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八十九回

《第八十九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八十九回寇太监殿前尽忠节游浪子书馆惊宠遇却说光绪帝被李莲英等一班内监蜂拥著到了瀛台,李莲英说道:「请陛下在这里稍待片刻,奴才还要侍候太后去哩。」
2 说著,便和内监等一哄地去了。当下,光绪帝独自坐在瀛台,听候太后的旨意。
3 且说这天清晨,太后传旨临朝。殿上钟鼓齐鸣,满汉大臣纷纷入朝,猛见上面坐的不是德宗皇上,却换了西太后了,不觉齐齐地吃了一惊。正在摸不著头脑,只见西太后满脸怒气,厉声问道:「皇上宠用康有为等,私下诏书叫袁世凯秘密谋俺,你们众臣可曾知道没有?」这一问,吓得满汉大臣各低著头,一句也不敢回奏;西太后便冷笑了一声道:「亏你们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却都是这般尸位其职,连如此的大事也没有得知,真是枉受爵禄之荣。将来怕咱们的江山给人占去了,你们也不曾觉察呢。」众臣听了西太后的责诘,都默默不语的,十分惭愧。正在这当儿,恰巧刚毅入奏搜捕康党事已了:主脑康有为、梁启超二人已闻风逃脱,只有谭嗣同、杨深秀、林旭、杨锐、刘光第、康广仁等六人就获。西太后见奏,传旨将六人绑赴西市斩首。刚毅领旨,即传侍卫等拥著六人望西市去了。可怜这六人便是世传的「六君子」。这真是:功名未遂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后人有词叹那六君子道:满清至斯国运剥,牝鸡司晨家之索。曩昔武后是前车,妇人当国亡此祚。穷奢极欲世所稀。一朝平地风波起。车马连夜驰入宫,警骑传呼出禁中。昨夜犹草讨贼檄,今朝成就冤臣狱。
4 可怜刑曹颁懿旨,血染朝衣戳西市。忠魂夜夜泣黄沙,但愿稚儿蒙恩赦。谁知君王尚不免,终身留得瀛台恨。嗟嗟!受戮六卿皆丈夫,甘为孤君掷头颅。
5 西太后既斩了六君子,又命警骑追捕康梁,并颁诏通缉内外;将满朝诸臣大大地侦查了一番,凡平素和康党往来,或曾上折赞襄新政的,一概惩办。当时被累及的大臣,革职的有陈宝箴、李岳瑞、宋伯鲁、吴懋鼎、张百熙、端方、徐建寅、徐仁铸、徐仁镜等,遣戍的有李端棻、张荫桓等,监禁的有徐致静、陈立三、江标、熊希龄等,逮捕抄家的有文廷式、王照、黄遵宪等。一时满汉大臣纷纷降调有差。
6 又把怀塔布、刚毅、许应騤、曾广汉、徐会澧等重新起复原职,各加三级;赵舒翘擢入军机处;授荣禄为军机大臣;袁世凯擢山东巡抚;裕禄调署直隶总督;翁同和削去官爵。
7 种种布置既毕,西太后馀怒未息,便到瀛台来处治皇上。
8 这时光绪帝已和木偶一般,呆呆地坐在那里,见西太后进来,忙起立行礼,低著头站立在一边。西太后坐下,含怒问道:「你所为的事,咱都已知道了,现在你自己愿怎样?」光绪帝只是不则声。西太后又道:「咱的意思,烦你在这里住几时罢。」一言未了,只见太监寇连材俯伏著叩头奏道:「老佛爷在上,不是奴才大胆乱陈,老佛爷的圣意,是否把皇上永远禁在这里?」西太后还不曾开口,李莲英早在旁喝道:「满朝大臣没一人敢说,你是何人,在老佛爷前面放肆!」
9 寇连材忙叩头道:「老佛爷的恩典,恕奴才这个。因皇上亲政,中外皆知;倘一旦变更,怕外人或有烦言,这是要求老佛爷圣明详察。」西太后听了,看著光绪皇上,冷笑道:「一个亲信的太监也这样胡说大政,怪不得一班逆臣的横行了。」
10 说著,喝叫李莲英将寇连材拖下去,「到慈安殿中侍候,等俺亲来拷问他。」李莲英领旨,带著寇连材去了。当时西太后便吩咐内监,把瀛台的石桥拆去,非有懿命,不准放船只过去。瀛台的交通因此断绝,皇上除瑾珍两妃在侧,其他宫女内监都是太后的亲信人了。
11 西太后这时离了瀛台,到慈安殿来,及至殿门,李莲英已出来跪接,西太后呼带寇连材上来,喝问道:「俺久知你撺掇皇上妄行新政,还私通外臣,做些不正的勾当。俺那时没有空闲,听你这班人去胡为,今天却饶不了。快把皇上和康梁的事从实招来,或者能赦宥你的罪名;否则,同谭嗣同等一样处决。」寇连材这时面不改色,朗朗地奏道:「奴才侍候皇上只知尽职,馀下的一概不知道。如老佛爷必要强逼供词,奴才就请一死。」西太后怒道:「你本来难免一死,倒还强嘴么?」喝令李莲英用刑。寇连材知是不免的了,便大叫道:「且慢著,待奴才直说罢。」于是指天画地地拿太后的过去如数家珍般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遍,什么宠纳戏子私产小孩等等都讲出来了。
12 只气得西太后面皮紫胀,连连拍案命推出去。寇连材不等他们动手,奋身往殿柱上一撞,已脑浆迸裂,一命呜呼了。西太后见了这种情形,恨恨地指著寇连材尸体说道:「真是反了,在咱们面前竟敢如此无礼,那是谁纵容到这样的呢?」说罢,兀是怒气勃勃地叫把尸体移去戮了,以儆后来的效尤。李莲英闻命,即督率著小监将寇连材的尸体抬下殿去;立传侍卫进来,令拿寇连材实行戮尸。一面侍奉著西太后幸如意馆去了。
13 原来这如意馆在颐和园内,农乐轩的右侧,同景福阁相去无几。馆里所有的都是名人书画,本来是一个图书馆。但馆中侍候太后的并不是宫女太监,却是向四处招来的美男子。当设这如意馆的时候,曾出示招考,凡青年子弟,面貌清秀,而能够画些各种花卉的便可当选了。因此,各省各府的青年子弟都纷纷应考,第一次考取的共有一面七十多名;再由内监一一甄别过,只取得五十五人了。这时,那内监将五十五人送到招留处,又经李莲英挑选一番,只选中十一人;这选中的十一人又须西太后亲自过目,十一人中却选了最好的两人,在如意馆里当差,馀下的九人发在招留处,算是备选。然这太后选中的两人姓甚名谁呢?一个是直隶人,名柳如眉;一个是江苏阳湖人,名管劬安。二人皆少年美貌,又精绘事,所以获得这个佳缺。
14 因西太后命两人在如意馆中供职,每年还赏纹银二千两和锦缎十匹哩。这且不在话下。
15 再讲讲柳如眉和管劬安,虽一般的美貌,但趋奉的本领如眉远不若劬安,以是不上半年,劬安大得西太后的信任,差不多是第二个李莲英咧。皆为柳如眉是官家子弟出身,大剌剌地,不甚得西太后的欢心。那管劬安的为人,原是个游浪子弟,在家的时候,什么三教九流,没有一样不精,学得一手好画,又能唱种种小曲子。
16 他在十七岁上跑到昆曲班里拜了一个师傅,唱了两年多的昆剧;后来,赌输了钱,把他师傅的东西席卷逃走。这样地在江湖上混了半年回到家中。他老子恨他无赖,邀了些族人把劬安驱逐出族。劬安经这一来无可栖止,就乘夜潜至家里,将他老子所有的积蓄一古脑儿偷了,连夜逃到北京去了。劬安到了京师,终日在妓馆里度他的快乐生活。可是,有限的金钱能有多少时候可以支持呢?所以三个月之后,早已床头金尽,弄得衣衫槛楼,被妓馆中赶了出来。劬安无处谋生,便仗著他天赋歌喉,沿途唱歌乞钱或到茶楼酒馆里去高歌一曲。那些北地的客人初次闻到南歌,倒也很觉动听,解囊的一时很是不少。
17 这一天上,合该劬安的运气来了。那时,都中前门外有一座春色楼的茶馆,来喝茶的多半是宫里的太监;茶楼的后面却设著一个歌场,专一招留四方的歌童在场里歌唱,供一班内监的游乐。倘得他们赞赏一声,身价便立时十倍。这管劬安也在场中唱歌,已一个多月了,那天劬安上场,场内有一位内监叫李六六的,正在那里啜茗;他听了劬安的曲子,不住地击节称叹。等到歌罢,便叫劬安近前,问了姓名籍贯,就赏了劬安三两银子走了。李六六走后。场上的人忙对劬安说道:「刚才的是内府李六爷啊!他既然垂青于你,分明是个好机会来了,你只要巴结他老人家一下,不愁没有饭吃了。」劬安是何等乖觉的人,他听了点点头,便牢牢地记在心上。
18 第二天午后,那六爷又来喝茶,劬安赶紧过去给他请安,还六爷长六爷短的,叫得个李六六好不欢喜。劬安乘势呈上曲本子,请他点戏。李六六随手点了一出《扫雪》,劬安便放出平生的手段,唱得额外讨好,果然玉润珠圆,无疵可击。李六爷听了大喜,道:「这孩子唱得真不差,咱们老佛爷很喜欢听唱戏,咱就指你一条路吧。」劬安这时不敢怠慢,慌忙过来求教,李六六说道:「咱们的老佛爷,现在设著如意馆,要招几个能唱曲子和会绘画的人去里面侍候著。但你只会唱曲子,必要咱们给你引见;倘你会画时,包你一试就当选,好省去多少手续哩。」劬安忙答道:「不瞒六爷说,别的技艺或者不会,至于绘画一门,不论山水花卉,小人都能够涂几笔的,不信可以画给六爷看咧。」李六六见说,拍手赞道:「这是最好没有了!那么,咱就在明天送你到招考处吧。」于是二人约定了时间,李六六自回内府去。这里管劬安便收拾了什物,准备赴考。到了第二天,劬安一早就在坐等。将至停午时,只见一个小太监提了一包东西,来茶楼上问道:「此地有姓管的么?」
19 劬安上前应道:「在下便是。」那小太监对他望了一眼,把包递给他,道:「里面是一身衣服,六爷叫你更换了,停一会好同去应考。」劬安连连道了几个是,小太监便自去了。劬安慢慢地换了衣服,又剃了一个面;他的面貌本来很好,经过这样一打扮,又更上新衣服,益觉容光焕发了。过了一刻,李六六来了,一眼瞥见劬安好似换了一个人了,便忍不住笑道:「似这般的标脸儿,咱看了也觉可爱哩!你此去应考,咱们能担保你中选的了。」劬安也笑了一笑说道:「全仗六爷的洪福周旋小人了。」六爷点头微笑,便领著劬安到了招留处,却见应考的人已扰扰嚷嚷挤满了一室。李六六同劬安进去,早有内监前来招呼道:「六爷也送人来趁趁热闹么?」李六六笑道:「正是呢!这孩子倒很好,还要列位照拂他一下哩。」那些内监都齐声应道:「六爷的事自当格外尽力,请放心就是了。」说著,大家打了个作别的招呼,李六六便走出招留处,竟自去了。劬安当由里面的太监领他到了待选室中,算是初选入选了。这样的一处处地进去,劬安竟得当选。因为凡应考的人都得有举荐和担保的,劬安是李六六所保送的,当然不用别的手续了。哪知管劬安从此日高一日,居然飞黄腾达哩。原来劬安自进如意馆后,蒙西太后不时召见,命他绘些花卉进呈,大获西太后的赞赏,即令做了如意馆的主任。
20 劬安正在和几个小太监在那里做叶子戏,忽见一个宫女提了一只食盒,笑嘻嘻地走进来,见了劬安,说道:「你倒好说咧,太后正恼著呢。」劬安听了,吓得面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那宫女笑了笑,将食盒打开,递给劬安道:「老佛爷命赐与你的,等一会怕要来宣召哩,你须小心了。」劬安这才放了心,一瞧那些食物,都是御用的珍品,便慌忙叩头谢过了恩,立起身来,那宫女早已走了。这时,劬安心上很觉不安,想太后这般的宠遇,不知有什么事要用著自己,万一关系生命的差使,不去又是逆旨,去了于性命有碍。胡思乱想,一时委决不下来;又揣念道:「自己本是个卖歌的乞丐,倘遇不著李六爷,今天依旧是鹑衣百结,还不是在街上讨钱么?现有今日的快乐,都从哪里来的?就是立时死了,也值得的了。」他想到这里,不觉又打起精神高兴起来了。
21 在这当儿,却见那先前来的宫女又走来,高声说道:「太后有懿旨,传管劬安到智慧海见驾。」劬安便整了整冠裳,同了宫女曲曲折折地向智慧海而来。一路但见灯光辉煌,景致幽雅;所经之处,都有内监侍候在那里盘诘,由宫女说了暗号,始得从容无阻。劬安一头走著,一面留心瞧看:见亭台楼阁,果然精美如画图一般;旋经转轮藏,旁边有白石日晷,可以知午夜的时刻。从此处到听鹂殿,殿的东首盖著一座极精巧的亭子,有题道「画中游」三个斗大的字;又有联道:「境自远尘皆入咏,物含妙理总堪寻。」「闲云归岫连峰暗,飞瀑垂空漱口凉。」
22 劬安跟著宫女一重重地进去,又走过一处石洞,望一个小亭子里上去,方瞧见层楼高耸,题著「智慧海。」劬安走到楼下便欲止步,那宫女笑道:「还差得远哩,你只管随著咱走就是了。」劬安听了点点头,重又跟了宫女前进,约摸转了八九个弯,到了一处,好似砌成的石室一样,但有两重门在外面,门上面著龙凤花纹。
23 这时,宫女望著劬安说道:「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待咱去复了旨来。」说罢,便走进那石室去了。
24 劬安呆呆地立著,过了几分钟,才见宫女出来,嘱咐道:「太后就在里面,你需要小心了。」劬安微微答应了一声,和宫女进了石室,过了四重门,门里面顿觉豁然开朗,疑是别有天地了。再瞧那里,正中似一个大厅,上题著「伦乐堂」
25 三字。
26 转过了厅堂,侧边一带排列著十几间平屋,屋中的陈设异常华丽,正中一室尤其是光辉夺目。劬安眼快,早望见西太后独坐在室中看书。于是,也不叫宫女去先行奏闻,竟自入室叩见了。
27 西太后慢慢地放下书本,命宫女赐劬安坐了,便含笑著问了劬安的年岁家况,劬安一一奏对了。西太后又问道:「你既能绘画,可能辨别宋人的笔法么?」劬安忙奏道:「小臣肉眼,怕一时分不清楚;但若非赝鼎,或者能判别一二。」
28 西太后点点头道:「那么,俺给你看一幅东西去。」说著,起身望内室走去。
29 劬安战战兢兢在随在后面,连气都不敢喘一下呢。可是,劬安这一进去,直到次日午前方回到如意馆来。他随太后去瞧什么古画,做书的可不知道了。然从此以后,劬安不时被召入内,还娶了宫女做妻子,前门外御赐很大的宅第,不是浪子的幸运吗?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4761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