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十一回 情切切静日花有语 乐悠悠清夜玉生香

《第十一回 情切切静日花有语 乐悠悠清夜玉生香》[View] [Edit] [History]

1 话说,三人大惊,忙回头看时,不是别人,原来是璞玉。福寿先笑道:「唬了我一大跳,你在那里了?」璞玉笑道:「我才自来山轩来,见你迎头过来,想要唬你一下,就藏起来了。看你只顾低头走路,后来看你也躲躲闪闪的,知道你也要唬人的。再往前面看时,却有他们两个,我遂绕过山,来到你背后了,你出去后,我就藏在你藏的地方了,所以你们都没瞧见。」玉清笑道:「我们再找找去,山凹里也许还有一两个人,也未可知。」
2 璞玉笑道:「这会子可再没有了。」妙鸾料著适才说的那些话,璞玉都已听见,就躺在石头上装睡,璞玉推了他一把道:「这石头这般蒸热,当心烤坏了身子!你看西北上黑云如墨,远远又传来了轰轰雷声,我们且到绿波堂坐坐去吧。」说著把妙鸾拉了起来。福寿说道:「眼见得快到凉爽时节了,怎么还这等热!」玉清道:「这两日忒闷热,想必是要下雨的意思。」璞玉又请玉清过去吃茶,妙鸾道:「罢了,我们快出园去吧,雨头风已经来了。」话犹未了,树摇叶落,一阵狂风过处,电闪雷鸣,掉起铜钱大小的雨点来。四人慌忙跑到院门首时,阴云蔽空,天色昏黑,下起倾盆大雨来。四人狂奔乱窜的跑到介寿堂过道时,已是水流中庭,淋得落汤鸡一般了。遂各自归房更衣,不提。
3 即此一雨,赋诗一首记之,诗曰:
4 雷鸣长空雨骤敛,一轮红日色更鲜。
5 采虹低垂青天外,浮云半绕碧山颠。
6 玉人依楼斜阳里,悲鸟飞鸣层林间。
7 窃思世间万种事,如云变色一瞬间。
8 次日,雨止云霁,商飙徐起,暑气为之一扫,凉爽了好些。
9 且说,一日午后,璞玉无事,信步往绿竹斋来。只见竹叶森森,浓阴沉沉,门上竹帘低垂,院中静悄无声。走上台阶,隔内间窗纱向里望时,又不见一个人,但觉一阵清香扑鼻。璞玉遂轻轻的掀起门帘子,走入内间来,只见纱帐半垂,原来炉梅睡在宽床上,手乏弃卷,正在梦乡。春山如黛,合目安眠之态,更比醒时妖娆多姿。璞玉细细看了半晌,不敢惊动。看那书时,是一卷《乐府俊语》,也不细看,走到几前坐在炉梅常坐的铺著红锦绣花坐褥的椅子上,随手弄那笔架、纸铜等小巧精细的器具,忽见砚下露著一个方胜角儿,忙打开看时,原来是一首诗,道:
10 红栏深锁草木静,新花初绽玉蝶轻,
11 芳气未袭蝶梦去,巧蝶恋花何多情。
12 璞玉看毕,点头自忖:「细想这诗,多是为我而作,看去虽是咏红花的,其实深寓芳心,此乃天予之良机,何不谬和一首。」想毕,遂援笔续道:
13 只因轻蝶欠花债,更见巧语情意多,
14 愿借春风合前缘,红栏新花勿违蝶。
15 写毕将诗叠好,藏在袖内,悄悄起身过去,一手掀起纱帐,一手推炉梅肩道:「姐姐醒来!」原来璞玉在几前时,炉梅已醒,眯著眼睛看他写字,复合眼装睡躺著,如今一推,遂惊醒坐了起来,一面背过脸去打呵欠,一而道:「是谁惊醒了我?」璞玉自背后把两手伸到胳肢窝里道:「是蝴蝶我惊醒的。」炉梅忙推开两手,转过身来道:「璞玉你怎么了?敢来把我看作陌柳墙花!」璞玉笑道:「虽非陌柳墙花,相如幸逢文君,但愿栏中之花,今日且莫负我蝴蝶也。」炉梅理了理双鬓笑道:「花蝶虽是,你如何便知能作相如呢?」璞玉又动起手来道:「也不必疑我作不得。」炉梅登时沉下脸来道:「璞玉焉敢无理,我回姑母去。丫头们在那里,快来!」画眉、翠玉等忙应个「是!」从那屋里走进来,璞玉向翠玉笑道:「你们这起人,实是不和气,见来了客人,还不倒茶来。」翠玉听了忙著倒茶去了,画眉见姑娘无话,也慢慢退出去了。  炉梅道:「好兄弟,还了我的诗吧。」璞玉道:「我拾得的,如何白白给你。」炉梅道:「你不还了我的,就拿你当贼处治。」璞玉道:「偷书不算贼,你必要讨回时,须得依我一件事。」炉梅笑问:「那一件?」璞玉将诗夹在指缝里给他看著,道:「欲讨回这个,须得把你那白白的手腕乖乖的叫我咬一口解恨。」正说时,炉梅乘其不防,忽伸手把诗夺过来了。璞玉焦躁,就过来抢,炉梅两手狠命的攥住了不放,璞玉扑上来夺。二人正闹得不可开交,绵长自老太太屋里派送一大盘西瓜、果子来了,璞玉才放了手。绵长笑道:「大爷的份儿,已给福寿送过去了,原来在这里。」璞玉笑道:「我的份儿你们先吃吧,我且先吃这里的一些。」炉梅道:「好没脸,留著自己的吃人家的,画眉快来收去。」画眉应声「是」,刚接过盘子去时,璞玉赶上来,夺过一个油绿色的大西瓜,一拳打去,因那瓜己熟透,随手而开,红汁迸出,撒了一地。炉梅皱眉道:「这般粗莽!快来扫地,一会儿就招蝇子了。」璞玉也不理论,也不用匙子,满把的抓起瓜瓤肥块就吃,吃得分外甘美。绵长等正看著取笑,只见德清、熙清、妙鸾、锦屏等齐从外边走进来了。
16 原来,次日便是七月初七。德清回老太太要作乞巧会,老太太道:「这是你们女孩儿们的玩艺儿,我们老迈之人,就是乞得巧来也无用,随你们的心玩去吧,我倒要凑个热闹看看你们玩耍去。」德清领命,遂同妙鸾商议,又会锦屏等来的。当下,德清说出了这事后,璞玉不禁大喜,炉梅笑道:「德姐姐!你先叫画眉过来问问。」画眉遂笑道:「昨儿我们姑娘,早吩咐我们都预备好了瓜果祭祀的东西,这会子不必再费事,送各处的乞巧供果儿也都预备下了。」德清道:「到底是我们炉姑娘,甚么事想不到呢?这么多人,谁也不知他是甚么时候想到的,甚么时候预备下的。」炉梅笑道:「好姐蛆别夸过了沿儿了,我自己戴的帽子就已不矮了。」  且说,熙清、妙鸾二人在一旁下棋。德清又笑道:「这些东西在那里摆布呢?还是我们凭花阁前宽敞一些,是不是?」炉梅道:「不必,我已都在这里预备了,明儿就请姑母过来,坐半日解解闷吧。」遂约定明日午后大家在此聚会而散。
17 次日,炉梅梳洗已毕,便往逸安堂请了安,又请金夫人莅会。金夫人吩咐去请老太太,因此,炉梅又到介寿堂请了老太太,老太太倒是极兴头的,答应必去。吃过午饭后,璞玉等众人都到绿竹斋来聚会。大家正在吃茶说笑,只见老太太坐著藤椅,打著青缎遮阳伞来了,身后跟著妙鸾、秀凤、福寿、绵长等及小丫头们;次后金夫人也领著锦屏、玉清、五福、三妥等来了。众人齐迎接出来,扶老太太入内。老太太上炕倚著福禄满小枕歪著,叫小丫头捶腿,金夫人向前回道:「今日凉爽些,天气也还早,老太太是不是看看牌好?」老太太笑道:「今日是上界牛郎织女两个相逢的日子,我们来设祭,还要斗牌?倘或织女生了气,遣牛郎来捉赌可怎么处?」说得众人都笑了。  正说笑著,金夫人叫来昀两个体面些的婆子,自外面走了进来。一是老管家龚高之妻张妈妈,一是王姥姥。两个婆子齐向前请了安,又向德请笑道:「我们老了,呆手呆脑的活了一辈子,这会子借著姑娘们的光,也向织女仙子乞一点巧来,给我们老头子做个好荷包带呢!」说得老太太等都大笑起来。
18 王姥姥又道:「我们姑娘们已是够巧的了,还乞甚么巧,终不然把织女的巧库都取尽了才罢?」德清笑道:「姥姥且别夸我们忒过了,人家炉姑娘不受用呢。」炉梅笑道:「我真有点嫉妒,王妈妈只夸自己的姑娘,全不把我算数。」那王婆子转过身来,觑著眼看了炉梅道:「嗳哟!姑娘你难道不是我们的姑娘了?我这老人无意之言,可别多心了,看我这个老糊涂,谁叫你多口了。」一边说,一边急的打自己嘴巴,众人都笑起来了。
19 熙清笑道:「妈妈,他们故意的急你呢,你别著急。」吃茶毕,老太太共张妈妈、炉梅、妙鸾、德清等五人玩纸牌,金夫人、王姥姥、熙请、秀凤四人,围坐地下八仙桌子洗骨牌。王姥姥笑道:「我眼色不济,坐个老实人手下才好。」老太太笑道:「说不说的你真个该当心一些,他们都是年青的高手咧。」金夫人也笑道:「我们仗著老手儿也不怕他们。」
20 当下,有众丫头们,排了两溜儿远远的站著,用鹅翎扇子换著班儿轻轻扇著送凉,画眉、翠玉等送新莲子拌的百合糖汁和杏仁茶来解渴。
21 老太太戴了眼镜,仰起头,高高擎著手内牌道:「一点儿也看不清。」又回过头来看了看窗户道:「炉丫头,那个洋帘和纱扇是逐蝇子的,不去也罢了,你把那讨人嫌的两株竹子,往那边支支才是。」又道:「这里正看得不明白,那竹子却来呕人,时时晃来晃去的捣鬼。」炉梅遂唤丫头们去支过去了。老太太把眼镜架在鼻梁上看著道:「这才好些了。」众人在绿竹斋玩了半日,傍晚方散。炉梅叫画眉来算帐,倒是老太太、德清二人输了。在骨牌局里秀凤一个人输了。老太太遂命凑起这两份子钱,以备仲秋之用。
22 且说众人收场盥手,出到中庭,登上四面曲栏和太湖石上来看时,但见碧天万顷,几朵红霞,随风展转。小楼西角,绿杨梢头,早悬新月如钩,似一缕淡黄锦条。炉梅遂吩咐调设几案,陈列晶罩银烛、金炉玉盘等具。燃灯焚香毕,人面浮香烟,煞是好看。众人都捧蜘蛛盒儿来放下,有金银制的,也有珊瑚、玛瑙之类的,上面都有写著各人名字的红纸帖。随后又把红丝穿九针的采缎小包放在各自的盒儿上,大家排班,一齐磕了头。
23 老太太笑道:「你们知道牛郎织女二星在那里?只管乱磕头。」炉梅笑著仰面指天河两侧的牛郎星和织女星道:「那两个就是。」众人举首看时,只见那二星比往日分外近了,一水相隔,铄光荧荧,如喜相逢。张妈妈先合掌道:「老佛!天上神仙也不能由己,尚有别离之苦,这两个星宿不知为了甚么缘法,这般不得遂心呢!」
24 且说德请自槟红手里取出五采情缘索来。金夫人见了笑道:「这又是甚么故事?」璞玉忙道:「这是《水经补注》上的故事,说是贾佩兰在七月七日共姊妹们在百子池边聚会,用五采丝线互相联结起来,被联结者,不拒何人,便都是有情爱之缘的,所以叫『五采情缘索』。这五采虽是取法于『五行』,内中也寓著『五常』之意。」老太太听了笑道:「这也有这么多的缘故,倒也新奇。」  王姥姥道:「咱们老糊涂行子,进人群里,也叫他们联一联。」说著拉了张妈妈走入人群中来,璞玉笑著真个向前将两个婆子一围,众人不禁笑了起来。璞玉见炉梅、秀凤、玉清等站在暗处,看著两个婆子跌跌撞撞的样儿,弯著腰只顾笑,便远远的绕了过来,把熙清、妙鸾等都一齐圈起来了。炉梅忽见情势蹊跷,欲躲出去,东跑西窜,早都被红索网住了。金夫人也欢喜笑道:「原来有这般热闹,这会也算不白聚了。」璞玉又绕了一圈,金夫人、德清等也都落了索,福寿刚欲逃走时,璞玉追了上去,著颈子一套,未能脱逃,也落了索。
25 老太太笑道:「这乞巧会倒真真有趣。」炉梅笑道:「这会原也是为老太太、姑母乞寿、乞福的呢。」璞玉忙笑道:「给这祝词儿的该赏个甚么好呢?」德清笑道:「给这油嘴子的嘴巴上涂上麻油就是了。」
26 众人正聚在一处说笑,忽然一只喜鹊飞来,落在竹枝上,对著新月淡影,喳喳叫个不休。璞玉指著道:「你被织女拔了冠子,又到这里只管罗嗦甚么?你莫非疏忽了展翅,倾了渡桥,湿了牛郎的靴子,躲到这里来的么?」金夫人笑道:「这傻孩子,与那畜生混说甚么?」德清道:「这喜鹊来的奇,莫非我们这里又要听甚么喜讯了?」金夫人道:「真真是人心不足,你们这般欢喜玩乐,已是喜之极了,还求甚么喜?」炉梅笑道:「说不定还是德姐姐的喜呢。」德清问道:「我的甚么喜?」炉梅但笑不言,德清追问不已。金夫人又合掌道:「天恩祖德,也不可过望了。  我们老爷还天天说,名位吃穿都过分了,托赖圣上恩典,只求个安闲无事罢了,还寻甚么喜呢。」张妈妈道:「咱们府上也算富贵至极了,况且凡事皆以忠孝为本,常常积德行仁,还有谁家能比得上呢!真可说是『日种善田,积福无量』了。」正说著,只见垂花门回事的舒二娘,捧著几包礼物及仪帛等件走进来了。  原来是金夫人差往娘家的人已回来,遂将金公寄来的书信礼物及鄂氏、顾氏、琴默等所赠之物,一件件交付明白。又将那边阖府平安及金公夫人顾氏太太仲秋要来接侄女炉梅等事一一回复了。别人听了犹可,唯有两个人听了此话,便大不胜情。你道是谁?一是炉梅,因在人家这里关了半年,忽然听说家里要来接他,心中不胜欢喜;一是璞玉,因方与炉梅惯熟亲热起来,见说下月就要接他回去,便觉不胜伤心。金夫人听了也欢喜,遂回了老太太,要散会。老太太道:「这也罢了,你们且把盒儿打开,看今日谁乞得巧多。」德清道:「依照规矩,明日方可开的,因老太太吩咐,福晋、姨娘们还有事面讯建昌差官,如今就开了看吧。」大家遂行过礼取看,只老太太、金夫人、吴姨娘、张妈妈四人没放盒子。妙鸾、锦屏二人盘内都结满了网。德清、熙清、秀凤、玉清、锦长,槟红等人的都结了冰棱儿及玫瑰花瓣之状。丁香、福寿、画眉三人的是长方网。再有五福、三妥、鹦哥、子规等人都结了没头没脑的密密层层的网。唯炉梅盒内结了几瓣梅花。上面隐隐似有个「三」字,众人看了诧异,也不解其何意。
27 末了又剩下了一个小盒儿,也无人取开,上面又无名帖,大家查看时,原来是丫头们与王姥姥取笑,将众人丢了不用的一个大蜘蛛,给他装在胰子盒儿内,催他放的。当时王姥姥因看众人的,混忘了自己的,众人把他推了出来,王姥姥这才走到案前,诵经祝佛的行了三个卧拜礼,又口中叨咕:「哎!天仙,也不知赏了我个甚么巧。」说著端起盒子打开,众人都忍著笑,凑向前来看时,倒是真真切切的结了个「拉」字,蜘蛛却不见了;将盒口儿朝下一磕,蜘蛛落了下来,伸著腿,仰面朝天死了。众人见了大笑起来,王姥姥犹自诵经不止,老太太也笑著,命取过来看了,问这「拉」字的原故,众人都说不知道。王姥姥伸出枝拇指叫苦道:「也不知是个甚么『拉』了,莫非天仙嫌我爱拉屎的『拉』了不成?」众人听了,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28 张妈妈也挤进人群中来,只管问那蜘蛛为甚么死的缘故,有的说是胰子味儿毒死的,也有说因盒儿小闷死的,其说不一。金夫人命玉清把那些蜘蛛不可害一个,都送到背静处放生。玉清遂唤小丫头们全带往会芳园放生去了。老太太也坐著藤椅子,欢笑而回。
29 且说,炉梅待众人散去后,方回身进房,一一开视家里来的书信、东西。王姥姥那日伤食拉肚,次日也就托著回去,不提。
30 但说炉梅自那日看了璞玉和的诗,念其情深意浓,思量自己的事不能定准,又因归期将近,欲再乘机一探其诚意,却因时气凉爽,贲侯催璞玉读书甚严,因此不得常常见面,又不能割舍儿女私情。没奈何,一个不是晨风嗟叹,一个便是月夜低吟,两情眷恋,甚是可怜。  一日,时过秋分,天色清肃,秋雨增晚寒,凉风透罗帐。炉梅心下孤寂,套了一件衣服,走出房来,绕池水看秋海棠,只见那花光采映红,迎风摇颤,叶上雨水连连滴下,恰似离乡佳人之泪。炉梅不觉触景伤情,流下泪来,掐了一枝花,簪在头上,回到房中,倚窗坐了。未几,暮色苍茫,金风吹起,但闻千树万木,嘈嘈杂杂,愈增悲秋之感。炉梅听著风中蟋蟀声,闷闷的坐了诈多时,画眉再三催后,才收了簪镯安歇。画眉等也关了门窗,息灯躺下。
31 冷月映窗,清光满屋,雨后皓影,流波中天,远闻处宿林杜鹃阵阵婉转悲啼,如助人之愁闷。炉梅展转寒衾,直至三更不能入寐。画眉睡了片刻,忽然醒来,见姑娘还未睡,遂道:「姑娘为何只顾这么叹气?不是我们二太太就要来接咱们吗?」炉梅道:「说的是呢,为甚么我妈妈不来接我,倒婶子来呢?」画眉道:「想必是因为没看姑太太有日子了,所以乘便来罢咧。」炉梅道:「若是婶子来可领不领琴默姐姐来呢?」画眉哼了一声笑道:「那还有个不领来的!」一言未了,忽然窗上晃过一个人影,二人见了不觉大惊。不知所见何人之影,且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50048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9.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