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五十四回習荒唐老娘承法誡 增悲感淑女慶生辰

《第五十四回習荒唐老娘承法誡 增悲感淑女慶生辰》[View] [Edit] [History]

1 蘇韻蘭在月紅家回園,已是午後,方進園門,守門人直立起來,垂手傍侍。韻蘭之轎直到華■小筑出轎,到了屋裡,佩纕即接出來說:「顧府上總管秦成,在這裡等了好一會了,說他是姑娘府上從前的老家人,要見姑娘,現在龍吉房裡。」韻蘭聽了心裡一陣的酸,便命請他進來。自己換了衣服,到幽貞館坐在醉妃榻上等。只見伴馨領了一個花白鬍鬚老者進來,一見韻蘭,叫一聲姑娘,便跪下伏地大哭。韻蘭見了也大哭起來,一面要想抬身,攙秦成,已立不起來,仍舊倒下伏榻哀啼,慘苦萬狀。眾人見了不知何故,呆著看。還是佩纕心靈,遂去勸韻蘭,韻蘭只是嗚嗚的哭泣,把兩腳在榻旁邊踹,那裡勸得醒。秦成伏在地上,哭得昏天黑地,伴馨去攙他,也攙不起。佩纕沒了法,任他兩人去哭,哭了好久,霽月已去請了湘君、珊寶、秀蘭來,帶說帶勸,先把韻蘭勸住了,韻蘭噙著淚叫秦成莫哭,且說話,秦成方止了哭,韻蘭命伴馨扶他起來,叫他坐,秦成不肯坐。韻蘭道:「你坐了,我們方好說話,你不坐,我也不坐。」秦成乃含淚告坐。珊寶等均不知道兩人的緣故,私問佩纕,佩纕道:「我也不知道呢,他是蘭生家裡的總管,姑娘的舊人,這回子重新見了,想起昔年的苦處,就這樣的哭。」秀蘭已猜了六七分,珊寶也點點頭兒。韻蘭因問:「你一向在那裡?充軍出去之後,怎樣受苦,怎樣回來?」秦成道:「老奴自當日叩別了太太,登道,路上倒還好,自從四月初四動身,因路上多病,直到七月念二到黑龍江,五月念七到奉天,起子痧,老奴有些年紀,身體當不起走路的辛苦,就想必定死在那裡。幸虧遇著解差好心,叫人醫好了,停了三天,再走。走到軍台,分在一個姓金的營房裡當差,同他養馬,一年過後,分回到駐防恭領衙門裡。當差裡頭一位師爺,也是江蘇人,憐我忠義,很有照應,不過替他們搬煤燒火,奉公差遣,隨著參贊大臣,到了一回圖們江,重回黑龍江,便遇了赦。積了數十金,路上盤纏完了,行乞回來,便到蘇州來尋太太同姑娘兩位舊主人,都打聽不到。遂到各埠頭尋了兩年,仍無音信。老奴也沒法子,先到老爺太太寄棺的地方燒了紙,叩告一回,重回到揚州。老奴一身無主,還望重見主人,只得苟延殘喘,投托到顧府。遂把如何托薦,如何進府,如何到申,後來再告假到蘇州。先老爺太太兩口棺木,已不見於,有人說是小姐搬去安葬。老奴急得要死,重回顧府,昨日送胡師爺回來,太太偶然談起姑娘真姓名,老奴方知小主人尚在,今日便一早告假趕來,這是皇天有眼,老奴雖死,也瞑目了。」說著又淚,韻蘭又哭起來。珊寶等方知秦成、韻蘭這些緣故,因把韻蘭的哭再勸止了,問其所以,韻蘭把秦成報仇贈銀的事備說一遍,眾人無不歎息,說這位老人家倒是義僕,可敬可敬。韻蘭因向秦成說:「這三位姑娘,都是我結義姊妹。」秦成因又向湘君、秀蘭、珊寶叩頭,三人連忙立起,叫秦成免禮。韻蘭又指佩纕道:「這是葉姑娘雖在這裡幫我,和我姊妹一樣的,我也虧他辦理各事,不要我費心。」秦成因又去叩頭,佩纕連忙還禮,攙他起來。秦成因問韻蘭一向蹤跡,太太如何不在。韻蘭想起昔日根由,未言先泣。遂將逃難起,直至如今遭際備告。秦成家人有知韻蘭的,有不知的,珊寶、湘君等雖與韻蘭知己,也不過知其大略,今聽韻蘭說得詳細,無不歎息。韻蘭說到中間苦處,嗚咽吞聲,秦成更覺傷心,因道:「老奴現遇主人,不啻重見天日,死也無恨。老奴要想求主子仍賜錄用,以效犬馬,以盡天年。但現在顧府雖是新主人,待老奴也算好了,老奴不敢忘恩,也不便和他說,須求姑娘想個法兒,俾老奴重來伺候。倘蒙收錄之後,老奴還想到先老爺墳上去叩頭告訴老奴這番遭際呢。」韻蘭聽了,不禁酸鼻。秦成又道:「姑娘身體,諒必是康健的。」韻蘭點點頭兒。秦成道:「不知姑娘曾否受過定?」韻蘭紅漲了臉,不能答言。珊寶因把賈倚玉的事,替他代答了。秦成方知其故,因說老奴黑龍江是熟地方,明年還替主子去走一趟,必定有消息,只求姑娘替老奴設法,辭了顧府,重到舊主人處。韻蘭道:「你莫心急,等我再想,這園裡很熱鬧,所有韓老爺同各位姑娘,你都不認得,你且先去吃了飯,再到各處去逛逛,見識見識。傍晚你且回去,我自有道理。」秦成又叩了一個頭,謝了。韻蘭命錦兒說:「你領這位秦總管去吃飯,吃了飯,你領到花神廟、彩虹樓、漱藥■、桐花院、棠眠小筑、寒碧莊、延秋榭、綠芭蕉館各處都去見見園裡的人,你指點指點,等他略略認識了,你再打發他回去。」錦兒答應著,便領了秦成去。這裡韻蘭便命開飯,留珊寶、秀蘭等同吃。湘君和韻蘭道喜,說主僕重逢,韻丫頭運氣一日好似一日了。秀蘭、佩纕、珊寶贊秦成義氣感歎一回。韻蘭商議收回秦成的話,珊寶道:「除非你自己去見太太蘭生從中幫說,大約不是難事。」韻蘭點頭,因又談起月仙的病來,說今日稍有起色。湘君道:「你知道麼?姊妹如此要好,月仙也是前世修來的。」韻蘭道:「月紅孩子氣,倒是一片誠心,就是小香也是情天裡數一數二的人。」珊寶道:「聽說小香日夜目不交睫的伏侍他,客人如此,也少有了。」秀蘭道:「月紅何嘗不是,阿姐一病,他園裡也沒心緒住了,客人也不想應酬,幸虧多是熟客。」湘君道:「你們但知小香、月紅為月仙著急,還不知道昨晚他二人商議了,彼此割股呢?」韻蘭道:「是了,我今日撫月紅的背,他把右臂閃讓,必定為這事。」佩纕道:「湘姑娘何以知道他們割臂?」湘君要掩飾自己的前知,便道:「我出來時候,聽得收拾房子的工匠在那裡私語,說有兩個人割兩塊肉的話,你們只管走都不留心,我就猜是他兩人了。」秀蘭道:「怪道月仙神氣似乎清楚,但願從此好了。」湘君道:「我不應該說,他的好,不像正大光明,果然好了最妙,就是再要變症,他們捨身都沒用。莫說割臂,人之生死,關係大數,看他後來罷了。」珊寶道:「客人肯割臂,總算是知己了。我們這些人,只有韻丫頭遇著一個秋鶴,也是這樣,倒底救好了。」秀蘭道:「也不盡然,割股之說,施之於親,謂之愚孝。秋鶴、小香的割肉,知己癡情則有之,若說必定吃得好,為什麼韻丫頭也割臂,救不活母親呢?」韻蘭聽他提起這兩件,心中感動,四個人遂不談了。說著,只見友梅進來。眾人大家見了。韻蘭因問:「何故常久不來,替我畫的蘆雁,應該好交卷了。」友梅道:「我到普陀去一回,我因有一位相好,名袁芙君,在寧北養了一男,我知道是我的種子,所以特去娶回,倒打聽著幼青的一件事。」大家聽他說幼青,便驚問道:「你聽的什麼信?」友梅道:「我也無意中在寓裡聽得的,仍舊不過大略,我問他詳細,講的人也是耳食之言。」珊寶道:「你說怎麼的信?現在幼青妹子在何處?你怎麼聽來的?」友梅道:「前幾天我從普陀回來,住在寧波客寓裡,來了一個客人,姓鄧,是無錫人,相見了和我極要好,我便和他敘敘,知道我帶袁芙君回去,他知道愛玩,就領我到他的相好那裡。這位相好,叫丁紅玉,是張姓的逃妾,改名的。我講起袁芙君他便說做人家如夫人的難處,就是彼此心裡頭合意,還恐有中變。」秀蘭道:「你且談幼青罷。」友梅道:「你道賺幼青去的是誰?原來就是娶丁紅玉的張姓,丁紅玉逃出來,幼青還在屋裡。幾次覓死不得,後來丁紅玉出來了,暗暗打聽方知姓張的又把幼青轉賣到湖南,給一家開豬行的做小老婆。幼青到了岳州,便跳在洞庭湖裡了。」韻蘭等聽了,大家吃驚,急急問道:「救起來麼?」友梅道:「洞庭湖十分寬廣,若在春漲,連青草湖也一氣相通,雖冬令水乾,也是浩無邊際,據說幼青早蓄死志,一路銜冤飲痛,恨無機會可乘。到了洞庭湖,以為死得吾所,面上稍露和平之色,使眾人不及提防,是晚過於木牌洲,將及岳州地界,遂乘人不備,以看遠江燈火為名,走至■首,奮身一躍,但聽撲通一聲。適在夜深風急,月黑湖寬,那裡去撈救?船上的人也都慌了,擾亂一回,全無計策。到了次日,連人影兒都沒有,過了十餘人,君山一隻漁船網了個屍首起來,報了官,驗身邊有一首絕命詩。丁紅玉也記不全了,背我聽了兩句,是十六瓜年成一夢,洪郎從此感人琴。他手上金約指上有金幼青字樣,官遂知道他姓名,當時沒得屍主,便寄壇招領,他們都不知這洪郎兩字,所指何人。」佩纕道:「他和黽士很好,恐怕就是說的黽士。」秀蘭、韻蘭歎道:「年輕玉貌,如此收場,令人不堪回首。」珊寶、湘君也不覺欷覷。佩纕道:「明兒送一個信給黽士。」友梅道:「我告訴他了,他忙著要去領棺木回來,伯琴不許,黽士遂差一個人帶子銀子,叫他去領柩安葬在君山上,還是昨晚動身呢。」眾人悒悒不歡。友梅因初回家中,南關上也有公事,便自回去。次日正是禮拜,女塾中罷工,秋鶴知友梅回來,特向韻蘭說了到虹口去看他。友梅到天成昌煙館去了,秋鶴惆悵之至,要想到天成昌,心裡想怕鴉片煙的氣味兒,便不願去。走過大橋,恰巧遇著伯琴,彼此下了車,付給了車錢,伯琴道:「巧極,我正來尋你,我剛才到綺香園,說你到友梅那裡去了。」秋鶴道:「什麼事找我?我們在浦灘上步行,一面走,一面講。」於是沿浦走著,伯琴道:「鎮海的普陀山,我沒有到過,現在號事稍閒了,我和你去玩幾天。」秋鶴道:「我有館事呢。」伯琴道:「我已同韻蘭說過,請韻蘭代理十幾天,她已答應了。你今兒把行李去收拾收拾,我們明天就走。」秋鶴方允。兩人走到四馬路,秋鶴便要回去。伯琴道:「我和你去看燕卿。」秋鶴點頭,兩人走到燕卿家裡,只聽樓上燕卿的聲音,在那裡訓飭人,遂走到樓上。鶼兒領了進去,只見燕卿正言厲色的坐著,訓飭他的娘。他的娘張媽媽垂首坐在沿窗,滿面飛紅,見了二人來,便要走。燕卿道:「莫走,我還有話說。」一面招呼伯琴、秋鶴二人內房請坐,燕卿又開口道:「不是我反埋怨你,你也忒不像樣了,你自己想想,今年幾歲,人家的娘管女兒,要女兒好,你把我吃了這碗飯,身上欠了二三千的債,我辛辛苦苦積了幾個錢,要想把未完了結,你瞞著我只管去使,租小房子,尋姘頭,這個不好,又換一個。我要住在園裡,你再三慫慂我出來,出來了,你好多招幾個姘頭。我要問你,這箱子裡的東西,到底到那裡去了?」張媽手裡拿著一疊當票只是不言語。伯琴因出來問:「為什麼你把他埋怨?」燕卿道:「你去問他!不要臉的東西。」張媽媽擦淚道:「我因天氣漸漸風涼了,衣服都當在舖子裡,要問他拿幾兩銀子,贖些出來。」燕卿道:「我不是《西遊記》裡的無底洞,三四十元一個月給你還不夠使,拿去貼給姘頭。」伯琴道:「你要好多錢呢?」張媽道:「只要四五十元。」伯琴道:「這算什麼?我這裡來取四十元去。」說著,取出皮夾來,燕卿喝道:「不許!」便一把從伯琴手裡搶了過去,說:「你銀子到多得很,借給我還債,我上月還了一千,韻蘭那裡的一千,李家媽的五百尚沒有還呢。」伯琴笑著,遂不敢多事。秋鶴叫伯琴進來,讓他們去歇。張媽媽哭道:「人家肯借我,你倒不許。」燕卿冷笑道:「我不許,你自己去想想,上回介侯來了,你和他借了一百,至今還在陳大有賬上。他們肯借給你錢,你想是為的是你,為的是誰?去年姓李的一戶長客人,被你借怕了,他至今嚇得不敢來。他們恐怕愛你,年又輕,嘴臉又好,肯借給錢你。」伯琴隔房喚道:「燕卿莫嚷了,他畢竟是你的娘。」燕卿鼻子裡哼著道:「是娘?比陌路人也不如。陌路人還有些照應,他只有算計你的,不是哄,定是偷,不收拾到我死了,他總不願。」適值鶼兒送茶進去,秋鶴因問:「到底是只為贖衣服麼?」鶼兒搖頭,低低的說道:「他養著兩個姘頭,姘頭一家都靠他吃用。今兒又要來取銀子贖當,姑娘就生了氣。媽媽也不好,姑娘首飾箱裡,七對金鐲子,那天姑娘出去看桂花,媽媽來看了一天屋,姑娘回來他就去,晚上姑娘撿點首飾,少了三對金鐲子,四個鑽石戒指,去問問他,他說得到寫意,說借我用用,姑娘的身體還是我的呢。姑娘和他吵了幾天,也沒法。這回子也難怪姑娘惱他,姑娘住在園裡,本來舒服不願見客,因債太多了,園裡姑娘又大家謝客,姑娘住在園裡,又不好意接客,不接客人,債又不能還,心裡又急又恨。所以推托和金姑娘不合,搬了出來。其實姑娘要想出來料理些債項。青樓中的日子,姑娘也怕極了,只要老東西不來纏擾,姑娘把二三千債拔清,便要收場,仍舊住到園裡去。這是姑娘的真心,你們莫和姑娘說是我說的。」伯琴點點頭,燕卿還在那裡說:「我看你年紀老也忘了,倒鋒芒得很,姘頭兩個一軋,三個人睡在一張牀上,左一個,右一個,一條肉■堂,睡在裡頭好有趣。」秋鶴、伯琴、鶼兒聽了都笑起來,說:「燕卿這嘴厲害,然究於道理,大為不合。」張媽媽給燕卿說了一陣,變羞為怒,說:「我不要命了。」一頭遂撞到燕卿懷裡去大哭。當家的叫起來,把燕卿扭在地下,也哭著,頭髮都蓬了。秋鶴、伯琴趕緊出來勸解,鶼兒、金兒也來勸,方分開了。伯琴把張媽媽攙下樓去,仍舊給他四十元,命金兒送他到小房子裡去。伯琴再回樓上,燕卿已被秋鶴低聲下氣的求勸。停了哭,鶼兒重新和他梳頭,伯琴道:「你也不必氣,是前生注定的。今日介侯在大花園拋球,我和你坐了馬車去招他。」燕卿搖搖首。秋鶴道:「他和你坐馬車極好,你找不要氣壞了,我還有事要回園,替你順便叫馬車去。」說著便走。伯琴也不留,說:「明兒午後,你把行李送來,不要忘了。」秋鶴答應而去。先和他僱了馬車,然後回到花神祠吃了飯,把行李先收拾一回,方來尋韻蘭。伴馨道:「他同珊姑娘彩菱去了。」秋鶴便到月潭湖來,已是四點多鐘。但見秋水微波,斜陽一片。韻蘭和珊寶共坐在一隻小菱舫裡,身上穿著緊身窄袖,油衣,手中執著蘭槳,在菱葉叢中招尋彩擷。兩人口中唱的不知什麼,秋鶴走近河濱,隱在一株柳樹背後,門前一叢木芙蓉蔽著身子。只見兩人又划漿過來,韻蘭、珊寶笑嘻嘻的,原來在那裡唱和,聽得韻蘭唱道:
2 彩菱莫彩蓮,一語君知否。蓮葉覆鴛鴦,蓮子苦即口。
3 珊寶接口道:
4 彩蓮莫彩菱,彩得蓮花臭。菱角刺儂心,菱膩污儂手。
5 秋鶴哈哈笑起來說道:「你兩人倒高雅得很。」韻蘭、珊寶嚇了一跳,罵道:「促狹東西,看便看了,鬼鬼祟祟,藏在這裡做什麼?」秋鶴一面出來笑道:「我看你們很有趣,不忍驚動。」韻蘭道:「我們要上來了,你把岸上這條繩一頭拿住了,擲過來,替我們拉縴。」秋鶴遂去取了繩,一頭執住,一頭擲過去。韻蘭接著,繫在舫口短竿上。珊寶笑道:「秋鶴你替我們沿這河從這裡起到漱藥■門前拉走一個轉回,橫豎橋下也走得過的。」秋鶴不忍拂他,遂拽了繩,沿堤一路走去。凌霄、湘君聽得了都出來看,文玉也走來了,還有丫頭媽子都笑著看。凌霄笑道:「這個拉縴夫子,倒也體面。」文玉也要下船,珊寶笑道:「湘丫頭、凌丫頭索性都下來罷,讓秋鶴替我們拉水纖。」秋鶴笑道:「罷了,船小仔細翻。」文玉笑道:「不相干,凌丫頭方才回來了,也悶得緊本要暢暢。」於是五個人擠了一船。大家剝彩下的新菱吃。韻蘭笑命秋鶴索性在西岸走,拉到寒碧莊去,送菱給秀丫頭。秋鶴笑著不好意思。韻蘭笑道:「有什麼要緊?難道園裡的人,你都不熟麼,你不拉,我們一輩子不理你。」秋鶴只得拉著,緩緩的走到寒碧莊。秀蘭見了也笑了,說好一個縴夫,握著臉羞秋鶴。秋鶴逃回華■仙舍,見佩纕正在幽貞館,包了一包衣服,差小丫頭要送給韻蘭去換。秋鶴告訴他在寒碧莊,小丫頭遂捧著衣包去了一回。韻蘭回來,已是上燈,秋鶴接著,把伯琴普陀約游告訴了他。韻蘭道:「那裡地方極險,水盜也多,你不記得碧霄、倚虹的事麼?他有了本領尚吃了虧。」秋鶴道:「他是出門的,誤喝了他們的藥酒,上了當,我和伯琴自有道理。外國幾萬里路,都去過了,何必過慮?」韻蘭道:「寧可小心些,我本來不放你去,人家知道了,好似我管束你的。伯琴又再三的要你許,我只得由你去,但千萬不要多耽擱,少則十天,多則半月,我這裡望你回來的。館事我和你帶管,不可多飲,不宜野宿,你須記著。」秋鶴諾諾連聲,便回到花神祠館裡,再收拾了一會。一宿不題。
6 次日韻蘭一早差龍吉過來,替秋鶴收拾,又送了程儀,及許多路菜乾糧。蓮因送秋鶴兩瓶菜油,一壇筍脯,湘君等知秋鶴到普陀去,均送東西,並托秋鶴寄香。秋鶴向來不信吃素燒香,但情不可卻,只得允了。少頃,韻蘭也來,秋鶴交代一切,並向佩纕長揖,說:「倘你姑娘有不到之處,你照看著。」佩纕把身子一歪喚道:「你只管去罷。」秋鶴遂向眾人告別,先發行李,自己帶了丁兒,一逕到伯琴處。伯琴尚未起身,秋鶴等了一回,把伯琴叫起。仲蔚、黽士也來了,見時候甚早,秋鶴道:「我進城去別介侯去。」仲蔚道:「我和你同去。」伯琴道:「去了就回來,在此地吃中飯,輪船我差人去定就是了,定好了,我們行李先搬下船去。」秋鶴點頭,便和仲蔚走了。一到城中,豈知介侯昨夜未歸。原來介侯近日新有外遇,這人名叫繡卿,住在法界醬園弄,二人又趕了出來。遇見了介侯,告訴他出門一節,介侯道:「我托你到寧波帶些東西。」因去開了一篇賬,交英洋三十元,說:「或多或少,回來再算罷。今日晚上可惜你們匆匆不能聚了。」坐了一回,仲蔚便邀秋鶴回到小東門伯琴店裡。一進門,伯琴便接著道:「游福真正不好,剛才去問輪船,豈知今日應開的班輪,昨夜未來,恐怕在海中失了事,或有別的緣故,稽遲。」仲蔚道:「寧波輪船從來不能脫班的。」伯琴道:「我也這麼說,初起不信,我親自去問了他們,說行內兩隻船,天天晚上開的,豈知昨日禮拜寧波開來的船不到申江,至今還未抵埠,行李也憂急,傳電問去了。倘使一兩點鐘趕到,我們差人送信來,你們下行李。若傍晚到埠就不及開了。我氣得了不得,連忙趕回,你想奇怪不奇怪?」秋鶴笑道:「不去倒是笑話,韻蘭、湘君多少人已和我送了行。」仲蔚道:「事已如此,也沒法,且吃了飯,等他來也未可知。」說著,只見蘭生同友梅趕到,說和二人送行,就借介侯的醬園弄外宅,四點鐘坐席,路上遇著黽士已經和他約定了。秋鶴就將輪船遲誤的話告訴他二人,伯琴笑道:「倘使真個船不來,我們這一席酒,倒哄著了。」說著開上中飯,友梅、蘭生也一同吃了。秋鶴因向友梅請問普陀的路程,說:「你是到過的,風景如何?住宿地方怎樣?」友梅遂備細說了一遍。最好最便宜,到了寧波趁和尚的接客船,到了山上,地方好些,住宿極貴,你只揀中等的地方,就是了。不過葷酒,沒得找處。秋鶴笑道:「一日不吃葷酒,骨頭都要消瘦,你放心,我都帶著呢。」伯琴笑道:「你算是無所忌了,到那裡去也想吃素,他偏不信。」秋鶴笑道:「我吃的教,名自適教,任憑我自己做主的。」友梅笑道:「秋鶴帶了葷酒,只好私吃,他不同你溫不同你煮的。」秋鶴道:「不妨,我傢伙都帶呢。」仲蔚笑道:「現在且莫說,恐怕去不成,我們且到介侯那邊去罷。」友梅道好,遂一齊動身,伯琴吩咐店中,如船到了,先下行李,一面給信到醬園弄裡第四號門牌,說著,就一同走了。到了介侯處,黽士也等了一回了,燕卿也在那裡。大家見了,秋鶴看著燕卿,笑燕卿道:「你不認得,再來認認,有什麼笑?」友梅笑道:「燕卿昨日嘔了什麼氣?」燕卿方欲開口,伯琴走過去,拉了燕卿到後面,不知說些什麼。燕卿點頭,黽士嚷道:「你們兩個人做什麼?」燕卿便走出來說道:「你這人也少見的,就是吃醋,還有介侯,也輪不到你。」黽士沒得說,只是笑。仲蔚因問介侯月仙的病究竟如何,介侯道:「也不仔細,聽得說好些。」友梅道:「我們去請小香來問問他。」秋鶴道:「聽得小香割臂,恐怕不來。」友梅道:「去試試再說,叫他帶子月紅一起來。」蘭生道:「仲蔚何不去請文玉來?」仲蔚道:「他久已謝客,豈肯再來?須自己去請,不知來不來?」友梅道:「這裡多是熟人,他來又不算叫局,不過說送秋鶴、伯琴的行來敘敘罷了。」秋鶴道:「除非仲蔚打了轎自己去請。」黽士道:「倒有些意思。」蘭生因黏著仲蔚,要他去請文玉。仲蔚道:「恐怕未必來。」秋鶴道:「你先去,我隨後就來,必定要請他來了,送送我們。」仲蔚被他聳動,便打發轎子先去,自己拉了秋鶴一同去了。燕卿笑道:「這兩位大面孔親去了,恐怕要來呢。」伯琴又請介侯寫了字條去請小香,停了一刻,小香來了,彼此相見。介侯問月紅何以不來?小香道:「我也忌口不吃鮮味,月紅實在走不出。」黽士道:「聽得你和月紅為了月仙割臂,你們的恩也過份子。」一語提醒了燕卿,便要看小香割的臂。小香紅了臉,不肯給人看。介侯道:「彼此要好,也算良心上的事,但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你究竟不合。」伯琴道:「你是母舅,也如此說,他愈不肯給人看了。」介侯道:「我並不算埋怨他,恐怕他為此潰爛起來,怎麼了得呢?」因也走來笑說:「你且給我也見識見識,將來我們燕卿病了,我也好學個樣兒。」眾人大家笑了。燕卿把介侯打了一下,小香聽母舅說了,只得把左手伸出來。眾人看他把青布包紮著,也不便揭看,因彼此贊他情意好。介侯笑道:「不知道這位史月仙修來的什麼福,遇我這位令賢甥,成日成夜在那裡伏侍他。」燕卿正色道:「我們所靠客人有良心,若都似你也好了。」友梅因問月仙的病,小香搖頭道:「今日看他雖似好些,其實反加了病。他的病往往如此,起病之後,必好數天,等這病好了,下次再發,更厲害。」伯琴道:「月紅究竟何故不來?」小香道:「他也割了臂,病倒了。」說著,只見仲蔚、秋鶴真把文玉請來了,兩人扶了轎,一前一後,直至庭心停轎。文玉出轎,燕卿和文玉是最知己的,迎了出去,攙文玉進來。文玉叫燕卿一聲哥哥,笑嘻嘻的進來。大家知他已算良家,大家規規矩矩見了禮,請文玉坐了。文玉要先到裡頭去見繡卿,介侯笑道:「他是我的姘頭,現在不在這裡。」眾人聽了,都笑起來。此時秋鶴、仲蔚送煙送茶,文玉倒還是從前的樣子,任他二人服侍。仲蔚笑道:「今日幸虧秋鶴去了,否則總屈不到這位范姑娘。」伯琴因問怎麼請法,仲蔚看著秋鶴笑道:「你去問他。」文玉聽了,也笑了,說真是少有看見的惡形狀。秋鶴笑道:「姑娘身份也太高,昨日船上你又怎麼說呢?」文玉想著嗤的一聲笑了。眾人不懂,文玉要說出來,秋鶴連忙作揖,岔住不教文玉說。眾人還要追究,文玉只是看著秋鶴笑。正在鬧著,忽見伯琴棧裡差人來說,今晚寧波輪船不開了,請明日走罷。伯琴聽了,打發他回去,遂向秋鶴笑著,把手點點,說:「真好運氣,也算是千載一時呢。」友梅笑道:「從來寧波去的輪船,沒有脫過班的,為什麼這樣不巧?」伯琴笑道:「哎巧極的,你可知道吃素月,大擺渡對過,我從出娘肚皮,上海也算走走了。未曾聽得寧波輪船脫過班的呢。這回知道我們高興,要坐,他偏有這巧意兒來。」介侯道:「脫了班就明天走,今晚連金枝玉葉的文姑娘都來了,落得舒舒齊齊吃一頓夜飯,我們今日人數還算多,大家做詩鐘罷。」友梅道:「可惜韻蘭、湘君、珊寶、秀蘭不在一處,否則詩鐘更熱鬧呢。」伯琴笑道:「還是叫秋鶴去請。」秋鶴搖頭不敢,介侯道:「你們要做詩鐘,我還去請兩個人來,這裡再添一席罷。」眾人因問何人,介侯道:「他就在西間壁,都是讀書人,一位姓華號紫貽,一位姓徐,號晉康。」蘭生道:「極好,請他來會會。」秋鶴笑道:「二人來了,范姑娘有了幫手了。」文玉笑道:「他算飽學,我也不用他幫。」友梅道:「范姑娘和他相識麼?」秋鶴笑道:「你去問文玉。」友梅便黏住了文玉問:「可是相識?」文玉笑道:「你休理秋鶴,這姓華的是我未落青樓時節,從他識過字的。姓徐的,就是房東。」友梅笑道:「既是熟人,可以不避。」遂請伯琴寫了字條,去請,酒又添了一席。不一回,酒席已來,都排在客堂裡,華紫貽、徐晉康也來了。大家相見通了名,原來紫貽,是一位貢生,晉康是有名的老布衣。大家略談一回,便請坐席,因此席專為餞行,請秋鶴坐了首席,次伯琴,三紫貽,四晉康,五文玉,六燕卿,七黽士,八仲蔚,九蘭生。因小香是客,故第十是小香,十一介侯,十二友梅,文玉帶來的侍兒秋香,立在文玉旁邊,裝煙。惟小香滿面愁容,介侯和他說不用多慮,做了詩鐘,你便走。紫貽等還不知詩鐘如何做法,私問文玉。文玉和他說了,介侯向秋鶴、伯琴道:「你們必定明日走了,今日伯琴回店,秋鶴就住在這裡,可以暢敘一宿。」秋鶴笑道:「我不要聽你們做戲。」伯琴道:「秋鶴還是住在我那裡去。」秋鶴道:「既不動身,我須回園,恐怕蘇姑娘要怪。」伯琴笑道:「不妨,就請文玉姑娘回去告稟一聲就是了。我們既不能動身,我要和你吃一夜酒的呢,大家照杯日出了睡。」蘭生笑道:「且慢,這裡先散了席,再說。」於是斟了酒,大家吃起來。中間做了詩鐘,文玉、燕卿各得了一回第一。小香早就去了。三更席散,秋鶴被伯琴拉到店裡,果然兩人重新對酌,吃了一夜的高粱酒。天已大明,杲杲日出,秋鶴不勝酒力,只得睡了。
7 是晚輪船開行,二人方乘了去。一夜便抵鎮海,秋鶴去找著一位同門李姓,是沈菊齡的朋友,送了菊■的信,托他覓船。伯琴、秋鶴都回到寓裡。晚間姓李的在丁紅玉家,請他二人。次日覓了一隻山上的熟船,二人方赴普陀,住在中院。秋鶴最是好游的,與伯琴往往通夜不歸,共在山上盤桓六夜。秋鶴念韻蘭之約,恐怕受過,便慫慂伯琴興盡而返。自始至終,共去了十三天。秋鶴將行李發進花神祠,一面來見韻蘭。秦成接著叩了一個頭,秋鶴問:「幾時進來的?」秦成道:「姑娘到顧太太那裡說了四趟,太太方勉強答應。現在姑娘將老奴安排在花神祠,總管祠裡及義塾的產業,替替蓮姑娘。現在我們姑娘在塾裡,老奴回去請他來。」說畢,去了。秋鶴進去,侍紅、霽月都接著,小蘭也出來了。秋鶴笑道:「小蘭的喜酒,也沒有吃,幾時來的?」小蘭笑道:「來了兩天了,過了姑娘生日,要回去了。」秋鶴因問嫁的姑爺好不好,他們家裡待你怎樣,小蘭垂首不語。侍紅在旁歎道:「我看這園裡的姑娘們,是定例不得好收場的。」說著,只聽得一陣腳步聲,瑣瑣碎碎,弓鞋閣閣。韻蘭一面走進錦香齋,點頭道:「到趕緊呢。」後邊佩纕、伴馨攙了月紅也一齊進來。秋鶴見月紅穿了一身素服,便吃一驚,先和韻蘭、佩纕見了,月紅走到面前,叫一聲姐夫,便哭了。大家坐著,月紅倒在佩纕懷裡,嗚咽不已。看他眼皮都腫了,佩纕勸他替他抹淚。秋鶴見此光景,十猜八九,急問:「什麼?」韻蘭道:「你不見已穿戴的孝麼?月仙妹子去世了。現在他跟著佩纕睡,帶來帶去,好似嫡親姊妹。」秋鶴驚道:「幾時死的?」韻蘭道:「你走了,過了四天就沒的。明天頭七了,他們都要上墳去望望,你也走一趟。」秋鶴想月仙的苦,遂把月紅拉過來,攬在懷裡,因問月紅道:「王姐夫不同你去麼?」月紅聽了更覺傷心,蘇小蘭接口道,小香也殉情了。秋鶴突然一驚,吐了一口急血。韻蘭見秋鶴吐血,心中著了急,立命佩纕到房裡去取補血藥水來,給秋鶴吃,一面叫他漱口。秋鶴道:「不要緊,這是急血。」因又問小香怎麼死?月紅抽抽噎噎說不出話。佩纕答道:「小香一半因服侍月紅一個多月,拖傷的身體,從月仙死了,他便遵月仙臨死時遺囑,要安排月紅妹子,大阿姐要索二千元,小香氣極,入殮這一天,伏在月仙身上,一慟而絕,竟沒有甦醒。大阿姐急了,趕緊施救,休想再活。大家都說因大阿姐要勒■他二千元,逼出這條命案來。有人說小香預先吞金的,大阿姐看事勢不得了,情願把月紅給姓王的,不要一錢。大家說小香已死,他們要月紅何用,怕介侯來了不依。大阿姐嚇得逃走了,尋了兩三天,找不著。幸虧介侯同小香的母親及太太來,初起頭要想與大阿姐拼命,後來見大阿姐逃走,他也沒法。介侯又再三相勸,方才收殮。這月紅真是好孩子,哭得不像人了,我恐怕又有意外之變,便和姑娘說了,帶他回來,成日成夜的勸他,我也不肯叫他離開。」秋鶴聽了,椎心抱痛,韻蘭、佩纕、小蘭也不免噙著雙淚,酸鼻出涕。丫頭均各歎氣,月紅更是嗚嗚咽咽只叫阿姐、姐夫,一回又咽氣不過來,此時真鴉雀不聞的哭泣。只見珊寶、文玉揭簾走進來笑道:「噯約,遠客初歸,我聽得屋裡頭吱吱喳喳,認道是請吃大炸蟹接風,所以我們,心裡也要想吃一個,誰知大家在這裡賭哭呢?」說著眾人反笑起來了,月紅也破涕為笑,彼此讓坐。珊寶笑問秋鶴道:「你回來了,韻丫頭請你哭,你倒也是聰明,一學便會。」韻蘭笑道:「你莫太得意,不過人家看中了你,做官太太罷了。」秋鶴不懂,因問什麼。韻蘭方欲說出,珊寶紅了臉,著急走來,說:「韻丫頭你說了,我從今以後不和你往來。」文玉也不知道,與秋鶴追問,韻蘭只是笑不說。佩纕道:「他們玩話呢,你們當了真了,倒是秋鶴把出門的事講講罷。」秋鶴因從頭至尾說了一遍。外面已開飯,文玉先去,韻蘭便留珊寶一同吃飯。計韻蘭、珊寶、佩纕、小蘭四個人,秋鶴也陪他吃了,約定明早十點鐘同到小南門外月仙、小香墳上,然後回去,把各人寄買的東西及送人的土儀,交給丁兒,一一的分送開來。秦成遂進來稟明祠裡塾裡,近日來的事,秋鶴點首,命他退出。只見白萱宜小姐來了,談了一回,大約是終身之事,萱宜雖不明言,殊有■梅之感。秋鶴安慰一番遂與他一起去,見了四位教習,略略酬應,便到蓮因那裡。蓮因接著笑道:「你回來甚好,去年花神祠落成之期,又是時候了。我們方才知道,韻蘭真生日是念七,我們就在花神祠和他祝壽,解館前後三天,現在比不得往年,他身分高貴了,須要恭恭敬敬,你的朋友只許友梅、仲蔚、伯琴、介侯、蘭生請他進來,其餘不許進祝。再者上年有喜珍、素秋兩位奶奶、雙瓊、雪貞兩位姑娘,現在他們不在,規矩可以脫略些,共祝三天。第三天家宴,你們一班男席,設在左首,我們女席在右首,大家樂一天。我都和韻蘭說過了,你也幫著指點收拾地方。現在花圃裡還有殘菊,要搭一個菊花台,請壽仙坐的地方,後庭心菊花山,門前菊花障,要把燈彩收拾得體面。我們鬧了三天,湘丫頭便要走了,就算和他送行。」秋鶴失驚道:「湘君為什麼走?到那裡去?並聽得珊寶也要嫁了,你知道二人怎樣告訴我。」蓮因先把珊寶的事,說了一遍。秋鶴道:「為何湘君有這個意思?」蓮因笑道:「朝真訪道,他的事很多呢。我因這個館事,反不得脫身。三年之後,再求歸宿,可見天下事料不到一定,他悟道比我遲,證果比我早。」秋鶴道:「你們說說便說到這條路上。」蓮因笑道:「你不信罷了。」秋鶴道:「我要問你湘君去了,幾時回來?」蓮因道:「他自己說現在到峨眉山去,恐怕約不定時日。」秋鶴歎息不已,便別了出來,把半月來的功課單冊,查了一回,果然韻蘭辦理得井井有條,一宿不題。
8 次日去約齊了韻蘭、湘君、珊寶、文玉、秀蘭、凌霄、佩纕、萱宜、蓮因、玉成共十一個人,帶了月紅一同去祭小香、月仙。那月紅穿了孝服,跪著還禮。男客中伯琴、介侯、秋鶴、蘭生、仲蔚到了五個人,女客中添了燕卿等數人。墳上也紮了些白布彩,大家叩了頭,月紅呼愴跺腳的哭,旁邊看的人圍了幾百,有羨慕的,有歎息的,有陪著暗暗下淚的。月紅哭喚姐夫、阿姐,同我一淘去罷。韻蘭等好容易把他勸住了。佩纕又叫了看墳的來說,幾株松柏冬青種得不好,須改種了。這個石拜台,還要改得寬大些,你今晚到我們那裡來領錢拿圖樣去照著做。吩咐已畢,便約了眾人,帶了月紅,各自回來。伯琴、燕卿一幫園外的,中途分散,湘君、萱宜等各自回園。壽期已近,秋鶴、佩纕、蓮因、玉成都忙起來,收拾地方,每日十餘人紮彩的紮彩,堆花的堆花,各定執事。幸虧秋鶴胸有邱壑,佈置得毫髮無遺。韻蘭忽然想起一事,找人來喚佩纕。未知何事,且閱下章。
URN: ctp:ws74174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