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九回巧帮闲惯弄假藏底脚贫女穴中 瞎公子错认真饱老拳丈人峰下

《第九回巧帮闲惯弄假藏底脚贫女穴中 瞎公子错认真饱老拳丈人峰下》[View] [Edit] [History]

1
词云:
2
桃花招,杏花邀,折得来时是柳条。任他骄,让他刁,暗引明挑,淫魂早已销。  有名有姓何冒,无形无影谁知道。既相嘲,肯相饶,说出根苗,先经这一道。
3
〈梅花引〉
4
话说袁空要将女儿哄骗赫公子,祇得走回家商量。原来袁空的这个女儿叫做爱姐,到也还生得唇红齿白,乌头黑鬓,且伶牙俐齿,今年十七岁了。因袁空见儿子尚小,要招个女婿在家养老。一时不凑巧,故尚没人来定。这爱姐既已长成,自知趣味,见父母祇管耽搁他,也就不耐烦,时常在母亲面前使性儿淘气。
5
这日袁空回来,见了这锭元宝,一时不舍得退还,就想出这个妙法来抵搪。这个穆氏又是个没主意之人,听见说要嫁与公子,想著有了这个好女婿,自然不穷了。就欢欢喜喜,并不拦阻,祇愿早些成事。袁空见家中议妥,遂将这些说话,笼络了众人。又见众人俱心悦诚服,依他调度行事,便满心快活,来见公子。笑嘻嘻的说道:「我就说莫知府的说话,是个两面光鲜,不断祸福,得了人身就走的主儿。不亏我有先见之明,岂不将一段良缘当面错过。」赫公子听了大喜,连忙问道:「江小姐亲事,端的如何?你惯会刁难人,不肯一时说出,竟不晓得我望很饿眼将穿,你须快些说来为妙。」
6
袁空笑说道:「公子怎样性急,一桩婚姻大事,也要等我慢慢的说来。我前日一到了江家,先在门上用了使费,方才通报。老太师见我是公子遣来,便不好轻我,连忙出来接见。我一见时,先将公子门第人物,赞扬了一番,然后说出公子求婚,如何至诚,如何思慕。江太师见我说话切当入情,方笑说道:『前日莫知府来说,止不过泛泛相求,故此未允。今你既细陈公子之贤,我心已喜。但小女娇娃,得与公子缔结丝萝,不独老夫有幸,实小女之福也。』我见他应允,因再三致谢。又蒙老太师留我数日,临行付我庚帖,又嘱我再三致意公子。」连忙在袖中取出庚帖。公子看见大喜道:「我说江老伯是仕路之人,岂不愿结于我?也亏你说话伶俐,是我的大功臣了。」这几个帮闲在旁,同声交赞说:「袁空真是有功。」
7
袁空道:「小姐庚帖已来,公子也要卜一卜,方好定行止。」公子笑道:「从来不疑,何卜?这段姻缘是我心爱之人,祇须择日行聘过去,娶来就是了。」忙取历日一看道:「七月初二好日行聘,八月初三良辰结亲。」袁空依允别去了。
8
过了两日,就约了众帮闲商量道:「不料公子这般性急,如今日子已近,我已寻了一个好所在,明日好嫁娶。你们须先去替我收拾,我好搬来。」众人问道:「在那里?」袁空道:「在绍兴府城南云门山那里,是王御史的空花园,与江阁老家,祇离得二十多里。管园的与我相好,我已对他说明,是我嫁女儿。在赫家面前,祇说江老爷爱静,同夫人小姐在园中避暑,就在此嫁娶。」众人听了大喜,连忙料理去了。
9
袁空又隔了两日,果然将妻子女儿移在园中住下。自己又来分派主张行礼,真是有银钱做事,顷刻而成。众帮闲在公子面前撺掇礼物,必要从厚,公子又不惜银钱,祇要好看。果然聘礼千金,彩缎百端,花红羊酒糕果之类,真是件件齐整。因是路远,先一日下船,连夜而行。众帮闲俱在船中饮酒作乐。将到天明,远远一只小船摇来,到了大船边,却是袁空。连忙上了大船,进舱对众家人们说道:「幸而我先去说声如今江老爷不在家中,已同夫人小姐,俱在云门山园中避暑静养。你们如今祇往前面小河进去,我先去报他们知道。」又如飞去了。
10
袁空到了园中,久已准备了许多酒席,又雇了许多乡人伺候。不一时,一只大座船,吹吹打打,拢近岸来。赫家家人将这些礼物搬进厅堂,袁空叫这些乡人逐件搬了进去,与穆氏收拾。袁空就对赫家家人说道:「老太师爷微抱小恙,不便出来看聘了。」于是大吹大擂,管待众帮闲及赫家家人,十分丰盛,俱吃得尽欢。袁空又叫乡人在内搬出许多回聘,交与来人,然后上船而去。正是:
11
野花强窃麝兰香,村女乔施美女装。
12
虽然两般同一样,其中祇觉有商量。
13
赫公子等家人回来,看见许多回聘,满心快活,眼巴巴祇等与小姐做亲不题。
14
却说袁爱姐见父母搬入园中,忽又是许多人服侍起来,又忽见人家送进许多礼物,俱是赤金白银,钗环首饰,又有黄豆大的粗珠子,心中甚是贪爱。又见母亲手忙足乱的收藏,正不知是何缘故。忙了一日,到了夜间,袁空关好了房门,方悄悄对女儿爱姐说道:「今日我为父的费了无限心机,方将你配了天下第一个富豪公子。」遂将始末缘由,细细告知女儿。又说道:「你如今须学些大人家的规模,明日嫁去,不可被他看轻,是你一生的受用。况且这公子,是女色上极重的,你祇是样样顺他、奉承他,等他欢喜了,然后慢慢要他伏小。那时就晓得是假的,他也变不过脸来了。如今有了这些缎匹金银,你要做的,祇管趁心做去。」
15
这爱姐忽听见将他配了赫公子,今日这些礼物,都是他的,就喜得眉欢眼笑起来。便去开箱倒笼,将这些从来不曾看见过的绫罗缎匹,首饰金银,细细看。想道:「这颜色要做甚么衣服,那金子要打造甚时样首饰。」盘算了一夜,何曾合眼。过了一两日,袁空果然将些银两分散与众帮闻,各人俱感激他。
16
袁空见日子已近,就去叫了几个裁缝,连夜做衣,又去打些首饰,就讨了四个丫鬟,又托人置办了许多嫁妆,一应完备。不知不觉早又是八月初二。赫公子叫众帮闲到江家来娶亲。众帮闲带领仆从,并娶亲人役,又到了云门山花园门首。一时间流星火炮,吹吹打打,好不热闹。穆氏已将爱姐开面修眉,打扮起来,一时间就好看了许多。袁空与穆氏又传授了许多秘诀。四个丫鬟簇拥出堂前,上了大轿,又扶入船中。袁空随众帮闲,上了小船而来。
17
到了初三黄昏左侧,尚未到赫家河下,赫公子早领了乐人侯相,在那里吹打,放火炮,闹轰轰迎接。袁空忙先去对公子说知:「江太师爷喜静不耐繁杂,故此不来送嫁。改日过门相见,一应事情,俱托我料理。如今新人已到,请公子迎接。」赫公子忙叫乐人傧相,俱到大船边,迎请新人上轿。竟抬到厅前,再三喝礼,轿中请出新人,新郎新妇同著拜了天地,又拜见了夫人,又行完了许多的礼数,然后双双拥入洞房,揭去盖头。
18
赫公子见江小姐打扮得花一团、锦一簇,忙在灯下偷看。见小姐虽无秀媚可餐,却丰肥壮实,大有福相。暗想道:「宰相女儿自然不同。」便满心欢喜,同饮过合卺之厄,就连忙遣开侍妾,亲自与小姐脱衣除喜。爱姐也正在可受之年,祇略做些娇羞,便不十分推辞,任凭公子搂抱登床。公子是个惯家,按摩中窍,而爱姐惊惊喜喜婉转娇啼,默然承受。赫公子见小姐若不能容,也就轻怜爱惜,乐事一完,两人怡然而寝。
19
正是:
20
看明妓女名先贱,认做私窠品便低。
21
今日娶来台鼎女,自然娇美与山齐。
22
到了次日,新郎新妇拜庙,又拜了夫人。许多亲戚庆贺,终日请人吃酒。公子日在酒色之乡,那里来管小姐有才无才。这袁爱姐又得了父母心传,将公子拿倒,言听计从,无不顺从。外面有甚女家的礼数,袁空自去一一料理。及至赫公子问著江家些事情,又有众帮闲插科打浑,弥缝过去了,故此月馀并无破绽看出。哀空暗想道:「我女儿今既与他做了贴肉夫妻,再过些时,就有差池,也不怕了。
23
忽一日,赫公子在家坐久,要出去打猎散心取乐,早分付家人准备马匹。公子上马,家人们俱架鹰牵犬,一齐出门。祇有两个帮闲晓得公子出猎,也跟了来。一行人众,祇拣有鸟兽出入的所在,便一路搜寻。
24
一日到了馀姚地方,有一座四明山,赫公子见这山高树木稠密,就叫家人排下围场,大家搜寻野兽。忽见跳出一个青獐,公子连忙拈弓搭箭,早射中了。那獐负箭往对山乱跑,公子不舍,将马一夹,随后赶来。赶了四五里,那獐不知往那里走去。公子独自一人,赶寻不见,却远远见一个大寺门前,站著一簇许多人。公子疑惑是众人捉了他的獐子在内,遂纵马赶来。忽见一个小沙弥走过,因问道:「前面围著这许多人,莫非捉到正是我的獐么?」那小沙弥一时见问,摸不著头路,又听得不十分清白,因模模糊糊答应道:「这太师老爷正姓江。」
25
赫公子忽听见说是江太师,心下吃了一惊,遂连忙要将马兜住。争奈那马走急了,一时收不住,早跑到寺前。已看见一个白须老者,同著几个戴东坡巾的朋友,坐在那里看山水、说闲话,忙勒转马来。再问人时,方知果是他的丈人。因暗想道:「我既马跑到此,这些打围的行径,一定被他看见。他还要笑我新郎不在房中与他小姐作乐,却在此深山中寻野食。但我如今若是不去见他,他又在那里看见了;若是要去见他,又是不曾过门的新女婿。今又这般打扮,怎好相见?」因在马上踌躇了半晌,忽又想道:「丑媳妇免不得要见公婆,岂有做亲月馀的新女婿,不见丈人之理?今又在此相遇,不去相见,岂不被他笑我是不知礼仪之人?转要怪我了。」
26
遂下了马,将马系在一株树上,把衣服一抖,连忙趋步走到江阁老面前,深深一揖道:「小婿偶猎山中,不知岳父大人在此,有失趋避,望岳父大人恕罪。」江章正同著人观望山色,忽见这个人走到面前,如此称呼,心中不胜惊怪道:「我与你非亲非故,素无一面,你莫非认错了?」赫公子道:「浙中宰相王侯能有几个,焉有差错?小婿既蒙岳父不弃,结为姻眷,令爱蕊珠小姐,久已百两迎归,洞房花烛,今经弥月,正欲偕令爱小姐归宁,少申感佩之私,不期今日草草在此相遇,殊觉不恭,还望岳父大人恕罪。」又深深一揖,低头拱立。江章听了大怒道:「我看你这个人,声音洪亮,头大面圆,衣裳有缝,行动有影,既非山精水怪,又不是丧心病狂,为何青天白日,捏造此无稽之谈,殊为可恼,又殊为可笑。」
27
赫公子听了著急道:「明明之事,怎说无稽?令爱蕊珠小姐,现娶在我家,久已恩若漆胶,情同鱼水。今日岳丈为何不认我小婿,莫非以我小婿打猎,行藏不甚美观,故装腔不认么?」江章听了,越发大怒道:「无端狂畜,怎敢戏辱朝廷大臣!我小女正金屋藏娇,岂肯轻事庸人,你怎敢诬言厮认,玷污清名?真乃无法无天,自寻死路之人也!」因挥众家人道:「可快快拿住这个游嘴光棍,送官究治!」众家人听见这人大言不惭,将小姐说得狼狼藉藉,尽皆怒目狰狞,欲要动手挥拳,祇碍著江章有休休容人之量,不曾开口,大家祇得忍耐。今见江章动怒叫拿,便一时十数个家人,一齐拥来,且不拿住,先用拳打脚踢,如雨点的打来。赫公子正打帐辨明,要江阁老相认,忽见管家赶来行凶,他便心中大怒道:「你这些该死的奴才,一个姑爷都不认了,我回去对小姐说了,著实处你们这些放肆大胆的奴才!」众人见骂,越发大怒,骂道:「你这该死的虾蟆,怎敢妄想天鹅肉吃!我家小姐,肯嫁你这个丑驴?」遂一齐打将上来。原来赫公子曾学习过拳棒,一时被打急了,便丢开架子,东西招架。赫公子虽然会打,争奈独自一人,打退这个,那个又来。江家人见他手脚来得,一发攥住不放。
28
公子发怒,大嚷大骂,道:「我一个赫王侯公子,却被你奴才们凌辱!」众人听见,方知他是个有名的赫痴公子。众人手脚略慢了些,早被赫公子望著空处,一个飞脚,打倒了一个家人,便探身向外逃走。跑到马前,腾身上马,不顾性命的逃去了。江家人赶来,见他上马,追赶不及,祇得回来禀道:「原来这人被打急了,方说出是上虞县有名的赫痴公子。」江章听了含怒道:「原来就是这个小畜生!」因想道:「前日托莫知府求亲,我已回了,怎他今日如此狂妄?」再将他方才这些说话,细细想去,又说得有枝有叶。心中想道:「我女孩儿好端端坐在家中,受这畜生在外轻薄造言,殊为可恨!此中必有奇怪不明之事,他方敢如此。」因叫过两个家人来分付道:「你可到赫家左近,细细打听了回我。」两家人领命去了。
29
你道江章为何在此,原来这四明山乃第九洞天,山峰有二百八十二处,内中有芙蓉等峰,皆四面玲珑,供人游玩。故江章同三四老友来此,今日被赫公子一番吵闹,便无兴赏玩。连夜回家,告知夫人小姐,大家以为笑谈不题。
30
却说赫家家人在山中打了许多野兽,便撤了围网,祇不见了公子。有人看见说道:「公子射中了青獐,自己赶过山坡去了。」众家人便一齐寻来。才转过山坡,却见公子飞马而来。众家人歇著等侯。不一时马到面前,公子在马上大叫道:「快些回去,快些回去!」众家人忙将公子一看,却见公子披头散发,浑身衣服扯碎,众家人见了大惊,齐上前问道:「公子同甚么人惹气,弄得这般嘴脸回来?」连忙将马头笼住,扶公子下马,忙将带来的衣帽脱换。众家人又问,公子祇叫:「抉些回去,了不得,到家去细说。」众家人俱不知为甚缘故,祇得望原路而回。
31
两个帮闲一路再三细问,方知公子遇著了江阁老,认做丈人,被江阁老喝令家人凌辱,便吓得哑口无言,不敢再问。就担著一团干系,晓得这件事决裂,又不好私自逃走,祇得同著公子一路回家。公子一到家中,怒气吽吽,竟往小姐房中直走。爱姐见公子进房,连忙笑脸相迎道:「公子回来了?」赫公子怒气填胸,睁著两眼直视道:「你可是江蕊珠小姐么?你父亲不认我做女婿,说你是假的,将我百般凌辱。你今日是真是假,快还我一个明白,好同你去对证!」说罢怒发如雷。
32
爱姐听了,方晓得事情已破,今日事到其间,祇得要将父母的心诀行了。遂连忙说道:「公子差了,我父亲姓袁,你是袁家的女婿,怎么认在江家名下做女婿起来?你自己错了,受人凌辱,怎么回来拿我出气?」赫公子听了大惊道:「我娶的是江阁老的蕊珠小姐,你怎么姓袁?你且说你的父亲端的叫甚名字!」爱姐道:「我父亲终日在你家走动,难道公子不认得?」公子听了,越发大惊道:「我家何曾有你父亲往来?不说明,我要气死也!」
33
爱姐笑道:「我父亲就是袁空。是你千求万求,央人说合,我父亲方应允,将我嫁了你。为何今日好端端走来寻事?」公子听见说是袁空的女儿,就急得暴跳如雷,不胜大怒。骂道:「袁空该死的奴才,你是我奴颜婢膝门下的走狗,怎敢将你这贱人,假充了江蕊珠,来骗我千金聘物?我一个王侯公子,怎与你这贱人做夫妻,气死我也!我如今祇打死了你这贱人,还消不得我这口恶气!」便不由分说,赶上前,一把揪住衣服,动手就打。爱姐连忙用手架住,不慌不忙的笑说道:「公子还看往日夫妻情分,不可动粗,伤了恩爱。」公子大怒骂道:「贼泼贱!我一个王侯公子,怎肯被你玷辱?」说罢又是一拳打来,爱姐又拦住了,又笑说道:「公子不可如此,我虽然贫贱,是你娶我来的,不是我无耻勾引搭识,私进你门。况且花烛成亲,拜堂见婆,亲朋庆贺,一瓜一葛,同偕到老的夫妻,你还该忍耐三分。」
34
赫公子那里听他说话,祇叫打死他,连忙又是一拳打来,又被爱姐接住道:「一个人身总是父母怀胎生长,无分好丑。况且丑妇家中宝,你看我比江小姐差了那一件儿?我今五官俱足,眉目皆全,虽无窈窕轻盈,却也有红有白。况江小姐是深闺娇养,未必如我知疼著热,公子万不可任性欺人。从来说赶人不可赶上,我与你既做了被窝中恩爱夫妻,就论不得孰贵孰贱,谁弱谁强。你今不把我看承,无情无义,我已让过你三拳,公子若不改念,我也祇得要犯分了。」公子听罢,越发大怒,骂道:「你这贱人,敢打我么?气死我也!」又是兜心一拳打来,早被爱姐一把接住,往下一揿,下面又将小脚一勾,公子不曾防备,早一跤跌在地板上。祇因这一跌,有分教:骂出思情,打成相识。不幻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254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