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一百十八回除奸淫錯投大木場救急困趕奔神樹崗

《第一百十八回除奸淫錯投大木場救急困趕奔神樹崗》[View] [Edit] [History]

1 且說陶氏送她男人去後,瞧著殷顯笑道:「你瞧這好不好?」殷顯笑嘻嘻地道:「好的。你真是個行家。我也不願意去,樂得的在家陪著你呢。」陶氏道:「你既願陪著我,你能夠常常兒陪著我麼?」殷顯道:「那有何難。我正要與你商量,如今這宗買賣要成了,至少也有一百兩。我想有這一百兩銀子,還不夠你我快活的嗎?咱們設個法兒遠走高飛如何?」陶氏道:「你不用和我含著骨頭露著肉的。你既有心,我也有意。咱們索性把他害了,你我做個長久夫妻,豈不死心塌地呢?」世上最狠是婦人心。這殷顯已然就陰險了,誰知這婦人比他尤甚。似這樣的人,留在世上何用?莫若設法早早兒先把他們開發了,省得令人看至此間生氣!閑言少敘。
2 兩個狗男女正在說的得意之時,只見簾子一掀,進來一人,伸手將殷顯一提,摔倒在地,即用褲腰帶捆了個結實。殷顯還百般哀告:「求爺爺饒命!」此時,陶氏已然嚇得哆嗦在一處。
3 那人也將婦人綁了,卻用那衣襟塞了口,方問殷顯道:「這陳起望卻在何處?」殷顯道:「陳起望離此有三四十里。」那人道:「從何處而去?」殷顯道:「出了此門往東,過了小溪橋,到了神樹崗,往南就可以到了陳起望。爺爺若不得去,待小人領路。」那人道:「既有方向,何用你領俺!再問你,此處卻叫什麼地名?」殷顯道:「此處名喚娃娃穀。」那人笑道:「怨得你等要賣娃娃,原來地名就叫娃娃穀。」說罷,回手扯了一塊衣襟:「也將殷顯口塞了。一手執燈,一手提了殷顯,到了外間。一看見那邊放著一盤石磨,將燈放下,把殷顯安放在地,端起磨來,那管死活,就壓在殷顯身上。回手進屋將婦人提出,也就照樣的壓好。那人執燈看了一看,見那邊桌上放著個酒瓶,提起來復進屋內,拿大碗斟上酒,也不坐下,端起來一飲而盡。見桌上放著菜蔬,揀可口的就大吃起來了。
4 你道此人是誰?真真令人想擬不到,原來正是小俠艾虎。
5 自從送了施俊回家探望父母,幸喜施老爺、施安人俱各安康。
6 施老爺問:「金伯父那裡可許聯姻了?」施俊道:「姻雖聯了,只是好些原委。」便將始末情由述了一番,又將如何與艾虎結義的話俱各說了。施老爺立刻將艾虎請進來相見。施老爺雖則失明,看不見艾虎,施安人卻見艾虎雖然年幼,英風滿面,甚是歡喜。施老爺又告訴施俊道:「你若不來,我還叫你回家;只因本縣已有考期,我已然給你報過名。你如今來得正好,不日也就要考試了。」施生聽了,正合心意,便同艾虎在書房居住。遲不多日,到了考期之日,施生高高中了案首,好生歡喜,連艾虎也覺高興。本要赴襄陽去,無奈施生總要過了考試,或中或不中,那時再定奪起身。艾虎沒法兒,只得依從。每日無事,如何閑得住呢?施生只好派錦箋跟隨艾虎出外游玩。這小爺不吃酒時還好,喝起酒來總是盡醉方休。錦箋不知跟著受了多少怕。好容易盼望府考,艾虎不肯獨自在家,因此隨了主僕到府考試。及至揭曉,施俊卻中了第三十名的生員,滿心歡喜。
7 拜了老師,會了同年;然後急急回來,祭了祖先,拜過父母,又是親友賀喜,應接不暇。諸事已畢,方商議起身趕赴襄陽,候畢姻之後,再行赴京應試,因此耽誤日期。及至到了襄陽,金公已知施生得中,歡喜無限,便張羅施生與牡丹完婚。
8 艾虎這些事他全不管,已問明了師父智化在按院衙門,他便別了施俊,急急奔到按院那裡。方知白玉堂已死。此時盧方已將白玉堂骨殖安置妥帖,設了靈位,俟平定襄陽後,再將骨殖送回原籍。艾虎到靈前大哭一場,然後參見大人與公孫先生、盧大爺、徐三爺。問起義父和師傅來,始知俱已上了陳起望了。他是生成的血性,如何耐的。便別了盧方等,不管遠近,竟奔陳起望而來。只顧貪趕路程,把個道兒走差了:原是往西南,他卻走到正西,越走越遠,越走越無人煙。自己也覺乏了,便找了個大樹之下歇息。因一時困倦,枕了包裹,放倒頭便睡。
9 及至一覺睡醒,恰好皓月當空,亮如白晝。自己定了定神,只覺得滿腹咕嚕嚕亂響,方想起昨日不曾吃飯。一時饑渴難當,又在夜闌人靜之時,哪裡尋找飲食去呢?無奈何站起身來,撣了撣土,提了包裹一步挨步慢慢行來。猛見那邊燈光一晃,卻是陶氏接進懷、殷二人去了。艾虎道:「好了!有了人家就好說了。」快行幾步,來至跟前,卻見雙扉緊閉。側耳聽時,裏面有人說話。艾虎才待擊戶,又自忖道:「不好,半夜三更,我孤身一人,他們如何肯收留呢?且自悄悄進去,看來再做道理。」將包裹斜扎在背上,飛身上墻,輕輕落下來。至窗前,他就聽了個不亦樂乎。後來見懷寶走了,又聽殷顯與陶氏定計要害丈夫,不由得氣往上撞,因此將外屋門撬開,他便掀簾硬進屋內。這才把狗男女捆了,用石磨壓好,他就吃喝起來了。
10 酒飯已畢,雖不足行,頗可充饑。執燈轉身出來,見那男女已然翻了白眼。他也不營,開門直往正東而來。
11 走了多時,不見小溪橋,心中納悶,道:「那廝說有橋,如何不見呢?」趁月色往北一望,見那邊一堆一堆,不知何物。
12 自己道:「且到那邊看看。」哪知他又把路走差了,若往南來便是小溪橋,如今他往北去,卻是船場堆木料之所。艾虎暗道:「這是什麼所在?如何有這些木料?要他做甚?」正在納悶,只見那邊有個窩鋪,燈光明亮。艾虎道:「有窩鋪必有人,且自問問。」連忙來到跟前。只聽裡面有人道:「你這人好沒道理!好意叫你烤火,你如何磨我要起衣服來?我一個看窩鋪的,哪裡有多餘衣服呢?」艾虎輕輕掀起簾縫一看,見一人猶如水雞兒一般,戰兢兢說道:「不是俺合你起磨,只因渾身皆濕,縱然烤火,也解不過這個冷來。俺打量你有衣服,那伯破的、爛的,只要俺將濕衣服換下擰一擰,再烤火,俺緩過這口氣來,即時還你。那不是行好嗎?」看窩鋪的道:「誰耐煩這些?你好好的便罷,再要多說時,連火也不給你烤了。擾的我連覺也不得睡,這是從哪裡說起!」艾虎在外面卻答言道:「你既看窩鋪,如何又要睡覺呢?你真睡了,俺就偷你。」說著話,「忽」的一聲,將簾掀起。
13 看窩鋪的嚇了一跳,抬頭看時,見是個年少之人,胸前斜絆著一個包袱。甚是雄壯。便問道:「你是何人?深夜到此何事?」艾虎也不答言,一存身將包袱解下、打開,拿出幾件衣服來,對著那水雞兒一般的人道:「朋友!你把濕衣脫下來,換上這衣服。俺有話問你。」那人連連稱謝,急忙脫去濕衣,換了乾衣。又與艾虎執手道:「多謝恩公一片好心。請略坐坐,待小可稍為緩緩,即將衣服奉還。」艾虎道:「不打緊,不打緊。」說著話,席地而坐。方問道:「朋友,你為何鬧得渾身皆濕?」那人嘆口氣道:「一言難盡。實對恩公說,小可乃保護小主人逃難的,不想遇見兩個狠心的船戶,將小可一篙撥在水內。幸喜小可素習水性,好容易奔出清波,來至此處。但不知我那小主落於何方?好不苦也!」艾虎忙問道:「你莫非就是什麼伯南哥哥麼?」那人失驚道:「恩公如何知道小可的賤名?」艾虎便將在懷寶家中偷聽的話,一五一十地說了一遍。
14 武伯南道:「如此說來,我家小主人有了下落了。倘若被他們賣了,那還了得!須要急急趕上方好。」
15 他二人只顧說話,不料那看窩鋪的渾身亂抖,仿佛他也落在水內一般,戰兢兢的就勢兒跪下來,道:「我的頭領武大老爺!實是小人瞎眼,不知是頭領老爺,望乞饒恕。」說罷連連叩首。武伯南道:「你不要如此。咱們原沒見過,不知者不做罪,俺也不怪你。」便對艾虎道:「小可意欲與恩公同去追趕小主,不知恩公肯概允否?」艾虎道:「好好好,俺正要同你去。但不知由何處追趕?」武伯南道:「從此斜奔東南,便是神樹崗。那是一條總路,再也飛不過去的。」艾虎道:「既如此,快走,快走。」只見看窩鋪的端了一碗熱騰騰的水來,請頭領老爺喝了趕一趕寒氣。武伯南接過來喝了兩口,道:「俺此時不冷了。」放下黃沙碗,對著艾虎道:「恩公,咱們快走罷。」二人立起,躬著腰兒出了窩鋪。看窩鋪的也就隨了出來。武伯南回頭道:「那濕衣服暫且放在你這裏,改日再取。」看窩鋪的道:「頭領老爺放心。小人明日曬晾乾了,收拾好好的,即當送去。」他二人邁開大步,往前奔走。
16 此時,武伯南方問艾虎貴姓大名,意欲何往。艾虎也不隱瞞,說了名姓,便將如何要上陳起望尋找義父、師父,如何貪趕路途迷失路徑,方聽見懷寶家中一切的言語,說了一遍。因問武伯南:「你為何保護小主私逃?」武伯南便將如何與鐘太保慶壽,如何大王不見了,「俺主母惟恐絕了鐘門之後,因此叫小可同著族弟武伯北,保護著小姐、公子,私行逃走。不想武伯北天良泯滅,他將我推入山溝,幸喜小可背著公子,並無傷損。從山溝內奔至小溪橋,偏偏的就遇見他娘的懷寶了,所以落在水內。」艾虎問道:「你家小姐呢?」武伯南道:「已有智統轄追趕搭救去了。」艾虎道:「什麼智統轄?」武伯南道:「此人姓智,名化,號稱黑妖狐,與我家大王八拜之交。
17 還有個北俠歐陽春,人皆稱他為紫髯伯。他三人結義之後,歐陽爺管了水寨,智爺便作了統轄。」艾虎聽了,暗暗思忖道:「這話語之中大有文章。」因又問道:「山寨還有何人?」武伯南道:「還有管理旱寨的展熊飛,又有個貴客是臥虎溝的沙龍沙員外。這些人俱是我們大王的好朋友。」艾虎聽至此,猛然省悟,哈哈大笑道:「果然是好朋友!這些人俺全認的。俺實對你說了罷。俺尋找義父、師傅,就是北俠歐陽爺與統轄智爺。他們既都在山寨之內,必要搭救你家大王脫離苦海。這是二番好心,必無歹意。倘有不測之時,有我艾虎一面承管。你只管放心。」武伯南連連稱謝。
18 他二人說著話兒,不知不覺就到了神樹崗。武伯南道:「恩公暫停貴步。小可這裡有個熟識之家,一來打聽打聽小主的下落,二來略略歇息,吃些飲食再走不遲。」艾虎點頭應道:「很好,很好。」武伯南便奔到柴扉之下,高聲叫道:「甘媽媽開門來!甘媽媽開門來!」裏面應道:「什麼人叫門?來了,來了。」柴門開處,出來個店媽媽,這是已故甘豹之妻。見了武伯南,滿臉賠笑道:「武大爺一向少會。今日為何深夜到此呢?」武伯南道:「媽媽快掌燈去。我還有個同人在此呢。」
19 甘媽媽連忙轉身掌燈。這裡武伯南將艾虎讓至上房。甘媽媽執燈將艾虎打量一番,見他年少軒昂,英風滿面,便問道:「此位貴姓?」武伯南道:「這是俺的恩公,名叫艾虎。」甘媽媽聽了「艾虎」二字,不由得一愣,不覺的順口失聲道:「怎麼也叫艾虎呢?」艾虎聽了詫異,暗道:「這婆子失驚有因,俺倒要問問。」才待開言,只聽外面又有人叫道:「甘媽媽開門來。」婆了應道:「來了,來了。」不知叫門者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6367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18.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