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三十四回總領事議和全大局 賢制軍立約保長江

《第三十四回總領事議和全大局 賢制軍立約保長江》[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兩江總督阮宮保,因為接到一封電諭,叫他痛剿外人,他一時沒有了主意,便打了幾個電報,去和湖廣總督莊制軍商量,又把鐵路大臣宣蘭生請到南京,大家計較了幾日,定了主意。為著英德二國的領事,向來和阮制軍要好,所以請了英國領事康納斯、德國領事特金生,到制台衙門吃飯。阮制軍見了他們的面,卻裝出怏怏不快的樣兒,康納斯和特金生看了,雖是心中疑惑,卻又不好問他。及至吃完了飯,阮制軍又對著他們兩個,長歎一聲,好像要落下淚來的樣子。康納斯和特金生看了這個樣兒,大惑不解,忍不住開口正要問時,只聽得阮制軍半吞半吐了半晌,方才說出話來道:「兄弟昨天接到了京城裡頭來的一道電諭,這電諭裡頭的說話,卻實在叫兄弟為難,要是遵照辦理起來,卻於你們二位身上,大大的有些不利。但是兄弟和你們二位相處數年,何忍出此,兄弟昨天晚上,想了一夜,實在的不得主意,所以今天只好把你們請到此間,商議一個兩全其美的主意,在兄弟的意思想來,總要好好的保護你們二位,才是鞏固邦交的道理。不知你們二位的意思怎樣?」
2 康納斯和特金生聽了阮制軍這一番驚心動魄的說話,不由得大大的吃了一驚,一時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彼此相看了半晌,竟說不出什麼來。原來他們外國人的心思,雖然堅忍,卻聽得北邊鬧得這樣的一塌糊塗,畢竟是中國人多,主客異勢,也免不得有些膽戰心驚。現在聽了阮制軍的說話,曉得事情不妙,不覺一時間目瞪口呆,只得勉強問道:「京裡來的電諭,到底如何說法?宮保可好借給我們看看麼?」阮制軍道:「這個何妨,我正要請出來,給你們二位看看,好大家商議個善處的法兒。」
3 說著,便叫差官進去,請了那一封電諭出來。阮制軍雙手捧著,從頭至尾,念給他們聽了一遍。特金生和康納斯聽了,只嚇得面罩嚴霜,一言不發。面上雖還做著那鎮定的樣兒,不露一毫慌迫,但是那嘴唇不由自己做主,色色的抖個不祝阮制軍看了他們這般樣子,暗暗得計。這個時候,宣蘭生忽然在旁插口道:「阮宮保接到了這個電諭,已經和兄弟商議丁一天,今天請二位到來,斷斷沒有相害的意思,請只顧放心就是了。」說著,阮制軍又接口說道:「二位不必驚慌,兄弟請二位到此,實是要和二位商議一個法兒,省得兄弟為難。」康納斯和特金生聽了,也沒有什麼話兒可說,只得立起來,和阮制軍拉了一拉手道:「既承宮保這般要好,只求宮保想個保護的法兒,但是還有一句話兒宮保也該明白,宮保若是照了這個電諭裡頭的意思辦理起來,敝國人的身命財產固不足惜,恐怕敝國政府裡頭得了這個消息,一定要多派兵船,興師問罪,到了這個時候,宮保再要沒法消彌,那可來不及了。」阮制軍聽了,蹙額道:「這個道理,兄弟豈有不知,所以今天專請二位到來,商量要事,就是這個意思。但是兄弟更有一件為難的地方,也要和二位商議,裡頭既然發了這道上諭出來,兄弟若不照著他的說話辦理,萬一里頭曉得了風聲,兄弟就免不了處分,這卻該應怎樣才好?」康納斯和特金生聽了,一時答應不來。宣蘭生是和阮制軍預先商量好的,便向著阮制軍道:「宮保的說話,雖是不差,但依我看來,這一層倒不必過慮,為什麼呢?裡頭現在正是忙亂的時候,那裡還有工夫想到這些。況且宮保位尊望重,久鎮兩江,一時也沒有什麼人敢擔這個重任。宮保只顧放心,還是設法保護為是。」兩個領事聽了,覺得不至有殺身之禍,略略放心。只見阮制軍沉吟了一回,方才說道:「保護他們的生命財產一層,自然是我的責任,但是江南兩省地方,萬一有了什麼危險,卻也是我的責成,那時裡頭說我不遵諭旨,各國的兵船,又要攻略地方,內外交攻起來,叫我那裡擔當得住,我得了什麼處分,或者離任革職,這個官兒,我倒也不希罕,不做也沒有什麼希奇,但是我離了這個地方,他們各國的身命財產,仍舊不能保護,豈不是我哄騙子他們麼?」一席話還未說完,宣蘭生又道:「宮保的深謀遠慮,自是不差,但是要保了江南兩省的地方,不遭危險,我們卻沒有這個權力,宮保還要另想法兒才好。」阮制軍聽了,半晌不開口,想了一回,方歎一口氣道:「罷了罷了,我也顧不得許多,只得先想個保護他們幾位的法兒,再說別的,只要盡我的職任就是了。至於地方的危險不危險,只得且自由他。」康納斯和特金生起先呆呆的聽他們說話,聽到此際,那裡還忍得住,不由得一同立起身來,向阮制軍道:「方才宮保的說話,怕長江數省地方,有什麼危險,這也是意中的事情,但不瞞宮保說,這件事兒,我們兩個自問還辦得到,只要打個電報,到敝國政府裡頭,佈告各國,將長江上下游數省地方,仿照上海的例兒,算做戰外的公地,無論各國的兵艦,都不准攻擊,這般辦法,料想沒有什麼做不到,宮保以為何如?」阮制軍和宣蘭生商議了幾天,原只要他們肯說這句話兒,如今見他衝口說了出來,不覺心口大喜,連忙立起來和他們深深的打上一拱道:「只要你們二位有這樣的盡心,便是江南百姓的幸福,就是兄弟也感激不盡。」康納斯和特金生見阮制軍這般客氣,倒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慌忙還禮道:「這是我們的應盡義務。宮保何必這樣謙虛,只要宮保能切實保護敝國人的生命財產,不叫有什麼危險的事兒,就是宮保的盛意了。」阮制軍聽了他這般說法,不覺滿心歡喜,色舞眉飛,把手在胸膛上一拍道:「這個容易,交給兄弟就是了。貴國人的身命財產凡在長江數省地方的,倘有了一毫損失,惟我是問。但是還要請問二位一聲,倘然這幾省地方萬一遭了什麼危險,或者被貴國兵船攻擊,便當怎樣呢?」康納斯和特金生不等阮制軍說畢,也拍著胸脯道:「這個自然都在我們身上。」阮制軍聽了不勝大喜,宣蘭生又對他說道:「口說無憑須要訂一個條約,彼此簽字方好。」兩個領事點頭稱是。當下就密密切切的議了十條條款,議定長江上下游通共七省地方,各國兵船不行攻擊,各國官商的身命財產均歸本地督撫保護,如有損傷惟本省大員是問。條約裡頭大約是這個意思,至於那細情果然怎樣,在下做書的當時卻沒有在場,不曾曉得,便也無從說起子。
4 閒話休提,只說阮制軍和英德二國的領事,訂好了草約,又發了一個電報,到兩湖去給莊制軍和他商議,又照會安微江西兩省的撫台,要他預名簽字。不一日,得了回電,都答應了。
5 這裡康納斯和特金生回了領事府,便把別國的領事,都請了來,商議了一遍,裡頭雖然也有不願意的,但是目前性命要緊,又料想自己一個,拗不過大家,只得也隨聲附和的答應。阮制軍便鄭重其事,繕了十餘份合同,揀了一個日子,大家都會在制台衙門裡頭,彼此都簽了字。各領事處各存一份,又將幾份寄給兩湖總督莊制軍,和江西安徽兩省巡撫,這件事兒,總算大功告成,都是阮制軍一人之力。因為宣蘭生當時也曾參預其事,他的名字,也在條約上頭。人家為了這件事情,都不免拭目相待,後來皇上在西安回鑾之後,把他賞了個三品京堂,這是後話不提。
6 只說餘季瑞受了江念祖的哄騙,又是氣憤又是痛惜,那裡捨得三萬幾千兩銀子買的這所洋房,但是賣契上頭,被外國人簽了一排洋字,又被他硬拿了去,曉得有些不妥,又想不出個收回賣契的法兒,想了一夜,被他想著了個宣蘭生,暗想只有他說的話兒,外國人還肯聽他幾句,只好去求他設法,或者還拿得轉來。想罷,便急急的到鐵路總公司去,稟見宣蘭生,那知手本傳到號房裡頭,就有一個接帖家人,大模大樣地對他家人說道:「你們既是要來稟見大人,難道不曉得這個時候大人還沒有起來麼?他老人家兩點鐘起來,要到三四點鐘方才見客,現在的時候還不到十二點鐘,來做什麼?還是回去了三點鐘再來罷。」餘季瑞坐在馬車裡頭,聽得明明白白,暗想我真是被江念祖氣昏了,連他見客的時候也忘了。果然還不到十二點鐘,這不是白來一趟麼!想著,只得叫馬車回去,回到公館裡頭,呆呆的也不脫衣服,只是仰面朝天的,在那裡想著心事,端上飯來,他也不吃,家裡頭人問他,為什麼連飯都不吃,他說我好好的三萬幾千兩銀子買了一所洋房,卻便宜了江念祖這個狗頭,氣也把我氣飽了,那裡還吃得下什麼飯?家人聽他這般說法,便也只好由他。餘季瑞卻眼巴巴的只等到三四點鐘,好再到宣蘭生那裡去求見。說也奇怪,餘季瑞平日之間,和著一班朋友,花天酒地的,那時候好像過得十分容易,就是這樣一天一天的混了過去。獨獨的到了今天,那幾點鐘的時候,就像幾個月的一般,也還沒有這般長久,好容易等到三點鐘,方才仍舊坐了馬車前去,手本傳了進去,約有一點鐘的時候,方才把他請進客廳,坐在客廳裡頭,足足的又等於一點多鐘,方見門簾一起,那位鐵路大臣宣蘭生慢慢地走了進來。餘季瑞和他雖是同鄉,又沒有什麼統屬,論起理來,原好和他講究同鄉的儀注,無奈這位金礦督理餘季瑞也是個熱中的小人,又有求他的事情,那裡敢和他分庭抗禮?見宣蘭生走了進來,連忙搶步上前,恭恭敬敬的,請下安去。宣蘭生卻只把腰略略地彎上一彎,就算還他的禮了。當下彼此坐定,家人送上茶來。宣蘭生不等餘季瑞開口,先就說自己近來的公事如何忙碌,應酬怎樣繁勞,自家身體又虧,精神不繼,實在支持不來,滿心上想要告退,但還不曉得裡頭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意思。餘季瑞聽他未曾開口先擺一陣排場,也曉得這位欽差大臣是專愛奉承的,少不得順著他的口風拍他幾句馬屁,拍得宣蘭生面上微微的有了笑容。
7 餘季瑞趁勢把自己的來意,並這件事兒的原由一一地告訴了宣蘭生一遍。說罷,便立起來請了一個安道:「職道起先還把江念祖當作好人,所以事事托他。不想他這般的奸刁十惡,把職道新買的一所房子,竟要平空侵占起來。他仗著外國人的勢力,職道實在的無可如何,總要求大人栽培職道,想個料理的法兒。
8 職道將來,就是銜環結草,也要報答大人的恩典。」宣蘭生聽他說完了,就把眉頭皺了幾皺,頭兒搖上兩搖,沉吟不答。躊躇了一回,方問餘季瑞道:「你好好的買房子,為什麼異想天開的不用自己的姓名?」餘季瑞聽了面上一紅,低聲回道:「職道的意思不過是怕人招搖出去,所以不寫名姓覺得妥當些兒,卻想不到鬧了亂子。」宣蘭生皺眉道:「你有錢買房子也算不得什麼希奇。這是堂堂皇皇的事情,有什麼人來管你這般閒帳,為什麼要遮遮掩掩的不寫出姓名來?如今上了別人的當,這是你自己過於膽小,惹出來的事情,況且你那個差使人人都曉得是有名優差,你這會兒對著人說沒有錢,誰肯相信!難道你有了錢怕什麼人來搶了你的去不成?」正是:失卻求田之契,觀察堪憐;平分造孽之錢,奸奴得意。未知宣蘭生肯和餘季瑞解圍與否,且看下回,便知分曉。
URN: ctp:ws39612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