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八回張阿鳳挺身作證 施智伯仗義謄詞

《第十八回張阿鳳挺身作證 施智伯仗義謄詞》[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凌貴興當夜打劫了一番,回到家中,遵了爵興吩咐,一個個都從後門進來。爵興已排好了五桌筵席,預備慶功,當下且不入席,列坐兩旁,談說此事。潤保、潤枝先說道:「我兩個奉命在半路攔截黃千總,他果然出來,我們在沙街地方,把他攔住,就照吩咐的話,說了一遍,他又問:「為何煙燄漫天的?』我們道:『這是今夜放燄口焚化紙錠的煙。』他就信而不疑的回去了。」勒先、蔡順也來回報說:「巡檢衙門,並沒有差人出來。」其譽、海順、柳鬱、柳權都來回報,說:「一共放了十二籮鞭炮。」凌美閒、林大有,又各敘攻打情形。喜來卻進來報說:「地保李義,從入黑時便醉了,到此刻還沒有醒。」爵興聽罷,呵呵大笑道:「今番可以算得大獲全勝了,此時叫他一窩兒死在石室裡,沒了個苦主,地方官哪裡還肯認真緝捕?這才是斬草除根呢!」貴興道:「表叔真是算無遺策,但是我只管依計而行,內中還有許多不懂的,為甚要先打起醮來呢?」爵興道:「這是個顯而易見的道理。你同天來有仇,此刻差不多人都知道了,忽然他家出了這件大事,豈不要疑心到你?總要托一個故事,躲避開才好,此時又沒有甚麼事好做,所以只好托詞打醮。恰恰算到今天,放燄口完醮。你是主人家,應該在旁邊伺候拈香的,明天事情出來,哪個還疑心到你?就只這個意思。」貴興道:「這放鞭炮又是甚麼意思呢?」爵興道:「這裡離梁家不過半里路,他們去攻打時,不免要有聲息,所以放起鞭炮,亂了那邊的聲音。這裡頭還有一個用意,我恐怕李巡檢要出來,所以打發簡勒先、蔡順去攔住。萬一出來時,先來通報,我這裡便要遮留著他,或待茶,或待酒,敷衍住他,也叫外面鞭炮的聲音,堵住他的耳朵。所以叫你們回來時,從後門進來,也是怕恰遇了李巡檢在前面,因此預先打算定了。所以必要簡、蔡兩個去攔截巡檢差人,我其中也有個用意,因為恐怕別人看不出公差的舉動,他卻又不穿號衣的,更無從分辨。簡勒先我曾問過他,他從前在東莞縣當過差役,此刻番禺縣裡,也有他一個卯名,他是一定看得出來的。所以特派了他去,這是我連日策劃的計策呢。」
2 不一會,那四路放悶香的宗孟、宗季、宗孝、宗和,也陸續回來,這個說我悶倒了某處勇練,那個說我悶倒了幾處更夫,爭來獻功。貴興當堂取出了八千銀子來道:「我本說過,總謝的是五千銀子,其餘天來兄弟,殺一個,謝一千。此刻一把火,一縷煙,管保連養福也死在裡面,真是算得鏟草除根的了。我另外拿出三千銀子,你各位一一均分了吧!」眾人齊聲稱謝,方才入席暢飲,直飲至天色大明,日高三丈,方才各各就寢。
3 到了申末酉初,方才起來。宗孔獻計道:「我睡在牀上,想了一個法子,前回的三千兩假借票,此刻正好用著他,憑了這一張紙,乘勢好去佔據他的糖行。」爵興道:「不妙,不妙!這樣做出來,顯見得我們乘人之危了。且慢一步,再想法子。我們此刻不重在糖行,只重在石室,總要設法把那石室先弄了過來,其餘再作商量。」
4 宗孔方欲說話時,只見喜來報道:「大爺,不好了,昨夜梁天來並沒有死,所死的都是女人,此刻報了番禺縣,在那裡相驗呢!」爵興吃了一驚道:「你這話是真的麼?」喜來道:「怎麼不真?我才從屍場上回來的。親眼看見天來兄弟父子三個,都在那裡呢。地保李義,被縣官打了一千多板,打得那屁臉同爛楊梅一般,路也走不動了。伺候縣官走了之後,還叫人抬著回去呢。」一席話聽得貴興目定口呆,宗孔摩拳擦掌,爵興搓手頓足,他三個人,卻是三般心事:貴興為的是白費精神,白耗銀錢,未曾殺得他一個,不勝懊惱。宗孔是一不做二不休,道:「他既然未死,何妨今夜再去結果了他?」爵興是想到他家男子未死,鬧下這場大事,他一定不肯干休,過兩天不知他如何告法,這場訟事,很有得糾纏呢。當下便對貴興說道:「看這個情形,一定是走了消息,有人通了信了,他才預先避過呢。然而這件事,我們已經是萬幸的了!天來這東西,是個笨貨,要是稍微乖巧的,得了信息,先招呼了更練,又召集些佃戶,分伏在石室裡面,以及外進幾間,等你們攻石室時,裡應外合,怕我們不束手就縛,所以我昨夜要分作三隊起行,也是防到這一著。此刻這一關是已經逃過了,不必說了。從今天起,可不能不防他告發。他若是只告了強盜行劫,沒有人名,那就不怕他。最怕的是有人通了信,他卻告起主使來,這可是個不得了的事!」宗孔道:「老表台!也忒多心了!我們這裡,哪一個不是姪老爹的心腹,哪一個不受過姪老爹的大恩,誰還去通信呢?諒天來也沒有這樣大膽,敢告我們!」爵興不去理他,又對貴興道:「君子防未然,這件事賢姪可不要看輕了!須要預備一切,一兩天內,把眾兄弟陸續打發開了,千萬不可一哄而出,又不可慌張顧忌,要去的大大方方。賢姪這裡,預先要買出兩個有年紀的人,充做耆民,我們譚村沒有甚麼紳士,耆民可以當官的,至緊至緊,我此刻也不能耽擱,還要去各處打聽天來曾托甚麼人寫呈子,好作商量。」貴興聽呆了,道:「表叔!你千萬在心這件事才好呢。」爵興道:「鬧起事來,我也要累在裡面,怎麼好不在心?以後還要大眾同心合力呢。」說罷,匆匆辭去了。
5 且說天來盛殮了屍骸,不必說也是哀痛的了,只因凌氏年紀高大,恐怕傷了老人家的心,只好勉強安慰。這一天張鳳也來弔問,天來感他的情,就留他在家,吃口閒飯。過得幾天,又想到省城生意要緊,只好留下養福侍奉凌氏,帶著守孝,又叫君來隨時往來兩面,自己帶了張鳳,到省城而來。一眾伙友,自有一番唁慰,且不必言。
6 卻說天來有個至友,姓何,表字杰臣。這一天聞得天來到了省城,也來慰問。天來接見,具道一切。杰臣道:「有這等奇冤,梁兄為甚不早日補了呈詞,請官追捕?」天來道:「我何嘗不是這樣想?況且黃縣官也交代,叫補具呈詞,但是這個呈詞,要怎麼寫法,也要請一位高明的商量商量,才得妥當。我昨天才到,所以還沒有提起。」杰臣沉思道:「我有一位相好朋友,曾經學過刑名,律例極熟,只因不肯冒紹興籍貫,所以沒有館地,寫的狀詞最好,卻只不肯出面,也沒有人知道他有這個本事。而且他還有一個極不好的脾氣,不容易請教。若是拿了錢請教他,他向來不肯做的,要碰著他路見不平,卻是分文不受,登時就代人做了。」天來道:「不知此公姓甚名誰?何不帶我去見他,訴說這番冤苦?或者他肯見憐,亦未可知。」杰臣道:「這樣求他,他未必肯,我明日約他出來,到外面閒逛,故意經過此處,梁兄便可邀留少坐,閒談之間,說起這件事,隨機應變去求他,方才妥當呢。」天來大喜應允。當下杰臣別去。
7 到了次日午後,果然看見杰臣同著一人走過,天來便邀杰臣到行裡少坐,杰臣就邀了那人一同進來。天來請問姓名,始知那人姓施,表字智伯。當下分賓主坐定。杰臣又故意問天來家中之事,天來又故意訴說一番。智伯道:「昇平世界上面,哪容強盜橫行?梁兄為甚不速速補具呈詞,好叫地方官緝捕?」天來道:「弟這番被劫,卻與尋常被劫的不同,內中有個主使的。」智伯道:「主使的又是誰?」天來便把同凌貴興交涉前後情節,一一告知。智伯道:「不知可有個見證?」天來道:「見證便有一個。」又把張鳳報信一節,說了一遍。智伯道:「有了這個見證,就好單告主使的人了!這個叫做『擒賊擒王』。若是告個盜劫,他不難賄囑差役,就是一百年也不能緝獲破案呢!」天來道:「多承先生指教,只是缺了個寫狀的人,不知二位可有相好的朋友,肯做這個事的麼?」杰臣聽說,看看智伯。智伯道:「省城裡面,做這個事業的很多,梁兄自去打聽便了。」天來聞言,無話可答。杰臣想了想道:「寫狀的人盡多,只有一層可慮,凌貴興是個富有百萬的財主,又是個陰險狡詐的人,只怕他早就遍行賄囑了。這裡托了他,他卻在呈詞上面,故意弄些破綻,然後又去同貴興造訴詞,駁了個乾淨,那就怎樣呢?豈不壞了事麼?」智伯沉吟道:「不知那個見證的張鳳,可靠得住?」
8 天來把張鳳叫來,給智伯當面看了。張鳳先說道:「小人當日,確在凌家窗外,聽見強徒說話。那時不過偶然存在了個不忍之心,去梁官人家通個信,也並不是望甚麼酬謝。誰知事後,梁官人卻口口聲聲叫我『恩人』,叫得我好生慚愧!又在乞兒隊裡,把我提拔起來,豐衣足食,我反受了梁官人大恩,莫說是到官做見證,就是叫我赴湯蹈火,也是要去的!」智伯道:「你不要此時口硬,當了官時,那一種威嚴,只怕你先就要嚇慌了。何況說得對便好,說得不對時,要打要夾呢,你不怕麼?」張鳳大怒道:「你這位先生,太欺人了!難道做過叫化子的,就沒有骨氣了麼?我還因為骨氣太傲,才做叫化子的呢!梁官人要肯放我去時,也不必打官司,我此刻就回到譚村,闖進凌家,尋著貴興一刀砍死了他,我自己到官出首,拼了我這顆頭顱不要,去抵他命,不帶累著梁官人半絲半毫,也可以做得到。嚇過我想被他們弄殺了七屍八命,只拿一個凌貴興來抵,未免不值得,想告到官司,多提幾個強盜來殺殺,這口惡氣方才出得舒服!為此我不曾去動手罷了!」智伯拍手大喜,忙對張鳳一揖道:「好一位義士!你恕我『有眼不識泰山』!這寫狀的事,就交給我罷!我是不受凌貴興賄囑的,他卻也賄不到我。」天來大喜,即刻就送過潤筆銀一百兩來。
9 不知智伯受與不受?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4678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