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三回文王夜夢飛熊兆

《第二十三回文王夜夢飛熊兆》[View] [Edit] [History]

1 文王聽散宜生之言,出示張掛西岐各門。驚動軍民,都來爭瞧告示。只見上書曰:
2 「西伯文王示諭軍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鄉,無兵戈用武之擾,民安物阜,訟減官清。孤囚羑里羈縻,蒙恩赦宥歸國。因見邇來災異頻仍,水潦失度,及查本土,占驗災祥,竟無壇址。昨觀城西有官地一隅,欲造一臺,名曰靈臺,以占風候,看驗民災。又恐土木工繁,有傷爾軍民力役,特每日給工銀一錢支用。此工亦不拘日之近遠,但隨民便:願做工者即上簿造名,以便查給;如不願者,各隨爾經營,併無逼強。想宜知悉,諭眾通知。」
3 西岐眾軍民人等一見告示,大家歡悅,有言曰:「大王恩德如天,莫可圖報。我等日出而嬉遊,日落而歸宿,坐享承平之福,是皆大王之所賜。今大王欲造靈臺,尚言給領工錢。我等雖肝腦涂地,手胼足胝,亦所甘心。況且為我百姓占驗災祥之設,如何反領大王工銀也。」
4 一郡軍民無不歡悅,情願出力造臺。散宜生知民心如此,抱本進內啟奏。
5 文王曰:「軍民既有此意舉,隨傳旨給散銀兩。」眾民領訖。文王對散宜生曰:「可選吉日,破土興工。」眾民用心,著意搬泥運土,伐木造臺。
6 造靈臺不過旬月,管工官來報工完。文王大喜,隨同文武多官排鑾輿出郭,行至靈臺觀看,雕梁畫棟,臺砌巍峨,真一大觀也。
7 文王隨同兩班文武上得靈臺,四面一觀,文王默然不語。
8 時有上大夫散宜生出班奏曰:「今日靈臺工完,大王為何不悅?」
9 文王曰:「非是不悅。此臺雖好,臺下欠少一池沼以應水火既濟、配合陰陽之意。孤欲再開池沼,又恐勞傷民力,故此鬱鬱耳。」
10 宜生啟曰:「靈臺之工,甚是浩大,尚且不日而成;況於臺下一沼,其工甚易。」宜生忙傳王旨:「臺下再開一沼池,以應 水火既濟之意。」
11 說言未了,只見眾民大呼曰:「小小池沼,有何難成,又勞聖慮!」眾人隨將帶來鍬鋤,一時挑挖;內中挑出一付枯骨,眾人四路拋擲。文王在臺上,見眾人拋棄枯骨。
12 王問曰:「眾民拋棄何物?」
13 左右啟奏曰:「此地掘起一付人骨,眾人故此拋擲。」
14 文王急傳旨,命眾人:「將枯骨取來,放在一處,用匣盛之,埋於高阜之地。豈有因孤開沼而暴露此骸骨,實孤之罪也。」
15 眾人聽見此言,大呼曰:「聖德之君,澤及枯骨,何況我等人民,不沾雨露之恩。真是廣施人意,道合天心,西岐萬民獲有父母矣!」眾民歡聲大悅。
16 文王因在靈臺看挖沼池,不覺天色漸晚,回駕不及。文王隨文武在靈臺上設宴,君臣共樂。席罷之後,文武在臺下安歇,文王臺上設繡榻而寢。
17 時至三更,正值夢中,忽見東南一隻白額猛虎,脅生雙翼,望帳中撲來。文王急叫左右,只聽臺後一聲響喨,火光沖霄,文王驚醒,嚇了一身香汗;聽臺下已打三更。文王自思:「此夢主何凶吉,待到天明,再作商議。」
18 次早文武上臺,參謁已畢,文王曰:「大夫散宜生何在?」
19 散宜生出班見禮曰:「有何宣召?」
20 文王曰:「孤今夜三鼓,得一異夢,夢見東南有一只白額猛虎,脅生雙翼,望帳中撲來,孤急呼左右,只見臺後火光沖霄,一聲響喨,驚醒,乃是一夢。此兆不知主何吉兇?」
21 散宜生躬身賀曰:「此夢乃大王之大吉兆,主大王得棟梁之臣,大賢之客,真不讓風后、伊尹之右。」
22 文王曰:「卿何以見得如此?」
23 宜生曰:「昔商高宗曾有飛熊入夢,得傳說於版築之間;今主公夢虎生雙翼者,乃熊也;又見臺後火光,乃火鍛物之象。今西方屬金,金見火必鍛;鍛煉寒金,必成大器。此乃興周之大兆。故此臣特欣賀。」眾官聽畢,齊聲稱賀。
24 文王傳旨回駕,心欲訪賢,以應此兆。
25 姜子牙自從棄卻朝歌,別了馬氏,土遁救了居民,隱於磻溪,垂釣渭水。子牙一意守時候命,不管閒非,日誦「黃庭」,悟道修真。苦悶時,持絲綸倚綠柳而垂釣。時時心上崑崙,刻刻念隨師長,難忘道德,朝暮懸懸。
26 這日子牙坐於垂楊之下,只見滔滔流水,無盡無休,徹夜東行,熬盡人間萬古。但見青山流水依然在,古往今來盡是空。
27 子牙歎畢,只聽得一人作歌而來:「登山過嶺,伐木丁丁。隨身板斧,砍劈枯藤。崖前免走,山後鹿鳴。樹梢異鳥,柳外黃鶯。見了些青松檜柏,李白桃紅。無憂樵子,勝似腰金。擔柴一石,易米三升。隨時菜蔬,沽酒二瓶。對月邀飲,樂守孤林。深山幽僻,萬壑無聲。奇花異草,逐日相侵。逍遙自在,任意縱橫。」
28 樵子歌罷,把一擔柴放下,近前少憩,問子牙曰:「老丈,我常時見你在此,執竿釣魚,我和你像一個故事。」
29 子牙曰:「像何故事?」
30 樵子曰:「我與你像一個漁樵問答。」
31 子牙大喜:「好個漁樵問答。」
32 樵子曰:「你上姓?貴處?緣何到此?」
33 子牙曰:「吾乃東海許洲人也。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
34 樵子聽罷,揚笑不止。子牙問樵子曰:「你姓甚?名誰?」
35 樵子曰:「吾姓武,名吉,祖貫西岐人氏。」
36 子牙曰:「你方纔聽吾姓名,反加揚笑者,何也?」
37 武吉曰:「你纔才言號飛熊,故有此笑。」
38 子牙曰:「人各有號,何以為笑?」
39 樵子曰:「當時古人,高人,聖人,賢人,胸藏萬斛珠璣,腹隱無邊錦繡。如風后、老彭傅說、常桑、伊尹之輩,方稱其號;似你也有此號,名不稱實,故此笑耳。我常時見你絆綠柳而垂絲,別無營運,守株而待兔,看此清波,無識見高明,為何亦稱道號?」
40 武吉言罷,卻將溪邊釣竿拿起,見線上叩一針而無曲。樵子撫掌大笑不止,對子牙點頭歎曰:「有智不在年高,無謀空言百歲。」
41 子牙曰:「年高方知有智,百歲豈是無謀?」
42 樵子問子牙曰:「你這釣線何為不曲?古語云:且將香餌釣金鰲。我傳你一法,將此針用火燒紅,打成鉤樣,上用香餌,線上又用浮子,魚來吞食,浮子自動,是知魚至,望上一拎,鉤掛魚腮,方能得鯉,此是捕魚之方。似這等鉤,莫說三年,便百年也無一魚到手。可見你智量愚拙,安得妄日飛熊!」
43 子牙曰:「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夫在此,名雖垂釣,我自意不在魚。吾在此不過守青雲而得路,撥陰翳而騰霄,豈可曲中而取魚乎!非丈夫之所為也。吾寧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不為錦鱗設,只釣王與侯。」
44 武吉聽罷,大笑曰:「你這個人也想王侯做!看你那個嘴臉,不像王侯,你到像個活猴!」
45 子牙也笑著曰:「你看我的嘴臉不像王侯,我看你的嘴臉也不甚麼好。」
46 武吉曰:「我的嘴臉比你好些。吾雖樵夫,真比你快活:春看桃杏,夏賞荷紅,秋看黃菊,冬賞梅松。」
47 子牙曰:「不是這等嘴瞼。我看你臉上的氣色不甚麼好。」
48 武吉曰:「你看我的氣色怎的不好?」
49 子牙曰:「你左眼青,右眼紅,今日進城打死人。」
50 武吉聽罷,叱之曰:「我和你閑談戲語,為何毒口傷人?」
51 武吉挑起柴,逕往西岐城中來賣。不覺行至南門,卻逢文王車駕往靈臺,占驗災祥之兆。
52 隨侍文武出城,兩邊侍衛甲馬御林軍人大呼曰:「千歲駕臨,少來!」
53 武吉挑著一擔柴往南門來,市井道窄,將柴換肩。不知塌了一頭,番轉尖擔,把門軍王相夾耳門一下,即刻打死。
54 兩邊人大叫曰:「樵子打死了門軍!」即時拿住,來見文王。
55 文王曰:「此是何人?」
56 兩邊啟奏:「大王千歲,這個樵子不知何故打死門軍王相。」
57 文王在馬上問曰:「那樵子姓甚名字?為何打死王相?」
58 武吉啟曰:「小人就是西岐的良民,叫做武吉。因見大王駕臨,道路窄狹,將柴換肩,誤傷王相。」
59 文王曰:「武吉既打死王相,理當抵命。」
60 隨即就在南門畫地為牢,豎木為吏,將武吉禁於此間,文王往靈臺去了。紂時畫地為牢,止西岐有此事。東、南、北連朝歌俱有禁獄,惟西岐因文王先天數,禍福無差。因此人民不敢逃匿,所以畫地為獄,民亦不敢逃去。但凡人走了,文王演先天數,算出拿來,加倍問罪。以此頑猾之民,皆奉公守法,故曰「畫地為獄」。
61 武吉禁了三日,不得回家。武吉思:「母無依,必定倚閭而望;況又不知我有刑陷之災。」因思母親,放聲大哭。
62 其時散宜生往南門過,忽見武吉悲聲大痛,散宜生問曰:「你是前日打死王相的。殺人償命,理之常也,為何大哭?」
63 武吉告曰:「小人有母,七十餘歲。小人無兄無弟,又無妻室。母老孤身,必為溝渠餓殍,屍骸暴露,情切傷悲。養子無益,子喪母亡,思之切骨,苦不敢言。小人不得已,放聲大哭。不知迴避,有犯大夫,祈望恕罪。」
64 散宜生聽龍,默思久之曰:「武吉不必哭,我往見千歲啟一本,放你回去,辦你母親衣衾棺木,柴米養身之資,你再等秋後以正國法。」
65 武吉叩頭:「謝老爺大恩!」
66 宜生一日進便殿,見文王朝賀畢,散宜生奏曰:「臣啟大王:前日武吉打傷王相人命,禁於南門。武吉言有老母七十有餘歲,無人照料,吉遭國法,母必成溝渠之鬼。臣思王相人命,原非鬥毆,實乃誤傷。據臣愚見,且放武吉歸家,以辦養母之費,棺木衣衾之資,完畢,再來抵償王相之命。臣請大王旨意定奪。」
67 文王聽宜生之言,隨准行:「速放武吉回家。」
68 武吉出了獄,可憐思家心重,飛奔回來。只見母親倚閭而望,見武吉回家,忙問曰:「我兒,你因甚麼事,這幾日纔來?為母在家,曉夜不安,又恐你在深山窮谷被虎狼所傷,使為娘的懸心吊膽,廢寢忘餐。今日見你,我方心落。不知你為何事,今日纔回?」
69 武吉哭拜在地曰:「母親,孩兒不幸前日往南門賣柴,打死門軍王相。文王把孩兒禁於獄中。我想母親在家中懸望,多虧上大夫散宜生老爺啟奏文王,放我歸家,置辦你的衣衾、棺木、米糧之類,打點停當,孩兒就去償王相之命。母親,你養我一湯無益了!」道罷大哭。
70 其母聽見兒子遭此人命重情,魂不附體,一把扯住武吉,悲聲哽咽,兩淚如珠,對天歎曰:「我兒忠厚半生,并無欺妄,孝母守分,今日有何事得罪天地,遭此陷穽之災。我兒,你有差遲,為娘的焉能有命!」
71 武吉曰:「前一日,孩兒擔柴行至磻溪,見一老人執竿垂釣。那老人說孩兒左眼青,右眼紅,今日必定打死人,確確的,那一日打死了王相。我想老人嘴極毒,想將起來可惡。」
72 其母問吉曰:「那老人姓甚,名誰?」
73 武吉曰:「那老人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因他說出號來,孩兒故此笑他。他纔說出這樣破話。」
74 老母曰:「此老善相,莫非有先見之明。我兒,此老人你還去求他救你。此老必是高人。」
75 武吉聽了母命,收拾逕往磻溪來見子牙。
URN: ctp:ws3270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