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二十九

《卷二十九》[View] [Edit] [History]

1
昌黎韓愈詩三十八首
2
薦士
3
周詩三百篇。雅麗理訓誥。曾經聖人手。議論安敢到。五言出漢時。蘇李首更號。
4
東都漸彌漫。派別百川導。建安能者七。卓犖變風操。逶迤抵晉家。氣象日凋耗。
5
中間數鮑謝。比近最清奧。齊梁及陳隋。眾作等蟬噪。搜春摘花卉。沿襲傷剽盜。
6
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勃興得李杜。萬類困陵暴。後來相繼生。亦各臻閫隩。
7
有窮者孟郊。受材實雄驁。冥觀洞古今。象外逐幽好。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罺。
8
敷柔肆紆餘。奮猛卷海潦。榮華肖天秀。捷疾逾響報。行身踐規矩。甘辱恥媚灶。
9
孟軻分邪正。眸子看了眊。杳然粹而清。可以鎮浮躁。酸寒溧陽尉。五十幾何耄。
10
孜孜營甘旨。辛苦久所冒。俗流知者誰。指注競嘲心敖。聖皇索遺逸。髦士日登造。
11
廟堂有賢相。愛遇均覆燾。況承歸與張。二公迭嗟悼。青冥送吹噓。強箭射魯縞。
12
胡為久無成。使以歸期告。霜風破佳菊。嘉節迫吹帽。念將決焉去。感物增戀嫪。
13
彼微水中荇。尚煩左右芼。魯侯國工小。廟鼎猶納郜。幸當擇氏玉。寧有棄珪瑁。
14
悠悠我之思。擾擾風中纛。上言愧無路。日夜惟心禱。鶴翎不天生。變化在啄菢。
15
通波非難圖。尺地易可漕。善善不汲汲。後時徒悔懊。救死具八珍。不如一簞犒。
16
微詩公勿誚。愷悌神所勞。
17
原選者評。孟郊一詩流之幽逸者耳。殊未足踵武諸大家。而退之說士乃甘於肉。其自謂嗜善心無寧者此也。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十字中尤妙在。妥帖。二字。樊宗師文最奇崛。
18
而退之以文從字順許之。其亦異乎世之所謂妥帖者矣。
19
王安石曰。吟詩各有所得。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此李白所得也。或看翡翠蘭苕上。未掣鯨鯢碧海中。此老杜所得也。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此韓愈所得也。
20
彥周詩話。曰。六朝詩人之詩。不可不熟讀。如。芙蓉月下落。楊柳月中疏。鍛煉至此。
21
自唐以來無人能及也。退之云。齊梁及陳隋。眾作等蟬噪。此語吾不敢議。亦不敢從。
22
又曰。退之云。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蓋能殺縛事實與意義合。最難能之。知其難則可與論詩矣。此所以稱東野也。
23
。隱居詩話。曰。孟郊詩蹇澀窮僻。琢削不暇。真苦吟而成。觀其句法格力可見矣。其自謂。夜吟曉不休。苦吟神鬼愁。如何不自閒。心與身為仇。而退之薦其詩云。榮華肖天秀。捷疾愈響報。何也。竹坡詩話。曰。韓退之。薦士。詩云。孟軻分邪正。眸子看皗目毛。杳然粹而清。可以鎮浮躁。余嘗讀東野。下第。詩云。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劍傷。及登第則自謂。春風得意馬蹄疾。
24
一日看盡長安花。一第之得失。喜憂至於如此。宜其雖得之而不能享也。退之謂。可以鎮浮躁。恐未免過情。
25
李光地曰。此薦孟郊之詩。而首段敘詩源委。極其簡盡。李太白便謂建安之詩。綺麗不足稱。杜子美則自梁。陳以下無貶詞。故惟韓公之論最得其衷。雖然。陶靖節詩蟬脫污濁。六代孤唱。韓公略無及之。何也。此與論文不列董。賈者同病。猶未免於以辭為主爾。
26
顧嗣立曰。公此詩歷敘詩學源流。自。三百篇。後。漢。魏止取蘇。李。建安七子。六朝止取鮑。謝。餘子一筆抹倒。眼明手竦。識力最高。唐初格律變於子昂。至李杜二公而極。所謂。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知公平生最得力於此也。後以東野繼之。似猶未足當此。若公之才大而力雄。思沈而筆銳。則庶乎可以配李杜而無慚矣。
27
。全唐詩話。曰。李翱薦孟郊於張建封云。茲有平昌孟郊。正士也。伏聞執事舊知之。郊為五言詩。自前漢李都尉。蘇屬國及建安諸子。南朝二謝。郊能兼其體而有之。李觀薦郊於梁肅補闕書曰。郊之五言詩。其有高處。在古無上。其有平處。下顧兩謝。韓送郊詩曰。作詩三百首。杳默咸池音。彼三子皆知言也。豈欺天下之人哉。
28
古風
29
今日曷不樂。幸時不用兵。無曰既蹙矣。乃尚可以生。彼州之賦。去汝不顧。此州之役。
30
去我奚適。一邑之水。可走而違。天下湯湯。曷其而歸。好我衣服。甘我飲食。無念百年。聊樂一日。
31
原選者評。史記。韓信傳。曰。農夫莫不輟耕釋耒。示俞衣甘食。索隱曰。恐滅亡不久。故廢止作業。而事美衣甘食。此篇結意類此。可謂長歌之哀深於痛哭矣。
32
胡渭曰。詩云。幸時不用兵。此必貞元十四年以前作也。十五年則吳少誠反。而大發諸道兵以討之矣。本識賦役之困。民無所逃。卻言時不用兵。正宜甘食好衣。相與為樂。辭彌婉而意彌痛。山樞。萇楚之遺音也。
33
樊汝霖曰。安史亂後。藩鎮相望於內地。大者連州十餘。小者不下三四。兵驕則逐帥。帥強則叛上。不廷不貢。往往而是。故託古風以寓意。觀詩意當在德宗之世。與。烽火。詩意相為表裏云。
34
嗟哉董生行
35
淮水出桐柏山。東馳遙遙千里不能休。淝水出其側。不能千里。百里入淮流。壽州屬縣有安豐。唐貞元時。縣人董生召南隱居行義於其中。刺史不能薦。天子不聞名聲。爵祿不及門。
36
門外惟有吏。日來征租更索錢。嗟哉董生朝出耕。夜歸讀古人書。盡日不得息。或山而樵。或水而漁。入廚具甘旨。上堂問起居。父母不戚戚。妻子不咨咨。嗟哉董生孝且慈。人不識。惟有天翁知。生祥下瑞無時期。家有狗乳出求食。雞來哺其兒。啄啄庭中拾蟲蟻。哺之不食鳴聲悲。徬徨躑躅久不去。以翼來覆待狗歸。嗟哉董生。誰將與儔。時之人夫妻相虐。兄弟為讎。食。
37
君之祿。而令父母愁。亦獨何心。嗟哉董生無與儔。
38
原選者評。神味苦淡。節族自然。集中寡二少雙。惟。琴操。間有近之者。
39
俞皐曰。古詩長短句。盛於太白。如。蜀道難。遠別離。等篇。實為公所取法者。其奇橫偏在用韻處貫下一筆。然後截住。以足上意。如。盡日不得息。亦獨何心。等句是也。
40
山石
41
山石犖確行徑微。黃昏到寺蝙蝠飛。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支子肥。
42
僧言古壁佛畫好。以火來照所見稀。鋪床拂席置羹飯。疏糲亦足飽我饑。
43
夜深靜臥百蟲絕。清月出嶺光入扉。天明獨去無道路。出入高下窮煙霏。
44
山紅澗碧紛爛熳。時見松櫪皆十圍。當流赤足蹋澗石。水聲激激風吹衣。
45
人生如此自可樂。豈必局束為人革幾。嗟哉吾黨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歸。
46
原選者評。以火來照所見稀。與。嶽廟。作。神縱欲福難為功。略同。於法則隨手撇脫。於意則素所不滿之事即隨處自然流露也。
47
某氏曰。東坡詩云。犖確何人似退之。意行無路欲從誰。宿雲解駮晨光漏。獨見山紅澗碧時。皆來公此篇中語也。
48
顧嗣立曰。七言古詩易入整麗。而亦近平熟。自老杜始為拗體。如。杜鵑行。之類。公之七言皆祖此種。而中間偏有極鮮麗處。不事雕琢更見精采。有聲有色。自是大家。元遺山。論詩絕句。云。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晚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真篤論也。
49
汴泗交流贈張僕射
50
汴泗交流郡城角。築場千步平如削。短垣三面繚逶迤。擊鼓騰騰樹赤旗。
51
新秋朝涼未見日。公早結束來何為。分曹決勝約前定。百馬攢蹄近相映。
52
球驚杖奮合且離。紅牛纓紱黃金羈。側身轉臂著馬腹。霹靂應手神珠馳。
53
超遙散漫兩閒暇。揮霍紛紜爭變化。發難得巧意氣粗。 聲四合壯士呼。
54
此誠習戰非為劇。豈若安坐行良圖。當今忠臣不可得。公馬莫走須殺賊。
55
原選者評。神采飛動。結有忠告。便比。雉帶箭。高一格。
56
顧嗣立曰。曹子建。白馬篇。仰手接飛猱。俯身散馬蹄。杜子美詩。走馬脫皚頭。手中
57
挑青絲。捷下萬仞罔。俯身試搴旗。側身轉臂。語意本此。發難得巧。即。雉帶箭。所謂。將軍欲以巧伏人。盤馬彎弓惜不發。是也。舊註難作去聲。引張良發八難解。大謬。
58
某氏曰。公集有。諫張僕射擊球書。此詩云。此誠習戰非為劇。豈若安坐行良圖。蓋諷之也。
59
鳴雁
60
嗷嗷鳴雁鳴且飛。窮秋南去春北歸。去寒就暖識所依。天長地闊棲息稀。
61
風霜酸苦稻粱微。毛羽摧落身不肥。徘徊反顧群侶違。哀鳴欲下洲渚非。
62
江南水闊朝雲多。草長沙軟無網羅。閒飛靜集鳴相和。違憂懷息性匪他。
63
凌風一舉君謂何。
64
原選者評。王伯大曰。公在徐州。與孟東野書。有曰。去年脫汴州之亂。遂來於此。主人與餘有故。居餘符離睢水上。及秋。將辭去。云云。主人謂建封。公在徐鬱鬱不得志。見於書與詩者如此。蓋託鴈以自喻也。
65
雉帶箭
66
原頭火燒靜兀兀。野雉畏鷹出復沒。將軍欲以巧伏人。盤馬彎弓惜不發。
67
地形漸窄觀者多。雉驚弓滿勁箭加。衝人決起百餘尺。紅翎白鏃隨傾斜。
68
將軍仰笑軍吏賀。五色離披馬前墮。
69
原選者評。篇幅有限。而盤屈跳盪。生氣遠出。故是神筆。
70
。容齋三筆。曰。昌黎。雉帶箭。詩東坡嘗大字書之。以為妙絕。予讀曹子建。七啟。論羽獵之美云。人稠網密。地逼勢脅。乃知韓公用意所來處。
71
。野雉畏鷹出復沒。方嵩卿本作。伏欲沒。朱子。考異。云。雉出復沒。而射者彎弓不肯輕發。正是形容持滿命中之巧。毫釐不差處。改作。伏欲。神采索然矣。
72
顧嗣立曰。將軍欲以巧伏人。盤馬彎弓惜不發。二句無限神情。無限頓挫。公蓋示人以運筆作文之法也。至其全首。波瀾委曲。細微熨貼。王留耕所謂。寫物之妙。其狀如在目前。
73
信然。信然。
74
沈德潛曰。李將軍度不中不發。發必應弦而倒。審量於未彎弓之先。此矜惜於己彎弓之候。總不肯輕見其技也。作詩作文。亦須得此意。
75
條山蒼
76
條山蒼。河水黃。
77
浪波沄沄去。松柏在山岡。
78
桃源圖
79
神仙有無何眇芒。桃源之說誠荒唐。流水盤迴山百轉。生綃數幅垂中堂。
80
武陵太守好事者。題封遠寄南宮下。南宮先生忻得之。波濤入筆驅文辭。
81
文工畫妙各臻極。異境恍惚移於斯。架巖鑿谷開宮室。接屋連牆千萬日。
82
嬴顛劉蹶了不聞。地坼天分非所恤。種桃處處惟開花。川源近遠烝紅霞。
83
初來猶自念鄉邑。歲久此地還成家。漁舟之子來何所。物色相猜更問語。
84
大蛇中斷喪前王。群馬南渡開新主。聽終辭絕共淒然。自說經今六百年。
85
當時萬事皆眼見。不知幾許猶流傳。爭持酒食來相饋。禮數不同樽俎異。
86
月明伴宿玉堂空。骨冷魂清無夢寐。夜半金雞啁哳鳴。火輪飛出客心驚。
87
人間有累不可住。依然離別難為情。船開棹進一迴顧。萬裏蒼蒼煙水暮。
88
世俗寧知偽與真。至今傳者武陵人。
89
原選者評。一起一結。善占地步。
90
彥周詩話。曰。退之。桃源行。云。種桃處處皆開花。川源近遠烝紅霞。狀花卉之盛。古今無人道此語。
91
俞皐曰。公七言古詩。少用對句。此篇諸對。亦甚奇偉。
92
沈德潛曰。玉堂。即金堂玉室意。以神仙目之。
93
東方半明
94
東方半明大星沒。獨有太白配殘月。嗟爾殘月勿相疑。同光共影須臾期。
95
殘月暉暉。太白睒睒。雞三號。更五點。
96
原選者評。與鐘鳴漏盡意同。
97
韓醇曰。此詩與。煌煌東方星。興寄頗同。蓋指順宗即位。不能親政。而憲宗在東宮之時也。
98
某氏曰。時賈耽。鄭王旬瑜二相。皆天下重望。王叔文用事。相繼引去。此詩所以喻。東方半明大星沒。也。韋執誼為叔文汲引。此詩所以喻。獨有太白配殘月。也。順宗已厭機政。執誼。
99
叔文尚以私意更相猜忌。此詩所以有。嗟爾殘月勿相疑。同光共影須臾期。也。及憲宗立而叔文。執誼竄。猶東方明而殘月。太白滅。此詩所以喻。殘月暉暉。太白目炎目炎。雞三號。更五點。也。意微而顯。誠得詩人之旨。
100
謁衡嶽廟遂宿嶽寺題門樓
101
五嶽祭秩皆三公。四方環鎮嵩當中。火維地荒足妖怪。天假神柄專其雄。
102
噴雲洩霧藏半腹。雖有絕頂誰能窮。我來正逢秋雨節。陰氣晦昧無清風。
103
潛心默禱若有應。豈非正直能感通。須臾靜掃眾峰出。仰見突兀撐青空。
104
紫蓋連延接天柱。石廩騰擲堆祝融。森然魄動下馬拜。松柏一徑趨靈宮。
105
粉牆丹柱動光彩。鬼物圖畫填青紅。升階傴僂薦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
106
廟令老人識神意。睢盱偵伺能鞠躬。手持盃珓導我擲。云此最吉餘難同。
107
竄逐蠻荒幸不死。衣食纔足甘長終。侯王將相望久絕。神縱欲福難為功。
108
夜投佛寺上高閣。星月掩映雲膧朧。猿鳴鐘動不知曙。杲杲寒日生於東。原選者評。東坡所謂。能開衡山之雲。者本此。
109
沈德潛曰。橫空盤硬語。妥帖力排。此詩足當此語。
110
王伯大曰。公兩謫南方。初自陽山北還過衡。在永貞元年八月。過潭適當殘秋。陪杜侍御遊湘西寺。詩云。是時秋向殘。是也。今云。我來正逢秋雨節。故知此詩是陽山還時作。後自潮州移刺袁州。則元和十五年十月。蓋未嘗過衡。據。袁州謝表。云。去年正月貶授潮州刺史。其年十月。準例量移。云云。即自潮州徑當來袁。又未嘗遇秋雨節時也。蘇東坡。觀市。詩云。潮陽太守南遷歸。喜見石廩堆祝融。粗言之耳。
111
永貞行
112
君不見太皇亮陰未出令。小人乘時偷國柄。北軍百萬虎與貔。天子自將非他師。
113
一朝奪印付私黨。懍懍朝士何能為。狐鳴梟噪爭署置。罻睒跳踉相嫵媚。
114
夜作詔書朝拜官。超資越序曾無難。公然白日受賄賂。火齊磊落堆金盤。
115
元臣故老不敢語。晝臥涕泣何汍瀾。董賢三公誰復惜。侯景九錫行可歎。
116
國家功高德且厚。天位未許庸夫乾。嗣皇卓犖信英主。文如太宗武高祖。
117
膺圖受禪登明堂。共流幽州魚玄死羽。四門肅穆賢俊登。數君匪親豈其朋。
118
郎官清要為世稱。荒郡迫野嗟可矜。湖波連天日相騰。蠻俗生梗瘴癘烝。
119
江氛嶺祲昏若凝。一蛇兩頭見未曾。怪鳥鳴喚令人憎。蠱蟲群飛夜撲燈。
120
雄虺毒螫墮股肱。食中置藥肝心崩。左右使令詐難憑。慎勿浪信常兢兢。
121
吾嘗同僚情可勝。具書目見非妄征。嗟爾既往宜為懲。
122
原選者評。前幅天昏地暗。中間日出冰消。閱至後幅。又如淒風苦雨。文生於情。變幻如是。
123
。蔡寬夫詩話。曰。子厚。禹錫於退之最厚善。然退之貶陽山。不能無疑。赴江陵途中寄三學士。云。同官盡才俊。偏善柳與劉。或慮語言泄。傳之落冤仇。二子不宜爾。將疑斷還不。
124
及其為。永貞行。憤疾至云。數君匪親豈其朋。又曰。吾嘗同僚情可勝。則亦見其坦夷尚義。
125
待朋友始終也。
126
。困學紀聞。曰。少陵善房次律。而。悲陳陶。一詩不為之隱。昌黎善柳子厚。而。永貞行。
127
一詩不為之諱。公議之不可掩也如是。
128
顧嗣立曰。此詩前半言小人放逐之為快。後半言數君貶謫之可矜。蓋為劉。柳諸公也。舊註專指夢得。似未必然。然夢得貶連州。而公曾令陽山。以具書目見句為證。於義亦通。姑存其說以俟考。
129
鄭群贈簟
130
蘄州笛竹天下知。鄭君所寶尤瑰奇。攜來當晝不得臥。一府傳看黃琉璃。
131
體堅色淨又藏節。盡眼凝滑無瑕疵。法曹貧賤眾所易。腰腹空大何能為。
132
自從五月困暑濕。如坐深甑遭烝炊。手磨袖拂心語口。慢膚多汗真相宜。
133
日暮歸來獨惆悵。有賣直欲傾家資。誰謂故人知我意。卷送八尺含風漪。呼奴掃地鋪未了。光彩照耀驚童兒。青蠅側翅蚤虱避。肅肅疑有清飆吹。
134
倒身甘寢百疾愈。卻願天日恒炎曦。明珠青玉不足報。贈子相好無時衰。
135
原選者評。皛人予。怨歌。云。常恐秋節至。涼風奪炎熱。此云。卻願天日恆炎曦。同一語妙。
136
顧嗣立曰。此詩每用反襯意見奇。如。攜來當晝不得臥。卻願天日恒炎曦。等句也。賦物之妙。直從細瑣處體貼而出。
137
沈德潛曰。卻願天日恒炎曦。與。攜來當晝不得臥。俱透過一層法。
138
樊汝霖曰。唐孔癸戈。私記。云。退之豐肥善睡。每來吾家。必命枕簟。而沈存中。筆談。亦云。世畫韓退之小面而美髯。著紗帽。此乃江南韓熙載爾。熙載謚文靖。江南人謂之韓文公。
139
因此遂誤以為退之。退之肥而少髯。此詩有。腰腹空大。及。慢膚多汗。之語。二說信然。
140
贈崔立之評事
141
崔侯文章苦捷敏。高浪駕天輸不盡。曾從關外來上都。隨身卷軸車連軫。
142
朝為百賦猶鬱怒。暮作千詩轉遒緊。搖毫擲簡自不供。頃刻青紅浮海蜃。
143
才豪氣猛易語言。往往蛟螭雜螻蚓。知音自古稱難遇。世俗乍見那妨哂。
144
勿嫌法官未登朝。猶勝赤尉長趨尹。時命雖乖心轉壯。技能虛富家逾窘。
145
念昔塵埃兩相逢。爭名齟齬持矛楯。子時專場誇觜距。餘始張軍嚴韅靷。
146
爾來但欲保封疆。莫學龐涓怯孫臏。竄逐新歸厭聞鬧。齒髮早衰嗟可閔。
147
頻蒙怨句刺棄遺。豈有賢官敢推引。深藏篋笥時一發。戢戢已多如束筍。
148
可憐無益費精神。有似黃金擲虛牝。當今聖人求侍從。拔擢鮧梓收楛箘。
149
東馬嚴徐已奮飛。枚皋即召窮且忍。復聞王師西討蜀。霜風冽冽摧朝菌。
150
走章馳檄在得賢。燕雀紛拿要鷹隼。竊料二塗必處一。豈比恒人長蠢蠢。
151
勸君韜養待徵招。不用雕琢愁肝腎。牆根菊花好沽酒。錢帛縱空衣可準。
152
暉暉簷日暖且鮮。摵摵井梧疏更殞。高士例須憐麴糵。丈夫終莫生畦畛。
153
能來取醉任喧呼。死後賢愚俱泯泯。
154
原選者評。可憐無益費精神。為千古文人之喟息。
155
。漁隱叢話。曰。立之詩有不工處。故退之以。蛟螭雜螻蚓。譏之。
156
送區宏南歸
157
穆昔南征軍不歸。蟲沙猿鶴伏以飛。洶洶洞庭莽翠微。九疑鑱天荒是非。
158
野有象犀水貝璣。分散百寶人士稀。我遷於南日周圍。來見者眾莫依稀。
159
爰有區子熒熒暉。觀以彞訓或從違。我念前人譬葑菲。落以斧引以糸墨徽。
160
雖有不逮驅馬非馬非。或採於薄漁於磯。服役不辱言不譏。從我荊州來京畿。
161
離其母妻絕因依。嗟我道不能自肥。子雖勤苦終何希。王都觀闕雙巍巍。
162
騰蹋眾駿事鞍革幾。佩服上色紫與緋。獨子之節可嗟唏。母附書至妻寄衣。
163
開書拆衣淚痕晞。雖不敕還情庶幾。朝暮盤羞惻庭闈。幽房無人感伊威。
164
人生此難餘可祈。子去矣時若發機。蜃沈海底氣昇霏。彩雉野伏朝扇翬。
165
處子窈窕王所妃。苟有令德隱不腓。況今天子鋪德威。蔽能者誅薦受示幾。
166
出送撫背我涕揮。行行正直慎脂韋。業成志樹來頎頎。我當為子言天扉。
167
原選者評。分散百寶人士稀。道盡西南邊徼地脈風氣。柳州所謂。少人而多石。也。雖不敕還情庶幾。語意深婉。遊子讀此。可以聽於無聲矣。
168
張耒曰。古人作七言詩。其句脈多上四字而以下三字成之。退之乃變句脈以上三下四。
169
如。落以斧引以糸墨徽。雖欲悔舌不可捫。是也。
170
方崧卿曰。九疑。言鑱天。洪濤。言舂天。皆奇語也。
171
李光地曰。公在陽山有區冊。在江陵又有區宏。皆相從不忍舍。故宏之從公於京而歸也。
172
詩以送之。惓惓訓勖。歸於正直。可詠可感。
173
三星行
174
我生之辰。月宿南斗。牛奮其角。箕張其口。牛不見服箱。斗不挹酒漿。箕獨有神靈。無時停簸揚。無善名已聞。無惡聲已。名聲相乘除。得少失有餘。三星各在天。什伍東西陳。
175
嗟汝牛與斗。汝獨不能神。
176
俞皐曰。奇趣卻從。大東。之詩來。變化自妙。用韻凡五轉。似古歌謠。
177
東坡志林。曰。韓退之詩。我生之辰。月宿南斗。乃知退之以磨蠍為身宮。僕以磨蠍為命宮。平生多得謗譽。殆同病也。
178
剝啄行
179
剝剝啄啄。有客至門。我不出應。客去而嗔。從者語我。子胡為然。我不厭客。困於語言。
180
欲不出納。以堙其源。空堂幽幽。有秸有莞。門以兩版。業書於間。窅窅深塹。其墉甚完。彼寧可隳。此不可干。從者語我。嗟子誠難。子雖云爾。其口益蕃。我為子謀。有萬其全。凡今之人。急名與官。子不引去。與為波瀾。雖不開口。雖不開關。變化咀嚼。有鬼有神。今去不勇。
181
其如後艱。我謝再拜。汝無復云。往追不及。來不有年。
182
原選者評。方崧卿曰。韓文。與。多作。以。他文見者非一。詩。之子歸。不我以。注。
183
。以。猶與也。朱子。考異。云。按。陸宣公奏議。亦然。如云。未審云云以否。之類是也。然當作。與。為正。
184
某氏曰。公被讒出為陽山。至是召還。又有謗之者。故。三星行。云。名聲相乘除。得少失有餘。剝啄行。云。我不厭客。困於語言。欲不出納。以堙其源。各有所激云爾。歐陽文忠。擬剝啄行寄少師。云。剝剝復啄啄。柴門驚鳥雀。故人千里駕。信士百金諾。云云。公遠讒避謗。
185
欲謝客以堙其源。故深其塹。堅其墉。要為不可干者。而歐陽則歸老故鄉。欣然喜客之至。是以其辭不同如此。
186
孟東野失子并序
187
東野連產三子。不數日輒失之。幾老。念無後以悲。其友人昌黎韓愈。懼其傷也。推天假其命以喻之。
188
失子將何尤。吾將上尤天。女實主下人。與奪一何偏。彼於汝何有。乃令蕃且延。
189
此獨何罪辜。生死旬日間。上呼無時聞。滴地淚到泉。地只為之悲。瑟縮久不安。
190
乃呼大靈龜。騎雲款天門。問天主下人。薄厚胡不均。天曰天地人。由來不相關。
191
吾懸日與月。吾繫星與辰。日月相噬齧。星辰踣而顛。吾不女之罪。知非女由緣。
192
且物各有分。孰能使之然。有子與無子。禍福未可原。魚子滿母腹。一一欲誰憐。
193
細腰不自乳。舉族長孤鰥。鴟梟啄母腦。母死子始翻。蝮蛇生子時。坼裂腸與肝。
194
好子雖云好。未還恩與勤。惡子不可說。鴟梟蝮蛇然。有子且勿喜。無子固勿歎。
195
上聖不待教。賢聞語而遷。下愚聞語惑。雖教無由悛。大靈頓頭受。即日以命還。
196
地只謂大靈。女往告其人。東野夜得夢。有夫玄衣巾。闖然入其戶。三稱天之言。
197
再拜謝玄夫。收悲以歡忻。
198
原選者評。龜傳。祝詞云。假之玉靈夫子而上行於天。下行於淵。詩以大靈發端。本此。
199
王伯大曰。黃魯直嘗書此詩遺石君美。君美失子。云。時以觀覽。可用亂思而紓哀。究觀物理。其實如此。大概因果耳。退之救世弊。故并因果不言。然此一段文意。乃是。涅經。中佛語。退之嘗言。不能無所不讀。未有能為大儒者。其弗信矣乎。魯直所云如此。
200
俞皐曰。用韻本主先字。兼入真。文。元。寒。刪諸韻。是古韻也。與。此日足可惜。一首同法。
201
顧嗣立曰。按。孟東野集。有。悼幼子。詩云。負我十年恩。欠爾千行淚。灑之北原上。不待秋風至。杏殤。詩云。兒生月不明。兒死月始光。此誠天不知。翦棄我子孫。又云。病叟無子孫。獨立猶束柴。其詞甚可哀也。卷三十
202
黎韓愈詩四十五首
203
陸渾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韻
204
皇甫補官古賁渾。時當玄冬澤乾源。山狂谷很相吐吞。風怒不休何軒軒。
205
擺磨出火以自燔。有聲夜中驚莫原。天跳地踔顛乾坤。赫赫上照窮崖垠。
206
截然高周燒四垣。神焦鬼爛無逃門。三光弛隳不復暾。虎熊麋豬逮猴猿。
207
水龍鼉龜魚與黿。鴉鴟雕鷹雉鵠昆鳥。火尋炰煨爊孰飛奔。祝融告休酌卑尊。
208
錯陳齊玫闢華園。芙蓉披猖塞鮮繁。千鐘萬鼓咽耳喧。攢雜啾嚄沸篪塤。
209
彤幢絳旃紫纛幡。炎官熱屬朱冠衣軍。髹其肉皮通髀臀。頹胸垤腹車掀轅。
210
緹顏韋未股豹兩鞬。霞車虹靷日轂車番。丹蕤糸原蓋緋糸番罿。紅帷赤幕羅脤膰。
211
羀池波風肉陵屯。谽呀鉅壑頗黎盆。豆登五山瀛四樽。熙熙釂酉壽笑語言。
212
雷公擘山海水翻。齒牙嚼嚙舌反。電光罽磹赤頁目罼。王頁冥收威避玄根。
213
斥棄輿馬背厥孫。縮身潛喘拳肩跟。君臣相憐加愛恩。命黑螭偵焚其元。
214
天關悠悠不可援。夢通上帝血面論。側身欲進叱於閽。帝賜九河湔涕痕。
215
又詔巫陽反其魂。徐命之前問何冤。火行於冬古所存。我如禁之絕其飧。
216
女丁婦壬傳世婚。一朝結讎奈後昆。時行當反慎藏蹲。視桃著花可小騫。
217
月及申酉利復怨。助汝五龍從九鯤。溺厥邑囚之崑倉。皇甫作詩止睡昏。
218
辭誇出真遂上焚。要餘和增怪又煩。雖欲悔舌不可捫。
219
原選者評。只是詠野燒耳。寫得如此天動地山及。憑空結撰。心花怒生。
220
韓醇曰。詳此詩。始則言火勢之盛。次則言祝融之御火。其下則水火相克相濟之說也。
221
樊汝霖曰。從公學文者多矣。惟李習之得公之正。皇甫持正得公之奇。持正嘗語人曰。
222
。書。之文不奇。易。可謂奇矣。豈礙理傷聖乎。如。龍戰於野。其血玄黃。見豕負塗。載鬼一車。突如其來如。焚如死如棄如。何等語也。公此詩。黑螭。五龍。九鯤。等語。其與。易。龍戰于野。何異。
223
。筆墨閒錄。曰。無逸云。鴉鴟雕鷹雉鵠昆鳥。句正。柏梁。體。後山作七言詩上東坡。襲此體。
224
劉石齡曰。公詩根柢。全在經傳。如。易。說卦。離為火。其於人也。為大腹。故於炎官熱屬。以頹胸垤腹擬諸其形容。非臆說也。又。彤幢。紫纛。日轂。霞車。虹革引。
225
。豹。革建。電光。赤頁目。等字。亦從。為日。為電。為甲胄。為戈兵。句化出。造語極奇。必有依據。以理考索。無不可解者。世儒於此篇每以怪異目之。且以不可解置之。吁。此亦未深求其故耳。豈真不解哉。
226
。中山詩話。曰。唐詩賡和。有次韻。先後無易。有依韻。同在一韻。有用韻。用彼韻不必次。韓吏部。和皇甫陸渾山火。是也。今人多不曉。
227
洪興祖曰。丁。火也。壬。水也。火。女也。水。男也。丁為婦於壬。故曰。女丁婦壬。一作。夫丁婦壬。亦通。夫丁者。壬也。言壬為丁夫。婦壬。丁也。言丁為壬婦也。
228
朱子曰。按丁為陽中之陰。壬為陰中之陽。故言女之丁者。為婦於壬。以見水火之相配。
229
今術家亦言丁與壬合。洪氏二說皆是。
230
苦寒
231
四時各平分。一氣不可兼。隆寒奪春序。顓頊固不廉。太昊弛維綱。畏避但守謙。
232
遂令黃泉下。萌牙夭勾尖。草木不復抽。百味失苦甜。凶飆攪宇宙。鋩刃甚割砭。
233
日月雖云尊。不能活烏蟾。羲和送日出。恇怯頻窺覘。炎帝持祝融。呵噓不相炎。
234
而我當此時。恩光何由沾。肌膚生鱗甲。衣被如刀鐮。氣寒鼻莫鼻臭。血凍指不拈。
235
濁醪沸入喉。口角如銜箝。將持匕箸食。觸指如排簽。侵爐不覺曖。熾炭屢以添。
236
探湯無所益。何況纊與縑。虎豹僵穴中。蛟螭死幽潛。熒惑喪躔次。六龍冰脫髯。
237
芒碭大包內。生類恐盡殲。啾啾窗間雀。不知已微纖。舉頭仰天鳴。所願晷刻淹。
238
不如彈射死。卻得親炰火尋。鸞皇苟不存。爾固不在占。其餘蠢動儔。俱死誰恩嫌。
239
伊我稱最靈。不能女覆苫。悲哀激憤歎。五藏難安恬。中宵倚牆立。淫淚何漸漸。
240
天王哀無辜。惠我下顧瞻。褰旒去耳纊。調和進梅鹽。賢能日登御。黜彼傲與憸。
241
生風吹死氣。豁達如褰簾。懸乳零落墮。晨光入前簷。雪霜頓銷釋。土脈膏且黏。
242
豈徒蘭蕙榮。施及艾與蒹。日萼行鑠鑠。風條坐襜襜。天乎苟其能。吾死意亦厭。
243
原選者評。銳思纔刻。字帶刀鋒。不數晉人危語了語。結意與少陵。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
244
正同。
245
王伯大曰。此詩意蓋有所諷。德宗貞元十九年春。公為四門博士作。
246
某氏曰。按。舊唐書。韋渠牟傳。自陸贄免相後。德宗不復委成宰相。廟堂備員。行文書而已。所狎而取信者。裴延齡。李齊運。王紹。李實。韋執誼與渠牟等。皆權傾相府。姦欺多端。此詩所以諷也。
247
胡渭曰。唐書。五行志。貞元十九年三月。大雪。豈即所謂苦寒耶。
248
和虞部盧四酬翰林錢七赤藤杖歌
249
赤藤為杖世未窺。台郎始攜自滇池。滇王埽宮避使者。跪進再拜語嗢咿。
250
繩橋拄過免傾墮。性命造次蒙扶持。途經百國皆莫識。君臣聚觀逐旌麾。
251
共傳滇神出水獻。赤龍拔鬚血淋漓。又云羲和操火鞭。暝到西極睡所遺。
252
幾重包裹自題署。不以珍怪誇荒夷。歸來捧贈同舍子。浮光照手欲把疑。
253
空堂晝眠倚牖戶。飛電著壁搜蛟螭。南宮清深禁闈密。唱和有類吹塤篪。
254
妍辭麗句不可繼。見寄聊且慰分司。
255
原選者評。沈德潛曰。赤龍。羲和。云云。此種奇傑。昌黎獨造。
256
送湖南李正字歸
257
長沙入楚深。洞庭值秋晚。人隨鴻鴈少。江共蒹葭遠。歷歷餘所經。悠悠子當返。
258
孤游懷耿介。旅宿夢婉娩。風土稍殊音。魚蝦日異飯。親交俱在此。誰與同息偃。
259
原選者評。風神綿邈。絕似韋。柳。是。昌黎集。中變調。唯。南溪。三首近之。
260
沈德潛曰。昌黎五言。難得此清遠之格。
261
寄盧仝
262
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數間而已矣。一奴長鬚不裹頭。一婢赤腳老無齒。
263
辛勤奉養十餘人。上有慈親下妻子。先生結髮憎俗徒。閉門不出動一紀。
264
至今鄰僧乞米送。僕忝縣尹能不恥。俸錢供給公私餘。時至薄少助祭祀。
265
勸參留守謁大尹。言語才及輒掩耳。水北山人得名聲。去年去作幕下士。
266
水南山人又繼往。鞍馬僕從塞閭里。少室山人索價高。兩以諫官徵不起。
267
彼皆刺口論世事。有力未免遭驅使。先生事業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繩己。
268
。春秋。五傳束高閣。獨抱遺經究終始。往年弄筆嘲同異。怪辭驚眾謗不已。
269
近來自說尋坦塗。猶上虛空跨綠馬耳。去歲生兒名添丁。意令與國充耘耔。
270
國家丁口連四海。豈無農夫親耒耜。先生抱才終大用。宰相未許終不仕。
271
假如不在陳力列。立言垂範亦足恃。苗裔當蒙十世宥。豈謂貽厥無基址。
272
故知忠孝生天性。潔身亂倫安足擬。昨晚長須來下狀。隔牆惡少惡難似。
273
每騎屋山下窺闞。渾舍驚怕走折趾。憑依婚媾欺官吏。不信令行能禁止。
274
先生受屈未曾語。忽此來告良有以。嗟我身為赤縣令。操權不用欲何俟。
275
立召賊曹呼伍伯。盡取鼠輩尸諸市。先生又遣長鬚來。如此處置非所喜。
276
況又時當長養節。都邑未可猛政理。先生固是餘所畏。度量不敢窺涯涘。
277
放縱是誰之過歟。效尤戮僕愧前史。買羊沽酒謝不敏。偶逢明月曜桃李。
278
先生有意許降臨。更遣長須致雙鯉。
279
原選者評。玉川垂老。尚依時宰。致罹甘露之難。其人固非高隱。退之何以傾倒乃爾。觀詩中所敘。特與鄰人構訟。而以情面聽其起滅耳。卻寫得壁立千仞。有執鞭忻慕之意。乃知唐時處士。類能作聲價如此。
280
。隱居詩話。曰。退之。李花。詩云。夜領張徹投盧仝。乘雲共至玉皇家。長姬香御四羅列。縞裙練帨無等差。及。贈盧仝。詩曰。買羊沽酒謝不敏。偶逢明月曜桃李。即此時也。李渤。石洪。溫造為處士。純盜虛名。韓愈雖與之游。而多侮薄之。所謂。水北山人得名聲。去年去作幕下士。水南山人又繼往。鞍馬僕從塞閭里。少室山人索價高。兩以諫官徵不起。彼皆刺口論世事。有力未免遭驅使。夫為處士乃刺口論世事。希聲名願驅使。又要索高價。似玉飾僕御以誇閭里。此何等人也。其侮薄之甚矣。班固云。春秋。五傳。謂左丘明。公羊高。穀梁赤。
281
鄒氏。夾氏。又云。鄒氏無書。夾氏未有書。而韓愈。贈盧仝。詩云。春秋。五傳束高閣。獨抱遺經究終始。不知此二傳果何等書也。
282
。彥周詩話。曰。玉川子。春秋傳。僕家舊有之。今亡矣。辭簡而遠。得聖人之意為多。後世有深於經而見盧傳者。當知退之之不妄許人也。
283
酬司門盧四兄云夫院長望秋作
284
長安雨洗新秋出。極目寒鏡開塵函。終南曉望蹋龍尾。倚天更覺青巉巉。
285
自知短淺無所補。從事久此穿朝衫。歸來得便即遊覽。暫似壯馬脫重銜。
286
曲江荷花蓋十里。江湖生目思莫緘。樂遊下矚無遠近。綠槐萍合不可芟。
287
白首寓居誰借問。平地寸步扃雲岩。雲夫吾兄有狂氣。嗜好與俗殊酸鹹。
288
日來省我不肯去。論詩說賦相言南言南。望秋。一章已驚絕。猶言低抑避謗讒。
289
若使乘酣騁雄怪。造化何以當鐫羂。嗟我小生值強伴。怯膽變勇神明鑒。
290
馳坑跨谷終未悔。為利而止真貪饞。高揖群公謝名譽。遠追甫白感至誠。
291
樓頭完月不共宿。其奈就缺行攕攕。
292
誰氏子
293
非癡非狂誰氏子。去入王屋稱道士。白頭老母遮門啼。挽斷衫袖留不止。
294
翠眉新婦年二十。載送還家哭穿市。或云欲學吹鳳笙。所慕靈妃媲簫史。
295
又云時俗輕尋常。力行險怪取貴仕。神仙雖然有傳說。知者盡知其妄矣。
296
聖君賢相安可欺。乾死窮山竟何俟。嗚呼余心誠豈弟。願往教誨究終始。
297
罰一勸百政之經。不從而誅未晚耳。誰其友親能哀憐。寫吾此詩持送似。
298
原選者評。原注曰。呂氏子炅。見。李素墓誌。
299
本集。河南少尹李素墓誌。曰。素拜河南少尹。行大尹事。呂氏子炅。棄其妻。著道士衣冠。謝母曰。當學仙王屋山。去數月復出。間詣公。公立之府門外。使吏卒脫道士服。給冠帶。
300
送付其母。
301
送無本師歸范陽
302
無本於為文。身大不及膽。吾嘗示之難。勇往無不敢。蛟龍弄角牙。造次欲手攬。
303
眾鬼囚大幽。下覷襲玄窞。天陽熙四海。注視首不頷。鯨鵬相摩窣。兩舉快一啖。
304
夫豈能必然。固已謝黯黮。狂詞肆滂葩。低昂見舒慘。姦窮怪變得。往往造平淡。
305
蜂蟬碎錦纈。綠池披菡萏。芝英擢荒蓁。孤翮起連菼。家住幽都遠。未識氣先感。
306
來尋吾何能。無殊嗜昌歜。始見洛陽春。桃枝綴紅糝。遂來長安里。時卦轉習坎。
307
老懶無鬥心。久不事鉛槧。欲以金帛酬。舉室常咸頁頷。念當委我去。雪霜刻以憯。獰飆攪空衢。天地與頓撼。勉率吐歌詩。慰女別後覽。
308
原選者評。獎賞之中。諷喻深遠。正不獨為浪仙說法也。身大不及膽。妙於翻用。
309
俞皐曰。凡昌黎先生論文諸作。極有關係。其中次第。俱從親身歷過。故能言其甘苦親切乃爾。如此詩云。無本於為文。身大不及膽。吾嘗示之難。勇往無不敢。作詩入手須要膽力。
310
全在勇往上見其造詣之高。又云。奸窮變怪得。往往造平淡。平淡得於能變之後。所謂漸近自然也。此境夫豈易到。公之指點來學者。深矣微矣。
311
石鼓歌
312
張生手持石鼓文。勸我試作石鼓歌。少陵無人謫仙死。才薄將奈石鼓何。
313
周綱陵遲四海沸。宣王憤起揮天戈。大開明堂受朝賀。諸侯劍珮鳴相磨。
314
蒐於岐陽騁雄俊。萬里禽獸皆遮羅。鐫功勒成告萬世。鑿石作鼓隳嵯峨。
315
從臣才藝咸第一。揀選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神守護煩為呵。
316
公從何處得紙本。毫髮盡備無差訛。辭嚴義密讀難曉。字體不類隸與科。
317
年深豈免有缺畫。快劍斫斷生蛟鼉。鸞翔鳳翥眾仙下。珊瑚碧樹交枝柯。
318
金繩鐵索鎖紐壯。古鼎躍水龍騰梭。陋儒編詩不收入。二雅褊迫無委蛇。
319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嗟餘好古生苦晚。對此涕淚雙滂沱。
320
憶昔初蒙博士徵。其年始改稱元和。故人從軍在右輔。為我量度掘臼科。
321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寶存豈多。氈包席裹可立致。十鼓只載數駱駝。
322
薦諸太廟比郜鼎。光價豈止百倍過。聖恩若許留太學。諸生講解得切磋。
323
觀經鴻都尚填咽。坐見舉國來奔波。剜苔剔蘚露節角。安置妥帖平不頗。
324
大廈深簷與蓋覆。經歷久遠期無佗。中朝大官老於事。詎肯感激徒媕。
325
牧童敲火牛礪角。誰復著手為摩挲。日銷月鑠就埋沒。六年西顧空吟哦。
326
羲之俗書趁姿媚。數紙尚可博白鵝。繼周八代爭戰罷。無人收拾理則那。
327
方今太平日無事。柄任儒術崇邱軻。安能以此上論列。願借辯口如懸河。
328
石鼓之歌止於此。嗚呼吾意其蹉跎。
329
原選者評。典重瑰奇。良足鑄之金而磨之石。後半旁皇珍惜。更見懷古情深。厥後石鼓升沈不一。竟得依聖人之居。其文與六籍並垂永世。則退之請留太學之說。實有力焉。此詩亦不為空作矣。
330
。容齋隨筆。曰。文士為文。有矜夸過實。雖韓文公不能免。如。石鼓歌。極道周宣王之事偉矣。至云。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遺羲娥。陋儒編詩不收入。二雅褊迫無委蛇。是謂三百篇皆如星宿。獨此詩如日月也。二雅褊迫。之語。尤非所宜言。今世所傳石鼓之詞尚在。豈能出吉日車攻之右。安知非經聖人所刪乎。
331
。困學紀聞。曰。致堂云。韓退之賦。石鼓。曰。孔子西行不到秦。故不見錄。孔子編。詩。
332
豈必身歷而後及哉。信斯言也。車鄰。駟鐵。胡為而收之也。
333
。集古錄。曰。石鼓久在岐陽。初不見稱於前世。至唐人始盛稱之。而韋應物以為周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詩爾。韓退之直以為宣王之鼓。在今鳳翔孔子廟中。鼓有十。先時散棄於野。鄭餘慶始置之於廟。而亡其一。皇祐四年。向傅師求於民間得之。十鼓乃足。其文可見者四百六十五。磨滅不可識者過半。然其可疑者三四。退之好古不妄者。予姑取以為信耳。至於字畫。亦非史籀不能作也。
334
。塵史。曰。右軍書多不講偏旁。此退之所謂。羲之俗書姿媚。者也。
335
。蔡寬夫詩話。曰。退之。石鼓歌。云。羲之俗書姿媚。數紙尚可博白鵝。觀此語便知退之非留意於書者。今洛中尚有石刻題名。信不甚工。
336
。石鼓文音訓。曰。初在陳倉野中。唐鄭餘慶始遷之鳳翔。宋大觀中徙開封。靖康末金人取之。以歸於燕。元皇慶癸丑始置大成。至聖。文。宣王廟門之左右。
337
沈德潛曰。陋儒。指當時採風者。言二雅不載。孔子無從采取也。隸書風俗通行。別於古篆。故云。俗書。無貶右軍意。
338
題炭谷湫祠堂
339
萬生都陽明。幽暗鬼所寰。嗟龍獨何智。出入人鬼間。不知誰為助。若執造化關。
340
厭處平地水。巢居插天山。列峰若攢指。石盂仰環環。巨靈高其捧。保此一掬慳。
341
森沈固含蓄。本以儲陰姦。魚鱉蒙擁護。群嬉傲天頑。翾翾棲託禽。飛飛一何間。
342
祠堂像侔真。擢玉紆煙鬟。群怪儼伺候。恩威在其顏。我來日正中。悚惕思先還。
343
寄立尺寸地。敢言來塗艱。吁無吹毛刃。血此牛蹄殷。至今乘水旱。鼓舞寡與鰥。
344
林業鎮冥冥。窮年無由刪。妍英雜艷實。星瑣黃朱班。石級皆險滑。顛躋莫牽攀。
345
尨區雛眾碎。付與宿已頒。棄去可奈何。吾其死茅菅。
346
原選者評。感時託諷。不覺義形於色。秋懷。已發其端。此更淋漓盡致。按。唐書。王叔文傳。順宗不能聽政。深居施幄坐。以牛昭容。宦人李忠言侍側。群臣奏事。從帷中可其奏。
347
大抵叔文因人丕。人丕因忠言。忠言因昭容。更相依仗。又。王人丕傳。叔文入止翰林。而人丕至柿林院。見牛昭容等。此詩。擢玉紆煙鬟。云云。蓋借澄源以喻昭容也。
348
某氏曰。按宋敏求。長安志。云。炭谷在萬年縣南六十里。又云。澄源夫人湫廟。在終南山炭谷。公。南山詩。有云。因緣窺其湫。即此。湫。龍所居也。
349
胡渭曰。公詠。南山。云。拘官計日月。欲進不可又。因緣窺其湫。凝湛陰獸。此為四門博士時事也。時天晦大雪。淚目苦水蒙瞀。此赴陽山過藍田時事也。昨來逢清霽。宿願忻始副。此江陵入至藍田時事也。題炭谷湫。詩。蓋貞元十九年京師旱。祈雨湫祠。公往觀焉。
350
故曰。因緣窺其湫。因緣謂以事行。非特遊也。篇中饒有諷刺。時德宗幸臣李齊運。李實。韋執誼等與王叔文交通。亂政滋甚。故公因所見以起興。湫龍澄源喻幸臣。魚鱉禽鳥及群怪喻黨人也。秋懷。慾罾寒蛟。而是詩恨不能血此牛蹄。剛腸疾惡。情見乎辭。劉。柳洩言。群小側目。
351
陽山之謫。所自來矣。上疏云乎哉。
352
聽潁師彈琴
353
暱暱兒女語。恩怨相爾汝。劃然變軒昂。勇士赴敵場。
354
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喧啾百鳥群。忽見孤鳳凰。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嗟餘有兩耳。未省聽絲篁。
355
自聞潁師彈。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濕衣淚滂滂。
356
穎乎爾誠能。無以冰炭置我腸。
357
原選者評。寫琴聲之妙。實為得髓。繁休伯稱車子。柳子厚。志箏師。皆不能及。永叔善琴。
358
乃用此為譏議耶。躋攀。二語。千古詩文妙決。
359
西清詩話。曰。六一居士嘗問東坡。琴詩孰優。坡答以退之。聽潁師琴。公曰。此只是聽琵琶耳。吳僧義海以琴名世。或以六一語問海。海曰。歐陽公一代英偉。然斯語誤矣。暱暱兒女語。恩怨相爾汝。言輕柔細屑。真情出見也。劃然變軒昂。勇士赴敵場。精神餘謹聳觀聽也。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縱橫變態。浩乎不失自然也。喧啾百鳥群。忽見孤鳳凰。又見穎孤絕不同流俗下俚聲也。躋攀分寸不可上。失勢一落千丈強。起伏抑揚。
360
不主故常也。皆指下絲聲妙處。惟琴為然。琵琶格上聲。烏能爾耶。退之深得其趣。未易譏評也。
361
。彥周詩話。曰。退之。聽潁師琴。詩云。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飛揚。此泛聲也。
362
謂輕非絲。重非木也。喧啾百鳥群。忽見孤鳳凰。泛聲中寄指聲也。躋攀分寸不可上。吟繹聲也。失勢一落千丈強。順下聲也。善琴者云。此數聲最艱工。自文忠公與東坡論此詩作聽琵琶之後。後生隨例云云。故論之。少為退之雪冤。
363
調張籍
364
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不知群兒愚。那用故謗傷。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365
伊我生其後。舉頸遙相望。夜夢多見之。晝思反微茫。徒觀斧鑿痕。不矚治水航。
366
相當施手時。巨刃磨天揚。垠崖劃崩豁。乾坤擺雷硠。惟此兩夫子。家居率荒涼。
367
帝欲長吟哦。故遣起且僵。翦翎送籠中。使看百鳥翔。平生千萬篇。金薤垂琳琅。
368
仙官敕六丁。雷電下取將。流落人間者。太山一豪芒。我願生兩翅。捕逐出八荒。
369
精誠忽交通。百怪入我腸。刺手拔鯨牙。舉瓢酌天漿。騰身跨汗漫。不著織女襄。
370
顧語地上友。經營無太忙。乞君飛霞珮。與我高頡頏。
371
原選者評。此示籍以詩派正宗。言己所手追心慕。惟有李。杜。雖不可幾及。亦必升天入地以求之。籍有志於此。當相與為後先也。所以推崇李。杜者至矣。
372
魏仲舉曰。退之有取於李。杜。如。薦士。醉留東野。望秋。石鼓。等詩。每致意焉。
373
然未若此詩之專美也。
374
。雪浪齋日記。曰。退之參李。杜。透機關。於。調張籍。詩見之。自。我願生兩翅。捕逐出八荒。以下。至。乞君飛霞珮。與我高頡頑。此領會語也。從退之言詩者多。而獨許籍者。以有見處可以傳衣耳。
375
。竹坡詩話。曰。元微之作李。杜優劣論。謂太白不能窺杜甫之藩籬。況堂奧乎。唐人未嘗有此論。而積始為之。至退之云。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不知群兒愚。那用故謗傷。則不復為優劣矣。洪慶善作。韓文辨證。著魏道輔之言。謂退之此詩。為微之作也。微之雖不當自作優劣。然指積為愚兒。豈退之之意乎。盧郎中雲夫寄示送盤谷子詩兩章歌以和之昔尋李願向盤谷。正見高崖巨壁爭開張。是時新晴天井溢。誰把長劍倚太行。
376
衝風吹破落天外。飛雨白日灑洛陽。東蹈燕川食曠野。有饋木蕨芽滿筐。
377
馬頭溪深不可厲。借車載過水入箱。平沙綠浪榜方口。雁鴨飛起穿垂楊。
378
窮探極覽頗恣橫。物外日月本不忙。歸來辛苦欲誰為。坐令再往之計墮眇芒。
379
閉門長安三日雪。推書撲筆歌慨慷。帝無壯士遣屬和。遠憶盧老詩顛狂。
380
開緘忽睹送歸作。字向紙上皆軒昂。又知李侯竟不顧。方冬獨入崔嵬藏。
381
我今進退幾時決。十年蠢蠢隨朝行。家請官供不報答。無異雀鼠偷太倉。
382
行抽手版付丞相。不待彈劾還耕桑。
383
原選者評。字向紙上皆軒昂。正是此篇評語。高詠數番。令人增長意氣。
384
。漁隱業話。曰。東坡云。歐陽文忠言。晉無文章。惟陶淵明。歸去來。一篇而已。餘亦謂唐無文章。唯韓退之。送李愿歸盤谷序。一篇而已。平生欲效此作一文。每執筆輒罷。因自笑曰。
385
。不若且放。教退之獨步。退之尋常詩自謂不逮李杜。至於。昔尋李愿向盤谷。一篇。獨不減子美。
386
病中贈張十八
387
中虛得暴下。避冷臥北窗。不蹋曉鼓朝。安眠聽逄逄。籍也處閭里。抱能未施邦。
388
文章自娛戲。金石日擊撞。龍文百斛鼎。筆力可獨扛。談舌久不掉。非君亮誰雙。
389
扶幾導之言。曲節初摐摐。半塗喜開鑿。派別失大江。吾欲盈其氣。不令見麾幢。
390
牛羊滿田野。解束空杠。傾樽與斟酌。四壁堆罌缸。玄帷隔雪風。照爐釘明金工。
391
夜闌縱捭闔。哆口疏眉厖。勢侔高陽翁。坐約齊橫降。連日挾所有。形軀頓冪肛。
392
將歸乃徐謂。子言得無哤。迴軍與角逐。斫樹收窮龐。雌聲吐款要。酒壺綴羊腔。
393
君乃昆崙渠。籍乃嶺頭瀧。譬如蟻垤微。詎可陵崆羄。幸願終賜之。斬拔木卉與椿。
394
從此識歸處。東流水淙淙。
395
原選者評。此篇當就用韻處玩其苦心巧思。大略以軍事進退為比。皆就韻之所近。而詞義乃各得其儕。如前有高陽一喻。而後之窮龐乃以類從。不為強押。凡解旆迴軍。約降吐款。前後俱一線穿成。於此見長篇險韻。定須慘淡經營。不可恃才鹵莽也。按。顧嗣立謂。諸家舊注不無舛錯。如。病中贈張十八。云。龍文百斛鼎。孫汝聽不知出自班孟堅。寶鼎詩。而漫引。史記。秦武王與孟說舉龍文之鼎。此其訛謬更甚。嗣立但見。史記。秦本紀。有王與孟說舉鼎事。而無龍文字面。遂疑其訛謬而改注之。不知秦武王與孟說舉龍文赤鼎。自在。趙世家。中。詩本用此。孫注或欠詳晰。而於義未為失也。若不引舉鼎而泛引寶鼎。於下句力扛何涉。舊注固時有舛錯。此則改注。反成言為謬。特為正之。
396
韓醇曰。公始也扶機導籍使之言。且匿其麾幢。解旆束杠而示之弱。籍乃縱其捭闔。如酈生之下齊。既連日挾其所有。其後軀病語。乃為公所敗。是猶孫臏之收龐涓也。籍既為公所敗。乃自以為嶺頭之瀧不足以方昆崙之渠。蟻垤之微不足以陵崆之山。願終受教於公。而公於是導其所歸也。
397
寄崔二十六立之
398
西城員外丞。心跡兩屈奇。往歲戰詞賦。不將勢力隨。下驢入省門。左右驚紛披。
399
傲兀坐試席。深業見孤羆。文如翻水成。初不用意為。四座各低面。不敢捩眼窺。
400
升階揖侍郎。歸舍日未欹。佳句喧眾口。考官敢瑕疵。連年收科第。若摘頷底髭。
401
迴首卿相位。通途無他岐。豈論校書郎。袍笏光參差。童稚見稱說。祝身得如斯。
402
儕輩妒且熱。喘如竹筒吹。老婦願嫁女。約不論財貲。老翁不量分。累月笞其兒。
403
攪攪爭附託。無人角雄雌。由來人間事。翻覆不可知。安有巢中。插翅飛天陲。
404
駒麛著爪牙。猛虎借與皮。汝頭有韁系。汝腳有索縻。陷身泥溝間。誰復稟指手為。
405
不脫吏部選。可見偶與奇。又作朝士貶。得非命所施。客居京城中。十日營一炊。
406
逼迫走巴蠻。恩愛座上離。昨來漢水頭。始得完孤羈。桁掛新衣裳。盎棄食殘糜。
407
苟無飢寒苦。那用分高卑。憐我還好古。宦途同險巇。每旬遺我書。竟歲無差池。
408
新篇奚其思。風幡肆逶迤。又論諸毛功。劈水看蛟螭。雷電生睒罻。角鬣相撐披。
409
屬我感窮景。抱華不能摛。倡來和相報。愧歎俾我疵。又寄百尺採。緋紅相盛衰。
410
巧能喻其誠。深淺抽肝脾。開展放我側。方餐涕垂匙。朋交日凋謝。存者逐利移。
411
子寧獨迷誤。綴綴意益彌。舉頭庭樹豁。狂飆卷寒曦。迢遁山水隔。何由應塤篪。
412
別來就十年。君馬記羅驪。長女當及事。誰助出帨縭。諸男皆秀朗。幾能守家規。
413
文字銳氣在。輝輝見旌麾。摧腸與戚容。能復持酒巵。我雖未耋老。髮禿骨力羸。
414
所餘十九齒。飄盡浮危。玄花著兩眼。視物隔褷羇。燕席謝不詣。游鞍懸莫騎。
415
敦敦憑書案。譬彼鳥黏羈。且吾聞之師。不以物自隳。孤豚眠糞壤。不慕太廟犧。
416
君看一時人。幾輩先騰馳。過半黑頭死。陰蟲食枯骴。歡華不滿眼。咎責塞兩儀。
417
觀名計之利。詎足相陪裨。仁者恥貪冒。受祿量所宜。無能食國惠。豈異哀癃罷。
418
久欲辭謝去。休令眾睢睢。況又嬰疹疾。寧保軀不貲。不能前死罷。內實慚神只。
419
舊籍在東都。茅屋枳棘籬。還歸非無指。灞渭揚春澌。生兮耕吾疆。死也埋吾陂。
420
文書自傳道。不仗史筆垂。夫子固吾黨。新恩釋銜羈。去來伊洛上。相待安罛箄。
421
我有雙飲盞。其銀得朱提。黃金塗物象。雕鐫妙工倕。乃令千里鯨。麼麼微螽斯。
422
猶能爭明月。擺掉出渺水彌。野草花葉細。不辨薋菉葹。綿綿相糾結。狀似環城陴。
423
四隅芙蓉樹。艷皆猗猗。鯨以興君身。失所逢百罹。月以喻夫道。人免俛勵莫虧。
424
草木明覆載。妍醜齊榮萎。願君恒御之。行止雜燧觿。異日期對舉。當如合分支。
425
原選者評。敘崔如小傳。敘自如尺牘。雜沓爾見縷。似破碎而實渾成。其詞意懇款。下筆不能自休。可想見交誼之厚。
426
。隱居詩話。曰。詩惡蹈襲古人之意。亦有襲而愈工。若出於己者。蓋思之愈精。則造語愈深也。魏人章疏云。福不盈此
427
目 。禍將溢世。韓愈則曰。歡華不滿眼。咎責塞兩儀。蓋愈工於
428
前也。
429
李光地曰。前敘崔之登第謫官。中道與崔唱酬之事。而因訊其安候。後乃自述其志。而欲與崔偕隱。末方及其所以報崔之貽者。與前巧喻其誠相應。
URN: ctp:ws72534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