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一百二十四回非幻妖召神劫大寨 傀儡生遺法代官兵

《第一百二十四回非幻妖召神劫大寨 傀儡生遺法代官兵》[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鄴天慶向宸濠請罪,非幻道人亦向宸濠道歉,宸濠當下便向二人說道:「勝負乃兵家之常。今雖敗了一陣,已勝他兩陣,也算抵得過來。尚望仙師不可輕心,努力向前,以助孤家共成大事。」非幻道:「貧道料定王守仁絕無准備,纔敢決計前去。不知如何,他已經防備起來,這也罷了。他雖有防備在先,並未大敗。後來貧道放火燒他,已將那些官軍燒得抱頭鼠竄,敗將下去。不知又如何會反轉風頭,將火卷入本陣,燒了過來。因此本隊三軍見了烈火燒身,這纔敗將下來,自相踐踏,死者甚眾。幸虧貧道見景,趕著用法下了一場大雨,纔算將火滅了,救得三軍回城。吾料王守仁必無此等法力,能反風卷火,其中定然有了妖人相助于他。明日到要細細打聽出來,究竟何人相助,破貧道的法術。」宸濠一聞此言。心中早料到八分,定是破迷魂陣的那一起人。當下向余七問道:「莫非還是前者破道友大陣的那一班人麼?」余七道:「只須明日細細打聽,便知明白了。」說罷,大家便去歇息。
2 到了明日,宸濠派了細探打聽出來,果然是大破迷魂陣內的人。宸濠因也頗為思慮,當下便著人將非幻道人及余七請來議道:「孤今日著人前去打聽,頃據回報,說是喚作什麼傀儡生。孤想這傀儡生頗為利害,法術也甚高強,當得如何除卻此人纔好。」非幻道人道:「千歲勿懮,前日貧道所以猝敗者,以其不知為何如人,並未料及至此,以至始有此敗。今既知是傀儡生,非是貧道誇口,只須聊施小計,不用一人。不發一卒,包管將他一座大營,連同傀儡生齊置之死地,以助千歲成功便了。」宸濠道:「據仙師所雲,豈有不用一人、不發一卒,就可將官兵二十萬眾置之死地?孤竊有所疑焉!」非幻道:「千歲勿疑,但請派人于僻靜處所,趕速搭一高臺,以便貪道上臺作法。三日之內,若不將王守仁的大營踏為平地,貧道願甘軍法便了。」宸濠聞言大喜,當即命人于僻靜處所趕筑高臺,以便非幻道人作法,暫且不表。
3 且說徐鳴皋等收兵回營,算是大獲全勝。王守仁當即慰勞了一番,又謝了傀儡生相助之力。傀儡生復又說道:「貧道尚有他事去在天臺一游,三日之內尚有一番驚恐,卻不妨事。今有小瓶一個畝下,等到第三日夜間初更時分,可將這瓶塞拔去,將裏面的物件傾倒出來,灑在大營四面。元帥可即拔隊速退,駐扎吉安府界。然後再徐圖進兵,方保無事。不然,恐有大難。隨後遇有急事,貧道再來使了。」王守仁還欲相留,傀儡生道:「元帥不必拘執,依貧道所說辦理,自無遺誤。」徐鳴皋在旁說道:「師伯雲游四海,無所定止,此間若遇大事,欲尋師伯,急切難求。可否請師伯將這寶劍寄存小侄這裏,遇有急難,便可飛劍傳書,請師伯駕臨,以解其危。可以誅賊眾了。」傀儡生聞言,因道:「也罷,我便將這寶劍畝下。賢侄等切不可輕易使用,必須要到萬分無法之時,方可使用一回,使他傳書于我。」徐鳴皋唯唯聽命。傀儡生當將寶劍留下,告辭而去。
4 王守仁等將他送出營門,正要與他揖別,登時不知去向,王守仁羨嘆不已。
5 看官,你道傀儡生這寶劍既畝下來,他自己那裏還有防身的物件呢?諸君有所不知,這留下的寶劍卻是有形無精,他自己還有一口劍丸。那纔是精靈俱備的。那劍丸他如何肯畝下來?即使他留下,旁人也不能使用。這畝下的難道真個會傳書麼?不過欲堅王守仁的心,免得糾纏不已,所以纔留下來,就便徐鳴皋等也不知道他是這個用意。
6 閑話休表,且說宸濠命人將高臺筑成,非幻道人先到臺上看了一回,然後又命人在臺上設了香案,自己又取出一面柳木令牌。排在案上。見他每日上臺三次,下臺三次。
7 凡上臺一次泌須必執寶劍踏罡步斗,口中念念有詞,也不知道他所為何事、到了第三日晚間,將有初更時分,即請宸濠與余七同上高臺,看他行法。宸濠大喜,隨即同上臺來。
8 只見他仗劍在手,口中先念了一回,然後將案上那塊柳木令牌取在手中,向案一拍,一聲喝道:「值日神何在?速聽法旨!」一聲道畢,但見風聲過處,從半空中落下一位金甲神來,向案前立定,向非幻道人唱了個諾,隨即說道:「法官呼召小神,有何差遣?」非幻道人道:「只因王守仁不識天時,妄自興兵犯境,特地呼召吾神,速即傳齊十萬天兵天將、前往王守仁大營,將他的所有人馬,一齊滅盡。速來繳旨,不得有誤!」非幻道人說罷,那金甲神說了一聲:「領法旨!」登時化陣清風而去。非幻道人又向宸濠說道:「那怕傀儡生武藝高強,王守仁兵精將勇,就此一番,也要將他踏為平地了。」說罷,便與宸濠、余七下臺而去,只等三更以後,再行上臺退神。
9 再說王守仁自愧儡生走後,光陰迅速,看看已到了第三日。這日早間,即命各營三軍。預備拔隊退守吉安。眾三軍不知是何緣故,卻也不敢動問,只得大家預備起來。到了晚間初更時分,徐鳴皋即將傀儡生畝下的那個小瓶將塞子拔去,把瓶內的物件傾倒出來,倒在手中一看,原來是些碎草以及小紅豆。徐鳴皋看了,頗為稱異,暗道:「這些草豆有何用處?難道他能變作兵馬麼?且不管他。」當下即將這碎草、小紅豆兒在于大營周圍一帶,四面八方撒了下去,然後稟明王守仁拔隊。王元帥一聲傳令,當下眾三軍即拔隊退走吉安。
10 走未移時,只聽後面扎營的那個地方,人喊馬嘶,有如數十萬人馬在那裏廝殺。你道這是何故?原來非幻道人遣了天神天將去平王守仁的大寨,那知這些神將到了那裏,並不知王守仁已經拔隊退走,只見還是一座大營,內藏無數兵馬,當下便沖殺進去。那大營內的兵馬,一見有人踹進大營,也就各人奮勇爭先。向前迎敵,所以聞得廝殺之聲。
11 但見王守仁既將大營撤退,這些兵馬又從何處而來呢?原來,就是傀儡生留下的那小瓶子內許多碎草、紅豆變成的。嘗聞人說「撒豆成兵」,即此之謂。那知天神天將與那些碎草、紅豆變成的人馬廝殺了一夜,直殺到四更時分,竟把些假人馬殺得乾乾淨淨,纔回去繳旨。
12 非幻道人到了三更時分,也就與宸濠上臺,專等金甲神口來繳令。到了四更光景,金甲神果然翩然而來,在案前打了個稽首,口中說道:「頃奉法官法旨,已將大營內人馬殺盡,特地前來繳旨。」非幻道人聽說,當即念了退神咒,金甲神這纔退去。非幻道人又與宸濠說道:「千歲可以從此無慮矣!率領大兵長驅直進,以成大事便了。」宸濠也是大喜。當下大家下臺,各去安歇。
13 次日,又大排筵宴,慶賀大功。酒席之間,李自然在旁說道:「既是非幻仙師昨夜將王守仁的大營踏為平地,諒來定是尸橫遍野,血流成河。千歲何不著一隊兵卒,到那裏將這些死尸掩埋起來,免得暴露,也是千歲澤及枯骨的道理。而況千歲所恨者,只王守仁匹夫與那徐鳴皋等人,眾三軍之士,皆與千歲毫無仇隙,今者同罹于難,亦未免可憐。將他等枯骨掩埋起來,就是那億萬孤魂,也要感千歲之德于地下的。但不知千歲意下如何?」宸濠道:「軍師之言正合孤意,孤即派隊前去掩埋便了。」當下即傳令出去,令牙將丁人虎帶同兵卒五百名,速去掩埋已死官兵的枯骨。
14 丁人虎奉令之後,也就即刻督隊前往。走到那裏,四處一看,那有一個死尸?並無尸首。丁人虎好生詫異,隨即在附近尋了兩個土人問明了一切,纔知道王守仁早已撤隊退下。丁人虎聞說大驚,即刻收隊趕回南昌,去見宸濠與非幻道人,細稟各節。欲知宸濠與非幻道人聽了此言,畢竟如何驚恐,更想出什麼法來,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3468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