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清實錄道光朝實錄

《清實錄道光朝實錄》[View] [Edit] [History]

1 支撥發。自本年三月起。分限攤捐完解歸款。仍按年由司核實扣收。毋得延宕。將此諭令知之。  
2 ○又諭、有人奏、湖北荊州府屬各縣賊匪。結為兄弟。竊劫勒索。盜案甚多。該匪中戴老九、李老三、尤為著名。地方官改盜為竊。將就完案。前任當陽縣王朝楠查緝稍嚴。該匪等輒敢於半途截住。聲言報讎等語。盜風日熾。為害地方。縱惡養奸。皆由不肖州縣規避處分。有心諱飾。以致該匪等愍不畏法。著周天爵確切查明。嚴拏懲辦。以靖地方。其王朝楠在途被盜一案。是否屬實。並著查明具奏。如各州縣中查有規避處分諱盜為竊者。該督即嚴參懲辦。毋稍寬縱。將此諭令知之。尋奏、當陽縣知縣王朝楠、並無被盜截劫情事。拏獲戴老九李老三等多名。供稱屢次糾夥行竊。奸拐婦女。並不論年齒結拜弟兄。李老三擬絞監候。戴老九發極邊足四千里充軍。餘論罪如例。下部議。從之。  
3 ○調閩浙總督周天爵、為湖廣總督。湖廣總督桂良、為閩浙總督。  
4 ○以翰林院侍講陸建瀛、充日講起居注官。左春坊左贊善汪振基、署日講起居注官。  
5 ○戶部議准、福建巡撫魏元烺疏報、侯官縣開墾地十六畝有奇。照例升科。從之。  
6 ○壬辰。諭內閣、清文為滿洲根本。必應通曉熟習。方足以資辦公。朕考試侍郎以下京堂各員。其中翻譯通順者。甚屬寥寥。因思各衙門文職司員內。平日專心練習。曉暢通達。必不乏人。著各該堂官傳諭各司員。如有情願考試者。即行報明吏部。匯齊奏明請旨。  
7 ○禮部議准、貴州巡撫賀長齡疏報、採訪平越州貞節婦女王戴氏等五十口。請建總坊旌表。從之。  
8 ○癸巳。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9 ○諭內閣、昨降旨令各部院衙門司員有願考清文者。准其考試。惟思給事中御史內、熟習清文者。諒不乏人。如有情願與考者。著即報明吏部。歸入司員匯奏請旨。至應試人等謄寫試卷。或以楷書清字。或以草書清字。著聽其自便。  
10 ○又諭、錢寶琛奏、借項撥解還款。以紓丁力一摺。上年江西各幫漕船。借領天津道庫剝價油艌等銀。應於各丁新運錢糧內扣解還款。茲據該撫奏稱、各幫運丁領款內。應扣各年融借藩庫銀兩已多。若同時並扣。深恐辦運無資。倍形困乏。自系實在情形。加恩著照所請、所有道光十八年借支天津道庫銀二萬四千四百三十餘兩。准其在於司庫先行借動解還。俟下年各幫應領新運錢糧內。按數核扣歸款。以紓丁力。  
11 ○旌表守正捐軀四川新繁縣民楊汶林妻陳氏。  
12 ○除江蘇六合縣坍沒洲地七十四畝有奇額賦。 
13 大清宣宗效天符運立中體正至文聖武智勇仁慈儉勤孝敏成皇帝實錄卷之三百二十四  
14 監修總裁官經筵日講起居注官太子太保體仁閣大學士文淵閣領閣事管理戶部事務上書房總師傅翰林院掌院學士兼管順天府府尹事務隨帶加五級紀錄十八次臣賈楨總裁官經筵講官吏部尚書鑲藍旗漢軍都統管理新營房城內官房大臣稽察內七倉大臣稽察會同四譯館事務加一級隨帶加六級軍功加三級紀錄五次臣花沙納經筵講官文淵閣提舉閣事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鑲白旗滿洲都統稽察內七倉大臣管理宗人府銀庫左翼幼官學寧壽宮圓明園等處精捷營御茶膳房御藥房太醫院造辦處事務隨帶加十八級臣阿靈阿副總裁官經筵講官兵部尚書隨帶加六級紀錄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15 道光十九年。己亥。秋七月。甲午朔。享太廟。遣惠親王綿愉、恭代行禮。  
16 ○諭內閣、前據御史扎克丹奏、請修理貢院地溝。當交順天府尹查明具奏。茲據奏稱、本年六月考試翻譯教習。場內外積水。系由連宵大雨。宣洩不及。街水複行倒灌所致。不及半日。一律消退。並非由地溝淤塞等語。貢院為考試掄才之地。防範理宜嚴密。其向無地溝之處。固不准添設。即舊有之溝。著於修理貢院時。飭屬照舊疏通。足資宣洩而止。毋許別滋弊竇。以昭慎重。  
17 ○乙未。諭內閣、前據刑部奏、審明孫三等並無放火情事。與景綸等原奏不符。當降旨將原審草率之郎中敉功等、及率行具奏之景綸等、交該衙門嚴加議處。本日據各衙門查例覆奏。朕詳加披閱。吏兵二部所議。甚不允協。此案景陵茶膳餑餑房。先後失火。事閱八年之久。如將縱火要犯訪獲究辦。一經審實。應即擬斬。景綸等即訪有形跡可疑之人。宜如何細心研究。務得確據。乃輒挾其成見。有意邀功。率令承審司員任意熬審。刑逼誘供。該司員等複敢迎合上司。有心鍛煉。若非刑部據實平反。豈不釀成冤獄。景綸、有麟、均著照宗人府所議。革去公爵。容照聯名具奏。厥罪惟鈞。著一並斥革。所遺之爵。著該衙門照例辦理。工部郎中候補理事官宗室敉功、兵部郎中國隆阿、禮部員外郎華封、內務府郎中博啟通額、承審要案。迎合見好。幾致陷人重闢。非尋常承審不實可比。部議降調。實屬輕縱。敉功、國隆阿、華封、博啟通額、均著即行革職。遵化州知州袁正林、隨同覆訊。亦有應得之咎。惟先因案無憑據。礙難懸揣究追。備文申詳。與敉功等尚屬有間。著加恩改為革職留任。吏兵二部堂官。於特旨嚴議之案。並不將全案情節及誤入罪名。詳細核議。率以尚未成招一語。巧為開脫。實屬糊塗不曉事體。著交各衙門照例議處。  
18 ○又諭、前據御史焦友麟奏、山東高密縣有奸民創立邪教。當降旨交經額布嚴密查訪。茲據奏稱、委員密訪。實無創立邪教之人。如果屬實。原無庸刻意摉求滋擾。至所稱庸愚被誘。止於佞佛信巫。若於入教之初。導以寡廉鮮恥之事。雖愚夫愚婦。不肯入教。原奏聚處一室。互相配偶之處。揆之情理。斷其必無等語。從來邪教誘人。不出財色兩端。若知有廉恥。知有情理。即可不謂之邪教矣。該撫身任封圻。歷有年所。何至如此迂謬不通。經額布著傳旨嚴行申飭。現在山東有無似此教匪。朕原不能懸斷。如偵緝巡防。稍形疏懈。並任聽屬員諱飾。嗣後別經發覺。朕惟該撫是問。恐不能當此重咎也。懍之。  
19 ○又諭、湍多布等奏、審明拏獲偷盜馬匹等物之哈薩克賊匪。照例辦理一摺。哈薩克阿延喀爾、膽敢起意糾合木西坦諾霍圖等、私入卡倫開齊。偷盜駝馬牛羊等物。情殊可惡。經湍多布等審明。即將正賊阿延喀爾立時正法。將從賊木西坦諾霍圖、擬發煙瘴地方。辦理妥協。所有瑪呢圖等卡滿洲驍騎校德興額、額魯特驍騎校茂扣肯、雖失察賊匪入卡。旋即帶兵追捕。即將正賊及所偷牲畜等物。一並起獲。功過尚足相抵。其在逃之賊匪薩拉木拜等、著嚴拏務獲。俟弋獲時再行照例辦理。餘依議。  
20 ○又諭、經額布奏、請將降調知縣送部引見等語。山東署寧陽縣事試用知縣秦和雍、前因疏浚泉源不力。業經降旨降二級調用。該撫複以該處泉工依限挑竣。請將該員送部引見。是以又為降調人員。開一路徑。實屬違例。經額布著交部議處。秦和雍著仍遵前旨降調。不准抵銷。該撫所請送部引見之處。著不准行。該部知道。  
21 ○丙申。諭內閣、恩銘奏、審擬丁有等控案。請將參將知縣議處一摺。八溝營參將豐生額、建昌縣知縣岳昌、承緝要犯。日久未獲。實屬疏懈。著先行交部議處。  
22 ○以工部右侍郎松峻、署馬蘭鎮總兵官。兼總管內務府大臣。  
23 ○以宗人府理事官海樸、署正白旗漢軍副都統。正白旗滿洲前鋒參領齊哴阿、署鑲紅旗漢軍副都統。工部郎中德全、署正藍旗漢軍副都統。  
24 ○署河南按察使李星沅、奏報到任謝恩。得旨、勿失書生本色。一切公事。最忌虛浮。勉之慎之。  
25 ○丁酉。諭軍機大臣等、前據金應麟奏、請將漕運事宜。量為變通。已有旨交兩江總督江蘇巡撫等妥議具奏。本日複寄諭陳鑾、裕謙、先行籌議。仍著林則徐俟查辦廣東事竣、接受兩江督篆後。即將金應麟原奏內所請各款。悉心體察。通盤籌畫。會商定議具奏。將此諭令知之。  
26 ○頒發江蘇宿遷縣安瀾龍王廟御書扁額曰福靖靈波。對聯曰普佑功昭黃運靖。廣敷瑞應雨風調。  
27 ○以工部左侍郎文蔚、兼署錢法堂事務。兵部右侍郎德春、署鑲白旗護軍統領。正黃旗蒙古副都統果升阿、署鑲藍旗護軍統領。調泰寧鎮總兵官琦琛、為馬蘭鎮總兵官。兼總管內務府大臣。以都察院左副都御史鄂爾端、為泰寧鎮總兵官。兼總管內務府大臣。內閣學士端華、兼鑾儀衛鑾儀使。  
28 ○戊戌。諭軍機大臣等、有人奏原任四川提督張必祿、自革職後。不知愧奮。委令防堵。縱兵沿途需索。官民不堪其擾。邛州直隸州知州洪開運、候補同知祥善、均經通稟。督臣寶興嚴飭。仍複不知悛改。降補游擊李萬春、於撤任後。夤緣首府謝興嶢、代為央求幫辦本任。並容留熟夷楊文、在署居住。署屏山縣知縣張錫慶、所練鄉勇。不過三四百人。虛報二三千名。所報斬獲夷匪首級多系買得等語。四川夷匪滋擾。全在該大吏督飭文武員弁。激發天良。認真辦理。為民除害。若如所奏。大員縱兵殃民。武員容留夷人內線。知縣捏報冒功。種種弊端。如果屬實。何以祛邊患而靖閭閻。著寶興、齊慎、按照摺內所指各款。逐一訪查明確。據實具奏。毋得稍有瞻徇。致乾咎戾。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  
29 ○直隸按察使金應麟、奏報到任謝恩。得旨、實心實力。仍戒汝以勿染外官惡習為要。  
30 ○修浙江東西兩塘柴埽盤頭各工。從巡撫烏爾恭額請也。  
31 ○己亥。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32 ○諭內閣、鐵麟奏參河員辦理不善一摺。山東省微山湖存水。原為灌輸八閘、及江境邳宿濟運之用。茲據鐵麟奏稱、該管河員並不從長籌畫。未將微山湖板塊。照例添啟。以致重運尾幫頂阻。未能挽入東境。實屬辦理不善。署山東泇河同知譚為紹、著摘去頂帶。運河道敬文、督率無方。著交部議處。  
33 ○以翰林院侍講學士福濟、為河南鄉試正考官。編修勞崇光、為副考官。侍講慧成、為山西鄉試正考官。編修孫銘恩、為副考官。侍讀學士羅文俊、為山東鄉試正考官。編修賈瑜、為副考官。  
34 ○庚子。諭軍機大臣等、有人奏直隸永平府昌黎縣地名浪窩。向有民人趙姓周姓開設棧房。收買海船糧米雜貨。六月十二日。有洋盜百十餘人。執持器械。劈門而入。連傷六七人。劫去銀四千一百餘兩。棧房報營。帶兵追至海口。盜眾放槍。將眾人嚇散。乘晚潮而去。近日盜船八九只。仍來往天津一帶。遇船劫掠。肆無忌憚。並請於永平各海口。添設水師等語。洋盜擾害居民。劫掠行旅。實屬愍不畏法。著琦善派委明乾員弁。嚴密訪查。如果屬實。務將該匪犯等弋獲。嚴切根究。有無黨羽。追蹤掩捕。所有該匪等船只。並著起獲拆毀。以清巢穴。至永平所屬各海口。向未設立水師。濱海地方無所捍衛。而天津水師。又經裁撤。其應如何酌設巡防。是否應添設水師之處。著琦善悉心籌畫。妥議具奏。將此諭令知之。  
35 ○辛丑。旌表守正被戕四川蒲江縣民鄧正俸妻彭氏。  
36 ○壬寅。諭內閣、前據琦  
37 ○壬寅。諭內閣、前據琦善奏、直隸白馬岡西頭開邊洋面海船被劫。當降旨令該署督勘明內洋外洋。照例辦理。茲據御史重豫奏、請整頓各省海疆等語。直隸海船被劫。據船戶張庭芝等、供稱盜船夥匪。系南方及山東口音。可見各省匪徒。尚未絕跡。其洋盜劫掠之案。亦當不止直隸一處。著廣東福建江蘇浙江山東奉天各將軍督撫。嚴飭所屬。認真巡緝。務期海洋肅清。不得以現在安靜。稍存玩洩。將此通諭知之。  
38 ○又諭、鐵麟奏、湖南重運幫船。到淮盤驗。例在江西各幫之前行走。近年逐漸耽延。不能緊跟江西幫挽入瓜洲內河。以致渡黃較遲。其歸次零星斷續。隨處逗留。該省三幫每年出運弁丁等。輒以守候衛備錢糧。未能隨時徵給為詞等語。著漕運總督、兩江湖廣各總督、江西湖南各巡撫、悉心體察。即將該三幫實在耽延情節。確切查明。籌議章程。並設法提前趲辦。仍循定例。趕跟湖北各幫。抵淮盤驗。克期渡黃。以速漕行而免遲誤。  
39 ○實授海樸正白旗漢軍副都統。賞正白旗滿洲前鋒參領署鑲紅旗漢軍副都統齊哴阿、副都統銜。為吐魯番領隊大臣。  
40 ○癸卯。孝懿仁皇后忌辰。遣官祭景陵。  
41 ○諭內閣、鴉片煙流毒日深。自降旨嚴禁以後。各省督撫。督飭所屬。設法查拏。其在事員弁。能否認真查辦者。一經奏入。立即降旨分別勸懲。原期根株淨盡。力挽頹風。惟念各該省地方之繁簡。民俗之淳澆。本非一致。其通都大邑。民居稠密。興販匪徒。最易溷跡。若僅查拏一二起。遂信為來源已絕。不複隨時察訪。有犯即懲。則是視為具文。苟且塞責。殊非除惡務盡之意。著該督撫等、即將此等劣員嚴參治罪。不得因業有報獲之案。稍事姑容。至鄉僻小邑。亦難保無奸販潛蹤。原應一體查拏。儻該處民風較淳。尚未沾染惡習。若竟與通衢要道。一律責以摉查。不特擾及閭閻。且恐各屬員迫於功令。或以零星小販。搪塞銷差。甚或以偽亂真。有心捏飾。是害未除而弊先作。必致奸民漏網。累及無辜。亦不可不防其漸。嗣後各督撫務當留心體察。儻系通都大邑。該縣並不認真查拏。未經報獲一犯。即將該員撤任。另委明乾之員接署。俟查拏有據。再將該員嚴行參辦。非降調撤任所能蔽辜。若境內實無煙販。即飭令據實申詳。以憑稽核。如將來查有諱飾。立即嚴參。概不得以報獲無案。率行參處。庶事事胥歸核實。而積弊亦可肅清矣。將此通諭知之。  
42 ○又諭、梁章鉅奏、請將捏稟請假逗留本省之員革職究辦一摺。廣西試用通判斌禾、先因設措資斧。請假前赴江西。何以半年之久。尚在平樂潛住。任意逗留。且於委員密查之前。即行起程。顯系聞拏逃避。據該撫聞有銷賣鴉片煙情事。必須嚴行查辦。斌禾著先行革職。交該撫嚴飭各屬。密行訪拏務獲究辦。按律定擬具奏。該部知道。尋奏、委員跟查。該員已出梧關。現移咨廣東江西、一體緝拏究辦。報聞。  
43 ○以新授吐魯番領隊大臣齊哴阿、仍署鑲紅旗漢軍副都統。賞通政使司參議額勒金泰二等侍衛。為吐魯番領隊大臣。  
44 ○以查拏鴉片煙不力。陝西知縣張佩芬等、議處降補有差。  
45 ○甲辰。禮部議准、河南巡撫桂良疏報、採訪林縣節孝婦女王程氏等二十六口。請建總坊旌表。從之。  
46 ○乙巳。諭內閣、南苑圍牆。前據內務府奏請今冬備料。明春興修。茲據載銓等查明周圍牆垣。續有坍塌。該處章京馬甲等人數無多。冬令巡查。難期周歷。所有此項工程。著飭令認修各員。即於今秋趕緊一律修整。以昭嚴密。  
47 ○丙午。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48 ○諭內閣、前據御史孫日萱奏、各倉監督關防。應行存貯公所等語。當交倉場侍郎議奏。茲據奏稱、查明向來各倉關防。有歸滿洲監督掌管者。有滿漢監督輪流經管者。未免兩歧。嗣後著存貯值宿公所。令滿漢監督於更替時。面將印鑰倉鑰。一並交與接班值宿之員經管。以歸畫一。至鈐用關防尋常文稿。即令值班監督鈐用。如遇緊要事件。仍令滿漢監督赴倉。公同商定。始准鈐用。以杜專擅而免諉卸。  
49 ○又諭、前因御史孫日萱奏、儲濟倉貯有陳豆。未經放竣。接收新豆。與定例不符。當經降旨著倉場侍郎查明具奏。茲據奏稱、該倉已札未放上駟院圈豆五千餘石。現存儲字廒。妥為封貯。隨領隨放。所進新豆。均收別廒。毫無混亂。系照歷年派收章程辦理。惟該花戶等壓陳出新等弊。不可不嚴行防範。著查倉御史、遇該監督等報明開放之日。務即親往查驗。不准無故不到。儻該花戶等有乘機舞弊情事。立即從嚴懲辦。以重倉儲。  
50 ○又諭、德興等奏參總運各員。延不到通一摺。據該侍郎等查明南糧二進軍船抵通。業已驗收完竣。該總運官等尚不知行抵何處。實屬玩視職守。所有總運官署蘇州府管糧通判孫宗渭、太倉監兌常州府督糧通判孫誥祖、署松江府管糧通判福祿堪、均著交部嚴加議處。  
51 ○諭軍機大臣等、御史陳岱霖奏、兩湖被水地方。請妥為撫綏一摺。據稱湖北之天門、漢川、沔陽、監利等州縣。湖南之華容、安鄉、沅江等縣。地勢窪下。每遇水漲。民田廬舍。多被淹沒。老幼轉徙。道光十一二年間。人民逃亡。匪徒混雜。往往易滋事端。本年入夏後。兩湖疊次被水。現在尚未全消。若不及早撫恤。勢必逃亡四出。或致流為盜賊等語。州縣為親民之官。所轄境內。如果堤工鞏固。不致潰決。或豫籌宣洩。俾免浸灌。居民自皆安堵。無虞播遷。即或水勢盛漲。豫辦不及。亦應即時查明詳請撫恤。毋令民人流離輾轉。輕去其鄉。若如該御史所奏情節。是該地方偶遇水患。弱者幾填溝壑。強者流為奸匪。州縣不能撫綏。大吏焉可坐視。著周天爵、伍長華、裕泰、即將兩湖被水之區。派委妥員。詳晰查明被災輕重。設法妥為撫恤。勿使一夫失所。儻有匪徒乘間滋擾。或該民人等迫於飢寒。藉眾喧鬧。即著嚴飭各地方州縣分別查辦。除莠安良。並著周天爵等查明被水若干州縣。應如何酌量撫恤。據實具奏。將此各諭令知之。  
52 ○以廣東廣州協副將韓肇慶、為湖南永州鎮總兵官。  
53 ○丁未。諭內閣、車林多爾濟奏、將滋事之哈薩克賊首正法。餘匪驅逐出境一摺。前因哈薩克賊匪入卡滋擾。經車林多爾濟帶領官兵拏獲拒捕賊首扎勒罕拜。從賊卓勒波斯等。審明立即正法。所辦甚是。車林多爾濟、著加恩賞給白玉巴圖魯翎管一個。白玉搬指一個。黃辮珊瑚豆大荷包一對。小荷包四個。經此次驅逐辦理之後。果能令哈薩克等永不入卡倫滋事。朕於車林多爾濟、仍有加恩之處。至哈薩克公阿濟等、呈請恩施等語。著湍多布、固慶、多爾濟納木凱等。查明此項庫克齊庫斯哈薩克等。原在何處游牧。會同車林多爾濟、嗣後應令該哈薩克等、於何處游牧何處過冬之處。詳悉核議具奏。  
54 ○又諭、前因給事中李熙齡奏、請將京師外城台基下瀉土處所。隨時修葺。當降旨著管理街道暨巡視五城各御史察看辦理。茲據該御史八十二等奏、會查各城台基瀉土。並城甎殘缺泊岸坍塌情形。開單呈覽。此項工程。著步軍統領衙門詳細覆勘具奏。候旨交部估辦。  
55 ○又諭、慄毓美奏、請添撥河工防險銀兩一摺。豫省河工例撥防險銀兩。現據該河督查明、自上年購辦碎石。及本年先後添辦秸麻積土等項。支用已完。請於藩庫添撥銀二十五萬兩備用。著照所請、准其照數撥給。俾資接濟。該河督務當加意撙節。認真勘核。不准稍有虛糜。如霜降後存有餘料。仍照數扣還歸款。並將先後撥用工銀總數。核實奏報。嗣後該河督仍當確切勘估。不必拘定每年奏請原數。有可節省之處。即行節省。以重帑項而杜浮冒。該部知道。  
56 ○諭軍機大臣等、有人奏直隸大名府屬開州、與山東曹州府屬濮州毗連。聚匪藏奸。肆行搶劫。該二州捕役。與賊匪通氣分肥。毫無顧忌。濮州捕役。則有周中魁、徐占魁等。開州窩家。則有李二牛、許六、許七等。同惡相濟。請飭查辦等語。著琦善、楊慶琛、邵甲名、各於所轄地方。按照摺內所指姓名住址。委員嚴密查訪。並將所參搶劫勒贖窩贓等案。悉數破獲。一一研究。訊問有無黨羽。追蹤緝拏。盡法懲治。定擬具奏。毋得稍有不實不盡。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知琦善、並傳諭楊慶琛、邵甲名知之。尋奏、原摺所指韓大平頭等五名。已另案破獲。分別正法發配。又委員偵緝周中魁等、訊無通盜分肥各情。惟身充捕役。輒敢得受規禮。包庇賊匪。照律擬發極邊煙瘴充軍。下部議。從之。  
57 ○戊申。中元節。上詣安佑宮行禮。  
58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東陵。景陵。泰陵。泰東陵。裕陵。昌陵。遣官祭孝穆皇后孝慎皇后陵寢。  
59 ○遣官祭端慧皇太子園寢。  
60 ○己酉。諭內閣、琦善奏、請將被劫官項銀兩之解官。及疏防之地方文武各員弁。分別革職。摘去頂帶。勒限緝拏一摺。廣東候補鹽運司知事左增謨、管解飯銀等項。行抵直隸通州地方。並不照例知會防護。又於河乾荒僻處所泊船住宿。致被盜劫。非尋常玩誤可比。著即革職。以示懲儆。前署通州知州候補知縣劉夢熊、專河州判程榞、務關路署馬頭汛把總胡廷英、疏防強劫官銀。著一並摘去頂帶。勒限緝拏贓盜。務獲究辦。  
61 ○又諭、本年秋祭社稷壇。著遵照嘉慶二十一年之例。在北門外降輿。俟癸卯年。再由戟殿東牆、至拜惟後北階下鋪設棕薦處降輿。禮成後。仍於此處升輿。交軍機處存記。屆期令太常寺再行具奏。  
62 ○又諭、前據御史高枚奏、直隸薊永鹽運分司宓維欽、年近八旬。兩耳重聽。步履甚艱。高陽縣知縣周爾熞、身常患病。吏治廢弛。當降旨著琦善查明參奏。茲據奏稱、周爾熞吏治尚無廢弛。亦無患病情形。惟曾經因病吸食鴉片煙。雖現已戒除。究屬有乾功令。周爾熞著即革職。宓維欽現年已七十八歲。精力就衰。著即勒令休致。該部知道。  
63 ○庚戌。禮部議准、四川總督寶興疏報、採訪各州縣貞節婦女洪李氏等七十八口。請建總坊旌表。從之。  
64 ○辛亥。諭內閣、鐵麟奏、運河漫口。請將玩誤各員弁懲處一摺。山東運河石佛閘下東岸漫口。該河員等未能一律趕堵。以致先後兩船被吸堰外。阻誤在後幫船。又該閘官於幫船先抵閘時。不即隨時打放上閘。均屬玩誤。運河同知德克金布、濟寧州州判劉印戈、俱著交部議處。候補未入流包燦、千總於昌齡、俱著摘去頂帶。以示懲儆。運河道敬文、有督率修防之責。著一並交部議處。  
65 ○又諭、都察院奏、查明各省京控咨交案件。逾限未結。並上次展限已逾。仍未審結各案。開具清單呈覽。各省州縣。審斷不公。致令來京具控。經各衙門咨交之後。各該管上司自應勒限嚴催。將未結各案。迅速審辦。以免懸宕。茲據都察院查明、該衙門咨交各省逾限未結。統計二十二案。步軍統領衙門咨交各省逾限未結。統計三案。似此任意積壓。玩洩已極。著吏部即將承審逾限各督撫都統府尹及委審各員。應得處分。查取職名。分別議處。並著各督撫都統府尹。將未結各案。迅速審辦完結。毋再任意懸宕。致乾咎戾。  
66 ○諭軍機大臣等、前因直隸昌黎縣有洋盜肆劫之案。降旨將直隸所屬海口。應否添設水師。令琦善籌議具奏。茲據奏稱、北方不諳風濤。天津水師。旋設旋裁。現既有洋盜肆劫。必當嚴行懲創。不得不添複水師。惟事屬複始。一切均應察看咨訪等語。著琦善於前赴天津時。詳加查察。務須計出萬全。妥擬章程具奏。至此外近海地方。應如何酌設巡防之處。亦著查勘明確。悉心匯擬。將此諭令知之。  
67 ○又諭、御史德勒克呢瑪奏、天津鴉片煙土。查拏未淨。本年步軍統領衙門順天府拏獲各案。俱供由天津販運來京。又天津縣蠹役王治明、綽號王老虎、把持衙門。與歷任門丁。串通一氣。上年查辦煙土時。與同夥以假土抵換。留真煙吸食販賣等語。天津為直隸海口。密邇京師。上年經該督親往該處查拏煙土。如果摉除淨盡。何以尚有匪徒潛運來京。輾轉販賣。可見該處查辦之處。仍多隱匿囤積之煙。著琦善於前赴天津時。派委妥實文武大員。嚴密訪查。務期來源淨絕。無任再有窩藏。至蠹役王治明、包庇煙販。以假亂真。尤堪痛恨。並著密速查拏。按照新定章程。從嚴懲辦。毋稍寬縱。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尋奏、王治明向充縣役。乳名虎兒。是以相沿稱為王老虎。並無抵換煙土情事。惟屢次恃強滋事。應於凶惡棍徒軍罪上減等問擬。杖一百徒三年。下部議。從之。  
68 ○又諭、申啟賢奏、查緝盜匪金鈴子即張金淋則。並其夥黨一並緝獲。並派委知府張集馨等、前赴平遙交城一帶。確切查訪等語。著該撫即將盜匪金鈴子即張金淋則。並其夥黨嚴密監禁。聽候查辦。將此諭令知之。  
69 ○以候補三品京堂溥治、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70 ○壬子。諭內閣、御史富隆額奏、請考試現任筆帖式清文一摺。前降旨令各衙門文職司員。情願考試清文者。報部匯奏。並諭明六品以上。方准與考。至筆帖式等官。例於三年考試。分別等第。且屆京察之年。各該堂官自可面試知其優劣。若如該御史所奏。將各衙門筆帖式派員匯考。調繁鼓勵。其平庸者仍得保留供職。不特窒礙難行。且為各該員開一幸進之門。必至轉啟奔競之漸。所奏著不准行。  
71 ○又諭、林則徐等奏、遵旨審擬撤任知府家丁得賄私放煙土一摺。此案撤任廣西梧州府知府劉錫方、於家丁張鎬即張漢三。婪贓縱煙。至六次之多。毫無覺察。本有應得之咎。現當查辦鴉片吃緊之時。關隘稽察。尤為緊要。豈容家丁賄縱。實非尋常疏忽可比。劉錫方著即行革職。以示懲儆。  
72 ○又諭、林則徐等奏、請將原派巡緝營員革職審辦一摺。廣東准升水師提標後營守備蔣大彪、順德協右營守備倫朝光、前經派赴海洋巡緝。拏獲販煙運銀各案犯。茲據該大臣等、訪有侵匿賄縱情弊。必應嚴行審辦。蔣大彪、倫朝光、俱著即革職。交林則徐、鄧廷楨、提同案內各犯嚴審確情。按律定擬具奏。尋奏、訊明蔣大彪、倫朝光等。均私受番銀。核計銀數。例止擬徒。惟當此嚴禁鴉片之際。尤須重懲。請從重發遣新疆。酌撥種地當差。下部議。從之。  
73 ○又諭、鄧廷楨奏、原派巡緝員弁。訊有通同舞弊端倪。該員等皆系前署督標中軍副將韓肇慶派委之員。難保無知情故縱。請徹底研究等語。現升湖南永州鎮總兵韓肇慶、著暫行革職。扣留在粵。交鄧廷楨歸案質訊。如訊有知情故縱劣跡。即據實嚴參辦理。尋奏、韓肇慶無知情故縱情事。惟失察蔣大彪等舞弊得贓。請開複交部議處。該員精力已衰。應即休致回旗。聽候部議。得旨、韓肇慶著即革職。毋庸再交部議。  
74 ○諭軍機大臣等、據林則徐等奏、擬具檄諭<?口英>咭唎國王底稿附摺呈覽。朕詳加披閱。所議得體周到。著林則徐等即行照錄。頒發該國王。俾知遵守。其餘各國。俱著先行諭知在粵夷目夷商。儻須移知各該國王。著奏明再行酌發。又另片奏、新定章程內。夷人帶煙入口圖賣一條。請將例內入口字樣。酌易為來內地等字等語。著照所議、即於新頒例內改易。以杜趨避。將此各諭令知之。  
75 ○山東鄉試副考官賈瑜丁憂。以翰林院編修許前軫、為山東副考官。  
76 ○以湖北督標副將英俊、為湖南永州鎮總兵官。廣東香山協副將惠昌耀、為南澳鎮總兵官。  
77 ○癸丑。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78 ○諭內閣、武備院奏、紫禁城內外各朱車、及圓明園各堆撥安挂器械。請改為十年換造一摺。著照所請、所有各該處安挂器械。准其仿照圓明園各宮門器械之例。每屆十年。由各該營查明奏請欽派大臣前往查勘。分別應造應緩。具奏辦理。以昭核實。  
79 ○又諭、耆英等奏、圈禁宗室覺羅屢行滋事。請分別懲處一摺。此案圈禁宗室英壽、國英、覺羅霍隆阿、桂榮等。因嗔領催達三布開門較晚。商同將達三布揪毆淩辱。英壽與霍隆阿、複因口角。兩次爭鬥。均屬怙惡。不知畏法。英壽、著重責四十板。加以金□靠鐐。永遠鎖禁。霍隆阿、著重責四十板。於原圈例限之外。再加圈禁一年。桂榮、著加責四十板。國英、現已改發吉林。著交該將軍加責四十板。嚴加管束。以示懲戒。  
80 ○又諭、耆英奏、協領辦事出力。請送部引見等語。向來協領等官。有俸滿保升之例。每屆軍政年分。亦准保薦卓異。本有升途。茲據奏鑲黃旗滿洲協領阿爾邦凱。辦理薓務出力。右翼漢軍協領恆升。承審案件。認真研鞫。均系分內應為之事。該將軍遽請送部引見。是又為旗員開一路徑。所請著不准行。  
81 ○甲寅。諭內閣、寶興奏、請留推升游擊以資熟手一摺。四川龍安營都司李昶、業經推升江西建昌營游擊。茲據該督奏稱、該員委署馬邊營游擊。辦理夷務。甚屬出力。於夷情尤為熟悉。請仍留川省以游擊升補等語。李昶著准其留於四川。以馬邊營游擊升補。此系為夷疆要缺需員。姑從所請。嗣後不得援以為例。該部知道。  
82 ○又諭、訥爾經額奏、番賊搶掠蒙古。盟長帶兵攻擊。並請將巡緝疏懈各員。摘去頂帶示懲等語。青海地方。突有番賊搶去蒙古牲畜。經該盟長扎薩克郡王車淩端多布帶兵追擊。槍斃番賊五名。奪回牲畜。並奪獲馬匹。番賊逃遁。車淩端多布遇事奮勇。實屬可嘉。著加恩賞用紫韁。仍交部從優議敘。至該處漢兵卡倫副將等官。職司巡緝。何至任賊番搶及卡倫。傷斃兵丁。事後又不能捕獲凶番。疏懈已極。不可不加以懲創。所有代理察漢城副將事都司穆精阿、候補都司李衝、孔元、均著實降一級調用。並摘去頂帶。其由西寧派往協緝之署貴德營游擊都司馬進祿、著摘去頂帶。以觀後效。餘著照所議辦理。該部知道。  
83 ○禮部議准、湖南巡撫裕泰疏報、採訪衡陽縣貞節婦女劉胡氏等一千二十一口。江蘇巡撫牛鑒疏報、上元縣吳何氏等一百六十六口。江寧縣汪周氏等一百八十五口。各請建總坊旌表。從之。  
84 ○乙卯。諭內閣、多爾濟納木凱奏、約期於和尼邁拉呼卡倫、查明烏梁海土爾扈特哈薩克等處情形。商議定制。懇請添派車林多爾濟會議辦理一摺。車林多爾濟、熟悉烏梁海哈薩克等處情形。著照所請、俟車林多爾濟將哈薩克等驅辦完竣。著留於和尼邁拉呼卡倫。會同多爾濟納木凱妥議查辦。  
85 ○又諭、恩特亨額奏、請將喀什噶爾葉爾羌兩城每年額貢。改為間二年歸並呈進等語。喀什噶爾葉爾羌回子伯克年班。業經降旨改為間二年朝覲。所有該二城每年應進額貢。亦著改為間二年呈進一次。其無伯克來京之年。所有應進額貢。著即停止。無庸於朝覲之年。歸並呈進。因思本年四月間。曾經理藩院奏准、將哈密扎薩克回子郡王伯錫爾、吐魯番扎薩克回子郡王阿克拉依都、每年例貢。改為間二年遣使歸並呈進之處。事同一例。亦著間二年呈進一次。其非朝覲之年。所有應進額貢。即著停止。無庸歸並呈進。以示體恤而歸畫一。該衙門知道。  
86 ○又諭、固慶等奏、請續添駝只等語。科布多採買米面。向准動用官廠駝一百隻。長途馱運。每致疲累。本年又添幫辦大臣一員。駝只更覺不敷。著照所請、准其添用駝五十只。俾得按馱均勻。以免疲累。  
87 ○賞工部郎中署正藍旗漢軍副都統德全、副都統銜。  
88 ○丙辰。諭內閣、固慶等奏、請酌留兵丁一摺。科布多屯田緊要。現值該兵丁等換防之期。恐全行更換。遽易生手。有誤屯田。著照所請、准其於此次應換兵丁一百六十名內。將上屆留駐兵六十名。全行更換。於一百名兵內。仍釋六十名暫行酌留。以資熟手。俟下屆換防時。將此次所留兵丁。全行更換。不得過兩班。以符定制。毋得藉詞再留。  
89 ○丁巳。諭軍機大臣等、御史高枚奏、京城糧食昂貴。民食維艱。近日河南商人運麥子十數萬石到天津。可冀價漸平複。聞有奸商運至白溝河。囤積居奇。請飭查禁等語。白溝河等處糧店。前經琦善委員查明。並無遏糴情事。所存糧石。均情願減價糶賣。何以該御史又聞有奸商囤積。著琦善再行派委妥員確查。該御史所指奸商。是否即系該處糧店。抑別有奸蠹射利之處。查明嚴禁。以裕民食。將此諭令知之。尋奏、查明白溝河地方。無續買河南糧石情事。報聞。  
90 ○又諭、御史高枚奏、鹽梟充斥。請飭認真緝拏一摺。據稱鹽課為賦稅正供。商力之疲。由於鹽引滯銷。私梟充斥。近來緝捕廢弛。弊不在商而在官。江南海州濱海一帶。私煎甚夥。邇來黨愈多而勢愈熾。捕役民壯。眾寡不敵。會營協捕。恐釀事端。因而隱忍諉為罔聞。以致正供虧絀等語。著陳鑾即查明海州一帶。果否實有私梟。其煎熬則有鹵地。堆積則有柴場。耳目昭彰。安能藏匿。如查有確據。即著設法先將各梟匪解散其勢。然後捦拏為首巨匪。嚴切根究。按律懲辦。固不可任聽私梟充斥。置若罔聞。以致正供虧絀。尤不可輕舉妄動。使武弁等藉此貪功漁利。將正梟得贓賣放。反將無辜灶丁人等。拖累株連。地方因而騷擾。並著將現在查辦情形。據實具奏。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尋奏、查明海州一帶。並無私煎等弊。得旨、隨時嚴行查緝。  
91 ○以緣事革退鎮國公有麟弟三等輔國將軍有鳳、輔國公景綸弟四品宗室景崇、各襲爵。  
92 ○戊午。仁宗睿皇帝忌辰。遣官祭昌陵。  
93 ○上詣安佑宮行禮。  
94 ○己未。以鎮國公有鳳、輔國公景崇、為散秩大臣。  
95 ○以拏獲哈薩克凶犯。賞額魯特台吉底納薩爾、四品頂帶花翎。阿哈拉克齊博羅等藍翎及頂帶有差。  
96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五萬兩。解赴塔爾巴哈台。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97 ○庚申。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98 ○諭內閣、朕於本年八月十六日起、閱看圓明園八旗兵丁步射。著該管大臣等、由各旗護軍校副護軍校護軍內、各揀選五十人。每日著十五人豫備。仍照舊例。各射兩枝。所有上次曾經豫備步射之兵丁等、均著無庸再行豫備。俟朕閱看後。將射過之兵丁花名。造冊呈報軍機處。以備查核。  
99 ○又諭、前因鴉片煙流毒日甚。特命廷臣妥議章程。頒發各將軍督撫府尹等、一體祗遵。嚴行查禁。因思新疆西南北各城。地處邊陲。幅員遼闊。多與外夷接壤。難保無夷人入卡貿易。夾帶煙土。輾轉售賣之事。自應一律嚴禁。以挽頹風。著各該衙門即將新定科條。頒發各該處將軍都統參贊辦事領隊各大臣等、嚴飭所屬地方員弁。切實查拏。務將興販吸食各犯。按例懲辦。無許容隱。至新疆與內地情形不同。新定章程。如有格礙難行。應酌量變通之處。著各該將軍都統大臣等、悉心體察。妥議具奏。  
100 ○辛酉。上御勤政殿聽政。  
101 ○諭軍機大臣等、鄂順安奏、拏獲造言煽惑。散布旗帖要犯。審訊大概情形一摺。辦理甚好。據奏山東曲阜縣民孔瞎子即孔慶先、學習符咒。在河南開封歸德陳州一帶算命行醫。自稱神仙下降。並為劉玉錡幼子推算八字。及為王靄姐揣摸頭骨。稱為極貴。代為起名。起意捏造謠言。希圖惑亂。並以平素有嫌之楊天衢、侯今從、丁多佑、列為起事之人。書寫大漢劉旗帖。分赴各屬散貼。經該縣崔燾、史秉直、訪獲解省究辦等語。匪徒書符治病。藉端煽惑人心。所供並未習教。亦無教會名目。殊難憑信。被惑匪黨。亦恐不僅師明鐸等數人。其山東一帶張貼揭帖。亦難保非知情同謀。著鄂順安嚴密訪查。徹底根究。如有勾結匪類。謀為不軌情事。著即嚴行究辦。毋稍諱飾。致滋貽患。將此諭令知之。  
102 ○又諭、本日據鄂順安奏、拏獲造言煽惑要犯孔瞎子即孔慶先、據供蘇州白雲觀有交好之郭全德、孫江紅、在彼可以躲避等語。著陳鑾、裕謙、嚴密查訪。如果實有其人。即迅速拏獲。委員解往河南歸案審辦。毋許走漏風聲。致有漏網。將此諭令知之。尋奏、查明蘇州城內外並無白雲觀名目。惟城西天平山有白雲禪寺。亦無郭全德孫江紅在內。報聞。  
103 ○新授湖廣總督周天爵奏報任事謝恩。得旨、卿之果敢從公。朕所素知。兩湖一切政務。次第認真整頓可也。  
104 ○以光祿寺少卿奕毓、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銜。光祿寺卿續齡、為大理寺卿。  
105 ○以閩浙總督行寓被竊關防。勒緝限滿無獲。革疏防知縣沈功枚等職。知府尚開模等、下部議處。  
106 ○給湖南華容縣及岳州衛被水軍民一月口糧。  
107 ○壬戌。諭軍機大臣等、鐵麟奏、遵旨查看河道情形一摺。據稱微山湖收水。例應一丈四尺。近年雨澤愆期。收不足數。湖邊灘地涸露。該處民人。不免有耕種雜糧等事。湖心存水。不敵湖邊灘地之寬。恐此後借名開墾升科。逐漸侵占。於濟運事宜。大有關系等語。每年重運經臨。全賴湖水收足。屆時啟放。方資浮送。若湖邊灘地私種雜糧。逐漸侵占。是運河要道。變為田畝。該民人始則幸冀水涸。不致淹沒。繼而私築堤埂。以塞來源。數年之後。必將藉眾違例。籲懇耕種。亟應嚴行示禁。以利漕行。著陳鑾、麟慶、慄毓美、楊慶琛、派委明乾道府大員。不分畛域。會同履勘。查有私行耕種情弊。立即禁止。並著將該民人等、妥為安置。毋得張皇擾累。經此次會定章程。遍行曉諭之後。儻再有私墾耕種。以致侵占河道。定當照例治罪。決不寬貸。將此諭知陳鑾、麟慶、慄毓美、並傳諭楊慶琛知之。尋慄毓美奏、微山湖界嶧滕銅沛之間。為東南兩省濟運水櫃。最關緊要。從前民地湖灘。毗連錯雜。一經涸露。難免冒耕。本年湖瀦水漲。湖灘民田。多在水中。應俟水退。再行會勘。從之。  
108 ○刑部右侍郎趙盛奎、因病解任。以禮部右侍郎王瑋慶、兼署刑部右侍郎。  
109 ○准浙江金衢所、台州前、幫船遭風沈失米石。分限買補。  
110 ○癸亥。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111 ○諭軍機大臣等、耆英等奏、天橋廠海口水師營戰船。巡哨海洋。追獲鳥船一只。摉出子母炮八個。均裝有鉛藥。又有噴筒八個。並繚刀等軍器各件。現在審訊。又於豬島洋面追緝鳥船。捦獲匪犯二名。槍斃賊犯數名。該匪等膽敢放槍拒捕。駛船逃逸。現飭水師嚴緝等語。該犯蔡幅等、既供稱由廣東潮州府放洋。何以拘驗船票。數目不符。且子母炮噴筒等件。均系官制軍器。如系商船。不當有此違禁器械。究竟從何得來。必應徹底根究。其豬島洋面鳥船。拒捕後逃竄無蹤。尤為可惡。業經該犯供稱在山東洋面搶劫二次。不可不嚴行審辦。所有盛京天橋廠海口。查獲船只人犯蔡幅等十七名。豬島洋面。所獲贓犯李紅洪罕二名。均著解交盛京刑部奉天府尹衙門會同該將軍等嚴行審訊。按律定擬具奏。仍嚴飭水師追緝逃逸匪船務獲。餘著照所議辦理。將此諭令知之。  
112 ○改鑄直隸寶坻縣主簿分管地方捕務兼理河道堤工條記。從大學士總督琦善請也。  
113 ○禮部議淮、河南巡撫朱樹疏報、採訪固始縣節婦吳竹氏等十口。安徽巡撫色卜星額疏報、南陵縣曹張氏等一千三百五十二口。湖南巡撫裕泰疏報、清泉縣王陳氏等五百九十三口。各請建總坊旌表。從之。  
114 ○修浙江鎮海縣石塘。從巡撫烏爾恭額請也。  
115 大清宣宗效天符運立中體正至文聖武智勇仁慈儉勤孝敏成皇帝實錄卷之三百二十五  
116 監修總裁官經筵日講起居注官太子太保體仁閣大學士文淵閣領閣事管理戶部事務上書房總師傅翰林院掌院學士兼管順天府府尹事務隨帶加五級紀錄十八次臣賈楨總裁官經筵講官吏部尚書鑲藍旗漢軍都統管理新營房城內官房大臣稽察內七倉大臣稽察會同四譯館事務加一級隨帶加六級軍功加三級紀錄五次臣花沙納經筵講官文淵閣提舉閣事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鑲白旗滿洲都統稽察內七倉大臣管理宗人府銀庫左翼幼官學寧壽宮圓明園等處精捷營御茶膳房御藥房太醫院造辦處事務隨帶加十八級臣阿靈阿副總裁官經筵講官兵部尚書隨帶加六級紀錄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117 道光十九年。己亥。八月。甲子朔。諭內閣、車林多爾濟奏、查明調兵遲延各員。分別參處一摺。烏梁海右翼散秩大臣達什濟克巴、經車林多爾濟調伊帶兵前赴軍營。迄今並未赴營。兵丁亦未到齊。怠慢已極。達什濟克巴、著交部嚴加議處。副都統銜車伯克達什、本旗應派兵丁。迄今亦未全行到營。殊屬疏懈。車伯克達什、著交部議處。散秩大臣達爾瑪阿扎拉、雖屬誤期。但伊先帶領本翼官兵一百七十餘名。趕至營中。尚屬奮勉。著毋庸議。總管貝津、本旗之兵。雖未到全。伊親帶本翼兵丁九十餘名。先行趕到營中。奮勉當差。功過尚足相抵。總管達賴、本旗兵丁雖短十餘名。尚能先事趕到。其應行議處之處著寬免。  
118 ○又諭、戶部奏、潮橋運務。亟應整頓疏銷。以清積欠。廣東省潮橋每年額銷鹽引。本不為多。果能經理得宜。自不難年清年款。乃自道光十三年以來。屢經該督奏請展緩奏銷積欠。始則選商專辦。繼複設局官為經理。行之未久。仍請改歸商辦舊章。徒事紛更。毫無實濟。茲又請定限二年。設法招商。其未招商以前。攤捐籌補。儻使二年後商運乏人。又將如何辦理。且據稱疲乏之埠。現已增至十一埠之多。若不亟加整頓。日久因循。必至全局渙散。於鹺務大有關系。著該督等體察情形。從長籌畫。務於疲懸各埠。察其致敝之原。力加振作。必使引目疏銷。商情踊躍。額課無虞短絀。積欠漸次清厘。毋得專顧目前。補苴敷衍。務當籌及久遠。核實辦理。以祛積弊而肅鹺綱。  
119 ○以驅逐哈薩克妥速。賞烏里雅蘇台參贊大臣車林多爾濟親王俸一年。阿勒台烏梁海散秩大臣達爾瑪阿扎拉頭品頂帶。餘加銜升敘有差。  
120 ○豫撥東河道光二十年防險銀十萬兩。以六萬兩歸還道庫墊發甎價。四萬兩採辦碎石。從河道總督慄毓美請也。  
121 ○乙丑。上詣大高殿行禮。時應宮拈香。  
122 ○還宮。  
123 ○遣官祭文昌帝君廟。  
124 ○諭軍機大臣等、前因有人奏、山西平遙縣大盜金鈴子聚夥分劫。輪奸斃命。降旨令申啟賢密速掩捕。旋據奏到拏獲盜犯金鈴子即張金淋則、及夥盜米疤牛則、趙更牛則、崔老二、四名。複降旨令將該犯等監禁。聽候查辦。此案盜犯金鈴子即張金淋則等、疊次劫竊田栽等家。已據供認不諱。惟於原奏在平遙縣強劫富戶輪奸幼女剁足斃命。及交城縣輪奸母女二人斃命之案。堅稱並無其事。亦未據該二縣詳報有案。顯有避重就輕情事。且恐該地方官實有規避處分。冀圖消弭等弊。著隆文於查辦陝西靈住控案完竣後。順道至山西省城。將該盜等有無輪奸斃命之案。明查暗訪。徹底根究。務得確情。按律定擬具奏。地方官如有消弭規避等情。亦著據實嚴參。毋任化大為小。以致淫凶漏網。是為至要。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  
125 ○以祭社稷壇。自是日始。齋戒三日。  
126 ○丙寅。以署鑲紅旗漢軍副都統齊哴阿、為鑲白旗漢軍副都統。前任西寧辦事大臣蘇勒芳阿、署鑲紅旗漢軍副都統。  
127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六千八百六十兩。解赴和闐。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128 ○丁卯。祭先師孔子。遣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湯金釗行禮。  
129 ○諭內閣、御史曹履泰奏、請湔除州縣積弊一摺。州縣為親民之官。必應力除擾民諸弊。始可無冤民。無積案。若如該御史所奏、城市之有保歇。差役門丁。往往藉以舞弊。有買票投保諸名目。不肖紳衿。從中為之交結。訟棍代書。從中為之包攬。以致鄉村愚民。每因訟破家蕩產。更有甚者。差役擾害地方。凡遇案情微細。任意拖延。地方官並不能催結。甚有事關人命。州縣未及踏勘。業經抄搶株連。種種擾害等語。此種惡習。深堪痛恨。不可不嚴行飭禁。著直省各督撫破除積習。力加整頓。遇有前項弊端。密拏暗訪。按律懲辦。毋稍瞻徇。以清案牘而靖閭閻。將此通諭知之。  
130 ○又諭、御史曹履泰奏、請禁濫委佐雜。酌裁發審幕賓一摺。國家設官分職。大小相維。近來佐雜各員。分發到省。即夤緣督撫分府委用。或道府指名求派。平日薪水之資。攤派州縣。遇有提案。慮其簸弄。加意款接。如果實有其事。自應嚴禁。著各直省督撫通飭所屬道府。一體湔除積習。凡分府佐雜。毋許過多。遇有道府求派。概行駁飭。至幕友襄辦稿案。原屬例所不禁。若如所奏、府屬首邑。往往另延幕友。專辦發審事件。將修金分派州縣按季饋送。州縣廉俸有限。易啟掊克侵蝕之漸。尤當嚴行禁止。著各督撫留心訪察。如有府屬首邑另延發審幕友。及分派修金等弊。即著永行禁革。以清吏治而肅官方。將此通諭知之。  
131 ○修浙江東西海塘柴埽盤頭各工。從巡撫烏爾恭額請也。  
132 ○戊辰。祭大社。大稷。上親詣行禮。  
133 ○幸圓明園。  
134 ○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135 ○以江蘇錢價日賤。暫停寶蘇局額鑄。從巡撫裕謙請也。  
136 ○己巳。遣官祭關帝廟。  
137 ○諭內閣、宗人府奏、銷除旗檔之紅帶子紫帶子犯系尋常罪名。請毋庸革去帶子一摺。又另片奏、道光五年會議宗室事宜。有釀成命案革去宗室之條。與從前例意不符。請改為革去宗室頂帶等語。著宗人府會同刑部、悉心妥議。明定章程具奏。至此次因案銷檔之紅帶子訥爾和、著准其系束紅帶。照例辦理。  
138 ○又諭、前因寧夏前鋒依克唐阿、控告該旗協領等克扣兵餉。牽涉將軍和世泰、副都統存華。當派刑部尚書隆文馳往甘肅。會同將軍特依順、副都統恆通、嚴行審訊。究出和世泰、存華、有私行借給兵丁庫銀。從中扣留情弊。降旨將和世泰等革職拏問。隨據該尚書等訊明侵用銀錢贓據。並起獲歷年實帳。按律分別定擬。複令大學士九卿會同速議。茲據穆彰阿等奏稱、應如該尚書等所議。將和世泰、存華、照例擬斬監候等語。此案已革將軍和世泰、已革副都統存華、俱系朕特加簡任。宜如何潔己奉公。督率僚屬。乃於署內營造。無論是否辦公之所。一律諭令協領等興修。致協領等借錢墊辦。那動庫項。藉詞接濟兵力。扣留歸款。辦稿閱畫。並片傳佐領於月放餉銀及馬料尾零變價內、按名攤扣。又違例接受生辰婚娶銀兩。辜恩□職。骫法營私。莫此為甚。和世泰以一品大員。曾在內廷行走多年。貪婪無恥。喪盡天良。存華以二品大員。附和婪贓。尤為可惡。核其情節。厥罪惟均。和世泰、存華、著照議依監守盜倉庫錢糧入己數在一千兩以上斬監候例。擬斬監候。交刑部宗人府勒限一年追贓。如限內全完。即著請旨將和世泰、存華、遣戍。儻限滿不能全完。即著入於明年秋審情實辦理。已革協領兼佐領哈興阿、富忠、阿璽達、富勒炳阿、倭興阿、佐領那朗阿、廉明、春格、俱著發往新疆效力贖罪。  
139 ○以大學士潘世恩、為順天鄉試正考官。戶部尚書何淩漢、吏部右侍郎恩桂、工部右侍郎徐士芬、為副考官。  
140 ○以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湯金釗、兼署戶部尚書。工部左侍郎文蔚、兼署京營左翼總兵。內閣學士端華、兼署正黃旗護軍統領。  
141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八萬六千四百兩。解赴烏嚕木齊。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142 ○庚午。命烏里雅蘇台將軍保昌、來京。調成都將軍廉敬、為烏里雅蘇台將軍。以山東巡撫經額布、為成都將軍。直隸布政使托渾布、為山東巡撫。調廣西布政使陸費瑔、為直隸布政使。以雲南按察使王惟諴、為廣西布政使。直隸霸昌道孫善寶、為雲南按察使。  
143 ○辛未。上奉皇太后幸同樂園。進膳。賜皇子及內廷王大臣蒙古王公等食。  
144 ○壬申。太宗文皇帝忌辰。遣官祭昭陵。  
145 ○諭軍機大臣等、據給事中況澄奏、外省州縣虧空過多。請飭核實參辦一摺。據稱各州縣交代之際。前任虧項。每令後任接收。該管官遷就屬員。雖有虧缺。不行參辦。及至因案降革。或身故後無可彌縫。始行參奏。查封所抵。不及百分之一。河南永城縣知縣沉玉墀、到任一年有餘。虧欠銀不下三萬兩。加以接收前任所虧。不下六萬兩。現在該員丁艱回籍。署任未肯出結。柘城縣知縣景順、虧那一案。雖經該撫特參。仍系飭令前後任代為彌補。商城縣知縣張敦緒、虧空之案。亦尚未完結等語。著牛鑒於到任後。按照摺內所指各案。逐一詳查。徹底究辦。不得遷就消弭。致令庫款無著。牛鑒經朕特簡。且甫經到任。無所用其回護。務當秉公研究。以副委任。原摺著鈔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  
146 ○緩徵陝西華、葭、朝邑、大荔、華陰、渭南、臨潼、潼關、八廳州縣被水被雹村莊額賦。給葭、朝邑、大荔、三州縣災民一月口糧。  
147 ○癸酉。萬壽節。遣官祭太廟後殿。  
148 ○遣官祭福陵。昭陵。昭西陵。孝陵。孝東陵。景陵。泰陵。泰東陵。裕陵。昌陵。  
149 ○遣官祭孝穆皇后孝慎皇后陵寢。  
150 ○遣官祭顯佑宮。東嶽廟。城隍廟。  
151 ○上詣安佑宮行禮。  
152 ○詣綺春園皇太后前行禮。  
153 ○御正大光明殿。皇子及王以下文武大臣官員蒙古王公等行慶賀禮。  
154 ○御同樂園。賜皇子及內廷王大臣蒙古王公等食。  
155 ○甲戌。太祖高皇帝忌辰。遣官祭福陵。  
156 ○乙亥。旌表守正捐軀陝西華陰縣民雷長安妻郝氏。  
157 ○丙子。上詣安佑宮行禮。  
158 ○諭內閣、梁章鉅奏、查禁栽種罌粟章程一摺。內地栽種罌粟。煎熬煙土。必應逐年實力稽查。方足以除積弊。據該撫議立章程具奏。著照所請、嗣後每年冬初。先由道府頒發嚴禁告示。並令各府廳州縣。仿照保甲。按戶編查。給予門牌。注明並無栽種罌粟煎熬販賣之人。取具十家連環保結。責成保鄰墟長隨時稽查。如十家內有違例私種。或租給客民栽種。著准其首告。給予獎賞。儻知情不首。即著將九家並地保墟長一並究治。每年限二月八月查辦兩次。由該廳州縣加具印結、齎送府道。該管府道或親身巡查。或委員抽查。加結申報。儻查辦不實。即著分別嚴揭特參。獲犯從重懲辦。並著該撫及藩臬兩司。遇有因公出省之便。隨時認真察查。總期實力奉行。除弊務盡。斷不可稍為松懈。仍致有名無實。  
159 ○以山東歷城、章邱、齊河、齊東、濟陽、禹城、長清、平原、德、聊城、臨清、邱、夏津、濮、朝城、觀城、十六州縣麥收歉薄。命改徵粟米。  
160 ○丁丑。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161 ○撫恤湖北漢川、沔陽、天門、三州縣被水災民。  
162 ○戊寅。諭內閣、前因御史焦友麟奏、廣敷教化。請令教官稽查生員宣講。有旨令各直省督撫會同學政妥議。嗣據裕泰奏稱、選擇生員。專司宣講。尚多窒礙。請循照舊章。舉充約正。編造保甲等語。當經批令奉行以實。茲據周天爵等奏、教職人員。半多迂腐。授以稽查之柄。恐與不肖諸生。互相朋比。假公濟私。顛倒是非。非惟滋擾。更恐牽掣。請仍責成州縣。原奏應毋庸議等語。自來有治人然後有治法。州縣各官。果能正己率下。百姓自必聽從。至稽查奸宄。法莫善於保甲。如果州縣官實力奉行。誠心相待。愚賤具有天良。豈有甘為匪僻之理。經正民興。邪慝不作。原無庸多立科條也。  
163 ○己卯。撥江南上元、東流、蕪湖、定遠、和、東台、六州縣漕米四千三百五十九石有奇。濟放江淮、興武、鳳陽、幫丁行月等米。  
164 ○庚辰。秋分。夕月於西郊。遣成郡王載銳行禮。  
165 ○上奉皇太后幸同樂園。進膳畢。幸湛靜齋。視皇后疾。侍送皇太后還綺春園。  
166 ○遣官祭黑龍潭昭靈沛澤龍王之神。玉泉山惠濟慈佑靈濩龍王之神。昆明湖安佑普濟沛澤廣生龍王之神。密雲縣白龍潭昭靈廣濟普澤龍王之神。  
167 ○遣官祭圓明園惠濟祠。河神廟。  
168 ○諭軍機大臣等、林則徐等奏、督辦驅逐夷船。斷其接濟一摺。又另片縷陳該夷詭詐各情形等語。覽奏均悉。該奸夷等遷延不去。希冀在澳門交易。兼欲偷賣新來鴉片。並于毆斃民人之案。不將凶手交出。當此法令森嚴之際。膽敢肆意抗拒。實屬可惡。該大臣等現在禁絕柴米食物。撤其買辦工人。自應權宜妥辦。不可稍示以弱。至該夷等、既以淡水為養命之源。務當稽查漢奸。毋許私行接濟。其詭詐恫喝。固不值與之計較。而密為防範。調度弁兵。亦不可稍涉松懈。著林則徐等悉心商酌。趁此警動之機。力除弊竇。所有該國大小船只。游奕洋面。跡有可疑者。均著驅逐出境。俟該夷等悔罪畏服。領賞回國。並將凶犯交出。彼時該大臣等再行酌量辦理。威德兼施。或可一勞永逸。總之不可冒昧僨事。為不得示弱長驕。惟在林則徐等、相度機宜。籌畫盡善。毋負諄諄訓諭至意。將此諭知林則徐、鄧廷楨、怡良、關天培、並傳諭豫堃知之。  
169 ○貸河南駐防修理官房俸銀。  
170 ○以江西湖南幫船起剝折耗。准緩交餘米。  
171 ○辛巳。遣官祭昭忠祠。  
172 ○諭內閣、周天爵奏、營馬疲瘦缺額。請將該管都司守備分別暫行革職撤任一摺。各營馬匹。戎政攸關。全在喂養膘壯。方足以利操防。據查湖北省標各營馬匹。多以疲羸充數。又每營缺額十餘匹至二十餘匹不等。皆因積習相沿。該管官並不以時查驗。致有種種情弊。必當整頓。以儆廢弛。所有湖北兼署督標中營都司左營守備玉貴、右營中軍守備占格、撫標左營守備馬紹國、右營守備蔡世泰、武昌城守營守備高行之、著一並暫行革職撤任。飭令將所缺馬匹。如數買補。並責令將存營馬匹。喂養膘壯。再令兵丁自行領喂。儻該將備等買補之馬。不堪乘騎。或喂養仍不膘壯。即著革職嚴參。並將該副將參將游擊各員嚴參示懲。以肅戎政。  
173 ○諭軍機大臣等、寄諭湖廣總督周天爵。湖北黃州府知府德山、不患無才。究竟品行若何。著該督密加訪察。據實具奏。毋稍遷就。將此諭令知之。尋奏、查德山到任。先問陋規。所辦清結案件。多恃首縣。請送部引見。從之。  
174 ○壬午。諭軍機大臣等、琦善奏、查驗天津海口。有洋船牌名金裕成。出海人名榮裕利。詢系廣東潮州府饒平縣人。據稱船內裝載糖包。水淺難行。迨經雇給剝船。而該船水手等又稱風路不順。即行起碇東往。似赴奉天蓋平等語。該船既近海口。忽又東駛。情節可疑。難保非帶有煙土。恐被查拏。遠揚他處。著耆英等、嚴飭錦縣、複州、海城、蓋平、各海口。密速巡查。如有前項船只到境。即行截住摉拏。並著楊慶琛、即飭所屬在利津、即墨、及廟島一帶。一體查拏。毋令奸商售其鬼蜮伎倆。致滋流毒。將此各諭令知之。尋山東巡撫托渾布奏、遵飭福山縣將該船戶拏獲。查無夾帶煙土。惟因中途添雇水手。與原照不符。畏查起碇。委無別情。報聞。  
175 ○順天府以宗室鄉試中額請。得旨、取中四名。  
176 ○癸未。以湖南永順協副將尚安、為雲南臨元鎮總兵官。  
177 ○免雲南銅廠民欠無著工本銀。  
178 ○甲申。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179 ○諭內閣、耆英等奏、海口查辦煙禁。請簡派大員前往督辦一摺。盛京錦州等處各海口。現屆秋令。正閩廣商船進口之際。必應嚴行稽查。慶林現經賞假調理。著即派錦州副都統道慶、就近前往各海口。督率查辦。其無業閩人。並著分別情形。飭回原籍。  
180 ○又諭、麟慶奏、請撥發工需一摺。本年南河河湖並漲。險工疊生。該河督請添撥銀五十萬兩。以濟急需。著戶部迅速撥發備用。此項銀兩。因現值工程險要。是以俯准例外添撥。該河督務當督率各道。力加撙節。一遇水落工平。即著將用存餘銀。核實造冊報部。國家經費有常。嗣後不准援以為例。如違例常年奏請。亦斷不能允准也。  
181 ○諭軍機大臣等、寶興等奏、舉辦防邊事宜。並齊慎奏請陛見各一摺。四川馬邊等廳夷匪。頻年不靖。總由營務廢弛。技疏膽怯。以致該匪毫無畏懼。益肆鴟張。現在籌辦邊防。自以練兵為要。惟該處錮習已深。非該管將弁照常訓練所能挽回。著派齊慎親往督操。認真校閱。並親赴各該處督率鎮道。將一切應辦事宜。妥為經理。儻該夷匪出巢滋擾。即飭派兵迎擊。敢有畏縮不前。即按律分別嚴行懲辦。如震懾遁藏。毋庸深入追捕。仍嚴禁兵民侵淩。以收撫綏之效。蘇廷玉上次督辦不能妥善。此次無庸派往。著寶興於文武鄉試事竣後。親赴該處。會同齊慎相機妥辦。該督等系朕特簡大員。此次督辦。務須悉臻妥協。期於一勞永逸。方為不□委任。齊慎毋庸來京。俟明年冬間察看地方情形。再行奏請陛見。將此各諭令知之。  
182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七萬一百五十三兩。解赴葉爾羌、巴爾楚克、九萬五千一百一十六兩。解赴喀什噶爾、英吉沙爾、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183 ○乙酉。修浙江西塘柴工。從巡撫烏爾恭額請也。  
184 ○丙戌。世宗憲皇帝忌辰。遣官祭泰陵。  
185 ○上詣安佑宮行禮。  
186 ○諭內閣、鄉會試為掄才大典。片紙隻字。向不准懷挾入場。立法至嚴。具有深意。本日據刑部審結本科鄉試附生寄蘭等懷挾一案。內附生錢傑、頭場攜帶試策。優貢生張瀛暹、頭場攜帶摘寫子書及離騷內各語句。據供均系失檢誤帶等語。該生等攜帶策本等件。不得謂非懷挾。本應照例一並懲辦。姑念訊系臨時失於檢點。且所帶尚非頭場應用之物。著從寬免其杖枷。以示區別。錢傑仍著革去附生。張瀛暹仍著革去優貢生。永遠不准考試。嗣後有似此案情。俱著照此次辦理。以端士品而杜流弊。  
187 ○又諭、朱樹奏、差役糾約水手毆官。請飭嚴懲一摺。此案黃鳳、吳桂、充當差役。既將人犯疏脫。理應向其查問。乃於酒後逞凶。自認賭博。並因該千總罵其匪類。膽敢跑出艙外喊述。致眾水手進艙。弄碎窗欞。現據驗明撞毀窗欞七扇。人數自必不少。設非豫先糾約。何以聞聲即至。案關差役水手酗酒聚賭。抗官糾毆。實屬目無法紀。該漕督現將全案人証。移咨山東。著楊慶琛嚴飭所屬。勒限緝拏各犯務獲。窮究餘黨。從重懲辦。按律定擬具奏。尋山東巡撫托渾布奏、訊明黃鳳、吳桂、充運官差役。因千總陸景康坐船更夫、上岸賭博。責懲後交其管押。更夫潛逃。千總斥罵。語涉水手。郭燕林不服。率眾上船理論。旋即逃散。無豫謀糾約及賄縱等情。請照棍徒例。發極邊充軍。黃鳳等亦無糾邀水手滋鬧情事。應杖六十。枷號兩個月。仍革役。下部議。從之。  
188 ○以貝子奕緒為散秩大臣。  
189 ○丁亥。諭內閣、戶部奏、四川銅廠辦銅。向無定額。該省烏坡廠產銅素旺。從前每年報獲一百八九十萬斤。現在每年僅獲數萬斤。恐系廠員恃無定額。偷漏匿報。捏稱商販。以為免抽課耗、多銷價值地步等語。川省開採銅斤。關系鼓鑄。雖地力衰旺不常。多少不應懸絕。若任聽承辦之員。朦混滋弊。則本省不敷鼓鑄。勢必向他省採辦。不惟帑項攸關。兼恐事多窒礙。著寶興督飭藩司劉韻珂、嚴查該廠情形。有無弊竇。並著酌中定額。責成寧遠府知府、認真督辦。儻辦理日有起色。即據實奏請獎勵。若仍前怠玩。經理失宜。並查有匿報偷漏情弊。亦著分別嚴參。以示懲儆。  
190 ○又諭、奕絪等奏、請將圍牆口門仍複舊制一摺。所奏是。東陵圍牆東面。原設東口門一座。自應修複以符舊制。著照所請、仍於原處開設。其原設東口門迤南吉祥口一座。著一並改移原處。並著欽天監敬謹選擇吉期具奏。  
191 ○改陝西平利縣白土營左哨千總、為平利縣城守營千總。從總督瑚松額請也。  
192 ○戊子。遣官祭賢良祠。  
193 ○諭內閣、錢寶琛等奏、議覆御史焦友麟廣敷教化一摺。地方官有教養斯民之責。果能除莠安良。何患奸宄不戢。民俗不醇。毋庸多設科條。轉滋煩擾。嗣後朔望宣講之處。著仍照舊章。責成該州縣實力奉行。儻於編查保甲時。訪出習教匪徒。立即嚴拏懲辦。以靖地方。所有該撫等奏請分任教官添設族正之處。著毋庸議。  
194 ○添設寧夏滿洲營抬炮四十位。腰刀四百把。從將軍特依順等請也。  
195 ○旌表守正捐軀河南武陟縣民秦明女匱姐。  
196 ○己丑。諭內閣、據順天府奏參、玩視功令之知縣。請旨議處一摺。並將申解書手各州縣。開單呈覽。請照例議處等語。直隸盧龍縣知縣陳嘉謨、起送謄錄書手。並不慎選正身書吏充當。迨經駁飭另派。又複申送遲延。已逾考驗入場之期。實屬玩視功令。著交部議處。此外各州縣申解各書手。現據查明有不善書寫。及臨點不到。私相頂替各情弊。著吏部查取起送各州縣職名。照例議處。  
197 ○旌表守正捐軀河南汝陽縣民李賢銘妻蕭氏。  
198 ○庚寅。旌表守正捐軀江蘇豐縣民劉拴妻王氏。  
199 ○戶部議准、江西巡撫錢寶琛疏報、鉛山縣開墾田四十畝有奇。照例升科。從之。  
200 ○辛卯。上詣綺春園問皇太后安。  
201 ○諭軍機大臣等、前因耆英等、在盛京豬島洋面。獲賊李紅、洪罕、二名。訊據供稱夥犯許品等四十名在逃。當降旨飭令桂良等、按單嚴拏。茲據耆英等奏、研訊李紅。究出閩浙總督印信。系逃犯許品、許拱、許料、許美、四人合夥竊去。並供此言系得之許瑪轉述。惟此五人姓名住址。已開載發去單內。而此次究出行竊及鎔化印信情節。歷歷如繪。著桂良即督飭所屬嚴密查拏。不准松懈。逃犯既有四十名之多。此四十人家屬甚夥。何難跟蹤研究。按名弋獲。現在耆英已飛咨沿海各督撫。協同偵緝。但該匪犯等俱系福建同安縣人。由閩省覓線摉根。自更易於破案。儻早晚獲犯。著一面奏聞。一面嚴究竊印實情。並此外有無黨羽分布海面。據實懲辦。無稍疏縱。將此諭令知之。尋閩浙總督鄧廷楨奏、緝獲許品等多名。訊明在洋行劫拒捕屬實。並無竊印情事。除李紅在盛京監斃外。餘犯隔別嚴訊。供亦相符。應將為首之許品一犯。按律問擬斬梟。餘犯擬發新疆。下部議。從之。  
202 ○奉天府府尹慶林、因病解任。以四川永寧道呈麟、為奉天府府尹。  
203 ○壬辰。旌表守正捐軀山東臨清州民段祥妻周氏。  
204 大清宣宗效天符運立中體正至文聖武智勇仁慈儉勤孝敏成皇帝實錄卷之三百二十六  
205 監修總裁官經筵日講起居注官太子太保體仁閣大學士文淵閣領閣事管理戶部事務上書房總師傅翰林院掌院學士兼管順天府府尹事務隨帶加五級紀錄十八次臣賈楨總裁官經筵講官吏部尚書鑲藍旗漢軍都統管理新營房城內官房大臣稽察內七倉大臣稽察會同四譯館事務加一級隨帶加六級軍功加三級紀錄五次臣花沙納經筵講官文淵閣提舉閣事兵部尚書總管內務府大臣鑲白旗滿洲都統稽察內七倉大臣管理宗人府銀庫左翼幼官學寧壽宮圓明園等處精捷營御茶膳房御藥房太醫院造辦處事務隨帶加十八級臣阿靈阿副總裁官經筵講官兵部尚書隨帶加六級紀錄二十次臣周祖培等奉敕修
206 道光十九年。己亥。九月。癸巳朔。諭內閣、魏元烺等奏、請將疏縱要犯之代理知縣革職提審一摺。福建代理晉江縣知縣泉州府經歷顧堉、於營弁拏獲通夷犯婦吳勤娘交審要案。並不嚴向根究逸犯下落。迅速掩捕。率請保釋。朦混具詳。實屬玩視要案。顧堉著即革職。交該署督等提同現犯。嚴審有無賄縱情弊。按律辦理。仍著嚴緝逸犯施金等務獲究辦。並著訊明各犯由何處出口。兵役人等、是否賄縱。一並究擬。該部知道。  
207 ○甲午。諭內閣、伊里布等奏、漢回互斗。致斃多命。請將通判參將革審一摺。此案緬寧通判張景沂、於客民楊奎等、控爭地基。如果審斷公允。何至聚眾忿爭。致斃多命。且兩造在城外疊次互斗。又未出城彈壓。尤屬荒謬。順寧營參將瑞麟、近在同城。並不帶兵馳往解散。乃至束手無策。視同膜外。甚屬玩忽無能。張景沂、瑞麟、著一並革職。交該督嚴行訊究。是否張景沂斷案不平。激成事端。抑尚有釀釁別故。及瑞麟因何不即帶兵解散之處。據實參奏。毋稍寬縱。該部知道。  
208 ○又諭、伊里布等奏、議覆御史焦友麟廣敷教化一摺。據稱教官生員。訪有習教等事。准其據實首報。由地方官查辦等語。教官生員、向不准干預地方公事。若假以事權。轉滋煩擾。該督等所奏。著毋庸議。所有編查保甲朔望宣講之處。仍責成該地方官遵照舊章。實力奉行。以符定制。  
209 ○湖廣總督周天爵等奏、湖北外江內漢。港汊錯處。最為盜賊淵藪。前任督臣李鴻賓等奏明派委文武員弁。長年巡緝。有名無實。嗣後請量為變通。不必按季按段。照例分巡。但派長於緝捕之員。及素曾訓練之兵丁。帶同常用之眼線。嚴密查訪。使人不測。一得盜蹤。隨在知會地方文武員弁。協力掩捕。盡法懲辦。仍以獲盜之多寡。嚴定員弁之功過。庶於緝捕大有裨益。從之。  
210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二萬一千五百八十四兩。解赴阿克蘇。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211 ○乙未。諭軍機大臣等、本日據奕經奏、四川土司甲木參彭楚、遞到印票一件。內稱猓夷連年滋擾。官兵查辦。往返經過處所。支應兵差。川民受累等語。前據寶興等奏、舉辦防邊事宜。有旨令齊慎前往督操。遇有夷匪出巢滋擾。飭令弁兵迎擊。並著寶興於鄉試事竣後。親赴該處會商妥辦。計此時齊慎業已起身矣。川省夷匪頻年不靖。兵集則逃。兵撤則出。相尋不已。糜餉老師。經過地方。不無滋擾。該督等此次親往督辦。總須計出萬全。申明紀律。嚴定勸懲。俾近邊居民。經過處所。均各安堵無擾。方為妥善。斷不可徒顧目前。將就了事。儻經此次查辦之後。仍不能一勞永逸。日久又滋事端。朕惟該督是問。至甲木參彭楚。系夷地土司。自用封筒鈐蓋印信。何以能由沿途地方遞送到京。著寶興查明首先接遞處所。據實參奏。原稟著發給閱看。將此諭令知之。尋奏、訊明該土司實無申發遞京印稟情事。委系新都縣馬夫鄧貴、因遞送公文。至德陽縣中途。誤接不識姓名人假雕冒稟之件。除嚴飭各屬緝拏私刻假印要犯務獲外。鄧貴請照不應重律杖八十。折責革役。下部議。從之。  
212 ○以工部左侍郎文蔚、為京營右翼總兵。並署戶部右侍郎、兼管錢法堂事務。  
213 ○以湖北按察使卞士雲、為湖南布政使。直隸永定河道文衝、為湖北按察使。  
214 ○命陝甘總督瑚松額、撥銀一萬四千三百兩有奇。解赴喀喇沙爾。備道光二十一年經費。  
215 ○丙申。遣官祭都城隍之神。  
216 ○諭內閣、漕糧為天庾正供。節經降旨、令有漕各省督撫。飭屬早兌早開。克期渡黃。無稍遲滯。乃近年重運漕船。總不能如期抵壩。以致歸次受兌。節節耽延。總緣各該督撫不肯破除情面。一味見好屬員。每年重運過竣。必為催漕員弁乞恩。而於催趲不力各員。並不嚴行參辦。以致各該員等、毫無畏憚。任意遲延。尚複成何事體。現在節逾寒露。水勢漸消。所有各省回空幫船。著該漕督及沿途各督撫、嚴行催趲。銜尾前行。不准片刻停泊。並著有漕各省督撫。嚴飭各該糧通、辦理新漕。早兌早開。統限於四月初十日以前。全數趲至清江。克期抵壩。以便渡黃北上。無許藉詞支飾。經此次諄諭之後。儻敢仍前玩洩。不特保奏催漕員弁、斷不能邀恩允准。定將該漕督及各該督撫、嚴行懲處。決不寬宥。將此通諭知之。  
217 ○又諭、給事中張秉德奏、京畿竊盜案件。層見疊出。請飭該管衙門嚴行緝捕一�
URN: ctp:ws62000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0.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