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回

《第二回》[View] [Edit] [History]

1 第二回
2 卑說黛玉正要開言告訴,忽見程忠跑進來,向舒姨娘道:「奇怪得很。方才這道姑同著侍女出去,我們連忙上前招呼,說去雇轎子來。那道姑不會應,走出大門,一轉眼就不見了。這不是奇事廣那舒姨娘道:「吾正在這裡問小姐哩。」黛玉道:「這並不為奇。這道姑原是仙子,我病中見他來拉著我,便送我到這裏。坐著一輛鸞車,在半空中走的,約莫不過一個時辰便到了。我卻並無行李,亦並無別人護送。」因將病中一起情形大概說了一遍,舒姨娘嘖嘖稱奇,因道:「想來小姐亦是個仙子臨凡,敖爾仙人如此關切。將來小姐必有大福氣的。」黛玉道:「我的兄弟呢?怎麼不見?」舒姨娘道:「小姐你怎麼曉得的?」黛玉道:「是仙姑說的。」舒姨娘向程忠道:「你派人到學裡去,請少爺告個假回來:就說京裡的大小姐回來了,不要說別的。你亦囑咐家人們不要亂說,惹人詫異。」程忠答應出去了。舒姨娘道:「小姐不知,我們從前姊妹四人。老爺太太恩典,都是極好的。惟獨待我更好。」說著一面將帕子拭淚,一面說道:「那年小姐進京去了,老爺的意興便是一年差一年,常常說著小姐年幼,身子又單薄,雖然外祖母愛惜,究竟不比家中,不知住得慣住不慣?我說:『老爺既然憶著,何必大遠的送去?』老爺說:『其外祖母來接,我又不好不叫去。又聞得他家有個銜玉兒生的孫子,比小姐年紀大一歲。這人是個大有來歷的人,將來必有好處。若得親上做親,也了卻吾一番心事。然這話要等他們說,我自己不能先說,不知究竟是怎樣?」後來老爺身上不舒服,自己起了課,向我說:「我是不久了。你們眼前四個人都無子女,我家中又無嫡親子侄,將來作何依靠!不如趁此各自散了罷。」我當時不肯,就說:「我現在懷著孕。況且小姐現在京中,將來總有依靠的。」老爺說:「小姐現在依靠外家,豈能顧你?你雖懷孕,是男是女,能否長大,都不可知。我死之後,你如何過日子呢?不如你也回娘家去,還有母親可依。你若念我恩情,等生下或男或女,養活起來,能得長成更好,不能,你再趕你的事。你年紀才十六歲,便再耽閣十年還不老。據吾數中看來,你懷的竟是兒子。此子將來必貴,你還能享他的福。但究系渺茫的話,不可不依事勢而行。」老爺說了幾回,吾總不肯。就將那三個姨娘,每人隨身衣飾,又給五百兩銀子,各自打發去了。後來老爺總記挂小姐,是我再三勸著:「何不打發人把小姐接來,等老爺病懊後再去呢。」到了冬間,老爺覺得病重,隨自己寫了信,使人去接小姐的。去了幾天,老爺把所有東西一一揀點,將書籍、、古玩等物留與小姐。一分與我,撿出老爺自己寫的字幅扇子冊籍幾件,包了一包,說:「這個你收著,你要不忘記吾,見我寫的字,就見了我了。將來生下的男女,亦教他認得父親的手澤。」那時便立逼著叫吾回去,我死活不肯。老爺生氣道:「你不回去,我死了,你一個年輕女人,並無一人照應。盡是些家人,這算什麼。將來叫人造些醜話,連這個身孕也說不明白哩。」那時吾聽了這話,明白老爺意思,即便答應,將行李什物帶回娘家,自己仍舊進來伺候。有一日老爺向我說道:「我大約等不及小姐到的l你很有情義,你還隨著我,我得你送終也罷了。吾死後,若小姐到來,你來見見他,把留下的東西交付明白,其餘的話,且不必向小姐說,反叫他為難牽挂。將來若生下男女,長成了,再通知小姐;若不長成,就算罷了。」我說道:「此時既不告訴小姐,後來如何相信呢?』老爺道:「那不消慮,吾留下一張字就是了。」我說道:「為什麼不要告訴小姐呢?』老爺道:「小姐依居外家,你若告訴了他,叫怎樣處置呢!若要同你回家同住,賈府必不肯;單送你回家,家牛又無依靠之人。況且既知你懷著身孕,斷不肯教你住在娘家的,這不是大家為難!萬一生下男女,不能長大,那時候又怎麼樣呢?你守又守不住,回又回不來,不更苦了你了!』我聽了這話,曉得老爺一番苦心,思算周到,故而小姐到後,我見了兩回,總不敢提及。那時候小姐見我,亦落落寞寞,我體諒小姐怪我不該回去,故而厭惡我;欲待與小姐說明,又恐怕違了老爺的遺命,只得忍著。今年正在這裡說,再過幾年,瓊兒巴得進京,要到賈府去找姊姊,說明前後情由,不想小姐從天上掉下來,、真是意外奇事,大約亦是老爺的靈感。」黛玉一面聽著,一面落淚。聽到此際,已是鳴嗚咽咽的哭。
3 舒姨娘起身自去開箱子,取出一大包東西來。丫頭們說:「請姨娘陪小姐吃飯。」舒姨娘出至中間,讓黛玉上坐,黛玉讓了一回,只得坐了。吃完飯,茶畢,複到房中。舒姨娘指著桌上道:「這都是老爺手澤,小姐請看。」黛玉—邊檢閱,見是些紙扇冊頁字幅詩箋各種,也有人家書畫,下了雙款的,也有父親自己寫的,中間有一封書,上寫著「黛玉大女手覽」。黛玉展開,認得是父親筆跡,那眼淚滔滔滾滾的下來。看那書道:
4 吾病已人膏盲,自知祿數已盡,思汝一見。  日前有
5 書專人前去,不卜能否南來,吾恐不能待矣,傷哉!吾
6 四妾俱已遣,惟第四妾舒氏媚香戀戀不忍去,自云矢志
7 守節。然無可依賴,勢不能留,亦強之使去。舒氏已回
8 母家,而仍舊人署侍吾,觀其意似不忘恩義也。渠現懷
9 孕三月,計明年五月可生。無論男女,命名瓊玉。吾與
10 之約:俟男女長成,令以此書告汝。計其時,汝亦長成
11 有家矣,當能善視之。舒氏聽其自便,若能矢志則亦可
12 嘉耳。此時不即告汝者,恐汝措置為難,且未知男女,
13 能否長成,徒生支節而縈懷抱,無益也。嗟呼!,人生百
14 年,無不死者。後嗣無替,亦關命數。聽之而已。乙巳
15 十一月廿一日。父揮淚書。  
16 黛玉讀畢,痛哭不止。舒姨娘及丫頭們再三勸解,方才止住。只聽中間屋裡說:「少爺回來了。」丫頭打起簾子,瓊玉走人房中,向舒姨娘道:「這就是大姊姊麼?」黛玉起身看時,相貌神情與父親仿佛,不覺心酸淚下,一手挽著,說不出話來。瓊玉已經跪下,黛玉連忙拉起瓊玉,含淚道:「兄弟長的這麼大,今兒才曉得。不想我也有了親兄弟了。」說著挽了瓊玉,挨著自己坐下。
17 瓊玉看著桌上道:「姊姊看見父親的遺書了?」黛玉道:「方才看完。」瓊玉流淚道:「可憐兄弟生不識父。跟著姨娘,又不得回家,又不得出頭。。我幾次要到京中找姊姊去,姨娘又不許。這回子姊姊來了,好得很。姊姊是從京裏來的?」舒姨娘忙將黛玉所說的話述了一遍。瓊玉道:「這真是奇事,不知賈府中知道不知道?」黛玉道:「仙姑用幻術,將拂塵變了吾的形骸,那邊此時正在那裡忙亂著裝殮呢。」瓊玉道:「大概姊姊也是仙子,故有仙緣。」舒姨娘道:「吾原如此說呢。」黛玉因問:「兄弟今年幾歲了?」舒姨娘道:「今年十歲了。」又道:「老爺是十一月二十七日歸天的,老爺臨了時,還睜了眼,向我說:「吾今兒是要去了,你要哭回家去哭,不要戀在這裏。」吾當時天靠晚就回家來了,就在家裡成服,第二天進去看著成殮了,再回來。」那時候,吾依著母親過活。及至送了小姐起身後,到五月里,便生下他來。那時候吾母親說:「你既然不嫁人,生了少爺,這就要算計正經過日子,撫養少爺長大,攻書上學。有許多事情,不是吾母女二人能夠支得下來的。這個地方沿街淺巷的小房子,亦不是個局面。」正在躊躇,這程忠、李義、向貴、孫財他四人送了小姐北行後,來到揚州。知道生了少爺,前來探望。我母親與他們商量。這程忠很有才干忠心,其說「我們四人都受老爺恩典,跟了多年的舊人,都得過老爺賞賜的遺命。我們家裡都有飯吃,這回子姨娘守志,撫養幼主,我們四人若不出力幫扶,還成個人!』大家都說極是。因把四人一塊邀著,說道:「你們那位不願意的,倒不可一時高興,勉強將就。要身投別路發財,或要回家安享,這都是應該的。若說念舊主恩義,要做一番忠義的事,那是眼前只有吃苦,並無一點好處。須要把起精神,忠心赤膽,一心一意,不可一些苟且,熬下十載廿年,方才能夠全始全終,不然反惹人家議論。」眾人都道:「你這話更是。我們如今各自對天立誓,如有心志不堅,有始無終,懷著二心的,天誅地滅,合門死盡。」當時果然個個都罰了咒。我母親便將一切事情交於程總理。他年紀又大些,才幹又好些,因作主尋了這裡的房子,搬了過來,貼上老爺的封條。有同年故舊過往的官員,知道的來問,總是程忠拿了少爺的名帖答應,有相好念舊的,亦陸續送些銀子來。又把老爺給的東西,除用過的,一概通變賣了。共有三萬多銀子。他們四人分頭營運過日子。這幾年積蓄將有十倍。現在有兩個當鋪,有二三處買賣,有幾處田地市房,還時時走水路販賣,諸是程忠一人調度。家中男女上下有四十多人,每年除用度之外,總要剩下幾萬銀子。從前裡頭一切事,諸是吾母親經管,吾不過幫著料理。今年正月吾母亡過了,吾正愁掌不住這家,要想到京裏去找小姐去。又想瓊玉兒年紀到底還小,不放心叫他去。不想天爺憐我們孤兒寡婦,小姐忽然來了。吾如今不愁了,一切都靠小姐作主了。」  
18 黛玉道:「姨娘撫孤守節,不但可敬,且又基業日長。吾父親後繼有人,將來兄弟顯親揚名,這都是姨娘的大功勞。我父親母親在天亦必感激贊嘆的。我做女兒,病也不曉得,終也沒有送。姨娘這麼節義,兄弟長到這麼大,吾也不曉得。我是個大罪人,終天抱恨的了。」說著又不禁痛哭。舒姨娘再三勸道:「小姐快不要過傷,如今一家全仗小姐哩。小姐雖說服了仙丹,究竟病綁,請歇歇,我們明兒再慢慢的談。」隨教翠簣:「你們收拾的房子怎麼樣了?』翠簣、青鸞道:「久已收拾妥當了,請小姐過去看看,有不妥當的,請說過再收拾。」舒姨娘起身,同著黛玉,走過對面房子。原是一帶五間,上手二間姨娘同瓊玉居住,下手二間收拾與黛玉住。黛玉走進看時,床帳箱籠鏡台妝奩都已擺設停當,大致精雅,遂讓舒姨娘亡首坐下,舒姨娘道:「呵呀,還有一位神仙姊姊在這裏,住在那裡呢?』青棠走過來道:「姨娘不要費事,我不論那裡好住的。」舒姨娘一想,仙姑留與黛玉,自然要與黛玉相近。便道:「小姐裡間,吾本要多派兩個丫頭過來伏伺,既這麼著,就委曲姊姊住在這裡間罷。「我叫翠簣在小姐這間,晚上陪伴,白天把鋪蓋撤到裡間就是了二青棠道:「不對,裡間再有一二人同住亦好。」舒姨娘道:「吾怕他們不乾淨;污觸了你。」青棠道:「不怕的。」舒姨娘道:「既這麼著,吾再派兩個丫頭來伺候。廂房裡派兩個媽子,預備粗生活就是了。」又笑道:「神仙姊姊,你是不吃葷腥的,想來你到底要吃什麼,則是要請姊姊告訴。我們凡人,實在不曉得的。從沒有伺候過神仙呢。」青棠道:「姨娘說笑話了,我是不吃煙火的,姨娘不要費心。」瓊玉道:「這位姐姐是姊姊帶來的?」舒姨娘道:「是那個仙姑留下給姊姊的。」瓊玉站起來道:「吾還沒有見。」走過來作了一揖。青棠檢袖回禮,道:「少爺,不敢當。」舒姨娘道:「小姐,你且略歇一歇,你要什麼告訴他們。」舒姨娘、瓊玉出來。」
19 黛玉坐了一回,同翠簣、青鸞、青棠說了些話。送進晚飯,黛玉叫翠簣;青鸞二人陪吃,二人讓青棠,黛玉道:「你煙火不吃,酒葷可以吃的。你一點不吃,大家看著不安。」於是青棠坐卜,青鸞、翠簣終不肯坐,黛玉告訴他:「我在賈府中,老太太派來伺候我的叫紫鵑』。我常叫他妹妹,常陪我吃飯,你兩個是伺候先老爺的,年紀還比吾大些,該叫你姊姊哩。現在舒姨娘派在我,這裏,你不必這麼拘的。」二人方才請安,告了坐。吃畢飯,黛玉就歇下了。
20 舒姨娘出來,叫了程忠等四人進來;告訴他:「如今我們大小姐回來了,一切都要聽他作主。你明兒把家人媳婦們傳齊進見,並把歷年賬目,開出一本簡明的,送進來,也見得你們勤勞營運的好處。再者姑娘此來,未免人家聽著詫異,你們傳知合家人不可向外人亂說。」程忠應道:「小的已經吩咐過,』只說賈府中派人、護送前來的。」舒姨娘道:「很是。」程忠等已出,舒姨娘來至黛玉處,見黛玉已歇下了,便走至裡間看時,只見青棠坐在榻上,見了徐徐立起,舒姨娘道:「姐姐還不睡?」青棠道:「我方才替翠簣姐姐說,吾是不睡覺的。晚上不如我在外間,伴著小姐,小姐要叫人,亦便當些。翠簣姐仍睡在裡間,翠簣說,是姨娘派的,姨娘你向他說一聲。」舒姨娘道:「恐怕小姐不肯煩勞你。」青棠道:「這有什麼煩勞呢。白天的事,我倒有些做不來的,晚上不過添衣倒茶罷了,還有什麼?況且這位小姐,我是伺候過的,他如今是不記得了。」舒姨娘向翠簣道:「既這麼說,你們就依著神仙姐姐罷。幾時閒著,我要細細同你談談,你們仙姑說的話,我究竟不大懂,又不敢問他。」青棠道:「回來我同姨娘細細的談,只怕你未必就相信呢。」說了一回,進房睡了。
21 次日黛玉醒來,覺得心神舒泰,支體安和,細想那些舊病,影兒都沒有了。對鏡梳洗,見面龐豐滿,顏色嬌麗,絕無病容;再看手臂肌肉,亦比從前肥澤。想道:「這仙丹果是非凡,大約我的病表從此去了。但是在此雖可安身,究竟如何了局?」心上未免愁悶。忽又想道:「我是垂死的人,若非仙姑,此時不知何往,安能複住人間。仙姑既如此作為,必有一番調度。吾且安心淨守,又何必胡思亂想,再蹈從前煩惱境呢。」想到此間,心下豁然開朗。  
22 青棠在傍微微含笑道:「小姐可覺得大好了?」黛玉回頭見是青棠,便道:「真是丹藥神奇,我此時不但無病,更比從前未病時還好:』青棠道:「從此再無可議的了。」黛玉知他話中有話,不敢回答。一時梳洗已畢,至舒姨娘房中來。舒姨娘道:「我正要來看小姐,昨夜睡得安穩麼?不覺得乏麼?」黛玉道:「安穩得很。姨娘只怕勞乏了。」舒姨娘道:「我是慣了的,並不覺乏。」
23 說著瓊玉從裡間出來問好,黛玉道:「兄弟在外讀書麼?」瓊玉道:「那幾年本在家讀書,因這先生叫鮑鹽商家硬請了去,先生帶兄弟到那裡讀書,同先生一處起居飲食。昨日知道姐姐回家,故告了二天假,要同姊姊談談。聽說姐學問大得很,要教導教導兄弟。」黛玉道:「你如何曉得我有什麼學問呢?」瓊玉道:「是神仙姐姐說的,想來不錯。」黛玉道:「我從前從了賈雨村先生讀了兩年書,就進京去了。不過閒著無事看看書,姐妹們高興做幾句詩罷了。兄弟讀了多少書?」瓊玉道:「書呢,《四書》《五經》《爾雅》《周禮》《儀禮》《孝經》《國語》《國策》都讀了,也讀了些古文、時文,也學著做文章,總做不好。也學著做兩句詩,要求姐姐細細教我。」黛玉道:「你才十歲,不過五年功夫,就讀了這些書,』實才難為你了。你這麼讀,就讀了萬卷也不難。但不知讀了得?」瓊五道:「讀了卻都記得,就是做文章難,做了自己覺得好,先生總教不好。上年學院考時,兄弟去交卷,學院正坐在主上,看見了,叫著問:「你幾歲了?』兄弟卷上是填的七歲,就說七歲。學院道:「七歲是不止,大約有十二歲了。,」黛玉道:「可不是,你真像十二三歲,長得這麼高。」舒姨娘道:「這孩子讀書倒還不怕,現在這古先生很歡喜他,說:「我教了一輩子學生,沒有這個能讀書的。我舍不得這學生。」所以把他帶了去。」
24 黛玉道:「吾替你算著,一天不要讀了一二百行麼,則真是少見的。」瓊玉道:「一二百行都能讀的,就是做文章難,那時學院問道:「這文章是你做的?』我應道:「是我做的;;學院搖著頭道:「這文章不像十二歲人做的,只怕是槍手。」我就答應道:「求大宗師面試。」學院道:「你既說你做的,你背來。錯了一個字,就不是你做的,吾還要問槍手呢。」兄弟就將兩文一詩背了一遍。學院笑道:「我出個題,你做四句詩來』,就說是「幼童』兩字,我便念道:
25 童子年雖幼,文章卻是真。  
26 鮑門桃李盛,小草一枝新。
27 學院贊道:「很好,這詩比文章更好。」當時又有別個童生上來交卷,看見學院問了許多話,大家都站在堂上。學院叫:「都上來。」問道:「這林瓊玉你們認得麼?』有些人說:「認得。」學院說:「我方才疑心他,故盤問他,你們多聽見了麼?』眾人說:「多聽見了,這林童生本聰明能讀書的。」學院道:「你們曉得他,實年幾歲了?』那認得的齊聲應道:「實年七歲。」七歲的幼童能這麼著,不可不鼓勵他。」當時就說:「我從寬你,把你進了學,你往後認真讀書J好做吾的桃李。」我就打一躬,謝了下來。多少人拉著說:「你倒好,案都沒有發,倒先進了。」我下來了倒害起怕來,假使叫我站著再做篇文章我竟做不出來,幸喜只要做四句詩,騙著一個秀才,後來把文章送先生看,說不好,還虧這四句詩,才進了。」  
28 黛玉道:「哦!你竟是個小秀才了。我還沒有曉得。」一面拉著他手,笑道:「我今兒也得了這麼個親兄弟了。姨娘不曉得,我在京裏,舉目無親,見人家兄弟姐妹,不知怎麼的羨慕,眼淚也不知淌了多少。這麼個好兄弟,怎麼總不給個信我呢!」又嘆口氣道:「若是父母親尚在,不知怎麼樣歡喜呢。」說著又落下淚來。舒姨娘道:「原想今年等他去下場,或者再能僥幸中了,明年中己送他進京去接姐姐。古先生又說,中是還難望,還當用幾年功。我想巴到十六歲,無論中不中,總要叫他、進京去見姐姐。他也說起來就想姐姐哩。」黛玉道:「我早不知道,倒也罷了;若是早知道,不得見面,也是傷心。這回子又是傷心,又是歡喜。」舒姨娘道:「可不是,老爺原恐怕姐姐為難,所以不教告訴的。小姐如今既見著歡喜,就可以不必傷心了。」說著一面吃了點心。  
29 黛玉問瓊玉道:「這學院還在這裡?」瓊玉道:「還未任滿。姐姐你道是那個,就是父親的同榜同年。父親是探花,他就是狀元,叫石其仁,號叫純金。複試交卷時,學院細問家世,自己說的。後來又進去見他,問了多少話,還問到姊姊的。」兩人正談得熱鬧,外面眾家人媳婦丫頭齊集叩見。
30 黛玉攜了瓊玉出至中間,程忠帶領家人、小子十餘人,進至簷下叩頭。黛玉起身,叫程忠、李義等四人進至堂屋內,襝袖說道:「你們四人,都是先老爺教訓的。辛苦勤勞,扶著少爺,這是我極感激的,我謝謝你們。」說著福了兩福。程忠等連忙跪下說:「小的們再當不起。」黛玉忙叫起來,叫媳婦們賞坐。媳婦們隨檻邊安了四把小杌子,四人請安坐下。黛玉歸坐,說道:「少爺才學俱好,這是先老爺遺澤深長,不枉姨娘一番苦節,不日就要發達。望你們始終扶助,將來姨娘、少爺總要一一謝報,同享榮華的。」四人站起來回道:「小的們蒙先老爺恩典,家中本有飯吃,又蒙姨娘恩待,小的們惟有竭力伺候少爺。今年姨娘正愁著家事重大;內外無人,小姐回來,正好主持一切,小的們不勝歡喜。這也是先老爺在天之靈……」
31 說著呈上一本賬,媳婦接過,送至黛玉跟前。黛玉置於桌上,道:「一切事還是姨娘主持。我年輕沒有經過,有懂得的,自然幫著料理。外頭諸事,全仗你們同心協力。」眾人都答應著,退了下去。媳婦們粗細老幼八人,見過了黛玉,一一問過了姓名鄉貫。丫頭自青鸞、翠簣以下,大小輩八個,一一都叩見,問了名字。黛玉人房中,瓊玉又與黛玉談起詩文來,姐弟二人說得十分鬲興。一面送進飯來,,姐弟二人對坐,青鸞、翠簣下陪,吃畢又說。當黛奉傳見家人時,舒姨娘將青棠招至裡間,同他細細談及仙姑的情形。青棠將警幻仙姑「位分極尊,管理人天一切因果」大略說了一篇。說到黛玉:「這是一位仙子臨凡,為些因果,先歷魔劫,後享富貴?我們仙姑與這位仙子有姐妹之好,故而暗中護持。此時魔劫已盡,因將他送到這裏。其中詳細,我亦不能盡知,將來總要一一明白的。」舒姨娘道:「從前我家老爺說,賈府中有位銜玉兒少爺,有大來歷的,我家老爺將小姐親事,屬意於他。不知後來怎麼樣的?我又不好問小姐,姊姊你該曉得。」青棠道:「吾方才說的因果,就是這個因果了。因魔劫未消,所以良緣未就。不然小姐也不死:也不到這裡了。」舒姨娘道:「這麼說,小姐是為此而病的了?」青棠點頭。舒姨娘道:「將來如何?」青棠道:「自然成就的,還有大事業哩。」舒姨娘道:「大約是一品夫人?」青棠道:「只怕還不止些。」舒姨娘道:「吾將來結果如何?」青棠道:「夫人的福澤,是現世修的,不必問前因後果。」舒姨娘道:「怎麼叫起我夫人來了?」青棠道:「難道我們仙姑沒有叫過?將來還要添幾個字兒呢。」舒姨娘道:「我這孩子將來如何?」青棠道:「這亦何必問。姨娘的福不從少爺身上來,從那裡來呢?你這少爺,就是我太虛幻境的來頭,大有根器的哩。」自此比舒姨娘更加愛敬黛玉。
32 全家大小都曉得青棠是個神仙,無不兢兢業業。黛玉幫著舒姨娘總持家政,愈加井井有條。瓊玉學裡回來,與黛玉講究詩、文,讀書歌詠,十分友愛。閒時又有青棠微言指點,翠簣、青鸞相伴勸慰,是以甚為安適。暫且不表,下回另有奇文。
URN: ctp:ws60741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