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四十五回要尋消息貼鄉貫十方堂 誤聽姓名枉奔波甘露寺

《第四十五回要尋消息貼鄉貫十方堂 誤聽姓名枉奔波甘露寺》[View] [Edit] [History]

1
詩曰:
2
竹林深處掛袈裟,行腳十年未有家。
3
破戒偶沽彭澤酒,逃禪不飲趙州茶。
4
缽分香積仍施食,盃渡滄溟省泛槎。
5
諸佛行藏原不定,杖挑明月又天涯。
6
單表了空在淮西巨寇李全寨裏逃下山來,多虧錦屏小姐一力主張,送他衲裰木魚,從山後小路走上正道來。了空一路化齋上南,不則一日,到了淮安府。正遇南北交兵,金兵滿路,了空披著個破衲裰,也沒人問他。直到了淮城,一路茫茫,那裏去問母親和泰定的信息?因孤身年幼,不便獨行,只得一路上遇寺投寺,在叢林裡安身,只聽敲板吃齋畢,隨大眾上堂功課,各人安單。原來,過了淮安,寺宇庵廟甚多,到不愁沒有飯吃。只是南北大亂,幾番兵火,人民逃亡大半,沒個定家。「我的母親、細珠一別十年,不知流落在何處?又不知泰定和我在破廟裡宿時,半夜遇見強盜,不知是殺了,不知是回了武城縣,不知是自己南來找尋我母親哩?」尋思得沒處尋思,自己想道:「我只為尋問母親,發愿南來,如不得見母,又說甚麼參禪修道!走遍天涯,也要見母方還,料韋馱菩薩豈不慈悲照見!」因此一念南行,再無退轉的心。
7
走了半月,到了揚州江口上,見南兵盤詰,不許北人過江,只得又轉回揚州。聞得有一座天寧寺,叢林廣大,甚有禪門規矩。進得寺來,見了知客,送到十方堂單上安歇,隨眾吃飯。那單上滿了,只有一個小和尚,約有二十歲年紀,卻同了空一處安單,細問了空來路,說:「是山東東昌府武城縣,因為探問母親--在淮安府多年寄居,特來尋訪。不料行到半路,遇盜擄到淮西,山寨裏住了一年,才逃得回來。又不知老母流落何處,一地裏亂找將去,只憑佛菩薩照憐罷了。」說畢,淚如雨下。一單上僧人,也有老的少的,見了空不上十七八歲,這等孝心,十分憐惜。他道:「你這個師兄,就是個孝子了,盡得人倫就是佛法。我們俱是遊方行腳的和尚,或是人家請去講經禮懺,或是寺裡請去水陸道場,那裡不去的。你寫出家鄉住坐、母子的姓名,我們在方上替你打聽打聽,也是好事。」這了空謝了眾人,就借了一張紙,上寫道:
8
家住武城縣,原任提刑南宮千戶之子,乳名慧哥,在城南毘盧庵出家,法名了空。因生母楚氏,大兵趕散。同家人泰定南來尋訪,路遇強賊,半夜失散。今了空南行乞化訪母,如有慈悲檀越、方便法師覓得音信,即在天寧寺叢林報知,勝造七級浮屠,母子三生圖報。
9
了空將姓名鄉貫寫畢,朝大眾單上合掌問訊,眾僧也各贊誦。將此字貼在十方堂廊下,使大眾得知,以便訪問。
10
原來同單的沙彌,就是淮安湖心寺長老的徒孫。原是揚州人,因金兵破了揚州,也回來探母,不料母親搬往鎮江去了。因韓都統守住江口,這些揚州百姓,多有逃躲在江口村裡避兵的,明日也要往江口去。二人同單宿了,俱是訪母親的,了空問他法名,叫做如惠。次日起來上堂,功課一畢,吃了早齋。如惠別了了空,要過江探母。了空想道:「我在此處也不是久住之法,既然探訪母親信息,這叢林裡如何打探出俗家的信來?不如同此沙彌一路南行,或者下村化齋,還好探問。」就與如惠說知,一路作伴過江。如惠甚喜。了空取了禪杖木魚,披上衲裰,和如惠一路而去。《華嚴經綸贊》曰:
11
德生有德兩相融,同幻同生意莫窮。
12
同住同修同解脫,同悲同智顯靈功。
13
同緣同想心冥契,同見同知道轉通。
14
若要一生成佛果,毘盧樓閣在南中。
15
二僧過了瓜州,搭了一隻人載船,過了江。如惠自往他親眷家去看母,了空別了如惠,上甘露寺叢林打齋去了不題。
16
卻說楚雲娘自從祝髮,在湖心寺東村觀音堂裡,和盧氏兩個寡婦作伴。泰定自在湖心寺叢林安身,每日到庵上打柴做飯;真是一個出家道人,從不和妻子細珠同宿,十分可敬。聽得金兵又犯江南,殺擄的婦女不知多少,那裡想去找問慧哥的信。到了半年以後,金後退回淮北,這些百姓才得安生,略有回來復業種田的、開店的,又像是個世界。
17
到了四月初八日,是湖心寺浴沸道場。雲娘和盧氏商議:「我有一個愿心,要到寺裡去燒一道疏,祈保子母團圓,只是沒有布施,不好空去得。」盧氏還沒答應,老姑子道:「如要發愿求安的疏,不消甚麼布施,到寺裏請了香燭,央知客師父寫了鄉貫姓名,或是求安祈福,他有印就的疏條,佛前燒了。若是俗家,還乞化他些米麵、香油、貝親錢,你我比丘尼和男僧一樣,只拜佛,念一卷報恩經,就燒了疏。果然日後你母子得見,做個三日道場,就是大佈施了。」說得雲娘大喜。
18
到了四月初八日,雲娘、盧氏同細珠,俱各齋沐了,上湖心寺來。雲娘是尼僧打扮,已是學得堂經爛熟,項掛數珠,僧帽戒衣。這幾年流離困苦,日夜想兒,不覺老得滿面紋皺,到像六十餘歲的老比丘。也是天生該佛門修行,自然就像個方上的尼姑。到了湖心寺大殿上,見了知客,問訊了,引到方丈拜了長老,說是要許願尋兒,燒了一道疏,保安求福的。長老允了,交與管文書的僧人,去寫填鄉貫一畢,纔使上奉教沙門的印。長老畫了花押,向佛前燒化不題。
19
原來了空在揚州天寧寺叢林單上遇見的沙彌如惠,就是這長老的徒孫,纔從鎮江回來。他管殿上填寫疏頭。一見了雲娘是個尼僧,領著一群女眾,進寺門參見長老,就知是半路出家的。又見他寫鄉貫姓名去填疏,上寫:「南宮楚氏,係山東武城縣籍,在觀音堂出家。為失迷孤子,哀佛慈悲,完全骨肉事。」填畢了疏,想起:「揚州遇見了空小和尚,他說是南宮千戶之子,莫非這就是他母親?如何出家做了尼姑?」化疏一華,細問雲娘是自幼出家,半路出家的。雲娘答道:「因找尋兒子,在淮安不能還鄉,因此出家。」如惠又問:「令郎甚麼年紀?」雲娘說:「今年一十七歲。從七歲上武城縣遭金兵拆散,已是十年,只道是不在了,原來也出家做了和尚。上年同家人泰定,聞知我在淮安,南來尋訪,不料又遇了土賊擄去,不知生死如何。因此這條心腸不斷,還指望平子相逢,特來大剎許願,佛前化這道疏。日後果得相逢,還來報答三寶,另做道場。」
20
如惠同知客留雲娘一起在齋堂吃茶,才細細說起;「在揚州天寧寺,曾遇見一小沙彌,名喚了空,同單上一宿,也說是山東人,來南方探問母親。寫了一個鄉貫名姓,貼在十方堂上,求這方上的師父們通個信息。到了次日,同他過江去了。莫非就是令郎麼?」說到此處,泰定上前問了空穿的甚麼衣服,如惠說:「是一件大破衲裰,到不像是他的,多是方上化來的。」泰定道:「原穿的是一件皂布單直裰。衣服雖然不對。卻是真信!」問了,是三月初四日在鎮江作別。雲娘大喜,向佛前韋馱拜了又拜:「可見佛法慈悲,一時間就得了真信,豈不是觀音的靈感!」即時起身,辭別了長老,回東村觀音堂去。大家歡喜,和拾了一個元寶一般。又借《華嚴綸貫》詩:
21
樓閣門前立片時,龍華施主幾時歸?
22
不惟彈指觀深妙,又聽慈音語細微。
23
理智行為身日月,菩提心是道樞機。
24
許多境界無來去,萬里天邊一雁飛。
25
雲娘得了慧哥的信,晝夜思想,恨不得一步趕上,母子相見。先是歡喜--沒有兒忽然有了兒;後來日日悲感--有了兒又恨不得見兒。那日和泰定商議,要同上鎮江去找尋慧哥。自家又是尼姑。滿口的功課都會了,又有泰定領路,不比以前婦女空身遠行。因此,辭了盧氏,要起身南去。盧氏自知雲娘思兒心盛,不好留他。那觀音堂老師姑說:「我當初出家,曾許上南海落伽山參拜觀音菩薩,到今兵荒馬亂,二十多年不曾了得心願。你今千里尋兒,雖是出家,終是個婦道家,見人口羞面嫩。我今陪你南行,了此心願,等你兒子相見了,我自去南海燒香。」雲娘大喜,道:「老師父肯和弟子同行,越發好了!」
26
看了一個出行的吉日,老師姑把庵上米糧家器,交代與盧氏和一個火頭看守,和雲娘、細珠、泰定,一行回眾,打扮做行腳燒香的尼僧,炒些乾糧,泰定挑了行李、扁拐、蒲團、大瓢、木魚、臥單等物。盧氏送上三兩路費,勸雲娘:「見了慧哥,早早回來,我在這裡望大姐姐,就是個親人了,千萬休撇下我去遠了。」姊妹灑淚而別。又到湖心寺尋見如惠,細問了空去路。如惠道:「我同他過了江,因家母在姨娘家,住在城裡,他自往甘露寺投宿去了。」雲娘又求如惠寫了一個路程帖兒,一行四眾上大路而去。
27
不消說飢餐渴飲,一路上投寺觀安歇。過了揚州,直奔江口,泰定挑著行李先去覓船。只見一船人坐滿了,雲娘眾人上得船艙坐下,泰定在船艄上。卻有一個老和尚先在那裏。泰定問:「老師父是那寺裏?」老和尚道:「是這甘露寺的。」泰定問:「貴寺還開叢林接眾麼?」老和尚道:「一個有名的古剎,在江南頭一個路口上,怎麼不接眾?」泰定道:「有一個小沙彌,名叫了空,可在你叢林裏麼?」老和尚順口答道:「正在家管殿上的事哩。」泰定聽了空有信,連忙向雲娘說了一遍,大家歡喜不題。
28
原來這和尚耳聾,他寺裏法師叫做寶公,誤聽做了空,正是各人說各人的話。行不多時,過了金山江口,下船來不多路就是甘露寺。一路迴廊上去,江天閣、海岳庵、劉先主孫權試劍石,多少勝景。雲娘一行四眾,沒有閑心觀看景物,進到大寺,先拜了佛,就投齋堂來。這比丘尼和男僧不同,只留一齋,原不留宿的,因此知客不來照管。雲娘走到叢林單上一看,正敲板吃午飯,滿堂的僧行有二百眾,俱在大長條凳上低頭吃齋。見雲娘進來,讓坐。雲娘不好住了,使泰定細細看了,那有個慧哥?說不及話,船上的老和尚背了半叉袋米,搖進寺來。泰定問道:「師父,你說的了空今在那裏?」老和尚道:「你們隨我進來,他在殿上管事,卻到這十方堂做甚麼?」引著一行四眾,穿過塔房、廚房、經堂,到了一座客廳--桌椅鮮明,掛一幅觀音出山像--讓雲娘眾人坐了,他卻去傳寶公出來。雲娘心裡自想:「兒子年小出家,到此大寺,就這等有個體面,好似上堂頭和尚一般。」等了一會,一個沙彌先捧出四盞茶來,從人吃了。只聽方丈裡敲了一聲雲板,幾個沙彌擁著一尊法師出來,但見:
29
頭如蒼雪,重重螺頂出圓光;眼似寒星,摺摺衣紋多道氣。才向匡廬,入定竹林經一夏;又回江口,談經北固說三生。鶴隨飛錫過江東,龍負淨瓶遊海上。
30
原來這法師就是毗盧庵的月岩和尚。因趙杏庵修完大殿,向南海探取明珠,要接引了空回寺,改名寶公禪師,先到匡廬過了夏,來到甘露寺。見南北交兵,不便南遊,本寺長老留在方丈裏,又設了水陸道場三十晝夜,超度陣亡的冤魂。這聾和尚只聽了空二字,誤聽做寶公禪師,說:「這一行尼僧,是來隨喜水陸道場的。」聾和尚從揚州化回盞飯米來,船上遇見雲娘,錯領到這裏。也是雲娘有緣,佛法中接引,日後完聚,埋伏在此處。
31
卻說雲娘一行四眾,坐了一會,專等了空出來。忽然裏面走出一尊法師,有七旬以上,古面龐眉、碧顱雪頂。見雲娘一行尼僧,只當作路遠進香、參禪問道的,因上禪牀朝南坐下。泰定雖曾在毗盧庵遇見慧哥,會了一面,今換了地方,又改了號,一時也就認不出。雲娘眾人只得朝上參拜,不敢說出找尋兒子、誤聽了聾僧的言語來。寶公禪師便問:「比丘尼二人,不似參方行腳,有何事參見和尚,請俺升座?」雲娘唬得默默無言,答不出話來。虧了老師姑終是出家多年,聽過講經的,曉得規矩,上前合掌問訊,說:「弟子是山陽縣湖心寺庵上出家,從不曾聽法師說法,聞得甘露寺老法師做水陸大會,特來瞻仰,皈依受戒。」寶公聽說,道:「比丘尼出家,先受戒律,纔講圓通。不斷愛根,如何講得受戒?我看你二比丘尼,這個後來出家的,想是你的徒弟麼?」老尼道:「是亂後出家。他有一件心事,南海進香,即找尋兒。求法師慧眼一觀。」法師聞言,閉目入定有一盞茶時,笑道:「原來此會甚奇!只要虔心前去,自有相逢之日。去罷。」說畢下座,揚常退入方丈去了。雲娘大喜,一行四眾自去投尼庵去了不題。
32
卻說了空從那日過了江,到甘露寺宿了兩夜,沒處找母親信息,發願上南海燒香,親見觀音菩薩指路找母。托缽化齋,過了鎮江、丹陽,晝化長街,夜宿古廟,要受些苦行纔見他一點孝心。原來江南陰雨連綿,了空不服水土,到了寧波府,感了一場瘟疫在病,五日不汗,在一座關帝廟裡寄宿,看看至死。廟祝是個道人,怕了空死在廟中不便,只得趕出廟來,在大門外睡臥。四顧無親,水米不得到口,眼見得多凶少吉。「可憐今生,不得見母!」了空雙眼落淚。驚動韋馱菩薩,到一更時分,送一碗涼水來給了空吃了,即日出了汗。這是了空行孝,該受七日之災,從聲聞緣覺,證入普賢苦行處。好了數日,將養得身子健了,依舊托缽化齋,等了一起香客,是山東臨清善人當的南海進香社,僧俗有百十人,搭了個艙,同這些善人過蓮花洋,朝南海去了。
33
船到海中,忽然起一陣颶風,但見:
34
長年膽怯難回舵,艄手魂消急落篷。
35
瞬息千山如鳥過,洪濤一葉舞天風。
36
原來過海極怕颶風,一時間不得到岸,又用不得篙撐櫓搖,只好拋錨在海中,一任風飄浪滾,多有翻船覆水的。大風一夜,將吹到日本倭國地方。這一船人有一百多口,那有糧米?不遇著順風回來,也要餓死在海裡。眾人也有哭的、叫的、念佛的,總是無路逃生。了空把心定了,中口默念《觀音經陀羅尼咒》,日夜不絕。忽然夢入一島,見樓閣重重,與虛空一樣寬大,也不知幾萬丈高。又內藏著千百重樓閣,中間都是觀音,和母親楚氏跪在面前。卻又是幾千重樓閣裏觀音菩薩,和母親面前俱有。了空跪著唸經,一處處光明透現,在虛空中不見大海也不見人船在那裏。到了天明,早早一篷風送回南海岸邊。詩曰:
37
五百由旬摩頂間,本無風浪亦無山。
38
如登彼岸隨潮轉,似遇長風跨鶴還。
39
樓閣重重天不夜,毫光炯炯月無關。
40
由來佛母無分別,行滿功成只等閒。
41
不知了空進了南海,何日得會母親,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69090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