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六十三回申公豹說反殷郊

《第六十三回申公豹說反殷郊》[View] [Edit] [History]

1 羽翼仙在地下打滾,只叫:「疼殺我也!」
2 這道人起身,徐徐行至面前,問曰:「你方纔去吃齋,為何如此?」
3 大鵬答曰:「我吃了些麵點心,腹中作疼。」
4 道人曰:「吃不著,吐了罷。」大鵬當真的去吐,不覺一吐而出,有雞子大,白光光的,連綿不斷,就像一條銀索子,將大鵬的心肝鎖住。大鵬覺得異樣,及至扯時,又扯得心疼。大鵬甚是驚駭,知是不好消息,欲待轉身。
5 只見這道人把臉一抹,大喝一聲:「我把你這孽障!你認得我麼?」這道人乃是靈鷲山元覺洞燃燈道人。道人罵曰:「你這孽障!姜子牙奉玉虛符命,扶助聖主,戡定禍亂,拯溺救焚,弔民伐罪,你為何反起狼心,連我也要吃?你助惡為虐!」
6 命黃巾力士:「把這孽障弔在大松樹上,只等姜子牙伐了紂,那時再放你不遲!」
7 大鵬忙哀訴曰:「老師大發慈悲,赦宥弟子!弟子一時愚昧,被傍人唆使;從今知過,再不敢正眼窺視西岐。」
8 燃燈曰:「你在天皇時得道,如何大運也不知,真假也不識,還聽傍人唆使,情真可恨,決難恕饒!」
9 大鵬再三哀告曰:「可憐我千年功夫,望老師憐憫!」
10 燃燈曰:「你既肯改邪歸正,須當拜我為師,我方可放你。」
11 大鵬連忙極口稱道曰:「願拜老爺為師,修歸正果。」
12 燃燈曰:「既然如此,待我放你。」用手一指,那一百零八個念珠還依舊吐出腹中。大鵬遂歸燃燈道人,往靈鷲山修行。
13 九仙山桃源洞廣成子只因犯了殺戒,只在洞中靜坐,保攝天和,不理外務。忽有白鶴童子奉玉虛符命,言子牙不日金臺拜將,命眾門人須至西岐山餞別東征。
14 廣成子謝恩,打發白鶴童兒回玉虛去了。道人偶想起殷郊:如今子牙東征,把殷郊打發他下山,佐子牙東進五關,一則可以見他家之故土,一則可以捉妲己報殺母之深仇。忙問:「殷郊在那裏?」
15 殷郊在殿後聽師父呼喚,忙至前殿,見師父行禮。
16 廣成子曰:「方今武王東征,天下諸侯相會孟津,共伐無道,正你報仇泄恨之日。我如今著你前去,助周作前隊,你可去麼?」
17 殷郊聽罷,口稱「老師」曰:「弟子雖是紂王之子,實與妲己為仇。父王反信奸言,誅妻殺子,母死無辜,此恨時時在心,刻刻掛念,不能有忘。今日老師大捨慈悲,發付弟子,敢不前往,以圖報效,真空生於天地間也。」
18 廣成子曰:「你且去桃源洞外獅子崖前,尋了兵器來,我傳你些道術,你好下山。」
19 殷郊聽說,忙出洞往獅子崖來尋兵器。只見白石橋那邊有一洞,獸環朱戶,儼若王公第宅。殿下自思:「我從不曾到此,一過橋去,便知端的。」來至洞前,那門雖兩扇不推而自開。只見裏邊有一石几,几上有熱氣騰騰六七枚豆兒。
20 殷郊拈一個吃了,自覺甘甜香美,非同凡品,「好豆兒,不若一總吃了罷。」剛吃了時,忽然想起:「來尋兵器,如何在此閑玩?」忙出洞來,過了石橋,及至回頭,早不見洞府。
21 殿下心疑,不覺渾身骨頭響,左邊肩頭上忽冒出一隻手來。殿下著慌,大驚失色。只見右邊又是一隻。一會兒忽長出三頭,六臂,把殷郊只唬得目瞪口呆,半晌無語。
22 只見白雲童兒來前叫曰:「師兄,師父有請。」
23 殷郊這一會略覺神思清爽,面如藍靛,髮似硃砂,上下獠牙,多生一目,愰愰蕩蕩,來至洞前。
24 廣成子拍掌笑曰:「奇哉!奇哉!仁君有德,天生異人。」命殷郊進洞,至桃園內,廣成子傳與方天畫戟,言曰:「你先下山,前至西岐,我隨後就來。」
25 道人取出翻天印、落魂鐘、雌雄劍付與殷郊,令即時拜辭下山。廣成子曰:「徒弟,你且住。我有一事對你說。吾將此寶盡付與你,須是順天應人,東進五關,輔周武,興弔民伐罪之師,不可改了念頭,心下狐疑,有犯天譴,那時悔之晚矣。」
26 殷郊曰:「老師之言差矣!周武明德聖君,吾父荒淫昏虐,豈得錯認,有辜師訓。弟子如改前言,當受犁鋤之厄。」
27 殷郊離了九仙山,借土遁往西岐前來。正行之間,不覺那遁光飄飄,落在一座高山。只聽得林內一聲鑼響,見一人面如藍靛,髮似硃砂,騎紅砂馬,金甲紅袍,三隻眼,拎兩根狼牙棒,那馬如飛奔上山來,見殷郊三頭六臂,也是三隻眼,大呼曰:「三首者乃是何人,敢來我山前探望?」
28 殷郊答曰:「吾非別人,乃紂王太子殷郊是也。」
29 那人忙下馬,拜伏在地,口稱:「千歲為何往此白龍山上過?」
30 殷郊曰:「吾奉師命,往西岐去見姜子牙。」
31 又一人帶扇雲盔,淡黃袍,點鋼槍,白龍馬,面如傅粉,三綹長髯,也奔上山來,大呼曰:「此是何人?」
32 藍臉的道:「快來見殷千歲。」那人也是三隻眼,滾鞍下馬,拜伏在地。
33 二人同曰:「且請千歲上山,至寨中相見。」三人步行至山寨,進了中堂。二人將殷郊扶在正中交椅上,納頭便拜。
34 殷郊忙扶起,問曰:「二位高姓大名?」
35 那藍臉的應曰:「末將姓溫,名良;那白臉的姓馬,名善。」
36 殷郊曰:「吾看二位一表非俗,俱負英雄之志,何不同吾往西岐立功,助武王伐紂?」
37 二人曰:「千歲為何反助周滅紂者何也?」
38 殷郊答曰:「商家氣數已盡,周家王氣正盛,況吾父得十罪於天下,今天下諸侯應天順人,以有道伐無道,以無德讓有德,此理之常,豈吾家故業哉。」
39 溫良、馬善曰:「千歲興言及此,真以天地父母為心,乃丈夫之所為,如千歲者鮮矣。」溫良與馬善整酒慶喜。殷郊一面叨付嘍羅改作周兵,放火燒了寨柵,隨即起兵。殷郊三人同上了馬,離了白龍山,往大路進發,逕奔西岐而來。
40 殷郊正行,嘍囉報:「啟千歲:有一道人騎虎而來,要見千歲。」殷郊聞報,忙分付左右旗門官:令:「安下人馬,請來相見。」道人下虎進帳。
41 殷郊忙迎將下來打躬,口稱:「老師從何而來?」
42 道人曰:「吾乃崑崙門下申公豹是也。殿下往那裏去?
43 」殷郊曰:「吾奉師命,往西岐投拜姬周,姜師叔不久拜將,助他伐紂。」
44 道人笑曰:「我問你,紂王是你甚麼人?」
45 殷郊答曰:「是吾父王。」
46 道人曰:「恰又來!世間那有子助外人而伐父之理!此乃亂倫忤逆之說。你父不久龍歸滄海,你原是東宮,自當接成湯之胤,位九五之尊,承帝王之統,豈有反助他人,滅自己社稷,毀自己宗廟,此亙古所未聞者也。且你異日,百年之後,將何面目見成湯諸君於在天之靈哉!我見你身藏奇寶,可安天下;形象可定乾坤,當從吾言,可保自己天下,以誅無道周武,是為長策。」
47 殷郊答曰:「老師之言雖是,奈天數已定,吾父無道,天命人心已離,周主當興,吾何敢逆天哉!況姜子牙有將相之才,仁德數布於天下,諸侯無不響應。我老師曾分付我下山助姜師叔東進五關,吾何敢有背師言,此事斷難從命。」
48 申公豹又曰:「殷殿下,你言姜尚有德,他的德在那裏?」
49 殷郊曰:「姜子牙為人公平正直,禮賢下士,仁義慈祥,乃良心君子,道德丈夫,天下服從,何得小視他。」
50 申公豹曰:「殿下有所不知。吾聞有德不滅人之彞倫,不戕人之天性,不妄殺無辜,不矜功自伐。殿下之父親固得罪於天下,可與為讎;殿下之胞弟殷洪,聞說他也下山助周,豈意他欲邀己功,竟將殿下親弟用太極圖化成飛灰,此還是有德之人做的事,無德之人做的事?今殿下忘手足而事讎敵,吾為殿下不取也。」
51 殷郊聞言大驚曰:「老師,此事可真?」
52 道人曰:「天下盡知,難道吾有誑語。實對你說,如今張山現在西岐住劄人馬,你只問他。如果殷洪無此事,你再進西岐不遲;如有此事,你當為弟報讎。我今與你再請一高人,來助你一臂之力。」
53 申公豹跨虎而去。殷郊甚是疑惑,只得把人馬催動,逕往西岐。殷郊一路上沉吟思想:「吾弟與天下無讎,如何將他如此處治,必無此事。若是姜子牙將吾弟果然如此,我與姜尚誓不兩立,必定為弟報讎,再圖別議。」人馬在路,非止一日,來至西岐,果然有一枝人馬打商湯旗號在此住劄。
54 殷郊令溫良前去營裏去問:「果是張山否?」張山自羽翼仙當晚去後,兩日不見回來;差人打聽,不得實信。正納悶間,忽軍政官來報:「營外有一大將,口稱『請元帥接千歲大駕』,不知何故?請元帥定奪。」
55 張山聞報,不知其故,沉思:「殿下久已失亡,此處是那裏來的?」忙傳令:「令來」。軍政官出營對來將曰:「元帥令將軍相見。」溫良進營來見張山,打躬。
56 張山問曰:「將軍自何處而來?有何見諭?」
57 溫良答曰:「吾奉殷郊千歲令旨,令將軍相見。」
58 張山對李錦曰:「殿下久已失亡,如何此處反有殿下?」
59 李錦在傍曰:「只恐是真。元戎可往相見,看其真偽,再做區處。」
60 張山從其言,同李錦出營,來至軍前。溫良先進營回話,對殷郊曰:「張山到了。」
61 殷郊曰:「令來。」張山進營,見殷郊三首六臂,像貌凶惡,左右立溫良、馬善,都是三隻眼。
62 張山問曰:「啟殿下!是成湯那枝宗派?」
63 殷郊曰:「吾乃當今長殿下殷郊是也。」因將前事訴說一番。
64 張山聞言,不覺大悅,忙行禮,口稱:「千歲。」
65 殷郊曰:「你可知道二殿下殷洪的事?」
66 張山答曰:「二千歲因伐西岐,被姜尚用太極圖化作飛灰多日矣。」
67 殷郊聽罷,大叫一聲,昏倒在地。眾人扶起。放聲大哭曰:「兄弟果死於惡人之手!」躍身而起,將令箭一枝折為兩段,曰:「若不殺姜尚,誓與此箭相同!」
68 次日,殷郊親自出馬,坐名只要姜尚出來。報馬報入城中,進相府報曰:「城外有殷郊殿下請丞相答話。」子牙傳令:「軍士排隊伍出城。」砲聲響處,西岐門開,一對對英雄似虎,一雙雙戰馬如飛,左右列各洞門人。
69 子牙見對營門一人,三首六臂,青面獠牙;左右二騎乃溫良、馬善,各持兵器。哪吒暗笑:「三人九隻眼,多了個半人!」
70 殷郊走馬至軍前,叫:「姜尚出來見我!」
71 子牙向前曰:「來者何人?」
72 殷郊大喝曰:「吾乃長殿下殷郊是也!你將吾弟殷洪用太極圖化作飛灰,此恨如何消歇?」
73 子牙不知其中緣故,應聲曰:「彼自取死,與我何干。」
74 殷郊聽罷,大叫一聲,幾乎氣絕,大怒曰:「好匹夫!尚說與你無干!」縱馬搖戟來取。
75 傍有哪吒登開風火輪,將火尖鎗直取殷郊。輪馬相交,未及數合,被殷郊一翻天印把哪吒打下風火輪來。黃天化見哪吒失機,催開了玉麒麟,使兩柄銀鎚,敵住了殷郊。子牙左右救回哪吒。黃天化不知殷郊有落魂鐘。殷郊搖動了鐘;黃天化坐不住鞍鞽,跌將下來。張山走馬將黃天化拿了。及至上了繩索,黃天化方知被捉。
76 黃飛虎見子被擒,催開五色神牛來戰。殷郊也不答話,鎗戟併舉;又戰數合,搖動落魂鐘,黃飛虎也撞下神牛,早被馬善、溫良捉去。楊戩在傍見殷郊祭翻天印、搖落魂鐘,恐傷了子牙,不當穩便,忙鳴金收回隊伍。子牙忙令軍士進城,坐在殿上納悶。
77 楊戩上殿奏曰:「師叔,如今又是一場古怪事出來!」
78 子牙曰:「有甚古怪?」
79 楊戩曰:「弟子看殷郊打哪吒的是翻天印;此寶乃廣成子師伯的,如何反把於殷郊?」
80 子牙曰:「難道廣成子使他來伐我?」
81 楊戩曰:「殷洪之故事,師叔獨忘之乎?」子牙方悟。
82 殷郊將黃家父子拿至中軍。黃飛虎細觀不是殷郊。
83 殷郊問曰:「你是何人?」
84 黃飛虎曰:「吾乃武成王黃飛虎是也。」
85 殷郊曰:「西岐也有武成王黃飛虎?」
86 張山在傍坐,欠身答曰:「此就是天子殿前黃飛虎;他反了五關,投歸周武,為此叛逆,惹下刀兵;今已被擒,正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是彼自取死耳。」
87 殷郊聞言,忙下帳來,親解其索,口稱:「恩人,昔日若非將軍,焉能保其今日。」忙問飛虎曰:「此人是誰?」
88 黃飛虎答曰:「此吾長子黃天化。」殷郊急傳令也放了;因對飛虎曰:「昔日將軍救吾兄弟二人;今日我放你父子,以報前德。」
89 黃飛虎感謝畢,因問曰:「千歲當時風刮去,卻在何處?」
90 殷郊不肯說出根本,恐泄了機密,乃朦朧應曰:「當日乃海島仙家救我,在山學業;今特下山,來報吾弟之仇。今日吾已報過將軍大德,倘後見戰,幸為迴避。如再被擒,必正國法。」
91 黃家父子告辭出營,至城下叫門。把門軍官見是黃家父子,忙開城門放入。父子進相府來見子牙,盡言其事。子牙大喜。
92 次日,探馬來報:「有將請戰。」子牙問:「誰人去走一遭?」傍有鄧九公願往。子牙許之。
93 鄧九公領令出府,上馬提刀,開放城門;見一將白馬長鎗,穿淡黃袍。
94 鄧九公大呼曰:「來者何人?」
95 馬善曰:「吾乃大將馬善是也。」
96 鄧九公也不通名姓,縱馬舞刀,飛來直取。馬善鎗劈面相迎。兩馬往還,戰有十二三回合,鄧九公刀法如神,馬善敵不住,被鄧九公閃一刀逼開了馬善的鎗,抓住腰間絛袍,拎過鞍鞽,往下一摔,生擒進城,至相府來見子牙。
97 子牙問曰:「將軍勝負如何?」
98 九公曰:「擒了一將,名喚馬善;令在府前,候丞相將令。」
99 子牙命:「推來。」少時,將馬善推至殿前。那人全不畏懼,立而不跪。子牙曰:「既已被擒,何不屈膝?」
100 馬善大笑,罵曰:「老匹夫!你乃叛國逆賊。吾既被擒,要殺就殺,何必多言!」
101 子牙大怒,令:「推出府斬訖報來!」南宮适為監斬官,推至府前,只見行刑箭出,南宮适手起一刀,猶如削菜一般。
102 南宮适看見大驚,忙進相府回令曰:「啟丞相:異事非常!」
103 子牙問曰:「有甚?」
104 南宮适曰:「奉令將馬善連斬三刀,這邊過刀,那邊長完,不知有何幻術,請丞相定奪。」
105 子牙聽報大驚,忙同諸將出府來,親見動手,也是一般。傍有韋護祭起降魔杵打將下來,正中馬善頂門,只打的一派金光,就地散開。韋護收回杵,還是人形。
106 眾門人大驚,只叫:「古怪!」
107 子牙無計可施,命眾門人:「借三昧真火燒這妖物!」傍有哪吒、金木二吒、雷震子、黃天化、韋護,運動三昧真火焚之。
108 馬善乘火光一起,大笑曰:「吾去也!」
109 子牙在府中沉思。只見楊戩上殿,對子牙曰:「弟子往九仙山探聽虛實,看是如何。二則再往終南山,見雲中子師叔,去借照妖鑑來,看馬善是甚麼東西,方可治之。」子牙許之。
110 楊戩離了西岐,借土遁逕往九仙山來;不一時,頃刻已至桃園洞,來見廣成子。楊戩行禮,口稱:「師叔。」
111 廣成子曰:「前日令殷郊下山,到西岐同子牙伐紂,好三首六臂麼?候拜將日,再來屬他。」
112 楊戩曰:「如今殷郊不伐朝歌,反伐西岐,把師叔的翻天印打傷了哪吒諸人,橫行狂暴。弟子奉子牙之命,特來探其虛實。」
113 廣成子聞言,大叫:「這畜生有背師言,定遭不測之禍!但吾把洞內寶珍盡付與他,誰知今日之變。」叫楊戩:「你且先回,我隨後就來。」
114 楊戩離了九仙山,逕往終南山來,須臾而至;進洞府,見雲中子行禮,口稱:「師叔,今西岐來了一人,名曰馬善,誅斬不得,水火亦不能傷他,不知何物作怪,特借老師照妖鑑一用;俟除此妖邪,即當奉上。」
115 雲中子聽說,即將寶鑑付與楊戩。楊戩離了終南山,往西岐來,至相府,參謁子牙。
116 子牙問曰:「楊戩,你往九仙山見廣成子,此事如何?」楊戩把上項事情一一訴說一遍;又將取照妖鑑來的事亦說了一遍。令:「明日可會馬善。」
117 次日,楊戩上馬提刀,來營前請戰,坐名只要馬善出來。探馬報入中軍。殷郊命馬善出營。馬善至軍前,楊戩暗取寶鑑照之,乃是一點燈頭兒在裏面愰。
118 楊戩收了寶鑑,縱馬舞刀,直取馬善。二馬相交,刀鎗併舉,戰有二三十回合,楊戩撥馬就走。馬善不趕,回營來見殷郊回話:「與楊戩交戰,那廝敗走,末將不去趕他。」
119 殷郊曰:「知己知彼,此是兵家要訣。此行是也。」
120 楊戩回營進府來,子牙問曰:「馬善乃何物作怪?」
121 楊戩答曰:「弟子照馬善,乃是一點燈頭兒,不知詳細。」
122 傍有韋護曰:「世間有三處,有三盞燈:玄都洞八景宮有一盞燈;玉虛宮有一盞燈;靈鷲山有一盞燈。莫非就是此燈作怪?楊道兄可往三處一看,便知端的。」楊戩忻然欲往,子牙許之。
123 楊戩離了西岐,先往玉虛宮而來。楊戩自不曾至崑崙山,今見景致非常,只得玩賞,不敢擅入,立於宮外,等候多時。只見白鶴童子出宮來,楊戩上前施體,口稱:「師兄,弟子楊戩借問老爺面前琉璃燈可曾點著?」
124 白鶴童兒答曰:「點著哩。」
125 楊戩自思:「此處點著,想不是這裏,且往靈鷲山去。」彼時離了玉虛,逕往靈鷲山來。
126 楊戩進元覺洞,倒身下拜,口稱:「老師,弟子楊戩拜見。」
127 燃燈問曰:「你來做甚麼?」
128 楊戩答曰:「老爺面前的琉璃燈滅了。」
129 道人抬頭看見燈滅了,「呀」的一聲:「這孽障走了!」楊戩把上件事說了一遍。燃燈曰:「你先去,我隨即就來。」楊戩別了燃燈,借土遁逕歸西岐,至相府,來見子牙,將至玉虛見燃燈事說了一遍。
130 子牙大喜。正言之間,門官報:「廣成子至。」子牙迎接至殿前,廣成子對子牙謝罪曰:「貧道不知有此大變,豈意殷郊反了念頭,吾之罪也。待吾出去,招他來見。」
131 廣成子隨即出城,至營前大呼曰:「傳與殷郊,快來見我!」
URN: ctp:ws3440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