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元曲選

《元曲選》[View] [Edit] [History]

1 蕁D遜炙摺J雷齙姆牒穎┗ⅰ3嘟艫南紉宋藝庀F嫖藜畚鎩S稚靄偌瓶魍肌0ツ愀銎夢尥健5ù笮檸洝0撤蚱廾扛呵臥┧鮒鰲D闈慷崍嘶ㄖο備盡S紙坌悅藍盡!泊啤嘲ァT韁袢鍘N也淮幕爰頁隼匆舶鍘!渤撤街爛琅燮浞頡!蠶隆�
2 〔隨從雲〕爺。那郭成拏的去。鎖在後槽亭柱上哩。〔衙內云〕我那裡恇郭成的渾家。這等生的風流。長的可喜。正好與我做個夫人。他來的路兒。可也遠了。多把些肥皂與他洗了臉。再搽些胭粉。換些錦繡衣服。在後堂中安排酒肴。慶賀新得的夫人。天阿。也是我一點好心。與我這條兒糖吃。〔詩云〕此生無分得嬌容。一床錦被半條空。今朝奪取良人婦。後堂慶喜吃三鍾。〔隨從雲〕還要分付後槽。將這廝收的好者。不要等他溜了。〔同下〕
3 〔音釋〕
4 累上聲 當去聲 盛音呈 ??音松 鞁音備 從去聲 稕音准 那上聲 強溪養切 那音挪 黯衣減切 撏詞纖切 剌音辣 粟須上聲 窨音去聲 祿音路 奔去聲 驀音陌 俗詞疽切 逐常如切 服房夫切 行音杭 賂音路 簌蘇上聲 醑音須 屬如上聲 福音府 推退平聲 姝音朱 中去聲 捽音祖 哭音苦 磣森上聲 物音務 毒東盧切 長音掌 阿何哥切
5 第二折
6 〔衙內領隨從上云〕某龐衙內。歡歡喜喜。拾得一個郭成的渾家。待要做了夫人。誰想他不著趣。百般的不肯。就我看。我這嘴臉。盡也看的過。你道我臉上搽粉。你又不搽粉那。我家中有個嬤嬤。是我父親手裡的人。他可也看生見長我的。如今著他去勸化。不怕不聽。小的每與我喚將嬤嬤來者。〔隨從做喚科云〕嬤嬤。爺喚哩。〔正旦扮嬤嬤同倈兒上云〕老身是龐衙內家的嬤嬤。衙內呼喚。須索走一遭去。這個是老身的孩兒。喚做福童。他父親不幸早年亡過。福童。你要學裡去。我與你這把鑰匙。你若尋我時。到花園裡來尋我便是。〔倈兒云〕我孩兒。你道將著這把鑰匙。揣在袖兒里。要尋你時。只在後花園裡。如今我學裡去也。〔下〕〔正旦雲〕老身自幼在龐府。看生見長這個衙內。非是一日也呵。〔唱〕
7 越調鬥鵪鶉則他這兔走烏飛。寒來暑往。春日花開。可又早秋天月朗。斷送了光陰。消磨了世況。我如今年紀老。鬢髮蒼。我做不的重難的生活。只管幾件輕省的勾當。
8 紫花兒序早辰間放開倉庫。晌午里綽掃了花園。未傍晚我又索執料廚房。小丫鬟忙來呼喚道衙內共我商量。豈敢行唐。大走向庭前去問當。〔正旦做見衙內科〕〔唱〕哥哥你有何明降。對老身至尾從頭。說短論長。
9 〔云〕哥哥呼喚老身來。有何事幹。〔衙內云〕嬤嬤。喚你來別無甚事。我大茶小禮。三媒六証。親自娶了個夫人。他百般的不肯隨順我。你勸他一勸。勸的他回心轉意。我自有重重的賞你。〔正旦雲〕哥哥你放心者。老身到那裡。不消三言兩句。管教他隨順哥哥便了。〔衙內云〕我這夫人。有些𢠳拗。嬤嬤。你須放出那蒯通般舌來才好。〔正旦唱〕
10 小桃紅老身非敢自誇強。我不比那蒯徹無名望。〔衙內云〕我禮拜磕頭。央及你波。〔衙內做拜科〕〔正旦唱〕呀呀呀何須的禮拜磕頭把咱央。〔衙內云〕好奶奶。沒奈何。好生勸他一勸。〔正旦唱〕直恁般痛著忙。就待要安排共宿芙蓉帳。憑著我甜話兒廝搪。更將些美情兒相向。哥哥也你穩情取金殿鎖鴛鴦。〔同下〕
11 〔旦兒上詩云〕天下人煩惱。盡在我心頭。渾如秋夜雨。一點一聲愁。妾身是郭成的渾家李幼奴。有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男兒郭成。鎖在馬房裡。天那。好煩惱殺我也。〔正旦上云〕此間是他臥房門首。〔做入見旦兒科云〕姐姐萬福。〔旦兒云〕嬤嬤萬福。〔正旦雲〕姐姐我問你咱。俺衙內。大財大禮。娶將你來。指望百年偕老。你只是不肯隨順。可是為何。〔旦兒云〕嬤嬤。你那裡知道我心中的冤枉也。〔正旦雲〕姐姐。你差了也。〔唱〕
12 憑欄人則這女聘男婚禮正當。你兩下和諧可著人贊揚。哎。你個女艷妝。你心中可怎不思想。
13 〔旦兒云〕嬤嬤。你怎知道。我那裡是大財大禮娶的。我本是郭成的渾家。有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丈夫鎖在馬房裡。嬤嬤。你可知道我這等冤枉也。〔正旦雲〕你若不說。我怎生得知。難道有這等事。〔唱〕
14 鬼三台聽的他言分朗。諕的我魂飄蕩。姐姐也你怎生則撞入天羅地網。俺那廝驢狗兒一片家狠心腸。著誰人好來阻當。〔旦兒云〕嬤嬤。我今日不曾看見丈夫。多敢殺壞了。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唱〕你道他昨來個那堝兒里殺壞了範杞梁。今日個這堝兒裡沒亂殺你女孟姜。〔旦兒云〕嬤嬤。我待要尋一個大大的衙門。告他去哩。〔正旦唱〕你待要叫屈聲冤。姐姐也誰敢便收詞接狀。
15 〔衙內同隨從打聽科〕〔旦兒做哭科云〕哎喲。天也。〔正旦唱〕
16 寨兒令我見他痛感傷。淚汪汪。〔旦兒云〕當初只為我生的風流。長的可喜。將我男兒陷害了性命。撾了我這面皮罷。〔正旦雲〕哎喲。可惜了也。〔唱〕水晶般指甲兒撾破面上。〔衙內同隨從做聽科〕〔正旦唱〕俺那廝少不的落馬身??。不久淪亡。他可便遭賊盜值重喪。
17 么篇多不到半月時光。餐刀刃親赴雲陽。高桿首吊脊梁。驢上碎分張。渾身的害麼娘椀大血疔瘡。
18 〔衙內做咳嗽科〕〔正旦唱〕
19 金蕉葉是誰人村聲潑嗓。他壁聽在門兒外廂。〔旦兒做驚科云〕嬤嬤。窗兒外有人咳嗽。〔正旦唱〕姐姐也你且休慌心勞意攘。我可便自把那言詞說上。
20 〔衙內做見正旦科云〕唗。我養著你個家生狗。倒向著裏吠。直被你罵的我好也。〔正旦唱〕
21 調笑令息怒波宰相。聽老身說行藏。〔衙內云〕你還說甚的。可敢再罵我麼。〔正旦雲〕哥哥。我不曾說甚來。〔唱〕我道是楚襄王寄語巫山窈窕娘。也不須遮遮掩掩妝模樣。早共晚准備下雨席雲床。〔衙內云〕你道不罵我。恰才我都聽的了也。〔正旦唱〕我道您哥哥也在城中第一家財帛廣。還有那鴉飛不過的田地池塘。
22 〔衙內云〕小的每。這老賤才罵了我許多。還待賴哩。拏繩子來捆了。丟在八角瑠璃井裡去。〔隨從雲〕理會的。〔隨從做腰裡取繩子捆科云〕嬤嬤。你也不要怨我。自家討死吃。〔旦兒云〕嬤嬤。兀的不痛殺我也。〔正旦雲〕姐姐。等我那孩兒來時。著他與我報讎。天也。誰來搭救我咱。〔唱〕
23 收尾罷罷罷我倒做了耕牛為主遭鞭杖。啞婦傾杯反受殃。有一日包待制到朝堂。哥哥也我則怕洩漏了天機白破你那謊。〔同旦兒下〕
24 〔隨從做丟科云〕撲冬丟下去了。再搬下井欄石。往下壓著。省的那尸首浮起來。嬤嬤。你倒好了。也落的一個水葬哩。〔做回話科云〕爺。小的每把嬤嬤著繩子捆了。丟在八角瑠璃井里死了也。〔衙內云〕這嬤嬤便死了。還有郭成哩。一發拿來。就在他渾家根前。著銅■〈釒算斤〉切了頭者。〔隨從雲〕理會的。郭成。你的渾家送了我衙內便罷了。你百忙裏不肯。如今著我來■〈釒算斤〉了你頭哩。趙虎。你揪著頭發。我提起這銅■〈釒算斤〉來。磕叉。〔做跌倒科云〕哎喲。諕殺我也。〔郭成做倒地複起來跑下〕〔隨從做驚科見衙內云〕爺。怪事怪事。只見日月。交食。不曾見轆軸退皮。爺著小廝每把郭成拿在那馬房裡。對著他渾家面前。他便按著頭。我便提起銅■〈釒算斤〉來可叉一下。刀過頭落。那郭成提著牆。跳過頭去了。〔衙內云〕??。怎麼提著牆。倒跳過頭去了。〔小廝云〕呸。是提著頭跳過牆去了。〔衙內云〕強魂強魂。休要大驚小怪的。不妨事。明日是正月十五日。賞元宵。多著些伴當每。拿著些棍棒。跟著我賞元宵去來。〔同下〕
25 〔音釋〕
26 嬤魔上聲 斷端去聲 量平聲 論平聲 撇音鱉 拗音要 堝音窩 撾莊瓜切 ??音莊 重平聲 嗓桑上聲 ■〈釒算斤〉音閘 轆音鹿
27 第三折
28 〔社火鼓樂擺開科〕〔外扮老人里正同上云〕老漢王老人。這個是劉老人。時遇元宵節令。預賞豐年。城裏城外。不論官家民戶。都要點放花燈。與民同樂。老的。咱每做火兒看燈。走一遭去來。〔做看燈科〕〔衙內領隨從上云〕今日是元宵節令。小的每隨俺看燈耍子去。〔魂子提頭衝上打科〕〔衙內做慌云〕那裡這個鬼魂打將來。好怕人也。走走走。〔下〕〔魂子追趕老人里正社火鼓樂同眾慌下〕〔衙內再上云〕小的每。這鬼魂好狠哩。我們這等跑。他倒越追上來。走走走。〔魂子再上趕科〕〔衙內云〕這鬼魂又趕將來了。諕殺我也。小的每扶著我回去罷。這燈也看不成了。〔下〕〔店小二上詩云〕買賣歸來汗未消。上床猶自想來朝。為甚當家頭先白。曉夜思量計萬條。自家是個賣酒的。在此處開著個酒店。但是那南來北往。做買做賣。推車打擔。都來我這店裡買酒吃。今日早把這旋鍋兒燒的熱些。等那買酒的人來。好蕩與他吃。〔老人里正謊上云〕走走走。如今那沒頭鬼不來了。老的。我們有了這些年紀。眼裡並不曾見這怪異。險些兒被他嚇死。我們且到這酒店裡吃幾杯酒。定一定膽。店小二。我們要買酒吃的。打二百長錢酒來。〔店小二云〕有有有。新篘的美酒。老的。請裡面坐。〔老人云〕恰才漸漸喘息定了。慢慢的吃幾杯兒。〔正末扮包拯便衣領張千上云〕老夫姓包名拯。字希仁。乃廬州金斗郡四望鄉老兒村人氏。官封龍圖閣待制。正授南衙開封府尹之職。奉聖人的命。著老夫西延邊賞軍回來。時遇上元節令。紛紛揚揚。下著國家祥瑞。張千。分付頭踏。遠遠的在前面自去。等我在後慢慢行者。〔唱〕
29 南呂一枝花我可便上西延離汴京。押衣襖臨京兆。我也不辭年紀老。豈憚路途遙。想著宰相官僚。請受了這千鐘祿難虛耗。怎不的秉忠心佐聖朝。今日在鵷鷺仙班。到後來圖寫上麒麟畫閣。
30 梁州第七我也則為那萬般愁常縈心上。兩條恨不去眉梢。急回身又遇著新春到。我只見寒梅晚謝。凍雪初消。傍幾家兒村雞啞啞。隔半程兒野犬哰哰。妝點來則恁的景物蕭條。可不道有丹青也便巧筆難描。我我我看了些青滲滲峻嶺層巒。是是是行了些黃穰穰沙堤得這古道。呀呀呀兀良早過了些碧澄澄野水橫橋。歸來路杳。裊絲鞭羨殺投林鳥。薄暮也在荒郊。怎當這疲馬西風雪正飄。說不盡寂寥。
31 〔張千雲〕相公。風又大。雪又緊。遠遠的有個酒務兒。略避一避風雪。就買些酒吃。可不好也。〔正末云〕張千。你說的是。兀的不是個酒務兒。〔唱〕
32 牧羊關草刷兒向牆頭挑。醉八仙壁上描。蓋造的瀟灑清標。寫著道酒勝西湖。店欺著東閣。〔帶雲〕看你這村野去處。有什麼整齊的。〔唱〕止不過瓦缽內斟村釀。那裡有金盞內泛羊羔。你待寫著大樣兒留人醉。我道不飲呵可便從他來酒價高。
33 〔云〕張千。接了馬者。〔張千雲〕牢墜鐙。〔正末見店小二〕〔張千做打小二科云〕賣酒的。快打掃乾淨閣子兒。釃熱酒來。把馬牽到後頭。與我細切草爛煑料。把馬喂著。不要塌了膘。你若著人偷了鞍子。剪了馬尾去。我兒也。你眼睫毛我都撏掉了你的。〔店小二云〕你看這廝。他也是個驢前馬後的人。怎麼不由分說。便將我飛拳走踢只是打。我且忍著。教他著我的道兒。〔張千雲〕店小二將酒來。我與相公遞一杯酒。〔做跪送科云〕相公。一路上風寒。孩兒每孝順的心。請滿飲一杯。〔正末云〕孩兒也。大風大雪。你兩隻腳伴著我這四隻馬蹄子走。你先吃這鍾兒酒者。〔張千雲〕相公不吃。與孩兒每吃。孩兒就吃。〔做接科〕〔正末云〕孩兒也。你吃下這鍾酒去。可如何。〔張千雲〕您孩兒吃下這鍾酒去。便是旋添綿。〔正末云〕怎麼是旋添綿。〔張千雲〕孩兒吃下這杯酒去。添了件綿團襖一般。〔吃科〕〔做打店小二科云〕我打你這個弟子孩兒。你見我打了你幾下。拏這麼冰也似的冷酒與我吃。把我牙都冰了。吃下去。肚裡就似割得疼的。你還立著哩。快釃熱酒來。〔店小二云〕我知道。〔做背科云〕我如今可釃滾熱的酒與他吃。我蕩這弟子孩兒。〔張千雲〕快將熱酒來。〔店小二云〕酒熱酒熱。〔張千雲〕相公。天道寒冷。熱熱的酒兒。請滿飲一杯。〔正末云〕孩兒也。你一路上還辛苦似我。這鍾酒也是你吃。〔張千雲〕這鍾酒又著孩兒每吃。謝了相公。〔做叩頭吃酒科云〕哎喲。好熱酒。蕩了喉也。〔正末云〕孩兒吃下這杯酒去。又與你添了一件綿搭??麼。〔做打店小二科云〕我打你個促搯的弟子孩兒。釃這麼滾湯般熱酒來蕩我。把我的嘴唇都蕩起料漿泡來。我兒也。你討分曉。我筋都打斷了你的。再釃酒來。〔店小二做背科云〕這才出了我的氣。我如今可釃些不冷不熱。兀兀禿禿的酒與他吃。〔張千雲〕將酒來。相公。孩兒每酒勾了。相公請飲一杯兒。〔正末云〕張千。可不道三杯和萬事。一醉解千愁。孩兒。我且不吃。一發等你吃了這鍾。湊個三杯。可不好那。〔張千雲〕相公又不吃。又與孩兒每吃。孩兒只得吃了。湊個三杯。〔做戰科〕〔正末云〕孩兒也。你吃了這幾鍾酒。怎麼打起戰來。〔張千雲〕您孩兒多衣多寒。〔正末云〕孩兒。你連吃這幾鍾。身上可溫和了。老夫一路上鞍馬勞倦。我有些腿疼。過來與我捶一捶背。〔張千雲〕理會的。〔做捶背科〕〔店小二云〕你個弟子孩兒。吃了兩鍾酒。佯風詐冒。手之舞之的打我。你敢再來打我麼。〔張千雲〕我兒也。你還強嘴哩。你休往城裏來。我若前街上撞見你。一無話說。我若後巷裏撞見你。一隻手揪住衣領。舉起我這五指闊無縫的拳頭。則一拳。〔做打正末科〕〔正末云〕張千。怎的。〔張千慌科云〕恰才相公賞了孩兒每幾鍾酒。店小二這廝無理。他則道我醉了。他欺負我。他見我與相公捶背。他看著我揎拳攞袖。舒著拳頭要打我。我說你要打我。可是我沒有手的。我也少不的還你一拳。不想失錯了。可可打了相公背上。〔正末云〕假似你手裡拏著把刀子可怎了。〔張千雲〕您孩兒須認的爹哩。〔正末云〕張千。看馬去。〔張千雲〕理會的。〔店小二云〕我著這弟子孩兒打殺我也。我且後面執料去咱。〔下〕〔正末云〕隔壁閣子里有人吃酒。我是聽咱。〔老人云〕老的。今日是上元節令。家家玩賞。好便好。則多了這沒頭鬼。老的。你滿飲一杯。〔里正云〕老的先請。〔老人云〕也罷。我先飲。嗨。老弟子孩兒。可忘了澆奠。〔做澆奠科云〕頭一鍾酒。願天下太平。第二鍾酒。願黎民樂業。做官的皆如卓魯。令史每盡壓蕭曹。輕徭薄稅。免受塗炭者。〔正末云〕你聽那廝。倒也說的好。〔唱〕
34 賀新郎他那裡擎杯舉酒對天澆。現如今五穀豐登。萬民安樂。賣弄他田蠶十倍收成了。說不盡莊家莊家這好。還待要薄稅輕徭。他道官長每如卓魯。令史每壓蕭曹。高眠莫被閒愁攪。似這等人心無厭足。則怕天也填不的許多凹。
35 〔正末做𢲔老人科云〕唱喏。〔老人慌科云〕哎喲。沒頭鬼又來了。〔做見正末科云〕呸。我道是沒頭鬼。原來是這個老弟子孩兒。則被你諕殺我也。〔張千雲〕??。休胡說。是包包包。〔正末云〕包什麼。〔張千雲〕眾老兒。我要買一包絲綿可有麼。〔正末云〕張千靠後。〔老人云〕兀那老子。你要替我唱喏。你也叫一聲。老人家。我唱喏哩。我們便知道了。可怎麼不做聲不做氣。猛可里從背後𢲔將我過來。唱上個喏。且是你這臉生的俊。把我們嚇這一跳。我把你個無分曉的老無知。〔張千雲〕??。是龍龍龍。〔正末云〕什麼龍。〔張千雲〕我說你那兩個敢有些耳聾。〔正末云〕這廝靠後。〔老人云〕我把你個老不死的老賊。〔張千雲〕??。是圖圖圖。〔正末云〕什麼圖。〔云〕我問你老人家。你卻才說有什麼沒頭鬼。〔老人云〕你不知。聽我說與你。俺每都是在城的老人里正。今日是上元節令。俺往城裏看燈去來。撞見個沒頭鬼。手裡提著頭。趕著眾人打。俺們害慌。權躲在這酒務兒裡吃杯酒。你恰才不做聲不做氣。𢲔將我過來。唱上個喏。我則道沒頭鬼又來了。故此說著這沒頭鬼。〔正末云〕老夫不知。休怪休怪。〔老人云〕你去你去。不怪你。我們也不吃酒了。各回家去也。〔同里正下〕〔正末云〕自從我離朝。誰想有這等蹺蹊事也。〔唱〕
36 牧羊關他那裡才言罷。諕的我魂暗消。離城中則半載其高。可怎麼白日神嚎。到黃昏鬼鬧。我半生多正直。怎見這蹊蹺。只今的離村畽猶然早。〔云〕張千。將馬來。〔張千雲〕理會的。〔正末唱〕我和你到皇都赴晚朝。
37 〔行科〕〔魂子上做轉科〕〔正末云〕呸。好大風也。別人不見。老夫便見。我馬頭前這個鬼魂。想就是老人們所說沒頭的鬼了。兀那鬼魂。你有甚麼負屈銜冤的事。你且回城隍廟中去。到晚間我與你做主。速退。〔魂子踅下〕〔正末云〕張千。休回私宅。跟的我徑往開封府裡去來。〔行科〕〔張千雲〕喏。在衙人馬平安。抬書案。〔正末云〕張千孩兒。與你十日假限。到我私宅中。取的鋪蓋來。就問誰該當直。〔張千雲〕今日誰該當直。〔婁青上云〕小人婁青便是。哥。你回來了也。改日與你洗塵。恕罪恕罪。〔張千雲〕兄弟。我如今下班去也。〔下〕〔婁青做見正末科云〕喏。該是孩兒每婁青當直。〔正末云〕婁青。該你當直。你敢勾人去麼。〔婁青做笑科云〕爺不問。您孩兒也不敢說。您孩兒怎麼不敢勾人。有個混名兒。喚做催動坑哩。〔正末云〕怎生喚做催動坑。〔婁青雲〕當初一日。爺著您孩兒勾人去。聽的說您孩兒到。都逃竄的一個也沒了。我回頭一看。則有一個土坑。我將那勾頭文書。放在那土坑上。喝了一聲。兀那土坑。你跟的我開封府裡回話去來。我在前面走。那土坑在後面速碌碌速碌碌跟將您孩兒來了。因此上喚做催動坑。〔正末云〕好兒。我如今著你勾人去。〔婁青雲〕您孩兒就去。〔做忙走科〕〔正末云〕婁青。你轉來。你勾誰去。〔婁青雲〕知他勾誰。〔正末云〕你與我勾將那沒頭鬼來。〔婁青做慌跪科云〕人便好勾。沒頭鬼怎生勾的他。〔正末云〕你可不道是催動坑哩。〔婁青雲〕爺。這一會兒催不動了也。〔正末唱〕
38 哭皇天則你那催動坑剛才道。可怎生這公事便妝么。則你那口是禍之苗。〔婁青做打臉科云〕你怎麼多嘴。〔正末唱〕舌是斬身刀。〔帶雲〕婁青。〔唱〕你與我去城隍根前祝禱。〔婁青雲〕爺著孩兒祝禱甚的。〔正末唱〕你說與那銜冤的業鬼。屈死的冤魂。你著他今宵插狀。此夜呈詞。你道這包龍圖專在南衙里南衙裏等待著。〔婁青雲〕您孩兒知道了。便勾去。〔正末云〕婁青你轉來。天色還早哩。〔婁青雲〕這等多早晚去。〔正末唱〕直等的金烏向山墜。銀蟾出海角。
39 〔婁青雲〕您孩兒便依著爺的言語。對城隍神道祝禱了。他兩個耳朵是泥塑的。怕不聽見。〔正末云〕婁青。我與你一道牒文去。〔唱〕
40 烏夜啼你與我速赴城隍廟。將牒文火內焚燒。早將那沒頭的業鬼提來到。〔婁青做怕科云〕哎喲。這城隍廟是鬼窩兒里。三更半夜。只是婁青一個自去。怕人設設的。怎好。〔正末唱〕諕的他怯怯喬喬。絮絮叨叨。諕的他戰簌簌的把不定腿脡搖。可撲撲的按不住心頭跳。你這廝。若違拗。〔帶雲〕你看我這劍者。〔唱〕我著劍分了你肢體。切了你脂膏。
41 〔云〕婁青。〔婁青雲〕有。〔正末云〕婁青。今夜晚間。將著這道牒文。直至城隍廟中。燒了這道牒文。你將那銜寃負屈的鬼魂。都著他開封府裡來。老夫親自問這一樁公事。〔婁青雲〕爺。這個正叫做沒頭公事。便要問時怕也難應心麼。〔正末唱〕
42 黃鐘尾我若是不應心今夜便辭了宣詔。〔婁青雲〕爺。應的口麼。〔正末唱〕我若是不應口今番不姓包。〔婁青雲〕您孩兒多早晚時候去。〔正末云〕天色早哩。〔唱〕直等的初更殘二鼓交。把冤魂攝來到。審個真實。問個下落。殺人賊便拿捉。赴雲陽向市曹。將那廝高桿上挑。把脊筋來吊。我著那橫亡人便得生天。眾百姓把咱來可兀的稱贊到老。〔下〕
43 〔婁青雲〕我婁青領著包待制這一道牒文。到城隍廟勾那沒頭鬼去。你道活人好見鬼的。可不是死。我待不去來。他又要切了我的頭。也是個死。我想這銅■〈釒算斤〉一■〈釒算斤〉。■〈釒算斤〉將下來。這脖子上好不疼哩。頭又切斷了。不如被鬼諕死倒不疼。又落得個完全尸首。只得捱到今夜晚間。三更時分。將著牒文。到城隍廟裡勾鬼去。常𢬵著個死罷。〔暫下〕〔拿燈籠再上云〕這早晚是三更也。我提了燈籠。怎麼這一會兒越怕將起來。你聽那房上的瓦。各剌剌各剌剌。牆上的土。速碌碌速碌碌。有鬼也。有鬼也。〔做拿燈照科云〕嗨。原來是風吹的這箬葉兒響。我白日裡就與那道官說來。教他把廟門則半掩著。來到門外果然還不曾上拴哩。〔做推廟門入廟科云〕待我推開這門來。〔驚科〕早是一個冷風陣。從裏面吹將出來。哎喲。燈也滅了。敢這沒頭鬼預先在那裡等我。〔做進門科云〕呸。百忙裏腿轉筋。這個是二門。這個是兩廊。這個是正殿。〔做放下燈籠跪科云〕城隍爺爺。包待制大人的言語。教我勾沒頭鬼來。爺爺可憐見。我有這牒文在此。可可的我的燈籠。剛到門就滅了。那裡討火燒他。呸。這琉璃里不是燈。待我踏著櫈。點這燈下來。〔做上櫈倒科云〕呸。百忙裏又踹虛了。教我吃著一驚。待我先點在燈籠裡了。便有風來。也不怕他。〔做取燈籠罩兒點上燈燒紙科云〕爺爺可憐見。〔內響科〕〔做怕科云〕有鬼。有鬼。〔做倒科〕〔魂子做提頭上扶起婁青科〕〔婁青雲〕這扶我的是誰。〔魂子云〕我是沒頭鬼。〔婁青看科云〕好怕人。當真是沒頭鬼。〔魂子做應科云〕是。〔婁青雲〕你這沒頭鬼。包待制勾你哩。你跟我去來。〔魂子應科同下〕
44 〔音釋〕
45 篘叉搜切 傍去聲 滲森去聲 寂精妻切 挑上聲 閣高上聲 釀泥降切 旋去聲 揎音宣 攞羅上聲 樂音澇 凹音腰 嚎音毫 畽湯卵切 祝去聲 角音皎 落音澇 提之卯切
46 第四折
47 〔正末領祗候張千排衙上〕〔張千么喝科云〕左右伺候。大人坐堂。要問事哩。〔正末云〕今夜燈燭熒煌。如同白日。正好問這樁公事也呵。〔唱〕
48 雙調新水令透襟懷一陣冷風吹。則他這閉長空暮雲都退。顯出那碧澄澄天氣爽。明皎皎月光輝。廝和著燈焰相窺。照耀的似白日。
49 〔云〕婁青好不干事。可怎生這早晚不見來也。〔婁青上云〕來到衙門首了。不知他有也是無。待我叫他一聲。沒頭鬼。〔魂子隨上做應科云〕哎。〔婁青雲〕你則在這裏。我報複去。〔魂子云〕我知道。〔婁青見正末做跪科云〕孩兒每婁青來了也。〔正末云〕婁青。曾見什麼人來。〔婁青雲〕沒。我則見鬼來。〔正末云〕你勾的鬼如何。〔婁青雲〕有有有。被我劈頭毛採將來了。〔正末云〕與我拿將過來。〔婁青雲〕理會的。我出的這門來。我喚他一聲。沒頭鬼。〔魂子云〕哎。〔婁青雲〕大人喚你哩。你過去。有甚麼冤枉事。你自說波。〔婁青見正末科云〕當面。〔正末云〕婁青。你著他說那詞因。〔婁青雲〕大人分付。著你說那詞因。〔婁青做聽扯祗候科云〕你聽見麼。〔祗候雲〕我不聽見。〔婁青雲〕我也不聽見。〔正末云〕可怎生他不言語。將婁青搶出去。〔張千做叉婁青科云〕出去。〔婁青做跌出門科云〕悔氣。這沒頭鬼在門外叫聲應聲。怎麼緊要去處。倒不做聲。莫不是他去了麼。待我再叫他一聲。沒頭鬼。〔魂子應科云〕哎。〔婁青雲〕你在那裡來。〔魂子云〕我害飢也。買個蒸餅吃哩。〔婁青雲〕這廝還要打諢。你要去吃蒸餅。兀的你手裡現拿著個饅頭哩。你快過去。〔做見正末科云〕沒頭鬼。你說。〔正末云〕他怎生又不言語。搶出去。〔張千做叉出門科婁青雲〕原來他不曾過去。待我再叫他一聲。沒頭鬼。〔魂子應云〕哎。〔婁青雲〕你怎麼又不過去。〔魂子云〕我過去不得。〔婁青雲〕你為甚麼過去不得。〔魂子云〕被那門神戶尉當住我。因此上過不去。〔婁青雲〕你何不早說。〔婁青見正末科云〕大人可憐見。這個沒頭鬼被門神戶尉當住。因此上不敢過來。〔正末云〕是阿。大家小家。各有個門神戶尉。〔詩云〕老夫心下自裁劃。你將銀錢金紙快安排。邪魔外道當攔住。只把屈死冤魂放入來。〔唱〕
50 沉醉東風則我那開封府門神戶尉。你與我快傳示莫得延遲。你教他放過那屈死的魂。銜冤的鬼。只當住邪魔惡祟。〔婁青雲〕燒了這紙錢。你看好冷風也。〔正末唱〕我則見黯黯的愁雲慘霧迷。嗨。可早變的來天昏也那地黑。
51 〔魂子見正末跪科〕〔正末云〕別人不見。老夫便見。燈燭直下。跪著一個鬼魂。好是可憐人也。〔唱〕
52 慶東原紙錢向身邊挂。人頭向手內提。向前來緊靠著燈前跪。我這裡叮嚀的問你。你家住在那裡。〔魂子云〕孩兒每河中府人氏。〔正末唱〕姓甚名誰。〔魂子云〕姓郭名成。〔正末唱〕你可也做財主做經商。為黎庶為官吏。
53 〔魂子云〕孩兒是個秀才。〔正末云〕兀那鬼魂。你將那屈死的詞因。備細訴來。老夫與你做主。〔魂子云〕孩兒每姓郭名成。本貫河中府人氏。嫡親的四口兒家屬。有一雙父母年高。渾家李氏。我因做了一個惡夢。去市上算卜。道我有一百日血光之災。千里之外。可以躲避。小生來到家中。辭別了父母。一來躲避災難。二來進取功名。行至中途。時遇冬天。風又大。雪又緊。在一個小酒務兒里飲酒。正撞著權豪勢要的龐衙內。強奪了我生金閣兒。又要我渾家為妻。見小生不從。將我銅■〈釒算斤〉下一命身亡。我一靈兒真性不散。投至的見爺爺呵。可憐我這等冤枉。天來高。地來厚。海來深。道來長。〔詞云〕因此一點冤魂終不散。日夜飄颻枉死城。只等報得冤來消得恨。才好脫離陰司再托生。即今上元節令初更候。正遇龐姓無徒出看燈。被我繞著街頭追索命。吵的游人大小盡擔驚。也是千難萬難得見南衙包待制。你本上天一座殺人星。除了日間剖斷陽間事。到得晚間還要斷陰靈。只願老爺懷中高揣軒轅鏡。照察我這悲悲痛痛。酸酸楚楚。說無休訴不盡的含冤負屈情。〔正末云〕兀那鬼魂。到明日我與你做主。你且退者。〔魂子云〕婁青哥哥。你還送我一送兒去。我有些怕鬼。〔婁青雲〕唗。〔魂子下〕〔正末云〕天已明了也。張千。抬出放告牌去。〔張千雲〕理會的。〔旦兒領倈兒上云〕冤枉也。〔正末云〕張千。是甚麼人聲冤。著他過來。〔張千雲〕兀那婦人。你過去當面。〔旦兒同倈兒見正末跪科云〕〔正末云〕兀那婦人。你為何聲冤。說你那詞因來。〔旦兒云〕小婦人是河中人。喚做李幼奴。大人可憐見。我告著龐衙內。強要了我生金閣兒。又逼我為妻。將俺男兒郭成殺壞了。這個是嬤嬤的孩兒福童。將他母親推在八角琉璃井里死了。望青天老爺。與小婦人做主咱。〔正末唱〕
54 雁兒落昨宵個牒城隍將怨鬼提。到今日放南衙果有冤詞遞。原來是龐衙內使盡他狼虎威。生拆散你這鴛鴦對。
55 得勝令呀。他敢將蕭何律做成衣。將罪犯滿身披。誰許他謀了財又要謀人命。誰許他奪人妻逼做妻。直恁的無知。那嬤嬤擔何罪。死的個堪悲。我與你勾他來問到底。
56 〔云〕兀那婦人。你兩個且在司房裡住者。〔旦兒同倈兒下〕〔正末云〕婁青你與我買羊去。〔婁青雲〕理會的。買了羊也。〔正末云〕婁青。你與我挂畫者。〔婁青雲〕畫也挂好了。〔正末云〕與我請人去。〔婁青做應便走科〕〔正末云〕婁青你轉來。你請誰去。〔婁青雲〕知他請誰去。〔正末云〕與我請將龐衙內來。〔婁青雲〕老子也。怎麼要請他。他是個不好惹的。官差吏差。來人不差。大著膽請他去。此間是龐府門首。〔做咳嗽科〕〔龐衙內上云〕是什麼人在門首。〔婁青做見跪科云〕孩兒每是衙門中的婁青。有包待制差我來請大人哩。〔衙內云〕包待制他請我怎的。他意思則是怕我。你說去道我便來也。〔婁青雲〕理會的。〔見正末科云〕小人請的衙內來了。〔正末云〕道有請。〔婁青雲〕爺有請。〔衙內做見科云〕老宰輔。量小官有何德能。敢勞置酒相請。〔正末云〕老夫西延邊賞軍才回。專意請衙內飲一杯。衙內請坐。老夫年紀高大。多有不是處。衙內寬恕咱。從今已後。咱和衙內則一家一計。〔衙內云〕老宰輔說的是。和咱做一家一計。〔正末云〕衙內。老夫西延邊賞軍回來。得了一件稀奇的寶物。著衙內看咱。〔衙內云〕是何物。〔正末云〕是一個生金塔兒。塔兒不稀罕。放在那桌兒上。有那虔心的人。拜三五拜。塔尖上有五色毫光真佛出現。〔衙內云〕這個不打緊。我有個生金閣兒。放在有風處。仙音嘹亮。無風處用扇子扇著。也一般的響動。〔正末云〕老夫不信。〔衙內云〕小的每快去家中取來。〔小廝云〕生金閣兒取來了也。〔衙內云〕放在桌兒上。著扇子扇動咱。〔婁青做扇細樂響科〕〔正末云〕是一件好東西。真是無價之寶。〔婁青雲〕那裡是生金閣響。死了我丈人回靈哩。〔正末云〕衙內。老夫難的見此寶物。怎生借與我老妻一看。可不好那。〔衙內云〕老宰輔將的看去。咱則是一家一計。〔正末唱〕
57 沽美酒略使些小見識。智賺出殺人賊。這場事天教還報你。我可便有言語敢題。並不要你還席。
58 〔衙內云〕老宰輔不要我還席。好快活也。咱則一家一計。吃個盡興方歸。〔正末唱〕
59 太平令𢬵了個醄醄沉醉。直吃的盡興方歸。〔衙內云〕從今後一家一計。〔正末唱〕龐衙內有權有勢。更和俺包龍圖一家一計。你若是這裏。等的。也不消半刻。我可便剮的你身軀粉碎。
60 〔云〕筵前無樂。不成歡樂。婁青。與我喚將個歌者來。〔旦兒領倈兒上跪科云〕冤屈也。〔正末云〕兀那婦人。你告誰。〔旦兒云〕我告龐衙內。〔正末云〕衙內。他告你哩。〔衙內云〕咱則一家一計。〔正末云〕衙內。那婦人說你強要了他生金閣兒。是也不是。〔衙內云〕恰才那個閣兒便是。〔正末云〕說你強要他為妻。又將他男兒郭成殺壞了。是也不是。〔衙內云〕是我鬥他耍來。〔正末云〕又將嬤嬤推在井中身死。是也不是。〔衙內云〕也是。也是。〔正末云〕婁青。將紙墨筆硯來。著衙內畫個字者。〔婁青雲〕理會的。爺依著畫個字。左右一家一計。〔衙內云〕是我來。是我來。我左右和老包是一家一計。〔正末做努嘴科云〕婁青。與我拿下去。〔婁青做拿科云〕爺請出席來。左右一家一計。〔衙內云〕老兒。你敢怎麼。〔正末云〕婁青。將枷來。將龐衙內下在死囚牢里去。〔婁青做拿枷套衙內科云〕衙內。請上枷。〔衙內云〕老兒。這個須不是一家一計。〔正末云〕一行人聽我下斷。龐衙內倚勢挾權。混賴生金閣兒。強逼良人婦李氏為妻。擅殺秀才郭成。又推嬤嬤井中身死。有傷風化。押赴市曹斬首示眾。嬤嬤孩兒福童。年雖幼小。能為母親報讎。到大量才擢用。將龐衙內家私。量給福童一分為養贍之貲。郭成妻身遭凌辱。不改貞心。可稱節婦。封為賢德夫人。仍給龐衙內家私一分。護送還鄉。侍奉公婆。郭成特賜進士出身。亦被榮名。使光幽壤。〔旦兒倈兒同拜謝科〕〔正末詞云〕則為這龐衙內倚勢多狂狡。擾良民全不依公道。窮秀才獻寶到京師。遇賊徒見利心生惡。反將他一命喪黃泉。恣奸淫強把佳人要。老嬤嬤生推落井中。比虎狼更覺還凶暴。論王法斬首不為辜。將家緣分給諸原告。李幼奴賢德可褒稱。那福童待長加官爵。若不是包待制能將智量施。是誰人賺得出這個生金閣。
61 〔音釋〕
62 熒音盈 和去聲 日人智切 劃胡乖切 祟音歲 黑亨美切 識傷以切 賊則平聲 席星西切 醄音桃 興去聲 的音底 刻康美切 惡襖去聲 爵剿去聲
63 題目 李幼奴撾傷似玉顏 
64 正名 包待制智賺生金閣
65 包待制智賺生金閣雜劇終
66 《元曲選》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雜劇 (明)臧晉叔 編
67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雜劇  (元)武漢臣 撰
68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雜劇目錄
69 第一折
70 〔音釋〕
71 楔子
72 〔音釋〕
73 第二折
74 〔音釋〕
75 第三折
76 〔音釋〕
77 第四折
78 〔音釋〕
79 題目 甚黑子花柳鳴珂巷 正名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
80 第一折
81 〔老旦扮卜兒上〕〔詩云〕教你當家不當家。及至當家亂如麻。早晨起來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老身嘉興府人氏。姓李。有一個女孩兒。小字素蘭。幼小間學成歌舞吹彈。做著個上廳行首。這裡也無人。我這個女兒也不是我親養的。他自身姓張。幼小間過房與我做義女。如今十八歲了。詩詞歌賦。針指女工。無不通曉。生的十分大有顏色。時遇清明節令。著女孩兒梳妝打扮了。領著梅香去郊外踏青賞玩去。早些兒來家。老身無甚事。往劉媽媽家吃茶去也。〔下〕〔正末扮李斌引琴童上云〕小生姓李名斌。字唐斌。別號玉壺生。本貫維揚人也。自幼攻習儒業。因游學來至嘉禾地方。這是古秀州。乃江南繁華勝地。今日清明。傾城士民。盡往郊外游。春賞玩。小生引著琴童。前往郊外散心。小生暗想。寒窗下曾受十載苦功。他日必奪皇家富貴。豈不聞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信有之也。〔唱〕
82 仙呂點絳唇映雪窗前。豈辭勞倦攻經典。甲榜爭先。獨占文場選。
83 混江龍赴瓊林飲宴。不枉了青燈黃卷二十年。有郎官過盞。中使傳宣。御酒淋漓袍袖濕。宮花蹀躞帽簷偏。列紫衫銀帶。聽玉管冰弦。挑絳紗紅燭。對皓月遙天。醉醺醺紅妝扶策下瑤階。氣昂昂朱衣迎接離金殿。擺列著玉簪珠履。准備著寶馬銀鞭。
84 〔琴童云〕相公。時遇春天清明節令。你看這郊外人稠物穰。都是賞心樂事。真個好熱鬧也。〔正末唱〕
85 油葫蘆則見那仕女王孫游上苑。人人可便賞禁煙。則見那桃花散錦柳飛綿。語關關枝上流鶯囀。舞翩翩波面鴛鴦戀。這壁廂羅綺叢。那壁廂鼓吹喧。抵多少笙歌鬧入梨花院。可兀的就芳草設華筵。
86 天下樂則待要悶向秦樓列管弦。青簾。風外懸。嗔游人醉眠芳徑軟綠陰中聞鷓鴣。紅香中啼杜鵑。休辜負艷陽三月天
87 〔云〕琴童。你看那香車寶馬。來往交雜。正好賞心樂事也呵。〔唱〕
88 那吒令一叢叢香車翠輦。一隊隊雕鞍駿𩣵。一簇簇蘭橈畫船。一攢攢蹴球場。一處處秋千院。一行行品竹調弦。
89 鵲踏枝一個個玉天仙。一雙雙美嬋娟。一層層錦塢花溪。一里里翠繞珠圈。一步步丹青扇面。一段段流水桃源。
90 〔云〕你看如此春景。真乃詠之不足。玩之有餘。明明是一幅丹青圖畫也。〔唱〕
91 寄生草端的是萬萬首詩難盡。千千筆畫不全。日暄暄芳草汀晴沙暖襯鴛鴦薦。露涓涓楊柳樓柔絲困擺黃金線。風習習杏花村粉牆亂落胭脂片。翻滾滾玉闌幹扇粉翅飛倦採香蝶。急煎煎翠池塘展烏衣忙殺銜泥燕。
92 〔云〕琴童。天色早哩。俺慢慢的行。〔旦扮李素蘭引梅香上云〕妾身姓李。小字素蘭。自幼習學些談諧歌舞。做著個上廳行首。時遇春天清明節令。母親言語。著梅香跟著妾身。郊外散心。梅香。你看那萬紫千紅。游人甚廣。俺來到這花深去處。將那春盛擔兒。放在一壁。俺慢慢的賞玩咱。〔正末云〕好一個小娘子也。〔旦雲〕好一個俊秀才也。〔梅香雲〕好一個傻琴童也。〔琴童云〕好一個醜梅香也。〔梅香雲〕你也不俊。〔正末唱〕
93 六么序呀。猛見了心飄蕩。魂靈兒飛在天。怎生來這搭兒遇著神仙。他那裡眼送眉傳。我這裡腹熱心煎。兩下裡都思惹情牽。他則管送春情不住相留戀。引的人意懸懸似熱地蚰蜒。他生的身軀裊娜真堪羨。更那堪眉彎新月。步蹙金蓮。
94 么篇好著俺俄延。熬煎。眼暈頭旋。有口難言。兀的不送了我也這一搭兒平原。他那裡褪後趨前。俺這裏意馬心猿。幾時得共宿同眠。若天公肯與人方便。成就了一世姻緣。若是風亭月館諧鶯燕。但得他舌尖上甜唾。才止住這口角頭頑涎。
95 〔旦雲〕梅香。你問那秀才。那裡人氏。姓甚名誰。〔梅香見末科〕秀才萬福。〔正末云〕琴童接了馬者。〔琴童云〕牢墜鐙。〔正末云〕小娘子祗揖。〔梅香雲〕秀才。俺姐姐使我來問秀才那裡人氏。姓甚名誰。〔正末云〕小生揚州人氏。姓李名斌。字唐斌。別號玉壺生。今年方才二十八歲。未曾娶妻哩。〔梅香雲〕也是個傻廝。誰管你娶妻也不曾。〔正末云〕小生則這般道。〔梅香雲〕我回俺姐姐話去。姐姐。那秀才揚州人氏。姓李名斌。字唐斌。年方二十八歲。〔旦雲〕梅香。你問那秀才。我有心請他來花塢中。將咱那酒肴共飲幾杯。看他心下如何。〔梅香見末科云〕秀才。俺姐姐說來。請你去那花塢中飲幾杯酒。你心下如何。〔正末云〕小生願隨鞭■〈釒凳〉。〔梅香雲〕你看他一讓一個肯。〔正末見旦科云〕姐姐祗揖。〔旦雲〕秀才萬福。〔正末云〕敢問姐姐誰。氏之家姓甚名誰。〔旦雲〕妾身是本處上廳行首。姓李。小字素蘭。今日因賞清明節令。幸遇尊顏。妾身有菲饌蔬酒。若蒙不棄。共飲幾杯。未知尊意如何。〔正末云〕感承姐姐厚意。小生焉敢違命。〔旦雲〕梅香。將酒過來。我與秀才遞一杯。〔正末云〕量小生有何德能。敢勞姐姐如此相待也。〔唱〕
96 後庭花感謝你個曲江池李亞仙。肯顧戀這貶江州白樂天。願你個李素蘭常風韻。則這個玉壺生永結緣。雙通叔敢開言。著你個蘇卿心願。我雖無那走江湖大本錢。也敢賠家私住幾年。
97 柳葉兒也養的恁滿門宅眷。也是我出言在駿馬之前。哎。你個謝天香肯把耆卿戀。我借住臨川縣。敢買斷麗春園。一任著金山寺擺滿了販茶船。
98 〔旦雲〕秀才若肯屈高就下。妾身願與秀才做一程兒伴。妾身有隨身的翠珠囊一枚。更有二十五輪香串一腕。與秀才權為信物。只望貴腳早踏賤地。〔正末云〕姐姐見賜之意。小生合當拜受。小生有掠鬢角的玉螳螂一枚。白羅春扇一把。送姐姐權且收留。亦為信物。〔旦雲〕此信物妾身收留。來日專候秀才。休得失信。〔正末云〕小生孔子門徒。焉敢失信也。〔唱〕
99 賺煞我得了這沉香串翠珠囊。你收取這玉螳螂白羅扇。四件兒是咱這玉潔冰清意堅。〔旦雲〕秀才。則是一件。爭奈老母嚴惡。休得見責。〔正末云〕姐姐放心。〔唱〕料的這入馬東西應不免。我著他揀口兒食換套兒穿。任抓掀。不是我撥萬論千。常??著賣了城南金穀園。若你個李素蘭意專。這玉壺生情願。我情願一春常費買花錢。〔下〕
100 〔旦雲〕天色晚了也。梅香。咱回家去來。〔下〕
101 〔音釋〕
102 斌音賓 蹀音迭 躞音屑 策釵上聲 稠音紬 穰人掌切 簾音簾 鷓遮去聲 鴣音姑 輦連上聲 𩣵音寃 橈音饒 踘音菊 襯初艮切 蝶音爹 傻商鮓切 蚰音尤 蜒音延 裊音鳥 娜挪上聲 暈音韻 褪吞去聲 涎徐煎切 塢音五 抓莊瓜切 掀音軒
103 楔子
104 〔衝末扮陶伯常引祗候上〕〔詩云〕三年為吏在錢塘。近奉征書入建章。自省循良無實政。終慚父老說甘棠。小官姓陶。名綱。字伯常。廣陵人也。由進士及第。授杭州同知之職。今奉聖人的命。取小官赴京。路從嘉興府過。此處有一故友。乃是李玉壺。據此人文學。還在小官之上。爭奈此人以花酒為念。墮了功名。小官在此驛亭中等候。已曾著人請他去了。左右的。門首覷者。若來時。報複我知道。〔正末引琴童上云〕小生李玉壺。今有故友陶伯常相公。在驛亭中相請。小生須索走一遭去。門上的。報複去。道有李玉壺特來拜見。〔祗候報科〕報相公得知。有李玉壺求見。〔陶伯常云〕道有請。〔見科正末云〕早知哥哥來到。只合遠接。接待不及。勿令見罪。〔陶伯常云〕數載不見。有失動問。兄弟請坐。〔正末云〕哥哥。請問因何至此。〔陶伯常云〕兄弟不知。今有聖人命。取小官赴京。路從此過。聞知兄弟在於此處風月。兄弟。你有滿腹才學。不思進取功名。只以花柳為念。小官恐怕誤汝一生大事。如之奈何。〔正末云〕老兄嚴訓。焉敢不從。因愚弟疏狂。致勞尊念。李斌得罪於仁兄。有玷於名教。雖然如此。爭奈此妓非風塵之態。乃貞節之婦。故此留心於他。實非李斌荒淫。〔陶伯常云〕既賢弟堅心。有難割遣。如今小官行促。賢弟平日有甚麼做下文章。待小官齎至都城保奏。但得進身。以盡朋友之心。可是何如。〔正末云〕辱弟有作下的萬言長策。萬望哥哥提拔。〔陶伯常云〕將來我看咱。〔做遞策接看科云〕好寫染也。小官將此萬言長策。親到聖人跟前。舉薦你為官。必不負所托。〔正末云〕多謝了哥哥。〔陶伯常云〕小官則今日便索與賢弟長別也。〔正末唱〕
105 仙呂端正好赴皇都。趨天闕。現如今國家選用豪傑。〔陶伯常云〕據賢弟文章。必得重用。〔正末唱〕憑著我三冬足用文章絕。揮翰墨。走龍蛇。穿宮錦。著朝靴。封官爵。享豪奢。那時分。恁時節。我可將仁兄結草的這銜環謝。〔下〕
106 〔陶伯常云〕兄弟去了也。小官不敢久停久住。將著此萬言長策。回京師見聖人走一遭去。〔下〕
107 〔音釋〕
108 齎音躋 闕區也切 傑其耶切 絕藏靴切 節音姐
109 第二折
110 〔卜兒上云〕老身是李素蘭的母親。自從去年清明時。俺那女孩兒領將一個秀才來家。他兩個過的綢繆。不離寸步。那廝初來時。使了些錢鈔。如今篩子里喂驢漏豆了。趕也趕不將他出去。似這般呵。俺家裡吃甚麼。近日有個客人。姓甚喚做甚舍。他要和俺女孩兒吃酒。他又有錢。今日來俺家裡吃茶。小的。他若來時。報我知道。〔爭扮甚舍上云〕自家是山西平陽府人氏。姓甚。人都叫我甚舍。鄉里老的每。見我有這人才模樣。與我起了個表德。喚我做甚黑子。我裝三十車羊絨潞紬。來這嘉興府。做些買賣。此處有一個上廳行首李素蘭。生得十分大有顏色。我有心要和他做一程兒伴。那虔婆請我今日在他家吃茶。走一遭去。媽媽在家麼。〔卜兒云〕甚舍來了也。請家裡坐。〔做見科〕〔甚舍云〕媽媽。我今日一徑的來你家吃茶。〔卜兒云〕甚舍。俺孩兒有一個舊人。我將那廝趕了去。可留著你在家裡住。〔甚舍云〕你你。我與你二十兩銀子做茶錢。你若肯將女孩兒嫁與俺。我三十車羊絨潞紬。都與你你做財禮錢。〔卜兒云〕甚舍。你放心。我和我女孩兒說去。他若肯了。我著梅香來喚你。〔甚舍云〕多謝你你。我回客店中去。只等你回報。〔下〕〔卜兒云〕甚舍去了也。我到臥房中和素蘭說知。不怕他不肯。〔下〕〔旦引梅香拏畫上云〕妾身李素蘭。自從與李玉壺作伴。可早一載有餘也。俺兩個赤心相待。他是李玉壺。我是素蘭。畫了一軸畫兒。畫著玉壺裏面。插著一朵素蘭花兒。俺李玉壺親題一首詞。寄玉壺春。就寫在上面。將俺當日初相見時。表信的翠珠囊玉螳螂。挂在兩邊。朝朝宴會。夜夜歡娛。妾身就記此玉壺春。旋打新腔歌唱。今日李玉壺往街市上探望幾位相識去了。這早晚敢待來也。梅香。一壁廂安排下茶飯酒肴。待我和他食用。身子有些困倦。略且歇息咱。〔旦做睡科〕〔正末引琴童上云〕多蒙陶伯常哥哥。將我萬言長策去了。未知道舉薦如何。〔嘆科〕嗨。也非我不想功名。甘心流落。只是我與素蘭作伴歲餘。兩意綢繆。因此不能割舍。〔琴童云〕相公。你不思進取功名。只要上花台做子弟。有甚麼好處。〔正末云〕琴童。你那裡知道。做子弟的聲傳四海。名上青樓。比為官還有好處。做子弟的有十個母兒。一家門。二生像。三吐談。四串仗。五溫和。六省傍。七博覽。八歌唱。九枕席。十伴當。做子弟的須要九流三教皆通。八萬四千傍門盡曉。才做得子弟。非同容易也呵。〔唱〕
111 南呂一枝花每日家春風燕子樓。夜月鳴珂巷。鶯花脂粉社。詩酒綺羅鄉。弄玉團香。助豪氣三千丈。列金釵十二行。我是個翠紅堆傅粉的何郎。花胡同畫眉的張敞。
112 梁州第七我去那錦被裡舒頭作耍。紅裙中插手難當。爭鋒處准備著施謀量。顯吹彈歌舞。論角徵宮商。使心猿意馬。逞舌劍唇槍。著那等嫩鴿鶵眼腦著忙。訕杓倈手腳慌張。若是我老把勢展旗旛立馬停驂。著那俊才郎倒戈甲抱頭縮項。俏勤兒卸袍盔納款投降。論胸襟。紀綱。我是寨兒中風月的元戎將。善吟詠會波浪。能撰梨園新樂章。我可便旋打會新腔。
113 〔做到科云〕梅香。姐姐在那裡。〔梅香雲〕姐夫。你來了也。俺姐姐歇息哩。我喚他去。〔正末云〕你休喚姐姐。則恐怕驚著他。我試看波。〔唱〕
114 牧羊關見一朵嬌蘭種。似風前睡海棠。好受用也鴛枕牙床。風流盡繡褥羅衾。可喜殺翠屏錦帳。〔旦做醒科云〕一覺好睡也。〔正末唱〕睡濃時素體鮮紅玉。覺來也蕙魄散幽香。眼蒙蒙如西子春嬌困。汗溶溶似太真般浴罷妝
115 〔旦雲〕玉壺生。你來了也。〔正末云〕小生來了也。〔旦雲〕玉壺生。你看這幅畫。虧那巧筆丹青。怎生畫成來。〔正末云〕是畫的好也呵。〔唱〕
116 隔尾看了這四時蘭蕙十分旺。說甚麼一架薔薇滿院香。今日折向書齋玉壺中放。相近著綠窗。勝梨花淡妝。每日家淨洗雙眸樂心兒賞。
117 〔旦雲〕玉壺生。你為妾身誤卻了你的功名如何。〔正末云〕姐姐休這等說。〔唱〕
118 賀新郎我則待簪花殢酒賦詞章。至如我折桂攀蟾。也不似這淺斟低唱。誰想甚禹門三月桃花浪。我則待伴素蘭風清月朗。比為官另有一種風光。誰待奪皇家龍虎榜。爭如占花叢燕鶯場。我則要做梨園開府頭廳相。我向這花柳營調鼎鼐。風月所理陰陽。
119 〔旦雲〕梅香將酒來。我共玉壺生飲幾杯酒。我就歌此玉壺春之曲。〔正末云〕對此畫。歌此詞。真可賞也。〔唱〕
120 四塊玉這壺畫的來玉潤溫。這蘭畫的來香飄蕩。看了這玉軟香嬌不尋常。則這個玉生香花解語風流像。端的可便堪畫圖。畫圖來堪詠題。詠題來堪玩賞。
121 〔旦雲〕待妾身表白這一首玉壺春詞。〔詞云〕香嬌淡雅天然格。蕋嫩幽奇能艷白。看四季永馨香。遠蓬蓽豈鄰野陌。惟待客。不許游人閒摘。玲瓏瑩軟無瑕色。玉潔冰清有潤澤玉壺內插蘭花。壓梅瓣壽陽點額。休撴摔。莫伴群芳亂折。〔正末云〕將酒來。我與姐姐遞一杯。姐姐滿飲一杯。好高才也。〔唱〕
122 隔尾那裡是敲金擊玉辭源響。則為這玉骨冰肌體段香。畫的來素淡輕盈甚停當。從今後高卷起莫張。做一個繡袋兒謹藏。休著那等乾咽唾冷眼見的閒人把做話講。
123 〔旦做念云〕玉螳螂。翠珠囊。高燒銀燭照紅妝。我壓著春風一曲杜韋娘。〔卜兒衝上云〕呆𡰯唱的好。踏開這𡰯門。〔旦慌科〕〔卜兒云〕呸。休波。甚麼春風一曲杜韋娘。〔正末唱〕
124 罵玉郎這場禍事從天降。你你你便休唱叫咱可便好商量。走將來平白地生波浪。睜著一對白眼睛。舒著一雙黑爪老。掿著一條黃桑棒。
125 感皇恩呀。眼見的打死鴛鴦。拆散鸞凰。則這個玉壺生。更和這素蘭女。則索告你個柳青娘。〔卜兒云〕我將你賣與回回達達虜虜去。〔旦悲科〕〔正末唱〕從今後迎風北苑。早則不待月西廂。直惹的狂蝶覷。野蜂鬧。喜蛛忙。
126 採茶歌素蘭呵那裡也翠珠囊。百忙裏玉螳螂。決撒了高燒銀燭照紅妝。沒指望月夜雙歌玉壺腔。空壓殺春風一曲杜韋娘。
127 〔卜兒云〕梅香。與我請甚舍來。〔甚舍上云〕自家甚舍。正在客房閒坐。媽媽使人來請我。須索走一遭去。〔見科〕大姐祗揖。媽媽。我來了也。〔卜兒云〕素蘭。你看這等一個子弟。他又有錢。這一表人物。不強似那窮秀才。〔甚舍云〕我有三十車羊絨潞紬。都與媽媽。則要娶你個大姐。〔正末唱〕
128 牧羊關多管是人遭遇。料應來天對當。走將來凍剝剝雪上加霜。這廝待搠斷了俺風月佳期。掀騰了花燭洞房。〔卜兒云〕李玉壺。你是個讀書的人。好不聰明。你也知法度。你要娶俺女孩兒。你姓李。俺也姓李。同姓不可成親。你曉的麼。李婉兒為甚複落娼。皆因為李府尹的兒子也姓李的緣故。現放著斷下一首南柯子詞。便是個大証見。〔正末唱〕你又不是判宰府的南柯子。這的是玉壺生小詞章。誰想花柳亭鳴珂巷。撞著你個嘴巴巴狠切的娘。
129 〔卜兒云〕槐花黃。舉子忙。你不去求官。則管裏戀著我的女孩兒做甚麼。〔正末唱〕
130 二煞我為戀著春風蘭蕋嬌容放。嗨。早忘了秋日槐花舉子忙。玉壺生拜辭了素蘭香。向著個客館空床。獨宿有梅花紙帳。那寂寞。那淒涼。那悲愴。雁杳魚沉兩渺茫。冷落吳江。
131 〔旦雲〕玉壺生。不爭你去了。妾身如之奈何。則被你痛殺我也。〔悲科〕〔正末云〕姐姐。今朝間阻。何日相會也。〔唱〕
132 黃鍾尾再誰供養我那荔枝漿薔薇露葡萄釀。再誰照顧我那應口飯依時茶醒酒湯。不是我冷氣虛心廝數量。則要你玉骨冰肌自主張。傲雪欺霜映碧窗。不要你節外生枝有疏放。若別了巫山窈窕娘。憂愁殺章台走馬郎。離了嘉禾舊朋黨。斷卻蘇州刺史腸。再要相逢莫承望。但提著俺那花前月下共雙雙。便是鐵石的心肝我索慢慢的想。〔下〕
133 〔卜兒云〕李玉壺去了。甚舍有錢。留他在家裡住。〔旦雲〕你你。李玉壺被你趕將出去了。我有甚心腸與你覓錢。梅香。將剪子來。〔剪發科〕〔詩云〕雖是歡娛止一春。料應宿世結婚姻。今朝截下青絲發。方表真心不嫁人。〔下〕〔卜兒云〕嗨。這妮子剪了頭發。不肯覓錢。甚舍你放心。我好歹把他嫁與你。〔甚舍云〕你你。大姐不肯嫁我。他剪了頭發。可怎麼好。〔詩云〕他本是個煙花妓。倒做了個禿師姑。若要他嫁我甚黑子。則除非死了李玉壺。〔同下〕
134 〔音釋〕
135 綢音細 繆麻彪切 喂音位 娛音余 珂康和切 徵音止 訕山去聲 杓繩昭切 倈郎爹切 卸寫去聲 殢音膩 鼐音奈 撴音墩 摔音率 𡰯凋上聲 掿音鬧 搠聲卯切 萄音桃 釀泥降切
136 第三折
137 〔貼旦扮陳玉英上云〕妾身陳玉英是也。在這嘉興府。做著第二個行首。有大行首李素蘭。與李玉壺作伴。有他母親板障。剪了頭發。不出來官身。如今我做了大行首。李玉壺昨日望我。要與李素蘭廝見一面。許他今日相見。著梅香先請過素蘭來。且躲在房中。看他說甚麼。這早晚李玉壺敢待來也。〔正末上云〕小生被那虔婆板障。賭氣離了他門。出來在客店中安下。數日光景也。心中拋撇不下。昨日央陳玉英姨姨。要與素蘭相見一面。許小生今日相見。小生欲待要不去。懸心挂意。怎生撇得。欲待要去呵。又惹的人言三語四。使人惶恐。好兩難也呵。〔唱〕
138 中呂粉蝶兒則為我夜去明來。沒來由惹一場大驚小怪。我不合占著柳陌花街。惹的那個言。這個語。教小生如何忍柰。我拜辭了舞榭歌台。赤緊的還不徹宿生冤債。
139 〔云〕也有人勸我道。李玉壺你好癡心也。我便道。哥哥每你不曾害著這等証候哩。〔唱〕
140 醉春風俺情分重如山。相思深似海。他心我意兩相同。著小生如何便改。改。想著俺懷抱兒內恩情。枕頭兒上恩意。被窩兒裡恩愛。
141 〔云〕姨姨在家麼。〔貼旦雲〕李玉壺。你來了也。請家裡坐。〔正末云〕小生特來相煩姨姨。〔貼旦雲〕李玉壺。我便使人請姐姐去了。則是那老虔婆有些利害。他若知道呵。可怎了也。〔正末唱〕
142 迎仙客謝姨姨。肯憐才。則你是洛伽山救苦的觀自在。問甚麼撞著喪門。管甚麼逢著吊客。怕甚麼月值年災。??死在鶯花寨。
143 〔貼旦雲〕玉壺。你不老。素蘭又青春。你慌怎麼那。道不的個有情誰怕來年期。〔正末唱〕
144 紅繡鞋若瞞過那老虔婆賺離了門外。便是將俺那望夫石喚下山來。哎。你一個忒聰明肯做美的姨姨你自裁劃。你道他風流剛二八。我俊雅未頭白。姨姨則道波我則怕兀那青春不再來。
145 〔旦上云〕我約定了李玉壺在陳玉英妹子家相會。我須索走一遭去。〔做見科〕玉壺生則被你痛殺我也。〔做悲科〕〔正末云〕姐姐。似此間阻。怎生是好也。〔唱〕
146 滿庭芳端詳了艷色。春生杏臉。笑入蓮腮。我本要秦樓夜訪金釵客。我與你審問個明白。因甚上不插帶犀梳鳳釵。懶親傍寶鏡鸞台。為甚麼雲鬢松了金額。不由我轉猜。端的為誰來。
147 〔旦雲〕我為你剪了頭發。我如今塵朦寶鑒。土暗銀箏。官身都不去承應了。則被你閃殺我也。〔做悲科〕〔正末唱〕
148 石榴花你道是箏閒玉雁懶鋪排。琴被暗塵埋。休道你那綠窗前針指不曾拈。便小生也土培了硯台。揪撇下詩才。你為我病懨懨攙過這裙兒帶。我為你沈腰寬減盡了形骸。你怕咱問時休放解。告姨姨只借過那鏡兒來。
149 〔做照科〕〔正末唱〕
150 鬥鵪鶉你便似淡描來的洛浦神仙。我勝似泥塑來的投江太白。你可便休疑我的心腸。莫尋咱罪責。〔旦雲〕你則這般撇的下我。可怎生便不上門來那。〔正末唱〕赤緊的十謁朱門九不開。可著我怎㓦劃。那老虔婆虎視著蘭房。小生呵怎能勾龍歸大海。
151 〔貼旦雲〕姐姐。你休煩惱。少不的先憂後喜。苦盡甜來。煩惱他做甚麼。〔正末云〕姨姨。休要大驚小怪的。則怕那虔婆聽的。〔貼旦雲〕你則這般怕他那。〔正末唱〕
152 快活三那虔婆恨不的豎起條金斗街。險化做楚陽台。將一朵並頭蓮生磕擦兩分開。刀割斷合歡帶。
153 鮑老兒硬鼻凹寒森森掃下雪來。冷臉似冬凌塊。夕斗毛齊眼睛向下排。則是個敲人腦的活妖怪。動不動神頭鬼臉。投河逩井。拽巷邏街。張舌騙口。花言巧語。指皂為白。
154 〔卜兒引甚舍上云〕俺那妮子不在家。眼見的又在陳玉英家和那窮廝說話哩。甚舍。你跟著我尋他去如何。現關著這門。眼見的在這裏。開門來。開門來。〔旦驚科云〕那虔婆來了也。可怎生是好。〔正末唱〕
155 十二月諕得他無顏落色。驚的他手腳難抬。姨姨也那裡是先憂後喜。再沒些苦盡甘來。〔旦雲〕玉壺生。你怎是好。那虔婆來了也。〔正末唱〕那裡怕邏惹著囊揣的這秀才。兀良我則怕生諕殺軟弱的裙釵。
156 〔帶雲〕姨姨。〔唱〕
157 堯民歌俺可甚洛陽花酒一時來。也做場蒺莉沙上野花開。不能勾誤隨流水泛天台。則有分今宵無夢到陽台。哀哉。多應命里該。〔帶雲〕我怕怎麼。〔唱〕便撞見何妨礙。
158 〔開門科〕〔甚舍云〕大姐。唱喏哩。〔卜兒云〕陳玉英。你是我緊鄰。你窩藏著俺女孩兒在這裏。兀那李玉壺。你也不識羞。兀那小妮子。好大膽也。我扳下牙。撞破腦。我和你告官去。〔正末云〕這虔婆好無禮也。〔唱〕
159 上小樓覷不的千般像態。十分叵耐。走將來摔碎瑤琴。擊破菱花。拆散金釵。扳下頦。撞腦袋。自行殘害。聽不的他死聲啕氣惡叉白賴。
160 〔甚舍云〕這窮廝無禮。你雖然先在他家走。怎比的我有三十車羊絨潞紬。可知現世生苗哩。〔正末唱〕
161 么篇恕生面咱雙秀才。告回避波縣宰。你也索典田賣地。棄子休妻。送米供柴。〔卜兒云〕我則見有錢的便留他。〔正末唱〕則你那本性也難移。山河易改。雄心猶在。但來的一個個不賒現錢便賣。
162 〔甚舍云〕我這般模樣。一表人物。我又有錢。你怎生比的我。〔正末云〕也怪不著那虔婆看上你。〔唱〕
163 耍孩兒這廝他村則村到會做這等腤𦠛態。你向那兔窩兒里呈言獻策。遮莫你羊絨紬段有數十車。待禁的幾場兒日炙風篩。准備著一條脊骨捱那黃桑棒。安排著八片天靈撞翠崖。則你那本錢兒光州買了滑州賣。但行處與村郎作伴。怎好共鸞鳳和諧。
164 四煞則有分剔騰的泥球兒換了你眼睛。便休想歡喜的手帕兒兜著下頦。一弄兒打扮的實難賽。大信袋滴溜著三山骨。硬布衫攔截斷十字街。〔甚舍云〕我是山西客人甚黑子便是。看我打扮比你全別。〔正末唱〕細端詳語音兒是個山西客。帶著個高一尺和頂子齊眉的氈帽。穿一對連底兒重十斤壯乳的麻鞋。
165 〔甚舍云〕你這等窮廝。我見有三十車羊絨潞紬哩。〔正末唱〕
166 三煞你雖有萬貫財。爭如俺七步才。兩件兒那一件聲名大。你那財常踏著那虎口去紅塵中走。我這才但跳過龍門向金殿上排。你休要嘴兒尖舌兒快。這虔婆怕不口甜如蜜缽。他可敢心苦似黃蘗。
167 〔卜兒云〕兀那李玉壺。你這等窮身潑命。俺女孩兒守著你做甚麼那。〔正末唱〕
168 二煞他飢寒守自然。我清貧甘分捱。他守我那紫羅襴白象簡黃金帶。我直著駟馬車鼎沸這座鶯花陣。我將著五花誥與他開除了那面煙月牌。常言道老實的終須在。我便是桑樞甕牖。他也情願的布襖荊釵。
169 〔卜兒云〕李玉壺。你又無錢。俺家裡不留你便罷。被你搬調的我女孩兒和我不和。明有清官。我和你見官去來。〔陶伯常引張千上云〕下官陶伯常。新任嘉興府太守。張千。擺開頭踏。慢慢的行。〔卜叫科云〕冤屈也。〔陶伯常云〕張千。是甚麼人叫冤屈。拏近前來。〔張千雲〕犯人當面。〔陶伯常云〕兀那婆子。你告甚麼人。〔認末科云〕這個不是我兄弟李玉壺。〔正末云〕兀的不是我哥哥陶伯常。〔陶伯常云〕張千。將一行人都與我拏的衙中去。休著少了一個。〔正末唱〕
170 煞尾慚愧也老虔婆業礶兒滿。小杓倈死限該。〔甚舍云〕他敢打我多少。〔正末云〕也不打多。則為你倚仗財物。欺壓平人。〔唱〕將你拷一百流逐三千里外。〔卜兒云〕他敢殺了我麼。〔正末云〕則為你坑人財。陷人物。敲人腦。剝人皮。〔唱〕你落的個尸首完全大古裡是彩。〔下〕
171 〔音釋〕
172 伽音茄 劃胡乖切 白巴埋切 色篩上聲 客音楷 額崖去聲 鼻平聲 攙初銜切 責齋上聲 㓦音擺 凹汪卦切 邏音羅 叵音頗 摔音灑 頦音孩 啕音逃 腤音庵 𦠛音簪 缽音撥 蘗音擺 拷音考
173 第四折
174 〔陶伯常引祗候上云〕小官陶伯常。自到京師。謝聖恩可憐。遷除嘉興府太守之職。將李玉壺的萬言長策。獻與聖人。聖人大喜。就加李玉壺本府同知。共小官做著同僚。免其赴闕謝恩。即之任所。小官來到長街市上。見一簇人鬧。不想正是李玉壺。恐外人觀之不雅。我著祗候人都拏在衙中來了也。張千。將那一行人都與我拿上廳來。〔張千雲〕理會的。一行人俱在。〔正末同卜兒旦甚舍上〕〔卜兒云〕今日見了官才是一個明白。〔甚舍云〕我使了三十車羊絨潞紬。則這般罷了。〔正末唱〕
175 雙調新水令這廝他不明白硬撞入武陵溪。量你個野蜂兒怎調和蜂蜜。頹氣了惜花春起早。拽塌了愛月夜眠遲。強風情不曉事。呆廝誰著你將錢去買憔悴。
176 〔眾見官科〕〔張千雲〕當面。〔陶伯常云〕一行人都跪著。單則李玉壺請起。〔卜兒云〕爺爺。我是原告。他是被告。怎生教我跪著。放他起來。〔正末唱〕
177 駐馬聽老虔婆唱叫揚疾。更狠如剔髓挑筋索命鬼。見倈子撅天撲地。不弱如打家劫舍殺人賊。老虔婆坐兒不覺立兒飢。甚黑子東行不見西行利。沒道理。全不怕咆哮兩行公人立。
178 〔卜兒云〕爺爺可憐見。李玉壺先前和俺女孩兒作伴。後來我家裡別留山西客人甚舍。他自沒趣。走了出去反倒搬調的我娘兒兩個不和。我因此來告他。緣何原告跪著。被告立著。豈有此理。〔陶伯常云〕這事當初曾有玉壺春圖畫來。明是你家女兒許配李玉壺了。你怎麼又留了甚舍。〔正末云〕可知道來。〔唱〕
179 水仙子俺只道玉壺春打滅再休題。險做了運退雷轟薦福碑。元來素蘭香也有逢春日。沉香串依然共素手攜。翠珠囊似合浦重回。玉螳螂飛繞在蘭叢內。白羅扇長如明月輝。怎肯教杜韋娘嫁了王魁。
180 〔陶伯常云〕兀那婆子。你聽者。因他李玉壺獻了萬言長策。聖人就加他為本府同知。〔甚舍云〕我死也。〔卜兒云〕李玉壺。我道你不是個受窮的人。〔正末唱〕
181 落梅風從公道。依正理。怎做得倚官挾勢。想李素蘭剪斷香雲為甚的。也只是願雙雙並諧比翼。
182 〔陶伯常云〕李素蘭。我將你配與李玉壺為妻。你意下如何。〔旦雲〕多謝相公。妾情願從良改正。〔陶伯常云〕兄弟。小官將李素蘭與你做夫人好麼。〔正末云〕全仗仁兄主張。您兄弟不敢忘報。〔唱〕
183 雁兒落成就了碧桃間鸞鳳棲。翠沼畔鴛鴦配。一任他綠陰中鶯燕喧。錦塢內蜂蝶戲。
184 得勝令呀。這連理厚栽培。並蒂共葳蕤。今日個告別了煙花市。同歸了錦繡闈。准備了佳期。合歡帶常拴系。得遂了于飛。同心結莫摘離。
185 〔陶伯常云〕既然從良改正。著禮案上除了名字。將素蘭配與玉壺為夫人。〔甚舍云〕爺爺。這成不的。他也姓李。那也姓李。同姓不可為婚。〔旦雲〕相公。妾身本姓張。自幼年過房與他做義女來。我如今要出姓改正。有何不可。〔陶伯常云〕是實麼。〔卜兒云〕嗨。俺那忤逆種不認我了。教我怎好賴得。實是我過房的女孩兒。他本姓張。〔陶伯常云〕李玉壺兄弟。你將白銀百兩。給與這婆子做恩養禮錢。兀那甚黑子。倚仗財物。奪人妻妾。罪該不應。杖斷四十。搶出衙門去。李玉壺今為本府同知。將五花官誥。與張素蘭做夫人。你兩個望闕謝了恩者。〔末旦謝恩科〕〔正末唱〕
186 沽美酒多謝你大恩人做主持。這本性不難移。也只為鶯花寨聲名非是美。情願做從良正妻。結婚姻要成對。
187 太平令請受了五花誥身榮顯貴。七香車表正容儀。玉壺子元稱國器。這素蘭女堪為佳配。從今後足衣。足食。所事兒足意。呀。不枉了天地間人生一世。
188 〔陶伯常云〕李玉壺你聽者。〔詞云〕則為你萬言策轉奏明光。封官爵佐理黃堂。不枉了十年窗下。今日得紫綬金章。素蘭女婚姻注定。改本姓准許從良。老虔婆給銀百兩。甚黑子斷遣還鄉。從此後夫榮妻貴。永團圓地久天長。
189 〔音釋〕
190 蜜忙閉切 疾精妻切 髓桑嘴切 撅與掘同 賊則平聲 咆音袍 哮希交切 行霞浪切 立音利 轟音烘 的音底 翼銀計切 葳音威 甤兒追切 系音計 摘齋上聲 忤音五 足臧取切 食繩知切
191 題目 甚黑子花柳鳴珂巷 
192 正名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
193 李素蘭風月玉壺春雜劇終
194 《元曲選》 散家財天賜老生兒雜劇 (明)臧晉叔 編
195 散家財天賜老生兒雜劇  (元)武漢臣 撰
196 ●散家財天賜老生兒雜劇
197 楔子
198 〔音釋〕
199 第一折
200 〔音釋〕
201 第二折
202 〔音釋〕
203 第三折
204 〔音釋〕
205 第四折
206 〔音釋〕
207 題目 指絕地苦勸糟糠婦 正名 散家財天賜老生兒
208 楔子
209 〔正末扮劉從善同淨卜兒醜張郎旦兒衝末引孫搽旦小梅上〕〔正末云〕老夫東平府人氏。姓劉名從善。年六十歲。婆婆李氏。年五十八歲。女孩兒引張。年二十七歲。女壻張郎。年三十歲。老夫有一兄弟是劉從道。所生一子。小名引孫。〔嘆科云〕這孫兒好是命毒也。我那兄弟早年間亡化過了。有兄弟媳婦兒寧氏。是蔡州人。為這妯娌兩個不和。我那兄弟媳婦兒要領著孩兒。到他那爺娘家裡守服去了。一來依仗著他爺娘家。二來與人家縫破補綻。洗衣刮裳。覓的些東西來與這孩兒做學課錢。隨後不想兄弟媳婦兒可也亡化過了。單留下這孩兒。那老爺老娘家親眷每說道。你那孩兒則管在這裡住怎麼。東平府不有你的伯父。誰不知道個劉員外。你不到那裡尋去怎麼。那裡眾親眷每與了孩兒些盤纏。這孩兒背著他那母親的骨殖。來到東平府。尋見老夫。老夫用了些小錢物和兄弟一搭里葬埋了。孩兒如今二十五歲也。嗨。我這婆婆。想著和他那娘兩個不和。見了這孩兒也輕呵便是罵。重呵便是打。可這般見不的我個侄兒。〔卜兒云〕我那裡見不的他來。〔正末云〕不要鬧。我則是那麼道。休著街坊人家笑話。引孫。你是個精細的人。何消我一一盡言。眼見的我家裡難住。莊兒頭有兩間草房。綽掃一間。教幾個村童。養贍你那身子去罷。〔卜兒云〕那兩間草房要留著圈驢哩。不要動俺的。〔正末云〕你養活著那驢子做甚麼。〔卜兒云〕那驢子我養活著他。與我耕田耙壟。與我碾麥子拽磨。駝糧食駝草。還與我騎坐。可不要養活著哩。這廝則與他一間。〔正末云〕你聽波。一間也罷。張郎。將二百兩鈔來與引孫。〔張郎云〕理會的。〔卜兒云〕我欠他的來。不與他二百兩。我則與他一百兩。〔正末云〕依著你。則與他一百兩罷。〔張郎云〕是。將一百兩鈔來。他又不識數兒。我落下他二十貫。引孫。你那窮弟子孩兒。一世不能勾長俊的。與你噇膿搗血將去。〔正末云〕引孫。與你這一百兩鈔。你少使儉用些。孩兒也你著志者。〔引孫做接鈔出門科云〕謝了伯父伯娘。姐姐姐夫。出的這門來。我那伯伯與我二百兩鈔。我那伯娘當住。則與我一百兩鈔。著我那姐夫張郎與我。他從來有些掐尖落鈔。我數一數。六十兩七十兩八十兩。則八十兩鈔。我再回去與伯父說咱。〔做見正末科〕〔卜兒云〕你敢不要麼。若不要便拏來還我罷。〔引孫云〕我要問伯父與引孫多少鈔來。〔正末云〕與你一百兩鈔。〔引孫云〕這裏則八十兩。〔正末云〕張郎。我著你與引孫一百兩鈔。你怎生則與他八十兩。那二十兩使了你的。〔張郎云〕父親。是一百兩。〔引孫云〕姐夫。兀的鈔你數。〔張郎云〕將來我數。七十兩。八十兩。〔做袖裏摔科云〕兀的不是鈔。是你掉下二十兩了。〔引孫云〕是你袖兒里摔出來的。伯伯伯娘。引孫凍餓殺。再也不到你門上來了。姐姐姐夫。引孫多多定害。出的這門來。引孫也。我那伯伯為著我父親面上肯看覷我。我那伯娘眼裡見不的我。見了我不是打便是罵。則向他女壻張郎。他強殺者波則姓張。我便歹殺者波我姓劉。是劉家的子孫阿。引孫也。怨人怎麼。則嘆我的命運。〔詩云〕仰面空長嘆。低首淚雙垂。富貴他人聚。今日個貧寒親子離。〔下〕〔正末云〕引孫去了也。老夫待將我這家私停停的分開。與我這女兒和這侄兒。老夫心中暗想。俺這男子漢到八八六十四。婦人七七四十九。乃是盡數�
URN: ctp:ws5982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