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四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卷十四》[View] [Edit] [History]

1
子部二

法家類》

法家類·《管子》二十四卷宋刊本

1
此書首列《管子序》,楊忱撰。接《總目錄》,又劉向《進書序》,連接「《管子》卷第一」題「唐司空房玄齡注」,又列卷一之《目》,後接本文。以後每卷同。卷末,後有張嵲巨山《讀管子》,不詳歲月。文中有「紹興己未從人借得,改正訛謬,抄藏於家」云云。楊序作於大宋甲申九月,按:己未為紹興九年,甲申為隆興二年,孝宗初立時也。大約刻即在其時。每半葉十二行,行廿四字。宋諱「敬」、「竟」、「鏡」、「殷」、「匡」、「貞」字有闕筆。明萬歷間,趙文毅刻本即從此出。校讎亦慎,然尚有訛字,亦有臆為校正而實訛者。今除宋本本訛、趙本校正不訛外,興其異於趙本而可訂正者,如:卷一《形勢第二》「虎豹讬幽,而威可載也」,「讬」不作「得」:「譕臣者可與遠舉」,「與」不作「以」:「邪氣襲內」,「襲」不作「入」:「道往者,其人莫往,道來者,其人莫來」,上不作「莫來」,下不作「莫往」;於廷宋氏曰:「道往者,其人莫往」,言人與道俱化而不見其往也:「道來者,其人莫來」,亦與道化而不見來也。故注云:均彼我忘是非,而無往來之體。劉績據《形勢解》改作:道往、莫來,道來、莫往。彼系訛字。「莫知其澤之」,「澤」不作「釋」;按「釋」作「澤」,古假借字。「其功逆天者天圍之」,「圍」不作「違」。石渠王氏曰:「圍」、「違」,古通借字。《繫辭傳》:「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釋文》「範圍」,馬、王肅、張作「犯違」。《權修第三》「舟車台榭廣」,「車」下無「飾」字:「朝庭不肅」,「庭」不作「廷」。宋曰,「庭」、「廷」古通用。《立政第四》「功力未見於國者,則不可授與重祿」,「與」不作「以」:「草木不得成」,「得」不作「植」:「然後可以布憲」,「後」不作「後」,全書悉同。《乘馬第五》「凡立國都,非於大山之下」,「大」不作「太」;王曰:「大山」、「廣川」相對為文,無取於太山。「長短小大盡正」,不作「大小」:「藪,鐮、纆得入焉」,「纆」不作「纏」;王曰:纆,《說文》作𦄿,索也。案:鐮以刈薪,纆以束之。《列子》云,「擔纆採薪」是也。鐮、纆,皆入藪採薪之用,故曰,「藪,鐮、纆得入焉。」「則視貸離之實而出夫粟」,「貸」不作「貨」:「今日不為,明日亡貨」,「亡」不作「忘」。卷二《七法第六》「成器不課不用,不試不臧」,「臧」不作「藏」:「必順於理義,故不理不勝天下」,「理」不作「禮」。《版法第七》「兼愛無遺,謂君」,「謂」上無「是」字,「君」下無「心」字:「象地無親」,「地」不作「法」;案:「象地」與上「法天」對,作「地」為是。「安高在乎同利」,不作「高安」。卷三《幼官第八》「治和氣」,下無「用五數」三字。案:三字,劉績增。「藏溫儒」,「儒」不作「濡」;宋曰,《說文》:儒,柔也。溫儒猶溫柔,與「濡」義近,古字通用。「勸勉以遷眾」,「遷」不作「選」:「聽羽聲」下無「治陽氣」三字;劉績增。「行春政,華」,「春」不訛「秋」:「必得文威,武官習勝」,「勝」下無「之」字:「養之以德則民合。故能習」,「合」下無「和合」二字;「莫能傷也」,「莫」下無「之」字:「罰人是君」,「君」下無「也」字。《幼官圖第九》小注次序作:西方本圖,西方副圖,南方本圖,中方本圖,北方本圖,南方副圖,中方副圖,北方副圖,東方本圖,東方副圖,以下本文悉依之,劉績本與宋本同,趙本依上文,改易其舊。其「中方本圖」文中「庶人之守也」下無「動而無不從,靜而無不同」十字。卷四《宙合第十一》「民之興善也如化」,不作「如此」。王曰:作「化」是。《呂氏春秋》曰,兵不接刃而民服若化。「爵尊即肅」,不作「則」;{{松崖惠氏曰即、則,古同字。「繆過以惛則憂」,「惛」不作「昏」。《樞言第十二》「故曰,有氣則生,無氣則死」,下無「生者以其氣」五字;劉績增。「萬物之脂也」,「脂」不作「指」:「賢大夫不恃宗室」,「室」不作「至」:「自古及今,未嘗之有」,「有」下無「也」字。卷五《八觀第十三》,「金玉貨財,商賈之人不論,而在爵祿」,「論」下無「志行」二字,「祿」下無「也」字。《法禁第十四》「壹士以為亡資」不作「壺士」。王曰,「壺」當為「壹」,「亡」乃「己」之訛。尹注作壺飧之士,大謬。壹,聚也,言收聚眾士以為己用。即上文所謂舉國之士以為己黨也。王以意定為「壹」,豈知宋刻本作「壹」不作「壺」耶。《重令第十五》「慶賞不施於卑賤,而求令之必行」,「而」上無「二三」兩字。卷六《法法第十六》「是故先王制軒冕足以著貴賤」,不作「所以法之侵也」:「生於不正」,「於」不訛「而」:「故言有辯而非務者」,「辯」不作「辨」;「矜物之人無大士焉」,「矜」不訛「務」:「則內亂自是起矣」,不脫「矣」字。《兵法第十七》「得地而國不敗者,因其民」,「民」下無「也」字:「因其民則號制有發也」,「民」不訛「利」。卷七《大匡第十八》「今君知臣之不肖也」,「臣」下不脫「之」字:「召忽曰,可」,「曰」下無「不」字;千里顧氏曰,「可」當為「叵」,或形近而訛,文義當為不可也。「其反不足以圖我哉」,「反」不作「及」;宋曰,「反」當是「友」之訛。下文「朋友不能相合摎」,正釋此義。「凡仕者近公」,不作「近宮」。《小匡第二十》「管仲詘纓捷衽」,不作「插衽」;淵如孫氏曰,《太平御覽》引作「揵衽」,「捷」乃「揵」之訛。「比耒耜■〈耒殳〉芨」,「■〈耒殳〉」不作「穀」;孫曰,「■〈耒殳〉芨」當依《齊語》作「耞芟」,王曰,「■〈耒殳〉」即「耞」字之壞。「敬畏戚農」下,有「有司見之而不以告,其罪五,有司已於事而竣」十八字;案:此下文語,錯入,趙本刪之是。「設問國家之患而不■」,「■」不訛「肉」;王曰,劉績依《齊語》以肉為疚之誤。蓋其字本作「㝌」,隸書或從篆作「■」,形與「肉」相似,因誤為「肉」。《說文》,「㝌,貧病也。從宀,久聲」。《詩》曰:「煢煢在㝌。」今《詩》「㝌」作「疚」,未必非後人所改。案:王校未見宋本而與之暗合,其精於小學如此。「聰明賢仁」,「賢」不訛「質」:「渠彌於有陼者」,「有」不作「河」;下「渠彌」,「彌」不作「彌」:「中國諸侯」,不作「中諸侯國」:「握粟而筮者屢中」,「■」不訛「莖」;案:「■」即「筮」字。「故行地茲遠」,「茲」不作「滋」:「人君惟僾與不敏為不可」,「僾」不作「優」,下「僾則亡眾」,同;宋曰,「僾」,訓隱,言人君自隱其情,使不可知,故曰僾則亡眾也。若作「優」而釋以倭隨不斷,與下「不敏」,何以異?「此五子者,夷吾一不如」,脫「一」字。卷九《霸形第二十二》「桓公親管子曰」,不作「視管仲曰」。案:「親」疑「視」之訛。上下文皆曰管子,是「子」為是。《霸言第二十三》「千乘之國,可得其守」,不脫「可」字;「未嘗有能先作難」,不作「先能」。卷十《戒第二十六》「使四枝耳目而萬物情」,不作「四肢」。《地圖第二十七》「主明、相知、將能之謂參具」,「參」不作「叅」。《制分第二十九》「乘■〈王叕〉則神」,不作「乘瑕」;案:《說文》無「■〈王叕〉」字,此以篆文「瑕」字形近而訛。「至而不可圍」,「圍」不作「圉」。《君臣上第三十》「地有常刑」,「刑」不作「形」;案:「刑」、「形」古字通。「所出法則制度者明也」,不作「則所出法度者明也」。卷十一《君臣下第三十一》「而物厲之者也」,「厲」不作「屬」;宋曰,厲,讀為「賴」。「則下無冀幸之心矣」,「冀」不訛「異」:「故民趕則流之」,不作「民迂」;{{案:「趕」即「迂」之別體。上文「刑道滔趕」亦即是「迂」。趙補注謂,「走也,巨言切」,則謬矣。「明妾寵設」,「妾」不作「立」。《小稱第三十二》「又可得乎」,下無「我讬可惡」四字。劉績本亦無,趙刻臆增。《四稱第三十三》「不諱其辭」,「諱」不作「毀」。《侈靡第三十五》「山不同而用掞」,「同」不作「童」,「掞」不作「贍」;此不可通,而趙刻臆改。「必因成刑而論於人」,「刑」不作「形」:「此政衍也」,「衍」不作「行」;案:「衍」字不可通。或是「道」字,因篆文作「■」而訛。「承弊而名勸之」,「名」不作「民」:「請問諸侯之化弊也」,不脫「也」字;「父擊而伏之」,「擊」不作「系」:「國門則塞,百姓誰衍敖」,「衍」不作「敢」;{{此「衍」字或「行」字之訛。言國門既塞,百姓無行遨者。「毋仕異國之人,是為經」,「為」下無「失」字:「乘馬田之眾」,「田」不作「甸」;「地與他一者,從而艾之」,「他」下無「若」字:「國貧而貪鄙富」,不脫「貪」字:「百夫無長,衍可臨也」,「衍」不作「不」:「重有齊,重以為國」,「重」上無「輕」字:「夫陰陽、進退,滿虛時亡」,不作「亡時」。卷十三《心術上第三十六》「埽除不潔」,「潔」不作「潔」;案:「潔」,「潔」本字。《說文》無「潔」字。《心術下第三十七》「治心在中」,「在」下無「於」字:「意然後刑,刑然後思」,「刑」俱不作「形」:「凡心之刑過知先王」,不作「過知失生」。{{案:「先王」、「失生」,俱不可通。疑宋本「先」字不訛,而「王」乃「生」之訛。《白心第三十八》「知其象則索其刑」,「刑」不作「形」:「故善舉事者國」下空一字,不作「人」字。卷十四《水地第三十九》「而好灑人之惡」,「灑」不作「灑」;案:「灑」,古「洗」字,作「灑」非。「非特知於粗粗也」,「粗」不作「粗」。王曰「粗粗」與下「微渺」對文,上、倉胡反,下、才胡反。《春秋繁露俞序》篇曰:「始於粗粗,終於精微。」《漢書藝文志》曰,「庶得粗𧢼」。隱元年《公羊傳》注曰「用心尚粗𧢼.學者不能分別,傳寫多誤。《四時第四十》「鬥譯誋」,「誋」不作「跽」:「行秋政則旱」,下即接「是故春凋秋榮」云云,其「是故冬三月」至「所惡必伏」一段,原在下文「暴虐積則亡」下;劉績移置於前,趙本因之。「作教而寄武焉」,不脫「焉」;伯申王氏曰,句當有「焉」字,豈知宋本固有之。)「攝奸遁」,不作「捕奸遁」。《五行第四十一》「地競𡑡」,「𡑡」不作「環」。《任法第四十五》「猶埴已埏也」,不作「猶埴之在埏也」:「不能其意」,「能」不作「適」。案:「能」下疑脫一字。《正世第四十七》「重賦斂,得民財」,「得」不作「竭」。《治國第四十八》「而亂國必貧」,「必」不作「常」;《封禪第五十》「帝俈封泰山」,「俈」不作「嚳」。《小問第五十一》「何以為寡也」,不作「何為其寡也」;「發倉廩、山林、藪澤以共其財」,「倉」不作「食」:「桓公與管仲闔門而謀伐莒,未發也」,下無「而已聞於國矣」至「未發也」二十七字;劉績補。「夫之役者」,「夫」下無「日」字。卷十七《七臣七主第五十二》「傷伐五藏」,「藏」不作「穀」。依尹注,五穀之藏,當作「藏」。卷十九《弟子職第五十九》「拚前板祭」,不作「斂祭」。宋曰,宋作「板」,訛。卷二十《形勢解第六十四》「臣下墮而不忠」,「墮」不作「隨」;筠軒洪氏曰,「墮」與「惰」同。下文云,「解惰簡慢,以之事主,則不忠。」「不以其理衍,下瓦則必母笞之」,「理」下有「衍」字,無「動者」二字,「必」不作「慈」;宋曰,「不以其理」下一「衍」字,校書者所加,謂此四字為衍文也。案:「必母」當是「母必」訛倒。「亂主獨用其智,而不任聖人之智」,「聖」不作「眾」;案:上文,「以聖人之智思慮者,無不知也」當作「聖」。「使人有理,遇人有禮」,「理」、「禮」不互倒。卷二十一《版法解第六十六》「故曰四說在愛施」,不脫「四」字。《明法解第六十七》「任人而不言」,「言」不作「官」;宋曰,《群書治要》引作「任人而不課」,言乃「課」字脫其半也。「主無邪闢之行」,「闢」不作「僻」:「使群臣效其智能」,「效」不作「效」,下同。《乘馬數第六十九》「賣子數也」,「也」不作「矣」;「地田廁相員」,「員」不作「圓」。宋曰,「員,數也。謂以廁通田之數。今本作『圓』,訛。「卷二十二《事語第七十一》」不待權與「,」與「不作」輿「。《海王第七十二》」今鹽之重「,」今「不作」令「:」人數開口千萬也「,」開「不作」問「;孫曰,《揆度》篇及《通典》所引,俱作」開口「。「行服連軺輂者」,「輂」不作「輦」。惠曰,「連」即古「輂」字。王曰《通典》引此亦作「輦」,故尹注云,「大車駕馬」。《國蓄第七十三》「夫民者信親而死利」,「信」、「親」不互倒。《山國軌第七十四》「請問官國軌」,「官」不作「宮」:「十鼓之壤」,「鼓」不作「畝」:「山田閒田曰」,「閒」不作「間」:「為之有道乎」,「乎」不作「予」。石渠王氏所見影宋本,訛「乎」為「於」,謂「於」即「乎」字,引高誘注《呂覽》曰「于,乎也」為証。豈知宋本本作「乎」不作「於」也。《山權數第七十五》「君不高仁,則問不相被」,「問」不作「國」:「相因揲而𠸆」,「因」不作「困」。《山至數第七十六》「肥籍斂,則械器不奉,而諸侯之皮幣之衣」,「械器不奉」下,不複衍四字:「泰秋田谷之存子者若干」,「子」不作「予」:「故諸侯服而無止」,「止」不作「正」。《地數第七十七》「苟山之見其榮者」,不脫「者」字。《揆度第七十八》「㓷以為門父」,「㓷」不作「劓」:「此乃財餘以滿不足之數也」,不脫「也」字:「毋曰用之使不得不用也」,「使」不作「用」。《國准第七十九》「國准可得而聞乎」,不脫「而」字:「禽獸眾也」,「禽」不作「猛」:「出金山立」,不作「出山金立」。《輕重甲第八十》「不𠸆者得振」,「𠸆」不作「資」;王曰,𠸆,乃「澹」字。「澹」即「贍」,以隸書作「澹」,形近而訛也。故遷封食邑,「食」不作「倉」;「釜鏂之數」,「釜」不作「金」:「夫妻服簞」,不作「服簟」;王曰,「簞」乃「輦」之訛。「則無屋粟邦布之籍」,「籍」不作「藉」:「則空閒有以相給資」,「閒」不作「聞」:「故使民求之,使民籍之」,「籍」不作「藉」:「次日薄芓」,「芓」不作「芋」。卷二十四《輕重乙第八十一》「夫海出沸無止」,「沸」不作「泲」:「左右不足支」,「支」不作「友」;「已得四者之序」,「得」不作「有」。《輕重丁第八十三》「上斷輪軸」「斷」不作「斫」:「帶山負海,苦處上斷福,漁獵之萌也」,「苦」不作「若」;王曰,「苦處」當為「谷處」,「福」當為「輻」,上斷福,猶上文言上斫輪軸也。「少者三千鍾」,「千」不作「十」:「北方萌者」,「方」下無「之」字:「受息之萌」,「萌」不作「氓」:「國有篲星」,「篲」不作「彗」,下同。「衍布五十倍其賈」,「衍」不作「術」。按,「衍」疑「行」之訛,「行布」對上「守布」。《輕重戊第八十四》「以其不捎也」,「捎」不作「𡌔」;王曰,「捎」當為「俏」,「俏」與「肖」同。「子為我至生鹿二十」,「至」不作「致」;案,「至」、「致」古字通。「公曰今齊載金錢而往」,「曰今」不作「因令」。王曰,「公因」當為「公」,其上文曰,「君其鑄莊山之金以為幣」,下文曰,「公其令人貴買衡山之械器而賣之」,皆其証。案:王氏、孫氏、洪氏、宋氏所云宋本,皆影抄紹興壬申瞿源、蔡潛道刻本,影抄亦有訛舛,與是本間有不合處,故所舉與《讀書雜識》、《管子義証》、《管子識誤》三書亦不盡同。冀附諸家所記後,以供好古者參証之助云。
2
按:商務印書館《四部叢刊初編》影印本。張瑛覆刊本。

法家類·《管子》二十四卷校宋本

1
此鄉先賢趙文毅刻本,有趙自序及王世貞序。顧澗薲氏以殘宋本校,殘宋本自卷十三至十九缺。每卷末有墨圖記二行,其文曰:「瞿源、蔡潛道墨寶堂新雕印。」其卷終,又有圖記二行云:「瞿源、蔡潛道宅板行。紹興壬申孟春朔題。」澗翁又以朱筆錄惠松崖徵君疏証語於上方。卷首有「顧澗薲手校」朱記。

法家類·《管子》二十四卷明刊本

1
題:「唐司空房玄齡注。」據《舊唐書經籍志》、《新唐書藝文志》有尹知章注,後人咸謂是尹書而訛題房注者。注釋多所抵牾,《黃氏日鈔》譏之。書中多古通用字,唐人不講訓詁,故所解率多牽強附會。此本出先民陸敕先所校,悉照宋本。顧澗薲氏依之以錄,並自加案語,訂訛甚多。

法家類·《鄧析子》二卷宋刊本

1
不題名。前有劉歆《進書序》,謂,子產卒後二十年而鄧析死。傳說或稱子產誅鄧析,非也。序後即接本書,猶見古式。每半葉十一行,行十五字。「樹」字有闕筆。卷末有朱文方印曰「世美堂印」,又有長方朱文印曰「魏國文正公二十二代女」,疑為震川先生配王夫人印記。震川文中有云,居安亭時,夫人嘗屬里媼訪求古書也。

法家類·《商子》五卷舊鈔本

1
《漢志》稱《商君》,《隋志》始稱《商子》,皆載有二十九篇。今篇目有二十六,與晁氏《讀書志》合。而第十六、第二十一篇,已有目無書。此邑人馮知十所錄,以宋本校過。卷首有「彥淵」、「馮知十讀書記」二朱記。

法家類·韓非子》二十卷校宋本

1
舊有注,不題姓氏。或曰李瓚。此趙文毅與《管子》合刻本,有趙自序及王世貞序。原出宋槧,補《和氏》、《奸劫》、《說林》、《六微》等篇脫文,而字句間多用他刻更定,雖訂訛不少,已失宋本真面目。顧澗薲氏先假得惠徵君臨馮巳蒼校本,屬友人王小梧渭錄於是本。馮本出葉林宗校《道藏》秦季公本,惠氏自有疏証語,並錄上方;小梧亦有案語。繼得《道藏》本覆勘,又得述古堂影鈔宋本覆校,最後得乾道初黃三八郎槧本於陽城張氏,校勘畢事,複以己意訂正之。後來全椒吳氏覆刻乾道本,附《識誤》三卷於後,此其藍本也。宋槧本、《道藏》本於卷十一《外儲說左上第三十二》篇末,較趙本衍四行,其文曰:「有相與訟者,子產離之而毋得使通辭,到至其言以告而知也。衛嗣公使人偽關市,呵難之,因事關市以金,關市乃舍之。嗣公謂關市曰:其時有客過而予汝金,因譴之。關市大怒,以嗣公為明察。」顧氏曰其辭與《七術》篇多複出,兼有脫訛,趙本削之,是也。顧氏所校,絕不專輒輕改,亦不遷就宋刻漫無別白,其訂誤必精心剖辨,依據確檄。嘗謂人言『校書何難者』,以未嘗校故也。如真欲校之,便不為是言矣。

法家類·刑統賦解》二卷舊鈔本

1
題:「元左宣德郎律學博士傅霖撰,東原卻韻釋,益都王亮增注。」有趙孟俯序。案:是書已見晁氏《讀書志》,則題為元人者,非。卻下原闕一字,其中「解曰」云云,出傅氏自注:「歌曰」云云,是卻氏韻釋:「增注曰」云云,出自王氏。《敏求記》謂延佑丙辰刻本者,當即是書。惟後無李方中《韻釋》耳。舊為倦圃藏書,後歸海寧查氏、邑中張氏。卷首有「曹溶」、「檇李曹氏藏書印」、「臣名岐昌」、「字曰藥師」、「得樹樓藏書」諸朱記。

法家類·粗解刑統賦》一卷{{舊鈔本》

1
題:「鄒人孟奎解。」前有至正壬辰自序及沈維時跋。案:奎字文卿,元至正間人,所解皆淺顯易明,令人便於誦習。其篇末《總論》,兢兢於刑法之事,知之匪艱,而用之惟艱。謂法律一定,人情萬端,一定之法,不足以盡萬情。故不可泥於紙上之法,而不察斯民之情。惟慎詳真偽,使曲直、輕重各得其宜,民無枉濫,斯為善矣。使其恣一己之喜怒,致斷者不複續,死者不複生,陰騭非輕,報應甚速,豈不哀哉。其所以儆夫折獄者深矣。世之司刑者,當置此書於座右,時為省覽也。卷末有「皇父五經」朱記。

法家類·刑統賦疏》一卷舊鈔本

1
題:「沈仲緯氏撰。」有俞淖、楊維楨序。案:仲緯,未詳其名。據鐵崖序,謂為郡府掾。其書取傅氏賦文而為之疏,引據詳析;《疏》後有《直解》,隱括易曉;解後有《通例》,則取當時罪案斷例,以為左驗,意主戒儆,非泛作刑書也。中有朱筆校改處,間據元鈔本,不詳何人所校。是書諸家書目皆不載。向藏郡中黃氏、邑中張氏。
2
○右法家

農家類》

農家類·《齊民要術》十卷校宋本

1
後魏賈思勰撰並序。又葛佑之序。華亭沈氏竹東書舍刻本,較胡氏震亨刻本脫文、脫字尤多。《桑柘》篇中脫去一葉,與胡本同。陳子准氏以宋槧殘本一一校補。案:錢氏《敏求記》謂,嘉靖湖湘本文注混淆。首卷簡端「《周書》曰,神農之時天雨粟」云云,原系雙行夾注,不當刊作大字。今案宋本,良然。惜後四卷宋本亦闕,不獲校全。然其佳處已不勝僂指矣。卷首有「邵彌藏書畫記」朱記。

農家類·農桑撮要》二卷元刊本

1
元魯明善撰並序。案:元時官頒《農桑輯要》一書,以《齊民要術》為藍本,共分六門,而卷末載歲用雜事,猶略。此本則分十二月令,案時件系,詳言種殖斂藏之事,足補《輯要》所未備。卷中「十一月、修池塘」一條,謂宜於農隙之時,填補塘岸令高,中間要挑掘令深,則聚水寬廣,所以預備乾旱,此真耕農要務也。書初刻於延佑甲寅,又刻於至順元年,此其再刻本也。

醫家類》

醫家類·新刊補注釋文黃帝內經素問》十二卷元刊本

1
題:「啟元子次注,林億、孫奇、高保衡等奉敕校正,孫兆重改誤。」啟元子,唐太僕令王冰也。《文獻通考》及《郡齋讀書志》作「王砅」。林億、高保衡,宋嘉佑中人。隋全元起舊有注八卷,佚其第七,冰得其本,為之補注。億等既校正繆誤,複增注二千餘條,遂為完書。有保衡《進書表》及冰序。此至元刻本,目錄後有「原本二十四卷,今並為一十二卷刊行」。卷末有墨圖記二行,云:「至元己卯菖節古林書堂新刊。」{{卷中有「葉樹廉印」、「石君」、「樸學齋」、「歸來草堂」、「張氏壁甫」諸朱記。

醫家類·新刻黃帝靈樞經》十二卷元刊本

1
不著撰人。晁氏《讀書志》曰「王冰撰」,謂即《漢志黃帝內經》十八卷之九。世謂王冰偽讬,又謂即《唐志黃帝九靈經十二卷》,王冰更其名曰《靈樞經》,此與《素問》同時刻本。目錄後有「至元己卯古林胡氏新刊」一行。卷一後有墨圖記二行,云,「至元庚辰菖節古林書堂印行。」

醫家類·新刊王氏脈經》十卷舊鈔本

1
晉王叔和撰並序。又何大任後序。案:叔和,高平人,官太醫令,世傳《叔和脈訣》一卷與此不同,乃偽作也。是編亦宋林億等校定。前有億《進書序》。末列高保衡、孫奇、林億銜名。宋紹聖、嘉定俱有刻本。此本目錄後有「天歷庚午歲廣勤葉氏刊」一行,蓋從元刻本鈔出。

醫家類·劉涓子鬼遺方》五卷宋刊本

1
齊龔慶宣編。案:《唐志》有龔慶宣《劉涓子男方》十卷;《書錄解題》有《劉涓子神仙遺論》十卷,東蜀刾史李頔錄,當別一書也。此本首有永明元年自序,其述涓子得書之由,在晉末用兵丹陽時,語涉神異,已載錢氏《敏求記》。
2
又云,涓子■〈女市〉適余從祖叔,涓子《寄■〈女市〉書》敘此事並方一卷。方是丹陽白薄紙本寫,今手跡尚存。從家世能為治,方秘而不傳。至孫道慶臨終見語,家有神方,兒子幼稚,欲以相傳,遂受而不辭。自得此方,於今五載,所治皆愈。劉氏草寫,多無次第,今輒定其前後,族類相從,為此一部,流布鄉曲。又道慶雲,此《鬼方》,舅祖涓子兄弟自寫,稱云無紙,而用丹陽錄。永和十九年,資財不薄,豈複無紙,是以此別之耳。每半葉十三行,行廿三字。板心但一「鬼」字,字體肅穆,紙質堅靭異常。全書無宋諱字,疑出五代、宋初所刻。《敏求記》曰,此書極為奇秘,收藏家罕見之。然遵王所藏,是宋鈔本,此則古刻,尤足珍也。卷首有「汪士鐘藏」朱記。
3
按:徐乃昌隨盦《徐氏叢書續編》覆刊本。

醫家類·巢氏諸病源候總論》五十卷明刊本

1
隋太醫博士巢元方等奉詔撰。有宋綬序。陳氏《書錄》云,「《千金方》諸論,多本是書,宋制,每用以課試醫士也」。此明王氏主一齋刊本。

醫家類·孫真人備急千金要方》三十卷元刊本

1
唐孫思邈撰。前列高保衡等《進書序》,遇「明聖」、「主上」等字,俱跳行,當仍宋刻舊式也。原書與《千金翼方》三十卷本各單行,後人合並之,又離析卷帙為九十三卷,失古本之真矣。此猶三十卷之舊,與晁、陳二家書目及《敏求記》所述悉合。

醫家類·廣成先生玉函經》一卷宋刊本

1
題:「傳真天師特進檢校太傅太子賓客主管大學士戶部侍郎徽國廣成杜光庭撰,旴江水月黎民壽注。」前有自序。每半葉十一行,行廿一字。板刻不工,殆宋末麻沙本。後有黃氏丕烈跋云:「錢氏《敏求記》有杜光庭《了証歌》一卷,云,光庭謹傍《難經》,各推《了証歌》為之,以決生死。宋高氏為之注,東越伍捷又為之補注。」此書自序則云,「謹傍《難經》,略依決証,乃成《生死歌訣》一門」。實是一書,惟注本不同,故更其名耳。黎《注》中引王德膚《易簡方》,謂宋人王碩也,知民壽亦為宋人矣。末有「沈辨之氏」朱記。
2
按:徐乃昌隨盦《徐氏叢書續編》覆刊本。

醫家類·《太平聖惠方》三卷鈔殘本

1
宋王懷隱、鄭彥等奉詔編校。原書一百卷,全本久佚。此黃丈琴六從宋槧殘本寫出,僅存眼、齒二門,可謂吉光片羽矣。書中「丸」字俱作「圓」,宋諱「桓」字嫌名也。

醫家類·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三卷舊鈔本

1
不著撰人名氏。晁氏《讀書志》謂「皇朝王維德撰」,《玉海》謂「王維一」,未詳孰是。此明人鈔本,猶存三卷之舊。後有析為七卷者,失天聖舊本之第矣。有正統《御製序》。

醫家類·新刊華佗元門脈訣內照圖》二卷明刊本

1
題:「華佗編。」集後有序云:「圖左之注,宋人楊介撰。成化初,閣老彭文憲於秘籍中抄得,出以見授,蘭家世以醫行。淮南先伯子院判德明府君,與蘭獲列官於朝,供奉御局者三十餘年,獲益於是書不少,因命二子本、粗⼂有6ㄨ髦。」是作序者名蘭。因序末一葉已失,其姓不可知矣。

醫家類·傷寒必用運氣全書》十卷明刊本

1
是書前三卷錄劉溫舒《運氣圖論》,以下錄廣平程德齋《運氣起例歌括》以及鈐法方藥,總名《運氣全書》,亦熊宗立編,有序。卷末有「成化二十二年春正月既望奉敕督河南學政按察司僉事江浦石淮校刊」二行。

醫家類·經史証類大觀本草》三十一卷附本草衍義二十卷金刊本

1
宋唐慎微撰。是本卷數與《書錄解題》合。《郡齋讀書志》及《玉海》俱作三十二卷,合目錄並數也。金泰和中晦明軒所刻,並為三十卷,已改大觀舊第。此本未經竄亂,卷首有艾晟序,後有墨圖記云:「《經史証類大觀本草》三十一卷,附《本草衍義》二十卷,貞佑二年嵩州福昌孫夏氏書籍鋪印行。」考:金宣宗貞佑二年,乃宋寧宗嘉定七年。每半葉十二行,行二十字。後來,元大德壬寅宗文書院刊本,當即從此本出。而明萬歷丁丑本,又依元本刊也。《本草衍義》,《文獻通考》作《廣義》,其卷數同。《書錄解題》作十卷,與此本不合。每卷有「錢氏家藏」朱記。

醫家類·《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十卷附指南總論二卷元刊本

1
此書首列《進書表》,末題「將仕郎措置藥局檢閱方書陳承、奉議郎守太醫令兼措置藥局檢閱方書裴宗元、朝奉郎守尚書庫部郎中提轄措置藥局陳師文謹上」三行。凡十四門,七百七十八方,與陳氏《書錄》及《玉海》作五卷,為二十一門、二百九十七方不合。蓋陳氏、王氏所載為師文原本,此則紹興以後增修本也。《文獻通考》作十卷,殆即此本矣。目錄後有「建安宗文書堂鄭天澤新刊」一行。曝書亭所藏,竹垞氏有跋者,為建安高氏日新堂刊本,同為元刻,別一本也。近時邑中張氏刊入《學津討原》者,得同里陳氏舊鈔本,多「增廣」二字,而脫落處甚夥。今以張本校之,如卷一「五脾湯」下,脫「壽星圓」、「左經圓」、「活絡丹」、「七生圓」、「川芎茶調散」、「乳香趁痛散」、「黑龍圓」七方。「乳香宣經圓」下,脫「換腿圓」、「大聖保命丹」、「四生圓」、「輕腳圓」、「大防風丹」、「經進地仙丹」、「伏虎丹」、「烏藥順氣散」、「秘方換腿圓」、「左經圓」、「木瓜圓」、「追風應痛圓」、「磁石圓」、「胡麻散」十四方。卷三,「順氣木香散」下,脫「和氣散」一方。卷八,「槐角圓」下,脫「勝金圓」一方。「何首烏散」下,脫「樺皮散」一方。「玉龍膏」下,脫「花蕊石散」一方,及五行八卦之圖。「導滯散」上,脫「如聖散」、「檳榔散」二方。「神效當歸膏」下,脫「膩粉膏」一方。「烏蛇膏」下,脫「槐白皮膏」一方。「補損當歸散」下,脫「複元通氣散」一方。卷九「澤蘭圓」下,脫「鍾乳澤蘭圓」一方。「吳茱萸湯」下,脫「伏龍肝散」一方。「牡丹煎圓」下,脫「椒紅圓」一方。「白薇圓」下,脫「小白薇圓」、「紫石英圓」、「四物湯」、「陽起石丸」、「白術散」五方。「保生丸」下,脫「榆白皮散」、「當歸丸」、「當歸建中湯」、「大通真圓」四方。「催生丹」下,脫「芎藭湯」、「蒲黃散」、「當歸散」、「牛膝湯」、「四順理中圓」、「漏蘆散」、「大聖散」七方。「油煎散」下,脫「滋血湯」、「烏金散」、「暖宮圓」、「琥珀澤蘭圓」四方。「安胎飲」下,脫「神仙聚寶丹」、「詵詵圓」、「人參鱉甲圓」、「濟危上丹」四方。「南嶽魏夫人濟陽丹」下,脫「琥珀黑散」、「滑胎枳殼散」、「茂香散」、「竹茹湯」四方。「琥珀圓」下,脫「鮍血圓」、「內灸散」、「烏雞煎丸」三方。「白聖丹」下,脫「暖宮丸」、「滋血湯」、「安胎飲」、「益陰丹」、「妙應丹」五方。「牡丹散」下,脫「紅花當歸散」、「烏金散」、「艾煎圓」、「當歸芍藥散」、「調經散」五方。「黑龍散」下,脫「人參當歸散」一方。「當歸養血圓」下,脫「四神散」、「當歸黃芪湯」、「神授散」、「小地黃丸」、「交感地黃煎丸」、「加減吳茱萸湯」、「熟乾地黃湯」七方。「增損四物湯」條,「須日進『黑神散』三服」下,脫二百廿九字,文多不備錄。「豬蹄方」下,「產前將獲法」上,此本有「入月安產圖」、「體玄子借地法」、「禁草法」、「禁水法」共文二十一行,張本皆脫。「催生符」下有「推婦人行年法」、「逐日產母生子宜向方」,「逐月產母生子忌向方」,「藏胎衣吉方」、「逐日日游神」五條,共二葉,張本亦脫。卷十「太一銀朱丹」下,脫「軟金丹」一方。「至聖丹」下,脫「定吐救生丹」一方。「五疳保童圓」下,脫「熊膽圓」一方。「虎晴圓」下,脫「天麻防風圓」一方。「香連圓」下,脫「紫霜圓」一方。「沒食子圓」下,脫「水銀褊圓子」一方。「惺惺散」下,脫「人參羌活散」、「辰砂金箔散」、「消毒散」、「人參散」、「生犀散」五方。「朱砂圓」下,脫「蘆薈圓」、「和中散」、「人參半夏圓」、「辰砂半夏圓」、「丁香散」、「六神丹」六方。「肥兒圓」下,脫「至聖保命丹」一方。「人參圓」下,脫「溫脾散」一方。「白豆蔻散」下,脫「當歸丸」一方。「豆蔻香連圓」下,脫「木香白術散」一方。「赤石脂散」下,脫「櫱墨散」、「半夏散」二方。「朱礬散」下,脫「紫蘇子散」、「犀角人參散」二方。「鎮心至寶丹」下,脫「小黃連阿鈐病幣環健!奧蠹逕ⅰ畢攏脫「辰砂茯神膏」一方。「秘傳神仙消痞圓」下,脫「小駐車圓」一方。「銀白散」下,脫「蝦■〈蟲麻〉圓」一方。「玉真湯」下,脫「薄荷湯」、「紫蘇湯」二方。「二宜湯」下,脫「厚樸湯」一方。「仙術湯」下,脫「杏霜湯」、「生姜湯」、「益智湯」三方。「茴香湯」共二方,其後一方脫。「縮砂湯」下,脫「胡椒湯」一方。此皆張本之脫誤,惜未依此本刻之也。書中「丸」字或作「圓」,猶宋本之舊。末附《指南總論》二卷,題:「敕授太醫助教前差充四川總領所檢察惠民局許洪編。」張氏所未刻者,乃訛以《圖經本草》一種為《用藥總論》,尤失之也。

醫家類·重校証活人書》十八卷影鈔宋本

1
宋朱肱撰並序。前有《進書表》、《謝表》、《謝啟》。案:《書錄解題》云,肱字翼中,吳興人,秘丞臨之子,中書舍人服之弟。登進士科,以張仲景《傷寒方論》,各以類聚,為之問答,本號《無求子傷寒百問方》,武夷張藏作序,易此名。晁氏《讀書志》所載亦合,惟作二十卷。《文獻通考》亦作二十卷,惟《書錄解題》卷數與此本同。而此本《進書表》中亦云二十卷。刻時當有刪並,故少二卷也。政和八年,刊於杭州大隱坊。每半葉八行,行十五字。向藏邑中孫氏。卷中有「天真閣」朱記。

醫家類·史載之方》二卷影鈔宋本

1
此書不題名,亦無序目。自《郡齋讀書志》以下皆未著錄。郡中黃複翁得之石塚嚴氏,此即從之過錄者也。載之,名不甚著,其始末無考,惟據複翁《跋》,稱《宋稗類鈔》載,眉州朱師古得異疾,趨郡謁史載之。宋時眉州屬成都府,是載之為成都人也。《書錄解題》載《指南方》二卷,蜀人史堪載之撰,卷數雖同,書名則異,不知即此書否?然稱為蜀人,與《宋稗類鈔》合,其非二人可知,是載之名堪也。而阮文達《提要》謂字裏未詳,蓋誤認載之為名矣。《北窗炙豕錄》載:載之療蔡元長疾。元長,熙寧三年進士,靖康中貶死。是載之為神宗後人也。其大略可見者如此。案:載之療元長大腸秘,因市紫苑以進,須臾遂通。此書《大府秘門》,正有用紫苑一方。而師古異疾,載之名為「食挂」,謂出《素問》,制藥服之,三日頓愈。《宋稗類鈔》不言所用何藥,此書亦無「食挂」方論,蓋載之所者,當不止此,或在《解題》所稱《指南方》中,而此書之非即《指南》,又可想見也。書中「炅」、「戌」、「驚」、「徵」等字皆減筆,而「完」、「丸」等不避欽宗嫌名,蓋刻於靖康以前。後翁定為北宋精槧,不誣也。

醫家類·傷寒治驗九十論》一卷舊鈔本

1
宋許叔微撰。每証各系以論,凡九十篇。原書名《傷寒論》,郡人劉大生校錄,增「治驗」字。大生,不知何時人。

醫家類·張仲景駐解傷寒百証歌》五卷,附傷寒發微論二卷元刊本

1
題:「許叔微述」。叔微,字知可,真州人,紹興二年進士。是書乃述張仲景之意而申言之,刻者遂誤加「張仲景注解」五字於書名,以致難通。知可有《類証普濟本事方》著錄《四庫》,而此二書不載。朱國楨《湧幢小品》記知可所作諸書中,有《擬傷寒歌》三卷,凡百篇,當即是書,惟誤五卷為三卷。又有《翼傷寒論》二卷,疑即《發微論》,見《敏求記》。惜原序殘闕,不知何人校刻。卷首有「張君服私記」朱記。

醫家類·《幼幼新書》四十卷明刊本

1
此書見陳氏《書錄》。題「直龍圖閣知潭州劉昉方明撰」,集刊未畢而卒,徐璹壽卿以漕攝郡趨成之。舊有紹興二十年門人左迪功郎潭州湘潭縣尉主管學事李庚序及左迪功郎新差江陵府司戶參軍石才孺後序。案:李序謂劉公患小兒疾,苦世無良醫,悉取古方及已試秘方,命王歷羲道、王湜子是編其書。石《序》謂總四十卷,既成三十八卷而疾不起,四明樓公繼其政,亟訖其事,並後二卷為一卷,複纂歷代所述《求子方論》為一卷冠諸首,與直齋所紀差異。是本為明萬歷間吳郡陳履端編訂。履端業醫,嘗於雲間顧研山所購得宋刻本,闕三卷,複于歙程大綱家鈔得,略加刪節刻之。有履端自序及王世貞、劉鳳、張應文《序》,王問卿、餘然後序。

醫家類·洪氏集驗方》五卷宋刊本

1
不題名。後有跋云:「《古集驗方》五卷,皆餘平生用之有著驗,或雖未及用而傳聞之審者,刻之姑孰,與眾共之。乾道庚寅十二月十日番陽洪遵書。」每半葉九行,行十六字。「丸」字避諱俱作「圓」。後有鮮於樞題詩云:「賢人留意濟斯民,學仕之餘未舍勤。猶訪醫方治疾病,豈因富貴墮心身。乃知後世家風遠,想見當年德業新。愧我長貧仍懶惰,不能望見屬車塵。」其書以淳熙七、八兩年官冊紙背所印,中鈐官印,惜不可識。後有黃蕘圃、顧澗薲跋。卷首有「玉蘭堂」、「竹塢」、「季振宜」、「滄葦」諸朱記。
2
按:家塾珂羅板影印本。

醫家類·《醫經正本書》一卷舊鈔本

1
宋程回撰並序。又陳言跋。此書見《書錄解題》,凡十四篇,專辨傷寒、疫疾並無傳染,以救薄俗骨肉相棄絕之弊,並及唐、宋醫政,與夫權量脈診湯滾方論,贊其是而絀其否。謂之「正本」者,以本正則邪說不能搖也。

醫家類·傷寒補亡論》一卷舊鈔本

1
題:「河南郭雍撰。」案:雍字子和,隱居峽州,號白雲先生。乾道中,徵召不起,賜號衝晦處士。是編述諸家論仲景傷寒治法,以補舊論所未及,故曰「補亡」。各家書目俱未載。

醫家類·衛生家寶產科備要》八卷宋刊本

1
宋朱端章編。是書集諸家產科經驗方成帙。首列入《月產圖》,中有借地、禁草、禁水、逐月安產法。《書錄解題》所載《產寶諸方》一卷,以《十二月產圖》冠之,疑即此書也。卷第四,李師聖編,《論郭稽中附方》,疑即《直齋書錄》所載《產育保慶集》一卷也。卷第六,《許學士產科方》,當謂紹興中許叔微,其餘雜採諸家方論甚備。諸家書目俱不載,惟見錢氏《敏求記》。目錄後有「翰林醫學差充南康軍駐泊張永校勘」一行。卷末有《自記》三行雲,「長樂朱端章以所藏諸家產科經驗方編成八卷,刻版南康郡齋。淳熙甲辰歲十二月初十日」云云。每半葉九行,行十五字。書中遇「轅」、「懸」字俱減筆,「丸」皆作「圓」。《敏求記》所謂楮墨精好可愛者,今又歷二百餘載,依然如故,可寶也。卷中有「孟洪」、「西澗草堂」、「孫氏禹九家藏」諸朱記。

醫家類·新編近時十便良方》九卷宋刊殘本

1
不著撰人。前有慶元乙卯汾陽博濟堂序,略謂,紹熙辛亥東南漕使孫公稽仲有所集方書一編,目曰「太衍」,惜其太略,於是遍搜方論,摘其簡而至切、迅而不暴、與時運相宜者,以附益公之不足。所謂「《十便》」者,藥材止六十四種,易於儲蓄,一便也;世所常用,無難致之物,二便也;各市少許,置藥籠中,不妨行李帶挈,三便也;古今方論,安能一一討尋,今惟取必效之方,不勞遍閱,四便也;凡有病即有方,有方即有藥,不致倉皇失措,五便也;治疾如救焚,此書用藥簡當,而和劑不勞,六便也;或宦游僻縣,地少醫藥,緩急有以支梧,七便也;行旅野宿,猝有不虞之証,不致坐困,八便也;深山窮谷,去城市遠,即得應用,九便也;仁人君子,於困窮疾病,欲探囊施與,無方藥不備之嘆,十便也。原書四十卷,今存卷十一至十七、卷二十一至二十二,凡九卷。卷首有《古今方論總目》,所引古方凡六十六種。末有墨圖記云,「萬卷堂作十三行大字刊行,庶便檢用,請詳鑒」十八字。又有《總類》一卷,標用藥治疾之目。目錄一卷,標藥名、方名之目。每半葉十三行,行廿二字。

醫家類·《醫說》十卷明刊本

1
宋張杲集,山陰諸葛興序。時嘉靖間,南衡童某刻於晉,有東黃張子立序,印台傅某複刻於秦,有西京許宗魯序。案:此書首以《歷代名醫》,次以《醫書》、《本草》、《論法》及《神醫神方》。周身諸病,皆引類垂法,指實著效,醫學之指南也。舊為汪秀峰藏本。卷首有「開萬樓藏書」朱記。

醫家類·錢灸資生經》七卷元刊本

1
不著撰人。案:嘉定庚辰徐正卿序,謂東嘉王叔權作,則亦宋時人也。目錄前有「廣勤書堂刊」一行。其第一卷,專論人身諸穴;第二卷以下,列針灸諸法;其銅人圖式,非獨正背,兼具側形。考:《唐志》有《黃帝十二經偃側人圖》十二卷,此或其遺法歟。卷首有「範文安藏書」、「張履和印」二朱記。

醫家類·傷寒要旨方》一卷舊鈔本

1
題:「當塗李檉與幾編輯。」此書見陳氏《書錄》。謂列方於前而類証於後,皆不外仲景。原書為二卷,名「《傷寒要旨》」,無「方」字。此為明沈子錄承之氏重訂,前有補類數條及附方,皆其所增。沈亦一良醫也。前後有「子錄」、「沈承之家藏書」、「沈鶴泉」諸朱記。

醫家類·新雕圖解素問要旨論》八卷影鈔元本

1
題:「劉守真撰,馬宗素重編」。有自序,宗素序。序後有刊書人題記云:「今求到河間劉守真先生親傳的本,仍請明醫之士精加校定」云云。宗素,洪洞人,亦習醫術,守真弟子也。

醫家類·劉河間傷寒直格》三卷,後集一卷,續集一卷,別集一卷元刊本

1
題:「金劉宗素撰。」臨川葛雍輯其「論傷寒」二門為此書,附以劉洪《傷寒心要》為《後集》,馬宗素《傷寒醫鑒》為《續集》,張子和《心鏡》第三卷為《別集》。是本與錢遵王《讀書敏求記》所載合。卷首有無名氏序,序後有墨圖記一行雲,「臨川葛雍校正,建安虞氏刊行」。而《目錄》前又有圖記五行雲,「傷寒方論,自漢長沙張仲景之後,惟前金河間劉守真深究厥旨,著為《傷寒直格》一書,誠有益於世。今求到江北善本,乃臨川葛仲穆編校,敬刻梓行,嘉與天下衛生君子共之。歲次癸丑仲冬妃仙陳氏書堂刊」。據此,則是本當從建安本出,而「歲次癸丑」,乃元仁宗皇慶二年也。卷首有「錢氏仲實」朱記。

醫家類·《病機氣宜保命集》三卷明刊本

1
題:「劉守真撰,李時珍辨。」為金張元素之書,見《本草綱目序例》中,凡分三十二門,論議精要,次及處方用藥之法。金末楊威初刊行之。此明初寧藩刻本,原序已闕。

醫家類·《此事難知》二卷元刊本

1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至大元年王好古序,知述其師李東垣緒論也。今《東垣十書》中,亦列入是編,其實出好古裒輯,非東垣自撰也。

醫家類·針灸四書》八卷舊鈔本

1
元寶桂芳編並序。案:桂芳字靜齋,建寧人,漢卿之子,父子皆隱於醫。
2
《四書》者,一為金閻明廣子午《流注針經》三卷,首冠以何若愚《流注指微針賦》而為之注,有閻明廣序;一為宋竇傑《針經指南》一卷,有朱良能序。傑亦字漢卿,與桂芳父同字,合肥人,仕至太師。時有兩竇漢卿皆以醫學顯者。桂芳得其書合刻之,並附以家藏《黃帝明堂灸經》三卷,有無名氏序;宋莊綽《灸膏肓腧穴法》一卷,有自序:合而編之,目為「《針灸四書》」。序、目後有墨圖記二行曰,「至大辛亥春月燕山活濟堂刊」。活濟,竇氏藥室名,游達齋親書以贈,見桂芳自序。是本從元刊影寫,向藏愛日精廬張氏。

醫家類·衛生寶鑒》二十四卷補遺一卷明刊本

1
元羅天益撰。案:天益,字謙甫,槁城人,學醫於東垣李氏,源流於易水張氏,以兩家之言,集錄詮次而成書。卷一至三曰《藥誤永鑒》者,知前車之覆,戒後人勿蹈之也。卷四至二十曰《名家類集》者,古今之方,擇之已精,備錄之,使後人有所據依也。卷二十一曰《藥類法象》者,氣味厚薄,各有所用,証治增損,欲後人信之也。曰《醫驗紀述》者,藥准夫病,效始隨之,欲後人慎之也。《補遺》一卷,多述仲景治內傷外感經驗方並中暑方,乃刊時補入,非謙甫作也。有鄖城硯堅題首,天益《上東垣啟》及王惲、胡廣、楊榮、金幼孜、蔣用文等序,又無名氏《補遺序》,韓夷《刊板跋》。是書見《文淵閣書目》、《焦氏經籍志》。

醫家類·本草元命苞》九卷舊鈔本

1
元尚從善撰並序。案:從善,字仲良,自署銜名為「御診太醫宣受成全郎上都惠民司提點」。元時,設立醫官,考試出題,以《素》、《難》為經,疑古通「擬」仲景為治,法《本草》為藥性。仲良以唐慎微所著全書藥品有一千八十二種之多,學者不能遍識,乃摭其切於用者四百六十八品,論說簡要,編成九卷,刻於至順中。前有至元三年平江路常熟州知州班惟志敘,又馮子振序。諸家書目皆不載,惟見錢遵王《敏求記》。是本明人所鈔,僅存殘帙。士禮居黃氏以周香岩藏本補足。卷首有「周子祿氏」朱記。

醫家類·《瑞竹堂經驗方》十五卷明刊本

1
元薩里彌實撰。全書分十五門,卷一、《諸風門》,卷二、《心氣痛門》,卷三、《小兒疝氣門》,卷四、《積滯門》,卷五、《痰飲門》,卷六、《喘嗽門》,卷七、《羨補門》,卷八、《瀉痢門》,卷九、《頭面口眼耳鼻門》,卷十、《發齒門》,卷十一、《咽喉門》,卷十二、《雜治門》,卷十三、《瘡腫門》,卷十四、《婦人門》,卷十五、《小兒門》。與明《文淵閣書目》所載合。別本有作五卷者,文多殘闕,分類亦不合。此其原書足本也。前有王都中、吳澄序,後有跋云,「鄭多伯志道刻於蜀中」。末葉已闕,失其名。

醫家類·《泰定養生主論》十六卷明刊本

1
題:「元洞虛子王中陽撰並序。」案:中陽名圭,字均章,自號中陽老人,吳人。中歲,棄官隱於虞山下。此書取《莊子》「宇泰定者,發乎天元」及「《養生主》」之義,故首曰《原心》;次論《婚合》、《孕育》、《嬰幼》、《童壯》、《衰老》、《宣攝》、《避忌》;次論《運氣》、《標本》、《陰陽》、《脈病》、《証治》;然後《類方》、《對証》,以備採用;終以《古今明訓》二道、《日省》一篇,以為《攝生要法》。至元中,有刻本,有段天佑、徐繁序,楊易跋。正德間,兵部郎中冒鸞重刊,有跋。

醫家類·《世醫得效方》二十卷元刊本

1
元危亦林撰。以先世相傳經驗之方,分十三科錄之。後附《孫真人養生法》一卷,有自序及王充耘序。至正五年,建寧路官醫提領陳志刊,有序。又有太醫院題識云:南豐危亦林,世醫,得效方,編次有法,科目無遺。江西提舉司校正之;牒上於院,下諸路提舉司重校之;複白於院,院之長貳僚屬皆曰善,付其屬,俾繡梓焉云云。後列太醫院官二十三人銜名,掾史一人。其檢校詳慎可知。

醫家類·新編西方子明堂灸經》八卷元刊本

1
不題撰人姓名。「西方子」亦無考。目錄前有「熊氏衛生堂重刊」一行。卷一,列《正人頭面圖》、《胸膺圖》、《腹肚圖》;卷二、卷三,《正人手圖》、《足圖》;卷四,《伏人頭圖》;卷五、卷六,《伏人手圖》、《足圖》;卷七,《側人頭頸圖》、《脅圖》、《手圖》;卷八,《足圖》。各詳其穴處,論可灸不可灸,較《銅人針灸經》為備。《四庫著錄》為山西平陽府本,與《銅人針灸經》合刻。是本乃元槧之精好者。出曝書亭舊藏。卷首有「彞尊」、「曝書亭藏書」二朱記。
URN: ctp:ws70941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