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卷四

《卷四》[View] [Edit] [History]

1 庚戊康熙九年
2 辛亥康熙十年
3 壬子康熙十一年
4 癸丑康熙十二年
5 十一月,平西王吳三桂據雲南、四川、貴州以叛,遂陷湖南岳州諸郡縣,稱大周元年。初,平南王尚可喜疏稱歸老遼東,而留其子安達公之信襲鎮廣東,朝議許之,並令舉家歸旗。平西、靖南相繼疏請,俱報可。至是平西反。乃命平南、靖南仍留駐鎮。時耿繼茂已死,耿精忠襲王。三王交通逆命,雖複停留,而反謀益決。
6 甲寅康熙十三年
7 三月十五日,耿精忠據福建傳各官入府議事,伏甲執總督範承謨、巡撫劉秉政以叛。知府王之儀、建寧同知喻三畏走出被殺。範承謨被拘。以劉秉政為偽統制使,鄉宦蕭震為偽布政使,自稱「總統兵馬上將軍」,移檄各府州縣,俱望風而降。
8 十九日,耿精忠檄至泉州,提督王進功是夜縱諸將焚燒南街、西街譙樓,殺掠到晚,紳庶無遺,傳檄各屬縣皆降。興化鎮馬惟興劫興化,守備郭維藩劫惠安,獨同安城守張學堯、晉江水師營李尚文所部無犯。
9 耿精忠再遣通事黃鏞至台灣。初,耿精忠將拒命,遣鏞通鄭經請師為聲援。至是,又遣鏞見鄭經,請以舟師由海上出江南,而己統陸師出浙江。鏞回言,海上船不滿百,兵不滿萬,精忠始輕之。
10 耿精忠以黃梧為偽平和公。梧病疽,受印不數日,疽壞而死;其子黃芳度襲封,管其兵。
11 駐防漳海道陳啟泰黨於範承謨,與精忠有隙,聞變,先殺家屬十餘人,乃自縊。陳為官則甚貧,於死則甚烈。
12 漳浦鎮劉炎、海澄鎮趙得勝俱降耿。福寧鎮吳萬福貪刻失將士心,謀拒耿,眾不從。耿精忠遣偽都尉曾養性督兵至,萬福出降,養性誘殺之,並其兵,遂乘勝長驅至平陽,總鎮蔡朝佐降,溫、處二府望風皆下。
13 四月,潮州總鎮劉進忠降耿,密請師,耿令劉炎率兵會之,夜攻同城,續順公沈瑞並其兵。精忠召王進功,至福州,留之,徵其兵。
14 鄭經遣協理禮官柯平至福州報命。時耿聲勢已振,謾應曰:『鄭世藩來,甚喜,但兵多餉少,各分地自戰可也』。由是兵端遂起。
15 鄭經親軍侍衛馮錫範、鎮將劉國軒率舟師數十,兵數千,先至廈門。
16 耿精忠檄諸路兵出關。黃芳度遣黃翼領兵千人應命。趙得勝不從,與馮錫範陰約,以海澄歸命於鄭經,隨將兵進攻同安。
17 王進功之入福州也,耿精忠調張學堯鎮泉州,以化尚蘭代守同安。鄭經兵至,尚蘭迎降。獲學堯家眷。學堯聞變趨回,施福引之,俱降鄭經。
18 五月,鄭經至思明州。以趙得勝為左提督,封興明伯;張學堯為左先鋒鎮,化尚蘭為仁武鎮。遣人至精忠處,議撥地方安插船隻兵丁,精忠不答,又禁買竹木麻繩修船等物,遂成仇隙。至是,耿精忠聞同安之失,乃遣王進率步卒千餘人入鎮泉州王進號王老虎,原任漳州副將。時提督五營兵將不肯應調。王進至,與城守賴玉相詰納,用提標守備戴國用為爪牙,勒王進功家眷入省。耿精忠複遣兵接應,兵將至,進功之子藩錫與其屬楊青等議先發以制之。
19 六月初一日,王藩錫以提督夫人之命召諸將議事,誘賴玉、戴國用、李尚文等執之,率兵攻王進。進走登塗門樓,意氣自若,提標兵散而無統帥,相持至晚不決。進恐海船至,更深整隊出城西去。
20 初三日,藩錫等殺賴玉,分其尸。初四日,絞殺戴國用,釋李尚文,迎鄭經入城。鄭經以藩錫為指揮使,暫理提督軍務。
21 黃芳度襲殺漳州城守劉豹。豹,耿氏所署也。鄭經遣人諭之,芳度遂降,封德化公,授前提督,漳屬錢糧聽其徵給。芳度終不自安,遣人間道齎密疏入京。
22 七月,平南王尚可喜遣兵圍劉進忠於潮州。耿精忠不能救,進忠納款於海上。鄭經遣援剿後鎮金漢臣率舟師援之。以進忠為右提督,封定虜伯。
23 九月,耿精忠以步騎二萬,遣漳浦新降總兵劉炎同王進攻泉州。鼓行至惠安,肆行焚掠。鄭經命劉國軒督諸鎮,並統五營兵御之,對壘逾旬,進退屯楓亭,列營二十餘里。
24 十月,國軒兵至塗嶺,嚴陣會戰。王進見前陣皆新募之兵,直前奮擊之,兵皆懼怯死戰。國軒令許耀分兵襲其後,焚其營壘,進兵大敗。國軒追至興化城外,三日夜而還。
25 十一月,偽周吳三桂遣禮曹錢點聘於海,值鄭、耿交惡,回報。複遣禮曹員外周文驥至海和解。
26 劉炎在漳浦,不降鄭經,密請援于耿逆。耿遣兵會之。至平和,鄭經檄黃芳度擊走之。耿逆複遣其親軍都尉徐鴻弼從間道入漳浦。鄭經以馮錫範、趙得勝督諸軍攻之。徐鴻弼、劉炎會雲霄鎮劉成龍合兵迎戰於羅山嶺。右虎衛何佑揮軍擊之,鴻弼等大敗,走回城。馮錫範以紅夷大炮擊入城中,劉炎等大懼,同鴻弼、成龍俱出降。
27 十二月,趙得勝督諸軍援潮州,與平南王兵戰於黃岡,大破走之,潮圍始解。初,進忠被圍,金漢臣一軍殲焉。進忠極力守御,將及半載。至是,廣兵燒營而遁。
28 鄭經分設六官,名曰協理:洪磊為吏官,楊英為戶官,鄭斌為禮官,柯平為刑官,楊賢為工官,兵官缺。置六科都事、都吏、察言司、承宣司、賓客等司。陳永華為總制留守,兼管勇衛,馮錫範為侍衛二衛皆親軍;薛進思為左武衛,劉國軒為右武衛,何佑為左虎衛,以施福為五軍;其左右先鋒及諸鎮營皆聽五提督調遣。凡文武事宜,皆贊畫參軍陳繩武、侍衛馮錫範主之。
29 初,鄭經之來思明州也,兵餉取給於東寧。洪磊承其父洪旭遺命,助餉銀十萬兩,至是兵眾餉多,轉運不給,乃以六官督比紳士富民以充之。以鄭省英為宣慰使,總理各府州縣錢糧。百姓年十六以上、六十以下,每人月納銀五分,名曰「毛丁」;船計丈尺納稅,名曰「梁頭」;特設各府鹽司,分管鹽場,以給兵食。
30 乙卯康熙十四年
31 正月,耿賊遣張文韜至鄭賀正議和,送船五只。鄭經遣禮官鄭斌報之,約以楓亭為界。自是鄭、耿交好。
32 二月,永春馬跳峰寨民呂華不服鄭氏征派,薛進思圍之。三閱月不下。知縣鄭時英諭之出降,釘殺之,家族發淡水充軍。
33 續順公沈瑞駐饒平,劉進忠攻之不克。廣兵來援,何佑遇之於百子橋,破走之,瑞出降,改封懷安侯。
34 流洪經略承疇胞侄士昌、天恩、天倫及眷口於東寧之狼嶠,從公論也。流前進士楊明琅及眷口於狼嶠,以其過崇禎帝梓宮不下馬,又修南安縣志以海上為海寇也。後皆死於流所。知南安南縣事劉佑云:『洪經略未必盡是,鄭國姓未必盡非』。鄭經悅其言,召之,已逃回籍矣。
35 五月,劉進忠請海師南下,鄭經許之。初六日,鄭經入海澄,遣鄭斌入漳,慰諭黃芳度,或束兵入見,或統兵隨征。芳度終不受命,密調回黃翼出關之兵。耿逆移檄召之,亦以疾辭。鄭經遂定攻城之計。
36 劉國軒率諸鎮兵至潮,與進忠規取屬縣之未附者。安達公尚之信悉力守御,相持日久,糧乏兵病。之信調兵十餘萬盡銳來攻。國軒自新墟寨一日一夜退至鱟母山,以餘糧露載車上,宣慰使洪磊懸金以賞有功,軍心稍定。進忠與國軒議曰:『之信大兵必從小路而來,出我不意,須得勁將當之;惟何佑可任,然不可言其故,恐其心怯。子可嚴陣以待,而餘將騎兵背城以為應援』。國軒從之。是夜見敵營從大路火光照耀,進忠發大炮擊之,見火光不動。進忠曰:『是空營也,我兵可安寢以待』。次日,之信率兵從小路而來,何佑見大隊突至,欲退不可,冒死直前,奮勇擊之,無不以一當百。之信大敗走。國軒等窮日夜追之,殺死不計其數。是役也,佑以飢率數千破敵兵數萬,由是何佑之名,大振粵東。佑,別號「何錐子」。
37 六月,鄭經自海澄移檄萬松關;黃芳度令其下俱剃發,率兵拒守,不降。遣其兄芳泰突圍入粵請援。鄭經進攻不利,援剿後鎮萬宏雲梯登城,中炮死。鄭經乃築長圍以困之。調何佑從潮州先攻平和縣,守將賴升降,諸屬縣皆下。
38 十月,海澄公標將吳淑以漳州降於鄭經。初,淑投誠屬公標,黃梧待之厚;將死,呼淑托曰:『吾兒年少,君可保全之』。及城被圍日久,淑謂其弟潛曰:『我本鄭氏降將,公雖待我厚,我負罪於先藩實深。今世藩待我眷族,恩尤加重,豈可反圖逆命』?遂以初六日開城出降。鄭經兵入,芳度倉皇投開元寺井而死。獲其將黃翼、蔡龍、朱武、張濟、戴麟、陳驥、黃管等,皆斬之。沒其家。剖黃梧棺戮尸斬首,並芳度首揭竿以徇眾。有議發梧祖塋者,鄭經曰:『罪止其身,與先死者何預』?不許。後朝命贈芳度為忠勇王。時芳泰往粵求援,會其兄芳世由汀州至永定,亦以是日破永定縣,聞漳州陷,乃大掠而遁。鄭經以吳淑為後提督,吳潛為戎旗二鎮。
39 十一月,鄭經令龔淳往日本取回鄭泰所寄之銀。淳乃泰委寄之人,並執有收票可據。先是,兩家紛爭,日本王皆不肯與;至是,番人皆混開支銷銀凡四十五萬,僅得二十六萬而回。
40 丙辰康熙十五年
41 正月,鄭經以右虎衛許耀、前衝鎮洪羽等率師會在潮諸將攻取廣東州郡。
42 二月,平南王昏病日甚,會偽周師克肇慶、韶州等處,廣州人人自危。駐韶諸軍聞報,燒營而遁。劉國軒、劉進忠、何佑等分南北兩路而進。碣石鎮苗之秀軍程鄉,其妻在汛,遣人迎降,仍勸之秀納款,鄭經許其回鎮碣石。國軒等水陸並進,圍惠州,攻博羅不下,旋下長樂、新安、龍門等縣。之信窮蹙,遂乞降三桂。三桂封之信為輔德公,檄讓惠州於經。之信檄提督嚴明撤守兵回廣,遣使饋弓馬、幣帛通好於鄭氏。鄭經乃以國軒鎮惠州。東莞守將張國勛亦降鄭經,經以為後勁鎮。自是鄭與吳分界而守。
43 五月,耿逆調汀州鎮劉應麟兵出關,應麟不從,密通款於鄭經。經乃遣吳淑統兵,馳書於精忠,言欲假道汀州以出江右。耿賊遣兵防城,應麟懼其圖已,率所部出掠瑞金、石城。吳淑兵至,應麟與之合兵共攻汀州,遂下之。鄭經以應麟為前提督。
44 七月,鄭經調劉進忠出師,進忠稱疾不行。進忠自潮州定後來見,鄭經待之禮意疏略,見左右用事者皆錄錄,知不足與有為。及取汀州,嘆為失計。至興寧,與諸將不協,流言日起,遂稱病回潮,陰為自守之計。
45 九月,耿賊師出浙江者為總督李之芳所扼,多被摧敗,朝命遣康親王提兵乘機入閩。耿賊兵出江西者為總督蔡毓榮及滿洲兵移駐防兵合力拒之,耿兵大敗,廣信遂失。既而棄建昌不守,大勢已潰。又聞汀州已破,耿賊益憂內顧,諸將遂密謀,詐作耿賊投誠獻關。耿賊聞變,大懼,收王進、範承謨、蕭震絞殺之,欲乘船奔海,為都尉徐文耀所脅,不得出城。遣王進功回泉州取救兵,密囑曰:『我忍死以待也』!然延建已失,不得已於十九日剃發迎康親王入福州。後耿賊入京,與徐文耀及諸將領皆伏誅。
46 興化守將馬成龍以城降於鄭氏,鄭經令許耀率兵赴之。
47 十月,鄭經令許耀督諸軍進取福州,駐師烏龍江;許耀驕縱,諸將不服,飲酒嬉戲,不知軍事。大兵渡江,有議於半渡擊之,不聽;既登岸,倉皇出戰,先鋒死鬪,不能分兵救援,及少卻,又不殿後,引兵先走,委棄輜重器械不可勝計。鄭經乃遣趙得勝、何佑屯興化以代之。
48 耿賊檄曾養性等自溫州航海回閩,朱天貴以舟師降於鄭氏,其餘逃入福州。鄭經遣奇兵鎮黃應邀擊之,獲巨船數十艘。
49 十一月,精忠邵武守將楊德獻款於吳淑,淑入據之,始請盟。
50 十二月,大兵至邵武,吳淑御之。時大雪嚴寒,諸軍冒雪涉溪拒戰,皆大凍,不能支。遂棄邵武,退札汀州。大兵進至建寧縣,薛進思守汀,聞之驚懼失措。劉應麟願傾貲餉兵固守,進思猜疑不從,棄城而走。應麟奔潮州依劉進忠,發憤病死。
51 平南王尚可喜於九月病故,之信遣使報訃,並請其妹奔喪。妹,沈瑞叔母也。鄭經許之,並遣使吊喪。偽周封之信為輔德親王。
52 丁己康熙十六年
53 正月,大兵至興化。時鄭軍銳氣已喪,何佑又與趙得勝不睦,疑其納款於我,戰敗不救,得勝死之,何佑奔回泉州。
54 二月初九日,大兵至泉州。鄭氏守將林定無備,城陷,標將林孟、參宿營謝貴死之。林定素與民相安,逃於民間,削髮走免。諸軍潰散。
55 十九日,大兵至漳州。鄭經倉皇登舟,至海澄,棄而不守;至廈門,欲回東寧,百姓號哭攀留。角宿營吳桂整兵防守,泉賴以安。繼而餘眾稍集,乃遣水師防衛分汛而守。
56 鄭經祭趙得勝,親臨哭之。斬薛進思原姓名斐德,許耀捆責。耀病痢,不數日死。何佑、吳淑戴罪自效。
57 鄭經遣諸將家眷搬回東寧。王進功、沈瑞、張學堯等陸續起程。劉炎以母老病,至外洋勒兵劫船,乘風下碣石衛,依苗之秀;後投誠至京,流徙寧古塔。
58 三月,鄭氏諸將退集思明州。時兵餉不給,乃分汛南北地方,措餉召募。以前虎衛林升、水師樓船中鎮蕭琛等駐晉南及定海、福寧一帶地方;以後提督吳淑、揚威前鎮陳昌、戎旗一鎮林應、奇兵鎮黃應等駐同安至揭陽、潮陽一帶地方。
59 漳浦巫者朱寅挾左道,詭稱朱三太子,聚集海上殘兵二百餘人,於十九夜襲泉州,攀堞而上,鳴鼓揚旗,從開元寺前至西街。守兵以為海師複至,乃於雙門前發一大炮。寅乃抽回出城而去。人以為神,附者日眾,屢戰皆勝,蔓延於漳、泉屬縣,凡深山窮谷岩寨,無所不到,派糧以食。頭裹白布,時人謂之「白頭賊」。
60 六月,劉進忠擁兵觀望。鄭經遣戶官至潮征餉,不應;買運,又閉糴,獻款於偽周。尋歸王朝,磔死燕市。
61 劉國軒在惠州,尚之信既歸命,孤城難守,鄭經遣水師迎之,乃率所部航海而歸。
62 朝命以黃芳世襲封海澄公,授汀漳總鎮。公標守備黃蘭授海澄總鎮。芳世請兼水師提督,許之。芳世至閩,驕傲,專用北兵,人心不附。
63 三桂將韓大任據守吉安,大兵圍之經年,無援,乃造小舟於城內,乘夜以繩引舟,截江渡兵,潰圍走入閩界,欲下海,有信通於鄭氏。
64 十月,鄭經遣何佑等至南靖小溪收兵,吳淑等至長泰,扎天成寨以遙應之。大任意以糧盡,就閩省投誠。後歸旗,旋從大兵征噶爾旦,衝陣而死。
65 十二月,大兵圍吳淑於天成寨,朱寅率眾來援,吳淑乃突圍而出。
66 康親王遣漳、泉二知府同泉紳黃志美等照朝鮮例與鄭氏議和,鄭經不從,亦無報使。
67 戊午康熙十七年
68 正月,泉州提標兵巡界,駐日湖鄭氏水師四營陳升擊之,大為所敗,標兵乘勝侵掠東石等處。
69 二月,鄭經以劉國軒為中提督,總督諸軍,後提督吳淑為副。初十日,國軒督軍至海澄攻玉州,我守將劉宗降;徇三𣿭河、福滸皆下。十八日,進取江東橋。我守將王重祿、呂韜等奔潰,遂燒斷橋梁以絕漳、泉大路。漳州援兵至,國軒分兵擊敗之。三戰三捷,軍聲大振。二十三夜,取石碼,獲我守將劉符、楊朝宗,遂軍於祖山頭,以逼海澄。我副都統孟安等自潮來援,國軒退屯石碼,築垣拒守,仍分兵屯漳州郭外。我提督段應舉自泉州來,寧海將軍喇哈達自福州至。平南將軍賴哈自潮州來,先後應援。國軒倏水倏陸,我滿漢諸軍疲於奔命。
70 三月初一日,國軒列陣郡東赤嶺,我兵背城迎戰。鄭氏前虎衛林升一軍當其鋒,殺傷相當。朱寅統兵扎天寶山以牽漳兵之勢,黃芳世擊敗之;寅遁入長泰。國軒樹柵雙橋一帶,離漳數里。滿漢諸軍會議,以一股同黃芳世扎水頭山灣腰樹,一股扎鎮門安炮以斷其往來水路。國軒偵知,十一日黎明焚營撤兵。漳兵意其遁也,少頃,舉帆直抵水頭登岸,涉嶺進戰。芳世素不知兵,又與滿將不協;吳淑攻之,戰敗墜馬,遇救得免,走入漳城,病月餘死。
71 自水頭之敗,海澄餉道阻絕,段應舉會綠旗兵及滿洲將軍滿兵數萬,列營祖山頭。十八日午刻,國軒兵至,應舉揮兵迎敵,何佑少卻。江勝、吳淑等繞出祖山頭之背,國軒督勁卒登山,直衝滿漢兵。滿漢兵敗走,眾大潰。國軒又以疑兵截漳州大路,滿漢兵棄輜重,自相蹂踐,奔入海澄。國軒連夜令軍士鑿塹,一人一尺,引江水環城圍之,外又鑿溝數里,沿堤兩岸,安炮守之。由是內外阻絕。
72 是月,吳三桂以初三日稱帝於衡州,國號偽周,僭元昭武。
73 四月,朝命召總督郎廷佐入京,以布政司姚啟聖代之。勒巡撫楊熙致仕,以按察司吳興祚代之,調江南提督楊捷代段應舉。援兵四集,屯筆架山以救海澄。
74 五月,劉國軒以筆架山南小寨懸崖,狀如挂燈,俗呼「燈火寨」,下臨大溪,順流可通海澄,問誰可扼守?吳淑請行。乘夜率兵進寨,天明,寨柵完備。初十日,滿兵發炮攻擊,連夜不絕。淑令軍士穴地藏身,無死傷者。馳報國軒,以為乘夜發炮,意不在寨,當別防之。信至,滿漢兵齊至振振字衍祖山嶽嶺,破林彪、張鳳二營,鳳戰死。又進攻林升營。國軒援兵至,姚啟聖之子姚儀統韓大任降兵,以牛載土囊填溝,至第三重,國軒發大炮齊擊之,死者無數,滿漢騎兵多填於塹,遂進去。時京中上諭有能救海澄者及城中兵將有能拔圍而出者,皆重賞。奈國軒鑿塹通潮,圍至數重,不可複救矣。
75 六月初十日,國軒攻海澄,陷之,段應舉、穆伯希佛自縊死,黃藍不知所終,獲孟安、馬虎等滿漢官三十餘員,皆釋之,授銜給俸。滿兵千餘,遷之東寧。時城中滿甲二千,馬八千餘匹,綠旗城守兵二萬餘,圍八十三日,糧盡殺馬而食,馬盡,屑馬骨食之,死亡及泅水而出者過半。閩省震恐,諸援兵退守漳郡。
76 朱寅下海,封為蕩虜將軍,改名蔡明義,歲餘病死。
77 國軒議乘虛攻泉州,吳淑分兵下長泰縣。國軒兵至同安,都統雅大里走回泉州,擒鄉兵總黃朝光斬之,與何佑、江欽、楊德數十騎離隊伍先行,至泉城,循清源山至東嶽廟相視營地。城中兵不敢出。久之,隊伍始至,扎營於平地;城中兵終不敢出。
78 七月,國軒水陸並進。江欽攻南安,殺守將。諸縣守兵相繼棄城走,遂取南門橋銃城。載龍熕及大銃數十號攻南門城,城崩壞四十餘丈,盡為平地。城內再築短牆以守。我城守馬勝等以釘釘船板鋪於地上,兵入城無踔足處,損傷甚多。會天大雨,城竟不拔。鄭兵圍泉州兩月,援師四集。將軍喇哈達從漳平問道出安溪,巡撫吳興祚同浙江提督石某由白鴿嶺出永春,江南提督楊捷由廣橋進河市,三路會師,至南安,皆未敢向前。將軍又調水師林賢、黃鎬等出閩安鎮,遙為聲援。
79 八月,鄭氏水師鎮總督蕭琛守定海。林賢等舟師至,琛戰船不先期整頓,議以舟寡且小,欲據上流牽制之。水師五鎮章元鎮欲先發制人,率所部十舟進戰。林賢等擊之,元鎮眾寡不敵,阻風逐流,一軍盡沒,被擒入福省殺之。蕭琛不防備,遇敵大潰,退泊海山,遂妄報福州水師大至。鄭經遂令劉國軒退兵,以守思明。國軒於二十四日退兵下船,隔三日,城中兵始敢出。鄭經召回蕭琛斬之,以援剿左鎮陳諒、後鎮陳起明督朱天貴等水師防禦北船。
80 偽周主吳三桂病死衡州,孫世璠僭立。其侄應奇守岳州,驕而貪;大兵攻之,棄岳州遁回,於是湖南、雲貴皆不守,遂亡。
81 九月,劉國軒入江東橋,至長泰;滿漢兵遇之,皆披靡。乘勝長驅至耿精忠營,衝之,馬中炮,掀國軒墜地;有滿洲披甲前蒙國軒釋放,遇之,以己騎授國軒,始走免。滿洲主將詢知,怒而殺之。國軒出江東,守三𣿭河,列營觀音山,與滿漢諸軍營壘相望。
82 十月,時鄭氏漳泉縣屬盡棄,惟據守海澄。姚啟聖等難於複命,乃遣人至海議息兵安民,意欲得海澄也。鄭經竟不從。
83 十二月,再議遷界。甲寅之變,閩當遷民,悉複故土。丙辰,八閩已複,康親王疏請遷界累民,罷之。至是,督撫請再遷,從之。
84 己未康熙十八年
85 正月,時雖設界,而海汛往來內地,派糧如故,朝議上自福寧,下及詔安,三十里,量地險要,築小寨,屯守兵,限以界牆。由是瀕海數千里,無複人煙。先是,鄭氏諭思明州每月每戶輸米一斗,自二月起每戶再加一斗。劉國軒請停文武官俸,自出糧餉兵三月;從之。
86 三月,姚啟聖以果堂寨迫近江東橋,欲發兵守之。國軒偵知,同吳淑發兵入據其寨。漳兵至,擊走之。
87 鄭經自定海失守,以朱天貴守海壇,陳諒為水師提督。於廿九日早,各船乘南風迅發,進泊定海。福州集船百餘號,由五虎門而出。陳起明、朱天貴率熕船衝䑸而入,擊破十餘船,獲大烏船一只。值大風暴起,福船收入五虎門,海船收泊海壇。
88 四月,陳永華啟請元子克𡒉為監國,時年十六,號曰「監國世孫」。
89 六月,鄭經命鄭時英駐東石督餉。時禁界鹽貴,居人多私來東石販鹽。時英獻策,欲掘沿海鹽埕,則利盡歸於海。鄭經乃檄林升令楊忠率兵在潯尾掘南北場鹽埕。忠至深滬,舍舟登岸,發掘兩日夜,兵不就船。竿頭守將密請泉城大隊兵至,四面合攻,忠力戰不支,中炮沒於海,餘眾死傷逃亡過半。界禁既嚴,私販亦絕。
90 七月,國軒築潯尾寨,一夜而成。同安守將兵至,擊走之。複築丙洲城。由是同港八漿船不敢出。
91 朝命以萬正色為福建水師提督。正色,晉江人,歸誠授參軍,以四川朝天關之功升岳州水師總鎮。湖南平,遂擢是任。
92 八月初,耿逆之變,漳浦人江機與楊一豹同時聚眾於江右依耿逆,及大兵克複江西,招降不從,攻之不能克,據皇禁山攻掠村社。至是,通款於海。鄭經授為征夷將軍,率眾入閩。建寧守將劉起龍御之,陣傷敗回而死。機足跛,號「拐子」;一豹,青年勇壯;後投誠,俱流古寧塔。
93 九月,右武衛林升汛守東石,取給軍餉。及楊忠敗死,林升調兵隨征,僅以散卒二百餘人委施廷、陳申守寨。時有叛卒入泉城報知,城中發馬步數千,於廿五日四面環攻。施廷被創,陳申戰死,寨破,兵民赴海死者無數。我朝仍築三寨犄角以守。
94 十月,國軒離漳城五里而軍。時援漳滿漢兵共十餘萬,國軒兵只有萬餘,營壘咫尺相望,指揮自如,諸軍畏之如虎。國軒以果堂扼要重地。初八夜,率兵就果堂後版尾地方再築一寨。初九日,工未就,滿漢將軍提督集兵數萬齊至,銳不可當。國軒與吳淑、何佑、林升、江欽改江勝,兵不滿二千,奮勇死鬪。自午至申,衝擊數迭。國軒戒依寨,且戰且守。每次發炮,無不披靡。陣斬章京巴石兒等,其餘帶傷而遁者以數千計。自是奪氣,兵不敢出。國軒時縱卒數百人,皆持鹿銃,間以鳥槍,渡河衝擊,自登土阜,據胡床張蓋而觀之。滿漢兵遇之,無不摧破,皆堅壁自守不暇。又善用間諜,敵人情形,纖悉必知。時謂之「劉怪子」。
95 姚啟聖遣人至海上議息兵。又說國軒使罷兵就撫,國軒巽詞以謝。啟聖又設修來館,懸重賞。台灣文武兵將來者,次第俱賞銀有差。降者日數百人。時諸軍缺糧,國軒一切不禁,頭領與兵丁,長發與短髮,往來循環,而國軒兵額亦不缺。
96 十一月,吳淑守版尾寨。大兵築壘環攻,炮聲日夜不絕,淑處之宴如。身被傷,複染病,不以為意。時值陰雨,新築壘垣多壞,揮左右避之,自踞床而臥。初八夜二更,牆崩壓死,舁至思明,鄭經親臨哭之。以其次子吳天駟為建威右鎮,統其兵。
97 十二月,姚啟聖、吳興祚大集舟師攻廈門,題請浙粵水師克期協攻。鄭經調各洋船私船配兵北上,以右武衛林升為總督,右虎衛江勝、樓船右鎮朱天貴為左右副總督,率諸軍御之。
98 庚申廉熙十九年
99 正月,水師提督萬正色及總兵林賢、陳賢、黃鎬、楊嘉瑞督舟師出閩安鎮,巡撫吳興祚率兵沿海援之。林升分船三十號守海壇,自統船六十號退泊泉州臭塗灣。
100 二月,萬提督至海壇,海船俱退至泉州迎敵。萬提督至圍頭,朱天貴以七舟衝其䑸,所向無前。偶海風大作,萬提督乘風收各船入泉州港,而沿海岸上安炮,陸師防守。鄭氏各師無所取水,乃退至金門。
101 鄭經所親幸施福,密通姚總督,欲為內應。使授降兵數百人,挈眷來歸,乘機欲舉事。國軒諜知,啟鄭經收殺,並及施齊福即施亥。齊,施將軍琅長子
102 鄭經議欲撥國軒兵三千,配小船直入泉州港,攻萬提督,使人持令箭抽兵。時兵已乏糧,盡皆潰散,國軒禁不能止。守海澄陳昌以城投誠。國軒至廈門,知勢不可為,收拾餘眾下船,百姓遮道跪留。
103 二十六日,兵變,據掠百姓。鄭經焚演武亭行營,盡率將士登舟。協理五軍吳桂收散卒據廈門,以待大兵。
104 二十八日,萬提督兵入思明州。
105 二十九日,鄭經至澎湖。朱天貴舟泊銅山,姚總督招之,遂投誠。二月十二日,鄧經回至東寧。
106 五月,東寧地有聲如驢鳴。半路店雨雹,大如雞子。
107 六月,鄭氏總制陳永華畫坐,見有衣冠甚偉者,自稱行災使者,欲借其衙署,約住三月然後去。永華設席張樂燕之,與之譚甚久,餘人不見也。即對衙署借之。
108 偽承天府豬生子,四耳三目,前二足向上。
109 鄭氏令曰:『十甲出丁壯一名』。
110 七月,陳永華病故。
111 十月,劉國軒營中豬生子,獸身人面。
112 十一月,白氣長數丈,見於西方。
113 辛酉康熙二十年
114 正月二十八日醜時,鄭經卒於台灣偽承天府行台。三十日,馮錫範、劉國軒調兵駐台灣偽承天府,會六官議立嗣。經母董太妃與諸公子收監國印,克𡒉不肯與,擁兵自衛。群議以克𡒉乃乳母抱養之子,非鄭氏出,遂縊殺之;妻陳氏永華之女,亦自盡。
115 二月初一日,董太妃率世子克塽登位,時年十二歲,錫範之婿,百官朝賀畢,太妃起,出位,諭所以誅監國故,以世子付托馮、劉等,俾竭力匡扶,涕淚沾襟,眾心大慰。
116 董太妃以馮錫範為忠誠伯,劉國軒晉為武平侯初以海澄功封武平伯,至是封侯。大赦國中。以經第二子聰為輔政公,領護衛。
117 三月,以經第五子智為右武驤將軍,募兵。
118 四月,以經第三子明為左武驤將軍,募兵。
119 台灣偽承天府火災。
120 五月,總督姚、巡撫吳、陸提諸、水提萬題為報明事:『本年四月二十二日,據舉人黃金從呈繳偽官傅為霖密稟,內開偽藩於正月廿八日病故,三十日縊死其監國長子欽舍,二月初一日立泰舍,叔侄相猜,文武解體,主幼國疑,時不可失等情到臣等。又據龍溪縣送到偽官廖康芳稟稱相同。俱與臣等密探相符。此乃天亡之時,但台灣孤懸海外,統師遠剿,時地難測,非臣等所敢擅定。會同具題,請旨密示,臣等遵奉施行』。
121 六月十六日,董太妃卒。時協理刑官柯平已病故,陳繩武閒住,國事錫範主之,兵事國軒主之。
122 八月二十八日,中軍營火。
123 九月初三日,塗輕庭火。
124 十月,賓客司傅為霖通款事發,逃亡;廿八日,獲之。
125 十一月初一日,誅傅為霖及同謀宣毅左鎮高壽、都吏陳典威,盡殺其子弟;續順公沈瑞令自縊,家屬入官發配禮官斌之女
126 總督姚上疏請攻台灣,力薦內大臣伯施琅可任水師提督。萬提督言台灣難攻,且不必攻。朝命召見施琅,仍以靖海將軍充水師提督,改萬正色為陸師提督代諸邁。
127 壬戌康熙二十一年
128 正月,施將軍出京至閩,於廈門各處調兵整船。劉國軒以銃船十九號、戰船六十餘號、兵六千人,撥諸將守澎湖;親身往來督視。
129 五月,姚總督率官兵至銅山候風。劉國軒至澎湖,台灣列兵守各港澳。
130 六月,姚總督官兵回汛。
131 七月,劉國軒歸自澎湖。安平鎮火。施將軍題請專征,奉旨相機進取。
132 十月,歲飢。
133 十一月,國軒赴澎湖。
134 十二月,台灣偽承天府火災,沿燒一千六百餘家,米價騰貴,民不堪命。國軒歸自澎湖。
135 癸亥康熙二十二年、台灣稱永歷三十七年
136 正月,馮錫範備兵鹿耳門。
137 二月,米價大貴,人民飢死甚多。
138 五月,劉國軒率師至澎湖。
139 六月十四日,施將軍自銅山開船,大小五百餘號,姚總督撥陸兵三千隨征。十五日,到八罩。十六日,進攻澎湖。國軒列炮架巨艦各數十以待。諸將士皆望風逡巡,惟提標游擊藍理、曾成、張勝、正黃旗侍衛吳啟爵、同安游擊趙邦試、海壇游擊許英、銅山游擊阮欽以七船冒險深入鏖戰。國軒分兩翼,海艘齊出,四面合圍我師。施將軍琅恐數船有失,自將坐駕衝入,內外夾攻,敵稍卻。施將軍遂同七船隨流而出。時天色將晚,遂於西嶼頭洋中拋泊。
140 十八日早,次於八罩,以收諸軍。國軒聞而喜曰:『誰謂施琅能軍!天時地利,莫之能識,諸君但飲酒以坐觀其敗爾』!遂不設備。蓋澎湖自六月數起台颶,無三日晴,而近澎諸島下有老古石,嵯丫若鐵樹,剛利無比,凡泊舟下札,遇風起立刻而覆,乘船者莫不危之。然停泊數日,浪靜風恬,亦天幸也。
141 十八日,移至虎井。施將軍泊小舟於內外塹峙間,密覘形勢。於是再申軍令,嚴明賞罰,令總兵陳蟒等領船五十號,從東畔峙內直入四角山;又令總兵董義等領船五十號,從西畔內塹直入中心灣,以為疑兵,示以若欲登岸者。將軍身率諸鎮將,部署大鳥船五十六號居中,分為八股排入,餘船以次而進,以為後援。指畫既定,俟風而舉。
142 二十二日已刻,南風大發,南流湧起,遂下令揚帆聯進。風利舟快,瞬息飛駛,居上流上風之勢,壓攻擠擊,無不一當百。又有火器、火船乘風縱發,煙焰彌天,大小海舟二百餘艘燒毀殆盡。國軒見勢蹙難支,遂乘小舟從北門孔道逸去,而全軍覆沒矣。是役也,惟前鋒林賢、朱天貴二船初入灣澳,天貴倏中炮而死,林賢被傷兩箭,餘軍皆無恙。
143 國軒敗回,群情洶洶,魂魄俱奪,惟有束手待斃而已。於是施將軍駐師澎湖,休勞士卒,收拾船隻,為進取台灣之計。下令戮一降卒抵死。諸島投戈者數千人,皆厚恤之。有欲歸見父母、妻子者,令小船送之。降親相謂曰:『軍門恩澤,及我骨肉矣,死難報也』。歸共傳述之,台灣兵民莫不解體歸心,惟恐王師之不早來也。
144 世子克塽與錫範、國軒泣相謂曰:『民心既散,誰與死守?浮海而逃,又無生路。計惟有求撫之著耳』。於是遣鄭平英、林惟榮、曹蜚、朱紹熙齎乞撫書表,於閏六月初八日至軍前,且求聽居台灣。將軍曰:『削髮登岸,煌煌明旨也,何敢不遵!且若輩不親到軍門,而遣人代齎書表,詐也,為緩兵計耳』。複令曾蜚、朱紹熙回諭之。
145 七月十五日,世子複遣馮錫圭、陳夢煒、劉國昌、馮錫範、韓同、曾蜚、朱紹熙再至軍前,一遵嚴令焉。
146 故明寧靖王術桂,袞冕拜告祖宗,從容投環死。
147 施將軍令侍衛吳啟爵及筆帖式常在同馮錫範等前往台灣宣布德意,且密察台灣虛實情形。吳啟爵於七月十九夜再至安平鎮,翌日見世子克塽,謂之曰:『足下遠居島嶼,原與三王不同三王謂吳與耿、尚也。三王,國家叛臣也,罪在不貰。足下三世仗義於海澨,亦人之所難也;今若向化歸德,使海宇廓清,朝廷必有格外殊恩,當不失爵祿也』。克塽曰:『使君惠及宗佑,敢不唯命是聽』。啟爵見國軒曰:『澎湖之役,天也,非人也。君雖挫衂以歸,而雄邁之風不衰。島上英傑,惟君一人耳!然所謂英傑者,在識時務,今大師臨門,或戰或降,決之一心足矣;何必遷延觀望,致誤大計乎』?國軒曰:『天威遠震,波臣革面,誰敢複有貳心?使君但安坐以待,必得契約以報軍門也』。蓋台灣世子年幼,內政馮錫範主之,外政劉國軒主之。錫範庸懦豎子,進退無據,故相持未決焉。侍衛複謂國軒曰:『築舍之謀,終無成日。君但令兵民遵制剃發,則大事可定矣』。國軒曰:『謹奉教』。遂下令兵民剃發。錫範亦遂與世子遵繳冊印,而舉國歸降焉。侍衛回報將軍,將軍喜曰:『不待勞師而傾國效順,朝廷之福也』。即令侍衛馳驛入奏,並繳歸誠冊印。
148 九月初一日,侍衛至京。朝廷召見,特加慰勞。因問澎湖克捷事情,侍衛披圖指畫,備言渡海艱難,藍理等冒險進攻,凡兩舉而後得之。又言諸將士竭力用命,摧鋒血戰之苦;朝廷為之揮淚。因諭部臣曰:『閩師遠出海疆,冒險剿寇,非滇黔陸地可比,論功再加一等』。朝廷又問台灣事,對曰:『臣至其地,視偽幼子未諳事,國事盡委於馮錫範、劉國軒。錫範懦而無斷,低徊猶豫,其實無能為也。劉國軒傾心歸命,挾以必從之勢,故臣得畢事而歸』。又問台灣形勢,侍衛條對甚悉。問『提督重兵入險,得無有慮否』?對曰:『台灣兵既敗之後,莫與共命者,但恐提督後至,〔議論不一,或至中變耳。若總督與提督能一心共濟,事可萬全。今提臣系督臣保舉,必無異心,指日可定;如謂奔敗之餘,再奮螳臂,敢拒巨轍,必無之理』。上悅,自解所御龍袍並賦詩以賜提督,加授靖海將軍,封靖海侯,以示酬庸焉。
149 八月十五日,施將軍統率大師至台灣,百姓壺漿相繼於路;海兵皆預制清朝旗號,以迎王師。十月十七日,侍衛自京回至軍前,銜命申告,軍民莫不以手加額。
150 部議以台灣番民雜處、山海要津,設總兵一員、副將二員統水陸官兵一萬鎮守之。設道官一員、一府、三縣,以統治百姓及番眾。府曰台灣府,附郭為台灣縣,〕館藏抄本原缺數行,用海上見聞錄之文補之,並加〔〕以示區別。南路為鳳山縣,北路為諸羅縣。建置既定,經畫事竣。
151 十月初六日,世子克塽、馮錫範、劉國軒、何佑等並眷口登舟。
152 十一月初六日,至泉州。初七日,往福省進京。
153 十二月,總督姚啟聖病死。
154 克塽至京,封為漢軍公;弟克𡒊准開牛彔;叔鄭聰等俱以三品、五品官食俸,隨旗。馮錫範、劉國軒俱封伯。國軒隨補天津衛總兵,其子准開牛彔。
155 鄭氏自丁亥年起,至癸亥年亡,共三世,三十七年。
156 附錄一鄭芝龍受撫谷應泰「明史紀事本末」卷七十六
157 熹宗天啟七年六月,海寇鄭芝龍等犯閩山、銅山、中左等處。
158 芝龍,泉州南安縣石井巡司人也。芝龍父紹祖為泉州庫吏,蔡善繼為泉州太守。府治後衙與庫隔一街相望。芝龍時十歲,戲投石子,誤中善繼額,善繼擒治之,見其姿容秀麗,笑曰:『法當貴而封』,遂釋之。
159 不數年,芝龍與其弟芝虎流入海島顏振泉黨中為盜。後振泉死,眾盜無所統,欲推擇一人為長,不能定,因共禱於天,貯米一斛,以劍插米中,使各當劍拜,拜而劍躍動者天所授也。次至芝龍,再拜,劍躍於地,眾咸異之,推為魁。縱橫海上,官兵莫能抗,始議招撫。以蔡善繼有恩於芝龍,因量移泉州道,以書招之。芝龍感恩,為約降。
160 及善繼受降之日,坐戟門,令芝龍兄弟囚首自縛請命。芝龍素德善繼,屈意下之。而芝虎一軍皆嘩,竟叛去。六年春,遂據海島,截商粟。閩中薦飢,望海米不至,於是求食者多往投之。七月,劫商民船,勢浸大,其黨攻廣東海豐嵌頭村以為穴。芝龍乃入閩,泊於漳浦之白鎮,時六年十二月也。
161 巡撫朱一馮遣都司洪先春率舟師擊之,而以把總許心素、陳文廉為策應。鏖戰一日,勝負未決。會海潮夜生,心素、文廉船漂泊失道。賊暗度上山,詐為鄉兵出先春後。先春腹背受敵,遂大敗,身被數刀。然芝龍故有求撫之意,欲微達於我兵,乃舍先春不追,獲盧游擊不殺。又自舊鎮進至中左所,督師俞咨皋戰敗,縱之走。中左人開城門求不殺,芝龍約束麾下,竟不侵擾。
162 警報至泉州,知府王猷知其詳,乃曰:『芝龍之勢如此,而不追、不殺、不焚掠,似有歸罪之萌。今剿難猝滅,撫或可行。不若遣人往諭退舟海外,仍許立功贖罪,有功之日優以爵秩』。興泉道鄧良知從之,遣人諭意。
163 懷宗崇禎元年春正月,工科給事顏繼祖劾福建總兵俞咨皋下獄。初,巡撫朱欽相招撫海寇楊六、楊七等。鄭芝龍求返內地,楊六紿其金不為通,遂流劫海上。繼祖上言:『海盜鄭芝龍生長於泉,聚徒數萬,劫富施貧,民不畏官而畏盜。總兵俞咨皋招撫之議,實飽賊囊。舊撫朱欽相聽其收海盜楊六、楊七以為用。夫撫寇之後必散於原籍,而咨皋招之海,即置之海。今日受撫,明日為寇,昨歲中左所之變,楊六、楊七杳然無蹤,咨皋始縮舌無辭。故閩帥不可不去也』。疏入,逮咨皋下於理。
164 三月,禁漳泉人販海。芝龍縱掠福建、浙江海上。
165 六月,兵都議招海盜鄭芝龍。
166 九月,鄭芝龍降於巡撫熊文燦。工科給事顏繼祖言:『芝龍既降,當責其報效』。從之。
167 二年春二月,海盜李魁奇伏誅。魁奇本鄭芝龍同黨,芝龍忌之,擊斬粵中。
168 夏四月,廣東副總兵陳廷對約鄭芝龍剿盜。芝龍戰不利,歸閩。不數日,寇大至,犯中左所近港,芝龍又敗。寇夜薄中左所。
169 四年春正月,上召廷臣及各省監司於平台,問福建布政使吳暘、陸之祺:『海寇備御若何』?暘曰:『海寇與陸寇不同,故權撫之。但官兵狃撫為安,賊又因撫益恣,致數年未息』。上曰:『前撫李魁奇,何又殺之』?暘曰:『魁奇非芝龍比,即撫終不為我用。今鐘斌雖撫,亦反側不可保也』。上問:『實計安在』?祺曰:『海上官兵肯出死力,有司團練鄉兵,多設火器,以守為戰,剿之不難』。上問巡撫熊文燦,暘曰:『文燦才膽俱優,但視賊太易,故前有吉了之敗』。祺曰:『鍾斌與鄭芝龍勢不兩立,七月閒斌擾福州,撫臣計誘往泉州。前聞撫臣同芝龍討賊,僇其兄,賊遁去』。問廣東布政使陸問禮,對曰:『廣東海寇俱自福建至,舟大而多火器,兵船難近,但守海門勿令登陸,則不為害』。
170 五年冬十一月,海盜劉香老犯福建小埕,游擊鄭芝龍擊走之。
171 六年夏六月,海盜劉香老犯長樂。
172 七年夏四月,海盜劉香老犯海豐。
173 十二月,總督兩廣熊文燦奏道將信賊目陷。時文燦令守道洪云蒸、巡道康承祖、參將夏之本、張一傑往謝道山招劉香老,被執。上以『賊渠受撫,自當聽其輸誠,豈有登舟往撫之理?弛備長寇,尚稱未知,督臣節制何事』?命巡按御史確核以聞,已令文燦戴罪自效。
174 八年夏四月,福建游擊鄭芝龍合粵兵擊劉香老於田尾遠洋。香老脅兵備道洪云蒸出船止兵。雲蒸大呼曰:『我矢死報國,亟擊勿失』!遂遇害。香老勢蹙,自焚溺死。康承祖、夏之本、張一傑脫歸。
175 八月,香老家屬六十餘人、部屬千餘人至黃華,降於溫處參軍。
176 十三年秋八月,加福建參將鄭芝龍署總兵。芝龍既俘劉香老,海氛頗息;又以海利交通朝貴,寢以大顯。
177 十六年冬十一月,設南贛兵三千,以副總兵鄭鴻逵統之。
178 十七年春正月,前兵科都給事中曾應遴薦副總兵鄭鴻逵緩急可用,詔益南贛兵二千,命鴻逵鎮守。逾年,鴻逵以舟師守鎮江,我大清兵南下,潰歸。鄭芝龍降。
179 谷應泰曰:海上亡賴奸民多相聚為盜,自擅不討之日久矣。蓋以魚鹽蜃蛤商舶往來剽掠其間者累千金,利則乘潮上下,不利則嘯聚島中,儼然以夜郎、扶餘自大,東南邊徼益騷然苦之矣。
180 泉州人鄭芝龍,管庫之子也。年未弱冠,為海寇顏振泉所掠。振泉愛芝龍狀貌,因有寵。泉死,眾推為魁。然而龍特饒智數,桀黠喜持兩端,其它無絕殊者。
181 方其侵暴外洋也,輸金於楊六,緩追於洪先春;黃巾未破於曹公,赤眉約降於光武,其持兩端者一也。及其受撫內地也,私鬪則勇於魁奇,公戰則怯於廷對;殺陳餘於泜水,縱匡術於石頭,其持兩端者二也。又若擁兵閩越,援立外藩,定策功高,闔門橫玉,而乃陰懷首鼠,百計沮軍;滹沱既未合兵,東吳豈能遽下,居異人為奇貨,以澶淵為孤注,其持兩端者三也。又若關門既下,釋甲入臣,居第京師,招搖海上,曾無麟閣之功,但比遼東之豕;隗囂侍子而身反於外,延之在台而子更舉兵,其持兩端者四也。
182 夫奉先之失在於去就輕脫,故依建陽別背建陽,依董卓則背董卓;牢之之敗在於天性反複,故附道子則反道子,附元顯則反元顯。今芝龍以盜賊之雄,挾遨游之智,而鷹眼不化,狼心已成,身在樊籠之中,志存江湖之上,一旦緩急,可得信乎?
183 然予又怪崇禎之初,芝龍既撫,銳意行金,織皮丹珀來目賈胡,明珠文犀至皆兼兩,是以薦剡頻上,爵秩屢敗,坐論海王,奄有數郡。人但知元龜象齒都自淮來,而不知寶玉大弓原從魯竊。若能卻盜泉之水,則不至奪君子之器矣;說在孔子之對康子也。
184 附錄二記荷蘭人據台灣事俞正變「癸巳類槁」一則
185 萬歷中,台灣為日本倭所據。末年,荷蘭紅毛人自西洋來,欲據香山,不可,則據澎湖,又不可,乃南據美洛居及葛留巴。以鴉片煙誘葛留巴,葛留巴人俱臃腑不能動,役於荷蘭。
186 既而荷蘭聚集精銳,攻香山,戰敗,揚帆東走至澎湖。使人行重賄於福建巡撫,援意大里亞人居香山故事,以求澎湖必得。巡撫使人善諭之,則投日本於台灣,歲納鹿皮三萬,求台灣互市也。適日本倭居台灣者新奉天主教,遂許之,築赤嵌城以居,今安平鎮是也。
187 荷蘭既得地,即數數與日本倭構爭。倭既染其教,爭不勝,盡屬東去,憤甚,盡誅其人之習天主教者,並約束琉球。而荷蘭據有台灣,置揆一王亦不漢東。
188 鄭芝龍者,閩人也,為日本婿,家於台灣。日本之東歸也,芝龍以舟楫人眾橫於海。大清順治二年,芝龍自安平奉表降,其子成功逃入海。晚年,率舟師數百艘攻台灣,荷蘭寡不敵,遂去而伺於葛留巴。台灣人猶有習其教者,曰「教冊」,成功則盡除之。
189 康熙初,鄭克塽降,廷議棄台灣。施琅力爭曰:『是資荷蘭也』!卒置郡縣,功施至今。
190 附錄三日本乞師記黃宗羲「行朝錄」一則
191 明季海盜有周崔芝者,福清人也。少讀書不成,去而為盜於海。其人饒機智,嘗往來日本,以善射名,與日本之薩摩島主結為父子。日本三十六島,每島各有王統之。其所謂東京者,乃國主也;國主曰京主,擁虛位而已。一國之權,則大將軍掌之;其三十六國王,則如諸侯之職。薩摩王於諸島為最強,王與大將軍為首尾。崔芝既熟日本,故在海中無不如意。久之招撫,以黃華關把總稽察商舶。
192 乙酉秋,唐王隆武加水軍都督,副黃斌卿駐舟山。其冬,崔芝遣人至薩摩島,訴中國喪亂,願假一旅,以齊之存衛、秦之存楚故事望之。將軍慨然約明年四月發兵三萬,一切戰艦、軍資、器械,自取其國之餘資,供大兵中華數年之用。自長琦島至東京三千餘里,馳道、橋梁、驛遞、公館,重為修輯,以待中國使臣之至。崔芝大喜,益備珠璣玩好之物以悅之。參謀林鑰舞一作學舞為使,期以四月十一東行。鑰舞將解維,而斌卿止之曰:『大司馬餘煌書來曰:「此吳三桂乞師之續也」』!崔芝怒而入閩。
193 福州既破,鄭芝龍降。丁亥三月,崔芝克海口、鎮東二城,遣其義子林皋隨安昌王至日本乞師,不得要領而還。
194 戊子,御史馮京第謀於黃斌卿,偕其弟黃孝卿往日本。至長琦島,其王不聽登陸。始有西洋人為天主教者,入日本作亂於其國。日本勒兵盡誅教人,焚其船於島口,絕西洋人往來。於中衢置銅板,刻天主教像於其上以踐踏之。囊橐有西洋一物,搜得必殺無赦。西洋人複以大舶載炮,來與日本為難,日本拒之,甫退一日,而京第至,故戒嚴同於外國。京第效包胥故事,於舟中朝服拜哭不已。會東京遣官行部,如中國巡方御史,禿頂坐籃輿,京第因致其血書。薩摩王聞長琦王之拒中國也,曰:『中國喪亂,我不遑恤,而使其使臣哭於我國,我國之恥也』!與大將軍言之,議發各島罪人出師。京第還,日本致洪武錢數十萬。蓋其國不自鼓鑄,但用中國古錢;舟山之用洪武錢由此也。而黃孝卿假商舶留長琦島。長琦島多官妓,皆居大宅,無壁落,以綾縵分為私室。當月夜,每室懸各色琉璃燈,諸妓各賽琵琶,中國之所未有。孝卿樂之,忘其為乞師而來者,見輕於其國,其國發師之意益荒矣。
195 己亥冬,有僧湛微自日本來,為蕩胡伯阮進述請兵不允之故,且言『金帛不足以動之。日本最敬佛經,誠得普陀山藏經為贄,則兵必發矣』。進與定西侯張名振上疏監國,以澄波將軍阮美為使。王親賜宴。十一月朔,出普陀。十日至五島山,與長琦相去一程。是夜大風,黑浪兼天,兩紅魚乘空上下,船不知所往。十二日見山,舵工驚曰:『此高麗界也』。轉帆而南,又明日乃進長琦。
196 凡商舶至國,例撥小船稽出入,名曰班船。阮美喻以梵篋乞師。其王聞之大喜。已知船中有湛微者,則大駭。初,湛微之在日本也,長琦島有三大寺:一曰南京寺,中國北僧居之;一曰福州寺,閩浙廣僧居之;一曰日本寺,本國人居之。南京寺住持名如定,頗通文墨,國人重之,湛微拜為師。湛微所能不若師,而狡獪多變。乃之一島名■〈月斐〉泉者,其島無中國人往來,不辨詩字之好醜,湛微得妄自高大。惡札村謠,自署金獅子尊者,流傳至東京,大將軍見之曰:『此必為西洋人之為天主教者潛入吾國』,急捕之。既知其為江西僧,逐之過海。日本不殺大唐僧,有犯法者止於逐,再往則戮及同舟。湛微欲以此舉自結於日本。於是阮美始知為其所賣也,遂載經而返。
197 然日本自寬永享國三十餘年,母後承之,其子複闢,改元義明,承平久矣。其人多好詩書、法帖、名畫、古奇器。十三經、十七史,異日值千金者,捆載既多,不過一、二百金。故老不見兵革之事。本國且忘,豈能渡海為人複仇乎?即無西洋之事,亦未必能行也。
URN: ctp:ws74052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1.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