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二

《卷二》[View] [Edit] [History]

1
註解傷寒論第二趙本論前有四時八節、二十四氣、七十二候、決病法
2
漢張仲景著晉王叔和撰次宋成無己註明汪濟川校正
3
傷寒例第三
4
陰陽大論云:春氣温和,夏氣暑熱,秋氣清涼,冬氣冷趙本作「冰」冽,此則四時正氣之序也。
5
春夏為陽,春温夏熱者,醫統本有「以」字陽之動,始於温,盛於暑故也。秋冬為陰,秋涼而冬寒者,以陰之動,始於清,盛於寒故也。
6
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固密,則不傷於寒。觸冒之者,乃名傷寒耳。
7
冬三月純陰用事,陽乃伏藏,水冰地坼,寒氣嚴凝,當是之時,善攝生者,出處固密,去寒就温,則不傷於寒。其涉寒冷,觸冒霜雪為病者,謂之傷寒也。
8
其傷於四時之氣,皆能為病。
9
春風、夏暑、秋濕、冬寒,謂之四時之氣。
10
以傷寒為毒者,以其最成殺厲之氣也。
11
熱為陽,陽主生;寒為陰,陰主殺。陰寒為病,最為肅殺毒厲之氣。
12
中而即病者,名曰傷寒;不即病者,寒毒藏於肌膚,至春變為温病,至夏變為暑病。暑病者,熱極重於温也。
13
《內經》曰:先夏至日為温病,後夏至日為暑病。温暑之病,本傷於寒而得之,故太熊校記:大醫汪本大改太,非醫均謂之傷寒也。
14
是以辛苦之人,春夏多温熱病,趙本有「者」字皆由冬時觸寒所致,非時行之氣也。凡時行者,春時應暖,而復趙本作「反」大寒;夏時應大趙本無「大」字熱,而反大凉;秋時應凉,而反大熱;冬時應寒,而反大温。此非其時而有其氣,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者,此則時行之氣也。
15
四時氣候不正為病,謂之時行之氣。時氣所行為病,非暴厲之氣,感受必同,是以一歲之中,長幼之病多相似也。
16
夫欲候知四時正氣為病,及時行疫氣之法,皆當按斗曆占之。
17
四時正氣者,春風、夏暑、秋濕、冬寒是也。時行者,時行之氣是也。温者,冬時感寒,至春發者是也。疫者,暴厲之氣是也。占前斗建,審其時候之寒温,察其邪氣之輕重而治之,故下文曰:九月霜降節後,宜漸寒,向冬大寒,至正月雨水節後,宜解也。所以謂之雨水者,以冰雪解而為雨水故也。至驚蟄二月節後,氣漸和暖,向夏大熱,至秋便凉。冬寒、春温、夏熱、秋凉,為四時之正氣也。
18
從霜降以後,至春分以前,凡有觸冒霜露,體中寒即病者,謂之傷寒也。
19
九月十月,寒氣尚微,為病則輕;十一月十二月,寒冽已嚴,為病則重;正月二月,寒漸將解,為病亦輕。此以冬時不調,適有傷寒之人,即為病也。趙本醫統本「九月十月,……即為病也」作注,非。此為四時正氣,中而即病者也。
20
其冬有非節之暖者,名曰趙本作「為」冬温。冬温之毒,與傷寒大異,冬温復有先後,更相重沓,亦有輕重,為治不同,證如後章。
21
此為時行之氣,前云:冬時應寒而反大温者是也。
22
從立春醫統本作「秋」節後,其中無暴大寒,又不冰雪,而有人壯熱為病者,此屬春時陽氣,發於冬時伏寒,變為温病。
23
此為温病也。《內經》曰:冬傷於寒,春必病温。
24
從春分以後,至秋分節前,天有暴寒者,皆為時行寒疫也。三月四月,或有暴寒,其時陽氣尚弱,為寒所折,病熱猶輕;五月六月,陽氣已盛,為寒所折,病熱則重;七月八月,陽氣已衰,為寒所折,病熱亦微。其病與温及暑病相似,但治有殊耳。
25
此為疫氣也。是數者,以明前斗曆之法,占其隨時氣候,發病寒熱輕重不同耳。
26
十五日得一氣,於四時之中,一時有六氣,四六名為二十四氣也。趙本無「也」字
27
節氣十二,中氣十二,共二十四。《內經》曰:五日謂之候,三候謂之氣,六氣謂之時,四時謂之歲。
28
然氣候亦有應至而趙本作「仍」不至,或有未應至而至者,或有至而太過者,皆成病氣也。
29
疑漏或有至而不去,此一句按《金匱要略》曰:有未至而至,有至而不至,有至而不去,有至而太過,何故也。師曰:冬至之後,甲子夜半,少陽起。少陰醫統本作「陽」之時,陽始生,天得温和,以未得甲子,天因温和,此為未至而至也;以得甲子,而天未温和,此為至而不至也;以得甲子,醫統本有「而」字天大寒不解,此為至而不去也;以得甲子,而天温如盛夏五六月時,此為至而太過也。《內經》曰:至而和則平,至而甚則病,至而反者病,至而不至者病,未至而至者病。即是觀之,脫漏明矣。
30
但天地動靜,陰陽鼓擊者,各正一氣耳。
31
《內經》曰:陰陽者,天地之道。清陽為天,動而不息;濁陰為地,靜而不移。天地陰陽之氣,鼓擊而生,春夏秋冬,寒熱溫涼,各正一氣也。
32
是以彼春之暖,為夏之暑;彼秋之忿,為冬之怒。
33
春暖為夏暑,從生而至長也;秋忿為冬怒,從肅而至殺也。
34
是故冬至之後,一陽爻升,一陰爻降也。夏至之後,一陽氣下,一陰氣上也。
35
十月六爻皆陰,坤卦為用,陰極陽來,陽生於子。冬至之後,一陽爻升,一陰爻降,於卦為復,言陽氣得復也。四月六爻皆陽,乾卦為用,陽極陰來,陰生於午。夏至之後,一陽氣下,一陰氣上,於卦為 ,言陰則醫統本作「得」遇陽也。《內經》曰:冬至四十五日,陽氣微上,陰氣微下;夏至四十五日,陰氣微上,陽氣微下。
36
斯則冬夏二至,陰陽合也;春秋二分,陰陽離也。
37
陽生於子,陰生於午,是陰陽相接,故曰合。陽退於酉,陰退於卯,是陰陽相背,故曰離。《內經》曰:氣至之謂至,氣分之謂分。至則氣同,分則氣異。
38
陰陽交易,人變病焉。
39
天地陰陽之氣,既交錯而不正,人所以變病。《內經》曰:陰陽相錯而變由生也。
40
此君子春夏養陽,秋冬養陰,順天地之剛柔也。
41
《內經》曰:養生者必順於時,春夏養陽,以涼以寒;秋冬養陰,以溫以熱。所以然者,從其根故也。
42
小人觸冒,必嬰暴疹。須知毒烈之氣,留在何經,而發何病,詳而取之。
43
不能順四時調養,觸冒寒溫者,必成暴病。醫者當在意審詳而治之。
44
是以春傷於風,夏必飧泄;夏傷於暑,春趙本作「秋」必病醫統本作「 」瘧;秋傷於濕,冬必咳嗽;冬傷於寒,春必病溫。此必然之道,可不審明之。
45
當春之時,風氣大行。春傷於風,風氣通於肝,肝以春適王,風雖入之,不能即發,至夏肝衰,然後始動。風淫末疾,則當發於四肢。夏以陽氣外盛,風不能外發,故攻內而為飧泄。
46
飧泄者,下利米穀不化,而色黃。當秋之時,濕氣大行。秋傷於濕,濕則干於肺,肺以秋適王,濕雖入之,不能即發,至冬肺衰,然後濕始動也。雨淫腹疾,則當發為下利。冬以陽氣內固,濕氣不能下行,故上逆而為咳嗽。當夏之時,暑氣大行,夏傷於暑,夏以陰為主內,暑雖入之,勢未能動,及秋陰出,而陽為內主,然後暑動搏陰而為 瘧。 者二日一發,瘧者一日一發。當冬之時,寒氣大行,冬傷於寒,冬以陽為主內,寒雖入之,勢未能動,及春陽出而陰為內主,然後寒動搏陽而為溫病。
47
是感冒四時正氣為病必然之道。
48
傷寒之病,逐日淺深,以斯方治。
49
《內經》曰:未滿三日者,可汗而已;其滿三日者,可泄而已。
50
今世人傷寒,或始不早治,或治不對病,或日數久淹,困乃告醫。醫人又不根據次第而治之,則不中病。皆宜臨時消息制方,無不效也。今搜採仲景舊論,錄其證候診脈聲色,對病真方,有神驗者,擬防世急也。
51
仲景之書,逮今千年而顯用於世者,王叔和之力也。
52
又土地溫涼,高下不同;物性剛柔,餐居亦異。是趙本有「故」字黃帝興四方之問,岐伯舉四治之能,以訓後賢,開其未悟者。臨病之工,宜須兩審也。
53
東方地氣溫,南方地氣熱,西方地氣涼,北方地氣寒。西北方高,東南方下。是土地溫涼、高下不同也。東方安居食魚,西方陵居華食,南方濕處而嗜酸,北方野處而食乳。是餐居之異也。東方治宜砭石,西方治宜毒藥,南方治宜微針,北方治宜灸 。是四方醫治不同也。醫之治病,當審其土地所宜。
54
凡傷於寒,則為病熱,熱雖甚,不死。
55
《內經》曰:風寒客於人,使人毫毛畢直,皮膚閉而為熱,是傷寒為病熱也。《鍼經》曰:多熱者易已,多寒者難已,是熱雖甚不死。
56
若兩感於寒而病者,必死。
57
表裏俱病者,謂之兩感。
58
尺寸俱浮者,太陽受病也,當一二日發。以其脈上連風府,故頭項痛,腰脊強。
59
太陽為三陽之長,其氣浮於外,故尺寸俱浮,是邪氣初入皮膚外在表也,當一二日發。風府穴名也,項中央太陽之脈,從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是以上連風府。其經循肩膊內俠脊、抵腰中,故病頭項痛、腰脊強。
60
尺寸俱長者,陽明受病也,當二三日發。以其脈俠趙本作「夾」鼻、絡於目,故身熱、目疼、鼻乾、不得臥。
61
陽明血氣俱多,尺寸俱長者,邪併陽明,而血氣淖熊校記:而血氣HT 溢也,汪本HT 改淖,按HT 為潮正字,汪本原誤溢也。太陽受邪不已,傳於陽明,是當二三日發。其脈俠鼻者,陽明脈起於鼻交 中,絡於目。陽明之脈,正上 ,醫統本作「 」還出系目系。身熱者,陽明主身之肌肉。《針經》曰:陽明氣盛,則身以前皆熱;目疼鼻乾者,經中客邪也;不得臥者,胃氣逆不得從其道也。《內經》曰:胃不和,則臥不安。
62
尺寸俱弦者,少陽受病也,當三四日發。以其脈循脅絡於耳,故胸脅痛而耳聾。
63
《內經》曰: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春脈弦,尺寸俱弦者,知少陽受邪也。二三日陽明之邪不已,傳於少陽,是當三四日發。胸脅痛而耳聾者,經壅而不利也。
64
此三經皆受病,未入於腑者,可汗而已。
65
三陽受邪,為病在表,法當汗解。然三陽亦有便入腑者,入腑則宜下,故云未入於腑者,可汗而已。
66
尺寸俱沉細者,太陰受病也,當四五日發。以其脈布胃中,絡於嗌,故腹滿而嗌乾。
67
陽極則陰受之,邪傳三陽既遍,次乃傳於陰經。在陽為在表,在陰為在裏。邪在表則見陽脈,邪在裏則見陰脈。陽邪傳陰,邪氣內陷,故太陰受病而脈尺寸俱沉細也。自三陽傳於太陰,是當四五日發也。邪入於陰,則漸成熱,腹滿而嗌乾者,脾經壅而成熱也。
68
尺寸俱沉者,少陰受病也,當五六日發。以其脈貫腎,絡於肺,繫舌本,故口燥舌乾而渴。
69
少陰腎水也,性趣下。少陰受病,脈尺寸俱沉也。四五日太陰之邪不已,至五六日則傳於少陰也,是少陰病當五六日發。人傷於寒,則為病熱,謂始為寒,而終成熱也。少陰為病,口燥舌乾而渴,邪傳入里,熱氣漸深也。
70
尺寸俱微緩者,厥陰受病也,當六七日發。以其脈循陰器、絡於肝,故煩滿而囊縮。
71
緩者,風脈也。厥陰脈微緩者,邪傳厥陰,熱氣已劇,近於風也。當六七日發,以少陰邪傳於厥陰。煩滿而囊縮者,熱氣聚於內也。
72
此三經皆受病,已入於腑,可下而已。
73
三陰受邪,為病在裏,於法當下。然三陰亦有在經者,在經則宜汗,故云已入於腑者,可下而已。經曰:臨病之工,宜須兩審。
74
若兩感於寒者,一日太陽受之,即與少陰俱病,則頭痛、口乾、煩滿而渴;二日陽明受之,即與太陰俱病,則腹滿身熱、不欲食、譫語;三日少陽受之,即與厥陰俱病,則耳聾,囊縮而厥,水漿不入,不知人者,六日死。若三陰三陽、六髒六腑皆受病,則榮衛不行;腑髒趙本作「髒腑」不通,則死矣。
75
陰陽俱病、表裏俱傷者,為兩感。以其陰陽兩感,病則兩證俱見。至於傳經,則亦陰陽兩經俱傳也。始得一日,頭痛者太陽,口乾煩滿而渴者少陰;至二日則太陽傳於陽明,而少陰亦傳於太陰,身熱譫語者陽明,腹滿不欲食者太陰;至三日陽明傳於少陽,而太陰又傳於厥陰,耳聾者少陽,囊縮而厥者厥陰,水漿不入,不知人者,胃氣不通也。《內經》曰:五髒已傷,六腑不通,榮衛不行,如是之後,三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陽明者十二經脈之長也,其血氣盛,故云不知人。三日其氣乃盡,故死矣。謂三日六經俱病,榮衛之氣,不得行於內外,腑髒之氣不得通於上下,至六日腑髒之氣俱盡,榮衛之氣俱絕,則死矣。
76
其不兩感於寒,更不傳經,不加異氣者,至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也;八日陽明病衰,身熱少歇也;九日少陽病衰,耳聾微聞也;十日太陰病衰,腹減如故,則思飲食;十一日少陰病衰,渴止舌乾,已而嚏也;十二日厥陰病衰,囊縱,少腹微下,大氣皆去,病患精神爽慧也。
77
六日傳遍,三陰三陽之氣皆和,大邪之氣皆去,病患精神爽慧也。
78
若過十三日以上不間,尺寸趙本作「寸尺」陷者,大危。
79
間者,瘳也。十二日傳經盡,則當瘳愈。若過十三日以上不瘳,尺寸之脈沉陷者,即正氣內衰,邪氣獨勝,故云大危。
80
若更感異氣,變為他病者,當依舊趙本作「後」壞證病趙本作「病証」而治之。若脈陰陽俱盛,重感於寒者,變為趙本作「成」溫瘧。
81
異氣者,為先病未已,又感別異之氣也。兩邪相合,變為他病,脈陰陽俱盛者,傷寒之脈也。《難經》曰:傷寒之脈,陰陽俱盛而緊澀。經曰:脈盛身寒,得之傷寒,則為前病熱未已,再感於寒,寒熱相搏,變為溫瘧。
82
陽脈浮滑,陰脈濡弱者,更遇於風,變為風溫。
83
此前熱未歇,又感於風者也。《難經》曰:中風之脈,陽浮而滑,陰濡而弱,風來乘熱,故變風溫。
84
陽脈洪數,陰脈實大者,趙本有「更」字遇溫熱,變為溫毒。溫毒為病最重也。
85
此前熱未已,又感溫熱者也。陽主表,陰主里,洪數實大皆熱也,兩熱相合,變為溫毒。以其表裏俱熱,故為病最重。
86
陽脈濡弱,陰脈弦緊者,更遇溫氣,變為溫疫。趙本注:「一本作瘧」以此冬傷於寒,發為溫病,脈之變証,方治如說。
87
此前熱未已,又感溫氣者也。溫熱相合,變為溫疫。
88
凡人有疾,不時即治,隱忍冀瘥,以成痼疾。
89
凡覺不佳,急須求治,苟延時日,則邪氣入深,難可複制。《千金》曰:凡有少苦,似不如平常,即須早道;若隱忍不治,冀望自瘥,須臾之間,以成痼疾,此之謂也。
90
小兒女子,益以滋甚。
91
小兒氣血未全,女子血室多病,凡所受邪,易於滋蔓。
92
時氣不和,盒飯早言,尋其邪由,及在腠理,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
93
腠理者,津液腠泄之所,文理縫會之中也。《金匱要略》曰:腠者,是三焦通會元真之處,為血氣所注;理者,是皮膚髒腑之文理也。邪客於皮膚,則邪氣浮淺,易為散發,若以時治之,罕有不愈者矣。《金匱玉函》曰:主醫統本作「生」候長存,形色未病,未入腠理,針藥及時,服將調節,委以良醫,病無不愈。
94
患人忍之,數日乃說,邪氣入髒,則難可制,此為家有患,備慮之要。
95
邪在皮膚,則外屬陽而易治;邪傳入裏,則內屬陰而難治。《內經》曰: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筋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髒。治五髒者,半死,半生也。昔桓侯怠於皮膚之微疾,以至骨髓之病,家有患者,可不備慮。
96
凡作湯藥,不可避晨夜,覺病須臾,即宜便治,不等早晚,則易愈矣。
97
《千金》曰:凡始覺不佳,即須治療,迄至於病,湯食競進,折其毒勢,自然而瘥。
98
趙本作「如」或瘥遲,病即傳變,雖欲除治,必難為力。
99
傳有常也,變無常也。傳為循經而傳,此太陽傳陽明是也;變為不常之變,如陽證變陰證是也。邪既傳變,病勢深也。《本草》曰:病勢已成,可得半愈;病勢已過,命將難全。
100
服藥不如方法,縱意違師,不須治之。
101
《內經》曰: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惡於針石者,不可與言至巧。病不許治者,病必不治,治之無功矣。
102
凡傷寒之病,多從風寒得之。
103
凡中風與傷寒為病,自古通謂之傷寒。《千金》曰:夫傷寒病者,起自風寒,入於腠理,與精氣分爭,榮衛偏隔,周身不通而病。
104
始表中風寒,入里則不消矣。
105
始自皮膚,入於經絡,傳於髒腑是也。
106
未有溫覆而當,不消散者。
107
風寒初客於皮膚,便投湯藥,溫暖發散而當者,則無不消散之邪。
108
不在證治,擬欲攻之,猶當先解表,乃可下之。
109
先解表而後下之,則無複傳之邪也。
110
若表已解,而內不消,非大滿,猶生寒熱,則病不除。
111
表證雖罷,里不至大堅滿者,亦未可下之。是邪未收斂成實,下之則裏虛而邪復不除,猶生寒熱也。
112
若表已解,而內不消,大滿大實,堅有燥屎,自可除下之。雖四五日,不能為禍也。
113
外無表證,裏有堅滿,為下證悉具。《外臺》云:表和里病,下之則愈。下證既具,則不必拘於日數。
114
若不宜下,而便攻之,內虛熱入,協熱遂利,煩躁諸變,不可勝數,輕者困篤,重者必死矣。
115
下之不當,病輕者,證猶變易而難治,又矧重者乎。
116
夫陽盛陰虛,汗之則死,下之則愈;陽虛陰盛,汗之則愈,下之則死。
117
表為陽,裏為陰。陰虛者,陽必湊之,陽盛之邪,乘其里虛而入於腑者,為陽盛陰虛也。經曰:尺脈弱,名曰陰不足。陽氣下陷入陰中,則發熱者是矣。下之,除其內熱而愈,若反汗之,則竭其津液而死。陰脈不足,陽往從之;陽脈不足,陰往乘之。陰邪乘其表虛,客於榮衛之中者,為陽虛陰盛也。經曰:假令寸口脈微,名曰陽不足。陰氣上入陽中,則灑淅惡寒者是矣。汗之,散其表寒則愈,若反下之,則脫其正氣而死。經曰:本發汗而複下之,此為逆也。本先下之,而反汗之為逆。
118
夫如是,則神丹安可以誤發,甘遂何可以妄攻。虛盛之治,相背千里,吉凶之機,應若影響,豈容易哉!神丹者,發汗之藥也。甘遂者,下藥也。若汗下當則吉,汗下不當則凶,其應如影隨形,如附應聲。
119
況桂枝下咽,陽盛則趙本作「即」斃;承氣入胃,陰盛以亡。
120
桂枝湯者,發汗藥也。承氣湯者,下藥也。《金匱玉函》曰:不當汗而強與汗之者,令人奪其津液,枯槁而死;不當下而強與下之者,令人開腸洞泄,便溺不禁而死。
121
死生之要,在乎須臾,視身之盡,不暇計日。
122
投湯不當,則災禍立見,豈暇計其日數哉。
123
此陰陽虛實之交錯,其候至微;發汗吐下之相反,其禍至速,而醫術淺狹,懵然不知病源,為治乃誤,使病者殞歿,自謂其分,至今醫統本作「令」冤魂塞於冥路,死屍盈於曠野,仁者鑒此,豈不痛歟!凡兩感病俱作,治有先後,發表攻裏,本自不同,而執迷妄趙本作「用」意者,乃云神丹、甘遂,合而飲之,且解其表,又除其里,言巧似是,其理實違。夫智者之舉錯也,常審以慎;愚者之動作也,必果而速。
124
安危之變,豈可詭哉!世上之士,但務彼翕習之榮,而莫見此傾危之敗,惟明者,居然能護其本,近取諸身,夫何遠之有焉。
125
兩感病俱作,欲成不治之疾,醫者大宜消息,審其先後,次第而治之;若妄意攻治,以求速效者,必致傾危之敗。
126
凡發汗溫服趙本作「暖」湯藥,其方雖言日三服,若病劇不解,當促其間,可半日中盡三服。若與病相阻,即便有所覺。重病趙本作「病重」者,一日一夜,當 時觀之,如服一劑,病證猶在,故當復作本湯服之。至有不肯汗出,服三劑乃解;若汗不出者,死病也。
127
發汗藥,須溫暖服者,易為發散也。日三服者,藥勢續也。病勢稍重,當促急服之,以折盛熱,不可拘於本方。設藥病不相對,湯入即便知之,如陰多者,投以涼藥,即寒逆隨生;陽多者,飲以溫劑,則熱毒即起,是便有所覺。 時者,周時也,一日一夜服湯藥盡劑,更看其傳,如病證猶在,當復作本湯,以發其汗;若服三劑不解,汗不出者,邪氣大甚,湯不能勝,必成大疾。《千金》曰:熱病脈躁盛而不得汗者,此陽脈之極也,死。
128
凡得時氣病,至五六日,而渴欲飲水,飲不能多,不當與也,何者?以腹中熱尚少,不能消之,便更與人作病也。至七八日,大渴,欲飲水者,猶當根據證趙本有「而」字與之。與之常令不足,勿極意也。言能醫統本作「欲」飲一斗,與五升。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不可與之。趙本有「也」字忽然大汗出,是為自愈也。
129
熱在上焦,則為消渴,言熱消津液,而上焦乾燥,則生渴也。大熱則能消水,熱少不能消之,若強飲,則停飲變為諸病。至七八日陽勝氣溫,向解之時,多生大渴也,亦須少少與之,以潤胃氣,不可極意飲也。
130
若飲而腹滿,小便不利,若喘若噦者,為水飲內停而不散,不可更與之。忽然陽氣通,水氣散,先發於外,作大汗而解。
131
凡得病,反能飲水,此為欲愈之病。其不曉病者,但聞病飲水自愈,小渴者,乃強與飲之,因成其禍,不可復數。趙本有「也」字
132
小渴者,為腹中熱少。若強與水,水飲不消,復為諸飲病也。
133
凡得病厥,脈動數,服湯藥更遲;脈浮大減小;初躁後靜,此皆愈證也。
134
動數之脈,邪在陽也,湯入而變遲者,陽邪愈也。浮大之脈,邪在表也,而復減小者,表邪散也。病初躁亂者,邪所煩也,湯入而安靜者,藥勝病也。是皆為愈證。
135
凡治溫病,可刺五十九穴。
136
五十九穴者,以瀉諸經之溫熱。《鍼經》曰:熱病,取之諸陽五十九穴,刺,以瀉其熱,而出其汗;實其陰,而補其不足。所謂五十九刺,兩手內外側各三,凡十二 ;五指間各一,凡八;足亦如是;頭入髮際一寸,旁三分,各三,凡六 ;更入髮三寸,邊五,凡十 ;耳前後、口下,各一,項中一穴,凡六 ;巔上一、囟會一、髮際一、廉泉一、風池二、天柱二。又《內經》曰:熱俞五十九,頭上五行。行五者,以瀉諸陽之熱逆也。大杼、膺俞、缺盆、背俞,此八者,以瀉胸中之熱也;氣衝、熊校記:各本同。按素問作氣街三里、巨虛、上下廉,此八者,以瀉胃中之熱也;雲門、 骨、委中、髓空,此八者,以瀉四肢之熱也;五髒俞旁五,此十者,以瀉五髒之熱也。凡此五十九穴者,皆熱之左右也。
137
又身之穴,三百六十有五,其三十九趙本無「九」字穴,灸之有害;七十九穴,刺之為災。並中髓也。
138
穴有三百六十五,以應一歲。其灸刺之禁,皆肉薄骨解之處,血脈虛少之分,鍼灸並中髓也。
139
趙本無「凡」字脈四損,三日死。平人四息,病患脈一至,名曰四損。脈五損,一日死。平人五息,病患脈一至,名曰五損。脈六損,一時死。平人六息,病患脈一至,名曰六損。
140
四髒氣絕者,脈四損;五髒氣絕者,脈五損;五髒六腑俱絕者,脈六損。
141
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虛身熱,得之傷暑。
142
《內經》曰:脈者,血之府也。脈實血實,脈虛血虛。寒則傷血,邪併於血,則血盛而氣虛,故傷寒者,脈盛而身寒。熱則傷氣,邪併於氣,則氣盛而血虛,故傷暑者,脈虛而身熱。
143
脈陰陽俱盛,大汗出,不解者,死。
144
脈陰陽俱盛,當汗出而解;若汗出不解,則邪氣內勝,正氣外脫,故死。《內經》曰:汗出,而脈尚躁盛者,死。《千金》曰:熱病已得汗,脈尚躁盛,此陽脈之極也,死。
145
脈陰陽俱虛,熱不止者,死。
146
脈陰陽俱虛者,真氣弱也;熱不止者,邪氣勝也。《內經》曰:病溫虛甚者,死。
147
脈至乍疏乍數趙本作「乍數乍疏」者,死。
148
為天真榮衛之氣斷絕也。
149
脈至如轉索者,趙本無「者」字其日死。
150
為緊急而不軟,是中無胃氣,故不出其日而死。
151
讝言妄語,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者,生。逆冷,脈沉細者,不過一日,死矣。
152
讝言妄語,陽病也。身微熱,脈浮大,手足溫,為脈病相應;若身逆冷,脈沉細,為陽病見陰脈,脈病不相應,故不過一日而死。《難經》曰:脈不應病,病不應脈,是為死病。
153
此以前是傷寒熱病證候也。
154
辨痓濕暍脈證第四
155
傷寒所致太陽痓,趙本有「病」字 、濕、 趙本有「此」字暍三種,宜應別論,以為與傷寒相似,故此見之。
156
痓當作痙,傳寫之誤也。痓者惡也,非強也。《內經》曰:肺移熱於腎,傳為柔痓。柔為筋柔而無力,痙謂骨痙而不隨。痙者,強也,千金以強直為痙。經曰:頸項強急,口噤背反張者痙。即是觀之,痓為痙字明矣。
157
太陽病,發熱無汗,反惡寒者,名曰剛痓。
158
《千金》曰:太陽中風,重感寒濕,則變痓。太陽病,發熱無汗,為表實,則不當惡寒,今反惡寒者,則太陽中風,重感於寒,為 病也。以表實感寒,故名剛痓。
159
太陽病,發熱汗出,趙本有「而」字不惡寒者,趙本無「者」字名曰柔痓。
160
太陽病,發熱汗出為表虛,則當惡寒,其不惡寒者,為陽明病。今發熱汗出,而不惡寒者,非陽明證,則是太陽中風,重感於濕,為柔痓也。表虛感濕,故曰柔痓。
161
太陽病,發熱,脈沉而細者,名曰痓。
162
太陽主表,太陽病,發熱為表病,脈當浮大,今脈反沉細,既不愈,則太陽中風,重感於濕,而為痓也。
163
《金匱要略》曰:太陽病,其證備,身體強,𠘧𠘧然,脈反沉遲,此為痓,栝蔞桂枝湯主之。
164
太陽病,發汗太多,因致痓。
165
太陽病,發汗太多,則亡陽。《內經》曰:陽氣者,精則養神,柔則養筋。陽微不能養筋,則筋脈緊急而成痓也。
166
病身熱足寒,頸項強急,惡寒,時頭熱面赤,目脈赤,獨頭面趙本注:一本無面字搖,卒口噤,背反張者,痓病也。
167
太陽中風,為純中風也,太陽傷寒,為純傷寒也,皆不作痓。惟是太陽中風,重感寒濕,乃變為痓也。
168
身熱足寒者,寒濕傷下也。時頭熱面赤,目脈赤,風傷於上也。頭搖者,風主動也,獨頭搖者,頭為諸陽之會,風傷陽也,若純傷風者,身亦為之動搖,手足為之搐搦,此者內挾寒濕,故頭搖也。口噤者,寒主急也,卒口噤者,不常噤也,有時而緩,若風寒相摶,則口噤而不時開,此皆加之風濕,故卒口噤也。
169
足太陽之脈,起於目內眥,上額交巔上,其支別者,從巔入絡腦,還出別下項,循肩膊內,夾脊抵腰中,下貫臀,以下至足,風寒客於經中,則筋脈拘急,故頸項強急而背反張也。
170
太陽病,關節疼痛而煩,脈沉而細趙本注:「一作緩」者,此名濕痺。趙本注:「一云中濕」濕痺之候,其人小便不利,大便反快,但當利其小便。
171
《金匱要略》曰:霧傷皮腠,濕流關節,疼痛而煩者,濕氣內流也。濕同水也,脈沉而細者,水性趣下也。痺,痛也。因其關節煩疼,而名曰濕痺,非腳氣之痺也。《內經》曰:濕勝則濡泄。小便不利,大便反快者,濕氣內勝也。但當利其小便,以宣泄腹中濕氣。古云:治濕之病,不利小便,非其治也。
172
濕家之為病,一身盡疼,發熱,身色如似熏黃。
173
身黃如橘子色者,陽明瘀熱也。此身色如似熏黃,即非陽明瘀熱。身黃發熱者,梔子蘗皮湯主之,為表裏有熱,則身不疼痛。此一身盡疼,非傷寒客熱也,知濕邪在經而使之,脾惡濕,濕傷,則脾病而色見,是以身發黃者,為其黃如煙熏,非正黃色也。
174
濕家,其人但頭汗出,背強,欲得被覆向火,若下之,早則噦,胸滿,小便不利,舌上如胎者,以丹田有熱,胸中有寒,渴欲得水而不能飲,則趙本無「則」字口燥煩也。
175
濕家,有風濕、有寒濕,此寒濕相搏者也。濕勝則多汗,傷寒則無汗,寒濕相搏,雖有汗而不能周身,故但頭汗出也。背陽也,腹陰也,太陽之脈,夾脊抵腰,太陽客寒濕,表氣不利,而背強也。里有邪者,外不惡寒,表有邪者,則惡寒。欲得被覆向火者,寒濕在表而惡寒也。若下之早,則傷動胃氣,損其津液,故致噦而胸滿、小便不利。下後里虛,上焦陽氣因虛而陷於下焦,為丹田有熱,表中寒乘而入於胸中,為胸上有寒,使舌上生白胎滑也。藏燥則欲飲水,以胸上客寒濕,故不能飲而但口燥煩也。
176
濕家下之,額上汗出,微喘,小便利趙本注:「一云不利」者,死。若下利不止者,亦死。
177
濕家發汗則愈。《金匱要略》曰:濕家身煩疼,可與麻黃加朮四兩,發其汗為宜;若妄下則大逆。額上汗出而微喘者,乃陽氣上逆也。小便自利或下利者,陰氣下流也。陰陽相離,故云死矣。《內經》曰:陰陽離缺,精氣乃絕。
178
問曰:風濕相搏,一身盡疼痛,趙本作「病」法當汗出而解,值天陰雨不止,醫云:此可發汗,汗之病不愈者,何也?答曰:發其汗,汗大出者,但風氣去,濕氣在,是故不愈也。若治風濕者,發其汗,但微微似欲汗出趙本作「出汗」者,風濕俱去也。
179
值天陰雨不止,明其濕勝也。《內經》曰:陽受風氣,陰受濕氣。又曰: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傷於濕者,下先受之。風濕相搏,則風在外,而濕在內。汗大出者,其氣暴,暴則外邪出,而裏邪不能出,故風去而濕在。汗微微而出者,其氣緩,緩則內外之邪皆出,故風濕俱去也。
180
濕家病,身上疼痛,發熱面黃而喘,頭痛,鼻塞而煩,其脈大,自能飲食,腹中和無病,病在頭中寒濕,故鼻塞,內藥鼻中,則愈。
181
病有淺深,證有中外,此則濕氣淺者也。何以言之?濕家不云關節煩疼,而云身上疼痛,是濕氣不流關節而外客肌表也;不云發熱身似熏黃,復云發熱面黃而喘,是濕不干於脾而薄於上焦也。陰受濕氣,則濕邪為深,今頭痛,鼻塞而煩,是濕客於陽,而不客於陰也。濕家之脈當沉細,為濕氣內流,脈大者陽也,則濕不內流,而外在表也。又以自能飲食,胸腹別無滿痞,為腹中和無病,知其濕氣微淺,內藥鼻中,以宣泄頭中寒濕。
182
病者一身盡疼,發熱,日晡所劇者,此名風濕。此病傷於汗出當風,或久傷取冷所致也。
183
一身盡疼者,濕也;發熱日晡所劇者,風也。若汗出當風而得之者,則先客濕而後感風;若久傷取冷得之者,則先傷風而後中濕。可與麻黃杏仁薏苡仁甘草湯,見《金匱要略》中。
184
太陽中熱者,暍是也。其人汗出惡寒,身熱而渴也。
185
汗出惡寒,身熱而不渴者,中風也。汗出惡寒,身熱而渴者,中暍也。白虎加人參湯主之,見《金匱要略》中方。
186
太陽中暍者,身熱疼重,而脈微弱,此亦趙本作「以」夏月傷冷水,水行皮中所致也。
187
經曰:脈虛身熱,得之傷暑。身熱脈微弱者,暍也。身體疼重者,水也。夏時暑熱,以水灌洗而得之。一物瓜蒂散主之,見《金匱要略》中方。
188
太陽中暍者,發熱惡寒,身重而疼痛,其脈弦細芤遲,小便已,灑灑然毛聳,手足逆冷,小有勞,身即熱,口開,前板齒燥。若發汗,則惡寒甚;加溫針,則發熱甚;數下之,則淋甚。
189
病有在表、有在裏者,有表裏俱病者。此則表裏俱病者也。發熱惡寒,身重疼痛者,表中暍也;脈弦細芤遲者,中暑脈虛也;小便已,灑灑然毛聳,手足逆冷者,太陽經氣不足也;小有勞,身即熱者,謂勞動其陽,而暍即發也;口開,前板齒燥者,重醫統本作「裏」有熱也。《內經》曰:因於暑汗,煩則喘喝。口開,謂喘喝也,以喘喝不止,故前板齒乾燥。若發汗以去表邪,則外虛陽氣,故惡寒甚;若以温針助陽,則火熱內攻,故發熱甚;若下之,以除裏熱則內虛,而膀胱燥,故淋甚。
190
辨太陽病脈證并治法上第五
191
太陽之為病,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
192
經曰:尺寸俱浮者,太陽受病。太陽受病,太陽主表,為諸陽主氣。脈浮,頭項強痛而惡寒者,太陽表病也。
193
太陽病,發熱,汗出,惡風,脈緩者,名為中風。
194
風,陽也。寒,陰也。風則傷衛,發熱,汗出,惡風者,衛中風。醫統本有「也」字榮病,發熱,無汗,不惡風而惡寒;衛病,則發熱,汗出,不惡寒而惡風。以衛為陽,衛外者也,病則不能衛固其外,而皮腠踈,故汗出而惡風也。傷寒脈緊,傷風脈緩者,寒性勁急而風性解緩故也。
195
太陽病,或已發熱,或未發熱,必惡寒,體痛,嘔逆,脈陰陽俱緊者,名曰趙本作「為」傷寒。
196
經曰:凡傷於寒,則為病熱,為寒氣客於經中,陽經怫結而成熱也。中風即發熱者,風為陽也。及傷寒云,或已發熱,或未發熱,以寒為陰邪,不能即熱,鬱而方變熱也。風則傷衛,寒則傷榮,衛虛者惡風,榮虛者惡寒,榮傷寒者,必惡寒也。氣病者則麻,血病者則痛。風令氣緩,寒令氣逆,體痛嘔逆者,榮中寒也。經曰:脈盛身寒,得之傷寒,脈陰陽俱緊者,知其傷寒也。
197
傷寒一日,太陽受之,脈若靜者為不傳;頗欲吐。若燥趙本作「躁」煩,脈數急者,為傳也。
198
太陽主表,一日則太陽受邪,至二日當傳陽明,若脈氣微而不傳陽明,胃經受邪,則喜吐;寒邪傳裏者,則變熱,如頗欲吐,若煩燥,脈急數者,為太陽寒邪變熱,傳於陽明也。
199
傷寒二三日,陽明少陽證不見者,為不傳也。
200
傷寒二三日,無陽明少陽證,知邪不傳,止在太陽經中也。
201
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為溫病。
202
發熱而渴,不惡寒者,陽明也。此太陽受邪,知為溫病,非傷寒也。積溫成熱,所以發熱而渴,不惡寒也。
203
若發汗已,身灼熱者,名曰趙本無「曰」字風溫。風溫為病,脈陰陽俱浮,自汗出,身重,多眠睡,息必鼾,語言難出。若被下者,小便不利,直視,失溲;若被火者,微發黃色,劇則如驚癇,時瘈瘲;若火熏之,一逆尚引日,再逆促命期。
204
傷寒發汗已,則身涼;若發汗已,身灼熱者,非傷寒,為風溫也。風傷於上,而陽受風氣,風與溫相合,則傷衛。脈陰陽俱浮,自汗出者,衛受邪也。衛者氣也,風則傷衛,溫則傷氣,身重,多眠睡者,衛受風溫而氣昏也。鼻息必鼾,語言難出者,風溫外甚,而氣擁不利也。若被下者,則傷藏氣,太陽膀胱經也。內經曰:膀胱不利為癃,不約為遺溺。癃者,小便不利也。太陽之脈起目內眥;內經曰:瞳子高者,太陽不足,戴眼者,太陽已絕。小便不利、直視、失溲,為下後竭津液,損藏氣,風溫外勝。經曰:欲絕也為難治。若被火者,則火助風溫成熱,微者熱瘀而發黃;劇者熱甚生風,如驚癇而時瘈瘲也。先曾被火為一逆,若更以火熏之,是再逆也。一逆尚猶延引時日而不愈,其再逆者,必致危殆,故云促命期。
205
病有發熱惡寒者,發於陽也;無熱惡寒者,發於陰也。發於陽者趙本無「者」字七日愈,發於陰者趙本無「者」字六日愈。以陽數七,陰數六故也。
206
陽為熱也,陰為寒也。發熱而惡寒,寒傷陽也;無熱而惡寒,寒傷陰也。陽法火,陰法水。火成數七,水成數六。陽病七日愈者,火數足也;陰病六日愈者,水數足也。
207
太陽病,頭痛至七日已趙本作「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經盡故也。若欲作再經者,鍼足陽明,使經不傳則愈。
208
傷寒自一日至六日,傳三陽三陰經盡,至七日當愈。經曰:七日太陽病衰,頭痛少愈;若七日不愈,則太陽之邪再傳陽明,鍼足陽明為迎而奪之,使經不傳則愈。
209
太陽病欲解時,從巳至未上。
210
巳為正陽,則陽氣得以復也。始於太陽,終於厥陰。六經各以三時為解,而太陽從巳至未,陽明從申至戌,少陽從寅至辰;至於太陰,從亥至丑,少陰從子至寅,厥陰從丑至卯者,以陽行也速,陰行也緩,陽主醫統本作「生」於晝。陰主醫統本作「生」於夜。陽三經解時,從寅至戌,以陽道常饒也;陰三經解時,從亥至卯,以陰道常乏也。《內經》曰:陽中之太陽,通於夏氣,則巳午未太陽乘王也。
211
風家,表解而不了了者,十二日愈。
212
中風家,發汗解後,未全快暢者,十二日大邪皆去,六經悉和則愈。
213
病人身大熱,反欲得近趙本無「近」字衣者,熱在皮膚,寒在骨髓也;身大寒,反不欲近衣者,寒在皮膚,熱在骨髓也。
214
皮膚言淺,骨髓言深;皮膚言外,骨髓言內。身熱欲得衣者,表熱裏寒也;身寒不欲衣者,表寒裏熱也。
215
太陽中風,陽浮而陰弱。陽浮者,熱自發;陰弱者,汗自出。嗇嗇惡寒,淅淅惡風,翕翕發熱,鼻鳴乾嘔者,桂枝湯主之。
216
陽以候衛,陰以候榮。陽脈浮者,衛中風也;陰脈弱者,榮氣弱也。風並於衛,則衛實而榮虛,故發熱汗自出也。經曰:太陽病,發熱汗出者,此為榮弱衛強者是也。嗇嗇者,不足也,惡寒之貌也。淅淅者,灑淅也,惡風之貌也。衛虛則惡風,榮虛則惡寒,榮弱衛強,惡寒復惡風者,以自汗出,則皮膚緩,腠理踈,是亦惡風也。翕翕者,熇熇然而熱也,若合羽所覆,言熱在表也。鼻鳴乾嘔者,風擁而氣逆也。與桂枝湯和榮衛而散風邪也。
217
桂枝湯方:桂枝三兩,去皮,味辛熱,按:下藥性,趙本無,以後並同 芍藥三兩。味苦酸,微寒 甘草二兩,炙,味甘平 生姜三兩,切,味辛溫 大棗十二枚,擘,味甘溫
218
《內經》曰:辛甘發散為陽。桂枝湯,辛甘之劑也,所以發散風邪。《內經》曰:風淫所勝,平以辛,佐以苦甘,以甘緩之,以酸收之。是以桂枝為主,芍藥甘草為佐也。《內經》曰:風淫於內,以甘緩之,以辛散之。是以生薑大棗為使也。
219
右伍味,㕮咀。趙本有「三味」二字以水柒升,微火煑取三升,去滓,適寒溫,服壹升。服已須臾,歠熱稀粥壹升餘,以助藥力,溫覆令壹時許,遍身漐漐,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壹服汗出病差,停後服,不必盡劑;若不汗,更服,依前法;又不汗,後服小促伇趙本無「伇」字其間,半日許,令叁服盡;若病重者,一日一夜服,周時觀之。服壹劑盡,病證猶在者,更作服;若汗不出者,趙本無「者」字乃服至貳叁劑。禁生冷、粘滑、肉面、五辛、酒酪、臭惡等物。
220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者,趙本無「者」字桂枝湯主之。
221
頭痛者,太陽也;發熱汗出惡風者,中風也。與桂枝湯,解散風邪。
222
太陽病,項背強几几,反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趙本有「桂枝加葛根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23
几几者,伸頸之貌也。動則伸頸,搖身而行。項背強者,動則如之。項背几几者,當無汗,反汗出惡風者,中風表虛也,與桂枝湯以和表,加麻黃葛根以祛風,且麻黃主表實,後葛根湯證云:太陽病,項背強几几,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藥味正與此方同。其無汗者,當用麻黃,今自醫統本作「日」。熊校記:今日汗出,舊鈔作曰,是也。汪本作自,非汗出,恐不加麻黃,但加葛根也。
224
太陽病,下之後,其氣上衝者,可與桂枝湯。方用前法。若不上衝者,不可趙本作「得」與之。
225
太陽病屬表,而反下之,則虛其裏,邪欲乘虛傳裏。若氣上衝者,裏不受邪,而氣逆上,與邪爭也,則邪仍在表,故當復與桂枝湯解外;其氣不上衝者,裏虛不能與邪爭,邪氣已傳裏也,故不可更與桂枝湯攻表。
226
太陽病三日,已發汗,若吐,若下,若温鍼,仍不解者,此為壞病,桂枝不中與趙本有「之」字也。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
227
太陽病,三日中,曾經發汗、吐下、溫鍼,虛其正氣,病仍不解者,謂之壞病,言為醫所壞病也。不可復與桂枝湯。審觀脈證,知犯何逆,而治之逆者,隨所逆而救之。
228
桂枝本為解肌,若其人脈浮緊,發熱汗不出者,不可與趙本有「之」字也。常須識此,勿令誤也。
229
脈浮,發熱,汗出惡風者,中風也,可與桂枝湯解肌;脈浮緊,發熱,不汗醫統本作「汗不」出者,傷寒也,可與麻黃湯。常須識此,勿妄治也。
230
若酒客病,不可與桂枝湯,得湯趙本作「之」則嘔,以酒客不喜甘故也。
231
酒客內熱,喜辛而惡甘,桂枝湯甘,酒客得之,則中滿而嘔。
232
喘家作桂枝湯,加厚朴杏子醫統本作「仁」佳。
233
太陽病,為諸陽主氣,風甚氣擁,則生喘也。與桂枝湯以散風,加厚朴、杏仁以降氣。
234
凡服桂枝湯吐者,其後必吐膿血也。
235
內熱者,服桂枝湯則吐,如酒客之類也。既亡津液,又為熱所搏,其後必吐膿血。吐膿血,謂之肺痿。《金匱要略》曰:熱在上焦為肺痿。謂或從汗或從嘔吐,重亡津液,故得之。
236
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支微急,難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湯主之。趙本有「桂枝加附子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37
太陽病,因發汗,遂汗漏不止而惡風者,為陽氣不足,因發汗,陽氣益虛而皮腠不固也。《內經》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出。小便難者,汗出亡津液,陽氣虛弱,不能施化。四肢者,諸陽之本也。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亡陽而脫液也。《鍼經》曰:液脫者,骨屬屈伸不利。與桂枝加附子湯,以溫經復陽。
238
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趙本注:「一作縱」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趙本有「桂枝去芍藥湯方」詳見本書卷十若微惡趙本無「惡」字寒者,趙本有「桂枝」二字去芍藥方中,趙本無方中「二」字加附子湯主之。趙本有「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39
脈來數,時一止復來者,名曰促。促為陽盛,則不因下後而脈促者也。此下後脈促,不得為陽盛也。
240
太陽病下之,其脈促不結胸者,此為欲解。此下後脈促而復胸滿,則不得為欲解,由下後陽虛,表邪漸入而客於胸中也。與桂枝湯以散客邪,通行陽氣,芍藥益陰,陽虛者非所宜,故去之。陽氣已虛,若更加之微惡熊校記:按論文據趙本無惡字,元刊誤衍,然注中仍不誤也,汪氏反增之以足成其誤,非是
241
寒,則必當溫劑以散之,故加附子。
242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脈微緩者,為欲愈也。脈微而惡寒者,此陰陽俱虛,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黃各半湯。趙本有「桂枝麻黃各半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43
傷寒八九日,則邪傳再經又遍,三陽欲傳三陰之時也。傳經次第,則醫統本作「前」三日傳遍三陽,至四日陽去入陰,不入陰者為欲解,其傳陰經,第六日傳遍三陰,為傳經盡而當解。其不解傳為再經者,至九日又遍三陽,陽不傳陰則解。如瘧,發作有時也。寒多者為病進,熱多者為病退。經曰:厥少熱多,其病為愈;寒多熱少,陽氣退故為進也。今雖發熱惡寒,而熱多寒少,為陽氣進,而邪氣少也。裏不和者,嘔而利,今不嘔,清便自調者裏和也。寒熱間日發者,邪氣深也;日一發者,邪氣復常也;日再發者,邪氣淺也;日二三發者,邪氣微也。《內經》曰:大則邪至,小則平。言邪甚則脈大,邪少則脈微,今日數多而脈微緩者,是邪氣微緩也,故云欲愈。脈微而惡寒者,表裏俱虛也。陽表也,陰裏也。脈微為裏虛,惡寒為表虛,以表裏俱虛,故不可更發汗、更下、更吐也。陰陽俱虛,則面色青白,反有熱色者,表未解也。熱色為赤色也。得小汗則和。不得汗,則得邪氣外散皮膚而為痒也,與桂枝麻黃各半湯,小發其汗,以除表邪。
244
太陽病,初服桂枝湯,反煩不解者,先刺風池、風府,却與桂枝湯則愈。
245
煩者,熱也。服桂枝湯後,當汗出而身涼和;若反煩不解者,風甚而未能散也。先刺風池、風府,以通太陽之經,而泄風氣,却與桂枝湯解散則愈。
246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如趙本作「似」瘧,趙本有「一」字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趙本有「桂枝二麻黃一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47
經曰:如服一劑,病證猶在者,故當復作本湯服之。服桂枝湯汗出後,脈洪大者,病猶在也;若形如瘧,日再發者,邪氣客於榮衛之間也。與桂枝二麻黃一湯,解散榮衛之邪。
248
服桂枝湯,大汗出後,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趙本有「白虎加人參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49
大汗出,脈洪大而不渴,邪氣猶在表也,可更與桂枝湯。若大汗出,脈洪大,而煩渴不解者,表裏有熱,不可更與桂枝湯。可與白虎加人參湯,生津止渴,和表散熱。
250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更趙本醫統本並作「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方。
251
桂枝二越婢一湯方:桂枝去皮芍藥甘草各十八銖,趙本有「炙」字生薑一兩三錢,趙本作「二銖」,切,醫統本無「切」字大棗四枚,擘麻黃十八銖,去節,趙本無「去節」二字石膏二十四銖,碎,綿裹
252
胃為十二經之主,脾治水穀為卑藏若婢。《內經》曰:脾主為胃行其津液。是湯所以謂之越婢者,以發越脾氣,通行津液。外臺方,一名越脾湯,即此義也。
253
右柒味,㕮咀。趙本無「㕮咀」二字以五升水,趙本作「水五升」煑麻黃一二沸,去上沫,內諸藥,煑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本方趙本作「云」當裁為越婢湯、桂枝湯,合趙本有「之」字飲一升,今合為一方,桂枝二越婢一。趙本作「桂枝湯二分,越婢湯一分」。熊校記:本方至越婢一,按此廿六字,語欠明,趙本作本云當裁為越婢湯桂枝湯,合之飲一升,合今為一方,桂枝湯二分,越婢湯一分,是趙本文義較完,當從訂正。
254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湯趙本醫統本並無「湯」字去桂,加茯苓白朮湯主之。趙本有「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朮湯方」詳見本書卷十
255
頭項強痛,翕翕發熱,雖經汗下,為邪氣仍在表也。心下滿,微痛,小便利者,則欲成結胸。今外證未罷,無汗,小便不利,則心下滿,微痛,為停飲也。與桂枝湯以解外,加茯苓白朮利小便行留飲。
256
傷寒脈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腳攣急,反與桂枝湯,趙本無「湯」字,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乾,煩燥,趙本作「躁」吐逆者,作甘草乾薑湯與之,以復其陽。若厥愈、足温者,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其腳即伸。若胃氣不和,讝語者,少與調胃承氣湯。若重發汗,復加燒鍼者,四逆湯主之。
257
脈浮,自汗出,小便數而惡寒者,陽氣不足也。心煩、腳攣急者,陰氣不足也。陰陽血氣俱虛,則不可發汗,若與桂枝湯攻表,則又損陽氣,故為誤也。得之便厥,咽中乾,煩燥吐逆者,先作甘草乾姜湯,復其陽氣,得厥愈足溫,乃與芍藥甘草湯,益其陰血,則腳踁得伸。陰陽雖復,其有胃燥、讝語,少與調胃承氣湯微溏,以和其胃。重發汗為亡陽,加燒針則損陰,《內經》曰:榮氣微者,加燒針則血不流行,重發汗,復燒針,是陰陽之氣大虛,四逆湯以復陰陽之氣。
258
甘草乾薑湯方:甘草四兩,炙,味甘平 乾薑二兩,炮,味辛熱
259
《內經》曰:辛甘發散為陽,甘草乾薑相合,以復陽氣。
260
右㕮咀,趙本作「二味」以水叁升,煑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再服。
261
芍藥甘草湯方:白芍藥四兩。味,醫統本有「苦」字,酸,微寒 甘草四兩,炙。甘平
262
芍藥,白補而赤瀉,白收而赤散也。酸以收之,甘以緩之,酸甘相合,用補陰血。
263
右二味㕮咀,趙本無「㕮咀」二字以水叁升,煑取一升半,趙本作「五合」去滓,分溫再服之。趙本無「之」字
264
調胃承氣湯方:大黃四兩,去皮,清酒浸。趙本作「洗」 甘草二兩,炙,味甘平 芒硝趙本醫統本並作「消」,半斤,醫統本作「升」,味咸苦,大寒
265
《內經》曰:熱淫於內,治以醎寒,佐以苦甘。芒硝醎寒以除熱,大黃苦寒以蕩實,甘草甘平,助二物推陳而緩中。
266
右三味㕮咀,趙本無「㕮咀」二字以水三升,煑取一升,去滓,內芒硝更上火微煑,令沸,少少温服。趙本醫統本並有「之」字
267
四逆湯方:甘草二兩,炙。味甘平乾薑一兩半。味辛熱附子一枚,生用,去皮,破八片。辛,大熱
268
《內經》曰:寒淫於內,治以甘熱;又曰:寒淫所勝,平以辛熱。甘草薑附相合,為甘辛大熱之劑,乃可發散陰陽之氣。
269
右三味㕮咀,趙本無「㕮咀」二字以水三升,煑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強人可大附子一枚,乾薑三兩。
270
問曰:證象陽旦,按法治之而增劇,厥逆,咽中乾,兩脛拘急而讝語。師曰:言夜半手足當温,兩腳當伸,後如師言。何以知此?答曰:寸口脈浮而大,浮則趙本無「則」字為風,大則趙本無「則」字為虛,風則生微熱,虛則兩脛攣。病證趙本作「形」象桂枝,因加附子參其間,增桂令汗出,附子温經,亡陽故也。厥逆咽中乾,煩燥,趙本作「躁」陽明內結,讝語,煩亂,更飲甘草乾薑湯。夜半陽氣還,兩足當熱,脛尚微拘急,重與芍藥甘草湯,爾乃脛伸,以承氣湯微溏,則止其讝語,故知病可愈。
271
陽旦,桂枝湯別名也。前證脈浮醫統本作「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腳攣急,與桂枝湯證相似,是證象陽旦也。與桂枝湯而增劇,得寸口脈浮大,浮為風邪,大為血虛,即於桂枝湯加附子,温經以補虛,增桂令汗出以祛風。其有治之之逆而增厥者,與甘草乾薑湯,陽復而足温,更與芍藥甘草湯,陰和而脛伸。表邪已解,陰陽已復,而有陽明內結,讝語煩亂,少與調胃承氣湯,微溏泄以和其胃,則陰陽之氣皆和,內外之邪悉去,故知病可愈。
URN: ctp:ws64752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