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五卷南部新书戊

《第五卷南部新书戊》[View] [Edit] [History]

1
潘炎,建中中为翰林学士,恩渥极异。其妻刘晏女也。有京尹伺候累日不得见,乃遗阍者三百缣。夫人知之,谓潘曰:「岂为人臣,而京兆尹愿一谒见,遗奴三百缣,其危可知也。」遽劝避世。
2
张说为左相,知京官考。其子均任中书舍人,特注之曰:「父教子忠,古之善训,祁奚举午,义不胜私。至如润色王言,章施帝载,道参坟典,例绝功常,恭闻前烈,尤难其任。岂以嫌疑,敢挠纲纪。考上下。」
3
大历八年七月,晋州男子郇谟,以麻辫发,持苇席,哭于东市。人问其故,对曰:「有三十字请献于上,若无堪,即以席贮尸,弃之于野。」上闻,赐衣,馆于客省,每一字论一事。时元载执政也,尤切于罢宫市。
4
裴延龄尝放言德皇曰:「陛下自有本分钱,」物用之不竭。」上惊曰:「何为本分钱?」延龄曰:「准天下贡赋,常分为三:一为乾豆,二为宾客,三为充君之庖。今奉九庙,与鸿胪,供蕃使,曾不用一分钱,而陛下御膳之馀,其数极多,皆陛下本分钱也。」上曰:「此经义,人总未曾言。」自兹有意相奸邪矣。
5
天后朝,道士杜义,回心求愿为僧。敕许剃染,配佛授记,寺名「元嶷」。敕赐三十夏腊,以其乍入法流,须居下位,苟赐虚腊,则顿为老成也。赐夏腊始于此矣。
6
太和中,秘书之书,总五万六千六卷。
7
神尧宴近臣,果有蒲桃,陈叔达捧而不食。帝询之,对曰:「臣母患口乾,求之不致。」帝曰:「卿有母遗乎?」涕泗阑干。
8
马周临终,索陈事草一箧,手自焚之,曰:「管、晏彰君之过,求身后名,吾不为也。」
9
高帝出猎,见大官刲羊,谓其无罪就死,以死鹿代之。
10
沈既济生傅师,傅师生询,询生丹,丹生牢。牢,巢寇前为钱唐监使,生藻。后移刺鄱阳,巢寇乱,不知其终。时藻与家人不随之任。藻后仕吴越钱氏,为永嘉令。藻生承谅,为定海丞。谅咸平三年进士及第,今为都官员外郎,知处州。
11
王师鲁在孔鄈幕中,尝言曰:「半臂亦无文,房太尉家法不著。」
12
张九龄尝见安禄山,曰:「乱天下者,此胡也。」谏杀之,不听。紫石英,广管泷州山中出。
13
紫石英其色淡紫,真质莹彻,随其大小,皆五棱,两头箭镞。煮水饮之,暖而无毒,比北中白石英,其力倍矣。泷州又出石斛,一本作解。茎如金钗股,亦药中之上品。
14
蚺蛇胆,雷罗州有养蛇户,每年五月五日,即檐舁蚺蛇入府,只应取胆。
15
鸡兔算,国史谱纪之尚不明。上下头,下下脚,脚即折半下,见头除脚,见脚除头,上是鸡,下是兔。
16
裴肃在越多斋,此外惟嗜兔,日再食。
17
陆贽在忠州,不接人,惟篡药方,并行于世,号曰《集验》。
18
黄巢本王仙芝贼中判官,芝死,贼众戴之为首,遂日盛。
19
杜□公先达,人谓之「老杜相公」。杜审权晚,人谓之「小杜相公」。
20
刘□精于儒术,常看《文中子》,忿然而言曰:「才非殆庶,拟上圣述作,不亦过乎?」客曰:「《文中子》于六籍如何?」□曰:「若以人望,《文中子》于六籍,犹奴婢之于郎主耳。」后人遂以《文中子》为六籍奴婢。
21
博陵崔倕,缌□亲同爨。贞元以来,言家法者,以倕为首。倕生六子,一登相辅,五任大僚。太常卿□、太府卿酆、外台尚书郾、廷尉郇、执金吾鄯、左仆射平章事郸。□及郾五知举,得士百四十八人。□昆弟自始仕至贵达,亦同居光德里一宅。宣皇闻之,叹曰:「崔郸家门孝友,可为士族之法矣。」郸尝构小斋于别寝,御笔题额,号曰「德星堂」。今京兆民因崔氏旧里,立德星社。
22
秦中绿李美小,谓之「嘉庆李」,此坊名也。
23
贞元十三年,始制文武官隔假三日,并行朝参。
24
开曜二年,始以外司四品以下知政事者,遂为平章事。时初命郭待举、郭正一、魏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也。
25
进士试帖经,自调露二年始也。
26
宝应二年,以羽林大将军王仲升兼大夫。六军兼宪官,始于此也。
27
建中元年,沈既济议改《则天纪》为《皇后传》。
28
元和二年,始令僧道隶左右街功德使。其年方于建福门置百官待漏院,旧但于光德车坊而已。
29
大中十一年贺正,卢钧以太子太师率百僚,年八十馀矣,声容明畅,举朝称服。明年,柳公权以少师率班,亦八十矣。自乐悬南趋至龙墀前,气力绵惫。误尊号中一字,罚一季俸,人多耻之。
30
开元二十五年西幸,驻跸寿安连曜宫。宫侧有精舍,庭内刹柱高五丈。有立于承露盘者,上望见之,初谓奸盗觇视宫掖,使中官就竿下诘之。人曰:「吾欲舍身。本是知汤前官,被知汤中使邀钱物,已输十缣,索仍不已。每进汤水,辄投土其中,事若阙供,责怒必死,宁死于舍身尔。」具以闻,诏高力士召知汤中使赍绢于竿下谢之,仍命彻尚舍卫尉幕委积于竿下。其人礼十方毕,以身投地,坠于幕外。举体深红色,初尚微动,须臾绝。诏集文武从官于朝堂,杖杀中使,敕府县厚葬殒者。
31
西京寿安县,有墨石山神祠颇灵。神龙中,神前有两瓦子,过客投之,以卜休咎,仰为吉而覆为凶。
32
开元初,郑瑶慈涧题诗云:「岸与恩同广,波将慈共深。涓涓劳日夜,长似下流心。」
33
开元四年,中丞王怡以□获赃钱,叠石重造永济桥,以代舟船,行人颇济焉。在寿安之西。
34
开元末,功臣王逸客为闲厩使,庄在泥沟西岸,数为劫盗,捕访不获。严安之为河南尉,以状白中丞宋遥,遥入奏,始擒之,并获贼脚崔□。□在安定公主锦坊,俱就执伏,搜得骸骨两井。逸客以铁券免死,流岭表。从此洛阳北路清矣。
35
咸通中,举子乘马,惟张乔跨驴。后敕下不许骑马,故郑昌图肥是有嘲咏。
36
郑少师薰,于里第植小松七本,自号「七松处士」。异代可对五柳先生。
37
初制节度使天下有八,若诸州在节度内者,皆受节度焉。其福州经略使、登州平海军使,不在节度之内。
38
李瘫之诛也,二婢配掖庭,曰郑曰杜。郑则幸于元和,生宣皇帝,是为孝明皇后。杜即杜秋,《献替录》中云:「杜仲阳即杜秋也,漳王养母。」
39
长孙无忌之父晟,于隋有功;魏徵即长贤之子;令狐德棻之父曰熙,皆《北史》有传。
40
李太尉以大中二年正月三日,贬潮州司马。当年十月十六日,再贬崖州司户。大中三年十二月十日,卒于贬所,年六十四。
41
白乐天任杭州刺史,携妓还洛,后却遣回钱唐。故刘禹锡有诗答曰:「其那钱唐苏小小,忆君泪染石榴裙。」
42
唐制,湖州造茶最多,谓之顾渚贡焙。岁造一万八千四百八斤,焙在长城县西北。大历五年以后,始有进奉。至建中二年,袁高为郡,进三千六百串,并诗刻石在贡焙。故陆鸿渐与杨祭酒书云:「顾渚山中紫笋茶两片,此物但恨帝未得尝,实所叹息。一片上太夫人,一片充昆弟同啜。」后开成三年,以贡不如法,停刺史裴充。
43
鲜于叔明嗜蟠虫,权长孺嗜人爪甲,此亦刘雍疮痂之类也。
44
高宗朝,四品以下有名称者,皆知政事。以平章事为名,自郭待举始也。仆射是正宰相,自房乔始也。
45
韦承庆出相,除礼部尚书,嗣立入拜鸾台侍郎平章事。时人语曰:「大郎罢相,小郎拜相。」
46
京兆户曹月俸一百八索,故谓之「念珠曹」。
47
李太尉太和七年,自西川回,入相。上谓王涯:「今日除德裕,人情怕否?」对曰:「忠良甚喜,其中小人亦有怕者。」再言曰:「须怕也。」涯时为盐铁使也。
48
太和中朋党之首:杨虞卿、张元夫、萧瀚。后杨除常州,张汝州、萧郑州。
49
丞相乘肩舆,元和后也。
50
裴休,大中中在相。一日赐对,上曰:「赐卿无畏。」休即论立储君之意。上曰:「若立储君,便是闲人。」遂不敢言。
51
长安戏场多集于慈恩,小者在青龙,其次荐福、永寿。尼讲盛于保唐;名德聚之安国;士大夫之家入道,尽在咸宜。
52
崔造将退相位后,言曰:「不得诸道金铜茶笼子,近来总四掩也。」遂复起。
53
柳芳与韦述善,俱为史学。述卒书未成者,皆续成之。
54
升平公主宅即席,李端擅场。送王相之镇,韩翃擅场。送刘相巡江淮,钱起擅场。
55
武黄门之死也,裴晋公为盗所刺,隶人王义捍刃而毙。度自为文祭之。是岁进士撰王义传者三之二。
56
李瘫之诛也,大雾三日不开,或闻鬼哭。内疑其冤,诏许以葬。
57
都官故事,吏部郎中二厅,先小铨,次格式。员外郎二厅,先南曹,次废置。刑部分四覆;户部分两税;度支案郎中判入,员外郎判出。
58
旧说,吏部为省眼,礼部为南省,舍人、考功、度支为振行,比部得廊下食,以饭从者,号「比盘」。
59
张直方者,世为幽帅,癖于鹰犬。后以昭王府司马分务洛师。洛阳四旁,翥者攫者,见皆识之,必群噪长嗥而去。
60
长孙无忌奏别敕长流,以为永例。后赵公犯罪敕长流,此亦为法自弊。
61
江融为左史,后罗织受诛,其尸起而复坐者三。虽断其头,似怒不息。无何,周兴败。
62
鱼思咺性巧,造匦函。
63
朱泚败走,昏迷不辨南北,因问路于田父。父曰:「岂非朱太尉耶?」源休止之曰:「汉皇帝。」父曰:「天地不长凶恶,蛇鼠不为龙虎,天网恢恢,去将何适?」遂亡其所在。及去泾州百馀里,泚于马上忽叩头称乞命,因之坠马,良久却苏。左右问其故,曰:「见段司农。」寻为韩旻枭之。
64
杨收之死也,军容杨玄价有力焉。收有子为寿牧,见收乘白马,臂朱弓彤矢,有朱衣天吏控马,曰:「上帝许我仇杨玄价,我射中之,必死。」俄而价暴卒。
65
忻州刺史是天荒阙,盖历任多死。高皇时,有金吾郎将永此官,果有蛇怪,后亦绝之。饶州馀干县令宅亦如此。
66
天宝时,翰林学士陈王友元庭坚撰《韵英》十卷。未施行,而西京陷胡,庭坚卒。
67
文明已后,天下诸州进鸡,牝变为雄者极多,或半已化,半死,乃则天之兆也。
68
冯衮给事亲仁坊有宅,南有山,庭院多养鹅鸭及杂禽之类,常一家人掌之,时人谓之「鸟省」。
69
大中初,女蛮国入贡奉,其国人危髻金冠,璎珞被体,故谓之菩萨蛮。当时倡优遂制《菩萨蛮曲》,文士亦往往声其词也。
70
宣皇在藩时,常从驾堕马,雪中寒甚,困且渴,求水于巡警者,曰:「我光王也。」及以水进,举杯悉变为芳醪。
71
明皇为潞州别驾,有军人韩凝礼,自谓知五兆,因以食箸试之。既而布卦,一箸无故自起,凡三偃三起。
72
徽安门,旧洛城北面最西门也。楼上元多雀鸽,后亦绝无。至清泰中,帝上此楼自焚,今俗谓之「火烧门」。
73
开元六年,西幸至兰峰顿。乘舆每出,所宿侍臣皆从。既而驰逐原野,然从官分散,宰相即先于前顿朝堂列位,乘舆至,必鞭揖之方入。是日,上垂鞭盛气不顾而入,苏、宋惧。盖怒河南尹李朝隐桥顿不备也,解之方息。
74
兰峰宫在永宁县西,显庆三年置。
75
鹧鸪飞数逐月数,如正月一日飞而止,但窠中不复起矣。十二月十二日起,最难彩,南人设网取之。
76
大中九年,日官李景亮奏云:「文昌暗,科场当有事。」沈询为礼部,甚惧焉。至是三科尽覆试,宏词赵拒等皆落,吏部裴谂除祭酒。
77
天宝八年,馆驿使宋□奏移稠桑路向晋王斜。王斜者,隋炀帝在藩邸,扬州往来经此路,盖避沙路费马力也。
78
野狐泉店,在潼关之西,泉在道南店后坡下。旧传云:「野狐掊而泉涌,店人改为冷淘,过者行旅止焉。」今法馔中有野狐泉者,以●粉为之,亦象此也。
79
路嗣恭在江西,并奏部下县为紧望。
80
天后问张元一曰:「在外有何事?」元一曰:「外有三庆:旱降雨,一庆;中桥新成,万代之利,二庆;郭霸新死,百姓皆欢,三庆也。」霸,酷吏也,为侍御史。
81
崔敬嗣,武后时任房州刺史。孝和安置在彼,官吏多无礼,嗣独申礼待供给之。及即位,有益州长史崔敬嗣,既同名姓,名拟皆御笔超拜。后引与语,知误。访嗣已卒,崔光远即其孙也。
82
太和中,上颇好食蛤蜊,沿海官吏先时递进,人亦劳止。一旦御馔中有擘不开者,即焚香祷之。俄变为菩萨,梵相具足。
83
天后时,有献三足乌者,左右或言一足伪耳。天后笑曰:「但令史册书之,安用察其真伪。」
84
令狐□在相位,大事一取决于子滈。比元载之用伯和,李吉甫之用德裕。
85
杜审权,大中十二年知举,放卢处权。有戏之曰:「座主审权,门生处权,可谓权不失权。」又乾符二年,崔沆放崔瀣,谭者称座主门生,沆瀣一气。
86
湖州岁贡黄鼋子,连蒂木瓜。李景先自和牧谪为司马,戏湖守苏特曰:「使君贵郡有三黄鼋子,五蒂木瓜。」特颇衔之。
87
韩洙与沈询尚书中表,询怜洙,许与成事。如是历四五年,太夫人又念之,复累付乾询,询知举,大中九年也。自第二人逦迤改为第七人,方定。及放榜,误为罗洙。后询见韩洙,未尝不深嗟其命。
88
大中元年,魏扶知礼闱,入贡院,题诗曰:「梧桐叶落满庭阴,锁闭朱门试院深。曾是昔年辛苦地,不将今日负前心。」及榜一作牒。出,为无名子削为五言以讥之。
89
天宝四载,广州府因海潮漂一蜈蚣,陆死。割其一爪,则得肉一百二十斤。
90
滋水驿在长乐驿之东,睿皇在藩日经此厅,厅西壁画一胡头,因题曰:「唤出眼何用苦深藏,缩却鼻何畏不闻香。」
91
陈峤字景山,闽人也,孑然无依,数举不遂,蹉跎辇毂,至于暮年,逮获一名还乡,已耳顺矣。乡里以宦情既薄,身后无依,乃以儒家女妻之,至新婚近八十矣。合卺之夕,文士竞集,悉赋催妆诗,咸有生荑之讽。峤自成一章,其末曰:「彭祖尚闻年八百,陈郎犹是小孩儿。」座客皆绝倒。峤颇负诗名,常有《闲居诗》云:「小桥风月年年事,争柰潘郎老去何。」
URN: ctp:ws4898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