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大元一統志

《大元一統志》[View] [Edit] [History]

1 山置房州貞觀八年廢房州入仙州後卻置房州}} 又於竹山縣置房州 舊唐志在武德元年領竹山上庸二縣又置武陵凡領三縣 隸山南道 貞觀初年 尋廢遷州自竹山移房州治於廢遷州城 舊唐志在貞觀十年改光遷為房陵縣寰宇記云其年省武陵縣 隸山南東道 唐會要在貞元五年 武后時中宗居房州 輿地廣記又唐鑒書云帝在房陵 改房陵郡 舊唐志在天寶元年 複為房州 舊唐志在乾元元年 五季梁太祖時房州刺史楊虔叛附於蜀 通鑒在開平元年 皇朝隸京西路太宗時升為保康軍以劉繼元為節度使 長編云雍熙三年十二月癸丑置保康軍於房州以右衛上將軍劉繼元為節度使 中興以來置金房開達四州安撫使以房隸於金州 建炎初年 後專隸京西 隆興元年 今領縣二治房陵
2 大一統志殘本二 房州建置沿革
3 禹貢梁州之域楚地翼軫之分野鶉尾之次於辰在巳舜封堯之子丹朱於房古麋庸二國之地庸以兵助周武王春秋左傳云文公十一年楚子伐麋成大心敗麋師於防渚闞駰以為防陵即春秋時防渚防渚之得名自此始戰國屬楚秦惠文王十三年攻楚取漢中地置漢中郡始皇徙趙王遷於房陵呂不韋之家亦徙焉 徙趙王遷呂不韋並據王象之紀勝雲 二漢因之房陵及上庸縣並屬漢中郡東漢末獻帝改防為房立房陵郡又置上庸郡建安二十四年蜀劉備遣孟達攻房陵上庸二郡魏文帝黃初元年以蜀將孟達來降乃合房陵上庸西城三郡為新城以達為太守理上庸後達叛魏降蜀司馬宣王討平之移理房陵太和二年析新城郡地置上庸郡歷晉宋齊為新城上庸二郡 新城郡領縣六理房陵上庸郡領縣七理上庸縣 梁天監末置岐州與郡同理房陵侯景之亂地入西魏改新城郡為光遷國 魏廢帝二年 後周武帝廢光遷國改置遷州 此據元和郡縣志及通典 隋煬帝廢州為房陵郡領縣四曰光遷竹山房陵上庸唐武德元年改遷州又於竹山縣置房州領竹山上庸武陵三縣貞觀元年隸山南道尋廢遷州遷房州於廢遷州城 舊唐志貞觀十年改光遷為房陵縣 十年省武陵縣隸山南東道 唐會要在貞元五年 武后時中宗居房州天寶元年改房陵郡乾元元年複為房州梁開平元年房州刺史楊虔叛附於蜀宋隸京西路太祖以周鄭王出居房州謂辛文悅長者命知房州事時則開寶二年也太宗雍熙三年十二月癸丑置保康軍於房州以劉繼元為節度使高宗建炎初置金房開逵四州安撫使以房隸於金州二年金人入寇公私室廬俱為煨燼遂移治竹山紹興三年複遷於房陵之張羅平六月乃移理南山之南隆興元年專隸京西路紹定四年遭兵亂焚毀明年複立州治遷於城南五里德佑元年夏知州事黃思賢聞江陵府歸附於是至江陵中書行省自納土國朝遣千戶鎮守仍命思賢領州事還州於舊理至元十九年九月隸襄陽路遙領縣二
4 細按兩書不過後者將前者之文略為竄易或以分注敘入正文複補敘元初之建置以竟其緒而已其它諸州大抵類是
5 然亦有因轉鈔而誤者如均州古跡舊豐利縣寰宇記謂乾德六年並入鄖鄉縣而九域志亦雲幹德六年廢豐利縣入鄖鄉而今殘本則引九域志雲幹德二年廢入鄖鄉初以為大一統志誤六為二及檢輿地紀勝 卷八十五 乃知由轉鈔原文不易一字而誤是則修書者未檢原書之過也
6 大一統志所稱圖經古記晏殊類要皆未曾親見原書悉由輿地紀勝轉鈔 紀勝所稱圖經亦鈔自寰宇記未見原書 而沒其所自出亦有引九域志而實出寰宇記者亦有仍紀勝之誤而不能校正者
7 考四庫全書著錄元代諸志計凡六種一為至元嘉禾志三十二卷二為昌國州圖志七卷三為延佑四明志二十卷四為齊乘六卷五為至大金陵新志十五卷六為無錫縣志四卷內惟嘉禾昌國二志成於大德七年以前今據見存殘本卷十三十四嘉興路海鹽崇德二州考之其所取材多出於嘉禾志 宋嘉禾郡元改嘉興路
8 至元嘉禾志卷四
9 海鹽縣 山阜
10 秦住山在縣南一十八里高一百六十丈周回二十里
11 考証輿地志秦始皇游登此山因以名之後魏酈道元注水經云縣南有秦望山秦始皇所登以望東海故得名焉晉樂資九州島志云縣有秦徑山秦始皇徑此美人死葬於山下有美人廟考舊圖經則為秦住今會稽乃始皇刻石紀功之所
12 長牆山在縣南三十五里高八十丈周回一十九里
13 考証按舊圖經云秦始皇東游登山望海以其孤聳遙望勢如堵牆因名
14 大一統志殘本十三
15 海鹽州 宋為縣元貞元年升州  山川
16 秦望山
17 上闕後魏酈道元注水經云海鹽南有秦望山秦始皇所登以望東海故名焉又九州島志云海鹽有秦徑山秦始皇徑此美人死葬於山下有美人廟考舊圖經則為秦住而秦望山在會稽乃始皇刻石紀功之所今從本路圖冊所書曰秦住
18 長牆山
19 在海鹽南三十五里高八十丈周回一十九里按舊圖經云秦始皇東游登山望海以其山勢孤聳遙望若堵牆故名
20 至元嘉禾志卷四
21 崇德縣 四至八到
22 北到湖州路烏程縣移風鄉界三十里
23 東到嘉興縣靈宿鄉界六十里
24 西到湖州路德清縣金鵝鄉界一十五里
25 南到杭州路鹽官縣昌亭鄉界五里
26 北到湖州路烏程縣三十里
27 東北到本路嘉興縣靈宿鄉界六十里
28 西南到湖州路德清縣金鵝鄉界二十里
29 東南到湖州路鹽官縣元吉鄉界一十里
30 西北到湖州路歸安縣太原鄉界三十里
31 大一統志殘本卷十四
32 崇德州 宋為縣元貞元年升州  四至八到
33 四至闕
34 東到嘉興縣界六十里
35 西到湖州路德清縣一十五里
36 南到杭州路鹽官州五里
37 北到湖州路烏程縣三十里
38 東北到本路嘉興縣六十里
39 西南到湖州路德清縣二十里
40 東南到杭州路鹽官州一里
41 西北到湖州路歸安縣三十里
42 以上皆為大一統志採取嘉禾志之証而字句間不過小有改易其它可以類推
43 宋末及元初所修方志度必甚多當為大一統志之所取材茲以無征不為繁說
44 秘書監志謂至元乙酉乃命大集萬方圖志以表疆理無外之大又謂大德二年二月奉秘府指揮編類云南甘肅地理圖冊 又稱雲南等處圖志 大德三年七月又奉秘府指揮編類遼陽等處圖志按此即修志時征取圖記之証也見存殘本鄜州建置沿革下有圖冊云四字麗江路建置沿革下有考今沿革圖志海鹽州秦住山下有今從本路圖冊等語而滿洲源流考所引或云按圖冊 斜江及上京 或云按本路圖冊 東丹王故宮及渾河 以上皆遼陽行省 前者為徵集之各行省圖志而後者則續到之遼陽行省圖志也
45 又殘本葭州葭蘆川下引通鑒長編云太原總四路而嵐石麟府為邊州麟府又孤居城外夏人為寇輒傅城下自離石絕河而西與秦地延州相望而夏人據有橫山距河為塞不得與秦合宋元豐中嘗取得葭蘆川築為寨元佑初棄之紹聖四年二月知太原府事孫覽議複取葭蘆川而其地峻絕澗穀重阻兵不得前夏人聞之以數萬兵屯境上覽下令須是滿五萬乃行夏人益遣丁壯就屯而覽兵終不出賊屯既久涉冬月飢餓皸瘃覽益修戰備猶不出兵或告賊騎數萬攻嵐石之屯垂敗乞濟師軍吏夜請計事覽臥不起比明乃複白官軍已據便地虜未嘗來也覽曰吾固知之幕府問何以知之覽曰離石塞外無賊帳就欲為寇非一月不集豈能遽至而不聞乎始諸將以吾未出兵恐不見虜軍賞輕矣幕府退下令具糗糧嚴兵械曰夏人至矣居數日夏兵十餘萬入寇至神堂覽厚集其陣以待之兵方接斬數百級獲其酋長數人賊帥度不能支遂遁去覽曰可矣乃遣王愍折克行將兵出麟府張世永王舜臣出嵐石遂城故葭蘆未就賊數萬卒至覽被兵不動而使張世永將輕騎由麟州道出其後擊之賊前不能進而後為世永擊逐大敗卒城葭蘆川而還三月庚午覽加樞密直學士賞其勞也
46 按今本續資治通鑒闕哲宗紹聖四年四月以前之事楊仲良續通鑒長編紀事本末雖有紀載惟於原書刪節過多且無此文僅黃氏續通鑒長編拾補據長編卷四百八十九注補輯如下
47 庚午 紹聖四年三月 河東安撫使孫覽除樞密直學士
48 此文正與大一統志所引相應黃氏所補多據楊氏紀事本末今得此文又可補黃氏之闕矣
49 然於此文末又注宋史二字何也
50 據陽湖趙翼所考元順帝命脫脫等修宋史實有舊本世祖時已編纂成書 元史脫脫傳宋亡命史臣通修三史延佑天歷間又屢詔修之 以上見廿二史剳記二十三 據此則大德七年修大一統志時宋史已有稿本故得據以採入今存殘本屢引宋史而証之今本宋史或無其文或有而甚略且其文多同東都事略 如司馬樸朱昭諸傳然亦有為東都事略所無者 是東都事略亦為宋史原稿之一通鑒長編之文亦當為宋史原稿所採故並以宋史稱之
51 大抵大一統志於江淮以南諸省泰半取材於輿地紀勝北方諸省始用元和郡縣志寰宇記原書 紀勝不載北方諸省 此所不詳則益以他書宋末元初之紀載則悉出於各省圖志是其所用資料多可考而知之矣
52 ●五 殘本
53 大一統志明代即罕傳本惟清初尚有殘本流傳試就可考者一檢討之
54 昆山徐氏傳是樓書目云
55 元大一統志 大小 二十六卷
56 王士禎氏居易錄亦敘及此
57 黃俞邰 虞稷 言徐司寇健庵奉旨歸吳修一統志借內府書有元嶽璘所修一統志殘本尚二十餘大冊計全書不下千卷 按岳璘即為嶽鉉之誤然四庫總目提要亦作岳璘不知何故
58 閻若璩氏潛邱剳記亦云
59 日纂志於洞庭徐司寇出典籍庫中大元大一統志十數本皆蜀中地計尚有九百八十餘本曾見葉文莊家書目此志與經世大典並列安知世不更有足本乎
60 錢大昕氏跋大一統志殘本亦云
61 傳聞康熙間刑部尚書昆山徐公幹學奉敕修大清一統志開局於吳之洞庭山借內府書有元大一統志殘本二十餘冊徐公志稿今在史局所借之書度已歸中秘而未聞有見之者
62 按閻氏當日與徐氏同修大清一統志所見較他人為親切所謂大一統志十數本即著錄於傳是樓書目之二十六卷也王錢二氏得之傳聞故以十數本為二十餘冊實即二十餘卷之誤其傳是樓所藏者不為內府原本即為錄副
63 四庫總目提要謂浙江汪氏 汪氏名啟淑獻書至伙 所獻書內有原刊本大一統志二卷此亦殘本之可考見者惟未言及內府所藏之二十餘冊蓋修四庫書時亦不複見是本矣
64 錢氏述所見南濠朱氏殘本云
65 南濠朱氏元大一統志殘本僅四百四十三翻每冊鈐以官印驗其文則處州路儒學教授官書也所存者惟中書省之孟州河南行省之鄭州襄陽路均州房州南陽嵩州裕州江陵路峽州路陝西行省之延安路洋州金州鄜州葭州成州蘭州會州西和州江浙行省之平江路江西行省之瑞州路撫州路又皆散佚不完以全書計之特千百之什一爾
66 吳騫氏所見殘本
67 僅四百三翻其疆域則止四川行省成都路之彭州 崇寧蒙陽 威州 通化 茂州簡州 新津 嘉定府路之眉州沔州蓬州重慶府路夔路 永康 達州 彭水 紹慶路等且皆闕佚不全
68 瞿氏鐵琴銅劍樓所藏殘本八卷 原作七卷誤 則為
69 蜀省均州一卷房州一卷通安州一卷鄜州二卷葭州三卷
70 北平圖書館所藏本為刊本寫本兩種而刊本又有大小兩種 據日本青山定雄氏所述 茲以餘所借鈔者紀其卷數種類如下
71 均州一卷 河南江北行省襄陽路全 原無卷數      見存殘本一
72 房州一卷 同上 全 原無卷數               殘本二
73 鄜州二卷 陝西行省延安路 全 原卷五百四十四及五百四十五 殘本三及四
74 葭州三卷 同上 全 原卷五百四十八至五百五十       殘本五至七
75 右為寫本
76 合州二卷 四川行省重慶路 俱不全 原卷七百三十及七百三十一 殘本九及十
77 右為刊本中之大本
78 巨津州一卷 同上麗江路 全 原無卷數           殘本十一
79 通安州一卷 同上 全 原無卷數              殘本十二
80 右為寫本
81 海鹽州一卷 江浙行省嘉興路 不全 原卷七百九十      殘本十三
82 崇德州一卷 同上 不全 原卷七百九十一          殘本十四
83 常州路晉陵武進二縣一卷 江浙行省 不全 原卷七百九十二  殘本十五
84 以上為刊本中之小本
85 大連圖書館曾藏殘本一葉每半葉十行每行二十字蓋亦為刊本中之大本青山定雄氏調查古地志地圖一文曾著錄及之餘亦得見其攝片 為該館島田好氏所贈 其內容則為
86 灌州 四川行省成都路   原卷六百三十四第八葉       見殘本八
87 然日本杉村勇造氏亦在北平購得殘本一葉為卷六百三十四之第七葉其末句且以蜀當歸為六字正與大連圖書館殘葉寄其後玄宗幸蜀等字相銜餘乃商允借鈔編為一卷何其巧合乃爾
88 然其巧合之處尚有不止此者上海印行之宋元書影史部卷中有大元大一統志零葉為卷七百九十二之第一葉記常州路建置沿革末行止於晉平吳分天下句正與北平圖書館所藏小本卷七百九十二第二葉首行十九州島此屬揚州等語相銜接 日本青山定雄氏首考及此 用此零葉以補小本常州路之闕又編為一卷可謂無獨有偶
89 今姑就北平館所藏刊本寫本及所考見之三零葉為之整比校理共得十五卷又知瞿氏鐵琴銅劍樓所存殘本八卷即在此十五卷之內
90 瞿氏均州一卷即本書殘本卷一 房州一卷即殘本卷二 通安州一卷即殘本卷十二 鄜州二卷即殘本卷三卷四 葭州三卷即殘本卷五卷六卷七
91 今北平館所藏寫本之中縫印有海虞瞿氏鐵琴銅劍樓影鈔本等字始知其出於瞿氏惟尚多巨津州一卷此或亦鈔自瞿氏而鐵琴銅劍樓書目偶遺而未載耳
92 錢氏所見南濠朱氏殘本亦有均州房州鄜州葭州而其它諸路諸州則為
93 孟州  中書省懷孟路
94 鄭州  河南江北行省汴梁路
95 嵩州  同上南陽府
96 裕州  同上南陽府
97 江陵路  河南江北行省
98 峽州路  同上
99 延安路  陝西行省
100 洋州  同上興元路
101 金州  同上興元路
102 成州  同上直隸省
103 蘭州  同上
104 會州  同上
105 西和州  同上
106 平江路  江浙行省
107 瑞州路  江西行省
108 撫州路  同上
109 吳氏所見殘本皆屬四川一省似為徐幹學氏所借之內府書閻若璩氏固明言其皆為蜀中地矣至其諸路諸州則為
110 彭州  崇寧 蒙陽   四川行省成都路
111 威州  通化      同上成都路
112 茂州           同上成都路
113 簡州  新津縣     同上成都路
114 眉州           同上嘉定府路
115 沔州           同上廣元路
116 蓬州           同上順慶路
117 重慶路          同上
118 夔路  永康縣     同上
119 達州  彭水縣     同上夔路
120 紹慶路          同上
121 凡此皆為見存殘本所無者也
122 滿洲歷史地理引用書目解說謂日本男爵岩崎氏靜嘉堂文庫藏有大一統志刊本或為陸氏皕宋樓故物又文學士藤田豐八亦有鈔本二冊又疑為乾隆間浙江汪氏所進之同一底本惟餘於往歲東渡親詣靜嘉堂文庫訪求而司其事者則謂絕無是書滿洲歷史地理蓋為誤記云
123 德國福克司氏謂其國某大學曾藏大一統志三冊蓋為刊本餘已屬其借鈔惟須假以時日
124 又十年前餘在長春見一北京書賈謂有元大一統志一帙索價千元餘以價昂難之旋謂為人購去後晤張海若 國溶 亦謂藏有是書然餘就考訪所得今世似絕無全帙或所傳者不為元代之混一方輿勝覽即建文時所修之寰宇通志耳
125 ●六 佚文
126 按大一統志佚文之可考者則有下列諸書
127 一 大明一統志
128 二 遼東志
129 三 滿洲源流考
130 四 熱河志
131 五 盛京通志
132 六 遼史考証
133 七 愚穀文存
134 八 蒙古游牧記
135 九 四川通志
136 十 湖北通志
137 十一 延安府志
138 大明一統志所引大一統志之文皆標稱元志而且屬於形勝風俗二目蓋明志體例除此二目皆不注明來歷故也 惟卷三十六延安府宮室有一條注明元志 何以知明志所引元志必為大一統志耶茲舉數証以明之
139 明志卷八十七麗江軍民府下
140 形勝 元志東有麗水西有瀾滄南接大理北距吐蕃
141 風俗 元志漢裳蠻本漢人部種在鐵橋惟以朝霞纏頭餘同漢服 麼些蠻與施蠻皆烏蠻種俗不颒澤好飲酒歌舞
142 以上三事皆見殘本十一麗江軍民宣撫司巨津州風俗形勝之下此一証也
143 明志卷二十五遼東都指揮司下
144 形勝 元志負山阻河控制東土 秦築障塞以限要荒 臨閭之西海陽之北地實要衝 遼東志卷一形勝亦同 而滿洲源流考亦引此文互有詳略且直稱之曰元一統志其文曰咸平府秦築障塞以限要荒漢唐嘗置都督府負山阻河控制東土
145 此二証也
146 明志卷七十三四川行都指揮使司
147 僰人重儒敬佛相見之禮長跪不拜所為多有西蜀之風 金珠富產穀粟豐盈民足衣食牛羊鹽馬氈布通商殖貨 越巂郡東門十部蠻郡居竹籬板舍不事修飾
148 而四川通志卷六十一寧遠府下亦引此文而稍簡略
149 重儒敬佛相見之禮長跪不拜 金珠富產穀粟豐盈民足衣食牛羊鹽馬氈布通商殖貨 竹籬板舍不事修飾
150 此三証也
151 惟明志二十五形勝下又引開元志云
152 南鎮長白之山北浸鯨川之海三京故國五國故城亦東北一都會也 遼東志卷一形勝亦引此文作開元志
153 餘初以為此必元代開元路志之佚文及檢滿洲源流考卷十一十三兩引此文皆稱元一統志而上冠以開元路三字乃知明志所引仍為大一統志佚文其稱開元志可作兩種釋義其一為大一統志開元路之略稱其二則開元志為開元路之誤記也
154 明志中於引元志之外尚有類似開元志之稱
155 卷二引元清州志 元獻州志
156 卷七引元宿州志
157 卷八引元常熟州志
158 卷十四引元廬州志 元六安志 元長興州志
159 卷二十四引元濮州志
160 卷二十五引元廣寧志
161 卷三十五引元開成志
162 卷三十七引元甘州志 元肅州志 元山丹州志
163 卷四十九引元富州志
164 元代志書著錄於四庫者尚有數種則是時各州必有專志至明猶存故為明志所引用然依前述開元志之例似所謂元某州志即同大一統志某州之義今用此例凡上所引諸志皆視為大一統志佚文而悉入輯本之內蓋與其割棄太甚不如過而存之也
165 四庫著錄之四明諸志 已見上文 皆撰於大德以後而不見有引用大一統志之文餘初甚疑之及讀後至元五年蘇天爵齊乘序乃始恍然蘇氏之言曰
166 我國家大德初始從集賢待制趙忭之請作大一統志蓋欲盡述天下都邑之盛書成藏之秘府世莫得而見焉
167 蓋是書訖於至正六年付刊以前外間莫由窺見是以無從引用其遺文佚句不可多得亦由於此
168 清代諸書以滿洲源流考熱河志二書所引為最繁富不下三百五十餘事 見輯本卷二 初疑此或修書諸公得見大一統志殘本使然及讀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始知其所引多出於永樂大典
169 元嶽璘等所修大元一統志最稱繁博國史經籍志載其目共為一千卷今已散佚無傳雖永樂大典各韻中頗見其文而割裂叢碎又多漏脫不複能排比成帙惟浙江汪氏所獻書內尚存原刊本二卷頗可以考見其體制知明代修是書時其義例一仍元志之舊故書名亦沿用之 四庫全書總目六十八又文溯閣本提要亦同
170 ●七 與元史地理志之異同
171 元史地理志廣寧府肇州下云
172 大一統志與經世大典皆不載此州不知其所屬所領之詳
173 膠東柯氏新元史地理志序據此乃云
174 舊史地理志之所取裁大抵出於大一統志及經世大典
175 蘇天爵國朝文類 今易稱元文類 所收經世大典序錄內有都邑一目並為之說云
176 世祖皇帝削平江南遂分天下為十一省以山東西河北之地為腹裏隸都省餘則行中書省治之至元間嘗命秘書少監虞應龍等修大一統志書在官府可考焉
177 考經世大典成書於文宗至順二年其時之行省路府州縣較至元大德之世不無遷變則所述之都邑自與大一統志時有異同惟經世大典之全書已佚今就永樂大典殘本中輯得多卷而無都邑一目可考今可置而勿論其可考見厓略者惟元史地理志耳
178 元史撰於元亡之後其所述地理經制當以順帝至正為據其視大德七年成書之大一統志必多有異同可斷言也試徵其例
179 一屬於行省者
180 元史地理志嶺北等處行中書省至元二十七年立和林等處都元帥府大德十一年立和林等處行中書省皇慶元年改嶺北等處行中書省據此則大德七年成書之日不惟無嶺北行省之名並和林行省之名亦無之矣
181 二屬於路府州者
182 興和路 中書省 中統三年升撫州為隆興路皇慶元年改
183 懷慶路 同上 憲宗七年以懷孟二州為懷孟路延佑六年改
184 冀寧路 同上 太祖十一年立太原路大德九年改
185 晉寧路 同上 元初為平陽路大德九年改
186 中興路 河南江北行省 至元十三年改荊南府為江陵路天歷二年又改中興路
187 奉元路 陝西行省 至元十六年立安西路皇慶元年改
188 保寧府 四川行省 至元二十年以保寧府升路領新得小寧二州後並入閬中縣仍改為府隸廣元路茲據四川通志所引大一統志有新得小寧二州則大德七年修志時必為保寧路
189 新得州 見上
190 小寧州 見上
191 開成州 雲南行省 至元十年立開成府至治三年降州
192 莊浪州 同上 原為路大德八年降州
193 孟傑路 同上 元初所無泰定三年置
194 江陰州 江浙行省 至元十四年立為路後降州 此當在大德以後
195 集慶路 同上 至元十二年立建康路天歷二年改
196 英德州 江西行省 至元十五年立路二十三年降州大德五年複為路至大元年複降州
197 天臨路 湖廣行省 至元十四年立潭州路天歷二年改
198 南寧路 同上 至元十六年立邕州路泰定元年改
199 乾寧軍 同上 元初所無天歷二年置
200 然亦有遽難斷定者如中書省所領永平路原作平灤路大德四年以水患改而熱河志所引大寧路里至仍作平灤路似用至元原稿而未及修改又吳氏所見南濠朱氏殘本有紹慶路而元史地理祇云至元二十年置府不言何年改路此則姑仍舊稱不敢擅改
201 大一統志成書於大德七年其後即藏於秘府外人莫由窺見迨至正六年始取原稿付刊未嘗加以改易試觀見存殘本諸州之名稱及次第與元史地理志時有異同且殘本卷三安西路不作奉元路殘本卷五太原路不作冀寧路殘本卷十四杭州路所屬鹽官州不作海寧州尤為至正未改之証今輯本中所標諸省路府州之名壹以大德七年為斷其後有所改易即不之從用是例也
202 又有一事應考求者即大一統志所列各省之次第是否悉同於元史地理志是也
203 茲以殘本考之陝西行省延安路所屬鄜州葭州殘本卷數相銜而地理志則二州之間有綏德州其不同一殘本云南行省麗江路軍民宣撫司所屬四州一府以巨津州通安州蘭州寶山州北勝府為序而地理志以北勝府居前次則序以通安州蘭州寶山州巨津州而通安州之前尚多三州 順州蒗蕖州永寧州 其不同二殘本江浙行省嘉興常州二路卷次相銜而地理志則間以平江路其不同三
204 錢氏所紀朱氏殘本之次第或不盡為原卷是以難於考定
205 吳氏所見殘本其次第當同於原卷元史地理志四川行省成都路以彭州 中間以數州 威州簡州相次而殘本於威簡二州之間有茂州地理志以茂州屬陝西行省蓋大德以後所改試觀地理志敘成都路沿革文中亦著茂州之名是元初曾領此州無疑其不同一此外則地理志以紹慶府次於夔路之後而殘本則以紹慶在前夔路在後且殘本名紹慶為路亦異於地理志又殘本簡州屬縣有新津而地理志則屬崇慶州達州屬縣有彭水而地理志則屬紹慶府夔路屬縣有永康而地理志不著是名而考之金史地理志則為崇慶州之故縣 灌州舊名永康軍亦不屬於夔路 其不同二
206 其尤可異者殘本卷七百九十二為江浙行省之常州路全書既為一千三百卷則常州路之下尚有五百餘卷依元史地理志所紀諸省次第求之江浙行省之後次以江西湖廣征東三省此三省所隸諸路府州無論如何之多決不致占五百卷之篇幅是其諸省次第不能悉以元史地理志為准審矣
207 據秘書監志所紀至元大一統志第一次稿為四百五十冊 至元三十一年無卷數 續修之稿為四百八十三冊 大德四年 七百八十七卷凡增三十三冊而續編云南等處圖志五十八冊 大德二年 遼陽等處圖志並大一統全部目錄八冊 大德三年 或在所增冊數之內由是言之則續修之云南遼陽等省似敘列他省之後而原定之卷數不變至其後又由七百八十七卷增至一千三百卷恐系以一卷分為數卷如殘本之鄜州分為三卷葭州分為二卷而原稿祇作兩卷是也 元史地理志附錄西北安南諸地大一統志未必遺而不載此亦卷數增多之故
208 儻大元一統志敘列諸省之次第一如元史地理志則其全書未必即為一千三百卷何以明之卷七百九十二既為江浙行省之常州路至卷八百五十江浙行省大略可畢則其後之江西湖廣征東諸省至多不過一百五十卷全書適滿一千卷或此為至正付刊時複位之卷數果如此說則國史經籍志所紀之卷數未必無據 北平圖書館善本書目仍以一千卷著錄恐本此說 不得專據秘書監志以稽其誤此又存疑待決之一事已元史地理志之次第或系依據經世大典惟原書已佚無從考見今次輯本仍從地理志者為取便於省覽耳
209 元史地理志以肇州為乃顏故地遂系於乃顏分地廣寧府路之下然肇州之地尚遠在東北去廣寧絕遠今據遼東志滿洲源流考所引大一統志佚文已雲金上京之北曰肇州 或曰黃龍府之北 而地理志謂大一統志不載此州者蓋僅見其名於開元路上京故城之下而不著元代所屬所領之詳不得列為經制之州故謂為不載耳此亦為與元史地理志有所異同之一事
210 ●八 與明一統志之異同
211 明修一統志義例一仍元大一統志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曾略言之浙江汪氏所獻書內尚存原刊本 大一統志 二卷頗可以考見其體制知明代修是書時其義例一仍元志之舊故書名亦沿用之
212 明惠帝建文中曾修寰宇通志尚有殘本流傳惜未之見其義例亦必略依元志成祖惡其書成於惠帝乃命改修一統志至英宗天順八年始成書試就其義例與元志一比較之
213 元大一統志之目凡十已如前述而明一統志之目則為二十
214 建置沿革 郡名 形勝 風俗 山川 土產 公署 學校 書院 宮室 關梁 寺觀 陵墓 祠廟 古跡 名宦 流寓 人物 列女 仙釋
215 於京師南京等處則增三目
216 城池 山陵 苑囿
217 明志之建置沿革形勝風俗 元志並稱風俗形勢 山川土產古跡名宦人物仙釋悉同元志所無者惟坊郭鄉鎮及里至二目耳明志所謂宮室關梁寺觀陵墓祠廟諸目雖為元志所無然皆括於古跡一目之中至公署學校書院則殘本中概未之見流寓列女元志或有其目而未具於殘本不敢臆決至里至一目雖為明志所無而實分注于諸府 及直隸諸州 之下特不如元志具四至八到之詳耳
218 抑元志之勝於明志者不在此也吳騫氏跋大一統志殘本曾論及此
219 元大一統志於古今建置沿革及山川古跡形勢人物風俗土產之類網羅極為詳備誠可云宇宙之巨觀堪輿之宏制矣惜乎明初修元史者編纂草草而地理一門尤為疏略苟憑此志為權輿更加之檢核庶幾在宋遼金之上乃竟不知出此何歟迨永樂中詔修一統志迄於天順五年始克成編大都不過剌取元一統志之什一而其間挂漏舛訛又不可勝計即如各府州縣廢置沿革一門元一統志正文既詳複取古今地理各書參互考証而細注其下明一統志盡變正文為小注僅僅摘取數語其餘槩從割棄雖沿革且都未備豈複知有所謂考証哉
220 瞿氏鐵琴銅劍樓書目亦論及元一統志云
221 其書分縣編次紀載分明不同明一統志之府縣合並也
222 今考元志之體系以每路每府所轄之州 或直轄各縣 及行省直轄之州為編次紀載之准 瞿氏謂為分縣編次尚有未審 事簡者一州一卷事繁者一州有多至三卷者 據殘本 以視明志以府為主合並各州縣而紀載之誠不可同日語故其書繁於明志幾十倍而卷數多至一千三百吳氏謂為宇宙之巨觀堪輿之宏制洵不誣也
223 大抵修志書者往往後勝於前明志取材或有增於元志之處然明時之府實等元代之路明志既以府為編次紀載之准勢必取元志之若干州為合並之紀載原書所敘勢難悉取於是割棄大半摘取數語此又明志不能勝於元志之一因也
224 明志於形勝風俗二目引用大一統志者皆注元志二字前已言之矣然此二目中所引之元和郡縣志太平寰宇記元豐九域志諸書亦多為元志所引用試觀殘本可以知之凡元志於風俗形勢一門系語必注所出他目則不盡然明志仿之故於形勝風俗二目亦悉注所出也
225 抑明志於他目中取材於元志者幾不可僂指試取殘本所存諸州與明志作一比照可知鄙說之不誣
226 大一統志殘本一 均州
227 古跡
228 三王城 寰宇記云此乃前漢末王康王常王鳳三人所築各自有一城今遂號為三王城
229 金泉 在州治治平元年王齊作記
230 宦跡
231 曹翰 宋太祖征蜀以翰為均州剌史鑿山開道商旅以濟詔翰兼轉運使
232 明一統志卷六十 襄陽府 所屬有均州
233 古跡
234 三王城 在均州前漢末王康王常王鳳三人各築一城故名
235 山川
236 金泉 在均州治宋王齊作記
237 名宦
238 曹翰  初征蜀時為均州剌史鑿山開道商旅以濟詔兼轉運使而糧饋不乏
239 大一統志殘本二 房州
240 山川
241 房山 在房陵縣西三十里四面有石室似房因名寰宇記云
242 定山 吳魯漫錄云房陵定山有朱仲子園三十六所
243 建鼓山 在房陵縣袁崧記云登勾將山見馬鬣建鼓嶷然半天元和郡縣志與馬鬃山相接冬夏積雪
244 龍祗山 在竹山縣南二里古老相傳昔有道士王若衝於此山服柏葉白日升天
245 明一統志卷六十 鄖陽府 所屬房縣即元房州
246 山川
247 房山 在房縣西南三十里四面有石室如房
248 定山 宋吳曾漫錄云房陵定山有朱仲子園三十六所
249 建鼓山 在房縣東南袁崧記云登勾將山見馬鬣建鼓嶷然半天元和郡國志建鼓與馬鬃山相接冬夏積雪
250 龍祇山 在竹山縣南二里舊傳道士王若衝於此山服柏葉上升
251 據上舉諸例可知明志取裁多仍元志之舊而稍事翦裁且所取者祇為原書十之一二又因明志並若干州之紀載為一府勢難盡取任意割裂遂使元志舊有之眉目不可盡見殊可惜也或謂明志成書而大一統志以亡餘謂大一統志原書雖亡猶可藉明志存其厓略不得以所存僅原書十一之比遂厭薄以為不足觀耳
252 ●九 餘論
253 餘前托南滿醫科大學教授福克司先生自北平圖書館鈔得大一統志殘本十四卷存於篋中者數年繼又同安君文溥將群籍中引用是書之佚文悉為輯出定為輯本四卷最近又由日本島田好杉村勇造二氏鈔寄殘帙各一葉更因讀青山定雄氏之作而鈔得宋元書影之一葉於是又將殘本編成十五卷前後凡經數年之歲月始克成書附遼海叢書以印行焉
254 殘本輯本之善蓋有數端可得而言上征總錄郡國之書以唐代之元和郡縣志為最古宋初之太平寰宇記為最詳至元豐九域志既患記載之略輿地紀勝亦未備九州島之全後來有作斷推是書明清二代雖仍其例續修而不如其美備是以好古之士頗以未見全帙為憾今茲所得殘本雖祗全書之百一而其義例若何內容若何分疏之明取材之備皆可藉此考見實等嘗鼎一臠不同過門大嚼此殘本之善一也當永樂大典全帙在日儻有好古之士如徐松之輯宋會要將各韻中引用是書之遺文佚句一一為之輯出未必不能排比成帙惜全帙今已毀散無可著手猶幸群籍中尚有遺文佚句可採今既輯為一編實足以彌殘本之闕況至元大一統志成書之後大德中又得遼陽行省圖志續編成書今觀輯本中遼陽行省一卷取材至為繁富且皆遼金故事為他書所絕無者其一字一句皆可珍若拱璧是皆由所進遼陽圖志得來其它各省亦複類是此輯本之善二也夫古代之圖經地志亡佚者多矣常璩華陽國志專志巴蜀偏而不全猶為時人所珍以其難得故也唐賈耽之貞元十道錄成書在元和郡縣志之前義例頗精而全書久佚今人求其遺文佚句欲如元志之多已不可能況下於此者乎試觀錢吳二氏所見之殘本猶多於今日所存之數倍僅時閱百餘年亦在若存若亡之列及今不圖俟諸來日非惟殘本難求即遺文佚句之綜輯亦非易事有心之士其可忽諸此殘本輯本之校印所以不可緩也
255 私意大一統志之全帙諸家既無著錄當不複存於斯世惟見存殘帙決不僅此十五卷德國尚有殘帙即其明証度海內外之藏書家必有視為枕秘深固閉藏不肯出以示人者深願讀餘此文肯出而公諸世人則此考不為徒作此猶就本書言之也至其遺文佚句見永樂大典殘卷者尚未暇一一輯出其它群籍亦必有之是則殘本輯本皆不能以今所刊者為限又有待異日之增補矣
256 大元大一統志考証
257 ◇大元大一統志附錄◇
258 元史
259 秘書監志
260 經世大典序錄
261 齊乘序
262 文淵閣書目
263 菉竹堂書目
264 國史經籍志
265 續文獻通考
266 四庫全書總目
267 傳是樓書目
268 千頃堂書目
269 居易錄
270 潛邱剳記
271 補遼金元藝文志
272 元史藝文志
273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
274 宋元本行格表
275 郘亭知見傳本書目
276 四庫簡明目標注
277 跋元大一統志殘本
278 元大一統志殘本跋
279 元大一統志
280 北平圖書館善本書目
281 大元大一統志
282 大元大一統志(日本青山定雄)
283 ●元史
284 至元二十三年二月丙寅以編地裡書召曲阜教授陳儼京兆蕭奭?斗蜀人虞應龍唯應龍赴京師 本紀
285 大德七年三月戊申卜蘭禧岳鉉等進大元大一統志賜賚有差 同上
286 肇州 元一統志與經世大典皆不載此州不知其所屬所領之詳 地理志
287 ●秘書監志 一作秘書志
288 纂修
289 至元乙酉欲實著作之職乃命大集萬方圖志而一之以表皇元疆理無外之大詔大臣近侍提其綱聘鴻生碩士立局置屬庀其事凡九年而成書續得雲南遼陽等書又纂修九年而始就今秘府所藏大一統志是也因詳其原委節目為將來成盛事之法
290 至元二十二年六月二十五日中書省先為兵部元掌郡邑圖志俱各不完近年以來隨路京府州縣多有更改及各處行省所轄地面在先未曾取會已經開坐沿革等事移咨各省並剳付兵部遍行取勘去後據兵部令史劉偉呈亦為此事施行間據來呈該准上都秘書監關扎馬剌丁奏太史院歷法做有大元本草做裏體例里有底每一朝里自家地面裡圖子都收拾來把那的做文字來聖旨里可憐見教秘書監家也做者但是路分裡收拾那圖子但是畫的路分野地山林裡道立堠每一件裡希罕底但是地生出來的把那的做文字呵怎生奉聖旨那般者欽此呈乞照詳事得此六月十三日與本監焦尚書彭少監等議得翰林院兵部各差正官與本監一同商量編類似為便當得此除已剳付兵部摘委兵部郎中趙奉議及剳付翰林院依上差官外仰照驗欽依聖旨事意施行 大一統志奏文 至元二十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本監照得欽奉聖旨編類地裡圖文字欽此開坐具呈都省明降
291 一奏皇帝聖旨裡教秘書監編修地裡文字者麼道秘書監裡勾當里行的人都在大都裏住有秘書監在舊城裏有來往生受有勾當也悞了有大都裏頭一個織可單絲紬的局有那裡頭別人住有那的每教移的舊城裏入去做生活者那局根底做秘書監呵怎生麼道奏呵省官人每根底說者那的中呵與者不中呵別個房子與者無呵道與那懷教蓋與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除已累經呈省關部外到今未能撥到不能聚集編類人員合行早為撥降
292 一奏省裏與文書來隨處城子裡頭有的地裡圖子文字每收拾將來者道來至今不曾將來勾當遲了有如今疾忙教將來者麼道省裏再與文書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照得除將已發到路分文字見行照勘外有下項未到去處並邊遠國土本監先為不知各各名號已曾具呈乞早將邊遠國土名號及行下未曾報到圖冊去處早為發到以憑編類
293 一奏有一個孔夫子的孩兒每根底教的陳儼小名又有一個蠻子田地裡有的秀才虞應龍又京兆府根底一個秀才蕭維斗這地理的勾當好理會的有那的每根底教將來呵怎生麼道奏呵教來者再用著的蠻子漢兒秀才每有呵阿兒渾撒裡理會的有怎一處索者麼道聖旨了也 以上節次奏文
294 至元二十三年三月初七日准嘉議大夫秘書監扎馬剌丁於二月十一日也可怯薛弟二日對月赤徹兒禿禿哈速古兒赤伯顏怯憐馬赤愛薛等就歸仁府斡耳朵裡有時分當職同阿兒渾撒裏奏過下項事理除已蒙古文字具呈中書省照詳外
295 一奏在先漢兒田地些小有來那地裡的文字冊子四五十冊有來如今日頭出來處日頭沒處都是咱每的有的圖子有也者那遠的他每怎生般理會的回回圖子我根底有都總做一個圖子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296 一奏省裏與文書來隨處城子裡頭有的地理圖子文字每收拾將來者道來至今不曾將來勾當遲了有如今疾忙教將來者麼道省裏再與文書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297 一奏秘書監裡勾當里行的人每別個勾當里遷的去了呵地理的文字悞了的一般有月日滿呵就監裡添與小名呵怎生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以上地理奏文
298 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集賢大學士中奉大夫行秘書監事扎馬剌丁該奉尚書省剳付據集賢院呈近奉中書省剳付扎馬剌丁海薛奏地理圖子的勾當遲悞了的一般有我怕有去年皇帝聖旨里阿剌渾撒里一處商量來俺的勾當他也好理會的有如今又在前省裏有底聖旨每秘書監底不揀那個勾當合用著底勾當每有阿剌渾撒里一處商量了教行呵地理圖子底勾當疾忙成就也者麼道上位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本院照得集賢大學士阿剌渾撒里近受宣命尚書右丞兼議秘書監地理圖本實恐不暇況前項事理系扎馬剌丁來立尚書省以前奏准公事呈乞聞奏施行得此都省除外合下仰照驗欽依元奉聖旨著緊編類無致遲慢 地理圖奏文
299 至元二十四年六月初九日尚書省近據集賢院呈本院集賢大學士阿刺渾撒裡受宣命尚書省右丞兼議秘書監地理圖本實恐不暇乞照詳事都省至元二十四年五月十二日奏過事內一件阿魯渾撒裡說畫地理圖本教我提調著有來我根底省裏勾當委付了也那勾當管呵省裏勾當莫不躭擱了去也麼道有來奏呵那勾當里休行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 提調地理圖
300 至元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四日中書省近據來呈本監官扎馬剌丁奏過事內一件節該一個孔夫子的孩兒每根底教的陳儼小名的人又有一個蠻子田地裡有的秀才虞應龍又京兆府根底一個秀才蕭維斗這地裡的勾當好理會的有那的每根底教將來呵怎生麼道奏呵交來者麼道聖旨了也欽此具呈取發事得此移咨各省取發去後今准湖廣行省咨該虞應龍狀呈正為理會地理勾當數年用工將古今書史傳記所載天下地理建置郡縣沿革事跡源泉山川人物及聖賢賦詠等分類編述自成一書取漢書王吉所云春秋所以大一統者六合同風名其書曰統同志上以發揚聖朝混一海宇之盛其書見行纂修成稿擬就沿途並力抄寫正本一就進呈今湖南道宣慰司應付站船二只裝載統同志文書誠恐前途水路不通乞照依中書省咨文應付鋪馬二疋行移前路官司應付人夫車子般載事 虞應龍
301 至元二十四年二月三十日本監准中書工部關為彩畫地理圖本畫匠二名除已行下都城所差人押領交付外關請差人催取羈管 畫匠
302 至元二十四年二月十六日奉秘監台旨福建道騙海行船回回每有知海道回回文剌那麻具呈中書省行下合屬取索者奉此 回回文字
303 至元二十四年九月十八日奏奉聖旨取發到秀才虞應龍付監見行編類地理文字行下校書郎楊將仕周將仕就虞柏心先生處計會編類 計會編類
304 至元二十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本監切詳聖朝天下一統疆宇宏遠州郡繁多著而為書比之前代浩瀚數倍其著述也必須稽考古來圖書憑准今日事跡一一重加編類若不加之歲月廣其文人未易成就今照得在監見有著作一員秘書一員校書二員並翰林院撥到編修一員止是五人雖先呈準虞應龍蕭奭?斗陳儼三員累次催請未見到監日期為此已將省部發到隨路文冊與古書相參依式類成荒稿已多本監官再行研窮參照多有勾引改抹貼說去處聞人抄寫乞中書省元摘委令翰林院趙學士兵部趙郎中早為赴監詳定及權設書寫五七人先行謄錄靜稿以待博學洽聞耆儒宿德潤色刪定成書以備進呈若不預呈不惟無以見纂修次第抑亦切恐躭悞外據未發到路分催會發下接續編類 大一統志事
305 至元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本監近有翰林國史院差本院編修官馮肯播於本監修集地理文字本監就保升著作郎職名蒙都省准呈 編修馮肯播
306 至元二十六年七月十八日本監准尚書吏部關近奉尚書省判送秘書監呈准本監扎馬剌丁中奉關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書呈准都堂鈞旨令王俁等支請飲食編類當擬充檢討移准吏部關議得王俁等即系創添窠闕似難議擬候編類事畢至日從優升用准此看詳王俁等系必用人員各人別無名分俸給實難拘留呈乞照詳奉都堂鈞旨送吏部照擬連呈奉此議得秘書監舊制別無檢討職名所據王俁王益已受吏部付身充嵫陽等縣教諭今本監官扎馬剌丁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書各人支請飲食編類勾當已經呈准從優升用以此參詳如編類成就擬於府州教授□□□似為相應呈乞照詳蒙都堂議得准呈送吏部依上施行 照勘飲食錢
307 至元三十一年八月本監移准中書兵部關編寫至元大一統志每路卷首必用地理小圖若於編寫秀才數內就選宗應星不妨編寫彩畫相應關請如委必用圖本依准施行 地理小圖
308 至元三十一年八月十二日本監准中書兵部關為餘奕昌等曾無編寫至元大一統志即不見秘書監呈准都堂鈞旨續選編寫類定支請飲食分例人數姓名照勘明白同前項志書一就關來准此除志書已行回關收管外今將元准擬用編寫秀才虞應龍等一十名支請飲食分例呈奉都堂鈞旨准呈到各各姓名及在後節次續准人數開坐回關本部去訖
309 一元准少監虞奉直牒移關兵部呈奉都堂鈞旨支給飲食分例額定編寫秀才一十名
310 虞應龍 方平 宗應星 朱孟犀 管本孫 朱謙
311 崔文質 餘世昌 汪世榮 高季材
312 一續准少監虞奉直牒於前項秀才補替事故還家人員
313 編寫三員
314 於天瑞補替汪世榮 趙孟節補替朱孟犀 周世忠補替高季材
315 校正一員
316 劉元晉補替管本孫  以上飲食錢
317 至元三十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本監准中書兵部關發到至元大一統志四百五十冊呈解中書省剳付發下右司收管 收管大一統志
318 元貞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秘書監據著作郎呈保書寫孔思逮等五名系都省准呈月支飲食人員每日在局編寫未嘗少怠若蒙出給剳付似為激勵得此奉監官台旨依准所保出給付身
319 孔思逮 王琳 趙由昌 王守貞 馮貞  秀才出給剳付
320 元貞二年三月初五日本監准中書兵部關來文照得雲南發到地理沿革事跡除完備外有下項未完事理早為行移取勘完備編類圖冊等事呈奉都省判送照得雲南系邊遠地面難與腹裏一體奉都堂鈞旨送兵部行移本監就便計間差來任總管者 編類云南圖志
321 元貞二年三月十二日准兵部關奉中書省剳付來呈准秘書監關著作郎呈雲南行省所委編類圖志任中順編到地理圖冊甚是可取蓋緣秉志勤苦通曉文學久任雲南習知風土據金齒未經供報等處若令本官一就取勘編類似望早得完備都省准擬 雲南志
322 元貞二年三月十六日准中書兵部關來文編寫雲南地理文字據書寫人員紙札筆墨等物依已行例官為應付本部議得除紙札筆墨官為應付外據硯瓦什物鋪陳等物若於八作司見在物內徣借事畢拘收還官相應具呈都堂鈞旨准呈速送兵部就便依例施行
323 戶部官為應付
324 紙二十張 筆一十把 墨二斤
325 工部徣借應付
326 硯四個 高條卓七個 條床四張 條子二個 蒲席七領葦席七領  以上應付筆札
327 元貞二年十一月初二日著作郎呈黏連到大一統志凡例
328 一某路
329 所轄幾州 開
330 本路親管幾縣 開
331 一建置沿革
332 禹貢州域
333 天象分野
334 歷代廢置
335 周 秦 漢 後漢 晉 南北朝 隋 唐 五代 宋 金 大元
336 一各州縣建置沿革 依上開
337 一本路親管坊郭鄉鎮 依上開
338 一本路至上都大都並里至
339 一各縣至上都大都並里至
340 一名山大川
341 一土產
342 一風俗形勝
343 一古跡
344 一寺觀祠廟
345 一宦跡
346 一人物 以上凡例
347 大德元年三月初三日秘書監據著作郎呈近為編寫雲南地理文字計料到合用紙剳筆墨等物除發下檢紙等物銷用外據上靜夾紙蒙秘府指揮候編定檢目至日計料取發照得上項地理文字今已編定檢目計料得合用上靜夾紙筆墨數目開坐具呈乞賜行移合屬放支
348 江淮夾紙二千五百張
349 好心子筆五十管
350 上等細墨一斤 紙札筆墨
351 大德二年二月初五日據著作郎呈奉秘府指揮編類云南甘肅地理圖冊依上編類到雲南等處圖志通計五十八冊合用裝褙物料已經開坐具呈照詳外有遼陽行省地理圖冊照得別不見開到所轄本省路府州縣建置沿革等事跡及無彩畫到各處圖本難以編類照得元設書寫孔思逮等五名即日別無所寫文字據各人日支飲食擬合自大德二年二月二十一日權且住支候遼陽行省發到完備圖志再行編類依例呈覆關請 未完事跡
352 大德二年五月初五日據著作郎呈依上編類到雲南等處圖志通計五十八冊未曾裝褙就喚到裱褙匠趙德秀等計料到合用物料開坐呈乞照詳移准中書兵部關呈奉都堂鈞旨連送兵部行移工部比料實用數目無差就行合屬依例應付
353 禮部應付
354 白面七斤四兩
355 戶部應付
356 夾紙二伯九十張
357 綿紙一伯一十六張
358 黃綾一伯三十九尺二寸
359 藍綾八尺七寸
360 本部提舉左八作司應付
361 白礬一斤一十三兩
362 皂角一斤一兩四錢
363 黃蠟一斤一十三兩  以上裝褙物件
364 大德三年七月二十八日據著作局呈奉秘府指揮編類遼陽等處圖志並至元大一統志全部目錄今已編類上淨了畢共計八冊所據合用裱褙物料就喚到裱褙匠趙德秀計料到下項物料移准中書兵部關呈奉都省判送就行工部依上應付 裱褙物件
365 大德三年書寫董可宗代孫伯壽闕 書寫董可宗
366 大德五年八月四至八到坊郭體式
367 某路某縣 州同
368 里至
369 某方至上都幾里
370 某方至大都
371 某方至本路
372 某方至本州島 並依上開里數如直隸本路者去此一行
373 東至某處幾里 至是至各處界
374 西至
375 南至
376 北至
377 東到 到是到各處城
378 西到
379 南到
380 北到
381 東南到
382 西南到
383 東北到
384 西北到 並依上開里數
385 坊郭鄉鎮
386 領幾鄉 開  以上四至八到坊郭凡例
387 大德五年七月初二日准兵部關奉中書省判送本部呈秘書監關據著作郎趙忭呈照得編類天下地理志書備載天下路府州縣古今建置沿革及山川土產風俗里至宦跡人物賜名大一統志續有遼陽雲南遠方報到沿革及各處州縣多有分撥陸改不同去處除將至元大一統志重行校勘添改沿革外須選揀通儒能書人員通行寫靜進本以備御覽實為重事本部參詳寫志書人員食錢今次呈准依寫金字經例每名支中統鈔一兩五錢照得吏部寫行止籍記部令史日支中統鈔七錢若依呈准放支似涉偏負以此比附量擬編寫志書人員每名日支食錢中統鈔一兩開局日為始放支相應奉都堂鈞旨准呈
388 元發二十名內合存一十六名
389 趙文煥 虞志龍 趙普顏 朱宗周 李純 高伯椿
390 李天任 趙素履 歐陽普壽 梁煥 辛鈞 耿居仁
391 王彥恭 孫伯壽 蓋光祖 趙弘毅
392 今次選換四名
393 牟應複替胡明安 魏誼替馮振 王時中替屈楚材
394 魏晉替杜敏 以上書寫食錢
395 大德七年五月初二日秘書郎呈奉秘府指揮當年三月三十日也可怯薛第一日玉德殿內有時分集賢大學士卜蘭禧昭文館大學士秘書監岳鉉等奏秘書監修撰大一統志元欽奉世祖皇帝聖旨編集始自至元二十三年至今才方成書以是繕寫總計六百冊一千三百卷進呈欽奉御覽過奉聖旨於秘府如法收藏仍賜賚撰集人等者欽此 進呈志書
396 大德七年閏五月二十二日准中書兵部關刑部關准本部郎中賈朝列關切見建康路明道書院山長俞庸委是才藝之士兼博通地理迥出儒流即日到部聽除即今兵部見奉中書省州送行移秘書監纂錄天下地理總圖若令本人分畫纂錄彩畫完備實有可觀准此照得先准翰林應奉汪將仕保呈前鄂州路儒學教授方平彩畫地理總圖已經移關秘監依上彩畫去訖今准前因一同彩畫施行 彩畫地理總圖
397 元貞二年六月十六日本監照得近為秘書監造到書畫等文冊三扇送校書郎校勘得除陰陽禁書封記未敢牽點外書畫與簿籍相同得此擬將陰陽禁書候公監官還監至日牽點今將本庫元造文冊三扇發下收管 校讎書籍
398 大德四年四月十二日據秘書郎呈近蒙秘府指揮編類到至元大一統志書四百八十三冊計七百八十七卷仰子細校勘若有差訛就為改正仍標出差訛卷目呈監蒙此校勘間又奉監官台旨與著作郎趙從仕一同校勘奉此依上校勘了畢中間差訛字樣已行改正別無合標出卷目今將元關出大一統志書四伯八十三冊隨呈繳納還庫交收 納大一統志
399 至大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中書省奉准事內一件節該如今老秀才每少了也外頭後學每學得好的也有俺選著於國子監裡並翰林院秘書監太常寺等文翰衙門委付並外頭儒學提舉司里委付呵後人每肯向前也者麼道奏呵是有休問品從雖是白身人呵好的委付者麼道 保舉
400 至元二十三年十月初四日吏部來文秘監扎馬剌丁等奏奉聖旨本監勾當里行的人每月日滿呵就監裡添與名分關請欽依施行 升用
401 至元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照得本監欽奉聖旨編類地理圖籍於尚書省覆過奉都堂鈞旨般移於禮部置監都省催請著作郎虞應龍到監著述地理文籍必須置局講究編類彩畫圖並見闕合用鋪陳等物開坐具呈尚書省應付
402 本監用
403 條褥五個 座子一十個 蒲席一十領 葦席一十領
404 著作局用
405 條床六個 條桌一十個 葦席二十領 條褥五個
406 蒲席一十領 座子四個 硯瓦六個  以上纂修鋪陳
407 至元二十三年二月十一日也可怯薛弟二日就德仁府斡耳朵裡有時分秘監扎馬剌丁同阿兒渾撒裏奏一個李校書小名的人勾當里在意勤謹有雖不滿考呵他的這名分根底添與名分呵別個的每也在意也者麼道奏呵那般者麼道聖旨了也 李校書升用   以上卷四
408 大德五年七月初九日本監移中書兵部關奉中書省判送兵部呈秘書監關著作郎趙從仕呈見為編寫大一統志除秘書監發下志書一部在局編校外照得在先亦有一部見留中書兵部中間多有不同必須發下互相參考庶得歸一成書本部參詳大一統志書若依著作所呈令本部典史時公泰專一收掌赴局互相參考檢照就令編寫志書了畢還部似不點污損壞具呈照詳覆奉都堂鈞旨送兵部將上項志書關發本監照用事畢還官 收管大一統志   以上卷五
409 ●經世大典序錄 蘇天爵
410 都邑
411 惟我太祖皇帝開創中土而大業既定世祖皇帝削平江南而大統始一輿地之廣古所未有遂分天下為十一省以山東西河北之地為腹裏隸都省餘則行中書省治之下則以宣慰司轄路路轄府州若縣星羅棊布粲然有條至元間嘗命秘書少監虞應龍等修大一統志書在官府可考焉若夫地名沿革之有異城邑建置之不常歸附之期設官之所皆必有征所以紀疆理之大彰王化之遠也猗歟大哉 元文類四十
412 ●齊乘序 蘇天爵
413 我國家大德初始從集賢待制趙忭之請作大一統志蓋欲盡述天下都邑之盛書成藏之秘府世莫得而見焉 後至元五年
414 以上元
415 ●文淵閣書目 楊士奇
416 大元大一統志一百八十二冊
417 大元大一統志六百冊
418 ●菉竹堂書目 卷六 葉盛
419 大元一統志一百八十二冊
420 ●國史經籍志 焦竑
421 元一統志一千卷 史類地理
422 ●續文獻通考 王圻
423 大元一統志 卜蘭禧岳鉉等進
424 以上明
425 ●四庫全書總目 卷六十八
426 明一統志
427 元嶽璘等所修大元一統志最稱繁博國史經籍志載其目共為一千卷今已散佚無傳雖永樂大典各韻中頗見其文而割裂叢碎又多漏脫不複能排比成帙惟浙江汪氏所獻書內尚存原刊本二卷頗可以考見其體制知明代修是書時其義例一仍元志之舊故書名亦沿用之 文溯閣本四庫提要同
428 ●傳是樓書目 徐幹學
429 元大一統志 大小 二十六卷 史部
430 ●千頃堂書目 卷八 黃虞稷
431 大元一統志一千卷 □年卜蘭溪岳鉉等進
432 ●居易錄 卷一 王士禎
433 黃俞邰 虞稷 言徐司寇健庵 幹學 奉旨歸吳修一統志借內府書有元嶽璘所修一統志殘本尚二十餘大冊計全書不下千卷
434 ●潛邱剳記 卷四補刻唐百家詩選 閻若璩
435 日纂志於洞庭徐司寇出典籍庫中大元大一統志十數本皆蜀中地計尚有九百八十餘本曾見葉文莊家書目此志與經世大典並列安知世不更有足本乎
436 ●補遼金元藝文志 倪燦 盧文弨
437 元大一統志一千卷 集賢大學士孛蘭肹昭文館大學士岳鉉等進本有誤孛蘭肹為卜蘭溪者得吳氏藏本正之
438 ●元史藝文志 錢大昕
439 大一統志七百五十五卷 至元二十八年集賢大學士札馬剌丁秘書少監虞應龍等進
440 大一統志一千卷 大德七年集賢大學士孛蘭肹昭文館大學士秘書監岳鉉等上
441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 卷十 瞿鏞
442 元一統志七卷 舊鈔殘本 按七卷應作八卷
443 題集賢大學士資善大夫同知宣徽院事臣孛蘭肹昭文館大學士中奉大夫秘書監臣岳鉉等上進案秘書監志至元二十二年乙酉世祖命集賢大學士行秘書監事札馬剌丁與秘書少監虞應龍輯大一統志成宗大德初複從集賢待制趙忭請重修書成藏之秘府至正六年始刊行之全書一千三百卷此存蜀省均州一卷房州一卷通安州一卷鄜州二卷葭州三卷其書分縣編次紀載分明不同明一統志之府縣合並也
444 ●宋元本行格表
445 元大字本大一統志千卷今存殘本行廿字 簡明目錄批注本 十行
446 元本大一統志殘本行二十字 大字悅目拜經樓記     十行
447 ●郘亭知見傳本書目 卷五 莫友芝
448 元大一統志一千卷今世僅有殘本潛研堂集有跋語
449 ●四庫簡明目標注 邵懿辰
450 元大一統志一千卷今世僅有殘本 潛研堂集有跋語 拜經樓
451 吳氏有六巨冊自六百十五至七百五十一中少九十七卷僅存三十九卷全卷二十八不全卷十一錢竹汀所見南濠朱氏殘本約四十餘卷與吳本異合之可得七八十卷 元刊大字十行行二十字
452 ●跋元大一統志殘本 錢大昕
453 戊子春從南濠朱氏假元大一統志殘本廑四百四十三翻大字疏行殊可愛每冊鈐以官印驗其文則處州路儒學教授官書也元時幅員最廣茲所存者惟中書省之孟州河南行省之鄭州襄陽路均州房州南陽嵩州裕州江陵路峽州路陝西行省之延安路洋州金州鄜州葭州成州蘭州會州西和州江浙行省之平江路江西行省之瑞州路撫州路又皆散佚不完以全書計之特千百之什一爾考元時大一統志凡有兩本至元二十三年集賢大學士行秘書監事札馬剌丁言方今尺地一民盡入版籍宜為書以明一統世祖嘉納即命札馬剌丁與秘書少監虞應龍等搜輯為志二十八年書成凡七百五十五卷名大一統志藏之秘書此初修之本也成宗大德初複因集賢待制趙忭之請作大一統志元史載大德七年三月戊申卜蘭禧岳鉉等 岳鉉字周臣湯陰人徙居燕追封申國公謚文懿 進大一統志賜賚有差此再修之本也此本卷首題集賢大學士資善大夫同知宣徽院事孛蘭肹昭文館大學士中奉大夫秘書監岳鉉等上進正大德所修者史以孛蘭肹為卜蘭禧譯音之轉也又按至正六年中書右丞相別兒怯不花等奏大一統志於國用尤切恐久湮失請刻印以永於世許有壬受詔制序其文略不及大德重修事似當時所刻者乃是至元本非即此本此本序文目錄皆闕佚其刻印年月卷帙次第無可考傳聞康熙間刑部尚書昆山徐公幹學奉敕修大清一統志開局於吳之洞庭山借內府書有元大一統志殘本二十餘冊徐公志稿今在史局所借之書度已歸中秘而未聞有見之者茲讀朱氏所藏因鈔其副而書之後云 潛研堂文集卷二十九
454 ●元大一統志殘本跋 吳騫
455 元大一統志集賢大學士資善大夫同知宣徽院事孛蘭肹昭文館大學士中奉大夫秘書監岳鉉等纂上其書於古今建置沿革及山川古跡形勢人物風俗土產之類網羅極為詳備誠可云宇宙之巨觀堪輿之宏制矣惜乎明初修元史者編纂草草而地理一門尤為疏略苟憑此志為權輿更加之檢核庶幾在宋遼金之上乃竟不知出此何歟迨永樂中詔修一統志迄於天順五年始克成編大都不過剌取元一統志之什一而其間挂漏舛訛又不可勝計即如各府州縣廢置沿革一門元一統志正文既詳複取古今地理各書參互考証而細注其下明一統志盡變正文為小注僅僅摘取數語其餘槩從割棄雖沿革且都未備 如犍為縣下明一統志載宋並玉津縣入焉徙治懲非鎮元仍舊考元一統志云宋乾德四年省玉津入焉大中祥符四年徙治懲非鎮按縣治在府大江之下臨江濱距府百二十里縣治荒簡無居者自歸附後徙玉津鎮玉津在縣界上亦臨大江之濱去府城二十里不遠距犍為一百里是犍為於元初已從懲非鎮徙治玉津鎮矣而所謂歸附後者以前總序中已有自歸附國朝之語故此但曰歸附且其序述詳明若是乃明一統志猶憒憒焉幾使讀者至今猶疑犍為縣之在懲非鎮寧不可曬乎又如彭州名宦中之劉易從按明一統志作陳易從考易從乃唐工部尚書劉審禮次子其事詳見通鑒元一統志偶誤刻作陳易從然古跡九女塚下本作劉易從即屬一人而明一統志亦不能更正其它訛舛尚多姑舉其一二 豈複知有所謂考証哉此書前輩間有著錄亦多舛誤 國史經籍志不著撰人名氏居易錄作岳璘而遺孛蘭肹 考其始末惟元王士點商企翁所輯秘書監志為詳凡修纂歲月校寫人員裝潢書畫匠祿食繕寫紙剳收掌儲藏靡不周至可想見當日之慎重往嘉定錢曉征宮詹嘗借鈔南濠朱氏殘本元大一統志四百四十三翻每冊有處州路儒學教授官印其疆域乃河南陝西江浙江西等省今此僅四百三翻較朱本又少四十翻其疆域則止四川一省之彭州威州茂州簡州嘉定路眉州沔州蓬州重慶路夔路達州等且皆闕佚不全然楮墨精好並無官印自是民間流傳之本地理諸書如宋刻乾道咸淳兩臨安志嘉泰四明志會稽志嘉定赤城志等至今傳本尚多矧元刻部籍流於人間又奚可勝計偶從粥故書者見此漫憶而識之乾隆甲辰秋日
456 按錢宮詹跋元大一統志謂原有兩本至元二十三年世祖命集賢大學士行秘書監事札馬剌丁與秘書少監虞應龍等修輯二十八年書成凡七百五十五卷名大一統志藏之秘府此初修本也成宗大德初複因集賢待制趙忭之請作大一統志元史大德七年三月戊申卜蘭禧岳鉉等進大一統志賜賚有差此再修之本也宮詹兩本之說未知所據何書騫考元秘書監志至元乙酉 二十二年 欲實著作之職乃命大集萬方圖志而一之以表皇元疆理無外之大詔大臣近侍提其綱聘鴻生碩士立局置屬庀其事凡九年而成書續得雲南遼陽等書又纂修九年而始就今秘府所藏大一統志是也因詳其原委節目為將來成盛事之法又大德七年五月秘書郎呈奉秘府指揮當年三月也可怯薛玉德殿內有時分集賢大學士岳鉉等奏秘書監修撰大一統志元欽奉世祖皇帝聖旨編集始自至元二十三年至今才方成書以是繕寫總計六百冊一千三百卷進呈欽奉御覽過奉旨於秘府如法收藏仍賜賚纂集人等據此志則大一統志以世祖至元二十二年開修首尾共歷一十八年迨成宗大德七年始成而卜蘭禧岳鉉等奏進當即札馬剌丁等奉敕始修之本未嘗有兩本此書體大事繁非十數年纂輯不能成也宮詹又云按至正六年中書右丞相別兒乞不花等奏大一統志於國用尤切恐久湮失乞刻印許有壬奉詔撰序其文略不及大德重修事似當時所刻乃至元本非即此本騫疑所請刻者當即卜蘭禧岳鉉等所進之本按秘書志所載纂修繕寫俸食儲藏無不具悉獨未嘗載及刊刻蓋此書多至一千三百卷卷帙既繁刊板非易直至至正六年始刊行之事未可知秘書志成於至正二年故始終未及刻印事而許序不及大德重修益可証其無兩本矣惜此殘帙無歲月可稽至其卷數國史經籍志及千頃堂書目等並以為一千卷殆亦未考秘書監志而云然與 愚穀文存卷四
457 ●元大一統志 吳壽暘
458 元槧大一統志殘本六巨冊自六百十五至七百五十一中少九十七卷僅存三十九卷全卷二十八不全卷十一共四百三番每番二十行行二十字字大悅目其方域則四川彭州 崇寧蒙陽 威州 通化 茂州簡州 新津 嘉定府路眉州沔州蓬州重慶路夔路 永康 達州 彭水 紹慶路等先君子跋見愚穀文存中此書有跋云竹汀集跋見南濠朱氏本凡四百四十三番每冊首有處州路儒學教授印其方域則河南湖廣陝西浙江等省元修一統志凡二本一至元二十三年札馬剌丁虞應龍等修成於二十八年 七百五十五卷 大德初複從趙忭請命卜蘭禧岳鉉重修按宮詹所見蓋即此本 暘謹按宮詹文集跋又云史以孛蘭肸為卜蘭禧譯音之轉也 第六百十八卷劉易從作陳易從引彭州古今錄唐高宗儀鳳三年云云先君子書條雲按新唐書吐蕃傳 二百十六卷 上元三年攻鄯廓河芳四州詔周王顯為洮州道行軍元帥率工部尚書劉審禮等十二總管等討之李敬元率審禮擊吐蕃青海上審禮敗沒無儀鳳三年事疑工部尚書即易從之父一統志惜未詳其名耳陳易從前古跡門九女塚作劉易從此蓋誤作陳然明一統志名宦亦誤作陳俟更考之 敬元此誤作敬立 通鑒紀事本末載劉審禮父子事甚詳又後易從坐李敬業事云云下書曰按劉易從事舊唐書謂李敬貞誣構而死新唐書謂為酷吏周興誣構而死初不言李敬業且敬業敗於嗣聖元年至永昌時已五六載元一統志疑有誤 拜經樓藏書題跋記三
459 以上清
460 ●北平圖書館善本書目 趙萬里
461 大元一統志一千卷 元孛蘭肹岳鉉纂修 元刻本
462 存五卷 七百三十至七百三十一 七百九十至七百九十二
463 抄本
464 存十一卷 □□□□□至□□□□□五百四十四至五百五十
465 以上民國
466 ●大元大一統志
467 按元史藝文志載本書編纂共分兩次第一次於至元二十八年 西歷一二九一
468 為集賢大學士札馬剌丁及秘書少監虞應龍等所編凡七百五十五卷第二次於大德七年 西歷一三0三
469 為集賢大學士孛蘭肹及昭文館大學士秘書監岳鉉等所編凡一千卷此書全本現已失傳姑就見聞所及於岩崎男爵靜嘉堂文庫中所藏刊本數卷外則祇文學士藤田豐八氏藏有鈔本二冊均似清道光咸豐年間所鈔疑或與乾隆朝浙江汪氏進獻之書同出一底本也
470 至於本書內容因未窺全豹固難斷言然觀大德本殘卷體制則酷肖宋太平寰宇記四庫全書總目於明一統志下敘本書體制曰知明代修是書時其義例一仍元志之舊故書名亦沿用之此指明一統志與元一統志為一體是否盡然不無疑竇欽定熱河志及滿洲源流考引用本志記事固人所盡知但四庫總目於明一統志下又云考輿志之書出自官撰者自唐元和郡縣志宋元豐九域志外惟元嶽璘等所修大元一統志最稱繁博國史經籍志載其目共一千卷今已散佚無傳雖永樂大典各韻中頗見其文而割裂叢碎又多漏脫不複能排比成帙惟浙江汪氏所獻書內尚存原刊本則欽定諸書所引之文亦非依據原本當自永樂大典各韻中鈔出無疑矣蒙古游牧記所引佚文亦同總目所載大一統志編者為嶽璘者乃岳鉉之誤也按宋元本行格表謂浙江汪氏進獻本外尚有元本大一統志殘本行十字六巨冊靜嘉堂藏本如為陸心源藏書則與此相同與否亦難測也 滿洲歷史地理引用書目解說
471 ●大元大一統志 日本青山定雄
472 收藏中國地志當以北平圖書館為第一是館所藏不獨部數較豐且多秘籍珍本雖以日本收藏地志著名之靜嘉堂文庫內閣文庫尊經閣東洋文庫等處較之亦所不及
473 是館所藏地志最可注意者即大元大一統志是也此書有大小刊本兩種寫本一種元代編纂一統志前後凡兩次第一次在元世祖至元年間第二次在元成宗大德年間錢大昕跋云
474 考元時大一統志凡有兩本至元二十三年集賢殿大學士行秘書監事札馬剌丁言方今尺地一民盡入版籍宜為書以明一統世祖嘉納即令札馬剌丁與秘書少監虞應龍等搜輯為志二十八年書成凡七百五十五卷名大一統志藏之秘府此初修之本也成宗大德初複因集賢待制趙忭之請作大一統志元史載大德七年三月戊申卜蘭禧岳鉉等進大一統志賜賚有差此再修之本也但至元本早已散佚北平東方文化事業總委員會所編永樂大典引用書目 案此引用書目系依據劉承乾先生所藏永樂大典而編輯者專為編纂續四庫全書提要之參考 屢見元一統志之名此永樂大典中所引之元一統志究為何本殊難臆斷茲考定其為大德本理由如下
475 案大德本明初尚有完本後漸散佚明代之藏書家如範氏天一閣毛氏汲古閣等書目乃至明內閣藏書目錄百川書志等書均未之載惟葉文莊之菉竹堂書目卷六古今通志條載有大元一統志一百八十二冊而未注明卷數雖難斷定其為完本與否但觀其冊數之多可知其所缺無幾矣迨至清代此書已佚據錢大昕等之跋文可知僅存殘本二三卷而已錢大昕跋又云
476 戊子春從南濠朱氏假元大一統志殘本廑四百四十三翻大字疏行殊可愛每冊鈐以官印驗其文則處州路儒學教授官書也元時幅員最廣茲所存者惟中書省之孟州河南行省之鄭州襄陽路均州房州南陽路嵩州裕州江陵路峽州路陝西行省之延安路洋州金州鄜州葭州成州蘭州會州西和州江浙行省之平江路江西行省之瑞州路撫州路又皆散佚不完以全書計之特千百之什一爾 中略 此本卷首題集賢大學士資善大夫同知宣徽院事孛蘭肸
URN: ctp:ws59663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