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回典贓物偷兒露蹤跡 探賊巢裡老話行藏

《第十回典贓物偷兒露蹤跡 探賊巢裡老話行藏》[View] [Edit] [History]

1 卻說新娘因晚間失竊,所有奩贈,都被﹟篋,心中十分淒楚。後來開失單時,檢點箱籠,失去一隻朱紅漆花的皮箱,箱中是他父親贈嫁的鴉片煙膏。這鴉片煙膏是吃鴉片人的性命,比著三餐茶飯,尤為要緊,竟是一日不可欠缺的。如今失了,所以十二分慘傷。然而礙著公婆,又不好說出,只得自己心裡懊憹。旁人見他啼哭,以為不捨得一副妝奩,那知他心中還有別的牽掛,這說不出的苦楚,連新郎都不知,只有他貼身服事的丫鬟僕婦曉得,都替他暗暗叫苦。
2 到了晚上,私底裡告訴了新郎,新郎聽了,也替他著急,說道:「這不曾開在失單上,是不能追還原贓的,這卻如何是好?現在你有的吃麼?」新娘道:「現在是有,是我出門時,到父親處去搬得幾缸,放在冠箱裡面,到未曾竊去。可惜那一箱,倒被賊人偷去了。這賊要這鴉片何用?別的偷去了不算,這鴉片也順手牽羊的偷了去,看來也有鴉片煙癖的。」新郎道:「是呀!賊人不吃鴉片,他也不會偷了。這鴉片偷去極累墜,一隻箱子竟然抬去,看來還是個大癮頭,如今沒有別法,且等這捕快的回音。」
3 不知一連等了幾日,卻沒有什麼信息,新郎便親自來尋了捕快,問他信息。捕快道:「起初我以為是個新出世毛賊,容易破案。卻不道一連緝捕得五日,影跡全無。這賊莫非遠處去了?否則是少爺家中熟腳,偷了東西,看見勢頭不好,不敢把贓物出世,藏在哪個地方?」
4 張子誠道:「胡說!我家沒有歹人,你休多疑。當時你踏看的時節,並未曾講到這層。如今你說這話,莫非緝獲不到,有意拿這些話來搪塞我?不然,你或者已有些路數,思量要吞贓不成?」捕快道:「少爺休得這樣說,捕快只會捉賊,哪裡敢吞贓?不過一時無從緝獲罷了。少爺勿要性急,寬限幾天,總要有個水落石出,追還你們的原贓就是了。」
5 子誠道:「我告訴你一個消息,也可助你們緝捕的方法。那日所開失單,尚漏了一件,未曾寫在上面,如今對你說明:有一隻朱紅漆花皮箱,內中放著十八缸鴉片煙膏,四圍用棉花偎著的,我想這賊,鴉片煙也要偷,一定是個煙鬼,你可到煙館裡去找尋蹤跡。但贓物取到,這鴉片卻不要當場還來,我另差人來取,多賞你些銀子,酬你的勞,決不致虧負你,你須上緊追捕,不可懈怠。」捕快聽了,點頭道:「是了。」張子誠言罷,離開捕快,自回家去,安慰他娘子。
6 這裡捕快加意向那煙館裡去緝訪,可有遊手好閒的人,一向在煙館裡過日子,近來忽然不到的。訪了幾日,也沒有什麼消息。
7 一日,有個捕快伙伴,到當典裡去探訪,見一個人拿著幾件女人的衣服來當,是兩件綢的。捕快伙家看他不三不四,有些尷尬,細認那衣服,似乎與張姓所開失單內的衣服相同,卻不敢造次上前去拿他。等他當了錢出去,暗暗跟隨,見他到市梢頭一個人家去。
8 捕快伙家遂向鄰右打聽此人的履歷,鄰右說道:「此家姓趙,是做裁縫的,常在大戶人家做生活。因為他吃上了鴉片煙,懶惰不勤儉,近日生意就不比從前,大戶人家多有人說他齷齪,嫌他不乾淨。人家好好一件衣料,顏色新鮮,他不留心,就弄上幾處煙積,十個指頭染得墨黑似的。所以舊日老主顧,多不敢請教。新近在一個富翁家做了幾時生活,聽說那家有喜事,這裁縫倒做著一注大生意。這幾日有了錢,便不出門,終日無非在家吃鴉片,要等那幾個積蓄吃光了,再尋別處生活做。」
9 捕快伙家聽了,心裡明白,便去尋著了捕快正身,告訴了他情節,帶著幾個人來捕這裁縫。敲門進去,一個女娃子出來問道:「你們哪裡來的?到此何干?」捕快說:「我來尋趙裁縫的。」女娃子道:「尋他何事?」捕快道:「要教他做衣裳。」女娃子見來人不正經,自己有些心虛,便說道:「不在家中,出去做生活的。」問他在哪裡做?他道:「下鄉去的。」
10 捕快伙家想道:明明我方才見他當了衣服回來,怎說不在家?遂到他裡面去探看,坐在一個大木櫃上,假意和這女娃子扳談,想探他的話因,誰知一些也沒有破綻。捕快無法可施,正待立起身來要走,忽見坐的木櫃櫃縫中,透出煙來。
11 一聲吆喝,把櫃蓋揭起,見櫃中兩個人頭對頭躺著,當中放著一盞煙燈,兩枝煙槍,旁邊放著一大缸鴉片,兩人正在吃得有興,也不曉得櫃上有人,也不管得有人前來捉他。兩個人你一筒我一筒的盡吃,忽然見有人揭開櫃蓋來,看他們兩個人,猶仰面朝天的眼睜睜對著捕快看,似乎怪這捕快們不該來攪亂他們的煙興。
12 捕快喝道:「毛賊!還裝什麼洋盤?快些伸頸出來,老爺請你吃長壽麵。」兩個人不聲不響,呆呆望著捕快伸手下去,一把辮子拉他們起來,兩個人猶牢牢握著煙槍,說道:「不要這樣強橫,要吃煙,我請你們就是了。」捕快罵道:「放屁!你們偷了張家的妝奩,躲在這木櫃裡,自在吃煙,累你老爺尋了十幾日,你們只道藏身得安穩,豈知也有破案的日子?賊贓藏在哪裡?快說!」
13 兩人聽了這話,方始曉得來的是捕快,自己做的案子破了,他們前來捉拿,心下十分驚惶。捕快取出鐵鏈,把他們來鎖了,要弔他們的贓,一個說道:「在趙大女兒房中。」一個說:「這都是朱四起意的。」
14 捕快牽了兩個賊去搜贓,這時女娃子早已逃得不知去向。及至贓物搜了出來,照單一檢點,卻只少了幾件衣服,幾樣首飾。又打開箱子一看,見十八缸鴉片,只剩得十六缸了。
15 捕快一一的盤問他們,趙大說道:「我們前月在張質夫老班家中做生活,因為他們少爺要娶親,這生活很多我一個人做不了,叫了這朱四做伙計,生活做完了,就在他家幫閒吃喜酒。這朱四見新娘的嫁妝豐富,與我來商量要偷,說道:『我們偷了一回,怕不能吃三年五年的安穩飯。這做裁縫,一日賺了幾百文,不夠吃鴉片,還要顧得有生意沒生意。偷了這一遭,發了財,多熬幾缸鴉片,我們兩人既不愁貧,這鴉片也可吃個盡興。』小人一時聽信了他的說話,到第二日黃昏,混入張家,藏在柴房裡。三更天,遂撬開了新房中的窗槅,進去偷東西。這箱鴉片,當時卻不曉得。兩人一掀,覺得沉重,以為是銀子,抬回家來一看,卻是鴉片煙。兩人更是喜出望外。就把贓物藏在女娃子房中,朱四心虛膽怯,不敢出頭,我兩人就商議困在這大木櫃中,以為神不知鬼不覺,不知你們怎樣會曉得的?」
16 捕快冷笑道:「要得不破,除非莫為。你們這十幾日,也尋得老爺們好苦。」朱四說道:「怎的說十幾日?我在裡頭不過抽了幾口煙,打了幾個瞌睡,這日子怎樣這等過得快?」捕快道:「你們這幾日,竟吃了兩大缸,怕不有三十五十兩煙。」伸手去拿了個吃剩的煙缸一聞,覺著一種香味,異常的沁脾透骨,要想嘗他幾筒,就拿燈槍,排在木櫃上橫下去。剛呼得一筒,只聽外面有人喊進來,大家一齊立起朝外看,但不知進來了何人,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3842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