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十一回李子霄他鄉逢舊友 辛修甫談笑諷良朋

《第七十一回李子霄他鄉逢舊友 辛修甫談笑諷良朋》[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李子霄不由分說,拉了三人就走,章秋谷因李子霄為人性直,便並不推辭,向著修甫、小屏招招手兒,一同跟了過去。李子霄先請辛修甫和王小屏二人坐下,他們素不相識,免不得彼此客套一番。章秋谷到了子宵那邊,見還有一個客人,年約三旬,身材中等,倒也和靄近人,春風滿面。秋谷便朝他拱一拱手,請教他的姓名,方知也是常熟富戶,叫做沈仲思,因為他排行第六,大家都叫他沈六。秋谷應酬了他幾句,正要坐下,忽見李子霄和沈仲思都是坐在兩旁,主位上空著沒有人坐,覺得有些詫異。正要問時,只聽得鶯聲嚦嚦,從洋台上轉進一個倌人:寶髻盤雲,珠光照彩;衣裳豔麗,態度妖嬈;眉橫遠岫之煙,眼媚湘江之水。一步步的走到面前:好似那華月初升,春雲乍展;彷彿驚鴻之影,依稀照月之妝。蓮步移來,香風到處,倒把章秋谷的眼光提了一提。仔細看那倌人時,原來不是別人,就是自家的相好,四大金剛裡頭的張書玉。暗想:這可糟了,我合他們鬧到一起來了。
2 張書玉見了秋谷,也不覺呆了一呆,停了一刻方開口道:「倪當仔是啥人,想勿到就是耐。」說著向秋谷微微一笑,點了點頭,便向主位上坐了下去。秋谷見了覺得詫異,忙問:「為什麼這般坐法,今天請客,可是你的主人麼?」張書玉橫波一盼,啟齒嫣然,還未開口,李子霄見張書玉和秋谷這般熟落,好似素來相識的一般,不覺疑惑起來,插口問書玉道:「你和這位章大少可是一向認得的麼?」書玉聽了李子霄這樣口風,曉得他有了醋意,便連忙轉口掩飾道:「格位章二少爺,來浪上海灘浪真真是多年格老牌子哉,稍微有點名氣格倌人,陸裡一個勿認得俚?勿要說是倪,就是金剛裡向格林黛玉搭仔金小寶,也才認得俚格呀。」一面說著,暗中伸一隻小腳,把章秋谷鉤了一下,又微微的遞了一個眼風,似乎叫他不要說穿的意思。秋谷會意,樂得假作不知,輕輕的幾句話兒就被他遮過去。
3 李子霄聽了,心上不覺釋然。張書玉方回頭過來向秋谷道:「今朝是倪專誠請格位李大人搭仔沈大人,到該搭來吃大菜,難得碰著耐格二少,也肯賞倪格光,總算倪靠仔李大人格福氣,今朝借花獻佛,繃繃倪格場面。」秋谷聽他說得文縐縐的十分客氣,覺得好笑,便也調侃他道:「阿唷,今朝書玉先生請客,是百年難遇格事體,倪阿好勿領耐格情,只怕倪無撥格號福氣,吃仔耐格大菜,轉去生起病來末尷尬哉。」這幾句話說得好笑,修甫等一齊大笑起來。張書玉也忍不住抿著嘴兒好笑,笑了一回,書玉方才向秋谷說道:「剛剛倪聽見俚篤說,有兩個外國人吃醉仔酒,拿仔洋槍打人,倪倒撥俚嚇仔一跳,只怕外國人勿講理性,瞎打一泡,打起倪來末,那哼弄法!勿殼張就是耐,耐啥格道理搭仔外國人兩家頭吵起來,阿好講撥倪聽聽看?」秋谷聽書玉說得夾七夾八的甚是可笑,不免約略和他說了一番。
4 正在還沒有說完的時候,只見門簾起處,又走進一個倌人來。秋谷只道是陳文仙來了,正要叫他,卻一眼看去似乎要比陳文仙長些,縮住了口沒有叫出來,再聚起眼光仔細看他時:秋水丰神,遠山眉黛;西子凌波之步,夜來紅玉之香。好像有些認得,卻又叫不出他的名字來。那倌人走到席間,先叫了沈仲思一聲,又招呼了李子霄,然後回過頭來,向章秋谷等微微一笑,就在沈仲思身旁坐下。秋谷見了,曉得就是沈仲思做的倌人,見他年紀也有二十四五歲的樣兒,風頭卻還甚好,兩隻眼睛水汪汪的,射來射去甚歸妖媚。秋谷暗暗的問張書玉,方曉得那倌人是兆富里的洪月娥。
5 當下書玉便請各人點菜,秋谷和修甫等隨意點了幾樣。秋谷向修甫道:「文仙為什麼這個時候還不見來?」修甫道:「或者有什麼客人,耽擱住了也未可知。」
6 說著又等一會,陳文仙方走了進來。張書玉因是主人,立起來招呼了幾句。陳文仙就坐在秋谷左邊,張書玉先開口向陳文仙道:「剛剛耐阿曉得險格十虐!」陳文仙並不曉得這件事兒,沒頭沒腦的被張書玉這般一說,不覺呆了一呆,微笑答道:「啥格事體,倪勿曉得啘。」張書玉便把方才的事和他說了一遍,倒把個陳文仙嚇得來香汗淋漓,花容失色,半晌方透過一口氣來。章秋谷見陳文仙這般關切,不覺觸起心事來,低頭默默,如有所思。陳文仙定一定神,急忙回頭過來問秋谷可曾被他打著,秋谷不覺哈哈笑道:「若是被他打著了,我還能好好的坐在這裡麼?你怎麼說出癡話來了。」修甫等聽了都覺好笑。陳文仙自己覺得岔了話頭,面上一紅,趁勢拉著秋谷的手和他不依道:「耐格種人直頭少有出見格,倪搭耐說格閒話,總歸一句也勿肯聽。別人家勿好阿關得耐啥事?要耐去嚶嚶喤喤瞎說一泡,幾乎弄出性命交關格事體。區得耐運氣還好,朆撥俚篤打著,倘忙一格勿當心,撥俚篤打仔一槍,耐阿犯著豁脫仔自家格性命,去拼格排殺千刀格強盜坯。」文仙說著又道:「格個辰光,耐來浪新馬路打啥格流氓,阿記得倪勸仔耐幾幾化化格閒話,勿殼張耐一句也勿聽,總歸原是格付脾氣,格末也叫真真無說法。」文仙說罷不覺煩惱起來,背過臉去佯佯不睬,秋谷和他說話,只是不理。秋谷沒奈何,咬著陳文仙的耳朵說了幾句,文仙故意嗔道:「曉得格哉,啥煩得來!」秋谷一笑,回過頭來搭訕著和李子霄談了一回,當下照例點菜叫局,自不必說。
7 吃到十點多鐘方才散席,各人自到相好那邊小坐,只有辛修甫不到西安坊,同著章秋谷到兆貴里去。到了院中,文仙先已回來,招呼坐下。文仙免不得又把章秋谷埋怨一回,秋谷只好笑而不辯。辛修甫向秋谷道:「今天這件事情,倒把我嚇了一大跳,幸而文仙沒有看見,不受虛驚。你沒有見那當時的樣兒,真正人也嚇得壞的。」修甫說首,又向秋谷道:「我原曉得他們那班留學生,隨便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沒有一樣做不出的,所以我暗中把你的衣裳拉了幾回。你正是說得高興,沒有覺著,果然被他們聽見,要和你拼起命來,你雖然沒有被他打著,卻也受了一個虛驚。究竟這樣的人,正該把他送到捕房,問他一個兇器傷人的罪名,也好警戒警戒他的下次,怎麼輕輕易易的竟是把他放走,可不便宜了他!」秋谷道:「你不曉得這當中的道理,我說出一個緣故來你就明白了。他們開槍打我,自然情理難容。我們就把他送到當官,也不算什麼羅織。但是他們和我沒有什麼冤家,不過聽我罵他們的說話罵得刻毒了些,一時氣極了,不顧利害做出這樣的事情。究竟我和他們不是什麼不共戴天的仇恨,我既然沒有受傷,放了他就是了,何必定要驚天動地的鬧到當官,結這個無謂的冤家作甚?萬一為了這事弄假成真,他們這一班留學生當真的結了團體和我做起對來,從來暗箭難防,明槍易躲,我雖然不怕他們,卻也防備他不盡,不如還是放他去了的好。我想他人非草木,此後也不至於再來和我為難,你想我這話可是不是?」修甫聽了恍然,不住的點頭道是。
8 秋谷便對修甫說起打算就要回去的話,修甫也勸他不必久在上海,還是回去的好。文仙聽了,急問秋谷道:「阿是耐說要轉去?」秋谷點頭,文仙又道:「格末倪搭耐講格閒話,到底那哼!」秋谷微笑,朝他搖一搖頭,文仙發急道:「耐格人啥格總是實梗。歸格辰光,倪搭耐說格閒話,耐阿記得?故歇又是實梗搭倪格漿,倪定規勿成功。」說著,便柳眉顰蹙,杏眼含珠,著實的橫了秋谷一個白眼。修甫在旁看了這個樣兒,已經猜著了八九分的光景,只聽得秋谷向陳文仙笑道:「你不曉得我的家事也有多少為難。第一,太夫人性情嚴厲;第二,我家計不過中資。如今若是趁了一時高興,做了這件事情,將來萬一有什麼說話出來,我怎的對你得起?
9 到了那個時候,不是要好,反是害了你的終身,你也要自家想想。」章秋谷這幾句說話原是真心,不料陳文仙聽了眼圈兒一紅,反止不住掉下淚來。停了一回方說道:「故歇倪也無啥說頭,耐到陸裡倪跟到陸裡,隨便耐叫倪那哼,倪總無啥勿肯。」
10 秋谷又笑道:「話雖如此,但是我曉得自家福薄,消受不起你這樣的人,所以不敢答應。」文仙聽了他這樣話風,生起氣來道:「照樣耐實梗說法,是拿倪當仔壞人,恐怕將來要出啥格毛病,耐倒自家想想看,倪阿曾有啥格地方待錯仔耐,無撥真心撥耐看仔出來,耐倒說撥倪聽聽看。」秋谷笑道:「實不相瞞,我自從十七歲上出來,縱情花柳,歌場酒陣,整整的閱歷了五年,做了無數的倌人,攀了許多的相好,沒一個不是密意纏綿,深情宛轉,賭神罰咒的定要從良,到得後來,一個也沒有成功。所以你雖然一片真心,我卻不敢相信。」
11 陳文仙聽了氣得粉面通紅,蛾眉斜豎,逼著問道:「耐既然實梗格念頭,為啥倪問耐格辰光一口答應,阿是拿倪來浪弄白相,尋倪格開心?嘴裡向說出來格閒話賽過放屁,耐自家想想阿對得起人?故歇倪只有一句閒話,耐答應末也是實梗,耐勿答應末也是實梗。阿有啥閒話說得明明白白,到仔故歇倒裝起媽虎來哉,倪末白白裡快活仔一泡,耐自家心浪阿有點意勿過?」秋谷聽了自己回心一想,果然有些對不起他,但是要答應他卻又有好些的為難之處,沒奈何,只得附耳和陳文仙細細的說了一番,指望他回心轉意。不料陳文仙聽了,愈加動氣起來道:「倪曉得自家格命苦,所以落到堂子裡向做仔倌人,勿想嫁啥格大人老爺,過啥格好日腳,勿殼張碰著格客人,又是實梗樣式。」說到此處便咽住了,說不出來,眼中珠淚一行行向下直掛。秋谷見了心上覺得可憐,想要勸慰他幾句,不想陳文仙倒動了真氣,嬌喘微微,淚流滿面。
12 秋谷正在無可如何之際,辛修甫坐在旁邊呆呆的聽著他們講話,因為插不下口去,不便開言,見陳文仙氣到這般模樣,忍不住向秋谷道:「這件事兒卻是你的不該,為什麼既然答應了他,如今又要變卦?其實你們成就了這樣好事,總算是一段美滿姻緣,為何你一定不肯答應?」秋谷道:「不瞞你說,並不是我不肯答應,實在有為難的事情,不好向你們細說的。況且他們堂子裡頭的人,總是吃慣用慣,我不過一個中人之產,那裡供給得來?你想他們做著倌人的時候,把多少客人的家財精力,通通用在一人身上,尚且橫不願意,豎不稱心,討不著他們的歡喜,不要說一個人的財力,那裡填得滿無底的深坑?你想這件事兒,我那敢冒冒失失的就答應他?」修甫道:「你的話雖然不錯,我看陳文仙還不是這樣的人,將來決不至於鬧什麼笑話,你只顧放心就是了。」秋谷聽了正在躊躇,修甫忽然笑道:「我有一句話兒你可不要見怪,你這個人,在朋友面上極有義氣,極有交情,若要講到倌人面上的交情,卻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委實的沒有良心。」秋谷聽了詫異起來,忙問:「你這話兒怎生說法?」陳文仙正在氣得昏頭搭腦的時候,忽聽得修甫這樣說法,也覺詫異,倒住了哭,呆呆的聽他怎生說法。
13 只聽得修甫笑道:「大凡一個客人做著一個倌人,雖然不要處處認真,上了倌人的圈套,卻也不好過於詐偽,學那王莽的謙恭。從來男女居室,人之大欲存焉,天下的事情,惟有這樣地方最是看得出一生的品行。若是一個人到了這等地方還是滿口胡言,滿身詐偽,沒有一點真心,這個人的居心就不可問了。你想花叢柳陣的地方,粉黛笙歌的境界,最容易激發真心,你雖然是個個中老手,卻不能太上忘情,不過閱歷既深,有些強制的工夫罷了。卻不曉得資格漸深,天良漸泯,做了一個倌人,無論那倌人和他怎生要好,總是隨隨便便的沒有真心。我說句不怕你生氣的話兒,像你這樣的一個風流人物,又天天混在那脂粉叢中,綺羅隊裡,居然毫不動心,沒有一絲兒迷惑。不是那元奸巨惡,和曹孟德一樣的行為;就是個木偶芻靈,和晉惠帝一般的人物。我勸你還要誠實些兒,寧可做一個明知故犯的瘟生,不要學那些奸巧刁鑽的行徑,你的意思以為何如?」這一席話,竟把一個能言善辯的章秋谷罵得頓口無言,眼睜睜的看著修甫。看了半晌,忽然哈哈大笑道:「罵得好,罵得好!
14 我自從出世以來,沒有個人把我罵得這般結實,你今天的幾句說話卻正搔著我的癢處,說到我心眼上來,真是佩服得狠。」修甫聽了也笑起來道:「我不是有心罵你,不過是議論現在的嫖客罷了,你可不要多心。」秋谷笑道:「我也不是個怕罵的人,只要你罵得有理,就多罵幾句何妨。」說著兩人又笑了一會,陳文仙又向修甫訴說道:「辛大少,耐想想看,格號事體俚阿對倪得起?」修甫聽了,又委曲勸解了陳文仙一番,卻向秋谷說道:「我看文仙狠可娶得,你不妨答應了他,不要學那李益一般,做那負心男子。」正是:
15 水殿春風之影,鏡裡情郎;摩登軟幛之圖,中愛寵。
16 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5739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