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章構成冤獄

《第七章構成冤獄》[View] [Edit] [History]

1 說話洪觀察退堂以後,便把胡得勝喚到面前,對他說道:「你辦的那件案子,怕有不實不盡之處,方才我自己審問了一堂,那兩個犯人,不但不肯招認,還要控訴於你,這卻是怎麼一回事?」胡得勝聽罷,趕忙請了一個安,然後回道:「大人明鑒,這種殺人的案子,一經招認了,便沒有活命,誰肯容容易易的便吐露真供呢?至於他們控告沐恩,不過是滿心懷恨,要藉此泄忿罷了。像大人這般聖明,還有什麼見不到的。」洪觀察點點頭,又沉吟一會,方才說道:「他們兩個人要跟你當堂對質,我因為不曾問過你,覺得有些不放心,所以要先關照你一下子,然後再行定奪。」洪觀察說到這裡,是由公事講到私話了,因為胡得勝在他手下當著紅差使,算是一名心腹,才能格外垂青,如此看待。
2 當時胡得勝聽了這番溫諭,忙著又請了一個大安,然後垂手說道:「大人的鴻沐,真乃天高地厚,不過說要當堂對質,沐恩問心無愧,那本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洪觀察聽了,把眼看著胡得勝道:「果然是這樣嗎?那麼我可就要把這件案子,發到首縣裡去審了。倘若用得著你時,可就要去當堂對質。」
3 好個胡得勝,聽了洪觀察的交派,顏色不動的說道:「敬請大人鈞裁,沐恩無不遵辦。」洪觀察點點頭,揮手叫他退下。胡得勝便笑呵呵地走了。倘若要問他,何以不怕當堂對質,原來胡得勝是有老底兒在心裡的,因為官官相護,本是中國相沿的老例,何況洪觀察的官階較大,更可作自己護符呢。這種案子發下去,簡直就是一面兒的官司,首縣要是懂人事的,決然不會傳訊自己。滿讓就是傳了去,只須咬定牙根,他又當把我怎樣,敢說一根汗毛他也沒有膽子動我的。再說首縣既是官場的人物,自然明白官場的訣竅,他犯得上因為一個和尚,一個屠戶,把原案推翻,跟保甲局的總辦去作冤家嗎?只怕天底下也找不出這麼一個傻人來。胡得勝把這層層道理都已勘清,自然是成算在胸,有所恃而不恐了。
4 再說第二天,果然便備了一角札文,將犯人跟贓證,發到首縣去審。那位張雲吉大令,見了這套公事,心裡很不自在,暗自想道:「你既然獲著犯人,只須自己審訊就是了。就算要拿身份,不屑躬親其事,但是保甲局裡也有承審委員,何必要發到我的衙門裡來呢?莫非故意擺架子不成?我也不是專伺候你的,先擱一擱再說。」於是便把這件案子給稽壓了三天。
5 在這三天內,熙智的徒弟達空花錢買通了人役,跟他師父見了一回。原來出事的那天,達空被胡得勝在胸口上狠狠地踢了一腳,當時就吐了血,動彈不得,以後經醫調治,方才漸漸痊可,現在還是勉強掙扎著呢。他們師徒見面以後,當然是說不盡的悲感。最後熙智向徒弟說道:「我這場屈冤官司,眼見得不易昭雪,除去上控以外,簡直沒有法子。保甲局的總辦是個道台,他袒護他的手下人,這事很不好辦。就算控到臬台那裡,司道本是平行的,也未必肯於得罪他。看來這件官司,只有上制台那裡,跟他去講的了。你出去以後,趕快找人去寫呈狀,上總督衙門裡去告他。這事關係著我的性命,休得怠慢。」
6 達空含著兩泡眼淚,連連地答應了。熙智又指著蔡屠戶說道:「這位朋友,只為一時血心赤膽,便把自己牽涉在裡頭,我心裡是萬分難過,覺得對不住他。他又是個指身為業,有妻有子的人,你須記住我的話,好好地供給,休要缺了他家中用度。
7 等我出去以後,自然另有補報他的地方。」達空聽了這番吩咐,也是不住聲兒的答應著。蔡屠戶卻望著熙智說道:「師父,你何必這般掛心,我把這些事早都看開了,反正咱們兩個人,活也活在一處,死也死在一處。」熙智聽到這裡,便給攔住道:「算了罷,不要再往下說了。怎麼你一開口,就是這喪氣話呢?」蔡屠戶道:「師父你不知道,因為出事那一天,有個算命先生,他說我有殺身大禍。當時我很想著要揍他,誰知轉眼的工夫,就撞上了這一檔子事,可不是有點不吉利嗎?」熙智一聽,不由得毛骨悚然,心裡非常難受。連他徒弟送進來的酒肉,他都吃不下去了。至於蔡屠戶,嘴裡雖然說著敗興的話,但是一點兒也礙不著他的吃喝,又是暢飲,又是大嚼,等到他酒足飯飽,達空也要出去了,他便托付道:「小師父,勞你的駕,要是見著我那渾家,就說我說的,叫她不必掛念,也不用想著來看我,這裡有你花過錢,又有老師父在一處,我是一點兒受不著委屈,諸事聽天由命罷了。」達空點頭承應,這才辭別了師父,自己出去。
8 原來那李氏眼見蔡屠戶被捕以後,除去痛哭以外,簡直的就沒有擺佈處。本來這也難怪,一個小戶的婦人,平日就曉得洗衣燒火,吃飯睡覺,哪裡經過這樣的事情。後來只得托他娘家兄弟李剛,前去打聽消息。似此骨肉至親,當然沒得推托。
9 但是李剛官面上既沒有熟人,手中又無錢使用,哪裡能夠見得著蔡屠戶,回去只得對他姐姐不著邊際的說了幾句安慰話,便自己走了。其實並非冷淡,但苦於無可為力罷了。可憐李氏鬧得茶飯不思,坐立不定,看著小吉祥兒,心眼越發難受,覺得母子兩人,往後是一點著落也沒有,只這三幾天的工夫,家中用度便透著窘了。幸虧達空遵了師父之命,親身給她送錢來,便把蔡屠戶的話,一一對她說知,並且比著本人說的,格外週到婉轉,李氏這才略略寬懷。
10 單說達空,雖然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但是天性甚厚,能夠知恩報恩,他要救師父的心,真乃一片血誠,非常迫切。他從縣衙門回來,給蔡家送了錢去,便依了師父的囑咐,忙著找人去寫呈狀。但是一連兩三天,走了好幾處,這一紙申冤訴枉的狀子,始終沒有寫出來。倘問這是什麼緣故,原來那些寫狀師的,人人都是精明不過,曉得這件案子,關係太大,要是公明正道的去寫這紙呈狀,不但把胡守備控下來,而且還牽涉著保甲局,將來不知要鬧成何種局面;倘若跟官場結下了冤家,那時追執筆之人,自己便逃不了干係,因為掙上幾個有限的錢,去冒這般很大的危險,實在有些犯不上,所以便都托辭謝絕了。達空到底是個半大的孩子,年齡沒有成熟,智計苦於不足,遇著這種困難,除去著急以外,一時就沒作擺佈處。誰知事情的緊急等於風火,這時早又起了變化了。
11 原來首縣把這件交下來的案子,暫行壓置。後來一想,覺得有些不妥。因為花牌樓的命案,制軍很是關心,得罪保甲局總辦事小,如其到制軍的耳中,未免諸多不便。有了這層顧慮,少不得要升堂審訊的了。熙智跟蔡屠戶自然還是實話實說,首縣聽了供辭未置可否,便退堂了。這是因為張雲吉大令是個老州縣班子,一聽兩人的供,便看透這宗案件,其中大有蹊蹺。既然是由保甲局辦來的,最好還是請保甲局去審,自己很犯不上多費精神,替人造孽。他既是有了成算,便樂得不置一辭。到了次日,便命科房主稿,備了一角詳文,將犯人、贓證仍然送回保甲局去,詳文中的大意,只是審訊不得要領,恐其貽誤要公的話頭,就這樣輕描淡寫的,便把這件麻煩事情,算是推脫開了。要按照官場規矩說,首縣這種辦法,簡直便是頂撞上司。他所以敢於這樣辦,因為藩台是他的老師,同制台的憲眷也很好,有這兩層保障,根子總算很硬。像保甲局總辦,不過是個旁不相干的上司,當然便不放在眼內了。再說洪觀察,見了這套詳文,把他氣得鬍鬚都翹起來了,本要把話說穿,便是在屬員面前碰了一個軟釘子,那怎麼能夠不生氣呢。
12 但是除去在背地裡痛罵幾句外,卻也沒有別的辦法。
13 誰知一事未完,又來一事,首縣的詳文几乎把他氣壞,緊跟著制台的札文又到了。洪觀察捏著一把汗,打開看時,果然不出所料,就為的是花牌樓命案那件事,札文中的措辭非常嚴厲。洪觀察看罷,將札文放在一邊,不由得歎了一口氣,覺著這個保甲局總辦,眼看就要坐得不牢。正當這心神不定、得失交攻的時候,忽然有個人躡足潛蹤走入簽押房來,要在洪觀察面前回話。這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花牌樓案子的原辦守備胡得勝。洪觀察見他到來,恰好觸著自己的心事,不由衝口而出的說道:「你雖然辦了這件案子來,但可惜問不出口供,那便如何是好?」胡得勝見總辦這樣說,也自猜料八九,但一時不敢冒昧,只是垂手侍立,應了一聲是。洪觀察又道:「你不明白嗎?那一起案子,首縣又詳回來了,他也沒有問出口供來。這個還不打緊,可是制軍那裡又來了札文了,他這樣兒關心,不是成心跟我過不去麼?」洪觀察說到這裡,便把札文拿起,向胡得勝說道:「你不妨看看。」胡得勝口中答應著,便恭恭敬敬地,雙手接了過來,打開仔細觀看。那胡得勝原自粗通文義,也很能看得明白,當時看了以後,照舊放在桌上,便向洪觀察說道:「看大師的札文,最好是把這一起案子立時就報解上去。」
14 洪觀察看了胡得勝一眼,打鼻子裡哼了一聲道:「你說的倒這麼輕鬆,問不出口供來,那怎麼辦哇?」胡得勝此時猛然心中一動,覺得有一個最好的辦法,真乃兩全其美。況且簽押房裡再沒有第三個人,大可披肝瀝膽的來說,不怕有什麼泄漏。想到此處,便向前湊了一步,低聲向洪觀察回道:「沐恩平日受大伯栽培,不啻天高地厚,久想著肝腦塗地來補報,只可惜沒有機會。如今眼前這宗案子,關係很為重要。沐恩出於肺腑,想著要說幾句不知進退的話,但不知使得使不得?」洪觀察聽了,似乎有些高興,便道:「你有話只管說罷,何必要這樣吞吞吐吐呢?」胡得勝仍然低聲說道:「據沐恩的愚見,大帥對於這件案子異常注重,大有迫不及待之勢,倘再延宕,只怕於大人前程有礙。最好立時得了口供,大人便前去回話,就可免得發生什麼意外。」
15 洪觀察聽到這裡,便道:「是哇,不過這個口供一時問不出來,又當怎樣?」胡得勝道:「沐恩為補報大人起見,倒有個不辭勞怨的辦法,只是有些不便出口。」洪觀察一皺眉道:「你又來了,有什麼話,只管照直說罷。」胡得勝道:「就是請大人把這件案子,委派沐恩去審問,准保當時就有口供,並不費事。」洪觀察聽了,翻了一翻眼皮,望著胡得勝道:「那還不是屈打成招麼!這種辦法,只怕是有點不妥罷。」胡得勝道:「大人明鑒,沐恩是此案的原辦,要是自去審問,他們曉得無可狡辯,那時用不著動手,自然便能從實招認。」洪觀察搖了一搖頭道:「你說的雖然好聽,只怕未必果能如此。再者,這是一件殺人的命案,問實了以後,少不得是要抵償的,其中有無別情,你自己想一想,可要問心得去。」當然洪觀察能說出這麼幾句話來,總算還有一些天理良心。好個胡得勝,曉得已到了緊關節要的時候了,便放開膽量,單刀直入的說道:「沐恩有幾句糊塗話,請大人不要見怪。從來衙門裡辦案,不知冤屈過多少人,只要不是有心陷害,自問沒有什麼過不去,這種事情只能叫作情屈命不屈。再者還有兩句話說,只有錯拿的,沒有錯放的。因為放了以後,便要另生枝節。現在這宗命案,大帥的公事是如此嚴急,哪裡還有猶豫的工夫。慢說沐恩問心無愧,並不曾錯拿了他們,就算其中情節有待推敲,然而當這迫不及待的時候,少不得也要拿他們先去搪一搪。莫非大人忘記了自己的前程,要去跳井救人麼?」那胡得勝一來因為自己是洪觀察的心腹,二來也看透了他得失心重,所以才敢這般侃侃陳辭。
16 當時洪觀察聽了,半晌沉吟不語,後來方對胡得勝說道:「你的這番意思,固然不錯,但是我的心裡,總覺著有些不安似的。」胡得勝道:「事已燃眉,豈可姑息。況且這件事,自始至終皆由沐恩一手辦理,將來縱有什麼責成,都由沐恩擔負,與你無干,這也算是我略盡寸心,得著補報大人的機會。曾記得書上有句話,是小不忍則亂大謀,就請大人當機立斷罷。」
17 再說那洪觀察,本來患得患失的心太重了,他未嘗不想著把這兩個犯人前去救急,好搪塞大帥的公事,不過是怕案情反覆,難保不生出變故;又怕果有屈情,自己便傷了陰騭。有這兩層顧忌,所以才鬧得猶疑不決起來。如今見胡得勝實心擁護自己前程,把一切責任全都自行攬到身上去,不由得十分高興,竟自覺著心安理得起來,便道:「你既如此勇於任事,我也未便攔阻於你,好好地辦去就是了。」洪觀察這麼一吩咐不打緊,可憐這個冤獄,從此就構成了。當時雖然保住了功名,但是壞了心術,把人家的性命,無辜的給犧牲了。將來這件冤案盡掃雲霾,重見天日,那時能逃得出公道去。
18 再說胡得勝見洪觀察已經允諾,不禁心中大喜。他並不怠慢,立時下去,便吩咐伺候一切。真乃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少時換了官服,居然升坐公位,站堂人役,分立兩旁。他在保甲局內,享受這種排場,大約還是第一次呢。及至把犯人帶到,朝上跪下,熙智偷眼觀瞧,見上面居然高坐的正是死對頭胡得勝,只把他給嚇了一個魂飛魄散,暗自想道:「今天算是完了,眼見得這個堂口,好比是生鐵入爐,休想逃得出去。」
19 不料這時候,蔡屠戶忽然吆喝道:「你哪裡配問案,我是不能叫你審的。」說著,便要掙扎起來。熙智低聲說道:「快不要這樣,省得自討苦吃。」胡得勝圓睜二目,用手把驚堂木一拍,厲聲喝道:「好個膽大的狂徒,竟敢咆哮公堂,左右伺候著,預備動刑。」站堂人役聽了,便暴雷也似的喊了一聲堂威,這時蔡屠戶果然伏伏貼貼的,不再言語了。其實並非胡得勝能夠把他鎮嚇得住,乃是受了老和尚的吩咐,所以如此。
20 胡得勝見自己令行禁止,非常得意,便含著冷笑,開始向熙智問道:「你自己把心眼放明白些,今天撞在我的手內,哪還能有狡展的餘地麼?趁早從實的供了上來,倒還可以免得受苦。」可憐熙智,這時是在人家矮簷下,不敢不低頭,只得跪爬半步道:「老爺在上,這件案子,小僧實在冤屈,其中經過的情形,當然瞞不了老爺,只怪我一時昏憤,自己把事情做錯了。老爺寬宏大量,還有什麼不能寬恕的,請看我是個佛門弟子,開這一線之恩罷。」說完,向上叩頭。胡得勝聽了,心中想道:「你此時認錯,已經晚了,要想寬恕於你,那可哪裡能夠。」想到此處,便喝道:「休得胡說,快把圖財害命的情形,從實招了上來,免得動刑。」熙智還在哀告著,蔡屠戶已是忍不住了,便睜著怪眼喝道:「你這樣問人家,自己虧心不虧心?你要殺我們,只管去殺,一定要口供幹什麼?」胡得勝一聽,勃然大怒,便喝命左右,將這兩個犯人,都給我倒吊起來。
21 原來在未升堂以先,胡得勝已經有了成算了,要是打板子,上夾棍,縱然得了口供,顯見得是屈打成招,如今花樣翻新,給他來一個不著痕跡,況且免得血濺公堂,觸犯了總辦的忌諱,豈非兩全其美,所以他就發明了這個倒弔的刑法,事先把一切預備,早都囑咐好了。因此一吩咐下去,左右應了一聲,立時便如法炮制起來。這倒弔是怎麼一種滋味,沒有經驗過的,當然說不清。不過據理去推測,好好地一個人,忽然把四肢百骸,五臟六腑,給變更了自然的順序,那種難過,只怕比板子打在身上,還要厲害。再者,當初孟夫子,曾把倒懸二字,來解釋戰國時代的暴政,聖賢的比喻,還有個不貼切有味的麼。不幸身歷其境的人,痛苦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憐熙智是個闊廟裡的方丈,一向養尊處優慣了,哪裡受過這種苦楚。剛一弔上去,已大汗直淋,經受不起,便喊道:「有招有招。」連聲音都岔了。胡得勝冷笑,命左右把他放將下來。那時蔡屠戶雖然血液倒流,頭腦昏暈,週身像是要脹裂的一般,但仍努力掙扎著,不肯示弱,口中嘈嘈雜雜的,還在亂罵。胡得勝大怒,便命人向他鼻孔中灌醋。熙智不忍,便喘著氣說道:「快把他放下來,我敢來作擔保,叫他畫供。」胡得勝道:「既然如此,便宜了這廝。」隨命左右,也把蔡屠戶放下。
22 熙智哽咽著說道:「事已至此,咱們索性認了命罷,何必要零碎的受罪呢。不過你受了我的牽累,我心中是萬分的過不去。」蔡屠戶睜大了眼嚷道:「師父,何必這樣,你叫我畫供,我就畫供,咱們兩個人,反正是死活在一處。這個話,我早就與你說過了,砍頭算什麼,死了以後,另找地方,跟講理去。」
23 熙智歎了一口氣,沒有言語。當下胡得勝怎麼問,熙智便順著他的口氣怎麼說,由書吏寫好了供辭,再命二人畫押。熙智當落筆的時候,不覺悲從中來,眼淚撲簌簌地往下直掉,把那紙招狀淋淋漓漓地都沾濕了。輪到蔡屠戶畫押時,他把又粗又大的手,握著那管筆,畫了個奇形怪狀的十字,隨把筆一丟,怒目向胡得勝說道:「要殺就殺,弄這欺騙人的圈套幹什麼?你欺得了人,欺不了天。我們兩個人,死在你的手內,將來是要有報應的。」胡得勝聽到此處,不由得入耳動心,也有一種恐懼不安的念頭,恰似電光一瞥,從他心頭上掠過。
URN: ctp:ws4156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