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一百四十二回同类相仇恨如切齿 终身谁托刻不忘心

《第一百四十二回同类相仇恨如切齿 终身谁托刻不忘心》[View] [Edit] [History]

1 话说那小童子恨余七有如切齿,那大的又问他道:「你究竟为著何事,如此恨他?」那小的道﹔「这话只能自己知道罢了,何能告诉你?就连师父也不能告诉。」那大的又道:「你告诉我不要紧,我绝不代你告诉师父的。」那小的道:「告诉师父到不妨事,只是不能告诉你知道。」那大的又问道:「好兄弟,你告诉我罢。」那小的又道:「我告诉你,你就要取笑我了。」那大的道:「我如取笑你,叫我不逢好死,将来定然死在刀剑之下。」那小的道﹔「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笑我,不要告诉别人。」那大的道:「我倒发过誓了,你还不信么?」
2 那小的这才说道:「自他摆了什么迷魂阵,被七子十三生破去之后,他便逃回山来。
3 那时就该恳苦修炼,才是道理。那知他在师父前却说得天花乱坠,背地里却无恶不作。
4 那日顿生淫念,不知在那里摄了一个民间的女子来到山中,就在他卧房内与那女子云雨。
5 那女子被他用了法术,昏迷过去,全不知道,一任他为所欲为。不知他与那女子正在房内高兴,我也不知道,无意走进他卧房去了。他一见我走进卧房,他就赤条条的下来,将我抱住,先向我说道:『好兄弟,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只因欲火中烧,借此一解其火,而且只行一次,少时就将他送回去了。『那时我也不管他这事,惟有答应他而已。
6 那知他不但不知羞愧,见我不与他较量,他以为我也是可欺的人,因又向我说道:』好兄弟,你可尝过这等滋味么?『我被他这句话一说,我实在怪臊起来,却不曾回答他的言语。那知他看反了味,疑惑也要如此了,当下就说道:』好兄弟,你如不曾尝过这滋味,你就上去尝一尝。等你尝了这美人的滋味,然后我再把些好滋味与你尝,单看还是他的滋味好,还是我把你那滋味好。『说著就笑嘻嘻的,将我抱在他那赤条条的身上。
7 我那时可真急了,我便向他说道:』你若再不松手,我就嚷了。『那知他还是不睬,后来我便嚷起来,他才松手将我放下来。你道可恶不可恶?后来我就想告诉师父,复又想道,大家头面攸关,所以直至今日,皆不曾说出,今日才与你谈及。这告诉你的,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大的听了这番话,也就登时大怒起来,道:「我还道他是个正经人,那知他是个畜类!照这说法,真要将他碎尸万段才好。好兄弟,我今与你约,无论他此次胜负,等他回山时,我与你两人从今以后不要与他接谈便了。」那小的又道:「你还望他回山么?我只愿他死在那里,被七子十三生将他捉了去,给他粉骨扬灰,再也不能投人类了。」
8 他两人在那里闲谈,同类嫉恶,河海生隐身黑处,却听了一个畅快,暗道:「向谓邪教中无好人,看他这两个小孩童,不过都才十五六岁,就知道如此向善。只可惜投在徐鸿儒门下,现在虽然正道,惟恐将来习染坏了。」又自暗道:「这温风扇既为徐鸿儒带去,谅来此处绝无此物,我何不赶紧回去,好到他营里去盗呢?」说罢即刻出来,飞身下山而去。
9 一路行来,真是他们会剑法的人,毫不费事。只见行神如空,行气如虹,不到一日,又回至大营,仍从空中落下。玄贞子等人一见齐道﹔「温风扇取回来么?」河海生道:「温风扇却不曾取回,倒听了一件的确新闻事。」玄贞子等人复又齐声问道:「什么的确新闻?」河海生就将听见那两个童子的话,说了一遍。玄贞子道:「他那温风扇何尝不是如此,所以要他这扇子带进阵中,才可以解那冷气。譬如腊月天时,遇见那极冷的风,将水吹得都成了冰,人也冷不过了,忽遇见一阵热气,那水也就解化,人也就舒畅。
10 到了春天,那些水被风一吹,也就解化开来。又如春夏之交,那温风吹到人身上,人就登时困倦,必得要受些凉气方才舒展。所以要这扇子进阵,有此温风,可以吹散他那种冷气,就是这个道理。今既被他带来,不在他山中,此事贤弟却去盗不得,必须待傀儡贤弟到来,方才可以前去。」河海生听了这话,自知本领不如傀儡生高明,也就唯唯听命。
11 再说一尘子去到宁王府中余秀英那里盗取光明镜,这日已到了宫中,先去寻找余秀英的卧房。可巧并不费事,才至宫门已瞧见他的卧房了。一尘子便轻轻落下,站在窗外静听。只听里间说道:「可怪我哥哥,不知时务。王守仁那里,有那许多非常之人保护于他,他偏要与他们相斗,眼见得一败涂地,性命还是不保。我从前也是糊涂,只道天下人除师父而外,再没有能人,那里知道强中还有强中手。就便我师父今已下山,也敌不过七子十三生他们一众非常之人。别人的本领我却不曾经验,就是那傀儡生从前来救徐鸣皋的时候,我虽将天罗地网前去拿他,他却毫不惧怕。不但拿他不住,被他逃走,末后我反上了他的诡计,将徐鸣皋带出宫门,我只落得白费心机,徒然失身于人,也不能遂我之愿。昨者闻得徐鸣皋陷入非非阵内,近来又不知他性命如何,好叫我无法可想。
12 可笑我师父,也要叫我前去帮他摆阵。如此看来,我师父也是逆天行事。」说罢,又叹了两口气。一尘子在暗中听得清楚,暗想:「可见女人还是随夫的心重。徐鸣皋不过与他三五日的夫奔,他就时刻不忘,连哥哥、师父都怨恨起来了。」复又喜道:「难得他如此不助宁王,我何不如此如此,去说他一番,或者他可以将那光明镜送与我,也未可料。」主意已定,即刻走进房中。
13 余秀英正与他两个丫鬟拿云、捉月在那里谈论,忽见房外走进一人,也是道家装束,心中便吃一惊,当下喝道﹔「你是何人,胆敢到此何故?」一尘子不慌不忙说道:「小姐勿庸惊慌,本师系是徐鸣皋相烦前来送信,望小姐前去搭救他性命。」余秀英一听,登时面上羞得通红,强颜怒道:「徐鸣皋是谁?我又与他毫无瓜葛,为什么他要求救于我?你可快快出去,不要惹了我性子。我若反转脸来,可不认得你的。」一尘子暗道:「他这反唇相讥到也好笑,我若不给他个真情实据,他还要抵赖无因。」因又说道:「小姐,你莫要强辩,可记得结十世姻缘时乎?若问本师何人,傀儡生系与本师的至好朋友,本师便是一尘子是也。今者实不相瞒,是前来奉借一物。本要暗中盗取,只因方才听得小姐大有改邪归正之心,而且念徐鸣皋不置,本师是徐鸣皋的师伯,因小姐与徐鸣皋尚有夫奄之情,所以才现身进来,说是徐鸣皋特烦本师前来求救。小姐,你若念徐鸣皋之情,他今虽陷在阵中,尚无性命之虞,也无须小姐前去救得。但小姐这里有一宝物,只须将此物交给本师,徐鸣皋便可救出,将来还可与小姐终身团圆。虽徐鸣皋刚强不屈,他不过是不降宸濠,并非忍弃小姐。小姐若有心于徐鸣皋,即将所借之物交出一用,否则本师却也不敢勉强,本师自有妙法盗取。那时可不要怪本师不做美满人情,还得小姐三思为是。」
14 余秀英听了一尘子这番话,心中暗道:「我的心事。却全被他知道。但是他虽如此说,我却从未见过他,何能以他所说为凭?又不知他向我所借何物。他若果真可令我与徐鸣皋结那十世姻缘,我一身骨肉皆是徐鸣皋的,又何惜身外之物?不必说一件,就便全行与他,只要将他救出来,又何尝不可?若是他故意拿这话来骗我,我将宝物交付与他,我岂不受了他骗?若不将宝物借与他,万一徐鸣皋竟陷在阵内,性命难保,不又误了我终身大事?」左思右想,实在难以决断。一尘子见他沉吟不语,已知道他的心事,因又说道:「小姐莫非见疑本师么?若果见疑本师,是不难。本师还有一言,可为小姐设一计策,管使小姐两面俱到:既不见罪于宁王,又不漠视于鸣皋,将来大功告成,本师包管你个月圆镜合。但不知小姐意下如何?」余秀英听了这番话,因便说道:「既蒙老师见爱,即请示知,以便斟酌便了。」毕竟一尘子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42162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