。」惜春道:「從前說的是喜姑娘,兄弟才說求親是個話頭,我不過借著世俗的[識]見,同兄弟做個閨房之友罷了!喜妹妹是兄弟正配,有什麼委屈呢!」瓊玉道:「姊姊還沒有求准,我怎敢又求一個呢。既說世俗,便有個次序,這到底為難,還求姊姊斟酌。」惜春道:「眼前林姊姊就是樣子,寶姊姊能讓林妹妹,難道我這借名兒的倒不能讓了?我言盡於此,請自裁奪。」說著,站起身來,向舒姨娘、王夫人告辭,飄然回櫳翠庵去了。  
53 舒姨娘向瓊玉道:「四小姐既然如此說,你就面求太太罷。」瓊。玉起身向王夫人道:「外甥另日過來叩求,今日恐怕不恭。」王夫人道:「從前我原想仰攀,後來知道哥兒的意思就罷了,這回子倒要商量商量。」瓊玉道:「舅母這麼說,外甥負罪已深。外甥先謝了罪。」說罷,向王夫人跪下磕了四個頭。王夫人連忙拉著,一面說道:「快扶起外甥來。」黛玉過來將瓊玉扶起,舒姨娘道:「求太太憐他小人兒,俯允了罷。」王夫人道:「你做我的女婿,我還有什麼不喜歡!但是這事又是個新樣兒,這次須要斟酌斟酌。我同老爺商量了,再去奉複罷。」瓊玉又請安謝了,退了出來。舒姨娘也起身道謝告辭。王夫人道:「往後我們親上加親,更親密了。」大家送了出來。
54 必到上房,都說這兩個人一樣的古怪。王夫人道:「這瓊哥兒真了不得。這麼點小人兒,那說話又婉轉、又切實、又爽快,真叫人估不著,說不出來。我們這四丫頭也絕無一點女孩子的樣子,又是風姐兒那種的口才,這也真看他不出。」黛玉道:「四姑娘真有點學問,怪不得我那兄弟盡著苦求。」
55 正說著話,賈政進來,王夫人一一告訴了。賈政道:「這就很好,等他們擇日行聘就是了。」王夫人道:「喜丫頭怎麼樣呢?」賈政道:「這種女婿一時也難找,估量著也沒有什麼不好。惜丫頭既願意,喜丫頭想來也願意了。」王夫人道:「這次序怎麼樣定呢?論年紀呢,是喜丫頭大;依瓊哥兒的意思,要惜丫頭居長。」賈政想了一回,道:「回來告訴他家,一同娶了過去,隨他們自己定去,我們不要管他。」於是定了。黛玉差人告訴瓊玉。請了兩位相好的同年,過來求親,擇日行聘。趕著選了十一月的吉期,送了過來。這裡剛剛把賈蘭、巧姐喜事過了,又忙起這兩件事來。
56 卻說賈蘭娶的傅氏素芳,相親比張氏好些,為人甚是賢淑。賈蘭夫婦相得,李紈甚是喜歡。賈政、王夫人都也說好。這素芳跟著姊姊秋芳讀書,也能做詩,也能畫畫,也能寫字,又解詞曲音律,與寶釵、黛玉這班人都甚相投。論相貌,跟不上寶、黛、探、湘;論文才德性,卻跟得上。這也算李紈的佳兒佳婦了。後了。及至嫁了過去,正夫人雖無他說,牛繼宗竟不是個風雅愛才的人,不過因姬妾中並無一個識字的,想弄個才女,圖個虛名的。自己既無文理,並不知好歹。初還覺得新奇可喜,漸漸的數見不鮮,仍是與些姬妾們取鬧,竟至見面為難,所以秋芳大不得意。聞妹妹嫁了賈府,又曉得賈家一切事情,急欲往來,以破煩悶。牛繼宗本與賈府世交,任他來往,卻並不禁止。此是後話。
57 卻說賈璉因寶玉回來,見家門有興旺之象,因竭力撐持。接連這幾件喜事,已弄得力盡筋疲,幸虧與寶玉商量,將妙蓮之款項挪用,方才敷衍。如今又出了兩件喜事,心上著忙,與平兒商議道:「我們這事管不下去了。現在挪了寶兄弟一萬銀,說是就歸出來替他生息的,如今還想不出歸款的法兒,平空又生出這兩件喜事,又擠在一塊。若嫁到別人家,也還可以將就些,偏又嫁到他家;若將就了,叫他家看著不好看。若要好好的辦,總得要好大一注銀子。況且年近了,我們過年約莫著總還得幾千銀添補。老爺、太太是只管吩咐下來,寶玉弟是向來不管的,叫我們怎樣呢?」平兒道:「三件喜事都辦了,這兩件難道就歇了不成?」賈璉道:「我的奶奶,你叫我拿什麼辦嚇!從前辦的,還空著整萬銀子在這裏;這回子年又近了,那裡去張羅?」平兒道:「三件事都辦了,這回子說難辦,人家定要說我們勢利,因為不是我家的人,所[以]難了,這不把以前的辛苦通無了。依我說,還是苦我們不著,想法辦了再說。」
58 賈璉道:「這要請教奶奶了。」平兒道:「這要你們外頭想法,我有什麼在這裡呢!」賈璉道:「原是外頭沒有法想,才這麼著急呢。」平兒道:「這我先不信,你既挪了寶玉的銀子,你不還,人家怎麼使了呢?」賈璉道:「原是還人家了,所以沒有了。」平兒道:「既還了人家,就不好再問人家借?」賈璉道:「這回子什麼時候,也要人家肯呢。便借了來,到年下拿[什]麼還人呢?」平兒笑道:「你且把事情辦過去了,再想那年下的法兒。這回子就急急盤算著過年做什麼!依你說,該怎樣呢?」賈璉道:「我想林妹妹的妝奩不少,他難道競不拿出來幫補幫補!」平兒大笑道:「你也算會盤算的了。人家月子還沒有滿,你倒已經想他的妝奩了。你想,你問他要去,我是不會。」賈璉道:「我怎麼能問他要去,原要大家商量。我們且把這現在艱難的情形先回回老爺、太太,看怎麼樣再說。」
59 平兒搖頭道:「說不得。說了,四姑娘、喜姑娘先怪了,老爺、太太也未必喜歡。不如等兩天滿月,我抽個空回回太太,就說:從前二爺管著家務,為有奶奶在裡頭幫著。這回子我不中用,這事情都料理不過來。一向因寶姊姊身上不好,林妹妹又沒有過來,所以只得敷衍著。這[會]子寶姊姊也大好了,林妹妹滿了月了,又添了環三嬸子、蘭哥兒媳婦,都是能幹的。求太太不拘派那個管著,省得把事情誤了。看太太怎樣吩咐,我相機行事。」
60 賈璉道:「太太不依呢?」平兒道:「太太不依,我們也叫大家聽聽,不是我們兩個要占著這家事。老爺、太太雖待我們好,到底是那邊人。現放著薛、林兩個這麼能幹的親媳婦,為什麼不叫他管!我們自己不先說,知道人家怎麼樣說呢!」賈璉道:「太太依了呢?」平兒道:「依了很好,我們樂得消閒自在。從前奶奶為著這個家,把人都磨死了,還落了一大堆的褒貶。這回子,那一個說一句好話呢。我為什麼再往裡鑽!」賈璉道:「他們不肯呢?」平兒道:「那有太太,與他們不相干。」賈璉道:「你這說的是。你竟比你奶奶還利害,我竟服了你。就這麼著,你回太太,我回老爺。」兩人商量定了。不知如何回法,王夫人、賈政意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61 第十八回
62 單說黛玉滿月後,取了奩簿及典鋪、銀號各簿籍、圖章、折子等件,命紫鵑拿了,到王夫人這邊來。見李紈、平兒都在那裡,黛玉請了安,回道:「這是姨娘同兄弟給媳婦的些東西,請太太過目。這是兩個鋪子的簿子,這是支提的折子,這是支提用的圖章。請太太收著,或是交給那位嫂子收著,以備提用。」王夫人笑道:「你真是個仙人!罷才璉兒媳婦回我,叫我派你同寶丫頭管家,你就來了。」黛玉道:「媳婦年輕軟弱,又沒有才情,一些事也不懂。大嫂子、二嫂子都是大才,況且管慣了的,還是請兩位嫂子管。媳婦並不是貪懶,實在是不諳練。有什麼事,但凡能做的,幫著料理就是。」李紈道:「我是最無用的人,太太也原諒我,我只能勉強的幫著。這回子娶了媳婦,又添出許多零碎的事情,我實在招呼不來。二嫂子,你這幾年辦得很好,你又何苦謙讓呢!」王夫人道:「你說是年輕沒有才情,這也是你謙讓的話。我聽說你幫著你姨娘料理這麼個事業,你的才情就很可以。從前身子單弱,不奈煩做這些事。這會子你身子也好了,精神比鳳丫頭,寶丫頭還強。你不過因璉兒夫婦向來管家,你才來,好像奪了他的事管,你所以不肯,這也是的。」向平兒道:「你也不必推,還是你管著。有什麼事,大家商量著就是了。」
63 說著,翻那簿子,看了一回,說道:「你姨娘真是費事了!你兄弟也實在的好。一個自小沒見面的姊姊,陪這些妝奩,也難得的很了。倒是我們這兩個過去,沒有一些妝奩,叫那邊親家笑話怎麼好呢!這個我看了,你還收著,要用再向你說。」黛玉接了奩簿,說:「這鋪子的簿子存在太太這裏,早晚支提便當些。」王夫人道:「也還是[你]收著。」平兒道:「侄媳婦的下情,都回過太太了。實在料理不過來,往後恐怕誤事。」王夫人道:「你的意思,我也曉得。也是的,我竟不能制斷,你們自己去議,我是總是一樣。璉兒夫婦呢,向來多年管慣的;他們呢,是我親媳婦。你們去議定了來,那個願管,就是那個。還有寶丫頭,還沒有來呢。」正說著,寶釵同著張氏、素芳都進來。  
64 王夫人把話又大概說了。寶釵道:「我老實回太太罷!這如今不比從前,太太也知道的,事情本也艱難了的,二嫂子的意思,一來為著自己倒底是侄兒媳婦,雖然老爺、太太待的同兒子、媳婦一樣,旁人難保沒有一句半句的話。以前風嫂子一行心機,到於今也有人說好,也有人說不好,安知將來又是怎樣兒呢!二來,如今事情日漸的多了,前手不應後手,萬一有個小小的失誤,便只有說不好,沒有說好的了。林妹妹意思,太太說的一些不錯。估量這回子叫林妹妹把這家事接過去,林妹妹也是必不肯的。至於我,更是無用,更不必說了。」王夫人笑道:「你說了半天,還是這也是、那也是的,這不同我一樣!你到底商量個定規。」寶釵道:「太太叫他們自己商量。依我看來,便商量一年,還是各人說各人的。倒不如太太定了個主意,分派了,那個不遵,就不依那個。」李紈、黛玉齊道:「我們公舉姊姊,請太太派了罷。」寶釵道:「太太知道我無才,斷不派我。」黛玉道:「姊姊從前同三妹妹也曾經理過來,怎麼這回倒又過謙起來?」寶釵道:「那不過幫著照料,譬如署事的官一樣。現在這實缺的尚且求卸事,還說得到署事的。」大家多笑了。
65 王夫人道:「你到底有個主意沒有?依你,該怎麼樣?你說給我聽。」寶釵道:「依我的主意,二嫂子也不肯管,林妹妹也不肯管,大嫂子同我也不能管,他們兩人更不必說,這不是添了兩三個人,倒弄得沒人管事了!不如大家都管。請太太派林妹妹處支銷,所有一切應辦的事情仍舊二嫂子管著,有事回過太太請了示,依著辦。其餘的事,該二嫂子辦理,二嫂子作主;該林妹妹辦的,林妹妹作主。辦了,再各人回太太。二嫂子或是忙了,或是做月子,或是身上偶然不舒服,派人幫著代理。二嫂子若嫌事多,或者再派我們這些人幫著。這麼著,林妹妹也不至太繁,二嫂子也不太擔大沉重。太太看是使得使不得?」
66 王夫人想了一回,笑道:。「你這說的竟周到妥當,我想著很好。不曉得你們還有什麼話說沒有?我就這麼定了,大家不必再推。」黛玉道:「這總賬該怎麼樣,媳婦也摸不著,還是求太太派媳婦同寶姊姊幫著二嫂子就是。」寶釵道:「你這不爽快了!我這主意,八面都想到了的,你回去細細想便曉得了。這總賬有什麼難管,不過某事要若干銀子,發個支提的條子,用了照數銷算就是了。我把這句話說穿了,你再不答應就錯了。」黛玉道:「我同姊姊一塊管。」寶釵笑道:「這又何必呢!我幫二嫂子呢,不來幫你。」王夫人道:「就這麼定了。」黛玉道:「太太再三吩咐,也不敢不遵。但一切事還是二嫂子辦,媳婦單管銀錢的收發銷算便了。」王夫人道:「這個自然。」寶釵道:「林妹妹是個戶部尚書,二嫂子是個侍郎,我們都是些司官,悉聽調度就是了。」大家又說笑了「回,各自散了。
67 平兒將歷年賬目以及對牌等物撿齊了,送到瀟湘館。黛玉收下,大略看了一遍。留下幾本總簿及各花名簿冊,其餘依舊帶了,親送到平兒處交還。說道:「現在公中一切艱難,我所以將兩個鋪子交到太太處,以便添補,太太又不肯留下。我曉得嫂子的意思,你不肯提用我的錢。所以太大派我,我就遵太太的命。以後嫂子這裡要用多少銀子,告訴我。」又取出一方小玉圖章道:「我們早晚有不能即刻見面的時候,嫂子這裡寫一條子,把這圖書用上,我照數寫了提銀的條子,用上圖書,嫂子派人去取。我留著這條子,也好記著寫賬;鋪子裡留著條子,好同折子比對,免得錯誤,似乎比那對牌好些。對牌仍舊用在自己庫上。我才瞧著:現在我們庫上也沒有什麼現銀子了。進的不敷出的,那裡還有存余呢!」平兒道:「可不是!外頭還有虧空哩。」黛玉道:「有多少虧空,請二哥哥把賬清出來,我們想法彌補了才好。恐怕將來愈拖愈深。」平兒道:「這更好了。」黛玉道:「現在四姑娘同喜姑娘的事,嫂子回過太太沒有?打算怎樣辦?珍大爺那邊是怎麼個意思?」平兒道:「還沒有回過,不知怎麼個意思。我們明兒一塊回回太太。」
68 黛玉又道:「大老爺那邊光景怎麼樣?」平兒道:「也甚艱難。一切用度省而又省,還是澆裹不過來。到底少了這個世俸,差多了!」黛玉道:「珍大爺那邊呢?」平兒道:「珍大爺還可以敷衍,不過他們用度大,不免糜費。珍大爺的脾氣如今雖好多了,然而總不能十分安分。」黛玉道:「姨媽那裡聽說也很難。我問寶姊姊,寶姊姊又不肯細說。還是鶯兒說了幾句,也說不齊全。不知到底是怎樣了?」平兒道:「我聽見二爺說,家事全壞了,鋪子全沒有了,田產也完了,就剩了房子同些衣服物件罷了。現在也不知怎麼的過日子。說是蝌二爺管家,回來問問邢姑娘就知道了。」兩人說了半天,黛玉回房。
69 寶玉進來,黛玉告訴他這些事。寶玉道:「太太派你管總你就管了就是了,只是要操些心。」黛玉道:「我只管銀錢,心倒不要操。但太太不肯留下,一定要叫我自己管,這大約是二嫂子的主意。」寶玉道:「太太自然存這個心:怎樣新媳婦才進門,就把他的妝奩全收用了,豈不叫瓊兄弟那邊笑話!所以派你總管,仍舊是你手裡使。但不知妹妹這妝奩夠賠幾時?」黛玉道:「這倒不怕的,我還有呢。」又將瓊玉讓產的話說了。寶玉道:「這就不消多慮了。」黛玉道:「我打[算]回太太,搬到寶姊姊那邊一塊住,近便些。」寶玉道:「也好。我在哪裡呢?」黛玉道:「你仍舊住這裏,留青棠陪著。場期也近了,也好讀讀書,這裡比那裡清淨些。你幾時銷假?往後又要上衙門辦事,一天不過有半天在家罷了。」寶玉道:「不過一二日就要銷假。我打算再告個假,等會試過了再說。」黛玉道:「這更好,可以靜靜的用些功夫。」寶玉道:「我本打算同妹妹讀書,偏太太又派下事來了。」黛玉道:「不妨,我也想讀哩。」說了一回,寶玉到青棠處來。
70 次日,黛玉約了乾兒、寶釵,來回王夫人惜春、喜鸞出嫁的事。王夫人道:「喜丫頭的事,既算我的女兒,該仿照探丫頭的樣子。但是現在光景不比從前,恐怕不能照著辦,不得不從省儉些。但太省了,又著[實)不好看。四丫頭的事既在這邊,自然也照迎丫頭的樣子。至於那邊怎麼樣,聽他們去。」平兒道:「這回林「妹妹的事,那邊親家太太這麼費心,我們自然也不好草草,總要比二姑娘、三姑娘從豐些才好。」黛玉道:「從前怎樣的辦的,二嫂子是熟悉的。至於這項費用該多少,太太不必費心,也不必動公中的,媳婦預備著就是了。」王夫人道:「也不要十分過費。公中不夠,你自然要添補些子。」
71 黛玉道:「大老爺那邊,聽說用度艱難的很,媳婦想稍為貼補點子。回回太太,不知使得使不得?」王夫人道:「我也曉得那邊光景不好,只是這邊也艱難,所以不能兼顧。你能貼補些,極好的了。」黛玉道:「媳婦打算每月送貳百銀子過去,請大老爺、太太隨便添補些。」王夫人道:「這很好的了,恐怕大老爺未必肯收。」黛玉道:「所以要求太太打發人送去,或者請太太當面說二句。竟說是太太的意思,不必說是媳婦的主意。」王夫人道:「使得,我打發人說去。但你這個意思,也不好沒了你的。」黛玉道:「姨媽那邊聽說也很苦,媳婦打算也照著
URN: ctp:ws32319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