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北游錄紀郵下

《北游錄紀郵下》[View] [Edit] [History]

1
乙未 (公元一六五五年 清順治十二年)
2
正月丙戌朔。余齋三日。將乞靈於前門關廟也。午游萬壽宮。
3
丁亥。從同輩例謁。頗苦。
4
戊子。卜於關廟。心計轉惑。還謁霍魯齋大理、吳駿公太史、曹秋壑通政及陳木菴。俱不值。
5
己丑。
6
庚寅。訪紀春曉光祿。則徙寓內城也。道中值曹通政。
7
辛卯。始霧。陳木菴招飲。是日借余氏劉囙溪詩稿、謝榛四溟山人集。
8
壬辰。
9
癸巳。陰。微雨。
10
甲午。答西安蔣孟洽 鴻翼 。時同木菴寓。
11
乙未。寒。
12
丙申。觀正陽門外燈市。薄暮雪。
13
丁酉。晴。
14
戊戌。過太和堂吳氏。觀劉松年文姬胡笳圖。筆法工細。胡人冠服。宛如今日。是夜。西南赤氣亘天。射窗牖如火。朱太史疑有異。起視。
15
己亥。晤霍魯齋大理。夜同朱太史飲為醉。
16
庚子。游大慈仁寺。其市簡。夜酣飲。
17
辛丑。陰。過吳駿公太史。借元待制柳文肅 集。
18
壬寅。大風。
19
癸卯。晴。風霾。
20
甲辰。
21
乙巳。大風。偶飲陳木菴所。朱方菴來。不值。又得徐道力書。
22
丙午。風霾。尋朱方菴。不得其處。因訪徐道力話舊。嘉興吳天睿 同舍。
23
丁未。仍風霾。午訪方菴。并得家問。方菴與海鹽俞君升同舍。
24
戊申。朱太史赴南苑之召。南苑周四十餘里。離宮一區。諸侍從俱毳幙。
25
己酉。
26
庚戌。朱太史還。先是。傳詞林十四人修順治大訓于外宅。吳駿公太史與焉。吳太史謂召入也。往言其故。乃止。
27
辛亥。
28
壬子。沈叔明南行。附家報。余初擬三月歸南。以居停勉留。約明春躡屩也。
29
癸丑。過徐道力所。兼晤嘉興吳準菴 、繆文范
30
甲寅。繆文范來。晚。張書乘柬我。附錢紫一手札。知去夏趙介眉讀喪禮。退菴老人遂違養。可念也。
31
乙卯。訪張書乘。道值嘉善錢仲芳。
32
二月丙辰朔。訪錢仲芳。相國身後。益曾孫三。仲芳子長孺 。今同公車。
33
丁巳。過徐道力所。
34
戊午。晚宿朱方菴所。
35
己未。
36
庚申。陰。
37
辛酉。暮微雨。
38
壬戌。午霽。
39
癸亥。風。過霍大理借康對山先生集。
40
甲子。
41
乙丑。訪陸禹疇。不值。
42
丙寅。友人招飲查樓。查樓者。前門之酒家也。先帝嘗微行登焉。順治初。鄰火不及。滿人異之。嘗往車駕。是日。飲頗酣。
43
丁卯。
44
戊辰。夜大風。
45
己巳。陰。
46
庚午。晴。過吳駿公太史所。初。正月末太史召入南苑。纂修內政輯要。在南苑時。再被召。知其抱疴。放歸。則二月之八日也。召問自宦履及父母兄弟父子。俱縷悉。問其弟何狀。對曰。二弟並生員。上即笑曰。外國嘗進兩猿。命中官飼以白粲。一食一不食。主者諗其故。旁云。一熟猿。一生猿。眾為之啟齒。是日。擬游觀象臺。不及往。
47
辛未。張書乘、朱方菴、俞君升、丁震生俱集。朱太史留飲。書乘初場坐誤格。不終試。而文甚佳。惜之。書乘云。自許州來。凡河工徵柳一束。官直七分。輸於塞口。車直五錢。納費不與焉。積若干束合抱。官直五十緡。塞口填積。一衝激則數千金立潰矣。甚哉河之為患也。許州民田。畝不售一錢。而累于後。多逃竄。惜乎。
48
壬申。得李楚柔書。郭偉元來。
49
癸酉。吾邑查子宣 來。
50
甲戌。同朱方菴、俞君升過吳駿公太史所。太史飯我。是日。葛爰三來。
51
乙亥。
52
丙子。吳太史招語。晡刻回。郭仲景 宗儀 來。不值。
53
丁丑。答爰三、仲景。同張書乘飲我。朱用修在焉。俱同旅也。
54
戊寅。出巷。見田者方犁以藝麥。吾鄉貴早麥。種多九月。過十月者不蕃。北人多乘春。及秋而藝僅也。是日。徐道力、查二南來。
55
己卯。過吳太史所。值王端士揆。文肅公曾孫也。崇禎己卯鄉書。年方冠耳。坐間多唾壺之感。太史言。崇禎辛未禮闈。主司讀夏彝仲首義。天下莫大乎人才。朝廷莫大乎名器。點其句。天下莫大乎。又人才朝廷莫大乎。可笑如此。太史又曰。嘉定徐汝濂。好古宿儒也。制義亦典雅。往時未噉名。聲不遠著。學臺孫之獬試日盡抹其文。除名。此余少所知者。又陳臥子試。孫不之錄。且逮其父師。父所聞進士。於是縣申牒。師某亦進士。乃釋。文安有定價乎。
56
庚辰。同徐道力過爰三、二南所。還邸中。朱方菴、丁震生來。小飲。
57
辛巳。以二南為借吳駿公太史詩草。連日大風霾。
58
壬午。過徐道力所。已同陳木菴出靈祐宮。時建金籙大齋九日。為中宮弓之祥也。晡刻。朱方菴招語。偶及往時以制義質黃石齋于西湖也。先生披牘不輟手。一目數行。各指其瑕瑜。頃刻盡五六人。其精敏。世未有也。或稱先生之詩。先生曰。吾詩未盡善。今詩四大家。孟津王覺斯 、晉江黃太穉 景昉 。而推孟津甚至云。
59
癸未。早寒而陰。南宮撤棘。徐道力奏名。朱方菴心不懌。過朱太史。留宿。
60
甲申。清明節。早過宋俊伯小飲。晡刻雨。是日。西山雪。
61
乙酉。吾邑陳素菴同高郵王鐵山 永吉 復相。晚同丁震生飲。
62
三月丙戌朔。同朱方菴、俞君升入大慈仁寺。
63
丁亥。早過朱方菴。值山陰范祖生 有鹽車之歎。午過吳太史所。值楚士下第四人。俱太史丙子所錄也。其一吳仲鶚。太史甚才之。太史曰。詩文舉業。俱不可著一好字。胸中稍著。則伎倆見矣。凡古人得意之處。非古人得力之處。惟深於文者知之。晚為新榜楊自西 雍建 草二啟。以沈仲嘉柬我。勉應之。楊雖邑人。非舊識。遂役我。奈何。
64
戊子。連陰。午後雨。
65
己丑。晴。
66
庚寅。晡後朱方菴、俞君升來別朱太史。小飲。
67
辛卯。求吳太史書二綾。蓋方菴、二南所懇。立致之。太史昨秋送趙生南歸詩。趙氏只應完白璧。燕臺今已重黃金。二南甚愛其句。特書焉。
68
壬辰。早送朱方菴南行。已飯徐道力所。
69
癸巳。徐道力來。因過宿。
70
甲午。晨返。俄爰三、書乘、用修來。同候太史。不值。是晚。吾邑楊氏以二金餌我文。卻之。今老矣。不足再辱少年也。
71
乙未。陳雍奇來。不值。過霍大理。問先朝實錄。未至也。
72
丙申。丁酉。
73
戊戌。徐道力來。
74
己亥。過吳太史所。貽一縑。
75
庚子。飯沈仲嘉處。因同查子宣游大慈仁寺伽藍殿。觀西府海棠。先是明英宗后周氏有弟吉祥。幼祝髮市乞。夜宿之伽藍殿上。夜夢伽藍神告后弟所在。后夢亦如之。即日見跡。吉祥願為浮屠。不可強。乃改報國寺為大慈仁寺。今伽藍殿。夢所告也。海棠二。左為巨叢幹。右獨本。大于斗。又丁香二佐之。芳豔奪目。貴游日觴其前。如吾輩徒白醉耳。還邸中。陳木菴來。昨詮試。其判云。鄭冑授山陰令。赴任。至浙江。遇風濤鼓怒。弭節而回。乃辭疾解職。人告詐偽云云。此在唐張鷟五花判事中。非僻也。
76
辛丑。吳太史招語。值陸仙輿 岱毓 。陸南宮初試。小史抄牘。誤爇一孔。其人懼。挾牘隃垣走。御史監場奏上。逮杖數人。太史曰。天下大矣。而太倉獨誤罹之。貽累數人。非適當其罰耶。巳赴宋俊伯飲。是日。陰。蘭溪章孝廉天生 方平 、仁和黃侍講次辰 來。
77
癸卯。早過徐道力所。亭午過黑窯廠。在寓舍東三里工部陶甓處。其坤隅有園。卉木森蔚。檳榔花含萼色白。榆錢如簇。其榆不類江以南。松身鐶葉。頗可嚼。自園而西有廢圃。偃松匝地如蓋。幹小遜慈仁寺。而怪屈過之。惜以地掩也。
78
甲辰。答黃侍講、章孝廉。並不值。因過書乘輩。適沈仲嘉來。小飲。宿徐道力所。
79
乙巳。大風霾。
80
丙午。過吳太史。語久之。已宿徐道力所。
81
丁未。道力以臚傳往。余過陳木菴。同出左安門。觀崇善寺海棠。為風妬半侵矣。柰始花。似西府海棠差大。柰即蘋婆樹也。幹斗大。海棠固弟視慈仁寺矣。
82
戊申。查英來、徐道力、葛爰三、張書乘先後至。
83
己酉。先是詹事府奉購書之命。北地稍一二塞責。貯府中。余得其目。無幾也。是日。府史以韓魏公 安陽集、許魯齋 遺書、明何文定 、石文介 二集來。文介集號熊峰先生刻。不名。偶少序。孟津陳詹事公朗 題曰。熊峰集不著姓名。可怪也。初閱其詩。一讀而盡。再讀如嚼蠟矣。文亦如之。雖不書姓名亦可。按文介詩清麗。文峭潔有法。雖二帙不為少。而詹事過抑之。並略其人。篇中名氏頗散見。非子虛烏有也。
84
庚戌。答查英來。
85
辛亥。過吳太史所。共華亭彭燕又飯。劇論文事。燕又先別。
86
壬子。陰。俄雨。
87
癸丑。晴。是日都人集朝陽門外之東岳廟。余粥往。久之。出東便門。三里為朝日壇。稍北里許而廟。元玄教大宗師張留孫建。昭文殿大學士寶坻劉元塑像。稱絕技。始元像上帝。末作侍者。適閱秘書圖畫。見唐魏徵像。瞿然曰。得之矣。非若此不克相。遽走廟中為之。即日成。明正統中。拓兩廡。列地獄七十二司。司各楹帖。後設帝妃行宮。又加彩繪于古像。神氣索然。以囂雜亟出。值陳木菴足(谷几)不能留。過徐道力。宿焉。道力云。同榜桐城孫中麟。寒疾三日死。唐人所謂報臚使也。又出葛爰三贈詩。鮮鮮花發鬧春裝。名士風流前輩行。一夕宮袍濡柳汁。十年客劍吐星芒。雲飄短麈旃檀屑。杯泛綠醅苜蓿香。應笑古人無賴甚。白頭貂敝未還鄉。
88
甲寅。立夏。先是爰三圖一箑贈我。我愛其詩。次韻求屬和。昨岳廟有竫人。長三尺。自云年十九。羽服募錢。余倉皇不及覩也。又爰三、書乘輩俱步往。前詩及之。
89
四月乙卯朔。爰三以詩至。
90
丙辰。
91
丁巳。過吳太史所。值太倉王子年 瑞穀 。太常麟洲先生孫也。隃冠歌鹿鳴。困公車三十六年矣。出應諷一篇。亦賓戲之粕餘也。晡後。大風。夜雨。
92
戊午。仍風雨徹夜。是夕。徐道力納姬。
93
己未。午霽。
94
庚申。過李霖叔山顏兄弟。答會稽范祖生 。祖生謁選南康司理。
95
辛酉。徐道力來。云前一日召赴南苑。閱定庶常三十人。己與焉。昨試表一。詩一。尋訪華亭楊贊皇 。不值。
96
壬戌。過徐道力所。方臥。戲題云。安得長宵似小年。午餘猶枕翠鬟眠。鳳池風景非真羨。願作鴛鴦不羨仙。俄道力出見其新姬。自謂眼迷五色。良然。是日。楊贊皇來。
97
癸亥。晡刻。武康韋劍威、吾邑陳羽君 飛鳴 來。羽君郵我家問。頗慰遠念。晚過少司馬霍魯齋所。時職督捕。其事劇。
98
甲子。朱太史群飲。
99
乙丑。過李霖叔。值吾邑祝穉明。初未識也。揖別。
100
丙寅。訪祝穉明 文震 。祝以去秋至。是日。朱太史觴徐道力、張書乘、朱用修。余霑醉。
101
丁卯。答韋劍威。飯于張書乘所。
102
戊辰。
103
己巳。吳太史招語移日。
104
庚午。吾邑尉楊 顯榮 來。楊富平人。新授。俄見枉。意斛山先生之裔。惜未及問。是日。赴沈仲嘉之招。客俱吾邑科貢。而余以頹齒先之。媿矣。
105
辛未。報楊尉。不值。
106
壬申。祝穉明招飲。
107
癸酉。附朱用修家報。是日。崇德朱石年 及查英來至。不值子宣。
108
甲戌。答朱石年、查子宣、英來。
109
乙亥。陰。
110
丙子。午霽。
111
丁丑。
112
戌寅。答查漢園 。故人子也。其刺稱年家。不受。噫。蓽門圭竇之人。安所得同籍乎。薄暮雷雨。
113
己卯。楊進士又貨我啟。微詞諷之。雖屬草謂不我徵。尋隸至語之。楊氏雖邑子。舊無半面。而數役我。挾進士相加耳。余髮種種矣。自貴自賤。了不相及。此後願勿以腐鼠嚇也。因作甘侮詩。
114
庚辰。早拉韋劍威同訪烏程錢瞻伯 价人 。值德清章孝廉芝黃 金笵 。適飢。啜糜而別。初劍威云。瞻伯多挾書。故過之。亦僅僅爾。方歸寓。則范祖生、李霖叔來。巳吾邑楊莘崖 鼎炫 】ε、崇德徐次球 【 來。
115
辛巳。答楊徐二孝廉。因過吳太史所。太史里人王生。方歸自瀋陽。述其往反曰。昨臘月出通州。渡潞河而東。歷邦君店、柳河屯。至三河之七渡河。以抵薊州。問安祿山遺跡。猶在城乾隅。朽骨無萬數。戊子。大賈程氏叢瘞之天妃宮側。南六十里則遵化石門峽也。兩山壁立。其西石將軍。高三丈許。過是並塞築亭鄣。山上殘雪遙遙也。又數里桃花寺。寺山半而泉環之。又數里大安口。有堡。己巳北兵所從入也。其南福泉山。湯泉約半畝。人爭浴焉。三十里及遵化縣。兵飢後。人多菜色。久之至三屯營。距喜峰口僅二舍。城南景忠山最峻。其上天姥廟。禱祀鱗集。又東南二十里曰灤河。自塞北經遷安、盧龍。湍聲徹耳。土人云。水漲妨渡。今艦而不梁。頗便涉。灤河之鯽腴而巨。色味並絕。過建昌營則遷安之冷口。又數里劉家口。傭保同客宿食不為怪。又東多山險。終日無人跡。惟鹿雉狼兔之是覩。近白灣二里。有數家據溪上為著姓。自是溪山俱可圖畫。其土沃。宜稼。過白沙窩數里云擂鼓臺。又數里云紅花店。東二十里為大逵。趨山海關者。關城北則山。南則海。即古榆關也。設都司二。郡倅一。以滿洲、高麗人任之。過八里則歡喜嶺。孟姜女石在嶺南二里。遠見天橋柱者。漢武帝登碣石望海。當山頂大石如柱也。距關三十里中前所。稱榆關首隘。而城圯矣。阿都嘗放馬於此。又東五十里廣寧前屯。城多僑民。有溪自東繞之。又□□里中後所。城廢。雜滿漢數十家。又東濱海。多蒙古屯牧焉。七十里沙河堡。僅甲士三四家。又東曰沙窩。多軍壘。六十里寧遠衛城。戊寅歲築。巨而固。城東首山峻甚。有堡可守。又六十里曰十三站。城多民舍。自榆關來。並宜牧焉。夜則聲炮。懼虎之傷馬也。三十里塔山。故城在山西。新民可數百家。東十里曰杏山堡。城圯。僅新民數家。又十里松山堡。城濠堅廣。今堙矣。人馬度松山塔山道上。不知為城也。下視城門如橋洞然。松山城北三里。有督戰臺屹然。壁壘尚堅。又十五里大松山。其麓平衍。王祿山枕其後。呂弘山峙其前。屯營櫛比。石過於土。覓徑而上。不遽登。遺壘可跡。山勢袤于錦州。辛巳春。北兵圍錦州。先朝覆十萬眾于此。至今白骨山積。塔山東二十里。則大凌河道也。以裏糧更西三十里入錦州城。見粟數百車。庾數千石。諸賈走集。俱販自義州者。出關所僅見也。至大凌堡。又五里大凌河。水頗險。東渡六十里閭陽峪城。旅舍數家。此廣寧之交路也。東六十里盤山驛。僅址在。六十里沙林堡。六十里高平驛。並墟莽。夜聞虎狼聲。三十里則三岔河之寧遠堡。空城不可入。五里為三岔河。衡里許。遇風則濤。以甲士數人任檝。河左有城。周半里。置空庾四五楹。鮮民舍。三十里牛莊城。周四里。守者滿人。外為土著。今招募之人錯馬野穀俱登。其直大減於關內。海賈所貿。一舟浮二千石。遼人利之。牛莊南二十里小馬頭。比屋千家。為最饒。北河二十里曰海州衛。今海城縣也。山水在目。其城圯。居民纔數十家。水次多鳧鶴。東六十里鞍山驛。城夾山間。又二十里。東南群山拔起。而龍泉在平陸。其泉溫。群浴之。二十里沙河堡。民為稠。又二十里首山龍泉寺。緇流甚眾。距山二里有堡。廢而重築。民居數百家。又十里遼陽衛城。今遼陽府也。故遼阿保機所都。向繁富。乙酉。其民內遷。城蕪十之八。西關外白塔。高十三級。為漢製。舊城毀盡。今築于舊城東南十五里。左太子河而枕大山。涉太子河至堡。又東北至白塔。則石橋新成。工頗巨。又十里渾河。尤險。先朝杜松敗處。又□里瀋陽城。樓櫓甚壯。其門八。宮殿界大小南門間。金碧如制。殿左理事亭。八角。翼以諸王殿。周垣後列鐘鼓兩樓。設六部。而戶部有其官。餘虛署也。環闠俱閎整。而章京牛彔家尤雄。城外莊居。則苫瓦相雜。俱溫室。有羨粟。道不拾遺。城外白塔四。隨其方。係西僧立。城周六里。東西二陵。而瀋陽之觀止矣。出西關二十里。渡永安橋。其制甲於關東。西南百餘里為句麗河。衡二十餘丈而澈。河西有新堡。以便休牧。然自瀋陽來。廣漠無際。人鳥俱絕。塗中有南僧甃一廢井。濁不可飲。云高句麗舊濬。底欄楊木尚未全朽也。新堡西南百三十里曰白旂堡。向屬蒙古。又百三十里曰小黑山。進堡始廣寧幅內也。三十里見廣寧衛。城傍醫巫閭山。而西仍出閭陽。故時雄屯劇聚吹角競爨者。化為寒煙荒磧矣。過之。桃李猶華。柳絲猶蔭。不知為誰氏之遺也。征人對此。情緒可勝道哉。余因問左懋泰、魏琯、陳掖臣等諸流人何若。曰。左氏未及詳也。魏寓瀋陽城外。僅一椽。遼陽守張□□師事之。改館致餼。陳公子亡羔。粵僧□□。為人皈依脩普濟寺。鉅麗如中土。居食俱南製。雞魚米蔬賤極矣。王生之言如此。余不聞遼事久矣。異其言。為詳著於篇。吳太史又曰。朝鮮人入朝。雖漢書。又自有俗書行於民間。婦女多姣好。中人之家恥再醮。故其風貞。鄰人甲男歲若干。鄰人乙婢若干歲。即互配。而甲乙各事其主如故。同夕不同役也。其兵怯不任戰。故折入於滿洲。蓋聞之滿洲學士某云。是日。錢瞻伯及歸安周子韶 鳳儀 來。不值。夜大雷雨。
116
壬午。晴。徐道力來。晡後。答周子韶。始悉其里字。以歲薦至。還過道力所。久不出。去之。
117
癸未。沈昭子 來。
118
五月甲申朔。陳木菴、徐道力先後至。午游大慈仁寺。徇葛爰三、張書乘之約。同返。余過霍魯齋侍郎所。見其子彥華 于征 。是日聞禁屠宰七日。且禁午節符縷之屬。不知其故。中夜駕還宮。止于南臺。蓋駕出南苑者六閱月。
119
丙戌。晚陰。
120
丁亥。雷雨。
121
戊子。山陰劉北漁 世鯤 來。念臺先生之從子也。即往答。不值。午酌如例。是日。游人萃於天壇。余往。閽人不納。因過陳木菴。以銓期未及。決歸計。宿徐道力處。
122
己丑。訪錢仲芳。已南反矣。子長孺不值。
123
庚寅。宿徐道力所。
124
辛卯。劉北漁來了文逋二事。倦甚。朱石年來。是日。輔政王卒。勒嬖姬五人殉焉。命三品以上諸臣入宿王邸中。例焚楮不拜。夜有月。子刻大雷雨。
125
壬辰。晴。
126
癸巳。答劉北漁、韋劍威、朱石年。飯於書乘所。又經徐道力語移時。
127
甲午。中夜雨。
128
乙未。吳太史招。同箋詩十首。暮雨。
129
丙申。巷口觀輔政王出葬。儀從甚都。平生所御服玩、毳幙、弓矢、鞍轡、犬馬、橐駞。俱灰殉之。已市飲。倦臥。以雷雨醒。薄暮。李霖叔來。
130
丁酉。過李山顏。值莆田許天生同飲。因答霖叔。苦熱。歸而飲冰。
131
戊戌。張書乘來別朱太史。晚陰。
132
己亥。徐道力來。
133
庚子。 辛丑。
134
壬寅。午過張書乘所。小飲。
135
癸卯。
136
甲辰。飯吳駿公先生所。時先生註籍。
137
乙巳。過徐道力。不值。道力有索米長安之累。告貸為苦。是日熱甚。
138
丙午。早過少司馬霍魯齋所。問先朝實錄。在南道未至也。李霖叔來別。附柬李楚柔。
139
丁未。徐子巖來。得家報。
140
戊申。晡刻雨。
141
己酉。 庚戌。
142
辛亥。過爰三、書乘所。不值。留家問郵焉。午後。徐道力再至。道力自館選後。意色殊不懌。有邑人來。似聞杯棬之恨。道力疑駭。過而商我。我質之朱太史。告以屏跡。俟急足。
143
壬子。早過范祖生。祖生時臥疾。未行。
144
癸丑。
145
六月甲寅朔。友人朱日如 基升 。館恭順侯吳氏。過之。小飲回。徐道力、郭龍威來。薄暮忍訽。奈何。是日。葛爰三、張書乘南發。
146
乙卯。早答郭龍威。因過道力所。方糜。沈仲嘉至。夕宿徐氏。
147
丙辰。夜苦熱。
148
丁巳。陰。陳羽君、李山顏、查巢阿 蜚英 先後至。朱太史觴巢阿。暮雨。
149
戊午。又暮雨徹旦。
150
己未。午霽。
151
庚申。
152
辛酉。過徐道力所。語移日。
153
壬戌。
154
癸亥。夜微雨。
155
甲子。過吳太史所。晡刻還邸。俄雨。昨太學試諸生。論目云。綴緝聖人遺書。有兩友問所出。不能答。已知為程伊川先生語也。
156
乙丑。晴。過劉北漁、錢瞻伯所。是日。山陰張登子 來。不值。
157
丙寅。錢瞻伯來。暮雨。
158
丁卯。仍雨。
159
戊辰。晴。
160
己巳。是日再雨再霽。答張登子。亦不值。
161
庚午。是日初伏。例浴象於宣武門外之右濠。象十一。鼓幟前導。濠上葦幕三間。臨以五席。濠南士女闐溢。相傳象交於水。今則否。或妨游目以竢日後耶。
162
辛未。徐道力家報至。果杯棬永憾矣。即唁之。
163
壬申。午過徐氏。多貴客。苦熱而歸。
164
癸酉。過陳木菴。木菴云。辛卯同貢。仁和王彥先 登。需次縣令。癸巳四月候選。至今月九日。邑邑以沒。田宅並廢。携二子為役。其長壽朋。亦仁和諸生。至傭書報房。乞賻于鄉人。余聞之惻然。以語徐道力及朱太史。各太息焉。
165
甲戌。冒熱過陳木菴。致以朱太史意。晡刻。王生來。朱太史賻三金。且柬卓太史為醵其費。余橐恥。貽王生五星。不足多也。
166
乙亥。
167
丙子。錢瞻伯借我夏彝仲幸存錄。
168
丁丑。
169
戊寅。暮雨。
170
己卯。始弔徐氏。同沈仲嘉肅客。熱甚先反而雨。
171
庚辰。午過吳太史所。太史作臨淮老伎行。甫脫稿。云。良鄉伎冬兒。善南歌。入外戚田都督 弘遇 家。弘遇卒。都督劉澤清購得之。為教諸姬四十餘人。冬兒尤姝麗。甲申國變。澤清欲偵二王存否。冬兒請身往。易戎飾而北。至田氏。知二王不幸。還報澤清。因從鎮淮安。澤清漁於色。書佐某亡罪。殺之。收其妻。明年。澤清降燕。而攝政王賜侍女三人。皆經御者。澤清不避也。居久之。內一人告變。攝政王錄問及故書佐之妻。澤清謂書佐罪當死。故妻明其非罪。且摘澤清私居冠角巾諸不法事。澤清誅。下冬兒刑部。時尚書湯□□嘗飲劉氏。識之。以非劉氏家人。原平康也。得不坐。外嫁焉。吳太史語訖。示以詩曰。臨淮將軍擅開府。不鬬身強鬬歌舞。白骨何知棄戰場。青娥已自成灰土。老大猶存一伎師。柘枝記得開元譜。纔轉輕喉便淚流。尊前訴出漂零苦。妾是劉家舊主謳。冬兒小字唱梁州。翻新水調教桃葉。撥定鵾絃授莫愁。武安當日誇聲伎。秋娘絕藝傾時世。戚里迎歸金犢車。後來轉入臨淮第。臨淮游俠起山東。帳下銀箏小隊紅。巧笑射棚分畫的。濃妝毬杖簇花叢。縱為房老腰肢在。若論軍容粉黛工。羊侃侍兒能走馬。李波小妹解彎弓。錦帶輕衫嬌結束。城南挾彈貪馳逐。忽聞京闕起黃塵。殺氣奔騰滿川陸。探騎誰能來薊門。空閒千里追風足。消息無憑訪兩宮。兒家出入金張屋。請為將軍走故都。一鞭夜渡黃河宿。暗穿敵壘過侯家。伎堂仍聽調絲竹。祿山裨將帶弓刀。醉擁如花念奴曲。倉卒逢人問二王。武安妻子相持哭。重天貴勢倚椒房。不為君王收骨肉。翻身上馬遇南兵。退駐淮陰正拔營。寶劍幾曾求死士。明珠還欲致傾城。男兒作健酣杯酒。女子無愁出曼聲。可憐西風怒。吹折山陽樹。將軍自撤沿淮戍。不惜黃金購海師。西施一舸東南避。崩濤急浪大於山。張帆捩柁無歸處。重來海口豎降幡。全家北過長淮去。長淮一去幾時還。誤作王侯邸第看。收者到門停奏妓。蕭條西市歎南冠。老婦今年頭總白。凄涼閱盡興亡跡。已見秋槐落故宮。又看春草生南陌。依然絲管對東風。坐中尚識當年客。金谷田園化作塵。綠珠子弟更無人。相憐只有樓頭月。長笛聲聲欲斷魂。是日。值黃庭表 與堅 。暮雨。
172
辛巳。朱太史壽其母。演浣紗傳奇。至句踐渡江。噫。傷此事今日之不再也。余淚淫淫欲下矣。
173
壬午。尤熱。
174
七月癸未朔。為徐氏肅客。同沈仲嘉。
175
甲申。夜熱甚。是日。浙直友人同祭徐氏。
176
乙酉。霍司馬餉我二金。時有勘河之役。
177
丙戌。晨過錢瞻伯。其甥章芝黃 金笵 於朔日病卒。年二十七。少年計偕。遽登鬼錄。真人生如朝露也。
178
丁亥。
179
戊子。雨。
180
己丑。晚大雨。是日立秋。
181
庚寅。晴。暮又雨。
182
辛卯。晴。
183
壬辰。早陰。俄霽。過吳太史、徐道力所。中夜大雷雨。
184
癸巳。陰。
185
甲午。晴。答武進劉上余 漢卿 。□□□出朱太史之門。宰鉛山。來謁補。
186
乙未。徐道力來謝朱太史。同小飲。晡刻。錢瞻伯來。薄暮雷。
187
丙申。候沈仲嘉疾。連訪查巢阿、韋劍威。
188
丁酉。午游大慈仁寺。觀集。
189
戊戌。陰。夜雨。
190
己亥。陰。 庚子。
191
辛丑。晴。 壬寅。
192
癸卯。始啖金桃。出肅寧縣。土人云蜜桃。按一統志稱金桃、玉桃。上林苑出。金色黃。玉色白。今稱銀桃、蜜桃。又因其色而訛也。是日。過太史所。太史曰。崑山李氏。著姓。其婦被掠入故督張存仁家。以配縫人陳某。甚洽。存仁卒。婦嘗念前子不置。值我傭書者郵一家問。已李氏子來。求贖。張夫人不許。陳某跽懇云。彼大家。奴輩安敢錮之。張夫人允放。李氏子私貽陳某繒一。陳某加以三端。具簪珥。時婦年三十八。容止楚楚。瀕行約時見枉。陳某曰。彼大姓。安可再辱。其服義如此。是可記也。
193
甲辰。省沈仲嘉疾。尚強起酬我。
194
乙巳。過徐道力所。
195
丙午。陰。丁未。晴。
196
戊申。訪徐慎公□□□於大慈仁寺。值安溪孝廉王維白 復表 。小飲。
197
己酉。朱太史以奉命上故烏金王香。時厝於白石莊。 萬駙馬家園。 因北馳十里。游海淀故外戚李氏園。園今歸肅王。歸侈其勝。余心勃勃往矣。
198
庚戌。過陳木菴。木菴候選縣未及。決歸計。
199
辛亥。早發為海淀之游。入宣武門大街。久之。道側鐵獅二。元元貞十年彰德路造。先朝都督田弘遇賜第。獅當其門。今門堙而獅如故也。吳駿公嘗作歌(見紀聞上三一八頁)。尋策蹇出西直門。十二里至海淀。則清華園。故武清伯李 誠銘 。以神祖元舅。餘力治園。其地十頃。穿沼壘石。費億萬緡。勝甲都下。環治通舟。前後汪洋。直若藪澤。蓮芡菰蒲。兼以水稻。坐臮香亭中。有閣矗其前。群峰北拱。解衣沽酒。得大酒二升。非余習也。勉同董生盡之。閣峻甚。亂石疊其址。紋如冰裂。崇禎丙子冬。肅土內攻。嘗駐此。燬其閣。今加葺者。又即肅王也。事不可料如此。園額米萬鍾書。亭額南充黃輝書。閣之南清雅亭。慈聖皇太后書。酒罷。尋左徑。度山樓。峰迴洞轉。巧奪天成。徐步出園。擬游玉泉山。而酒氣大作。不知所繇。同輩引余臥一村廟而嘔。雖委頓。猶步二十里返寓。使余不酒困。玉泉能有遺哉。噫。余過矣。余過矣。又園丁董某。以李氏蒼頭。今投肅邸主業。歲輸百金而牟利。李氏二孫。貧甚。不能自活。
200
八月壬子朔。午入慈仁寺。中夜驟雷雨。
201
癸丑。晴。連熱。
202
甲寅。過吳太史所。值其鄉人馬又如 允昌 。本世弁。崇禎末。任四川副總兵。遭亂。開閫全州。己丑。變出部校。舉家遇害。因北降。隸鑲紅旗下。食四品祿。貧甚。言遺事一二則。晚同友人席地飲大慈仁寺松下。斜陽翠滴。頗酣。
203
乙卯。過查巢阿。飯于查樓。
204
丙辰。卯刻驟雷雨。
205
丁巳晴。候徐道力疾。予擬同返。是日。朱太史勉留。不能堅決。
206
戊午。附家報於陳木菴。木菴決婦計也。晡刻。過霍彥華。值咸寧王文宣 弘慶 。俱目擊李自成僭位事。文宣出元王叔明溪山無盡圖卷。長三丈。至正九年作。
207
己未。
208
庚申。初。縣官購書郡國。或秦上。貯于詹事府。得其目。十三經廿一史外。寥寥也。集不下數種。餘多地志。邊鎮則宣府、雲中、朔方。而宣府志為最。鎮人編修孫世芳作。郡則順德、廣平、歸德、彰德、懷慶、衛輝。而彰德志為最。安陽崔銑作。州則涿、景、倉、延慶、應蔚、磁。縣則直隸為固安、東安、房山、懷柔、文安、豐潤、大城、肅寧、交河、寧津、東光、慶雲、清河、廣宗、內邱、任、永年、曲周、邯鄲、威、永寧。山西為襄陵、懷仁、山陰、馬邑、河南為鄢陵、尉氏、延津、陽武、原武、項城、沈丘、密、夏邑、湯陰、臨漳、林、新鄉、獲嘉、輝、河內、武陟、溫、登封、新蔡、固始。各志多蹐駁不倫。而河內、襄陵、邯鄲為最。
209
辛酉。霍彥華來。晚同義烏金公輝□小飲。
210
壬戌。晨沐。金公輝云。頃者杭人某。以相術來長安。年殆七旬。甚自負。上章略曰。堯眉八彩。舜目重瞳。禹湯文武。各有異相。見稱後世。著在史冊。今皇上英姿天挺。祈一召見。俾臣覲揚光休于天下云云。術人誕妄。聞之不覺發笑。晚過王文宣、霍彥華。語舊事。知甲申大事記殆啽囈也。
211
癸亥。訪金公輝於廣慧寺。公輝少從父涇州官署。甲戌南還。道經流寇屠掠之餘。慘不忍睹。杭人柴虎臣 紹炳 來。得房氏手札。
212
甲子。中夜雨。
213
乙丑。陰。
214
丙寅。晴。中秋節。寄徐道力詩一首。
215
丁卯。得道力和章。知有起色矣。過吳太史所。語崇禎初薊州道張春陷於建州。抗節不屈。以羈死。清史甚稱之。余因曰。往時謂張春降敵。追削其秩。奪贈廕。流聞之誤如此。巳從王文宣借嚴滄浪詩話。
216
戊辰。
217
己巳。省徐道力。尚伏枕。瘠甚。前書勸其遣妾。未即受也。沈昭子廷試訖。且俶裝。答之。薄暮。王生壽朋扶櫬下潞河。又求朱太史書致淮安榷關錢介子 受祺 。立付之。
218
庚午。辛未。陰。
219
壬申。過霍彥華。示錢唐俞時篤真行書。並所撰□經五十三願頌。並大有筆致。閱之共歎其無祿。暮雨。道值陳旭生。相隔隃歲矣。
220
癸酉。晴。曹秋壑侍郎徙居而近。候之不值。自今春道見後。數阻晤。午刻。省徐道力。語移時。已飲大慈仁寺僧舍。值南昌熊希文。
221
甲戌。又省道力。是夕。道力遣妾。
222
乙亥。早送道力。各有黯然之色。會雨亟別。濡其屨。
223
丙子。昧爽大雨。是日。朱太史入朝。始御殿。前此未有也。午霽。
224
丁丑。晴。是日御試庶吉士。以韋劍威、查巢阿來。因同訪金公輝。
225
戊寅。
226
己卯。過吳太史所。太史云。黃石齋先生子三人。今歲飢。為閩人啖其二。僅少子在。
227
庚辰。陰。 辛巳。
228
九月壬午朔。訪雷常侍 殿邦 及楊弁。楊弁故膠州高相國綱紀也。任游擊。尋飯于吳太史所。太史同年侍郎孫北海 承澤 。撰四朝人物傳。其帙繁。秘甚。太史懇年餘。始借若干首。戒勿泄。特示余曰。君第錄之。願勿著其姓氏於人也。俄楊弁來。語相國二孫近況。幾于負薪矣。
229
癸未。
230
甲申。朱義儒還自潁州。
231
乙酉。是日御試詹翰四十八人。表一。疏一。判一。其表目。上親征朝鮮。國王率其臣民降。群臣賀表。 崇德六年 。聞之崇德元年。太宗時猶稱貝勒。其年所部某某各勸進。始稱王。以朝鮮外之。且治兵。故見伐。今朝鮮頗治兵。內院所為擬也。疏曰漕運。判曰朝廷倚仗大臣甚殷。反背公營私。負恩誤事。從重議罪。或云陰有所指也。午刻。駕臨午門內。唱名持牘。就低几坐地。各蝦二人監之。光祿寺張幄門外。列一席。饌二簋。籠炊四枚。飯酒各一甌。大都薄暮始出。各不及席。有數人未竟牘。命燭。上自候二十刻。乃罷。
232
丙戌。陰。過吳太史所。太史口誦其表。極贍麗。是日。始御殿。千麾盛于先朝。
233
丁亥。晴。大風。
234
戊子。客有言西安稻米三粒。通寸許。又華州多桑。
235
己丑。
236
庚寅。重陽節。午後。登大慈仁寺之毘盧閣。雄曠在憫忠閣之上。晚過楊弁所小飲。
237
庚寅。過吳太史所飯。得詞臣品次。
238
辛卯。過劉北漁。值其居停嚴郎中生菴 我躬。
239
壬辰。 癸巳。
240
甲午。訪故都尉劉有福及嚴生菴。不值。因過沈仲嘉。知吾鄉雖旱。米值頗平。五月中。海寇三十艘。分泊城東西。幸未掠。六月。盜夜劫庫金萬三千有奇。
241
乙未。 丙申。
242
丁酉。同朱義儒過吳醫。吳於亂時以賤直購得大內書畫古器若干。因出杯玦珮瓶注俱舊玉各一。崑崙奴一。又宋馬遠商頌圖。高宗所書李息齋竹二幅。蘇子瞻竹一幅。吳仲圭山水圖。元人碧桃圖。集賢待制馮子振奉皇姊大長公主命題。其詩曰。碧桃相見又東風。記得當年萬片紅。說似長陵溪上客。莫將癡事惱山翁。又趙岩題。春風入紙綠初明。剪刻紅霞不見聲。半醉問花花未語。幾時和月夜吹笙。又黃筌萱竹圖。為嘉靖四十三年籍伊府典柍物。贉首標識尚存。終幅鈐半印。題溫字某號。按黃筌五代孟蜀時人。去今七百餘年。絹素如新。似未必然。又玳瑁扇一。係張居正書進。時留飲頗酣。是日。上點閱詞臣科道。
243
戊戌。聞詞臣外遣十有八人。
244
己亥。中夜雨。
245
庚子。大風。晡刻朱義儒飲我市上。晚過紀春曉。
246
辛丑。
247
壬寅。同韋劍威過劉北漁所。
248
癸卯。
249
甲辰。吳太史晚又示我孫氏人物傳若干。
250
乙巳。劉北漁來。
251
丙午。
252
丁未。過吳太史所。已答李山顏。兼訪查漢園。疾良已。求一氈地。猝無以應。奈何。
253
戊申。又過吳太史所。查巢阿不值。
254
己酉。
255
庚戌。晚同朱太史飲而酣。
256
十月辛亥朔。連燠。
257
壬子。陰。過查巢阿。同訪詹去矜。不值。
258
癸丑。查巢阿來。
259
甲寅。過韋劍威。值同寓陳冰遠。夜雨。
260
乙卯。晴。晚過霍彥華所。
261
丙辰。陰。 丁巳。
262
戊午。昨吳太史移居。候之。云今日有閹人訴御狀。致怒。命投之水。及涯而止之。下上作司。
263
己未。 庚申。
264
辛酉。劉北漁來。云山陰縣南三十里曰項里。相傳項羽殺人避仇處。今立廟山中。屢被火。因作石室。有徐錢二姓世姻。如朱陳焉。每元旦禱于廟。爭先而毆。雖甥舅不避也。近二姓各築室于舊廟之左右。而中虛之。爭始息。又一室祀虞姬。共四室。神最著靈。廟前大樹。不知其何木。有溲者立死。
265
壬戌。為余初度。自入京並未嘗告人。非諱也。恫昧如余。生之日即忌之日也。曷足道哉。晚預朱太史客席。
266
癸亥。大風寒。
267
甲子。晚過吳太史所。值黃庭表。
268
乙丑。 丙寅。 丁卯。
269
戊辰。過吳太史所。示長安雜詠。
270
己巳。晚同朱太史飲。有詹事之命。
271
庚午。答韋劍威。時歸安陳冰遠同邸。冰遠為故大理簡肅公 曾孫。云先同年臨胊來冰壺 宰蘭陽。屢挫流寇。最後被執。同難者保寧王肅潩。齊人□□並受偽命。獨來不見除。李自成陷襄陽。令來教諸生四十餘人。稱先生或稱師。從下河南。同保寧王逃入京。奏賊始末。先帝閔之。授來職方主事。從督師孫傳庭贊畫。未至軍中。傳庭敗沒。走還京。陷賊中。又走江南。聞治逆黨。匿冰遠家年餘而去。冰遠居東林山。距歸安縣東南六十里。宋倪文節 遺址存。倪家莊其後人也。俱力田。無咕嗶之業。
272
辛未。沈仲嘉來。
273
壬申。
274
癸酉。陰。山陰嚴戶部生菴 我躬 招飲。
275
甲戌。答太倉黃庭表。
276
乙亥。過史于巷。遇寄家報。于巷得江山教諭南返。晚飲宋俊伯所。值上虞倪于王 嘉賓 孝廉。
277
丙子。候沈仲嘉。昨仲嘉除平陽司理。倪于王及天臺楊魯齋 開宗 來。明經。
278
丁丑。答倪于王、楊魯齋。小飲。云縣之桃源。屈澗十里。山桃夾之。樹高四五尺。花而不實。
279
戊寅。陰。夜雨。
280
己卯。大風。沈仲嘉來。
281
庚辰。過吳太史。
282
十一月辛巳朔。候霍魯齋司馬勘河回。祝穉明來。
283
壬午。答祝穉明。因過沈仲嘉。
284
癸未。偶入斜街都土地廟。亦市期也。在慈仁寺靈祐宮之下。有萬曆御製碑記。其大明萬曆字已鑱其三。則羽流無識也。古石刻流傳多矣。國朔未始鑱也。出過長椿寺。以王文宣移寓焉。萬曆時。孝定皇太后為歸空和尚建。殿廡雄麗。其後多寶閣。則崇禎間田貴妃立。費四萬緡。內滲金。多寶塔高一丈五尺。塔中空。藏妙法蓮花經。猊座中奉銅佛。左九蓮菩薩。右智上菩薩。九蓮。即孝定皇太后李氏也。智上。即孝純皇太后劉氏也。俱旃檀蓮座。舊供封號牌位。今撤去。壁繪千佛。丹碧炳耀。旁銅像十八羅漢。為大內大善殿物。今携寺中。晚飲沈仲嘉所。
285
甲申。大風。答劉上余、金公輝。尋赴韋劍威之招。同劉北漁、查巢阿及歸安胡天行 、錢唐顧季蔚 豹文
286
乙酉。早過沈仲嘉。反則倪于王、胡天行及會稽徐野公 先後至。
287
丙戌。硯始冰。答胡天行、徐野公。午後過王文宣。是夕。朱太史出。扃其門。以邏禁嚴也。
288
丁亥。大風。
289
子。巳刻聞顧仁、賀繩烈被殺。適劉北漁來。云近日王倡螢火詩。有情螢、俠螢、仙螢、佛螢等目。於義何出。可發一噱也。
290
己丑。過熊希周。希周買姬。云祁陽孝廉鄭翀女。 己卯榜。 字進士劉□次子。前年被掠。昨夏入燕。落北里。贖以百金。是日。駕遽往南海子。以中宮出疹也。二王避鞏華城。因禁屠停封止利十日。
291
庚寅。過曹秋壑及吳太史所。
292
辛卯。
293
壬辰。大風。
294
癸巳。過沈仲嘉。不值。聞徐道力不諱。未之信。□已。飯韋劍威、陳冰遠所。同訪施山公 永圖 。聞其多藏書。至則失望。還過查巢阿。同訪詹去矜。不值。去矜館於陳公朗 。公朗遷山東右轄。將行。
295
甲午。早過陳羽君。聞徐道力凶耗。云杭人王生。十月十八日過濟寧。在城閘見徐道力所乘舟。舟人壽某云。徐太史望日疾革。越三日。以同年六人始克殯。嗟乎。道力果物化矣。一棺戢身。萬事瓦解。可勝悼哉。可勝悼哉。
296
乙未。入大慈仁寺。值曹秋壑及龔孝升。先是吳太史言余於孝升及華亭宋轅文。並欲見余。余未敢自媒也。
297
丙申。訪王文宣及吳太史。是日風。
298
丁酉。
299
戊戌。有書賈呈目於朱太史。稍別白一二。內天台王文通集。意未必佳。以僅見存之。夜同朱太史語。始知紀春曉遷兵部主事。
300
己亥。入書肆。得趙浚谷、舒梓溪、徐海隅三集。
301
庚子。風。過太和堂吳氏。值詹去矜。
302
辛丑。 壬寅。
303
癸卯。先是霍魯齋購我明實錄。而闕熹廟。以問余。所錄尚未全。無以應也。
304
甲辰。早過劉仲漁。因飲吳太史所。巳刻微雪。
305
乙巳。沈仲嘉招飲。值華亭吳六吉還。飲倪于王所。
306
戊申。坊間有見聞錄抄本。意稗說也。亟索之。乃民間小歷。亦崔氏春秋之類也。漫記之。
307
己酉。陰。
308
庚戌。陰。過沈仲嘉所。又過韋劍威。不值。夜雪。
309
十二月辛亥朔。微雪。占於陳生。鄉思彌切。
310
壬子。
311
癸丑。連雪。
312
甲寅。大風寒。是日。霍魯齋攬揆之辰。壽敘出余手。因是謁。賀客盈座。余亟退。
313
乙卯。借詹去矜文稿。讀諸傳記。亦吾杭能品也。午刻。得鉅鹿尉山陰王如器書。兼侑一金。余寓燕久。未嘗通謝。此因朱太史破戒矣。
314
丙辰。晚同倪于王飲宋俊伯所。
315
丁巳。長興盧夢叔 同柴虎臣來。
316
戊午。早過韋劍威。不值。過吳太史所。昨夕上傳吳太史及庶吉士嚴子餐 、行人張穉恭 。各作畫以進。太史方點染山水。明日共進。時朝廷好畫。先是。戶部尚書戴明說、大理寺卿王先士、□□□□程正揆。各命以畫進。是日。上獵。
317
己未。答柴虎臣。盧夢叔草明史示我。還飯李山顏所。晚朱太史招沈仲嘉、查巢阿同飲。
318
庚申。有以御畫竹貽朱太史。蓋棄紙也。曹太監 化淳 姪孝廉得之所貽。過徐野公。
319
辛酉。徐野公來。余因過沈仲嘉。不值。
320
壬戌。
321
癸亥。移宿西廡。
322
甲子。
323
乙丑。辭黃太史 明日之招。
324
丙寅。朱義儒婚。
325
丁卯。陰。
326
戊辰。晴。沈仲嘉貽三金。不果辭。過劉北漁所。值趙公簡、章含可、□□□晚飲。聞盜及南海子。如漢武帝幸雲陽宮事。云即七校之士。獲之矣。
327
己巳。初。沈仲嘉辟劉北漁為記室。北漁轉薦趙公簡。故余數往來其間。得如約。
328
庚午。
329
辛未。陰寒。今冬視前歲寒減甚。借霍魯齋萬曆實錄。向在嘉善錢相國所抄實錄。為主書刪其半。至是魯齋以二百金全購。
330
壬申。朱生生 國壽 來。前兵部郎中。仕清陝西參政。
331
癸酉。答朱生生。留飲。見崔青蚓所畫胡僧。深得古致。生生語明季事頗悉。晚同胡景雲、施山公、劉北漁、徐野公飲。甚適。景雲先世麻城人。嘉靖初。從蹕京師。世善象緯。云近日太白經天在心度。太白晝見論分野。此不論分野。飲間。曹秋壑貽我銀杯。辭。
332
甲戌。木介。陰。別曹秋壑。不值。反則秋壑先來矣。
333
乙亥。是日。上傳東幸。
334
丙子。飲查巢阿所。同過韋劍威。不值。而陳冰遠目眚。昨報母夫人違養。色益戚。
335
丁丑。倪于王。查巢阿先後至。朱太史留飲。
336
戊寅。晡刻飲韋劍威所。陳羽君云。吾邑吳梅里、吳默寘二先生。並捐館。陳冰遠云。先人任河南司理。行部澠池。聞太行山天壇有鼠。腸出腹外。命捕至。果然。按梁州記曰。知耳水北知耳鄉。山有仙人唐公房祠。有一碑。廟北有大槐。碑云是其遺宅處。公房舉宅登仙。故為坑焉。山有易腸鼠。一月三吐易其腸。博物志曰。唐房升仙。雞狗並去。惟以鼠惡不將去。鼠悔。一月三吐腸也。
337
己卯。除夜飲。頗酣。
338
丙申 (公元一六五六年清順治十三年)
339
正月庚辰朔。木介。已大風。早赴正陽門關廟卜一籤。還飲韋劍威所。因過沈仲嘉。附家報。又過陳羽君、祝穉明。不值。晚飲沈仲嘉所。
340
辛巳。趙公簡餽我杯幣。辭。已答倪于王。候霍魯齋及劉北漁。值嚴生菴。留飲。又過吳太史。不值。至琉璃廠東門查巢阿小飲。晚飲宋俊伯所。
341
壬午。訪周子俶。子俶除日至中州。已趙公簡、李山顏來。晡刻。過沈仲嘉小飲。
342
癸未。赴祝穉明席。
343
甲申。裘東皇來。夜雪。
344
乙酉。
345
丙戌。連寒。趙公簡、周子俶來。俄吳太史家幹至。云昨召入南海子。纂修孝經衍義。同官六人。總裁者涿州也。晚過沈仲嘉。留飲。畏暮而回。是日。勑修通鑑全書。纂修官十有五人。首朱太史。太史官詹事。例當副總裁。已定員。又改為纂修。蓋時貴意也。夜雪。
346
丁亥。早踏雪送沈仲嘉之平陽。還訪董羽宸。夜又雪。
347
戊子。晴。是日朝廷索詞林以董玄宰書畫。
348
己丑。晨雪。晚甚之。
349
庚寅。是日金星晨見。
350
辛卯。壬辰。
351
癸巳。大風寒。過周子俶。值山陽咸大咸 。弘光初明經。從左蘿石北使。言北使事頗。
352
甲午。夜飲。心頗不懌。
353
乙未。連大風寒。午答盧夢叔。夢叔時拜官穀城。徙寓矣。余闌入黃侍講處。併問柴虎臣。云他出。則閽人意也。
354
丙申。
355
丁酉。昨吳太史歸自南海子。約會。既至。則太史暮出內院。即別。
356
戊戌。粥後過吳太史。已華亭田髴淵來。同飲。是日。都人出西便門。游白雲觀。觀故元真人邱長春隱處。長春子邱處機。字通密。世居登州。受學於金之王嚞吉。興定己卯。見元太祖於乃蠻國。弟子十八人皆從。庚辰二月入燕。辛巳三月隃嶺而北。七月至阿不罕山。壬午四月住大雪山。癸未五月辭歸。嘗主京師長春宮。號長春子云。明永樂初修觀。至期羽士縻集。賑讌畢至。余寓燕久。誓酬其負。會暮。亟問途蹌踉出西便門。歸人駢接。可二里及之。門殿且閉。僅閱一碑而出。
357
亥。
358
庚子。是日勑修通鑑全書。宴總裁纂修諸臣。先是簡文淵閣藏書。俱零落不存。則修書何所據也。晚過周子俶。值姑蘇錢宮聲 。宮聲謂我貌似陸子玄 慶曾 。余謝不敏。
359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累日大風。
360
乙巳。 丙午。
361
丁未。晡刻過宋俊伯。約歸棹。值倪于王。携飲。
362
戊申。閱神宗實錄竟。歸之。見堂上懸沈周畫。高峰邃谷。彷彿嵩岱。
363
己酉。
364
二月庚戌朔。大風霾。
365
辛亥。宋俊伯於七之日約行。
366
壬子。
367
癸丑。晚于周子俶所復值咸大咸。語良久。云弘光元年。高傑提兵而北。凡十三營。兵□萬人。至睢州。故總兵許定國跽迎道旁。請傑輕騎入城。或阻之。不聽。傑選各營百騎以從。定國設飲甚卑謹。營騎稍喧。傑問故。定國跽曰。睢城小。不足容車騎。卒未儲給。祈大將軍盡外之。俟明日治辦以贍軍。傑允之。盡出其兵已。傑起更衣。定國之侍兒密語傑侍兒曰。今夕主將陰害大將軍。傑侍兒以告傑。不信。即語定國曰。若欲害我乎。對曰。不敢。傑曰。吾固知若不敢也。醉就寢。其室俱疎牖。許氏令護卒以矛入刺。及於膚。傑躍起拔刀出戶。殺三四人而仆。定國乘屋矛刺傑死。侍兒隃垣墜城下。報諸營。旦屠城。定國逃眢井中以免。諸營奔還揚州。史可法閉城不納。疑為定國指導也。各兵力言無他端。願給一令。當滅賊以報。可法終不納。命散屯海上。軍心始離。大咸又曰。甲申之變。太子走太監曹化淳宅中。經宿。化淳□之客覓一善地送之刑部街。棄之去。彷徨值一老宮人。入順城門內尼菴。告之故。留焉。久之。尼益習。且聞江南有主。遂欲南往。無可偕者。尼有所善僧許之。苦無資。太子曰。是不難。當告外家周氏。暮同僧至周氏。公主傳語貽二大鏹。僧謂須碎金。若大鏹。未便也。太子求入見公主。相持大哭。嘉定侯周奎。度不可掩。始出首。左侍郎蘿石奉使寓太醫院。聞其事。密遣人偵太子。見其固姑帽藍布衣也。又曰。陳洪範初館鴻臚寺。洪範故善祖大壽。因夜治橐隃垣貽大壽。求南還。清朝以左侍郎同來。不宜獨反。遂並遷至滄州。邀左侍郎而歸洪範。時北騎至。即袖黃勑授洪範衣內。蓋勑拜浙江巡撫也。
368
甲寅。早過查巢阿。附家報。因同唁陳冰遠。還候咸大咸。大咸住淮安清江浦工部前。至寓即治裝。霍魯齋招飲。辭不赴。晚同宋俊伯、倪于王飲。則朱太史陽關之酒也。時堅留我。而余亦堅謝之。
URN: ctp:ws65952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