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卷二

《卷二》[View] [Edit] [History]

黍穄第四》

1
尔雅》曰:「秬,黑黍。秠,一稃二米。」郭璞注曰:「秠亦黑黍,但中米异耳。」
2
孔子曰:「黍可以为酒。」
3
《广志》云:「有牛黍,有稻尾黍、秀成赤黍,有马革大黑黍,有秬黍,有温屯黄黍,有白黍、,有塸塸芒、燕鸽之名。穄,有赤、白、黑、青、黄燕鸽,凡五种。」
4
按今俗有鸳鸯黍、白蛮黍、半夏黍;有驴皮穄。
5
崔寔曰:「𪎭,黍之秫熟者,一名穄也。」〉
6
凡黍、穄田,新开荒为上,大豆底为次,谷底为下。
7
地必欲熟。再转乃佳。若春夏耕者,下种后,再劳为良。
8
一亩,用子四升。
9
三月上旬种者为上时,四月上旬为中时,五月上旬为下时。夏种黍、穄,与稙谷同时;非夏者,大率以椹赤为候。谚曰:「椹厘厘,种黍时。」燥湿候黄塲。始章切种讫不曳挞。常记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冻树日种之,万不失一。冻树者,凝霜封著木条也。假令月三日冻树,还以月三日种黍;他皆仿此。十月冻树宜早黍,十一月冻树宜中黍,十二月冻树宜晚黍。若从十月至正月皆冻树者,早晚黍悉宜也。
10
苗生壠平,卽宜杷劳。锄三遍乃止。锋而不耩。苗晚耩,卽多折也。
11
刈穄欲早,刈黍欲晚。穄晚多零落,黍早米不成。谚曰:「穄青喉,黍折头。」皆卽湿践。久积则浥郁,燥践多兜牟。穄,践讫卽蒸而裛于劫反之。不蒸者难舂,米碎,至春又土臭;蒸则易舂,米坚,香气经夏不歇也。黍,宜晒之令燥。湿聚则郁。
12
凡黍,黏者收薄。穄,味美者,亦收薄,难舂。
13
《杂阴阳书》曰:「黍『生』于榆。六十日秀,秀后四十日成。黍『生』于巳,『壮』于酉,『长』于戌,『老』于亥,『死』于丑,恶于丙、午,忌于丑、寅、卯。穄,忌于未、寅。」
14
孝经援神契》云:「黑坟宜黍、麦。」
15
《尚书考灵曜》云:「夏,火星昏中,可以种黍、菽。火,东方苍龙之宿,四月昏,中在南方。菽,大豆也。
16
《泛胜之书》曰:「黍者暑也,种者必待暑。先夏至二十日,此时有雨,强土可种黍。谚曰:「前十鸱张,后十羌襄,欲得黍,近我傍。」「我傍」,谓近夏至也,盖可以种晚黍也。一亩,三升。
17
「黍心未生,雨灌其心,心伤无实。
18
「黍心初生,畏天露。令两人对持长索,搜去其露,日出乃止。 「凡种黍,覆土锄治,皆如禾法,欲疏于禾。」按疏黍虽科,而米黄,又多减及空;今穊,虽不科而米白,且均熟不减,更胜疏者。泛氏云:「欲疏于禾」,其义未闻。
19
崔氏曰:「四月蚕入簇,时雨降,可种黍、禾,谓之上时。
20
「夏至先后各二日,可种黍。
21
「虫食李者黍贵也。」

粱秫第五》

1
《尔雅》曰:「虋,赤苗也;𦬊,白苗也。」郭璞注曰:「虋,今之赤粱粟;𦬊,今之白粱粟:皆好谷也。」犍为舍人曰:「是伯夷、叔齐所食首阳草也。」
2
《广志》曰:「有具粱,解粱;有辽东赤粱,魏武帝尝以作粥。」
3
《尔雅》曰:「粟,秫也。」孙炎曰:「秫,黏粟也。」
4
《广志》曰:「秫,黏粟,有赤、有白者;有胡秫,早熟及麦。」
5
《说文》曰:「秫,稷之黏者。」
6
按今世有黄粱;谷秫,桑根秫,槵天棓秫也。〉
7
粱、秫并欲薄地而稀,一亩用子三升半。地良多雉尾,苗穊穗不成。
8
种与稙谷同时。晚者全不收也。
9
燥湿之宜,杷劳之法,一同谷苗。
10
收刈欲晚。〈性不零落,早刈损实。

大豆第六》

1
尔雅曰:「戎叔谓之荏菽。」孙炎注曰:「戎叔,大菽也。」
2
张揖《广雅》曰:「大豆,菽也。小豆,荅也。豍豆、豌豆,留豆也。胡豆,䜶䝄也。」
3
《广志》曰:「重小豆,一岁三熟,椠甘。白豆,粗大可食。剌豆,亦可食。秬豆,苗似小豆,紫花,可为面,生朱提、建宁。大豆:有黄落豆;有御豆,其豆角长;有杨豆,叶可食。胡豆,有青、有黄者。」
4
《本草经》云:「张骞使外国,得胡豆。」
5
今世大豆,有白、黑二种,及长梢、牛践之名。小豆有菉、赤、白三种。黄高丽豆、黑高丽豆、燕豆、豍豆,大豆类也。豌豆、江豆、䝁豆,小豆类也。〉
6
春大豆,次稙谷之后。二月中旬为上时,一亩用子八升。三月上旬为中时,用子一斗。四月上旬为下时。用子一斗二升。岁宜晚者,五、六月亦得;然稍晚稍加种子。
7
地不求熟。秋锋之地,卽𥡦种。地过熟者,苗茂而实少。
8
收刈欲晚。此不零落,刈早损实。
9
必须耧下。种欲深故。豆性强,苗深则及泽。锋、耩各一。锄不过再。
10
叶落尽,然后刈。叶不尽,则难治。刈讫则速耕。大豆性炒,秋不耕则无泽也。
11
种茭者,用麦底。一亩用子三升。先漫散讫,犂细浅㽟良辍反而劳之。旱则萁坚叶落,稀则苗茎不高,深则土厚不生。若泽多者,先深耕讫,逆垡掷豆,然后劳之。泽少则否,为其浥郁不生。九月中,候近地叶有黄落者,速刈之。少不黄必浥郁。刈不速,逢风则叶落尽,遇雨则烂不成。
12
《杂阴阳书》曰:「大豆『生』于槐。九十日秀,秀后七十日熟。豆『生』于申,『壮』于子,『长』于壬,『老』于丑,『死』于寅,恶于甲、乙,忌于卯、午、丙、丁。」
13
《孝经援神契》曰:「赤土宜菽也。」
14
《泛胜之书》曰:「大豆保岁易为,宜古之所以备凶年也。谨计家口数,种大豆,率人五亩,此田之本也。
15
「三月榆荚时,有雨,高田可种大豆。土和无块,亩五升;土不和,则益之。种大豆,夏至后二十日,尚可种。戴甲而生,不用深耕。
16
「大豆须均而稀。
17
「豆花憎见日,见日则黄烂而根焦也。
18
「获豆之法,荚黑而茎苍,辄收无疑;其实将落,反失之。故曰:『豆熟于场。』于场获豆,卽青荚在上,黑荚在下。」
19
泛胜之区种大豆法:「坎方深各六寸,相去二尺,一亩得千二百八十坎。其坎成,取美粪一升,合坎中土搅和,以内坎中。临种沃之,坎三升水。坎内豆三粒;覆上土,勿厚,以掌抑之,令种与土相亲。一亩用种二升,用粪十二石八斗。
20
「豆生五六叶,锄之。旱者溉之,坎三升水。
21
「丁夫一人,可治五亩。至秋收,一亩中十六石。
22
「种之上,土才令蔽豆耳。」
23
崔寔曰:「正月可种豍豆。二月可种大豆。」又曰:「三月,昏,参夕,杏花盛,桑椹赤,可种大豆,谓之上时。四月,时雨降,可种大、小豆。美田欲稀,薄田欲稠。」

小豆第七》

1
小豆,大率用麦底。然恐小晚,有地者,常须兼留去岁谷下以拟之。
2
夏至后十日种者为上时,一亩用子八升。初伏断手为中时,一亩用子一斗。中伏断手为下时,一亩用子一斗二升。中伏以后则晚矣。谚曰:「立秋叶如荷钱,犹得豆」者,指谓宜晚之岁耳,不可为常矣。
3
熟耕、耧下以为良。泽多者,耧耩,漫掷而劳之,如种麻法。未生白背,劳之极佳。漫掷、犂㽟,次之。𥡦土历反种为下。
4
锋而不耩,锄不过再。
5
叶落尽,则刈之。叶未尽者,难治而易湿也。豆角三青两黄,拔而倒竪笼丛之,生者均熟,不畏严霜,从本至末,全无秕减,乃胜刈者。
6
牛力若少,得待春耕;亦得𥡦种。
7
凡大、小豆,生既布叶,皆得用铁齿𨫒楱俎遘反纵横杷而劳之。
8
杂阴阳书》曰:「小豆『生』于李。六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成后,忌与大豆同。」
9
《泛胜之书》曰:「小豆不保岁,难得。
10
「椹黑时,注雨种,亩五升。
11
「豆生布叶,锄之。生五六叶,又锄之。
12
「大豆、小豆,不可尽治也。古所以不尽治者,豆生布叶,豆有膏,尽治之则伤膏,伤则不成。而民尽治,故其收耗折也。故曰,豆不可尽治。
13
「养美田,亩可十石;以薄田,尚可亩收五石。」谚曰:「与他作豆田。」斯言良美可惜也。
14
《龙鱼河图》曰:「岁暮夕,四更中,取二七豆子,二七麻子,家人头发少许,合麻、豆著井中,咒勑井,使其家竟年不遭伤寒,辟五方疫鬼。」
15
《杂五行书》曰:「常以正月旦——亦用月半——以麻子二七颗,赤小豆七枚,置井中,辟疫病,甚神验。」又曰:「正月七日,七月七日,男吞赤小豆七颗,女吞十四枚,竟年无病;令疫病不相染。」

种麻第八》

1
《尔雅》曰:「黂,枲实。枲,麻。别二名」「茡,麻母。」孙炎注曰:「黂,麻子。」「茡,苴麻盛子者。」
2
崔寔曰:「牡麻,无实,好肌理,一名为枲也。」
3
凡种麻,用白麻子。白麻子为雄麻。颜色虽白,啮破枯燥无膏润者,秕子也,亦不中种。市籴者,口含少时,颜色如旧者佳;如变黑者,裛。崔寔曰:「牡麻子,青白,无实,两头锐而轻浮。」
4
麻欲得良田,不用故墟。故墟亦良,有点叶夭折之患,不任作布也。地薄者粪之。粪宜熟。无熟粪者,用小豆底亦得。崔寔曰:「正月粪畴。畴,麻田也。」
5
耕不厌熟。纵横七徧以上,则麻无叶也。田欲岁易。抛子种则节高。
6
良田一亩,用子三升;薄田二升。穊则细而不长,稀则粗而皮恶。
7
夏至前十日为上时,至日为中时,至后十日为下时。「麦黄种麻,麻黄种麦」,亦良候也。谚曰:「夏至后,不没狗。」或答曰:「但雨多,没橐驼。」又谚曰:「五月及泽,父子不相借。」言及泽急,说非辞也。夏至后者,非唯浅短,皮亦轻薄。此亦趋时不可失也。父子之间,尚不相假借,而况他人者也?
8
泽多者,先渍麻子令芽生,取雨水浸之,生芽疾;用井水则生迟。浸法:著水中,如炊两石米顷,漉出。著席上,布令厚三四寸,数搅之,令均得地气。一宿则芽出。水若滂沛,十日亦不生。待地白背,耧耩,漫掷子,空曳劳。截雨脚卽种者,地湿,麻生瘦;待白背者,麻生肥。泽少者,暂浸卽出,不得待芽生,耧头中下之。不劳曳挞。
9
麻生数日中,常驱雀。叶青乃止。布叶而锄。频烦再遍止。高而锄者,便伤麻。
10
勃如灰便收。刈,拔,各随乡法。未勃者收,皮不成;放勃不收而卽骊。𢆞欲小,𥠵欲薄,为其易乾。一宿辄翻之。得霜露则皮黄也。
11
获欲净。有叶者喜烂。沤欲清水,生熟合宜。浊水则麻黑,水少则麻脆。生则难剥,大烂则不任。暖泉不冰冻,冬日沤者,最为柔肕也。
12
《衞诗》曰:「蓺麻如之何?衡从其亩。」《毛诗》注曰:「蓺,树也。衡猎之,从猎之,种之然后得麻。」
13
《泛胜之书》曰:「种枲太早,则刚坚、厚皮、多节;晚则皮不坚。宁失于早,不失于晚。获麻之法,穗勃勃如灰,拔之。夏至后二十日沤枲,枲和如丝。」
14
崔寔曰:「夏至先后各五日,可种牡麻。」〈「牡麻,有花无实。」

种麻子第九》

1
崔寔曰:「苴麻,麻之有蕴者,茡麻是也。一名黂。」〉
2
止取实者,种斑黑麻子。斑黑者饶实。崔寔曰:「苴麻子黑,又实而重,擣治作烛,不作麻。」
3
耕须再遍。一亩用子三升。种法与麻同。
4
三月种者为上时,四月为中时,五月初为下时。
5
大率二尺留一根。穊则不科。锄常令净。荒则少实。既放勃,拔去雄。若未放勃去雄者,则不成子实。
6
凡五谷地畔近道者,多为六畜所犯,宜种胡麻、麻子以遮之。胡麻,六畜不食;麻子啮头,则科大。收此二实,足供美烛之费也。慎勿于大豆地中杂种麻子。扇地两损,而收并薄。六月间,可于麻子地间散芜菁子而锄之,拟收其根。
7
《杂阴阳书》曰:「麻『生』于杨或荆。七十日花,后六十日熟。种忌四季——辰、未、戌、丑——戊、己。」
8
《泛胜之书》曰:「种麻,豫调和田。二月下旬,三月上旬,傍雨种之。麻生布叶,锄之。率九尺一树。树高一尺,以蚕矢粪之,树三升。无蚕矢,以溷中熟粪粪之亦善,树一升。天旱,以流水浇之,树五升。无流水,曝井水,杀其寒气以浇之。雨泽时适,勿浇。浇不欲数。养麻如此,美田则亩五十石,及百石,薄田尚三十石。获麻之法,霜下实成,速斫之;其树大者,以锯锯之。」
9
崔寔曰:「二、三月,可种苴麻。」〈「麻之有实者为苴。」

大小麦第十。瞿麦附》

1
《广雅》曰:「大麦,麰也;小麦,䅘也。」
2
《广志》曰:「虏水麦,其实大麦形,有缝。𥟶麦,似大麦,出凉州。旋麦,三月种,八月熟,出西方。赤小麦,赤而肥,出郑县。语曰:『湖猪肉,郑稀熟。』山提小麦,至黏弱;以贡御。有半夏小麦,有秃芒大麦,有黑穬麦。」
3
《陶隐居本草》云:「大麦为五谷长,卽今倮麦也,一名麰麦,似穬麦,唯无皮耳。穬麦,此是今马食者。然则大、穬二麦,种别名异,而世人以为一物,谬矣。」
4
按世有落麦者,秃芒是也。又有春种穬麦也。〉
5
大、小麦,皆须五月、六月暵地。不暵地而种者,其收倍薄。崔寔曰:「五月、六月灾麦田也。」
6
种大、小麦,先㽟,逐犂䅖种者佳。再倍省种子而科大。逐犂掷之亦得,然不如作䅖耐旱。其山田及刚强之地,则耧下之。其种子宜加五省于下田。凡耧种者,非直土浅易生,然于锋、锄亦便。
7
穬麦,非良地则不须种。薄地徒劳,种而必不收。凡种穬麦,高、下田皆得用,但必须良熟耳。高田借拟禾、豆,自可专用下田也。八月中戊社前种者为上时,掷者,亩用子二升半。下戊前为中时,用子三升。八月末九月初为下时。用子三升半或四升。
8
小麦宜下田。歌曰:「高田种小麦,稴穇不成穗。男儿在他乡,那得不憔悴。」八月上戊社前为上时,掷者,用子一升半也。中戊前为中时,用子二升。下戊前为下时。用子二升半。
9
正月、二月,劳而锄之。三月、四月,锋而更锄。锄麦倍收,皮薄面多;而锋、劳、锄各得再遍为良也。
10
令立秋前治讫。立秋后则虫生。蒿、艾箪盛之,良。以蒿、艾蔽窖埋之,亦佳。窖麦法:必须日曝令乾,及热埋之。多种久居供食者,宜作劁才雕切麦:倒刈,薄布,顺风放火;火既著,卽以扫帚扑灭,仍打之。如此者,经夏虫不生;然唯中作麦饭及面用耳。
11
《礼记·月令》曰:「仲秋之月,……乃劝人种麦,无或失时;其有失时,行罪无疑。」郑玄注曰:「麦者,接絶续乏之谷,尤宜重之。」
12
《孟子》曰:「今夫麰麦,播种而耰之,其地同,树之时又同;浡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虽有不同,则地有肥、硗,雨露之所养,人事之不齐。」
13
杂阴阳书》曰:「大麦『生』于杏。二百日秀,秀后五十日成。麦『生』于亥,『壮』于卯,『长』于辰,『老』于巳,『死』于午,恶于戊,忌于子、丑。小麦『生』于桃。二百一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忌与大麦同。虫食杏者麦贵。」
14
种瞿麦法:以伏为时。一名「地面」。良地一亩,用子五升,薄田三四升。亩收十石。浑蒸,曝乾,舂去皮,米全不碎。炊作飧,甚滑。细磨,下绢簁,作饼,亦滑美。然为性多秽,一种此物,数年不絶;耘锄之功,更益劬劳。
15
《尚书大传》曰:「秋,昏,虚星中,可以种麦。」「虚,北方玄武之宿;八月昏中,见于南方。」
16
《说文》曰:「麦,芒谷。秋种厚埋,故谓之『麦』。麦,金王而生,火王而死。」
17
《泛胜之书》曰:「凡田有六道,麦为首种。种麦得时,无不善。夏至后七十日,可种宿麦。早种则虫而有节,晚种则穗小而少实。
18
「当种麦,若天旱无雨泽,则薄渍麦种以酢且故反浆并蚕矢;夜半渍,向晨速投之,令与白露俱下。酢浆令麦耐旱,蚕矢令麦忍寒。
19
「麦生黄色,伤于太稠。稠者锄而稀之。
20
秋锄以棘柴耧之,以壅麦根。故谚曰:『子欲富,黄金覆。』『黄金覆』者,谓秋锄麦、曳柴壅麦根也。至春冻解,棘柴曳之,突絶其乾叶。须麦生,复锄之。到榆荚时,注雨止,候土白背复锄。如此则收必倍。
21
「冬雨雪止,以物辄蔺麦上,掩其雪,勿令从风飞去。后雪,复如此。则麦耐旱、多实。
22
「春冻解,耕和土,种旋麦。麦生根茂盛,莽锄如宿麦。」
23
泛胜之区种麦:「区大小如上农夫区。禾收,区种。凡种一亩,用子二升。覆土厚二寸,以足践之,令种土相亲。麦生根成,锄区间秋草。缘以棘柴律土壅麦根。秋旱,则以桑落时浇之。秋雨泽适,勿浇之。春冻解,棘柴律之,突絶去其枯叶。区间草生,锄之。大男、大女治十亩。至五月收,区一亩,得百石以上,十亩得千石以上。
24
「小麦忌戌,大麦忌子,『除』日不中种。」
25
崔寔曰:「凡种大、小麦,得白露节,可种薄田;秋分,种中田;后十日,种美田。唯穬,早晚无常。正月,可种春麦、豍豆,尽二月止。」
26
青稞麦。特打时稍难,唯映日用碌碡碾。右每十亩,用种八斗。与大麦同时熟。好收四十石;石八九斗面。堪作饭及饼飥,甚美。磨,总尽无麸。〈锄一徧佳,不锄亦得。

水稻第十一》

1
《尔雅》曰:「稌,稻也。」《郭璞》注曰:「沛国今呼稻为稌。」
2
《广志》云:「有虎掌稻、紫芒稻、赤芒稻、白米稻。南方有蝉鸣稻,七月熟。有盖下白稻,正月种,五月获;获讫,其茎根复生,九月熟。青芋稻,六月熟;累子稻,白汉稻,七月熟:此三稻,大而且长,米半寸,出益州。稉有乌稉、黑穬、青函、白夏之名。」
3
《说文》曰:「䆏,稻紫茎不黏者。」「稉,稻属。」
4
《风土记》曰:「稻之紫茎,稴稻之青穗,米皆青白也。」
5
《字林》曰:「秜(力脂反),稻今年死,来年自生曰『秜』。」
6
按今世有黄瓮稻、黄陆稻、青稗稻、豫章青稻、尾紫稻、青杖稻、飞蜻稻、赤甲稻、乌陵稻、大香稻、小香稻、白地稻;菰灰稻,一年再熟。有秫稻。秫稻米,一名糯(奴乱反)米,俗云「乱米」,非也。有九䅂秫、雉目秫、大黄秫、棠秫、马牙秫、长江秫、惠成秫、黄般秫、方满秫、虎皮秫、荟柰秫,皆米也。〉
7
稻,无所缘,唯岁易为良。选地欲近上流。地无良薄,水清则稻美也。
8
三月种者为上时,四月上旬为中时,中旬为下时。
9
先放水,十日后,曳陆轴十遍。遍数唯多为良。地既熟,净淘种子;浮者不去,秋则生稗。渍经三宿,漉出;内草篅市规反中裛之。复经三宿,芽生,长二分。一亩三升掷。三日之中,令人驱鸟。
10
稻苗长七八寸,陈草复起,以镰侵水芟之,草悉脓死。稻苗渐长,复须薅。拔草曰薅。虎高切。薅讫,决去水,曝根令坚。量时水旱而溉之。将熟,又去水。
11
霜降获之。早刈米青而不坚,晚刈零落而损收。
12
北土高原,本无陂泽。随逐隈曲而田者,二月,冰解地乾,烧而耕之,仍卽下水;十日,块既散液,持木斫平之。纳种如前法。既生七八寸,拔而栽之。既非岁易,草、稗俱生,芟亦不死,故须栽而薅之。溉灌,收刈,一如前法。
13
畦㽟大小无定,须量地宜,取水均而已。
14
藏稻必须用箪。此既水谷,窖埋得地气则烂败也。若欲久居者,亦如「劁麦法」。
15
舂稻必须冬时积日燥曝,一夜置霜露中,卽舂。若冬舂不乾,卽米青赤脉起。不经霜,不燥曝,则米碎矣。
16
秫稻法,一切同。
17
《杂阴阳书》曰:「稻『生』于柳或杨。八十日秀,秀后七十日成。戊、己、四季日为良。忌寅、卯、辰。恶甲、乙。」
18
《周官》曰:「稻人,掌稼下地。「以水泽之地种谷也。谓之稼者,有似嫁女相生。」以猪畜水,以防止水,以沟荡水,以遂均水,以列舍水,以浍写水,以涉扬其芟,作田。」「郑司农说『猪』、『防』:以《春秋传》曰:『町原防,规偃猪』。『以列舍水』:『列者,非一道以去水也。』『以涉扬其芟』:『以其水写,故得行其田中,举其芟钩也。』杜子春读『荡』为『和荡』,谓『以沟行水也。』玄谓偃猪者,畜流水之陂也。防,猪旁堤也。遂,田首受水小沟也。列,田之畦㽟也。浍,田尾去水大沟。作,犹治也。开遂舍水于列中,因涉之,扬去前年所芟之草,而治田种稻。」 「凡稼泽,夏以水殄草而芟夷之。「殄,病也,絶也。郑司农说『芟夷』:以《春秋传》曰:『芟夷、薀崇之。今时谓禾下麦为『夷下麦』,言芟刈其禾,于下种麦也。』玄谓将以泽地为稼者,必于夏六月之时,大雨时行,以水病絶草之后生者,至秋水涸,芟之,明年乃稼。」泽草所生,谓之芒种。」「郑司农云:『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
19
《礼记·月令》云:「季夏……大雨时行,乃烧、剃、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郑玄注曰:「剃,谓迫地杀草。此谓欲稼莱地,先剃其草,草乾,烧之,至此月,大雨流潦,畜于其中,则草不复生,地美可稼也。『剃氏,掌杀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绳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若欲其化也,则以水火变之。』」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强。」注曰:「土润,溽暑,膏泽易行也。粪、美,互文。土强,强㯺之地。」
20
《孝经·援神契》曰:「污、泉宜稻。」
21
《淮南子》曰:「蓠,先稻熟,而农夫薅之者,不以小利害大获。」高诱曰:「蓠,水稗。」
22
《泛胜之书》曰:「种稻,春冻解,耕反其土。种稻,区不欲大,大则水深浅不适。冬至后一百一十日可种稻。稻地美,用种亩四升。始种稻欲温,温者缺其堘,令水道相直;夏至后大热,令水道错。」
23
崔寔》曰:「三月,可种稉稻。稻,美田欲稀,薄田欲稠。五月,可别稻及蓝,尽夏至后二十日止。」

旱稻第十二》

1
旱稻用下田,白土胜黑土。非言下田胜高原,但夏停水者,不得禾、豆、麦,稻田种,虽涝亦收,所谓彼此俱获,不失地利故也。下田种者,用功多;高原种者,与禾同等也。凡下田停水处,燥则坚垎,湿则污泥,难治而易荒,墝埆而杀种——其春耕者,杀种尤甚——故宜五六月暵之,以拟穬麦。麦时水涝,不得纳种者,九月中复一转,至春种稻,万不失一。春耕者十不收五,盖误人耳。
2
凡种下田,不问秋夏,候水尽,地白背时,速耕,杷、劳频烦令熟。过燥则坚,过雨则泥,所以宜速耕也。
3
二月半种稻为上时,三月为中时,四月初及半为下时。
4
渍种如法,裛令开口。耧耩䅖种之,䅖种者省种而生科,又胜掷者。卽再遍劳。若岁寒,早种虑时晚,卽不渍种,恐芽焦也。其土黑坚强之地,种未生前遇旱者,欲得令牛羊及人履践之;湿则不用一迹入地。稻既生,犹欲令人践壠背。践者茂而多实也。
5
苗长三寸,杷、劳而锄之。锄唯欲速。稻苗性弱,不能扇草,故宜数锄之。每经一雨,辄欲杷劳。苗高尺许则锋。天雨无所作,宜冒雨薅之。科大,如穊者,五六月中霖雨时,拔而栽之。栽法欲浅,令其根须四散,则滋茂;深而直下者,聚而不科。其苗长者,亦可捩去叶端数寸,勿伤其心也。入七月,不复任栽。七月百草成,时晚故也。
6
其高田种者,不求极良,唯须废地。过良则苗折,废地则无草。亦秋耕、杷、劳令熟,至春,黄塲纳种。不宜湿下。馀法悉与下田同。

胡麻第十三》

1
《汉书》,张骞外国得胡麻。今俗人呼为「乌麻」者,非也。
2
《广雅》曰:「狗虱、胜茄,胡麻也。」
3
《本草经》曰:「胡麻,一名巨胜,一名鸿藏。」
4
按今世有白胡麻、八棱胡麻。白者油多,人可以为饭,惟治脱之烦也。〉
5
胡麻宜白地种。二、三月为上时,四月上旬为中时,五月上旬为下时。月半前种者,实多而成;月半后种者,少子而多秕也。
6
种欲截雨脚。若不缘湿,融而不生。一亩用子二升。漫种者,先以耧耩,然后散子,空曳劳。劳上加人,则土厚不生。耧耩者,炒沙令燥,中半和之。不和沙,下不均。壠种若荒,得用锋、耩。
7
锄不过三遍。
8
刈束欲小。束大则难燥;打,手复不胜。以五六束为一丛,斜倚之。不尔,则风吹倒,损收也。候口开,乘车诣田斗薮;倒竖,以小杖微打之。还丛之。三日一打。四五遍乃尽耳。若乘湿横积,蒸热速乾,虽曰郁裛,无风吹亏损之虑。裛者,不中为种子,然于油无损也。
9
崔寔曰:「二月、三月、四月、五月,时雨降,可种之。」

种瓜第十四。茄子附》

1
《广雅》曰:「土芝,瓜也;其子谓之𤬓力点反。瓜有龙肝、虎掌、羊骹、兔头、㼔音温㼊大真反、狸头、白㼐、秋无馀、缣瓜,瓜属也。」
2
张孟阳《瓜赋》曰:「羊骹、累错,㼐子、庐江。」
3
《广志》曰:「瓜之所出,以辽东、庐江、炖煌之种为美。有乌瓜、缣瓜、狸头瓜、蜜筒瓜、女臂瓜、羊髓瓜。瓜州大瓜,大如斛,出凉州。猒须、旧阳城御瓜。有青登瓜,大如三升魁。有桂枝瓜,长二尺馀。蜀地温良,瓜至冬熟。有春白瓜,细小小瓣,宜藏,正月种,三月成;有秋泉瓜,秋种,十月熟,形如羊角,色黄黑。」
4
《史记》曰:「召平者,故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家贫,种瓜于长安城东。瓜美,故世谓之『东陵瓜』,从召平始。」
5
《汉书·地理志》曰:「炖煌,古瓜州,地有美瓜。」
6
王逸《瓜赋》曰:「落疏之文。」
7
《永嘉记》曰:「永嘉美瓜,八月熟。至十一月,肉青瓤赤,香甜清快,衆瓜之胜。」
8
《广州记》曰:「瓜,冬熟,号为『金钗瓜』。」
9
《说文》曰:「𤬐,小瓜,瓞也。」
10
陆机《瓜赋》曰:「栝楼、定桃,黄㼐、白抟,金钗、蜜筒,小青、大斑,玄骭、素腕,狸首、虎蹯。东陵出于秦谷,桂髓起于巫山」也。〉
11
收瓜子法:常岁岁先取「本母子」瓜,截去两头,止取中央子。「本母子」者,瓜生数叶,便结子;子复早熟。用中辈瓜子者,蔓长二三尺,然后结子。用后辈子者,蔓长足,然后结子;子亦晚熟。种早子,熟速而瓜小;种晚子,熟迟而瓜大。去两头者:近蒂子,瓜曲而细;近头子,瓜短而喎。凡瓜,落疏、青黑者为美;黄、白及斑,虽大而恶。若种苦瓜子,虽烂熟气香,其味犹苦也。
12
又收瓜子法:食瓜时,美者收取,卽以细糠拌之,日曝向燥,挼而簸之,净而且速也。
13
良田,小豆底佳;黍底次之。刈讫卽耕。频烦转之。
14
二月上旬种者为上时,三月上旬为中时,四月上旬为下时。五月、六月上旬,可种藏瓜。
15
凡种法:先以水净淘瓜子,以盐和之。盐和则不笼死。先卧锄耧却燥土,不耧者,坑虽深大,常杂燥土,故瓜不生。然后掊坑,大如斗口。纳瓜子四枚、大豆三个于堆旁向阳中。谚曰:「种瓜黄台头。」瓜生数叶,掐去豆。瓜性弱,苗不独生,故须大豆为之起土。瓜生不去豆,则豆反扇瓜,不得滋茂。但豆断汁出,更成良润;勿拔之,拔之则土虚燥也。多锄则饶子,不锄则无实。五谷、蔬菜、果蓏之属,皆如此也。
16
五六月种晚瓜。
17
治瓜笼法:旦起,露未解,以杖举瓜蔓,散灰于根下。后一两日,复以土培其根,则迥无虫矣。
18
又种瓜法:依法种之,十亩胜一顷。于良美地中,先种晚禾。晚禾令地腻。熟,劁刈取穗,欲令茇方末反长。秋耕之。耕法:弭缚犂耳,起规逆耕。耳弭则禾茇头出而不没矣。至春,起复顺耕,亦弭缚犂耳翻之,还令草头出。耕讫,劳之,令甚平。
19
种稙谷时种之。种法:使行阵整直,两行微相近,两行外相远,中间通步道,道外还两行相近。如是作次第,经四小道,通一车道。凡一顷地中,须开十字大巷,通两乘车,来去运辇。其瓜,都聚在十字巷中。
20
瓜生,比至初花,必须三四遍熟锄,勿令有草生。草生,胁瓜无子。锄法:皆起禾茇,令直竖。其瓜蔓本底,皆令土下四厢高,微雨时,得停水。瓜引蔓,皆沿茇上。茇多则瓜多,茇少则瓜少。茇多则蔓广,蔓广则歧多,歧多则饶子。其瓜会是歧头而生;无歧而花者,皆是浪花,终无瓜矣。故令蔓生在茇上,瓜悬在下。
21
摘瓜法:在步道上引手而取,勿听浪人踏瓜蔓,及翻覆之。踏则茎破,翻则成细,皆令瓜不茂而蔓早死。若无茇而种瓜者,地虽美好,正得长苗直引,无多盘歧,故瓜少子。若无茇处,竖乾柴亦得。凡乾柴草,不妨滋茂。凡瓜所以早烂者,皆由脚蹑及摘时不慎,翻动其蔓故也。若以理慎护,及至霜下叶乾,子乃尽矣。但依此法,则不必别种早、晚及中三辈之瓜。
22
区种瓜法:六月雨后种菉豆,八月中犂䅖杀之;十月又一转,卽十月中种瓜。率两步为一区,坑大如盆口,深五寸。以土壅其畔,如菜畦形。坑底必令平正,以足踏之,令其保泽。以瓜子、大豆各十枚,遍布坑中。瓜子、大豆,两物为双,藉其起土故也。以粪五升覆之。亦令均平。又以土一斗,薄散粪上,复以足微蹑之。冬月大雪时,速并力推雪于坑上为大堆。至春草生,瓜亦生,茎叶肥茂,异于常者。且常有润泽,旱亦无害。五月瓜便熟。其掐豆、锄瓜之法与常同。若瓜子尽生则太穊,宜掐去之,一区四根卽足矣。
23
又法:冬天以瓜子数枚,内热牛粪中,冻卽拾聚,置之阴地。量地多少,以足为限。正月地释卽耕,逐𤳈布之。率方一步,下一斗粪,耕土覆之。肥茂早熟,虽不及区种,亦胜凡瓜远矣。凡生粪粪地无势;多于熟粪,令地小荒矣。
24
有蚁者,以牛羊骨带髓者,置瓜科左右,待蚁附,将弃之。弃二三,则无蚁矣。
25
泛胜之区种瓜:「一亩为二十四科。区方圆三尺,深五寸。一科用一石粪。粪与土合和,令相半。以三斗瓦瓮埋著科中央,令瓮口上与地平。盛水瓮中,令满。种瓜,瓮四面各一子。以瓦盖瓮口。水或减,辄增,常令水满。种常以冬至后九十日、百日,得戊辰日种之。又种薤十根,令周廻瓮,居瓜子外。至五月瓜熟,薤可拔卖之,与瓜相避。又可种小豆于瓜中,亩四五升,其藿可卖。此法宜平地。瓜收亩万钱。」
26
崔寔曰:「种瓜宜用戊辰日。三月三日可种瓜。十二月腊时祀炙萐,树瓜田四角,去䗣。」「胡滥反。瓜虫谓之䗣。」
27
《龙鱼河图》曰:「瓜有两鼻者杀人。」
28
种越瓜、胡瓜法:四月中种之。胡瓜宜竖柴木,令引蔓缘之。收越瓜,欲饱霜。霜不饱则烂。收胡瓜,候色黄则摘。若待色赤,则皮存而肉消也。并如凡瓜,于香酱中藏之亦佳。
29
种冬瓜法:《广志》曰:「冬瓜,蔬𥩰。」《神仙本草》谓之「地芝」也。傍墙阴地作区,圆二尺,深五寸。以熟粪及土相和。正月晦日种。二月、三月亦得。既生,以柴木倚墙,令其缘上。旱则浇之。八月,断其梢,减其实,一本但留五六枚。多留则不成也。十月,霜足收之。早收则烂。削去皮子,于芥子酱中,或美豆酱中藏之,佳。
30
冬瓜、越瓜、瓠子,十月区种,如区种瓜法。冬则推雪著区上为堆。润泽肥好,乃胜春种。
31
种茄子法:茄子,九月熟时摘取,擘破,水淘子,取沈者,速曝乾裹置。至二月畦种。治畦下水,一如葵法。性宜水,常须润泽。著四五叶,雨时,合泥移栽之。若旱无雨,浇水令彻泽,夜栽之。白日以席盖,勿令见日。
32
十月种者,如区种瓜法,推雪著区中,则不须栽。
33
其春种,不作畦,直如种凡瓜法者,亦得,唯须晓夜数浇耳。 大小如弹丸,中生食,味如小豆角。

种瓠第十五》

1
《衞诗》曰:「匏有苦叶。」毛云:「匏,谓之瓠。」《诗义疏》云:「匏叶,少时可以为羹,又可淹煮,极美,故云:『瓠叶幡幡,采之亨之。』河东及扬州常食之。八月中,坚强不可食,故云:『苦叶』。」
2
《广志》曰:「有都瓠子,如牛角,长四尺。有约腹瓠,其大数斗,其腹窈挈,缘带为口,出雍县;移种于他则否。朱崖有苦叶瓠,其大者受斛馀。」
3
《郭子》曰:「东吴有长柄壶楼。」
4
《释名》曰:「瓠畜,皮瓠以为脯,蓄积以待冬月用也。」
5
《淮南万毕术》曰:「烧穰杀瓠,物自然也。」〉
6
《泛胜之书》种瓠法:「以三月耕良田十亩。作区,方深一尺。以杵筑之,令可居泽。相去一步。区种四实。蚕矢一斗,与土粪合。浇之,水二升;所乾处,复浇之。
7
「著三实,以马菙㱿其心,勿令蔓延;多实,实细。以藳卧荐其下,无令亲土多疮瘢。度可作瓢,以手摩其实,从蒂至底,去其毛;不复长,且厚。八月微霜下,收取。
8
「掘地深一丈,荐以藳,四边各厚一尺。以实置孔中,令底下向。瓠一行,覆上土,厚三尺。二十日出,黄色好,破以为瓢。其中白肤,以养猪致肥;其瓣,以作烛致明。
9
「一本三实,一区十二实,一亩得二千八百八十实。十亩凡得五万七千六百瓢。瓢直十钱,并直五十七万六千文。用蚕矢二百石,牛耕、功力,直二万六千文。馀有五十五万。肥猪、明烛,利在其外。」
10
《泛胜之书》区种瓠法:「收种子须大者。若先受一斗者,得收一石;受一石者,得收十石。先掘地作坑,方圆、深各三尺。用蚕沙与土相和,令中半,若无蚕沙,生牛粪亦得。著坑中,足蹑令坚。以水沃之。候水尽,卽下瓠子十颗,复以前粪覆之。既生,长二尺馀,便总聚十茎一处,以布缠之五寸许,复用泥泥之。不过数日,缠处便合为一茎。留强者,馀悉掐去,引蔓结子。子外之条,亦掐去之,勿令蔓延。留子法:初生二、三子不佳,去之;取第四、五、六子,留三子卽足。旱时须浇之:坑畔周匝小渠子,深四五寸,以水停之,令其遥润,不得坑中下水。」
11
《崔寔》曰:「正月,可种瓠。六月,可畜瓠。八月,可断瓠,作蓄瓠。瓠中白肤实,以养猪致肥;其瓣则作烛致明。」
12
《家政法》曰:「二月可种瓜、瓠。」

种芋第十六》

1
《说文》曰:「芋,大叶实根骇人者,故谓之『芋』。」「齐人呼芋为『莒』。」
2
《广雅》曰:「渠,芋;其茎谓之𦵸。」公杏反「藉姑,水芋也,亦曰乌芋。」
3
《广志》曰:「蜀汉既繁芋,民以为资。凡十四等:有君子芋,大如斗,魁如杵𥰠。有车毂芋,有锯子芋,有旁巨芋,有青边芋:此四芋多子。有谈善芋,魁大如瓶,少子;叶如散盖,绀色;紫茎,长丈馀;易熟,味长,芋之最善者也;茎可作羹臛,肥涩,得饮乃下。有蔓芋,缘枝生,大者次二三升。有鸡子芋,色黄。有百果芋,魁大,子繁多,亩收百斛;种以百亩,以养彘。有早芋,七月熟。有九面芋,大而不美。有象空芋,大而弱,使人易饥。有青芋,有素芋,子皆不可食,茎可为菹。凡此诸芋,皆可乾腊,又可藏至夏食之。又百子芋,出叶俞县。有魁芋,无旁子,生永昌县。有大芋,二升,出范阳、新郑。」
4
《风土记》曰:「博士芋,蔓生,根如鹅、鸭卵。」〉
5
《泛胜之书》曰:「种芋,区方深皆三尺。取豆萁内区中,足践之,厚尺五寸。取区上湿土与粪和之,内区中萁上,令厚尺二寸,以水浇之,足践令保泽。取五芋子置四角及中央,足践之。旱,数浇之。萁烂。芋生子,皆长三尺。一区收三石。
6
「又种芋法:宜择肥缓土近水处,和柔,粪之。二月注雨,可种芋。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劚其旁以缓其土。旱则浇之。有草锄之,不厌数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
7
《列仙传》曰:「酒客为梁,使烝民益种芋:『三年当大饥。』卒如其言,梁民不死。」按芋可以救饥馑,度凶年。今中国多不以此为意,后至有耳目所不闻见者。及水、旱、风、虫、霜、雹之灾,便能饿死满道,白骨交横。知而不种,坐致泯灭,悲夫!人君者,安可不督课之哉?
8
崔寔曰:「正月,可菹芋。」
9
《家政法》曰:「二月可种芋也。」
URN: ctp:ws432162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