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二十二回解組去辟谷超仙界

《第二十二回解組去辟谷超仙界》[View] [Edit] [History]

1 姻就名成,凌雲志展。仙家戒諭言非淺。異花瓊漿色鮮鮮,杯傾換骨分枝瘈。解組歸山,世情須遠。雙雙辟谷辭塵絆。一朝會舊續仙緣,鸞驂鶴駕起蓬苑。
2 右調寄《踏莎行》
3 卻說那張紫陽在仙境,曉得衛旭霞完婚到任去了,恐他耽於酒色財氣,誤陷塵網,難超仙界,與鳳瑞珠續敘仙緣。一日去拉了瑞珠女仙,於石室中取一瓶換骨瓊漿,三枝洗塵不死花,置在花籃之中。紫陽駕了白鶴,瑞珠乘了彩鸞,一齊騰空,渡海飛行。
4 不上半日,到了嘉興府城中,乃留鸞、鶴於雲端,冉冉從空而降,來至府前,變就兩個道人,提著籃兒,立於街坊張望。適旭霞公出回廳來,在路上見了,紫陽、瑞珠走上去,一把拖住了轎兒,口裡連連告道:「求老爺佈施。」這起各役把他亂踢亂打。
5 旭霞道是奇異,連忙喝住手下,帶他回廳去。坐堂問他道:「道者,你為何不向市廛中去抄化,反來攔截我道子呢?」紫陽道。「貧道不滿老爺說,我們兩個雖是化緣,原有一番氣概,非沿街抄化者流,故誓有『五不化』:市井貪夫不化,慳吝守財虜不化,貪官污吏不化,無宿根善念者不化,不知進退、迷戀聲色者不化。今聞老爺為官清正廉潔,處心積慮,自是不凡,貧道所以特來募化。願老爺大破慳囊,化與我紋銀壹萬兩。貧道把去替老爺做些閒雲野鶴、世外非凡之事。後來老爺回頭登岸,可以安享不盡。」
6 旭霞聽他一番議論,隨想他不是等閒化緣的,心裡另自待他,口裡乃詭言試之;且見那個女道不言不語,不知何故,乃問道:「你兩個是夫婦、是兄妹呢?有許多年紀了?」道者道:「非夫妻,非兄妹,不過同伴抄化遨遊的。若說年紀,寒寒暑暑,不知過了許多,記不起了。」
7 旭霞道:「倒也可笑。為人在世,雖是遊方曠蕩,不要終老,難道連自己的年紀也忘卻了?明是奸邪之徒,我這也不計較了。但你兩個一男一女,既非夫妻、兄妹,如此同行同宿,圂帳過日,怎得潔然不污,如柳下惠、魯男子乎?」
8 紫陽道:「老爺差了。可曉得『淫污』兩字麼?凡夫俗子,迷戀女色,沉淪欲海,終身莫悟,乃不得超世者。若養真修煉之摯,愛惜精神,念念保固,不肯絲毫滲泄,所以內濾外凝,雖豔冶當前,如過眼空花,漠然無所動於中。所以貧道男女同行同宿,爾為爾,我為我,絕不起妄想,以喪天真。」
9 旭霞聽了,不覺毛骨皆竦,恍然大悟,拍案贊道:「道人,善哉!汝言俱是透徹妙道之論。我今捐俸與你百兩,去作修煉之資何如?」紫陽道:「既蒙慨許,貧道們今日去了,明日來領。」旭霞道:「你們兩個來得久了,到我私衙裡去齋你一齋。」
10 紫陽、瑞珠攜了花籃,隨著旭霞退堂進去。兩人站於廊下。旭霞到裡面去,與素瓊、老夫人兩個述此奇異。說猶未了,承值的進來報導:「老爺,方才要齋那道人,如今那兩個影兒也沒了,只存得一隻花籃在外邊。」
11 旭霞倒吃一驚,連忙出去看時,真個俱不在了。啟他的籃來細看,只見一個瓷瓶兒,緊緊封好的;又有鮮灼灼的三枝異花在內。隨即拿到裡面去,與老夫人、素瓊三人細玩。捻在手中,覺得芳香襲人,光彩耀日,各各稱奇。旭霞乃差衙役去滿城追尋,杳然無從蹤跡,來回覆了。旭霞對夫人說道:「我始焉原道他兩個奇異,故帶回盤詰他。他談吐津津,頗多仙氣。如今且把這花與瓶原替他放在籃裡藏好了,看他如何。以後眼巴巴看他來那裡有個影響?」
12 旭霞見他不來,把那籃中的花拿出來看看,並不見枯槁,鮮豔如舊在那邊。大家驚贊一番,仍藏好了。不知不覺將過半載了。
13 偶值中秋,月色溶溶,旭霞同老夫人、素瓊在衙署賞月。清光照席,佳人才子,觴酌羅前,暢敘幽情。旭霞乃忽想看籃中花朵與瓶,叫春桃進去取來。把金瓶插了三枝花在內,供於桌上,稱美一回。又將瓶開了,覺得芳馨撲鼻,乃對夫人道:「異品不可輕褻。」叫春桃取一對玉杯來,慢慢傾了一滿杯。仔細一看,色似桃花,光如寶璨,想道:「莫非仙液瓊漿?不知恁般滋味。」將來呷了一口,覺滿嘴甘香,沁入肺腑,乃贊歎道:「我在雲林夫人宮中吃的美酒,此味便覺相像。」索性一飲而盡。復傾一杯,遞與素瓊。
14 素瓊接在手裡道:「我酒是不飲的,但是老爺如此贊美,想必異味。」乃慢慢上口,也一飲而盡,覺得遍口生津,滿腔滋潤,乃驚訝一回。旭霞把瓶盡情傾在杯中,恰好還有不淺不滿一杯,將來敬與老夫人道:「岳母在上,不是為婿的無禮,不先敬大人。此正湯藥子先嘗之禮也。」老夫人道:「既是瓊漿玉液,我是年邁之人,用不著了。原是你們兩個飲了罷。」
15 春桃聽見老夫人不欲飲,乃道:「太奶奶倘小心行,春桃飲了罷。」老夫人隨即授與春桃。春桃雙手接來,傾入櫻桃小口,嚥下清俊香喉,乃道:「抄化道人身邊有這樣嘉美之物,真非人間可得者。」素瓊道:「癡丫頭,那一個說他是抄化的?自然是神仙耳。」春桃道:「若是神仙,少不得還要來應驗。」素瓊道:「想必是老爺做官清廉,天遣他來賜這兩件異物,或這就是應驗亦未可知。」旭霞道:「下官沒有人褒獎。夫人之言,倒講得妙。」
16 說罷,復飲酒幾杯,清談一回,覺得露寒月轉,更鼓連催,是將夜分時候。老夫人道:「如此皓月良宵,本該深賞,但賢婿官政繁冗,明早要理事的,不宜久坐勞費精神。你們夫婦再飲幾杯,收拾進去歇息了罷。」旭霞道:「岳母真老成之言。」遂立起身來,將這三枝花與素瓊、春桃各自捻了一枝。老夫人在前,引了旭霞夫妻、侍婢三人,月下輕移環佩,攜手同行。恰似神仙歸洞天的進去了。正是:
17 賞心樂事良宵宴,飲卻瓊漿骨自更。
18 旭霞睡了一夜,明日起來理了些政事,以後遂悠悠忽忽過去。
19 光陰迅速,倏焉是滿任之期了。旭霞夫妻三人因飲了瓊漿之後,覺得日漸一日,身體輕鬆,欲情俱淡,飲食少進,似有辟谷之狀。心裡各欲恬養求安,不喜膏粱紈綺。
20 恰好瓜期已足,聞得撫台上疏薦過廉能,旭霞恐復任報來,忙赴撫台處去,將冠帶印綬交割辭官。撫台著實留他,旭霞抵死辭脫了。歸所即忙吩咐,一面發扛下船,一面自去拜別了堂尊廳僚,清清靜靜的起身。豈知驚動了合府子民,攜老摯幼,執香而來,脫靴拜送。直至旭霞下了船,留連遠望,目送而散。正是:
21 若遇官清正,百姓俱安樂。
22 一朝辭任去,口碑載城郭。
23 那起人民都是泣涕回去了。不題。
24 卻說那衛旭霞回到蘇州,泊船上岸,至母舅家去,留下兩日。吉家也去過一次。乃發舟到崑山岳母家去住下,終日與素瓊、春桃三人在深閨中焚香烹茗,吟詩作賦。
25 倏焉又過了幾年,豈料這三人因吃過寒冷瓊漿,竟爾都不能生育。旭霞夫妻已似有了仙氣,這些榮華富貴、子女玉帛,竟置之度外。惟那老夫人時年六十有七,見得婿、女兩個成婚長久,不生男育女;更兼見他終日脫然駘蕩,終不以乏嗣為憂,老夫人心上未免終日鬱鬱不樂。豈知一日積悶成病,陡然發起來,延醫服藥,竟不肯痊,遂淹淹溜溜三四個月,竟自死了。
26 旭霞乃好好成殮了,治喪塋葬之後,因自己妻妾三人,心懷僻靜,思慕山居,忽起遷歸長圻之念。但若岳母一抷之土未乾,不忍竟自拋撇而去,更兼岳父沒有本支姪輩承受家業、香煙,與素瓊商量,竟自備起酒來,請了許多親族,擇一遠房賢能姪兒,接了岳父母香火,把他家產一一開明,交付與他了。然後摯其妻妾以歸蘇郡,於母舅處住下,同了素瓊出去遊山玩景。
27 正值小春中旬,是老夫人的生忌,素瓊要到支硎尼庵去追薦他。旭霞聽了,遂欣然備了齋供之儀,一徑到尼庵裡去。你道好不湊巧!恰遇著了凡生化昇天之日。旭霞這一起走進門去,見得熱鬧非常,乃問道:「作何道場,如此齊整?」眾道友道:「了凡師父今日昇天,我們在這裡奉送。」
28 旭霞夫婦三人聽了此言,倒著一驚,遂又問道:「雲仙師父在那裡?」眾道友道,「他已先亡化過四年矣。」旭霞復想起昔年之情,不覺撲簌簌的淚如雨下,哭了一場,遂教道友引至了凡坐化之所去看。只見他身披袈裟,手執如意,露頂盤膝,趺坐在氈單上。
29 旭霞夫婦三人見了,各自流淚,拜了兩拜起來,贊歎一回。索性不說起追薦之事,竟將這些帶來的齋供擺設於了凡、雲仙兩處,又加祭拜慟哭一番,送他入龕□過。然後歸到母舅處,拜別了,起身歸山去住下,鎮日山蔬野菜的度日。
30 不覺又是三、四年之後,竟自辟谷了。杜、吉兩家聞之,道是奇怪,俱來看過幾次。
31 一日,旭霞絕早起來,吩咐鷓兒到蘇州接杜、吉兩家親戚,教他作速到來。鷓兒連忙到郡去說了。杜、吉兩家以為駭異,男男女女俱至山來。旭霞夫婦相見過,遂把家私什物,付與鷓兒夫妻兩個收管過,乃對眾親道:「我們至戚相敘世間,原為美事,豈料今日一旦要拋撇公等,在明午牌時候,當升虛而別了。」眾親戚聽了,不覺傷心一回,依依相敘的過了宿。
32 明日起來,旭霞原教小鷓兒收拾早膳與眾親吃了,遂喚他燒起香湯來。妻妾三人俱浴淨了身,上來拜別眾親。眾親同了鷓兒,一齊慟哭起來。旭霞道:「這非死別割愛,不消悲慟得。夫凡人生紅塵中,情慾相牽。到生老病死了,原是一場虛氣。我今日到這個地位,只樂得無掛無礙,飄然而去。到了仙境,自有一種清虛快樂之福,何勞尊長輩傷心?」說罷,遂同素瓊、春桃一齊下拜眾親畢,又望空拜別了亡化先靈。只見一鶴一鸞,飛舞庭中,繞屋祥雲擁護。
33 旭霞量道午牌時候了,遂將三枝花各自執過一枝;又把這瓶兒盛於籃中,命春桃提了在庭中俟候。只見張紫陽同了鳳瑞珠,又有無數仙童仙女,在雲端作樂。旭霞妻妾三人見了,跪於庭中,羅拜為接。
34 先是紫陽、瑞珠兩個冉冉而下,旭霞起身,拱入廳裡。那張紫陽道:「我今日特奉雲林娘娘之命,引四時苑主鳳瑞珠仙姑到來,與文士續配了仙緣,召駕臨宮,去司萬卉之文章,掌一宮之仙眷。更宣天孫素瓊、記室春桃,一齊發駕。鶴馭鸞驂,俱已整備在庭,毋得欠延凡界,動人窺看,以泄仙機。」
35 說罷,紫陽呼喚仙童仙女下雲端來,至廳前,並奏雲璈,聲音徹天。那時,張紫陽請鳳瑞珠來與旭霞交拜。待過了夫婦之禮,然後與素瓊亦行了仙班姊妹儀文畢,各自乘鸞駕鶴,騰入祥雲,飄然而去了。
36 卻說那些親戚,見他們白日昇天,不免望空遙拜而送,直至不見了起來。男男女女,倒嚇得如癡如夢一般。更驚動了長圻一村老少,挨挨擠擠的來看,再沒一個不贊美稱異。到得明早,杜、吉兩家親戚,覺得至戚生離,不免自心中怏怏,俱是依依不忍,下船而歸。抵家時,旭霞平日這起相知朋友、兩家因親及親的眷屬聞知,都來詢問贊歎一番而去。
37 以後,杜卿雲雖不及做表弟的白日成仙,他的雙親叨受皇恩,誥封壽終。營葬之時,空中飛下雙白鶴來弔,似有悲切之狀。揣度起來,自然是旭霞夫婦變化到來,謝昔日之恩。那卿雲官職,做到兵部侍郎而止。所生二子,亦是發科發甲,書香不絕,也可稱人世仙境了。
38 那個吉彥霄,出身就是年少詞林,聖上嘉其才藻,特賜大學士以終其身。封妻蔭子,極其華麗。後嗣綿綿,爵祿靡窮。
39 至於那個山鷓兒,雖雲奴僕下賤,家主漂流之後,曾為陰告陽申一番,滿腔義氣,故爾旭霞升仙之日,感念其情,遂將家產交付與他。以後乃自成一家,生男育女,勤儉經營,做了一個山村富室。竟接受了旭霞祖宗的香火,逢時遇節,替他祭祀,以故里中之人俱欽敬他,咸稱為忠厚長者,壽至八十而終。豈非千古流傳之佳話哉!
40 鳳瑞珠與衛旭霞世緣已絕,復結仙緣。「緣」之一字,甚是情種,無論仙凡,但不容即斷也。但不知素瓊有妒無否?
URN: ctp:ws7375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