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十五回 聘淑媛贾兰受室 喜乘龙巧姐于归

《第十五回 聘淑媛贾兰受室 喜乘龙巧姐于归》[View] [Edit] [History]

1 话说众人正然说笑,见平儿拿著并蒂莲花进来,众人忙让吃酒。平儿坐下,对李纨道:「有人给你们阿哥提亲呢。」宝玉先问:「谁来说的,什么人家?」平儿道:「才璜大奶奶来说的,一个外任官,家里很财主。姑娘十六岁,长的很好,知书识字,活计也好。太太问他:『姓什么?作什么官?』他说:『也不知是知府是知州,新打外头回来的。提起来,横竖老爷知道。』太太说:『不知是谁,老爷焉能知道呢?』他说:『我先和太太说了,再打听去。』」探春道:「直不用理他,此刻走了没有?」平儿道:「上头说了会子话儿,就瞧三奶奶和他乾妈去了。」探春问:「谁是他乾妈?」宝钗道:「他和玉钏是把子,还给老白妈作了鞋脚,认乾妈。」湘云问道:「老白妈不是太太那边的针线头儿吗?」宝钗道:「可不是!」李纨问宝钗:「你怎么知道的这么细,连送鞋脚都知道。」宝钗道:「我们屋里浆洗上的老秦,是玉钏儿的姨儿,所以知道。」
2 平儿道:「其实玉钏很不待见他,皆因太太喜欢,乐得大家取合儿。」宝玉道:「他那个令侄也和他似的,说话有头无尾。」
3 平儿笑道:「那可怎么作买卖?」宝钗道:「不用管他,很好的西瓜,你吃罢!」婆子们挖上几碗西瓜来。
4 正吃著,见平儿屋里小丫头喜儿来说:「二爷请奶奶呢。」
5 平儿问:「什么事?」丫头说:「不知要什么,丰姑娘找不著,教请奶奶来了。」李纨道:「快去罢,别像那东西似的,连你也丢了,你们二爷更著急了。」平儿笑著站起身来,回头向宝钗道:「西瓜没吃够,寻给两个,拿了家去吃。」宝钗笑道:「我早就给巧姑娘和苓儿送过西瓜、李子去了,你家去和孩子们抢著吃罢。」平儿笑著去了。湘云道:「这位琏二嫂,真是袭了凤姐姐的职了,颇像他的样子。」宝琴道:不但诙谐谈笑,连那一切举止竟无一不肖。」探春摇著头道:「苦论居心,两个人差多了。」
6 宝玉道:「不用批论人了。今日的词,稻香老农看是那句好?」李纨道:「据我看,『坠』字和『碎』字押的都响亮。
7 『是何处断续蝉声?』问的有趣,『绿杨外,残照里。』答的更妙。」宝玉道:「也不过是从姜白石的『闹红一舸』,苏东坡的『琼珠碎又圆』套来的。」李纨道:「套古人不怕,套只要用的好。就是你们那应制诗文,也未必不套古人罢?」湘云拍手笑道:「阿弥陀佛,也遇见劲敌了。」宝玉笑道:「只好让你们人多,我不说了。」
8 一抬头,见碧月站在李纨背后扇扇子,上面画著松树。接来一看,原来是惜春画的一棵苍松,一块怪石,一段流水,一只老鹤在松下梳翎,并无字迹。只顷著颗「栊翠闲人」的小方樱宝玉道:「想不到他倒投了四妹妹的缘。」众人看了回扇子,湘云道:「我只惦著不知他昨日画的是什么?」宝琴道:「咱们何不去看看?」探春说:「今日晚了,明日再去看他。」
9 此刻已摆上饭来,宝玉道:「弄点烧酒来。」探春向婆子道:「和琏二奶奶要,他说有自己蒸的莲花白,寻些来。还请他这里吃饭。」婆子答应去了。不多时,抱了两个玻璃瓶来,说:「琏二奶奶说,这是自己蒸的莲花白,这是四月里的嫩荷叶泡的。还说,请姑奶奶、奶奶们用饭罢。琏二奶奶为巧姑娘的喜事,到太太那边回话去了。」
10 这里众人吃了晚饭,都过王夫人处来。平儿正和王夫人说话,见他们进来,王夫人道:「都坐下听,今日王大爷来说,周家送信,腊月要娶。我想哥哥还没媳妇呢,妹子倒先出嫁。
11 可笑今日还来了个冒失鬼。」探春故意问道:「是谁?」王夫人说:「璜大奶奶,他也不知道姓名官职,就来说亲。」宝钗问:「谁向他说的?」王夫人道:「是在他侄儿铺子里买东西去的,他也说不清,我也听不清。」
12 正说著,人回:「珍大爷过来了。」贾珍请了王夫人的安,众姐妹都站起来问了好。王夫人说:「你坐下罢。」贾珍就在杌子上坐了,说:「今日在里头,东平郡王把侄儿教去,问兰哥的岁数,又问娶亲没有?」侄儿回道:「有几家提亲,尚在未定。」王爷说:「有一家很合适,就是东平王的内侄孙女,掌院学士曾继圣的女儿。曾大人就是宝兄弟和兰哥他们的老师,世代书香。」宝玉道:「本是曾子的后裔。」王夫人道「自然是山东根子。」贾珍道:「王爷说先问问侄儿,明日要亲身和老爷说呢。据侄儿听著,倒很妥当,才已竟回过老爷了,教回太太来。」王夫人道:「好是好,可不知姑娘多大了?」贾珍道:「东平王来了就知道了。」大家又说了回闲话,贾珍退出。
13 这里众人又坐了一回,各自归房安歇。次日都到上房请安,王夫人对李纨道:「昨晚老爷进来,提起亲事很愿意。不知你的意思怎么样?」李纨笑道:「这件事,总是老爷、太太作主,媳妇可知道什么呢。」于是大家都在王夫人处吃了早饭,商量往栊翠庵找惜春去,宝玉也与他们同去。
14 进了园门,一路说说笑笑,刚过了蜂腰桥,听远远的一派云璈箫管之声。湘云道:「何处吹来步虚声。」宝琴道:「想是四姐姐作功课。」探春、宝玉齐说:「断乎不是他。」细听了听,原来是府墙外人家念道士经。
15 到了栊翠庵,见庵门紧闭。湘云道:「待我扣门。」便用扇子轻轻敲了几下,里面问道:「是谁?」湘云笑道:「是访道的。」婆子开了门,见是他们,便说道:「姑奶奶、奶奶们连宝二爷都来了!」大家进了门,只见惜春迎了出来。见他头上松拢云环,别著一支玉簪,并无花朵。穿一件天水碧罗衫,拿著把芭蕉扇。一见众人,笑问道:「又没下帖,难得都来了。
16 」让到房中坐下。惜春道:「把前日姨太太送的梅片茶泡来。」
17 探春道:「凉些才好。」惜春道:「有竹叶汤是凉的。」宝玉听了,说:「好极了。」于是大家都喝竹叶汤。
18 宝琴问:「四姐姐作什么呢?」惜春道:「没作什么,不过看看书。」湘云道:「我不信。」说著站起身,隔著纱帘往里间望去,见墙上有一张素纸。掀帘进去一看,原来是张绢,用针别在墙上,上边略烘染了点天光,托出一轮圆月,下边是一片平水,水中隐隐的一个月影。湘云说:「你们快来瞧罢,这栊翠闲人总该罚他每人给画一张。」惜春道:「那不是闲人,竟是忙人了。把我热死了,你又得费眼泪。」说著,都进来看画。宝玉道:「何不就写『清池皓月』。」惜春道:「那又著相了。」说著仍到外间坐下。
19 宝钗问惜春:「紫鹃好了没有?」惜春道:「还没好呢。
20 你看我这里实在短人,虽有这庵里几个旧人,我却使不惯,不过作伴而已。要向你们借人,如今各屋里都是刚够用。」李纨道:「不用借,等晓霞好了,我回了太太,就把碧月奉送,如何?」惜春笑道:「只要你舍得。」李纨正色道:「这倒不是玩话。」宝玉道:「四妹妹放心,我作保。」惜春道:「先谢了大嫂子,就算定了。」宝钗道:「我瞧瞧紫鹃去。」说著便往紫鹃房里来,见他坐在窗下发怔,瞧见宝钗进来,忙站起身来,笑道「二奶奶来了。」宝钗道:「你怎么了?」紫鹃道:「不过是热著了点儿,没什么大病,劳动奶奶来瞧。」宝钗道:「听见四姑娘说,我不放心,来瞧瞧你。」只见里间屋里放著张洋漆小方桌,上面供著白檀小龛,挂著个白绫弹花幔子,设著个古铜小香炉,一个小玉瓶里插几枝秋海棠,戈窑碟里盛著新剥的几个莲子,供著个粉定小盖盘。宝钗心里早已明白,揭起幔子,见牌位上写著「潇湘主人之位」。宝钗的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紫鹃也落下泪来。宝钗拭著泪,向紫鹃道:「也不枉他疼了你一场。」出来便搭讪在墙阴里看海棠。只见双环跑来说:「老爷叫二爷去会客呢。」宝玉就慌忙去了。宝钗进房来,众人见他满脸泪光,问道:「为什么伤心?」宝钗就把紫鹃不忘故主事,说了一遍,众人听了无不伤心称赞。
21 按下栊翠庵,且说宝玉回到房中换了衣冠,到书房来见老爷。贾政道:「方才东平王前导已来,说王爷随后就到。所以叫你们伺候著。」只见回事的跑来说:「东平王爷来了。」于是贾琏、宝玉、贾环、贾兰在大门以内迎接。只听马蹄乱响,两对引马进来,接著又是两匹顶马,顶马过,才是一乘黄绊蓝呢大轿。后边许多跟马,还有两个内监。他叔侄四人在甬路左边迎著轿请安,东平王在轿内笑容满面,拱拱手。贾琏道:「把轿子请进去。」往西一拐,又进一重门,是五间过厅。往里望去,甚是壮丽。
22 见贾相国迎了出来,王爷命住轿。轿夫退去,两个内监过来揭起轿帘,撤去扶手板,王爷下了轿,贾相国迎过来请安。
23 东平王连忙拉起,一同进了大厅,请东平王上坐,自己在下首侍立。东平王道:「椅子上坐了好谈。」于是贾相谢了坐,就在下首椅子上坐了。贾琏捧过茶来,东平王便将昨日对贾珍的话,说了一遍。贾相国道「蒙王爷抬爱,贾政深感鸿慈。」东平王笑道:「岂敢,那曾杏坛之为人,老相国自然深知。就是他那两个少君也颇有出息。妞妞今年十六岁,我也常见,真是幽娴贞静,堪为令孙的淑配。曾夫人就是北靖王妃的胞姊,都是孟家小姐,可称得世代书香。」贾相国十分愿意,又彼此说了些谦言。东平王告辞,贾氏父子送出仪门。
24 就有司官请中堂看稿,贾政对贾琏道:「你先把今日的话告诉你婶娘,明日你同宝玉到园子回回大老爷、大太太,我还得到东平府谢步去。」说著自回书房办事去了。
25 贾琏等进内细细回了王夫人,此时薛姨妈、李婶娘都在这里,众人听了无不欢喜。王夫人道:「事情自然是准了,咱们也该商量新房。我想总是守著稻香村近才好。」探春道:「论近就是藕香榭、蓼风轩、缀锦楼,不过房子略小些。」王夫人道:「缀锦楼就好,怡红院留著给芝儿,那是宝玉住过的。新花厅给苓儿,为他们那边就近。」又对薛、李二位道:「二位亲家太太帮帮我们的忙。」薛、李二人齐说道:「府上这些人,还用帮忙的?」王夫人道:「恐怕媳妇们想不到,提提他们。」
26 平儿笑道:「都有人疼,那位老太太疼我呢?」薛、李二人道:「都是一样。」尤氏笑道:「只管放心,有我疼你呢。」平儿道:「同著三位老太太说下,以后我可管著你叫娘了。」正然嘲笑,贾琏进来请示收拾新房。王夫人便将本意告诉了贾琏,自去传匠役不提。
27 且说贾相国回拜东平王,择定八月纳彩,九月迎娶。众人忙了两个多月,已到吉期。曾府上嫁妆十分丰盛,贾府是全分执事,官衔牌、粗细鼓乐,又有众贺客轿马,把条荣府大街塞满,将曾小姐娶过门来。原来曾学士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长子曾文渊,现任徽州知府。次子文澄,礼部员外郎。小姐芳名文淑,举止端方,温柔娴雅。三日后,行过庙见礼,拜了尊长,一家大小无不喜爱。会亲、回九,一切繁文不必细述。
28 这日大家都在王夫人上房看菊花。贾琏进来,满脸喜色,都请了安,问了好。对王夫人道:「咱们家真是喜事重重。才下衙门,见府门外围著许多人。门上的说:『你们不到周宅去讨喜钱,净在这里嚷什么?』报喜的说:『府上的小姑爷中了解元,我们怎么不来讨赏?老中堂一乐,抬出些元宝来,我们就发了财了。』」王夫人道:「按南边规矩,女婿的衣巾、报录的喜钱都是丈人家的。」宝玉道:「《题名录》上,第一名周乘龙,我才要回太太,二哥哥就来了。」尤氏笑道:「琏兄弟,听见太太说了,快家去抬元宝罢。」贾琏道:「要是这么著,我明日辞了官,也去报喜去,只怕比俸还多呢。」王夫人笑著骂道:「下作东西,快开发喜钱去罢。还得差人到周家道喜去。」贾琏答应自去派人。薛姨妈问道:「周亲家在那里住?
29 」平儿道:「先在乡下,自从他公公捐了官,就搬进城来。」
30 此时正是天短事多,已到巧姑娘出阁的时候。这里陪送十分体面,那周家也学了许多京派。巧姐过门,真是郎才女貌。
31 会亲吃酒,又去了几位夫人诰命。周家仰慕贾府的势利,又搭著这巧姑娘颇有母风,随机应变,甚得公婆的欢心,自然是合家欢乐。不知不觉,忙过新年。未知明春又有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URN: ctp:ws7400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