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二避諱之種類

《卷二避諱之種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五避諱改姓例
2
避諱改姓之例甚多,俗說相傳,有不盡足據者。《通志氏族略》云:
3
籍氏避項羽諱,改為席氏。
4
奭氏避漢元帝諱,改為盛氏。
5
莊氏避漢明帝諱,改為嚴氏。
6
慶氏避漢安帝父諱,改為賀氏。
7
師氏避晉景帝諱,改為帥氏。
8
姬氏避唐明皇諱,改為周氏。
9
弘氏避唐明皇諱,改為洪氏。
10
淳于氏避唐憲宗諱,改為於氏。
11
啖氏避唐武宗諱,改為澹氏。
12
按《元和姓纂》一,弘氏避高宗太子弘卒謚孝敬皇帝諱,改為洪氏,非避唐明皇諱也。
13
梁溪漫志》三云:「閩人避王審知諱,沈字去水為尤,二姓實一姓也。」然《吳志陸遜傳》有鄱陽賊帥尤突,則尤姓由來遠矣。
14
聞見後錄》廿一云:「文彥博本姓敬,其曾大父避石晉諱,更姓文,至漢複姓敬。入宋,其大父避翼祖諱,又更姓文。」
15
《揮麈前錄》三云:「宋高宗中興之初,蜀中有大族犯御嫌名,而遊宦參差不齊,倉卒之間,各易其姓。仍其字而更其音者句濤也;加金字者鉤光祖也;加絲字者絇紡也;加草字者苟諶也;改為勾者勾思也;增而為句龍者如淵也。繇是析為數家,累世之後,將不復別。」
16
第六避諱改名例
17
避諱改名之例有三:一改其名,二稱其字,三去其名一字。
18
《漢書孔光傳》:「孔霸曾孫元始元年封褒成侯,後避王莽,更名。」
19
《晉書鄧岳傳》:「本名岳,以犯康帝諱,改為嶽,後竟名為岱。」
20
南齊書蕭景先傳》:「本名道先,建元元年乃改避上諱。」上謂蕭道成也。
21
《魏書李先傳》:「字容仁,本字犯高祖廟諱。」蓋本字宏仁也。
22
《魏書尉羽傳》:「名犯肅宗廟諱。」蓋本名詡也。
23
《魏書高祐傳》:「本名禧,以與咸陽王同名,高祖賜名佑。」右改其名。
24
《宋書王懿傳》:「懿字仲德,睿字元德,兄弟名犯晉宣元二帝諱,並以字稱。」
25
《宋書孔季恭傳》:「孔靖字季恭,名與高祖祖諱同,故稱字。」
26
《宋書向靖傳》:「字奉仁,小字彌,名與高祖同,故稱小字。」祖下漏一祖字,應云「名與高祖祖同」。
27
《宋書王景文傳》:「名與明帝諱同。」明帝名彧也。
28
魏書崔玄伯傳》:「名犯高祖廟諱。」高祖,孝文帝宏也。《北史》作「崔宏字玄伯」。
29
《北齊書趙彥深傳》:「本名隱,避齊廟諱,故以字行。」高歡六世祖名隱也。
30
《北周書蕭世怡傳》:「以名犯太祖諱,故稱字焉。」太祖,宇文泰也。
31
《隋書文學傳》:王貞字孝逸,與齊王啟,自稱字而不名,曰「孝逸生於戰爭之季」,避隋文帝祖名禎也。
32
《新唐書劉知幾傳》:「劉子玄名知幾,以玄宗諱嫌,故以字行。」右稱其字。
33
《南齊書薛淵傳》:「本名道淵,避太祖偏諱改。」太祖,蕭道成也。
34
《舊唐書裴行儉傳》:「父仁基。」《裴光庭神道碑》避諱去基字。
35
《新唐書裴矩傳》,《宰相世系表》作世矩,蓋入唐後避太宗諱去世字也。
36
唐開元三年,《巂州都督姚懿碑》云:「公後娶劉氏,今紫微令崇、故宗正少卿景之母也。」以《唐表》考之,則懿三子,曰元景,曰元之,曰元素,其單
37
稱崇及景者,避玄宗尊號耳。
38
《新五代史前蜀世家》:「黔南節度使王肇。」本名建肇,避蜀主王建諱,止稱肇。右去其名一字。
39
第七避諱辭官例
40
有避正諱,有避嫌名。避正諱者,唐宋定制;避嫌名者,當時風尚也。
41
《南史齊文惠太子長懋傳》:「宋末轉祕書丞,以與宣帝諱同,不就。」宣帝,蕭道成之父承之,長懋曾祖也。範曄為太子詹事,以父名泰,辭不拜。當時習尚如此,非定制。
42
《北史敘傳》:「李延實授侍中太保,以太保犯祖諱,抗表固辭。」延實祖名寶,而辭太保,亦一時風尚。
43
《唐律職制篇》:「諸府號官稱犯祖父名,而冒榮居之者,徒一年。」《疏議》云:「府有正號,官有名稱。府號者,假若父名衛,不得於諸衛任官,或祖名安,不得任長安縣職之類;官稱者,或父名軍,不得作將軍,或祖名卿,不得居卿任之類。皆須自言,不得輒受。」
44
《舊唐書懿宗紀》:「咸通二年八月,中書舍人衛洙奏狀稱:『蒙恩除授滑州刺史,官號內一字與臣家諱音同按洙父名次公,請改授閒官。』敕曰:『嫌名不諱,著在禮文,成命已行,固難依允。』」《舊唐書賈曾傳》:「拜中書舍人,以父名忠,固辭。議者以為中書是曹司名,與曾父名音同字別,於禮無嫌,乃就職。」《新五代史劉昫傳》:「太常卿崔居儉,以故事當為禮儀使,居儉辭以祖諱蠡。」唐人風尚,相沿如此。李賀父名晉肅,時人謂賀不得舉進士,皆此類也。
45
第八避諱改官名例
46
《春秋左氏》桓六年傳,申繻對問名曰:「名不以官,以官則廢職。晉以僖侯廢司徒,宋以武公廢司空。」杜注:「僖侯名司徒,廢為中軍;武公名司空,廢為司城。」此避諱改官名之最顯著者。後世有為國諱改者,一朝定制也;有為人臣家諱改者,則一時權宜之制也。
47
《晉書職官志》:「太宰太傅太保,周之三公官。晉初以景帝諱故,又採周官官名,置太宰,以代太師之任。」
48
《通典職官篇》:「隋改中書為內史,侍中為納言,大業十二年又改納言為侍內。」注:「隋氏諱忠,故凡中皆曰內。」
49
又:「唐永徽三年,避皇太子名,改中允為內允,改中郎將為旅賁郎將。」當時太子名忠也。
50
《舊唐書高宗紀》:「貞觀二十三年六月,改民部尚書為戶部尚書,七月,改治書侍御史為御史中丞,諸州治中為司馬,治禮郎為奉禮郎。」
51
《金史》五五《百官志》:「大宗正府,泰和六年避睿宗諱,改為大睦親府。」右以國諱改官名者也。
52
《新唐書》六七《方鎮表》:「天祐二年,賜昭信軍節度,號戎昭軍節度。」
53
據《舊唐書哀帝紀》:「天佑二年十月,金州馮行襲奏昭信軍額內一字,與元帥全忠諱字同,乃賜號戎昭軍。」蓋全忠祖諱信也。
54
《五代會要》十三載《唐長興四年九月敕》:「馮贇有經邦之茂業,宜進位於公台,但緣平章字犯其父名,不欲斥其家諱,可改同平章事為同中書門下二品。」此文有關官制,而《歐史》不及,略也。贇父名璋。
55
右以人臣家諱,致改官名以就之者也。
56
第九避諱改地名例
57
《晉語》:「范獻子聘魯,問具敖之山,魯人以其鄉對,獻子曰:『不為具敖乎?』對曰:『先君獻武之諱也。』」蓋魯獻公名具,武公名敖,故申繻對魯桓公曰:「名不以國,不以山川,以國則廢名,以山川則廢主,先君獻武廢二山。」是也。其後秦避始皇父莊襄王子楚諱,改楚為荊;漢避文帝諱,改恒山為常山,其例至夥。
58
《十駕齋養新錄》十一,有「避諱改郡縣名」一條可參據。唯其中避清諱,弘作宏,玄作元,胤作引,頗令人迷惑。如後魏獻文帝名弘,改弘農曰恆農,今《養新錄》弘寫作宏,則與獻文之子孝文混矣。因獻文名弘,孝文名宏也。
59
又北魏獻文以前,只有弘農,無恆農,而《廿二史攷異》以避清諱故,於《續漢郡國志》、《百官志》,《三國志法正傳》,《晉書地理志》、《何無忌傳》,《宋書州郡志》等各條下,弘農字皆作恆農。《三史拾遺》於《漢書枚乘傳》亦然,不可不正。
60
朱希祖曰:「胡欽華《天南紀事》,昊三桂帝滇,諱襄為廂,諱三為參,諱桂為貴,遂改桂林為建林府,桂陽為南平州,桂東為義昌縣,又遙改襄陽為漢南府。」此書傳本尚少,附記於此。
61
第十避諱改干支名例
62
唐高祖之父名昞,故唐人兼諱丙,凡丙多改為景。如萬歲通天二年《石刻浮圖銘》,丙申作景申,丙寅作景寅,是也。晉、梁、陳、北齊、周、隋、南、
63
北八史,皆修於唐,丙皆作景。今本多回改為丙。其未回改者,《晉、隋書》、《北史》本紀仍作景,《陳、周書》、《南史》本紀則作丙,《北齊書》景丙互見,《梁書》皆作丙,而紀中大通四年二月景辰仍作景,則回改未盡者也。
64
《新五代史梁本紀》,開平二年三月戊寅注:「梁嘗更戊曰武,舊史悉復為戊。」《容齋續筆》六云:「十幹戊字,與茂同音,俗輩呼為務,非也。吳中術者又稱為武。偶閱《舊五代史》:『梁開平元年,司天監上言:日辰內戊字,請改為武。』乃知亦有所自也。今北人語多曰武。朱溫父名誠,以戊類成字,故司天諂之。」吳任臣《十國春秋》亦同其說。
65
今《重修墻隍廟碑》,碑末書:「大梁開平二年,歲在武辰。」《金石文字記》五謂:以城為墻、以戊為武者,全忠父名誠,曾祖名茂琳。城,誠之嫌名;戊,茂之嫌名。《容齋續筆》謂以戊類成故改,其說非。
66
第十一避諱改經傳文例
67
據《隸釋》所引漢石經殘碑,《論語》、《尚書》邦字,多改為國,避漢諱也。
68
梁書劉孝綽傳》:「眾惡之必監焉,眾好之必監焉。」此引《論語》,改察為監,姚思廉避其家諱也。
69
又《蕭子恪傳》:「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代。」思廉修史在貞觀之世,於太宗偏名可不回避。此文改世為代,或高宗以後人轉寫迻易也。
70
《北史宇文愷傳》:「堂脩二七,博四脩一。」此引《考工記》,改廣為博,避隋煬帝名也。下文引胡伯始注《漢官》,亦避廣,稱胡廣字。
71
《唐石經》:《毛詩》「洩洩其羽」,「桑者洩洩兮」,「無然泄洩」,「是紲袢也」,「俾民憂洩」,皆避世旁。「氓,刺時也」,「氓之蚩蚩」,「氓六章」,皆避民旁。
72
《新唐書》三四《五行志》:「乃取其五事,皇極庶證。」証即徵字,宋人避仁宗嫌名改。
73
宋高宗御書石經,避諱字多缺筆,唯《論語》「欽事而信」,「溫良恭儉遜」, 「商因於夏禮」,「得見有常者」。《孟子》「無辭遜之心」,「掊克在位則有責」, 「用下欽上」,則敬改為欽,讓改為遜或為責,殷改為商,然亦有不改者,蓋隨意所至,無定例也。《孟子》無唐以前石刻,此碑「有小民之事」,與今本作「小人」異,想唐以前古本如此。
74
第十二避諱改常語例
75
《顏氏家訓風操篇》:「桓公名白,博有五皓之稱;厲王名長,琴有脩短之目。」
76
《後漢書曹褒傳》:「父充,持《慶氏禮》。」《蔡邕傳》注:「太伯端委以持《周禮》。」《郅惲傳》:「理《韓詩》、《嚴氏春秋》。」或持或理,本皆治字,章懷避諱改。若《侯霸傳》「治《穀梁春秋》」,《吳良傳》「又治《尚書》」,則校書者轉改。
77
《後漢書應劭傳》:「夫時化則刑重,時亂則刑輕。《書》曰『刑罰時輕時重』,此之謂也。」注:「犯化之罪固重,犯亂之罪為輕。」據《漢書刑法志》: 「治則刑重,亂則刑輕,犯治之罪固重,犯亂之罪為輕也。」說本《荀子正論篇》,此傳及注中化字,本是治字,章懷注改。《張奮傳》、《曹褒傳》「化定制禮」,《王符傳》「亂生于化」,「化國之日舒以長」,《仲長統傳》「亂世長而化世短」,「君子用法制而至于化」,「或以之化」,《爰延傳》「尚書令陳蕃任事則化」,皆是也。世改為代,或改為時,此傳「時輕時重」是也。
78
《史通因習篇》云:「範曄既移題目于傳首,列姓名于卷中,而猶於列傳之下,注為列女、高隱等目。」范史本題《逸民》,此云《高隱》者,避唐諱,非誤記也。
79
《續漢五行志》:「建光元年,京都及郡國二十九。」京師作京都,避晉諱也。《百官志》間有作京師者,乃後人妄改。
80
《三國魏志文帝紀》:「黃初元年,京都有事於太廟。」或稱京都,或曰京邑。
81
《晉書刑法志》,「令景」即「令丙」,避唐諱。
82
南齊書王儉傳》:「天應民順。」民順宋本作民從,蓋避梁武帝父順之諱。
83
《南史到撝傳》:「隨王子隆帶彭城郡,撝問訊,不修部下敬,為有司舉免官。」按《三國蜀志》八,秦宓與太守夏侯纂書稱:「民請為明府陳其本紀。」晉人法帖,多有自稱民者,《南齊書撝傳》本稱民敬,《南史》避唐諱,故改稱部下。《劉凝之傳》:「臨川王義慶、衡陽玉義季,鎮江陵,並遣使存問。凝之答書曰頓首,稱僕,不為百姓禮,人或譏焉。」《宋書凝之傳》本作民禮,亦是避諱改民為百姓。
84
《隋書盧愷傳》「於是除名為百姓」,亦避唐諱改。《隋書》成於貞觀之世,其時二名不偏諱,而此傳及《酷吏田式傳》,並云「除名為百姓」。
85
隋《趙芬殘碑》,《文館詞林》卷四五二全錄其文。以《詞林》與碑互校,多有異同。碑「十一世祖融,字稚長」,《詞林》作「十一祖融」,無「字稚長」三字。碑「公炳靈特挺」,炳,《詞林》作資。碑「治夏官司馬」,治,《詞林》作領。或改或省,皆避唐諱。
86
隋開皇十三年《東阿王廟碑》,「黃中」作「黃內」,避隋諱。
87
《舊唐書肅宗紀》:「上元二年,上不康。」本云不豫,避代宗諱,改豫為康。《禮儀志》「上元年聖躬不康」,《文宗紀》「聖體不康」,「上不康」,皆豫字改。
88
《舊唐書源乾曜傳》:「恐代官之咸列。」代官謂世官,避諱改。
89
《通鑒》唐大中二年六月:「王皞曰:『憲宗厭代之夕,事出暖昧。』」厭代,本用《莊子》厭世語,唐人避諱改,《通鑒》因之。
90
《老學庵筆記》五:「田登作郡,自諱其名,舉州皆謂燈為火。上元放燈,許人入州治遊觀,吏遂書榜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今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即源於此。
91
第十三避諱改諸名號例
92
通鑒》唐景雲元年十二月:「上以二女西城隆昌公主為女冠。」隆昌,《新唐書諸公主傳》作崇昌,史家避明皇諱追改。
93
唐顯慶二年,河南偃師縣《三藏聖教序碑》,末云「奉敕弘福寺為招提寺」,蓋避太子名改。
94
《新唐書》七十《宗室世系表》:「代祖玄皇帝諱昞。」代祖即世祖,避太宗諱。唐之代宗即世宗,宋之真宗即玄宗,皆避諱改。明有代宗,又有世宗,其意義與唐殊。
95
《宋史》一○二《禮志》:「加上五嶽帝后號,中曰正明。」正明本是貞明,史家避仁宗嫌名改。《石刻中嶽中天崇聖帝碑》本作貞明,可據。
96
《宋史》一○三《禮志》:「秦將王翦鎮山伯。」鎮山當是恆山,避諱改。
97
《宋史方技傳》:「賀蘭栖真始居嵩山紫虛觀。景德二年,真宗作二韻詩賜之,號宗玄大師。」今石刻作宗真,則後來避始祖玄朗諱追改。
98
朱子四書集注》,引白水劉勉之致中說,稱為劉聘君。乃和案:見《論語雍也篇》「宰我問仁」章。聘君即徵君,避仁宗嫌名改稱。
99
第十四避諱改物名例
100
《左傳》桓六年,申繻對問名,有「名不以畜牲,不以器幣」之條,曰: 「以畜牲則廢祀,以器幣則廢禮。」
101
《史記封禪書》:「野雞夜雊。」註:「雉也。呂后名雉,改雉為野雞。」
102
《鄴中記》:「鄴中為石虎諱,呼白虎幡為天鹿幡。」
103
《顏氏家訓》八《勉學篇》:「蔡朗父諱純,遂呼蓴為露葵。」
104
《隋書劉臻傳》:「臻性好啖蜆,以音同父諱,呼為扁螺。」
105
《舊唐書哀帝紀》:「帝諱柷。天佑元年九月,中書奏太常寺止鼓兩字樂器,敔上字犯御名,請改為肇,從之。」
106
《野客叢書》九:「錢王諱鏐,以石榴為金櫻。楊行密據揚州,揚人呼蜜為蜂糖。」
107
《本草綱目》廿七,薯蕷因唐代宗名豫,避諱改為薯藥,又因宋英宗諱曙,改為山藥。
108
有避諱改物名致二物混為一物者,《四庫全書禮記義疏》考證,椇榛注: 「羅氏:枳椇子一名木密。」說本《古今注》「枳椇子一名樹蜜」,而木密則生南方,別是一種。羅願宋人,避英宗嫌諱,改樹為木,遂與木密相混。
109
亦有避物名而改名者,《漢書平帝紀》:「元始二年詔曰:皇帝二名,通於器物,今更名,合於古制,使太師光奉太牢告祠高廟。」注:「孟康曰:平帝本名箕子,更名曰衎。箕用器也,故云通於器物。」
110
又《三國魏志》:「甘露五年五月,北迎常道鄉公璜嗣明帝後。六月太后詔曰:古者人君之為名字,難犯而易諱,今常道鄉公諱字甚難避,其朝臣博議改易列奏。」遂改名奐。此皆避物名而改名者。
111
第十五文人避家諱例
112
司馬遷父名談,《史記趙世家》改張孟談為張孟同,《佞幸傳》改趙談為趙同。范曄父名泰,《後漢書》改郭泰為郭太,鄭泰為鄭太。
113
淮南王安父名長,故《淮南子齊俗訓》用老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語,為「高下相傾,短脩相形」。
114
《新唐書肅宗紀》:「上元元年,山南東道將張維瑾反。」顏真卿書《元結墓碑》作張瑾,避父諱維貞,省維字也。
115
《新唐書司馬承禎傳》:「承禎謚貞一。」顏真卿書《李玄靖先生碑》作正一。玄靖先生父孝威,私謚貞隱,見張從申所書碑,顏書亦改作正隱。皆避其家諱,不得執碑以疑史。
116
《宋史韓維傳》,字持國,而司馬光《傳家集》稱其字曰秉國。光父名池,與持同音,故易之,不得據集以疑史。
117
《齊東野語》四:「王羲之父諱正,故每書正月為初月,或作一月,餘則以政字代之。王舒除會稽內史,以祖諱會,以會稽為鄰稽。李翱祖父名楚今,故為文皆以今為茲。杜甫父名閑,故杜詩無閑字。曾魯公父名會,避之者以勘會為勘當。蔡京父名准,改平準務為平貨務。」眉山蘇氏諱序,蘇洵文改序為引,蘇軾為人作序,改用敘字。
118
沈括《夢溪筆談》二十五述王君貺使契丹事,稱混同江為混融江,括世父名同故也。
119
然《史記李斯傳》「與宦者韓談」,《滑稽傳》「談言微中」,《司馬相如傳》 「因斯以談」,不避談字。
120
王念孫《讀書雜志荀子天論》「三者錯」條及下一條,兩引《荀子》原文,皆作「三者錯,無安邦」。王氏父名安國,因家諱而改古書也。
121
第十六外戚諱例
122
蔡邕《獨斷》上云:「禁中者,門戶有禁,非侍御不得入,故曰禁中。孝元皇后父大司馬陽平侯名禁,當時避之,故曰省中,今宜改,後遂無復言之者。」
123
《晉書虞預傳》:「本名茂,犯明穆皇后母諱,故改焉。」
124
《新唐書地理志》:山南道夔州,本名信州,武德二年改,蓋避唐高祖外祖獨孤信名也。又垂拱初,避武氏祖諱,改華州曰大州,華陰縣曰仙掌,華原縣曰永安,華容縣曰容城,江華縣曰雲漢,華亭縣曰亭川。
125
《舊唐書崔玄暐傳》:「本名曅,以字下體有則天祖諱,乃改為玄暐。」《韋思謙傳》:「本名仁約,字思謙,以音類則天父諱,故稱字焉。」則天父名士獲也。《魏元忠傳》:「本名真宰,以避則天母號改焉。」又《外戚傳》:「竇懷貞少有名譽,韋庶人干政,懷貞委曲取容,改名從一,以避后父諱,自是名稱日損。」后父,韋玄貞也。
126
《宋史石元孫傳》:「始名慶孫,避章獻太后祖諱易之。」《李繼隆傳》:「繼隆子昭慶,改名昭亮。」蓋章獻明肅劉皇后祖名延慶也。而徽宗時有保安軍人劉延慶,為鎮海軍節度使,死於靖康之難。又后父名通,天聖初改通進司為承進司,諸州通判為同判,通事舍人為宣事舍人。又改淮南之通州為崇州,蜀之通州為達州,通利軍曰安利,通化縣曰金川。
127
《宋史滕元發傳》:「初名甫,字元發,以避高魯王諱,改字為名,而字達道。」《鄧潤甫傳》:「字溫伯,嘗避高魯王諱,以字為名,別字聖求,後皆復之。」高魯王,英宗高后父遵甫也。《哲宗紀》:「元豐八年三月,令中外避太皇太后父遵甫名。紹聖元年二月,又詔依章獻明肅皇后故事,罷避高遵惠諱。」惠為甫之訛,遵惠,遵甫弟,見《外戚傳》,遵甫《宋史》無傳。《避諱錄》四以
128
滕元發、鄧潤甫之改名為避元懿太子旉名者,誤也。
129
第十七宋遼金夏互避諱例
130
《宋史夏國傳》:「李彞興本名彞殷,避宋宣祖諱,改殷為興。」又:「李克睿初名光睿,避宋太宗諱,改光為克。」
131
又李元昊以父名德明,改宋明道年號為顯道。范仲淹與元昊書,亦稱後唐明宗為顯宗。
132
《續通鑒長編》一四二;宋慶曆三年八月,西頭供奉官、閤門祗候丁億,賀遼國主生辰;閤門通事舍人李惟賢,賀遼國母正旦。詔惟賢權更名寶臣,億為意,以避北諱。
133
《宋史地理志》:紹興十二年,避金太祖諱,改岷州為西和州。二十八年,避金太子光瑛名,改光州為蔣州,光山縣曰期思。
134
金史章宗紀》:「明昌四年,遣完顏匡使宋,權更名弼,以避宋諱。」並見《匡傳》。
135
第十八宋金避孔子諱例
136
《宋史》八五《地理志》:「大觀四年,以瑕丘縣為瑕縣,龔丘縣為龔縣。」避孔子諱。
137
《至正直記》三:「丘字,聖人諱也,子孫讀經史,凡云孔丘者,則讀作某,以朱筆圈之,凡有丘字讀若區,至如詩以為韻者,皆讀作休,同義則如字。」
138
《金史章宗紀》:「明昌三年,詔周公孔子名俱令回避。」「泰和五年,又詔有司,如進士名有犯孔子諱者避之,著為令。」
139
宋又嘗避老子名字,《能改齋漫錄》十三:「政和八年八月御筆,太上混元上德皇帝名耳,字伯陽,及謚耽。見今士庶,多以此為名字,甚為瀆侮,自今並為禁止。」然南渡秦相子熺字伯陽,當時不以為非,則政和之禁,亦具文耳。
140
第十九宋禁人名寓意僭竊例
141
《容齋續筆》四:「政和中,禁中外不許以龍天君玉帝上聖皇等為名字,於是毛友龍但名友,葉天將但名將,樂天作但名作,句龍如淵但名句如淵,衛上達賜名仲達,葛君仲改為師仲,方天任為大任,方天若為元若,餘聖求為應求,
142
周綱字君舉,改曰元舉,程振字伯玉,改曰伯起,程瑀亦字伯玉,改曰伯禹,張讀字聖行,改曰彥行。」
143
《能改齋漫錄》十三:「政和八年七月,迪功郎饒州浮梁縣丞陸元佐上書: 『竊見吏部左選,有徐大明者為曹官,有陳丕顯者為教官。大明者文王之德,丕顯者文王之謨,又況大明者有犯神明館御殿,臣故曰有取王者之實,以寓其名。竊見饒州樂平縣有名孫權者,浮梁縣有名劉項者,臣故曰有取霸者之跡,以寓其名。昔皇祐中,御筆賜蔡襄字曰君謨,後唱進士第日,有竊以為名者,仁宗怒曰:「近臣之字,卿何得而名之!」遂令改。恭睹政和二年春,賜貢士第,當時有吳定辟、魏元勛等十餘人名意僭竊,陛下或降或革。』奉御筆,陸元佐所言可行,下逐處并所屬令改正禁止。」然大程子之歿,文彥博題其墓曰「大宋明道先生程君之墓」,《十駕齋養新錄》七謂:「明道,仁宗年號也,不當為人臣之私稱,而潞公以題墓,伊川受而不辭,皆所未喻,後人亦無議及此者。」
144
第二十清初書籍避胡虜夷狄字例
145
雍正十一年四月己卯諭內閣:「朕覽本朝人刊寫書籍,凡遇胡虜夷狄等字,每作空白,又或改易形聲,如以夷為彞,以虜為鹵之類,殊不可解。揣其意蓋為本朝忌諱,避之以明其敬慎,不知此固背理犯義不敬之甚者也。嗣後臨文作字及刊刻書籍,如仍蹈前轍,將此等字樣空白及更換者,照大不敬律治罪。其從前書籍,若一概責令填補更換,恐卷帙繁多,或有遺漏,著一並曉諭,有情願填補更換者,聽其自為之。」
146
乾隆四十二年十一月丙子諭:「前日披覽《四庫全書》館所進《宗澤集》,內將夷字改寫彞字,狄字改寫敵字,昨閱《楊繼盛集》內改寫亦然,而此兩集中又有不改者,殊不可解。夷狄二字,屢見於經書,若有心改避,轉為非禮,如《論語》夷狄之有君,孟子東夷西夷,又豈能改易,亦何必改易!且宗澤所指系金人,楊繼盛所指係諳達,更何所用其避諱耶!因命取原本閱之,則已改者皆係原本妄易,而不改者原本皆空格加圈。二書刻於康熙年間,其謬誤本無庸追究。今辦理《四庫全書》,應抄之本,理應斟酌妥善。在謄錄等草野無知,照本抄謄,不足深責。而空格則係分校所填,既知填從原文,何不將其原改者悉為更正!所有此二書之分校複校及總裁官,俱著交部分別議處。除此二書改正外,他書有似此者,並著一體查明改正。」此諭載《四庫提要》卷首,可以鑒定清初版本。
147
第二十一惡意避諱例
148
避諱有出於惡意者,唐肅宗惡安祿山,凡郡縣名有安字者多易之。試以《新唐書地理志》核之,凡至德元二載所改郡縣名,皆因其有安字也。表如下:
149
安定郡改保定,安化郡改順化,安靜縣改保靜。
150
右至德元載改。
151
安邑縣改虞邑,安邊郡改興唐,安康郡改漢陰,尚安縣改萬全,咸安郡改蓬山,同安郡改盛唐,同安縣改桐城,綏安縣改廣德,唐安縣改唐興此條據《元和志》,洊安縣改洊水,寶安縣改東莞,遂安縣改晉康,安南縣改鎮南,保安縣改保寧,齊安縣改恩平,萬安郡改萬全,安城郡改嶺方,安城縣改保城,安京縣改保京,安昌縣改義昌,安樂郡改常樂,始安郡改建陵,始安縣改臨桂此條據《元和志》,興安縣改理定,安仁縣改容山,安義縣改永業,安海縣改寧海,崇安縣改崇平,軍安縣改軍寧,福祿郡改唐林,安遠縣改柔遠,安定州改宜定。
152
右至德二載改。
153
沈德符《野獲編》二言:「宋南渡後,人主書金字俱作今,蓋與完顏世仇,不欲稱其國號也。至高宗之劉貴人,寧宗之楊后,所寫金字亦然,則宮閫亦改用矣。」
154
《野獲編補遺》一又言:「明初貿易文契,如吳元年,洪武元年,俱以原字代元字,蓋民間追恨元人,不欲書其國號也。」《野獲編》二又言:「明世宗晚年苦虜之擾,厭見夷狄字,每寫夷狄字必極小,凡詔旨及章疏皆然。」此與唐肅宗之惡安祿山,南宋人之惡金人,同一心理。
155
《宋史王子融傳》:「融本名皞,字子融。元昊反,請以字為名。」此則恥與同名者也。《朱諤傳》:「初名紱,以同黨籍人姓名,故改名。」崇寧二年十二月詔,臣僚姓名有與姦黨同者,並令改名。奸黨謂元祐黨人也。
156
《文獻征存錄》一:「理鬯和,字寒石,西華人,本姓李,恥其姓與李自成同,曰:『吾今姓理矣。』」
157
《鮚埼亭集》十四《南嶽和上退翁碑》:「退翁,揚之興化縣人,姓李氏。父嘉兆,甲申之變,貽書其子曰:『吾始祖咎繇為理官,子孫因氏理,其後以音同,亦氏李。今先皇帝死社稷,而賊乃李氏,吾忍與賊同姓乎!吾子孫尚復姓理氏。』先是中州李鬯和上書請改理氏,嘉兆適與之合,天下傳為二理。」此則恥與同姓,亦避諱之別開生面者也。
URN: ctp:ws49861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