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十四回甘老術妙著青囊 馮郎金盡遭白眼

《第十四回甘老術妙著青囊 馮郎金盡遭白眼》[View] [Edit] [History]

1 話說慧珠因一日天氣偶熱,浴罷納涼庭外,與洛珠閒話。洛珠困倦,起來先自登樓安歇。慧珠見月色滿階,甚為可愛,把坐椅挪到院落裡,又命女婢烹茶,獨自品茗玩月,直至三鼓。那牆外更柝之聲,與牆下蟲聲遠近相續,不覺觸動愁腸。想到年來東奔西走,受盡了無數煩惱。自己也是好人家兒女,只因饑寒所迫;流落異鄉,沒奈何才做這忍辱的勾當。所幸遇著一班姊妹要算風塵中知己;又有祝伯青各事能體貼入微,可謂形骸不隔。但是我與他緣分多磨,離多會少,一班姊妹亦不能逐日相聚。細想起來,都是我命途多舛。就是我日後終身,雖說除了伯青誓不他適,無奈伯青已婚,他又是個謹守禮法之人,我又不屑甘為妾媵。看起來這件事實而尚虛,只怕將來仍是一場扯淡。我早巳立定主見,若此願不遂,我不是祝發空門,即是一死而已。這些話只好自家心內計議,同胞妹子都不能與他談說。
2 一個人呆呆的思前慮後,女婢催他幾次上樓,慧珠也沒有聽見,想到情癡之處,又掉下淚來。那露水濕透羅衫,他也不覺。
3 人凡秋天夜深,每起涼風,吹到身上連打了兩個寒噤,方起身慢慢的上樓安睡。到了四更以後,忽然寒熱大作,頭痛目眩,大吐大嘔。
4 王氏著了急,清早即去請了附近醫生來診視,服了一帖藥,如石投水。到了午後,反狠起來,不住口的咳嗽,鼻子內時流紅涕,又滿嘴喃喃亂說,無非都是心內愁悶的事。又遍身如火炭一般,燒得目黑唇焦,連自家人都不認得。王氏又請了城內兒位有名醫生來;大眾斟酌個方子,吃下去仍然不效。眾醫生臨走時囑咐王氏,「多請人診視,此症來勢甚險,不可兒戲」。王氏聽了分外著慌,背地倒哭過幾回道:「若是慧珠有點差處,我也不過了。」二娘又到各處廟宇燒香許願。兩個人急得走頭無路,毫無主意,不是背地裡去哭,就是去求菩薩。倒是洛珠還有定見,朝夕不離慧珠牀前服侍,又叫王氏請伯青來商議商議。一句話提醒王氏,趕著打發人去請。
5 少頃,伯青等人到了,下騎直入門內。王氏正與二娘對坐堂前,無言垂淚。見伯青等進來,起身迎接。伯青急問:「畹秀病勢怎樣?」王氏一面走,一面答道:「情形大約不妙,城內有名的醫生都看過了,說此症甚險,吃下藥去又不見效。我們是些女流,沒甚主見。所以請少老爺們過來,有那位好手醫家請一位來才好。」說著,眾人已至樓上。洛珠招呼過眾人,即將帳子揭起。
6 伯青搶步至牀前,見慧珠仰臥榻上,雙眼緊閉,瘦得都脫了形。伯青不禁一陣酸心,滔滔汨下。輕輕的握住慧珠手腕,低聲喚道:「畹秀,畹秀,你此時覺得怎樣了?」問了幾聲,慧珠猛然睜開二目,哈哈的笑道:「你原來是個癡子,我的心事除卻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卻沒有第三人曉得。你叫我說,我又說不出。總之我的心,你都該知道。」又喃喃的說了幾句,不甚聽得明白,復又合眼睡了。伯青聞慧珠所言,皆是平時背地兩人私語的心事,方知道他的病是由心而發,一半為著自己,心內又悲又惜,那眼淚如斷線一般。洛珠立在旁邊,也覺傷心,從龍等人嗟歎不已。
7 伯青勉強忍住眼淚,對洛珠道:「你們不用害怕,我已請了一位起死回生的好手,就是小儒衙內甘老師爺。此人精通醫理,不肯代人診視,我約定他明早過來。他說畹秀此症,今夜無礙。有了他來,包管一藥而愈。我們今夜不回去了,在這裡守他呢。」王氏聽伯青說請了甘老師爺來,稍覺放心,同了二娘先下樓去。伯青將帳子放下,讓慧珠安睡,自己坐在牀前守候。王蘭扯了洛珠,到外間說話;從龍躺在竹榻上。慧珠一夜鬧了好幾次,至四更後,方才安息。王氏又送上數樣點心。
8 到了天明,日色出未多時,見連兒上來道:「甘老師爺來了。」伯青喜道:「又盤先生真信人也。」忙與王蘭等下樓,迎至堂前道:「蒙老先生清晨光降,屈駕勞神,晚生等之罪也。」王氏趕著上來,叩頭稱謝。甘誓命人扶住王氏,向伯青笑道:「吾兄說是尚早,小弟猶以為遲,恨不得黎明即來。要知朋友之事,勝如己事。我既然答應,遲早都要來的。即煩伯青領我赴病人處,先行診脈,分症之緩急,然後我們再敘閒文。」伯青連聲應是,邀著甘誓上樓,至慧珠臥房。
9 甘誓見樓上陳設幽雅,書籍羅列,絕無塵俗之氣。又見洛珠俯首榻前,真乃潤臉呈花,圓姿替月,生就靜嫻,天然豐度,不禁暗暗喝采道:「有妹若是,其姊可知。怪不得小儒常對我言及金陵群妓,嘖嘖稱羨,果言之不謬也。」伯青先將帳幔掛起,又掇張坐椅安置牀前,洛珠取過個耳枕,把慧珠的手腕擱在上面。甘誓坐下診脈,調動自己呼吸之氣,細細診了好半會脈,又看了看慧珠臉色。此時慧珠沉沉睡去,任你怎樣,只是不醒,惟頻頻的咳嗽不住。
10 甘誓又問起病緣巾,與諸醫開的藥方,看過笑道:「可笑諸醫,竟以此症作秋邪伏暑而論,可謂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若再服數劑,雖請了神仙來,也難下手。此症素來體質虛弱,且年屆及笄,知識漸開,心內或喜或嗔,一團抑鬱之氣,遏久不化;恰恰逗著這點秋邪,發作起來;兼之肺經微受風燥,是以咳嗽不止,鼻流紅涕,咳又有聲無痰,宜先攻其邪,一汗而即占勿藥矣。」遂提筆開藥道:
11 旋覆花杏仁半夏細辛甘草麻黃茯苓
12 引用薑棗
13 寫畢,遞與伯青道:「尚祈吾兄斟酌而服為是。」伯青道:「所論高明,如洞見病者肺腑。還要請教,外邪既一汗而解之後,內中扣,鬱之氣,可否仍要服藥?」甘誓道:「病者神志昏亂,皆由外邪,外邪已解,必然清白;宜投其平日所好之事,開暢其心;再以飲食調補三五日後,即可霍然。」伯青連聲稱是,從龍、王蘭也十分佩服。
14 眾人邀請甘誓下樓,見堂中早備齊酒席。王氏上來道:「蒙老師爺垂救小女,感激不盡,先具水酒一杯,以作寸敬,務望老師爺賞臉。」甘誓見王氏諄諄留飲,不好過卻,只得入座。飲了幾杯,起身作辭回衙。伯青送出甘誓,見藥已配至,即命人升起爐火,親自煎好,送到樓上。洛珠與眾女婢扶起慧珠,用銅管灌入口內。慧珠又咳了幾聲,哇出些痰來。服畢,輕輕將他睡下,取了兩條絮被,連頭蓋好,放下帳幔。伯青與眾人均坐在榻前守候。
15 過了一會,慧珠微有哼聲。約一餐飯時,猛聽慧珠大聲「哎喲」,伯青急至榻前,洛珠早伸手掀開帳幔。眾人見慧珠把兩條絮被全拋入牀裡,額上的汗有黃豆大小,流得滿面,連衾枕都濕透了。睜開二目,長吁了一聲,把眾人細望了一回道:「你們因何都在此地,我怎樣有這許多汗?此時手足動掉不得。」伯青見慧珠已解人事,喜從天降,暗暗謝天謝地。王氏同二娘也得了信,飛風上樓,不住口的念佛。從龍等人亦皆歡喜,痛贊甘誓真有回春的手段。慧珠已覺得腹饑,要吃飲食。王氏趕緊煎了一盞參湯,送到慧珠口邊,一吸而盡,精神陡增,說話的聲音又高了好些。王氏又叫人熬上白籼米粥,預備慧珠要吃。
16 慧珠見伯青坐在榻前,在被內伸出手來,握住伯青膀臂道:「我記得起初病倒,昏昏沉沉的,如今有幾天了?」伯青道;「你病了三日了。多虧甘又盤用了一劑藥,你才甦醒過來。並諄囑你這病症係由平時抑鬱所致,須要把心內一切情緣屏除殆盡,數日即愈,不然仍防變症,我勸你各事看淡些罷。第一,你極好爭勝,即如為我的功名,你五日不放在心內煩悶。我那裡不知道?人生百年,少時最短,若不趁早及時行樂,隨遇而安,徒辜負了天俾我的韶華歲月。縱然愁不致死,常時疾病痛苦,豈不是活活的受罪?你本是個聰明絕頂的人,想也不用我多勸。」慧珠連連點首道:「人非草木,豈不自知。無奈一至其境,橫來豎去,那愁字都撇不脫。即如你我……」說到此處頓然止住,眼圈兒一紅,又望了眾人咳了聲,翻轉身軀,面向牀內。
17 王蘭明白慧珠有心腹話要對伯青說,想礙著眾人不便明講,起身扯了洛珠,向從龍道:「我們樓下坐坐去,讓畹秀閉目養息神氣。有屈伯青在上面伺候,恐他要茶吃。」眾人也解得其意,一齊下樓去了,只剩下伯青慧珠二人。
18 慧珠轉過臉來道:「你一夜想未曾合眼,你也好歇息去。」伯青道:「我只是記念著你的病,如今謝天謝地,一帖藥吃好了,那裡還記得磕睡!你不用煩我,我適才勸你的話,不好忘卻了,你就是待我好。」慧珠道:「我本沒有病,不過因愁悶所致。如你我別離多時,見面並無話說,背過臉來,你橫豎都在我心上。我亦時自解歎,譬如沒有會見你,又譬如我死了,要見你也不能。就是分開在兩處,不過一水之隔,朝發夕至,要見即見,強似那千山萬水,天各一方。無如想是想得透,到了其時就不從這裡落想,都覺得你我暫一分離,即成永別的光景,所以愈加愁悶。我從此惟有強制其心,打起精神來保養身體。而且我立定主意,盡我母親一世奉養,待母親百年以後,我即削髮修行,以了今世。今生不幸墮落風塵,但願來生托生在個貧苦清白人家。」伯青道:「你又呆想了,好好的人忽然起了空門念頭,不是奇聞麼!俟病好了再議,而今你且安心調養,不要胡思亂想的。」兩人談談說說,見女婢上樓來伺候,換伯青下去吃飯。夜間,眾人即宿在外間。
19 次日,王蘭從龍先行回衙,又請甘誓來診脈,說無用吃藥,以參苓調攝而已。慧珠的病一日好似一日。過了幾天,伯青也回衙門。小儒要親自上省拜壽,問伯青等可否同行。伯青因秋節在近,掌上有父母不便在外,來與慧珠說知,要回南京去;又勸他不可愁煩,九十月間仍可來揚州一行。此時慧珠飲食起居業已如恒,道:「你理應早回,你若不說,我也要勸你回去的。況且喜期在即,亦當回家料理一切。」說著,不由眼眶兒一紅,忙忍住了,強作歡容道:「新人才貌兼佳,我見過一二次,從此你閨中又添一良友了。至於我在揚州,你很可放心,我自此番病後,各事皆淡,斷不像以前那種傻氣。倒是者香,在田他兩人冬初必定進京供職,你須要重托他們,為你謀覆功名是第一要事。」伯青連連答應,兩人又彼此諄囑了一番,揮淚而別王蘭也去辭別了洛珠。次早,小儒封了幾號官座大船,與眾人一齊起程向南京來。暫且不提。
20 單說二郎自與小黛定情之後,似漆如膠,枕上也不知立了多少盟誓。總之不離你不另婚,我不另嫁兩句話。二郎又任意揮霍,穆氏以外上下人等,無一個不奉若神明。過了兩月有餘,二郎腰橐本屬無多,加之隨手散漫,早經告匱。小黛固諫不聽,惟有暗自著急,又曉得他母親是個貪得無厭的人,只得將自家平時小有積蓄,與二郎使用,些須之資更不足二郎揮霍。旬日工夫,連小黛冬衣都去了一半。日久穆氏微有風聞二郎資罄,再細為察訪,又碰著一個快嘴丫頭,一五一十說知,穆氏方知道他女兒東西暗中貼了二郎。這一氣非同小可,自己不住捶胸大哭,連呼肉痛,俗說檢得一根針,帶掉了一斤鐵。那裡顧他們什麼馮大老爺,氣洶洶跑到後房,恰好二郎正與小黛並坐窗前調笑。穆氏想起他女兒的東西來,見了二郎七竅生煙,走至小黛面前,一把扯住他的袖子,用力往後一扯,幾乎把小黛扯倒,踉踉蹌蹌的靠著桌邊站定。穆氏大聲道:「還開你娘的屄心,別人家養女兒掙錢養娘,我家養女兒掙錢貼孤老。該數要倒運,還有這副老面孔坐在一堆,摟在一處的說笑。我們這些人家左貼張三,右貼李四,不如關起門來吃,還落得自家受用。再不然入廟齋僧,沿途施困,還討得一聲好。不像我家貼個女兒陪入睡,又要貼錢鈔。我倒要問問你們,究竟我家沾光了多少?須知道也是有本錢來的。現在不要說本,連利都搭去了。」說著,頓足捶胸,口內夾七夾八帶哭帶罵的起來。
21 小黛起初見穆氏扯他,不知何故,後來聽穆氏句句說的是他,又羞又氣倒在牀上,放聲大哭道:「你不要尋我事,我死了讓你們就清淨了。」二郎忽聞穆氏一番言語,又見小黛如此模樣,兼之穆氏口中諸多不遜之語,氣得四肢冰冷,十分慚愧,恨不能鑽入地底裡去。欲要發作穆氏幾句,回想自己本來理屈。「雖說我在他家用過多少銀錢,這種人家只認得有錢的。如今我既沒錢使用,大不該用小黛的錢,落得有他說話」。欲不發作,又想「自己是個堂堂五品京員,反為鴇兒羞辱。有錢的時節他那樣加倍趨承,一經缺乏即翻轉面皮,前情一概抹煞,豈不可惡。恨不能立即到縣去,「將穆氏提去,從重處治,才出我胸中之氣」。一來怕他潑悍,見了官他也不畏,拚著挨打挨枷,「就把這細情說出,如何用了他女兒的錢,那倒反被縣官輕視,又惹旁觀笑話」。二則小黛究竟是穆氏親生,「我與小黛誓同生死,他又待我情重如山。他且受了穆氏的怄氣,若重辦了穆氏,恐他心上不忍,反怨我無情。罷罷罷,總之千錨萬錯,都是我錯。不如忍了這口氣,走了罷。我該與翠顰有因緣之分,縱然磨劫,都有成時。若果無緣,遲早總有分散之日,只要我無愧於翠顰就是了。只當這場羞辱是受著翠顰的,難道我還與他過不去麼!」想定主意,立起身來道:「笑話,笑話,你與你女兒淘氣,因何夾耳連腮牽連著人,可不是害了瘋,我也不希罕一定在你家。但是我這姓馮的待你家也不算錯,你不要後悔。我並非怕你撒潑,還礙著你女兒面子,你可不要胡涂。」說罷,大踏步去了。
22 穆氏見二郎說了幾句出去,只道二郎當真怕他,分外揚揚得意,跳起來大喊道:「你不要支你娘的窮架子,老娘眼睛裡不知見過多少一等哈哈番的大老官,惱了我都沒有好氣受,你不過一個芝麻官兒,大言不慚的嚇鬼呢!任憑你文武衙門去送老娘,我都領你的。總而言之,天下都沒得孤老用婊子錢,反擺大架子。我看我女兒方才說,要死了讓我,都囚你起見,倘若有點差失,還怕你飛上天去。」二郎既居心不與穆氏為難,怕傷了小黛的心,隨他怎樣噦嗦只作不聞,急急的走出後間,劈頭遇著小鳳、小憐。
23 他二人正坐在房內,聞穆氏在後大喊大鬧,不知何故。忽見玉梅忿忿的進來,把穆氏如何辱罵二郎,可笑二郎竟忍了下去。
24 小鳳、小憐聽了,大為詫異,趕忙到後面來,恰好遇著二郎,見他滿面怒容,恨聲不絕,見f他姊妹更加羞愧,低了頭要走。被小鳳一手拉住,到自己房內道:「什麼事與這老貨鬧翻了?玉梅來說的又不清楚,何妨你說給我們聽聽,還是鴇兒不是,還是老爺不是?」
25 二郎見小風諄諄問他,歎了口氣道:「芳君,我有生以來未受此辱,說起來真要愧殺。」小憐道:「難道你不說,我們住在一宅內就不知道麼?你說了,我們還笑你不成?」二郎到了此時,也顧不得羞恥,索性將小黛與他如何情好,「見我手內空乏,把積蓄供我揮霍」。穆氏曉得了如何與他女兒尋鬧,「又句句羞辱著我,欲待不受,又恐投鼠忌器,有傷小黛之心,只好忍耐這一口氣走出,從此不到他家,免得怄氣」。
26 小憐道:「穆氏那老東西本不是人。我們雖居一宅,都不甚招呼。也是翠顰命中注定,有這個老娘跟著他淘氣,倒不如我們散誕。」小鳳道:「畹秀姊妹也有娘的,卻不像穆氏這樣人。」小憐道:「你這句話又錯了,聶奶奶到底是好出身,又愛惜畹秀,柔雲如同掌上明珠。小黛雖是穆氏親生,無奈這老東西一味好錢,見了錢性命都不要的。不相信有錢的人喚他吃屎,都願意。你不看楚卿起先的光景,穆氏只差把楚卿頂在頭上,不知怎樣奉承方好?而今楚卿沒了錢,頓時翻過臉來,與起先真有天壤之別。像穆氏這樣人,實在天下沒有第二個。」
27 玉梅站在旁邊道:「姑娘們省一句罷,後面的人出入都要走我們堂前的,倘然聽得,又是閒話。穆奶奶那張嘴,還說出什麼好話來!」小鳳道:「怕他麼?他若要認我們的話,索性給他個不好看,代楚卿出口氣。」小憐道:「明日等他走我們這裡過,偏要指桑說槐的罵他一頓,看他怎樣在太歲爺頭上動塊土?既如平時頂面碰見他,不得不招呼聲,他那種大模大樣的架子,真正是我們個老前輩,令人可惡。依我久已發作他了,不過於礙著翠顰的面子,他不要當著我們怕他,真正做夢呢!」
28 二郎道:「你們也不要如此,還要念翠顰平日姊妹相處情分。穆氏受了你們氣,原不敢怎樣,他又尋著翠顰去了。就是剛才這件事,我那裡忍耐得住,恨不能打他一頓,再送官究辦。無如礙著翠顰,說到盡頭翠顰是他養的,不比別人,心內雖恨穆氏,若旁人收拾狠了他,翠顰即有點難處。」小憐笑道:「你還愛惜翠顰,雖說翠顰待你不錯,無奈他母親貪財心重,除非你再挾資以往,到他家使用,他仍然趨奉;否則你縱有十二分溫柔,他也不睬你。看他母女還有大鬧干戈在後面呢!翠顰本與你誓同生死,見你走了,斷不肯另接他人。穆氏必然逼他再招接有錢的,他母女定見要淘一場惡氣。我怕逼急了翠顰,生出別的支節來。」
29 一句話提醒二郎,甚為著急,連連向小憐作揖道:「愛卿,你這句話一絲不錯,倘然穆氏逼急了他,翠顰定要尋短見的。他向來性情寧折不屈,須要請你從旁解勸解勸,我感激不盡。」小憐道:「何用你吩咐,我們雖恨穆氏,與翠顰是好的,我自會留心,不勞你叮囑。」小鳳又叫人擺飯,留二郎吃畢。二郎作辭,回至雲從龍寓內。日夜記掛小黛,又不好去看他,只得時至小風處坐坐,詢問蹊逕。又托玉梅寄語小黛,「叫他放心,都要設法救他脫這牢籠」。
30 單說小黛見二郎傲氣走了,心內如刀割一般,又不能留他,掩面大哭,聲聲只求早死。那穆氏料定二郎不肯善自走出,都有大大一場廝鬧,還怕他倚官仗勢的壓他。不意二郎竟自走了,好不喜歡。見小黛哭得淚人一般,也覺可憐,假作怒容道:「你把東西貼了這個窮鬼,我還沒有責罰你,你反鬧得驚天動地。難道這種窮鬼,還有什麼舍他不得?你的東西好容易一點半點置辦起來,被他用得乾淨,你想想也該恨他。如今只好自認晦氣,當遇見鬼同害病的。但是他用了我家的錢,也恐天理不容,是有報應的。說不得拚著苦苦自己,為娘代你重覓一個有錢有勢知心貼已的大老官,用個一年半載工夫,去的東西又可還原。你也不用煩惱,依我的話,包管不錯。若是不相信,我卻不留情,你不要討沒趣。」
31 說著,走近牀前拉住小黛的手道:「我的乖兒子,你平時最孝順,不可違拗我。要像姓馮的這樣人,天下也不知要多少,他以為是個官,又有兩個臭錢,老娘還沒有眼看。強似他的,賽過他的多著呢!要說他是個標品,普天下的人,高出潘安壓倒宋玉也有,都包在娘身上,代你找一個。當初不過見你與他尚算合式,我才肯叫你招接他,讓你們遂遂心。我聽得人說他在京中曾討過飯的,後來多虧祝公子等人攙扶才有這個捐納的小功名。說煞了是個討飯胚,縱好也不會好到那裡去。難得打發冤家離眼前,是我家祖宗有靈與你的運氣好。不然過久了,為娘怎舍將你跟他去過窮日子。我的乖兒子,你最信我的話,起來梳洗吃點飲食,到前面與蔣姑娘、趙姑娘談談去。」
32 小黛正在傷心,聽了穆氏的話,分外火上添油。又聽口口聲聲勸他另行接客,也顧不得母親不母親,使勁把穆氏的手推過一旁,一翻身坐起,冷笑道:「你說的是夢話不成?我與馮郎誓同衾穴,他就窮得討飯,我也不怨;不勞你費心,替我耽驚受怕。怪不得把馮郎逼走,想我再接他人,除非日出西方,地在天上,方可行呢!你說我把東西貼了他,也是我平日尋賺來的,不曾動著你的裡肉,你也說不起嘴。」說著,又跌足捶胸,大哭火鬧的道:「你也不用逼我,我立定主意惟有一死。稱好另帶一個養女,叫他今日接財神,明日接富翁,好讓你受用不盡,快活不了。」站起身來,視定庭柱上一頭撞了去,把個穆氏嚇得魂靈出竅,急忙一把抱住,道:「你不行就罷了,何苦自己輕生。你倘有差失,叫我倚靠何人!乖兒子,都是娘的不是,老昏了,老霉了,你不要記憎我。」女婢等人也上前扶住,同聲勸慰。穆氏又叫人去請小風、小憐。
33 少頃,二人已到,小黛見了他們,又愧又恨,格外嚎啕大哭。穆氏道:「蔣姑娘,趙姑娘,你們來勸解他聲,他多分著了魔,只是要尋死,好日子歹時辰,卻不是耍的。」小風走近,扶著小黛肩頭道:「妹妹,你不用呆,好端端死了讓別人,怪不值得。你隨我到前面夫,我有話與你講。」小黛滿腔心事,一時也難以回答,惟細味小鳳之言,深為有理。小風叫玉梅扶著小黛來至前進,先取水過來與他淨洗,小憐親自代他攏起頭髮,又擺了點心,小黛執意不吃,只得撤去。
34 小風道:「翠顰,你向來是個聰明人,因何今日胡涂起來。你的母親,你還不知道他是個好財的人。我們久已議論過,你與二郎是不得長久的。二郎腰纏有限,你母親貪心不足,兩地如冰炭一般,俗云:錢盡情義絕。不怕你多心的話,你非比我們自由自便。你又與二郎立約在先,以死自誓,何能中途改變,必須設個章程,慢慢的使你母親入了圈套,做個離而複合的法則才好。你須耐著心腸,此事非一朝一夕可成。待祝、王諸人回來,大家商議而行,你卻不可任性,自尋短見。試問你死了,於事何濟?」
35 一番話,說徘小黛悲苦減去一半,連連點首道:「蒙姐姐們盛意開導,小妹愚蒙,敢不遵命。但是我母親的心不肯干休,仍要逼我接客,那時卻如何是好?」小憐笑道:「你真正聰明一世,懵懂一時了。有個絕妙的章程……」遂附著小黛耳畔,低低說道:「裝病!」小黛聽了,喜動顏色,起身向二人福了一福道:「若小妹他日得與楚卿複合,皆姐姐們大恩成就。」小鳳、小憐齊稱「言重」道:「自家好姊妹,何出此言。」又叫玉梅擺上點心,勸小黛吃過。
36 眾人在房內講講說說,日色已暮。穆氏悄悄的到前進窺探,見小黛與二人有說有笑,不是先前那樣光景,只當女兒被他們勸回了心,好不喜歡。心內著實感激小風、小憐,也不敢驚動他們,仍回後面去了。這裡眾人閒話到二鼓以後,小黛不肯回房,同小鳳歇宿。次早,穆氏借著別事,進房問長問短,小黛全不理他。過了一日,小黛忽然病倒。小風請了穆氏過來商議,仍將小黛搬回自己房內,延請名醫診視。醫生說是氣惱傷肝,須要安心調治,不可觸忌,若再氣惱,即成不治之症。反把穆氏嚇得要死,日夜當心服侍,把逼他另行接人的話,半個字也不敢提起。
37 原來小黛裝病之時,小風先暗地叫人囑托醫生,要如何說法,當重重酬謝。試問穆氏如何曉得?小鳳又叫人去知會二郎,小黛病是假的,是他們設的個計策。二郎聽了也自歡喜,才把穆氏與他怄氣的話,告訴眾人。
38 梅仙起先見二郎回來,杜門不出,又見他終日短歎長吁,愁眉不展,明知在小黛家出了事情,卻不知因何起見,又不好去問他。此時聽二郎說了,方才明白。梅仙笑道:「我只當什麼大事,原來是受了丈母的氣,要做人家女婿,都要受丈母氣的。大凡做丈母的,十個就有九個嫌貧愛富,我勸你罷了。不看丈母的情分,還要看他女兒的情分才是。」二郎笑著打了梅仙一下,道:「你這個騷東西,人家受了怄氣,正沒處發洩,你還開心打趣我。但願你日後有了丈母,磨死你,我方快活。」梅仙道:「閒話少說,既然翠顰裝病,免他母親噦嗦。但是只可免得一時,終久都非良策。你一時又沒得許多銀錢去結識他,深恐穆氏舊念復萌,翠顰仍然不免此難。」
39 二郎聽了,又愁上心來,沉吟了半會,毫無主見,反求計於梅仙道:「小臞此言一絲不錯,你有何良策,好代翠顰設個出牢籠的法則?」梅仙道:「聞得伯青等人不日就回,那時大家商議個萬全之策,救出翠顰。好在穆氏暫時只愁他女兒的病,還想不到別的心事。在我看,就在小黛這一場病上生發出文字來做最妙。」二郎連聲稱善,又暗地裡到小鳳處訪問消息,知道穆氏為小黛的病,很為著急,把逼他的話,一字都不敢提。二郎才算放心,專盼祝。王等人回來計議。
40 那小黛的病或輕或重,請了醫生來皆是一樣的話,把個穆氏弄得昏天黑地。自己反懊悔起來,不該一時過於激烈,逼走了姓馮的。如今女兒又病倒了,眼見性命不知怎樣,倘然有點參差,我家錢樹子倒了,將來依靠何人?我該緩緩設法拆開了姓馮的,我女兒也不致如此。此時若說再把姓馮找了來,一則姓馮的前日既受了我那一場惡氣,必不肯來的:二則再把這窮鬼招進了門,日後又難退送,叫我裡外皆難。惟有背地托小鳳。小憐勸他女兒安心調理,「俟他病好,定見把二郎請了來,那時將他招贅在家,或嫁與姓馮的,都隨他心意。只要將病醫好了,做娘的都好說話」。
41 小鳳,小憐明知穆氏一派虛言哄騙小黛,口內卻答應他。又叫人將這些話說與二郎,囑咐他趕緊趁此機會,大有可圖。二郎得信,又來與梅仙計較。梅仙道:「雖然是好機會,你卻不可性急,索性把穆氏那老東西磨夠了,那時發手,不怕不入我彀中。大約伯青等人明後日都要回來,聞得小儒同來拜制台的壽,最妙叫小儒那邊轉出個人來,一謀即成。此時卻不便明說,臨時再定章程。俗云:定法不是法。還要同他們斟酌盡善而行。你可知道,穆氏是個老奸巨滑,不容易騙他呢!前日小儒有封信來,甚不放心你,深恐你迷戀小黛,誤了功名。此刻與小儒說明,若得了小黛回來,可以永好齊眉,再無他念,小儒也樂於作成。」
42 二郎聽了,喜得手舞足蹈,恨不得小儒等人立刻來省,今日去說,明日就將小黛接了家來。那一天愁悶,都拋入東洋大海去了。又想到倘若穆氏執意不行,他女兒天下人都不嫁,要留在家中做搖錢樹子,豈不是大眾忙了一場,仍屬空談,心內又分外愁煩起來。弄得二郎愁一會喜一會,或獨坐大笑,或撫膺浩歎,如著了魔一般。梅仙見他如此光景,又好氣又好笑,只得借東說西勸他,寬慰他的愁腸。
43 好容易這一日打聽小儒等人船已抵泊碼頭,二郎歡喜異常,也不待從龍回來,竟自坐馬帶了兩名跟隨來會伯青、小儒。又叫人先到小風家裡,給他們一個喜信。又恐小儒上了岸,會他不著,不如到伯青那邊問定他的住落,再與伯青計議定了,見了小儒也好說項。小儒是個拘謹人,說得不好,惹他回個「不」字,任憑你再說的天花亂墜,也不中用了。自己拿定主意,一逕來會伯青。未知與伯青商議出一條什麼計策來去騙穆氏,且聽下回分解。
URN: ctp:ws72149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