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四十三回

《第四十三回》[View] [Edit] [History]

1 说话太夫人命双福往聘金台,众小使一同出外说道:「阿哥,兄弟,我里太太真好石亢子,我里的水浸木梢,只要金台聘到,就拿和尚打掉。双福兄弟,是你年纪还小,勿应该叨揽这个差使啊。晓得贝州末?上南去的?落北去的?不问头路就跑?」双福道:「阿哥勿要道我年纪小,年纪虽小,难道勿生百吊呢?况且贝州到过,及其在道。」那个道:「住了,住了。既然在道,我且问你,贝州地方是什么省分?」双福道:「啐,一点点也难勿倒。浙江省过去,陜西省过来,两搭界。云南省该管的。」那个道:「阿,埋的!,云南省该管的勿曾在道的。来告了你落个罢,贝州是山东省分,在太原府城当中。我前年见过金台的,他留我过了冬走的。」双福道:「如此,金台你倒认得的?」那个道:「烧做子灰也认得的。」双福道:「你到说说看,长的呢,短的?胖的呢,瘦的?有须呢,无须?多少年纪哉?」那个道:「入娘贼,亏得我当真见过的,难勿杀的。他身体足有一丈七八尺长,大头大脑,黑答麻子,眼乌珠,足有葡萄大,太阳里两个大疮疤,眉毛豁起,塌鼻头,大下巴,大肚皮,好像弥陀佛,两只粗臂膊,胖得来肉多,坍得下竹根。髭须长,大耳朵,上秤称称足有三担半重。还有一只其长大个大鸡巴。我问他多少年纪,他说六八四十八。那城王庙前两只石狮子,晦子娘的气,被他常弄,好像跋东瓜。铁香炉托在手中团团的走,那石碑牌被他弹脱过两只角的。因此各处闻名多叫他金好汉,他相与的多是官府。」双福道:「啊唷,唬唬唬杀哉。如此大气力自然打尽天下无敌手的了。阿哥既然认得金台的,你去了罢。」那个道:「我勿去。」双福道:「为何勿去?」那个道:「我若一去,金台必要留牢我,非鱼即肉,要他破钞。」又一个道:「少住几天便了。」
2 正是你一句,我一句,却好金台立在旁边,含笑说道:「大家不必吵闹,可晓得金台就在眼前?」一个道:「啥个,啥个?眼面前多是我里自家的兄弟,那里有啥个金台在此?要你喷蛆削舌!」金台道:「可笑你们人也不认得的。在下就是金台。」那个道:「呸,那间勿色头哉!一点点金气多无得到来,冒认英雄,该当何罪?」金台道:「哈哈,列位,我正是金台,天下闻名,打过了多少英雄好汉,何怕一个少林和尚!」那个道:「住了,住了。你是军犯林和,说啥个贝州好汉。一个人的说话勿相信的。」金台道:「你们如若不信,大家不可声张,看我打掉了少林僧,便知真假了。」多道:「哈哈哈,这句说话倒也勿差。几时打呢?」金台道:「不是今晚,即是明日。」一个问道:「如何打法?」金台道:「只消见景生情,有何难处?」一个道:「哈哈哈,这也快活死哉,你若果然打掉了少林和尚,太太必定欢喜你,我们大家再送你银子,太太赏你金子。」金台听说,笑道:「我却不是贪财之人。」说了几句,便抬身走去。
3 再说小使们等说道:「阿哥,你道林和的说话,真的呢,假的?」一个道:「据我看得起来,只好半真半假。」那个道:「啐,出来真末,索性真;假末,索性假。有什么半真半假?」一个道:「勿呀,听他的说话硬挣,又像真的;看他的身坯瘦弱,又像假的。勿得知到底真假如何。勿要管他,且看他打得掉呢打勿掉。打掉了和尚呢,是真的;打勿掉和尚,假的。」那个道:「说得勿差。」
4 且说金台走出外边,心内一想:「这罗汉拳已经被我偷学完全,如今少林和尚要当灾的了。若还太太不出主意,权且容他多住几日,如今太太出了主意,叫这和尚少住几天便了。我今打退少林僧,乃是太太的主意,不怕窦总兵出头。」
5 少说金台心内思想,再谈窦虎独坐厅上,吩咐家人排开酒席,与少林僧共饮谈心。僮儿斟酒,旁边侍立。饮过三杯开口说道:「和尚,我想你们少林的僧家却也不少,未知拳棒精通者共有多少?」法通道:「呵呵呵,老大人,若说少林的和尚很多,若讲到拳棒精通的,一百个之中没有两个,不过晓得几下就是了。精通两字,好不难哉。不是我今朝夸口,顶魁拳法,要算洒家了。教了多少徒弟,没有一个及得我来的。」窦总兵听说,笑道:「我闻得拳师还有四个名家,那田楷、何同等,只怕和尚的拳头也及不得他们呢!」法通道:「啊,大人,若说田楷、何同等,虽只会打几套拳头,教下许多徒弟,也不过虚张声势而已,那里及得我少林的拳头?」窦虎道:「吓,还是你们少林的拳棒好。」法通道:「呵呵呵,好得多咧。」窦虎道:「下官还闻得众人传说:贝州有一个小英雄,曾在何同门下,名唤金台,拳法精通,不知打掉了多少英雄好汉,多说他无敌手的。」法通道:「老大人若说起那贝州金台,真正可发一笑。他在贝州做个马快,混称何同是他师父。他而且是个酒色之徒,拳不精而功不坐,这算不得是英雄的。」窦虎道:「这等说起来,金台是个不中用的了?」法通道:「他的本事到得那里?」窦虎道:「既然是个没本事的,怎么这些人把他的名声传得很大呢?」法通道:「大人有所不知,他是广交朋友,买伏人心,拜为弟兄羽党,招摇说他是小辈之中要算英雄的了。其实是个无能之辈,一个欺善怕凶的人。」窦虎道:「吓,如此说来也是虚张声势。」法通道:「原不过虚张声势而已。」贝州好汉立在旁边听了其言,二目睁开,把和尚一看,恨不得将他一记送他归天。意欲动手,到底主人在此,只得奈著性儿立在一旁。总兵又说:「下官原是久闻和尚大名,故而聘请到来传受小儿,务求用心教道。若得小儿拳法精通,乃是师父面上的光彩也。」法通道:「这个自然。酒寒了,请酒。」窦虎道:「请。」二人饮一回,讲一回,那少林和尚便唤道:「啊,林和,你家老爷叫你伏事我的,怎么动也不动,是何道理?」金台道:「你要我伏事么?哼哼哼,休得想差了念头。」总兵接口道:「狗才,挺撞师爷,该当何罪?」金台道:「啊,老爷,若是真正名功拳教,小人原不敢挺撞的,因他的本领见得平常,说他几句却也不妨。」窦虎道:「怎见得师爷本事平常呢?」金台道:「大凡名功拳教,自家总不肯夸张大口的。可恼这僧人自家夸口称能,看他人总无本事,再把一个贝州好汉这般轻看。」总兵正要开口,那和尚心头火起,横轮二目,抬身起来,叫道:「啊,林和,你道我师爷没有本事么?」金台道:「骗酒吃的和尚,什么师爷,羞也不羞?」法通道:「呵呵呵,可恼可恼啊,大人恕洒家造次了。」便把衣袖捎起,轮拳来打金台。窦总兵连忙立起来劝道:「狗才无礼,看下官之面宽恕他第一遭。」少林和尚看见窦爷讨饶,不好动手,只得捺住了心头的火气。
6 那晓得一班小使们纷纷说道:「不曾奉养太太之命。」假意说道:「太太吩咐,打得翻和尚算你真的金台,重重有赏,打杀了和尚勿要你抵命的。打末战,打末战?」窦爷问道:「谁是金台?」多道:「老爷,喏,他是金台。」窦爷道:「他是林和。」多道:「晓得的。林和就是金台,金台就是林和。太太吩咐叫金台打和尚。」窦爷道:「你到底何人?」金台道:「小人实是贝州金台。」窦爷道:「住了!你既是贝州金台,身犯迷天大罪,为何改叫林和配军到此呢?」金台道:「老爷听禀,小人罪犯迷天,死有馀辜,原不可免。亏了安南国把一个石猴献到中原,说有人打得掉猴儿者,送降书降表进来,而且年年进贡;打不掉石猴要动刀兵,夺取江山的。」窦爷道:「石猴乃一畜生有何利害,竟作难邦之物?」金台道:「老爷不知,那石猴虽是畜生,好不利害。几个武官打他不下,反被他眼珠多挖去吃了。急得那万岁主意全无,幸亏得杨元帅保举金台,把猴儿打掉在金銮殿上。万岁御目见那使臣抱首回到安南。」窦爷道:「呵呵呵,这也妙极了。但是你乃是个有功之人,为何问了军罪呢?」金台道:「万岁爷要把小人封做八百禁军教头,乃是澹丞相不肯,把小人配到这里来的。」窦爷道:「既是金台,为何改叫林和呢?」金台道:「乃是万岁然后封官,故而把小人问军三年,三年无故。把小人改做林和,不知什么缘故。」窦爷道:「呵呵呵,如此说来,你是贝州好汉了?」金台道:「不敢,不敢。」百寿道:「太太吩咐叫金台打和尚。」窦爷喝道:「休得罗皂。」少林僧叫了一声:「大人,他若果是金台,贫僧倒要与他见个高低了。」窦爷不得不允,吩咐小使们搬开棹椅,收去筵席,出空一座大厅,看二人交手。和尚自恃拳法高妙,把金台看得甚轻,便一拳照著金台打去。好汉不在心上,撇开和尚,连忙还手。公子闻知急忙走出来,立在父亲旁首观看。这旁边数十家人小使们等,还有二十馀个丫头妇女,大家立在那厢,唧唧哝哝,话个不停。有的说:「林和好。」有的说:「和尚好。」没有半个时辰,只见和尚朝天跌倒。窦总兵见了大悦,众人大家拍手,才晓得「金台」两字果然真的。一个道:「太太吩咐的,打杀了和尚勿要抵得命的。打末哉,抹末哉!」金台却不动手,叫声:「和尚,你如今可认得我么?」法通道:「认得的了。」金台道:「再敢放肆么?」法通道:「再不敢了。」金台:「容你起来罢。」和尚爬起来,心中暗恨金台,想此地不能久住,便气冲冲进书斋,就将行李收拾到厅上,交还聘礼,辞别总兵,肩驮行李去了。窦爷也不留他。一众家人笑说:「啥个少林和尚拳头好,那里晓得打勿过金台!」窦总兵喝退:「休得乱讲。」回头对金台道:「久慕贝州好汉,英雄无敌,常思一见,那晓就在前面。打掉石猴,其功不小,理当封官受职。那知君王听了澹丞相,发配到此。下官是有眼无珠,不识好汉。」便吩咐家人快将酒席安排。金台曲背呼腰说道:「若是大人不计金台之罪,小人没世不忘。」窦爷道:「哈哈哈,说那里话来。僮儿伏侍金二爷更衣相见。」书僮答应一声。金台道:「啊,老爷,金台奉旨配军,不敢受老爷这般抬举。」窦爷道:「与国有功,三年之后必封侯爵。下官还望英雄照顾,休得过谦,更衣相见。
7 此刻金台喜欢非常,僮儿不敢迟延,同金台到书房中把衣巾换好。金台气概昂昂,走到外边,与总兵宾客相见。窦爷就道:「我儿过来见礼。」公子道:「晓得。」金台道:「啊呀呀,公子,公子。」二人见礼已过,总兵就叫:「贤才请坐。」金台不敢坐,窦爷道:「休得客套。我儿也坐了。」公子道:「是,坐了。」二人告礼坐下。送出三杯香茗,吃罢收杯。总兵开口问英雄道:「各处闻名,名望甚重,天涯人人慕你威风,只可惜少年犯了王法,隐没他方,多多亏了安南国的石猴,好汉罪名才能松动。闻得你义交四海,未知共有多少弟兄?」金台道:「大人在上,容金台告禀:父故娘存,家道穷苦,无奈充个马快。早前何同收我为徒,学习拳头坐功。只因扬州打死了澹台豹,各处官差拿捉,难归故土,抛撇娘亲。朋友约有数十人,如今分散无踪。」窦爷道:「贤才犯罪于先,幸叨恩赦于后。自今以后,须要安分守己,奈过三年就有官做了。下官膝下一子,名唤秉忠,一心要学拳头,只为没有明师。闻得少林和尚拳头好的,因此聘他到此。岂知上不得贤才的手。下官如今即命小儿拜从贤才,望乞用心教道。」金台道:「这个,金台不敢。」窦爷道:「下官主意已定,不必推辞。」小使走来道:「启上老爷,酒席完备了。」窦爷道:「花厅伺候。」小使应声:「晓得。」总兵手挽英雄,秉忠后面跟随,走到花厅坐席,美酒佳肴格外丰盛。席上讲讲拳法,窦爷满面春风,饮酒之间,吩咐家人西书房安排牀帐,金二爷安歇。
8 且谈双福去见太太道:「小男磕头。」太太道:「叫你前往贝州聘请金台,怎么还不动身,又来见我则甚?」双福道:「小男去了来的了。」太太道:「狗才胡说,敢是还有什么说话么?」双福道:「少林和尚被金台打得吱吱的叫,自觉无颜,存身勿牢,送还聘礼,背了行礼就跑,太太,喏,三百两聘金、十两路费银原封勿动,一齐呈缴。」太太道:「啊,这是什么缘故,我却不解?」双福道:「太太勿懂,听小男告禀。」太太道:「便什么样?」双福道:「太太,配来的军犯林和就是金台,打得少林僧魂魄消磨,拜服金台,真正有趣。老爷大悦,将军犯不知叫了多少好汉英雄,叫他又更衣,宾主行礼,吩咐安排酒席。现在花厅上吃酒,要将公子拜他为师。」太太道:「有这等事么?这也可喜。丫环那里?丫环那里?唔,怎么一个也不见啊?双福,这十两银子赏了你们众小使,须要分派均匀,不可争论多少,外边去罢。少停酒完,请老爷进来见我。」双福答应一声:「噢,多谢太太,小男外面去哉。三百两花银太太收好。」外边丫头来了,太太问道:「何处去的?为甚人人气喘?」丫头道:「太太勿要气了头,瞒了太太在外面看胜会,真正好看得势。」太太道:「什么胜会,何等好看?」丫头道:「太太,喏,一个长长大大凶和尚倒打勿过鬼瘦伶仃的金台。好看啊,好看,真好看。看得来眼花了乱的了。」太太道:「知道的了,不必多讲。」丫头道:「口夭,太太各著的了。」太太道:「巧莲,拿这银子去收拾好了。」巧莲应声:「是。」太太道:「红杏取杯茶来。」红杏应声:「口夭。」不说闲文,再讲正经。那总兵敬重金台,在花厅饮酒,谈论拳头。窦爷听他讲来,一句无错。怪不得他天下闻名,真是小辈英雄,与少林僧天差地远。秉忠公子也是欢喜,愿拜为师。一席酒完,太阳西沉,便送归书房安歇。窦爷道:「啊,天祥,著你伏事金二爷,须要当心。」天祥道:「口夭,蒲鞋伏事草鞋哉。」窦爷道:「狗才胡说。」父子二人一同进内,双福禀明太夫人有请,窦爷请安来见太夫人。要知太太吩咐有何事情,请看下回分解。
URN: ctp:ws73380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