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四回鴛鴦帳和尚婿談經 虎狼穴盜賊妻贈衲

《第四十四回鴛鴦帳和尚婿談經 虎狼穴盜賊妻贈衲》[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光明寂照遍河沙,凡聖含靈共一家。
3
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
4
驅除煩惱重增病,趣向真如亦是邪。
5
隨順眾緣無罣礙,涅槃生死是空華。
6
單表了空、泰定南來探母,在寺中失散,被強賊擄至大營,獻與淮海李全大王,有梨花槍楊夫人收在帳下,要與錦屏小姐成婚,強送了絲鞭。了空不肯破戒,日夜與錦屏小姐講經宣卷,持齋念佛。二人同心學道,全不行男女夫婦的事,白日一桌而飡,晚來各牀而寢。後同錦屏小姐平了黑山賊回營,楊夫人要等李全大王回來,擇日完婚,也不強他。
7
原來大寇李全因降了劉王劉豫,奉了令旨,同世子劉麟領五千人馬,隨兀朮徵南,在淮安鎮守。後因兀朮四太子受了宋朝納幣稱姪的款表,將兵馬退回,因此李全回山寨,聽兀朮再圖進取。那日,進的營來,楊夫人、錦屏小姐接見一畢,問了平安。李全便問行後寨中得了多少金銀子女,各山寨主多少投獻。楊夫人叫營將把冊籍呈上看了--上有「沙彌了空」。李全大笑:「似此沙彌,要他何用!我們又不是南寺裏和尚、北寺里長老,收了他去燒香掃地、打鼓撞鍾。從來說,僧尼三不利,就該一刀殺了,撇在一邊,留在營裡做甚麼!」楊夫人笑道:「這個沙彌到比金銀財寶不同,他生得面如滿月,眉有毫光,果然有羅漢的威嚴、天人的相貌。我想,女兒今長一十六歲,這山寨裏,那得招個好人家兒子來為婿?這沙彌年貌與小姐相當,天賜一對姻緣,專等大王回營!揀取良時吉日,以完婚配。日後,我夫妻兩口又沒有兒子,有了錦屏武藝,和丈夫可以成其大事。」
8
李全便叫傳了空來見。只見了空穿一件茶褐僧衣,合掌當胸,不行禮拜,只打一個問訊,說:「南無無量壽佛。」這李全抬頭一看,見了空一表非俗,兩耳垂肩,雙手過膝,唇紅齒白,與錦屏小姐恰是姊妹一般,不覺十分歡喜。問了他生時八字,恰與錦屏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又問他家鄉住處,說是山東武城縣南宮千戶家的公子,就知他是大家有根基的兒子。一面讓他坐了,細問來由。了空便將南來尋取母親,被寺中土賊劫擄到了大營,「專等將軍來發一個慈悲,放一條生路,得母子完全,勝造七級浮屠。」說畢,淚如雨下。李全說道:「既到此處,就是天緣了,況與小姐生時一般,正是千里紅絲,姻緣已定。」即取了歷頭來看:「今日正是黃道良辰,不犯紅鸞天,吉星照命!」忙傳了令:「去整理合婚筵宴,與駙馬、小姐成親。」那營裏軍令森嚴,百般齊備。不一時,請了空回房沐浴,把穿的僧帽僧衣,早被服事的營兵一頓剝去。了空無奈,只得換上錦衣巾履,從書房裏鼓樂引出。錦屏小姐退入洞房,也沐浴更衣,從屏後一班細樂擁出。設下香案,李全夫婦看二人雙拜天地,兩邊營將都換了吉服,排列左右,營中金鼓吹打,聒天響亮。是好一對夫妻,但見:
9
男相莊嚴,女容端肅。一個價花貌雲裳,不亞帝宮天女;一個價修眉碧眼,渾如淨土比丘。一個要離色界無色界,安排坐象騎獅;一個要非想非非想,指望乘鸞跨鳳。不能阿難超三界,且使摩登困一牀。
10
二人拜了天地,回拜父母,交拜訖,差兩個兵婦權作媒人,送入洞房合巹。這了空不破酒戒,小姐也輕輕接來,放在桌上。點上燈燭,二人原是同居熟了的,也不做客,依舊對桌而坐。侍女送上茶來,吃了。了空焚上一爐檀香,高聲念一卷《大悲觀世音陀羅尼咒》,念咒已畢,又是一卷《金剛經》。直到一更時候,錦屏小姐卸了殘妝,卻來了空身邊坐著,講問佛法。因問了空:「這佛道中男女俱得成佛,卻要女換男身,來世方成佛道。請問:女身如何得轉?」了空答說:「《維摩詰經》說:有一天女說法,舍利佛言:『你既悟道,因何不轉女身?』天女說:『我從十二年來悟了佛法,求女人相,便不得見,又從何轉?即如做傀儡的,雕成木女兒,原非真相,又何必轉?一切諸法,亦無定法,況有定相?一有佛性,即非女身。』
11
天女說佛法,云何轉女身,
12
參悟得菩提,女身已成幻。
13
譬如傀儡匠,幻化原無相。
14
非身於何轉,大身無分別。
15
而況諸佛法,執相不可議。
16
錦屏又問:「一切眾生如何脫得生死輪迴?」了空說:「《圓覺經》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就有恩愛貪欲,俱是輪迴種子。因此種種性根,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皆從淫欲而生性命。當知輪迴愛為根本。因此一點愛根生出欲來,就是男女紅白二點;從欲生命,就是生死輪迴公案。從欲為因,從愛為果;愛有順逆,欲有憎嫉。因此生出種種冤債、種種業因。既有輪迴,復生地獄餓鬼。但知諸愛不真,能捨眾欲,勤求如來圓覺境界一清淨身,便見如來。
17
云何得輪迴?皆以貪愛故。
18
愛根生眾欲,眾生以為命。
19
各以不淨身,恩愛生顛倒。
20
究其輪迴因,生死在一念。
21
清淨不染塵,便得無上道。」
22
錦屏又問:「色聲香味觸法,以何因緣,從觸得樂?男女相觸纔成夫婦,也有觸到好的、觸到不好的,還是觸好還是不觸好?請問觸字作何解說?」了空合掌而說曰:「《楞嚴經》,佛說阿難:汝常晨朝以手摩頭,於意云何?此摩所知,誰為能觸;能為在手,為復在頭?若在於手,頭則無知;若在於頭,手則無用。云何名觸?若各各有,則汝阿難應有二身。是故當知覺觸與身,俱無處所,即身即觸,二俱虛妄,本非因緣,非自然性。」
23
錦屏又問:「既說觸非真性,那男女交觸,便有一種真樂從心中來,豈不是性?天人相交,以眼代觸尚不能免,何況凡夫。請再參。」了空又說《楞嚴》而為答曰:「佛說阿難:又汝所明,身觸為緣,生於身識,此識為後。阿難,若因身生,以身為戒;因觸所生,以觸為界。阿難,若因身生,必無合離;二覺觀緣,身何所識?若因觸生,必無汝身;誰有非身,知合離者?阿難,物不觸知,身知有觸;知身即觸,知觸即身;即觸非身,即身非觸;身觸二相,原無處所。合身即為,身自體相;離身即是,虛空等相。中外不成,中云何立;中不復立,內外性空。則汝識生,從誰立界?是故當知身觸為緣,生身識界,三處都無,則身與觸及身界三,本非因緣,非自然性。」
24
錦屏聽經已畢,心大歡喜,向了空問訊,情願皈依佛法,了此輪迴。上了牙牀,垂下鴛鴦帳,和衣而寢,彼此再無相觸。了空焚了一柱香,自在一張禪椅上打坐,數息觀空,合眼跏趺去了。
25
捱得這侍女心焦、家婆眼困,天已三更,瞧了瞧,姑爺在房裏和小姐還講經理。到了天明,傳到大王帳中,說如此這般和小姐終夜講佛法,要度小姐出家,通不曾同牀。李全大怒,向楊夫人說:「賊禿無禮,敢嫌吾女醜陋,以邪教外道蠱惑,不如殺了!」夫人勸道:「此僧乃有道君子,若是凡人,不知幾時和小姐成親了。大王息怒,待我慢慢勸他。」李全道:「我有一法:先把他拿來,看我行法殺人,自然畏懼,不敢不從,到其間自有主意叫他心轉!」
26
早起升帳,見了空不來謝親,即傳令刀斧手綁縛了空前來。了空正然打坐,小姐未起,早被幾個丫鬟走至跟前,把了空扶出,上了繩索。到了廳前,了空依舊念佛,全不恐懼。傳令:「綁出殺人場將軍柱上,剜出心來,吃個佛心湯!」當下傳入後宅,錦屏小姐梳妝不迭,三步做一步走出廳來,哀求:「大王且休動手。我小姐和他是夙世的佛緣,不在一時夫婦。若殺了此人,兒必不獨生!」忙上前去,拔出身邊利刃,將繩索割斷。這李全又是惱又是笑:「我正要嚇這賊禿,爭奈小姐護他,如何是好!也罷,叫他看我殺人罷。」即時傳下令去:「今日發十路嘍啰下山,不論僧俗,俱要活捉了獻功。一向山上不曾殺人,日日念佛,損了我的軍威。把和尚放了,押在殺場上看我殺人罷。」小姐明知嚇他,也要看看了空的佛性。小姐進宅去了。詩曰:
27
欲求恩愛反成仇,不是冤家不聚頭。
28
自是善財參得破,剜心截頸恨優游。
29
了空在此遭困不題。卻說毗盧庵雪澗禪師,因燒佛得了一百八顆寶珠,縫在破衲裰裡,被賊僧了塵看見,盜取衲裰,逃走南行。也是佛法難容,出門來行到徐州地方,遇見一起鏖神和尚--整有十二人,俱是棕團棕帽,肩挑經擔,胸掛佛經,打扮得十分莊嚴。每個人一條扁拐,係個大木魚,也有月牙鐵拐、降龍的銅鏟。看見了塵一個和尚,走得忙忙的,拿條短棍,就接住他一路同行。這了塵原是營武出身,不知江湖上叢林裡暗號,空做了幾年和尚,不曾雲遊一步,只道是一樣的和尚。那知這方上的鏖神成了一伙,如截路強賊相似,遇見孤僧孤道,假妝同道,便裹將來替他背包挑擔,如有銀錢的,就奪了打死在路傍;如有小沙彌,也裹來大家姦宿;如有尼姑,就裹來做個渾家,好不利害。今日了塵遇見這一起,如何脫得手!他見了塵精壯,就哄了來同行,假說上南海九華聽經說法。到了夜裡,捏了捏了塵沒甚行李,穿著個破衲裰,只叫他同兩個徒弟下路去化齋。這了塵心裏也打算:「沒有銀錢,那怕他們強梁!且搭伴往南好走,省的問路。」
30
行了數月,到羽山一帶,是淮安地方。天色將晚,一行十三眾和尚,走到林子裏歇息。只聽得一聲鑼響,走出五十個嘍啰來,簸箕圈一齊圍了,把包裹、禪杖上前奪了,俱上了繩,背剪綁著,往山寨上來。正是:太歲中間逢太歲,鏖神意外遇鏖神。
31
了三更,走到一個大營裡。天明大王李全升帳,各處嘍啰將行路僧俗俱陸續解到。這李全一見,解到忠義堂大廳上,即叫刀斧手伺候:「今日捉的俗人,有錢買命的,俱各放回;凡有僧人,俱是邪教,惑人游食,詐哄良民,綁出去摘膽剜心,不許停留!」一時傳令,那殺人場上將這些鏖神和尚,一個個剝得精光,衣服包裹收在內庫,先砍下頭來,截成四大塊,拋在山後。不消說,這了塵和尚,只為一百八顆珠子,偷來不曾動得分毫,乾送了一條性命。詩曰:
32
衣底明珠卻暗投,刀山劍樹一時休。
33
得來至寶終無用,有寶何須分外求。
34
這了空看了,全不動念,佯佯不睬。李全看得明白,說:「此僧小小年紀,這樣膽氣,其實可敬,怪不得女孩兒和夫人說他是個好男子!」走下來一手扯住,喜喜歡歡,往後堂去了。那楊夫人在後堂上知道,又早設下筵宴。笙簫細樂,一齊奏起。錦屏小姐穿著一身豔妝,如天仙帝女,忙叫丫鬟取衣服替了空換了,一齊入席。知道了空吃素,也不相強,另備一席素菜油果,十分敬重。點了一本《曇花記.逢僧點化》。酒席上歌舞成行,香煙滿座。到了二更後,酒闌人散,使人扶小姐同姑斧回房:「料今番見我殺人的威武和款待的親情,再沒有不和小姐成親之禮!」
35
他夫婦二人依舊手攜手兒,兩意相投,不似新郎新婦模樣,好似情熟的了。送入房中,點得燈燭輝煌,侍女們都困倦,各自睡去,誰管這和尚的閑賬。到了三更時候,了空依舊不肯同牀。錦屏小姐便問:「師兄,你果無心破戒!昨日講的佛法,我也不肯自墮輪迴。但你今夜再不同牀,明月我父親定不肯饒你,那時我也不能再救,不如打發你去罷。我今和你相伴一年,雖不成夫婦,定是前世同伴修行的道友。你去後,我也要一心入道,要不從俗招配。待我父母歸天,往山東武城縣毗盧庵來訪你。你可留下一法名與我,我就此送你下山。」了空聞說,合掌拜謝。二人向天立願,與錦屏小姐起名「了緣」。
36
那時三更將盡,山下雞鳴,怕天明走不遠,被巡山嘍啰拿回來,如何救得。了空便道:「賢弟,我今細想,正是有家難奔,有國難投。當日來時,是一個和尚,如今穿著一身色服,又無木魚、衲裰,如何去得?到不如死在此處,也是我前世修因不全,今生遇此魔難。」錦屏細想一回道:「有了!今日父王在山上殺了許多游僧,剝得衣服、禪杖、木魚,俱在此處,待我到廊下去找一件來,送你去罷。」小姐走到前廊,果然堆了許多僧衣,即時取了一件破衲裰、一根禪杖、一個木魚。了空脫去俗衣,穿上衲裰,將禪杖挑了木魚,卻從後營一條小路--不通大營里路徑--小姐送出牆外,了空問訊,飄然而去。山上善神擁護,那消天明,離山走有二十餘里。正是:挑將明月為行腳,頓送柔情上法航。有詩為證:
37
善財參得別山峰,刀劍林中有玉容。
38
威不屈兮色不溺,這回樓閣去重重。
39
不知了空何日得見雲娘,錦屏何日再逢了空。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46179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