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元曲選

《元曲選》[View] [Edit] [History]

1 起早。臣起早。來到朝門天未曉。長安多少富豪家。不識明星直到老。下官殿頭官是也。今有王樞密奏知聖人。因為官道窄狹。車駕往來不便。奉聖人的命。就著王樞密立起標竿。拆到楊家清風無佞樓止。如有違拒者。依律論罪。令人傳與王樞密。只等拆徧了。可來報知。好回聖人話。〔校尉云〕理會得。〔殿頭官詩云〕奉命傳宣下玉階。東廳樞密要明白。修街先把標竿立。事完回奏聖人來。〔下〕〔淨扮王樞密領祗候上云〕下官姓王名欽若。字昭吉。方今大宋真宗皇帝即位。改元景德元年。下官現為東廳樞密使。這裡也無人。下官本是番邦蕭太后心腹之人。原名是賀驢兒。為下官能通四夷之語。善曉六番書籍。以此遣下官直到南朝。做個細作。臨行時蕭太后恐怕下官戀著南朝富貴。忘了北番之恩。在我這左腳底板上。以朱砂刺賀驢兒三個大字。下面又有兩行小字道寧反南朝。不背北番。下官自入中原。正值真宗皇帝為東宮時選文學之士。下官因而得進。今聖人即位。寵用下官。升拜樞密之職。掌著文武重任。言聽計從。好不權勢。只有一事不能稱心。現今有一員名將。乃是楊令公之子。姓楊名景。字彥明。更兼他手下有二十四個指揮使。人人勇猛。個個英雄。天下軍民。皆呼他為楊六郎。因他父子每盡忠報國。先帝與他家造下一座門樓。題曰清風無佞樓。至今樓上有三朝天子御筆敕書。大小朝官。過者都要下馬。天子春秋降香。楊六郎母親封為畬太君。有先皇誓書鐵券。與國同休。免他九個死罪。那楊景鎮守著瓦橋三關。所以北番不能得其寸尺之地。近來有蕭太后使人。將書來見下官之罪。說我忘了前言。我今無計可施。想來蕭太后連年不能取勝。皆因懼怕楊景。不敢興兵。若得殺了楊景一個。雖有二十四個指揮使。所謂蛇無頭而不行。也就不怕他了。那時等我蕭太后盡取河北之地。易如反掌。豈不稱了下官平生之願。前者聖人曾言。御街窄狹。車駕往來不便。下官就要乘此機會。謀殺楊景。令人與我喚將女壻謝金吾來者。〔祗候雲〕理會的。謝金吾安在。〔丑扮謝金吾上云〕我做衙內不胡塗。白銀偏對眼珠烏。滿城百姓聞吾怕。則我倚權挾勢謝金吾。小官謝金吾是也。官拜衙內之職。你道我是使著那個的權勢。我丈人是個王樞密。誰敢欺負我。我打死人。又不要償命。到兵馬司裡坐牢。今有丈人呼喚。須索走一遭去。可早來到門首也。令人。報複去。道謝金吾下馬也。〔祗候雲〕報的大人知道。謝金吾來了也。〔王樞密雲〕著他過來。〔祗候雲〕著過去。〔謝金吾做見科云〕父親。喚你孩兒。有甚麼公幹。〔王樞密雲〕喚你來別無甚事。前日聖人曾言。官道窄狹。車駕往來不便。我今日早間奏過。在這京城裏外。立下丈二標竿。但抹著標竿者。不問軍民房舍盡行拆毀。拆到楊家清風無佞樓止。你不曉得。那楊家須是我的對頭。我如今把這個到字。添上個立人。做個倒字。則說拆倒清風無佞樓止。差你丈量官街闊狹高下。一例拆毀。金吾。你可用心著志。務要拆倒清風無佞樓住。早些回我的話來。〔謝金吾云〕孩兒此一去。隨他銅牆鐵壁。也不怕不拆倒了他的。〔王樞密唱〕
2 仙呂賞花時我可甚的要拆倒清風無佞樓。也只為咱與楊家話不投。〔云〕我料得楊景那廝。聞知拆倒了他家門樓。必然趕回家來。與我詰奏其事。那時節我預先差人拏住他。奏過聖人。責他擅離信地。私下三關之罪。〔唱〕但賺的離雄州。便好將他斬首。〔云〕此事只好我和你知。休要洩漏者。〔謝金吾云〕我好不乖哩。要你分付。〔王樞密唱〕這的是六耳不通謀。〔同下〕
3 〔音釋〕
4 樞處平聲 白巴埋切 券音勸 賺音湛
5 第一折
6 〔謝金吾領夫役上云〕自家謝金吾的便是。奉聖人的命。說這街道窄狹。車馬往來不便。不管大小官員房舍。但是侵占官街的。盡皆拆毀。來到這所門樓根前。這樓正占著官街。夫役每向前與我拆倒者。〔院公上云〕老漢是楊令公家的老院公。是什麼人在門前大呼小叫。我去看咱。〔見謝金吾云〕眾夫役您且住者。為什麼敢拆我家府裡的清風無佞樓。〔謝金吾云〕你這老奴才。那裡知道。我是奉聖旨開展街道。現今你這樓正占著官街。應得拆毀的。〔院公云〕既然是這等。我去請老夫人與你說話。太君有請。〔正旦扮畬太君引七娘子八娘子上〕〔正旦雲〕老身畬太君的便是。正在中堂閒坐。只聽的門首大驚小怪。不知為何。〔七娘子云〕老院公為什麼這般慌慌的來。〔院公云〕告的夫人知道。謝金吾領著眾多夫役。拆毀房舍。到咱這無佞樓根前了也。老夫人何不與他說去。〔正旦雲〕誰這般道來。〔院公云〕現今正在那裡要拆毀哩。〔正旦雲〕上面見有先皇的御書。他怎敢拆毀。此人好是大膽也呵。〔唱〕
7 仙呂點絳唇則俺這百尺樓台。是祖先留在。功勞大。更打著個郡馬的名色。那廝也怎敢便來胡拆。
8 混江龍這樓呵起初修蓋。也不知費他府藏偌多財。上面有御書的玉札。欽賜的金牌。莫說朝省裏官員皆下馬。便是春秋天子也要降香來。〔院公云〕這早晚敢動手哩。老夫人行動些兒。〔正旦唱〕只聽的鬧垓垓。越急的我氣咍咍。腳忙抬。步難捱。半合兒行不出宅門外。我這裡擋不住夫役。逩不的塵埃。
9 〔謝金吾云〕老夫人。你來做什麼。〔正旦雲〕我這清風無佞樓。是奉聖旨蓋的。你怎敢拆毀俺這樓來。〔謝金吾云〕老夫人。你差矣。當初是聖人命替你家蓋。如今我也奉聖旨替你家拆。是礙了我走路。我要拆來。夫役每先把那門樓上的磚瓦亂摔下來。〔正旦雲〕這廝好無禮也。〔唱〕
10 油葫蘆我只見他帶瓦和磚擁下來。〔謝金吾云〕夫役每將這椽木都屈拆了。等我拏家去做柴燒。管他怎的。〔正旦唱〕他他他將椽木拆做柴。〔謝金吾云〕上緊的拆。〔正旦唱〕他他他催迸的來不放片時刻。則他這滿城人那一個不添驚怪。偏我這一家兒直恁的遭殘害。〔謝金吾云〕老夫人。上命差遣。蓋不由己。我直從朝門外拆起。多少王侯宰相家。連片拆了。單單拆的你這一家兒也。〔正旦唱〕我這裏急問他。他那裡硬掙。向前去手揝住腰間帶。〔謝金吾云〕老夫人。你好沒意思。我是奉聖人的命。你揪住我待要怎的。〔正旦唱〕你敢是沒聖旨擅差排。
11 〔謝金吾云〕老夫人。誰敢說謊。現有聖旨哩。〔正旦雲〕有聖旨在那裡。我與你面聖去來。〔唱〕
12 天下樂咱兩個廝扭定向君王前奏去來。〔謝金吾云〕我和你去不妨事。夫役每不要管他。則管拆著。〔正旦唱〕則你個喬也波才。直恁歹。俺雖是隨朝的武官十數載。〔謝金吾云〕只因你這樓正占著官街。方才拆了你的。〔正旦唱〕這門樓誰不曾過去。這門樓誰不曾到來。偏你這謝金吾嫌道窄。
13 〔謝金吾云〕老夫人。你也只亂嚷。那聖旨上明明寫道。拆倒清風無佞樓止。須不是我私造的。你要請看。我就與你看。今日好歹定要拆毀了。〔正旦雲〕敢不是聖旨麼。〔謝金吾云〕難道我哄你。那裡有個聖旨是好假的。你只管言三語四。信口兒罵誰哩。敢不中麼。〔正旦唱〕
14 那吒令這都是王樞密王樞密的計策。故意教謝金吾謝金吾來拆壞。強把著宋真宗宋真宗來頂戴。上不怕天理該。下不怕人情駭。你也啟奏的忒不明白。
15 鵲踏枝割舍了我個老裙釵。博著你個潑駑駘。遮莫待撾怨鼓撅皇城。死撞金階。覷了他拆的來分外。不由我感嘆傷懷。
16 〔云〕謝金吾。我家和你往日無冤。舊日無讎也。〔唱〕
17 寄生草咱和你又無甚別讎隙。怎這般狠布擺。領著火頑皮賊骨渾無賴。也不問個朱樓畫壁誰家界。霎時間早雕欄玉砌都安在。似你這不忠不信害人賊。那裡也有仁有義朝中客。
18 〔謝金吾云〕且莫要說起聖旨。便是我謝衙內現做的朝中臣宰。你也不該挺撞我。〔正旦唱〕
19 村裏迓鼓那廝道朝中臣宰。則俺楊家也不是民間宗派。〔謝金吾云〕你還不認的我哩。我是王樞密的女壻。那裡看的你個白頭迭雪的在眼兒里。〔正旦唱〕元來你倚著丈人行的氣概。就待欺負咱年華高邁。〔金吾云〕你這個老人家。好不知高低。我盡讓你說幾句便罷。則管裏倚老賣老。口裡嘮嘮叨叨的說個不了。你便就長出些個胡子來。我也不理你。你去。〔謝金吾推正旦倒科〕〔正旦唱〕不堤防被他來這一摔。錯閃了腰肢。擦傷了膝蓋。爭些兒磕破了腦袋。哎。你也可憐俺個白頭的這你你。
20 〔謝金吾云〕夫役每把那金釘朱戶。虯鏤亮槅。拆不動的都打爛了罷。〔正旦唱〕
21 元和令他他他把金釘朱戶生扭開。虯鏤亮槅。盡毀敗。〔謝金吾云〕把那柱子就砍拆了。〔正旦唱〕把沉香柱一似拆麻秸。土填平多半街。〔云〕你拆了我們樓也罷了。怎麼將這御書牌額都打碎了。〔唱〕怎生的打碎了這牌額。〔謝金吾云〕我便碎了這面牌額。打甚麼不緊。你要告。告了我去。〔正旦唱〕難道你有官防無世界。
22 〔謝金吾云〕我奉聖人的命在此。你罵了我就是罵了聖旨一般。你罵聖旨該得何罪。〔正旦唱〕
23 青哥兒那廝拆壞了咱家咱家第宅。倒把著大言大言圖賴。教我便有口渾身也怎劈劃。哎。誰想我到這年衰。值著凶災。被他推倒當街。跌損形骸。直從鬼門關上孩兒每喳喳的叫回來。他也忒欺人煞。
24 〔謝金吾云〕夫役每今日也拆不了。明日再來拆罷。〔下〕〔正旦雲〕嗨。這個那裡是謝金吾敢來這裡撒潑。明明是王樞密與俺家做對頭。故意使他來的。我那六郎孩兒。好個性子。他若知道。怕不跑回家來。一發著他道兒了。老院公你近前來。只今日我修下一封書。你直至瓦橋三關。說與六郎孩兒。若有明白的聖旨。著他下關來。若無明白聖旨。著他休下關來。小心在意者。〔唱〕
25 賺煞若不除得那昧心賊。依舊把俺那門樓蓋。則除非把俺楊家姓改。他則待賺俺孩兒尋罪責。則今朝將你個都管親差。這書上已明開。休的胡猜。就兒里關連著大利害。雖則是被那廝搶白。囑付俺孩兒寧奈。休得要誤軍機私下禁關來。〔下〕
26 〔音釋〕
27 畬音蛇 色音篩 拆釵上聲 偌人夜切 垓音該 咍海平聲 刻揩上聲 音債 揝簪上聲 窄齋上聲 撾莊瓜切 撅與掘同 霎音殺 賊則平聲 摔音灑 虯音求 鏤音漏 槅皆上聲 秸音皆 額音崖 宅池宰切 劃胡乖切 煞音曬
28 第二折
29 〔衝末扮楊六郎領卒子上〕〔楊六郎詩云〕雄鎮三關二十秋。番兵不敢犯白溝。父兄為國行忠孝。敕賜清風無佞樓。某姓楊名延景。字彥明。祖貫河東人氏。父親是金刀教手無敵大總管楊令公。母親畬太君。所生俺弟兄七個。乃是平定光昭朗景嗣。某居第六。鎮守著三關。是那三關。是梁州遂城關。霸州益津關。雄州瓦橋關。此乃三關。某受六使之職。是那六使。邊關裏外點檢使。界河兩岸巡綽使。關西五路廉訪使。淮浙兩場催運使。豳汾二州防禦使。河北三十六處救應使。此乃六使之職。尀奈北番韓延壽無禮。自與某交鋒。不曾得某半根兒拆箭。我手下有火結義兄弟。自岳勝孟良而下。共總二十四員挂印指揮使。也不是我褒奬他。真個出來的都一個個精通武藝。善曉兵機。冠簪金獬豸。甲挂錦𤠯猊。廝琅琅弓上箭。撲刺刺馬攢蹄。忘生舍死安邦將。大膽雄心敢戰兒。某今日在元帥府升帳。令人。轅門外倘有報緊急軍情者。報複咱家知道。〔院公上云〕老漢是楊令公家老院公的便是。因為謝金吾拆毀清風無佞樓。將老夫人推下階基。跌破了頭。老夫人的言語。將著書呈。直至三關見六郎哥哥走一遭去。說話中間。可早來到也。把轅門的。報與元帥得知。有老院公在於門首。〔六郎云〕著他過來。〔卒子云〕著過去。〔院公做見科云〕老漢有緊急事來見你哩。〔六郎云〕院公。你來有何緊急事。〔院公云〕元帥。有老夫人的書呈在此。你是看咱。〔六郎拆書跪讀雲〕將書來我看。母親太君寄書與六郎孩兒。今有王樞密令女壻謝金吾。拆毀清風無佞樓。又將老身推下階基。跌破了我頭。好生煩惱。著你知道。雖然如此。邊關重地。如無明白聖旨。是必休念老身。私下關來。反墮王樞密奸計。你緊記者。〔作怒科云〕院公。你吃了飯先回拜上太君。好好將息咱。我自有個道理。〔院公云〕老漢不敢久停久住。回老夫人話走一遭去。〔詩云〕傳送書呈便轉身。路遙不敢避辛勤。願借順風吹的去。一日回家見太君。〔下〕〔六郎云〕我如今要私下三關。看母親去。爭奈不敢擅離信地。此恨痛入骨髓。不可不報。待我慢慢尋思一個計策來。令人。緊把著帳門者。〔外扮焦贊上詩云〕鎮守三關為好漢。殺的番兵沒逃竄。軍前陣後敢當先。則我是虎頭魚眼焦光贊。某焦贊是也。適才巡邊回來見哥哥去。令人報複去。道有焦贊下馬也。〔卒子做報科云〕喏。報的元帥得知。有焦贊來了也。〔六郎云〕著他過來。〔卒子云〕著過去。〔焦贊做見科云〕哥哥。焦贊巡邊無事。特來回話。〔六郎云〕兄弟。既然無事你回去。〔焦贊做出門科云〕您兄弟知道。往常時見我來。便歡天喜地。今日見我來。甚是煩惱。我也不去。我則在這裡聽他說甚麼。〔六郎云〕焦贊去了也。我是再看這書咱。母親太君寄書與六郎知道。今有王樞密令女壻謝金吾。拆毀了清風無佞樓。又將老身推下階基。將我頭來跌破了。著你知道。〔焦贊云〕原來哥哥有這般煩惱。尀奈王樞密無禮。拆毀了清風無佞樓。又將太君的頭都跌破了。比及哥哥要回去。我先到京城。將他一家老小。誅盡殺絕。與哥哥報讎。走一遭去來。可不好也。〔詩云〕雖則是接境西番。險隘處自有巡攔。岳排軍緊守營寨我瞞六郎先下三關。〔下〕〔六郎云〕嗨。似此讎恨。何日得報。我要私下三關去。爭奈眾將無人掌領。此事不好洩漏。若被焦贊知道怎了。則除是這等。令人。與我喚將岳勝孟良來者。〔卒子云〕岳勝孟良安在。〔外扮岳勝上詩云〕赤心一片佐皇朝。日夜巡邊不憚勞。隨你番兵三百萬。著誰當咱岳家刀。某乃雙刀岳勝是也。佐於楊景麾下為將。正在演武場中。操練軍卒。有哥哥呼喚。不知甚事。須索去走一遭。令人報複去。道有嶽勝下馬也。〔卒子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有嶽勝來了也。〔六郎云〕著他過來。〔卒子云〕著過去。〔岳勝做見科云〕哥哥。喚您兄弟有甚事。〔六郎云〕且一壁有者。〔外扮孟良上詩云〕兩軍相對堵。三通催戰鼓。則我身背火葫蘆。肩擔蘸金斧。某乃加山孟良是也。佐於楊六郎麾下為指揮使之職。恰才哥哥呼喚。不知有甚事。須索走一遭去。令人報複去。有孟良下馬也。〔卒子做報科云〕報的元帥得知。有孟良來了也。〔六郎云〕著他過來。〔卒子云〕。著過去。〔孟良做見科云〕哥哥。喚您兄弟那廂使用。〔六郎云〕喚您兩個來。別無甚事。今有王樞密令他女婿謝金吾。拆了俺楊家府清風無佞樓。將老母推下階基。跌破了頭。我要私下三關。探望母親走一遭去。岳勝兄弟。你掌領著眾將。緊守營寨。堤備番兵。只說某抱病。一時不能即出。眾將不許一人跟隨。某星夜一人一騎。私下三關看母親走一遭去。〔詩云〕驟徵𩣵星夜奔還。眾將校休離營盤。若不為太君跌壞。我楊景也怎敢的私下三關。〔下〕〔岳勝雲〕哥哥去了也。孟家兄弟。我奉哥哥將令。著我緊守營寨。著你整搠軍馬。巡綽各邊。堤備番寇。等哥哥回來。小心在意休違誤者。〔孟良云〕哥哥放心。我自理會得。〔岳勝詩云〕元戎早晚便回還。整搠兵戈不暫閒。〔孟良詩云〕但得巡邊留我在。番兵誰敢向南看。〔同下〕〔焦贊上云〕自家焦贊。有哥哥私下關來。探望老母。我在這城門外守著。只等他過來呵。我和他說知。這早晚敢待來也。〔六郎上云〕某楊景。瞞著眾將。離了三關。到這城門外。再等一等人眼黑些。好進城去。〔做見焦贊科〕〔焦贊云〕哥哥。你那裡去。〔六郎云〕兄弟。你那裡去。〔焦贊云〕哥哥。我知道多時了。我與哥哥做個護臂。咱同共入城。探母親去。〔六郎云〕兄弟。既然你知道了。不要大驚小怪的。咱弟兄二人。探望母親去。兄弟。你平日性子粗糙。此事幹擊斫頭的罪犯。一些兒洩漏不得。只等黃昏時候入城。兄弟跟著我去來。〔同下〕〔正且同七娘子上〕〔正旦雲〕尀奈王樞密。好生無禮。拆毀了我家清風無佞樓。老身再三阻當不住。倒將我推下階基。跌碎了這頭。看看至死。老身差院公去說與六郎知道。著他不要回來。只等院公到時。才見分曉也呵。〔唱〕
30 南呂一枝花這兩日氣的我悶悶的眠。害得我懨懨的臥。把功臣生割舍。縱賊子放乖潑。天理如何。著細作都瞞過。聖人前寵用他。現放著中書省鼎鼐調和。樞密院將邊關事領掇。
31 梁州第七都是這兩賴子調度的軍馬。你可甚麼一管筆判斷山河。痛煞煞這幾日難挨過。不聽的做夜市的炒鬧。爭地鋪的攙奪。經商客旅。買賣無多。往常時這清風樓前後屯合。到今日冷清清只一片空闊。不見了祥雲罩碧瓦丹甍。不見了曉日映珠簾繡幕。不見了香霧鎖畫戟雕戈。那廝敢胡為亂做。把先皇聖旨不怕些兒個。平白地闖出這場禍。送的我倒枕著床沒奈何。拆的來做不得存活。
32 〔帶雲〕孩兒每我待睡些兒。早關上門者。〔楊六郎上云〕某乃楊景是也。入的城來。不見了焦贊。來到府門首。我且輕的擊著。開門來。〔七娘子云〕是誰喚門來。〔六郎云〕是您哥哥。〔七娘子云〕我開開這門。原來是六郎哥哥來家了也。〔六郎云〕妹子報與母親說。您哥哥來了也。〔七娘子云〕我報與母親去。〔做見科〕〔正旦雲〕這早晚誰在門首里。〔七娘子云〕母親。是六郎哥哥來了也。〔正旦雲〕著孩兒進來。〔六郎見旦科。〕〔正旦雲〕孩兒也。你這一來是請旨的麼。〔六郎云〕母親。您孩兒一見了書。就恨不得飛到家來看我母親。怎麼還有工夫去請聖旨。是瞞著眾將。私自回來的。〔正旦雲〕孩兒。你不曾請旨。私下關來。敢不中麼。〔唱〕
33 牧羊關我急使的人攔當。你慌來家做甚麼。你敢跳不出這地網天羅。他則待賺離了邊關。羅織你些罪過。〔六郎云〕您孩兒只因謝金吾把母親的頭跌破了來。〔正旦唱〕他他他又不曾將我頭跌破。又不曾將我廝揪撮。因拆門樓得了些腤𦠛氣。這幾日才較可。
34 〔六郎云〕母親。待孩兒是看咱。兀的不氣殺我也。〔正旦雲〕六郎你蘇醒者。〔唱〕
35 罵玉郎我則見階直下氣倒忙扶坐。我這裡慌摟定緊收撮。則聽的喝嘍嘍口內潮涏唾。我與你搖臂膊。揪耳■〈耳朶〉高聲和。
36 感皇恩呀。叫一聲楊景哥哥。直恁的叫不回他。我這裡掐人中。七娘子揪頭發。一家兒鬧喧聒。不爭你沉沉不醒。撇下了即世的婆婆。卻教俺怎支持。怎發付。怎結末。
37 〔帶雲〕那王樞密呵。〔唱〕
38 採茶歌怕不的平地起干戈。直趕上馬嵬坡。〔帶雲〕倘若有些好歹呵。〔唱〕你可便著誰人搭救宋山河。世不曾來家愁殺我。你也心兒里精細不風魔。
39 〔六郎醒科云〕這父母之讎。幾時得報。活活的氣殺孩兒也。〔正旦雲〕孩兒。我一家兒只靠的你。可便回三關去。不要在這裡惹出禍來。〔六郎云〕奉母親的命。孩兒不敢有違。只今晚便回三關去也。若再有什麼緊急事。著八娘子稍書來。報您孩兒知道。〔正旦雲〕孩兒。我且問你咱。〔唱〕
40 哭皇天那軍情事非輕可。不知你曾引的人來也獨自個。〔六郎云〕母親。您孩兒同焦贊兄弟來也。〔正旦雲〕焦贊孩兒在那裡。著孩兒家裡來波。〔六郎云〕入城來不見了也。〔正旦唱〕你道他入城時不見了。因甚的不尋他。他從來有些兒有些兒撒潑。他若是見說拆毀咱樓閣。他若是見說跌損咱肩窩。怕不就掇起他不騰騰那殺人心殺人心如烈火。怎還顧別人的利害。自己的死活。
41 〔六郎云〕那焦贊好個殺人放火的性兒。多咱要做下來了。這也是惡人自有惡人磨哩。〔正旦唱〕
42 烏夜啼哎。還說甚惡人自有惡人磨。這都是你自惹的風波。那賊也正掌著威權大。但有攙搓。誰與兜羅。〔帶雲〕孩兒。你也不要顧他了。你只便回三關上去。免墮賊臣之手。〔六郎云〕母親。您孩兒便去。〔做別科〕〔正旦雲〕孩兒。你且坐著。聽上衙更鼓。這早晚幾更了。〔六郎云〕是二更過了。〔正旦唱〕聽漏沉沉才勾二更過。意懸懸盼不到來日個。你且暫歇波。權時坐。一來是鞍馬上困倦。二來是腹內煩渴。
43 〔云〕早雞鳴了也。孩兒。你不可久停久住。便索趕早出城。回三關去。小心在意者。〔六郎云〕母親好將息。您孩兒辭了母親便去也。〔正旦唱〕
44 尾聲只等的雞鳴便去休擔閣。兒也你若得飛出城門便是你一命脫。我少不的到聖人前自言破。怕只怕王樞密的刻薄。百般的將你個楊六郎摧挫。兒也你只自逩你的前程顧甚我。〔下〕
45 〔六郎云〕辭過了母親。須索往三關去也。〔詩云〕夤夜裡回到家庭。天未曉又待登程。能盡的忠不盡孝。生忿子苦痛傷情。〔下科〕〔巡軍上云〕什麼人。兀的不是楊景。快拏住者。執縛定了。見樞密大人去來。〔六郎云〕街坊鄰舍。與我母親前報知。說王樞密拏我楊六郎往法場上去了。母親。則被你痛殺我也。〔下〕
46 〔音釋〕
47 鼐音奈 綽超上聲 豳音賓 汾音焚 尀音頗 褒音包 獬音械 豸音寨 𤠯音唐 猊音移 髓桑嘴切 竄倉算切 蘸知濫切 𩣵音冤 搠聲卯切 潑音頗 他音拖 掇音朵 奪音多 合音何 闊音顆 罩嘲去聲 甍音萌 幕音磨 闖丑禁切 活音和 麼眉波切 撮磋上聲 腤音庵 𦠛音簪 蘇音蘇 涎徐煎切 膊波上聲 掐音恰 聒音果 末音磨 嵬音韋 閣音何 大音惰 攙初銜切 兜斗平聲 渴音可 脫音妥 薄音波 逩本去聲 夤音寅
48 第三折
49 〔謝金吾同梅香上〕〔金吾云〕自家謝金吾。從拆了清風無佞樓回來。這幾日只管眼跳。常言道眼睛跳。悔氣到。難道有甚悔氣到的我家裡。梅香且安排酒來。等我吃幾杯咱。〔焦贊上云〕某焦贊。和六郎哥哥。私下三關。天色已晚。入的城來。便好道君子報冤。且歇三年。只我老焦這一個急性。莫說三年。便是一夜也等不得。尀奈王樞密謝金吾無禮。我打聽得這個宅子。便是謝金吾住宅。我先殺了謝金吾滿門良賤。然後殺王樞密去。我聽上衙更鼓咱。三更前後也。我跳過這牆來。我來到這後花園中。我是聽咱。〔梅香雲〕這早晚。衙內還在那裡𠳹酒。如今也該睡了。我前後執料去咱。〔做叫貓科云〕貓兒貓兒。〔焦贊做見殺梅香科云〕兀那妮子休走。吃我一刀。〔梅香做死科下〕〔焦贊云〕則這個便是謝金吾的臥房。我蹅開門來。〔做殺謝金吾科〕〔焦贊云〕我殺了謝金吾。並家眷一十七口也。我這等去了。不為好漢。我立不更名。坐不改姓。待我割下一幅衣衫。就血泊里蘸著鮮血。寫著四句詩在那白粉壁上。〔做寫科〕〔詩云〕多來少去關西漢。殺人放火曾經慣。一十七口誰殺來。六郎手下焦光贊。〔云〕你看這詩。恰像朱筆寫的。可不寫的好。一不做二不休。殺了謝金吾。再殺那王樞密去。跳過那牆來。〔巡軍上云〕是什麼人。拏住。這不是焦贊。執縛定了。報樞密大人去。〔下〕〔淨扮韓延壽領番卒上〕〔韓延壽詩云〕馬到旗開處處平。臨軍對陣辨輸贏。掌管番兵都領袖。塞北英雄第一名。某乃番將韓延壽是也。見為都總管大將之職。某手下有雄兵百萬。戰將千員。長與大宋相持。不能取勝。可是為何。只為南朝有一大將。乃是楊六郎。此人十分英雄。久鎮河北之地。使俺番兵不能侵其境界。今奉太后之命。俺這裡有一人。乃是賀驢兒。此人深通六番文書。著他到南朝陰為細作。改名王欽若。他若是得志於中原。與俺家做個裏合外應。恐怕他貪戀中原富貴。忘俺契丹之恩。去他左腳板下。朱砂刺賀驢兒三字。果然他到的南朝。直做到樞密之職。上馬管軍。下馬管民。好生權勢。不想他背義忘恩。更待幹罷。我累累的著細作去到南朝見那賀驢兒。至今不見回信。我如今再著一個能幹的人。持書一封見他去。書呈已寫下了也。兀那小番。你則今日為細作。直至京師。見王樞密去。關口上小心在意。堤備官軍。休教楊六郎知道。則今日你便去。〔詩云〕不避風霜道路寒。假妝探馬入邊關。若能投見王樞密。不得回書莫便還。〔番卒上云〕自家韓延壽帳下小番。奉俺元帥將令。差我往南朝見王樞密去。我來到這半山之中。迷蹤失路。不知往那裡去。遠遠的官軍來也。我且𧻞在這裏。〔孟良上云〕某孟良是也。遠遠的一個番軍。小校。與我拏住者。兀那番軍。你往那裡去。從實的說。你若不說。小校拏我那斧來。待我劈下那顆驢頭。〔番卒云〕老爺休砍。我死了著那一個送書哩。〔孟良云〕將書來我看。這廝正是細作。則今日與岳勝哥哥說知。將這廝綁縛了。直至京師。見聖人去來。〔下〕〔王樞密上云〕恨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尀奈楊景無禮。他私下三關。擅離信地。夤夜將謝金吾良賤一十七口。盡行殺壞。我巳曾著人拏住楊景焦贊兩個。正是飛蛾投火。不怕他不死在手裡。但那楊景是一個郡馬。怎好就是這等自做主張。將他只一刀哈喇了。倘或他郡主入朝。來稱寃叫屈。可不我倒要與他打官司。如今朦朧奏過聖人。將他兩個押赴市曹殺壞了。以絕後患。我就自做監斬官。來到這角頭上鬧市中。左右那裡。喚劊子手。將那兩個賊犯綁將過來。〔劊子拏楊景焦贊上〕〔劊子云〕行動些。時辰到了。〔六郎云〕兄弟。你送了我也。〔王樞密雲〕兀那楊景焦贊。你擅離信地。私下三關。無故殺壞謝金吾一門十七口良賤。你知罪麼。〔六郎云〕著誰人救我咱。〔王樞密雲〕刀斧手。到午時三刻。疾忙下手者。〔劊子云〕理會的。〔正旦扮皇姑領雜當上〕〔正旦詩云〕朝登黃金殿。暮宿宰臣家。飢餐御廚飯。渴飲翰林茶。老身長國姑是也。今因我女壻楊六郎。不合擅離信地。私下禁關。帶領了焦贊到京。殺壞了謝金吾一十七口家屬。王樞密在聖人前朦朧奏過。建起法場。他親為監斬官。眼見兩個孩兒。沒那活的人也。老身不免領著手下幾個親隨。劫法場走一遭去也呵。〔唱〕
50 越調鬥鵪鶉我看那赴法的孩兒。則待搭救俺女壻。今日個郡馬當刑。暢好是君皇下的。臣宰每不勸諫留人。直等到午時三刻。聽的那一聲叫下手只。可不道一將難求。千軍易得。
51 紫花兒序諕的我急煎煎心如刀攪。痛殺殺腹若錐剜。撲簌簌淚似扒推。〔王樞密雲〕刀斧手且住者。不知是那個皇親國戚來了也。等他過去了。才好殺人那。〔正旦做見王樞密雲〕我道是誰。原來是楊六郎丈母長國姑。我若是尊敬他。必然要我留人。再奏天子。可不那楊六郎一定饒了。我則把法度利害與他說。怕做什麼。我是東廳樞密使。他又不敢惹我。〔做施禮科云〕國姑到此有什麼事。〔正旦雲〕我無事也不來。〔唱〕送長休飯著俺這女壻再休思想。永別酒和俺這女壻從此分離。〔王樞密雲〕這的是聖旨哩。〔正旦唱〕誰敢把聖旨輕違。〔王樞密雲〕國姑。良吏不管月局。貴人不踏嶮地。這個所在。便不來也罷。〔正旦唱〕這殺場上不關親因何來到這裏。〔王樞密雲〕是是是是殺場上。國姑且請回咱。〔正旦唱〕他兩三番把咱支對。你怎麼信口胡噴。搶白的我臉上無皮。
52 〔王樞密雲〕哎。我王樞密幾曾搶白來也。只是好勸你。這法場上不是國姑來處。想那楊家父子。有甚麼功勞。〔正旦雲〕你那裡知道。他家沒的功勞。倒是你有功勞來。〔唱〕
53 金蕉葉則這滿京城百姓每盡知。你與俺大宋朝出甚麼氣力。提起他父子每端的痛悲。一輩輩於家為國。
54 〔王樞密雲〕楊景便也罷。想他父親楊業。沒本事死了陣上。這也是有功勞的。〔正旦唱〕
55 寨兒令他他他也則為俺趙社稷。甘心兒撞倒在李陵碑。便死也不將他名節毀。他也曾斬將搴旗。耀武揚威。普天下那一個不識的他是楊無敵。
56 〔王樞密雲〕想他哥哥楊五郎。削髮為僧。這等怕死。也是有功勞的。〔正旦唱〕
57 么篇你道是楊和尚破天陣吃了些虧。卻不道救銅台是靠著伊誰。他兄弟在沙場上苦戰爭。刀尖上博功績。怎怎怎著他雲陽市。赴這個好筵席。
58 〔王樞密雲〕事做到這裏。怕他怎麼。我是東廳樞密使。他也不敢惹我。國姑。據楊景犯下的罪名。叫做一人造反。九族遭誅。國姑你倒要來救那罪人。敢是你女娘家不曾看王法哩。〔正旦雲〕我這兩個孩兒。當日有功。今日有罪。也合將功折罪。王樞密。你則是看我國姑面上。將兩個孩兒饒過者。〔王樞密雲〕這國姑好會做大也。我要殺的人。只說看國姑的面皮。我的面皮可著狗吃了。〔正旦雲〕你罵誰哩。你饒便饒。不饒便罷。你怎生罵我。〔王樞密雲〕我歹殺波是東廳樞密使。〔正旦雲〕你便做著東廳樞密使來。想你當初不得志時。提著個灰罐兒。賣詩寫狀。那早晚也是東廳樞密使來。〔王樞密雲〕這個國姑。越饒著越逞。道我不得志時。提著個灰罐兒。賣詩寫狀。你家父祖。當初不得志時。游關西五路。也曾挺著脖子。拽傘車兒來。〔正旦雲〕這廝好無禮。也〔唱〕
59 鬼三台百姓每都聽得。王樞密這奸賊。敢和咱鬥嘴。直恁般無上下失尊卑。我如今問你。問你個罵皇親的罪過該甚的。〔王樞密雲〕我罵了一個老婆子。有甚的罪過。〔正旦唱〕可是你掌朝綱的王法也不識。常言道莫說他人。先輸了自己。
60 〔王樞密雲〕我是東廳樞密使。你也不該毀罵大臣麼。〔正旦雲〕是我罵來。是我罵來。〔唱〕
61 調笑令你道是。樞密罵不的。是我罵你這改姓更名漏面賊。蕭太后使你為奸細。幾年間將帝主明欺。〔帶雲〕你道我不知道你哩。〔唱〕則那賀驢兒小名須是你。〔王樞密雲〕那裡是甚麼賀驢兒。我是王欽若。〔正旦雲〕噤聲。那壁姓賀。這壁姓王。〔唱〕可不的山河易改。本姓難移。
62 〔云〕你這賊可知道我家奉的聖旨麼。覷一覷剜了眼睛。指一指剁了手腕。〔唱〕
63 雪裏梅剜眼睛便挑剔。剁手足自收拾。〔云〕俺府裡的親隨那裡。〔唱〕你與我扭開了長枷。將六郎扶起。喚左右快疾。
64 〔做放楊景焦贊王樞密奪正旦打科〕〔六郎云〕母親休打他。則怕不中麼。〔正旦唱〕
65 禿廝兒不恁的如何救你。不打死不算忠直。我今番下手也則是遲。我和你廝扯定。入宮闈去見官里。
66 〔王樞密雲〕我是東廳樞密使。國家大臣。你怎的我。〔正旦唱〕
67 聖藥王遮莫你有勢力。有職位。到底是我天朝部下潑奴婢。我可也不怕你。不懼你。我須是天潢支派沒猜疑。來來來我敢和你做頭抵。
68 〔王樞密雲〕我那裡認的你這國姑。你先皇潛龍時。販油傘游關西五路。都不曾有偌多親眷。今日這個也親。那個也親。你家姓柴。官裏姓趙。胡姑姑假姨姨。可是甚麼親眷。〔正旦雲〕兀那廝。你聽著。我是太祖皇帝的妹妹。太宗皇帝的姐姐。真宗皇帝的姑姑。柴駙馬的渾家。杜太后的閨女。柴世宗皇帝的媳婦。你偏不認的我。〔唱〕
69 麻郎兒俺柴家托孤讓位。俺趙家受禪登基。這都是一門親戚。須不比重山認義。
70 么篇俺大哥開天立極。俺二哥繼體垂衣。今皇帝是俺嫡堂叔侄。先皇帝是俺同胞的那姊妹。
71 慶元貞俺本是深宮內苑帝王姬。如今在瓊樓朱邸做貴臣妻。家藏著丹書鐵券有光輝。你這賊不知。那個知。怎將俺做的胡姑姑也假姨姨。
72 〔王樞密雲〕你為楊六郎。只管罵我。楊景私下三關。焦贊擅殺謝金吾一十七口。合該誅殺。你怎敢劫了法場。我結紐了你見聖人去來。〔正旦雲〕兀那兩街百姓都聽者。他在這法場上。罵了我也罷。只到朝中。剝了他朝靴。看他腳底板上。刺著兩行朱砂字道。賀驢兒寧反南朝。不背北番。這難道是我妝誣他的。〔唱〕
73 收尾則他這賀驢兒小名怎許長瞞眛。現放著腳板上兩行兒朱砂字跡。到來日我一星星奏與君王。不到得輕輕的索放了你。〔下〕
74 〔王樞密雲〕嗨。我欲殺壞了楊六郎焦贊兩人。剪草除根。誰想被國姑劫了法場。放了這兩個。似此怎了。只除先去奏過聖人。少不的連這國姑也斷送我老王手裡。〔詩云〕可奈潑婆娘。公然劫法場。我今須面聖。先下手為強。〔下〕
75 〔音釋〕
76 𠳹音床 塞音賽 角音皎 的音底 刻康美切 只張恥切 得當美切 諕音夏 剜碗去聲 嶮與險同 噴平聲 力音利 國音鬼 稷將洗切 敵丁離切 博巴毛切 席星西切 識傷以切 剔音體 拾繩知切 疾精妻切 直征移切 潢音黃 禪音善 侄征移切 姊音子 跡將洗切
77 第四折
78 〔殿頭官領校尉上云〕下官殿頭官是也。今因楊景焦贊。私下三關。擅殺謝金吾。聖人命王樞密監斬二人。可怎生不見回話。令人。朝門外覷者。若來時報俺知道。〔王樞密上云〕自家王樞密。奉聖人的命。親為監斬官。建起法場。殺那楊景焦贊兩個。不想長國姑劫了法場。我今不敢隱諱。去見聖人。奏知此事。早已來到朝門內了也。〔做見科云〕大人可憐見。長國姑欺負殺我也。他又劫了法場。毀了聖旨。大人須與我轉奏者。〔殿頭官云〕既然這等。下官即當替你轉達天聽。不須煩惱。〔正旦同楊景焦贊上云〕這廝每好無禮也呵。〔唱〕
79 雙調新水令我須是真宗皇帝老姑姑。這賊呵誰根前你來我去。將皇親廝毀謗。將大將廝虧圖。我和你直叩青蒲。揀著那愛處做。
80 〔正旦同楊景焦贊見科〕〔殿頭官云〕長國姑。你怎麼毆打王樞密。於禮不合麼。〔正旦雲〕大人聽我說一徧波。〔殿頭官云〕你是說我聽咱。〔正旦唱〕
81 甜水令只見那孩兒每鬧鬧嚷嚷。聒聒焦焦。簇捧著法場前去。〔殿頭官云〕這法場上。你也不該去麼。〔正旦雲〕我是他親丈母。怎不要去送碗長休飯。遞杯兒永別酒那。〔唱〕我須是割不斷的緊親屬。因此上熬一片痛苦心腸。忍一點淒惶眼淚。陪一句哀求言語。做殺卑伏。
82 〔殿頭官云〕長國姑。你為女壻的情分。這般伏低做小。那王樞密卻怎麼。〔正旦唱〕
83 折桂令那一個王樞密氣昂昂腆著胸脯。納胯妝么。使盡些官府。他道我兩家同坐。一人造反。九族全除。〔帶雲〕大人那王樞密罵我來。〔殿頭官云〕你是長國姑。他怎生的罵來。〔正旦雲〕他罵俺先皇曾游關西五路。挺著脖子。拽傘車兒哩。〔唱〕他不合毀罵俺先皇上祖。也曾的把馬推車。那廝不識親疏。不辨賢愚。一刬的殘害忠良。抵多少指斥鑾輿。
84 〔殿頭官云〕楊景擅離信地。私下三關。焦贊殺死謝金吾家一十七口。都是他自犯出來罪過。須不是王樞密屈陷他的。〔正旦唱〕
85 喬牌兒便不合離邊關到帝都。便不合將謝家十七口一時屠。則俺個官家怎不看功勞簿。縱有那彌天罪也准贖。
86 〔殿頭官云〕長國姑。你說將功折罪也是。只可惜來遲了。被王樞密先奏過聖人。說你劫了法場。毀了詔書。毆辱大臣。龍顏大怒著哩。〔正旦唱〕
87 水仙子哎。他道俺劫法場擅放了御囚徒。又道俺恃皇親毀詔書。又道俺毆大臣激的天顏怒。〔殿頭官云〕長國姑。你也枉做一場。那楊景焦贊。到底饒不得這死罪哩。〔正旦唱〕要鳴寃何處所。可不的屈殺無辜。既然是饒不的那孩兒命。我也更何顏號國姑。拚納下這雪白頭顱。
88 〔做撞頭科〕〔殿頭官云〕住住住。待我與你再奏官里。不要這等做性命著。〔孟良拏番卒上云〕自家孟良。早來到朝門之外。令人。報複去。道孟良到來。有緊急軍情事。〔校尉報科云〕喏。報的大人得知。有孟良在於門外。〔殿頭官云〕著他過來。〔校尉云〕著過去。〔孟良做見科云〕報的大人得知。孟良拏得一個番軍。他說是韓延壽的細作。稍書一封。送與王樞密的。我拏將來。要面見聖人。當朝勘問。煩大人即便轉達。〔殿頭官云〕拏過那廝來。〔番子見跪科云〕我是韓延壽差的。單要見王樞密來。〔殿頭官云〕這等。顯見的王樞密果有反叛之心。令人拏下王樞密者。〔校尉拏王樞密驗科報云〕左腳板上。委實有賀驢兒三字。〔正旦雲〕大人你才不說來。〔殿頭官云〕我說甚麼來。〔正旦唱〕
89 側磚兒你道我平白地把得人把得人來加凌辱。這公事眼看虛實定何如。撇起個瓦兒在半空裡怎住。須不是我皇姑的廝贓誣。
90 竹枝歌你道他久在天朝不負初。你道我妄指他做番臣無証處。可怎生搜出那紙文書。反叛的是王樞密。細作是謝金吾。這兩個無徒。今日里合天誅。
91 〔殿頭官云〕奉聖人的命。長國姑以下。都向闕跪者。聽我下斷。〔詞云〕此樁事久屈無伸。到今日才得明分。謝金吾假傳聖語。背地裡嫉妬元勛。清風樓三朝敕建。拆毀做一片灰塵。更無端行兇逞勢。跌損了畬太夫人。倚恃著東廳樞密。他本是叛國奸臣。通反書一時敗露。枉十年金紫榮身。上木驢凌遲碎剮。顯見的王法無親。楊六郎合門忠孝。焦光贊俠氣超群。皆是我天朝名將。加服色並賜麒麟。長國姑除邪去害。保忠良重鎮關津。也論功增封食邑。共皇家歲古長春。〔眾謝恩科〕〔正旦唱〕
92 清江引謝得當今聖明主。不受奸臣誤。把清風樓重建一層來。著楊六郎元鎮三關去。直把宋江山扶持到萬萬古。
93 〔音釋〕
94 屬繩朱切 伏房夫切 腆他典切 刬音產 贖繩朱切 毆謳上聲 辜音姑 辱如去聲 剮音寡 俠音協
95 題目 楊六使私下瓦橋關 
96 正名 謝金吾詐拆清風府
97 謝金吾詐拆清風府雜劇終
98 《元曲選》 楊氏女殺狗勸夫雜劇 (明)臧晉叔 編
99 楊氏女殺狗勸夫雜劇  (元)無名氏 撰
100 ●楊氏女殺狗勸夫雜劇目錄
101 楔子
102 〔音釋〕
103 第一折
104 〔音釋〕
105 第二折
106 〔音釋〕
107 第三折
108 〔音釋〕
109 第四折
110 〔音釋〕
111 題目 孫蟲兒挺身認罪 正名 楊氏女殺狗勸夫
112 楔子
113 〔衝末扮孫大同旦楊氏梅香保兒上云〕小生姓孫名榮。字孝先。祖居南京人氏。在土街背後居住。渾家楊氏。還有一個小兄弟。叫做孫蟲兒。雖然是我的親手足。爭奈我眼裏偏生見不得他。今日是小生的生辰之日。大嫂。你與我臥羊宰豬。做下筵席。別的親眷可都阻了。則有我那兩個至交柳隆卿胡子轉。去請他來陪我吃一杯兒壽酒。大嫂。你門首覷者。他兩個這早晚敢待來也。〔旦雲〕員外也。你把共乳同胞親兄弟孫二不禮。卻信著這兩個光棍。搬壞了俺一家兒也。〔二淨扮柳隆卿胡子轉上〕〔柳詩云〕不做營生則調嘴。拐騙東西若流水。除了孫大這糟頭。再沒第二個人家肯做美。小子柳隆卿。這個兄弟叫做胡子轉。今日是孫員外的生日。俺兩個無錢。去問槽房裏賒得半瓶酒兒。又不滿。俺著上些水。到那裏則推拜。將酒瓶踢倒了。若員外教俺買酒去。俺就去賒了來。算下的酒錢。少不的是員外還他。俺兩個落得吃他的酒。使他的錢。〔胡云〕哥說的是。我只依你便了。〔柳見旦科云〕嫂嫂。哥哥有麼。俺兄弟兩個將一瓶兒酒來。與哥哥上壽哩。〔旦雲〕下次小的每。接了兩個小叔羊者。〔孫大雲〕大嫂。兄弟每無錢。那裡得這羊酒來。請他裏面坐。〔柳胡見科云〕恭喜哥哥華誕。俺兩個無什麼禮物將敬。只一瓶兒淡酒。與哥哥一滴。添壽一歲。哥哥休怪。〔孫大雲〕兄弟。滴水難消。休道是兄弟將酒來。你則這般空來。也是你兄弟的情分。將酒來。我與兄弟開懷暢飲一場。〔做拜踢倒酒瓶科柳云〕呀。剛只得這一瓶兒酒。又踢翻了。如何是好。〔胡云〕待兄弟再去買來〔孫大雲〕不要去買。我家裡有的是好酒。大嫂。將酒來。〔柳云〕既然哥哥有酒。我們借花獻佛。與哥哥上壽咱。〔送酒科〕〔旦雲〕這兩個來了。怎的不見小叔叔來。〔正末扮孫二上云〕小生孫華。小字蟲兒的便是。自小父母早亡。我向住在哥哥嫂嫂家裡。俺嫂嫂大賢會。則有俺哥哥孫大。信著兩個逆子的言語。趕我在城南破瓦窯中居止。俺哥哥見俺。不是打便是罵。今日是俺哥哥生日。俺蟲兒無什麼對象將去與哥哥祝壽。只去拜哥哥嫂嫂兩拜。也不失人間的道理。可早來到門首也。〔見旦科云〕嫂嫂。〔旦雲〕小叔叔你來了也。兩個光棍來了一日。怎不見你來。〔正末入見科〕〔柳胡云〕孫二來了也。接了羊者。〔孫大雲〕孫二。你與我做生日。你將的羊酒來。〔正末云〕你知兄弟貧寒度日。那裡得這羊酒來。只是拜哥哥嫂嫂兩拜。也見兄弟的意思。〔孫大雲〕我少你那兩拜哩。你拜了我。我就飽了。我就醉了。我也領你的盛情。你那裡是與我做生日。明明是趕嘴來。〔打正末科〕〔正末云〕兄弟不曾敢說甚麼。你打我怎的。〔孫大雲〕我不打你別的。我打你個游手好閒。不務生理的弟子孩兒。〔正末云〕哥哥。你打您兄弟。可也上有天哩。〔唱〕
114 仙呂賞花時知他是誰好游閒誰不良。誰起風波誰要強。瞞不過鄰里眾街坊。〔孫大雲〕你是我的兄弟。你敢妝么放黨。不伏我打哩。〔正末唱〕俺哥哥道我妝么放黨。平白地揣與個罪名當。
115 么篇這的是自有傍人說短長。銅鬥個家私你獨自掌。咱須是一父母又不是兩爺娘。〔云〕蟲兒打街上過來。眾人都道孫大郎與孫二似一個印合脫下來的。〔柳胡云〕這廝胡說。你和俺哥哥一個印合兒里脫下來的。怎麼你這般窮好嘴臉。〔正末唱〕怕不一般的俺模樣。哥哥比兄弟多一片家狠心腸。〔下〕
116 〔孫大雲〕你兩個兄弟少罪。〔柳胡做醉科云〕俺兩個定害哥哥。改日再謝。〔下〕〔旦雲〕員外。明日是清明節令。俺收拾下祭禮。請小叔叔一同上墳去咱。〔同孫大下〕
117 〔音釋〕
118 分去聲 思去聲
119 第一折
120 〔柳胡上詩云〕昨日慶生辰。今朝請上墳。隨他好兄弟。爭似眼前人。今日孫員外請咱兩個上墳。須索去走一遭。〔做與孫大遇見科〕〔孫大雲〕你兩個兄弟來了也。〔做擺祭禮科〕〔柳胡云〕你的祖宗就是我的祖宗。我們一齊拜。〔做同拜科〕〔孫大雲〕咱祭過了祖宗也。兩個兄弟把盞破盤。〔飲酒科〕〔旦雲〕我員外好是執迷也。將親兄弟教他另住。受著飢寒。今日上墳。也不等他一等。被這兩個光棍搬弄。連祖宗在地下也是不安的。兀的不又吃醉了也。我這裡看波。可怎生不見孫二來。〔正末上云〕小生孫蟲兒。將著這一分紙。一瓶兒酒。今日是一百五日清明節令。上墳去咱。可早來到墳前也。〔放下酒科云〕俺燒一陌紙與祖宗。願你都好處托生去咱。古人有云。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我孫蟲兒貧難。備不得什麼祭禮。只是這一瓶兒酒。兀的不窮殺孫蟲兒也。〔唱〕
121 仙呂點絳唇從亡化了雙親。便思營運。尋資本。怎得分文。落可便刮土兒收拾盡。
122 混江龍莫不是姓孫的無分。卻將這精銀響鈔與了別人。教兄弟有家難逩。無處棲身。把我趕在破瓦窯中捱凍餒。教人道披著蒲席說家門。也不是我特故的把哥哥來恨。他他他不思忖一爺娘骨肉。卻和我做日月參辰。
123 〔旦雲〕小叔叔。你上墳哩。〔正末云〕嫂嫂少罪。〔旦雲〕你哥哥上墳。在這裡等了你多時。不見你來。先自祭祀了也。你怎生來的這等遲。〔正末云〕嫂嫂。自從前日與哥哥做生日來。不知甚的意思。打了我這一頓。我因此不敢見哥哥去。又害怕打哩。〔旦雲〕小叔叔。不妨事。等著你哩。你過去吃幾鍾酒。身上寒冷哩。〔正末云〕這等我過去。〔做見科〕〔孫大雲〕這個村廝又來了。〔正末唱〕
124 油葫蘆他罵道孫二窮廝煞是村。便待要趕出門。則著我自敦自遜自傷神。現如今爹爹你你都亡盡。但願得哥哥嫂嫂休嗔忿。為甚麼單罵著我。你敢是錯怨了人。〔孫大雲〕我和你有什麼情分。你來見我。〔正末唱〕既是哥哥與兄弟無情分。卻怎生等我上新墳。
125 〔孫大雲〕我正等你來打哩。〔正末唱〕
126 天下樂哎。俺親的元來則是親。〔云〕嫂嫂。我不過去也。則怕哥哥打我。〔唱〕我為甚麼抽也波身卻倒褪。其實當不過那百般的心性狠。誰想他赤的金。白的銀。但得俺哥哥歡喜呵便是十萬分。
127 〔孫大雲〕你來這裡做甚麼。〔正末云〕你兄弟上墳來。〔孫大雲〕俺家墳裡有你這等人。我和你甚麼親你來上墳。〔正末唱〕
128 那吒令哥哥道是不親。我須是姓孫。哥哥道是不親。孫蟲兒上墳。哥哥道是不親。這兩個是甚人。〔孫大雲〕這兩個是我死生交的兄弟也比你。〔正末唱〕哥哥你自忖量。你自評論。您直恁般愛富嫌貧。
129 〔孫大雲〕你這一萬年不得長進的人。〔柳胡云〕哥哥。這等人不長進。則待饞處著嘴。懶處著身。不捻了他去。待做甚麼。〔孫大雲〕小的每。捻這廝出去。兄弟每把盞則管吃酒。不要採他。〔正末云〕你看他兩個賊子幫著俺哥哥吃酒。好不快活也。〔唱〕
130 鵲踏枝他兩個把盞兒吞。直吃的醉醺醺。〔孫大雲〕兄弟。好酒也。〔柳胡云〕好酒。您兄弟都吃醉了也。〔正末唱〕吃的來東倒西歪。盡盤將軍。〔柳胡做使酒科云〕孫二。我盡盤將軍。是吃你的。沒廉恥窮叫化弟子孩兒。今日俺家員外上墳。特特請我兩個來。這所在只有我坐處。可有你站處。要你管我。〔正末云〕這裡正是你家的。〔唱〕今日個到墳堂中來廝認。是你什麼娘祖代宗親。
131 〔柳胡云〕這潑賴無禮。你那裡是罵俺。哥哥。你看孫二見俺這裡吃酒。他罵你吃你娘祖代宗親哩。〔孫大雲〕誰罵我來。〔柳胡云〕是孫二罵你來。〔孫大怒科云〕孫二。你好也。俺祖代宗親。是你什麼哩。〔做打正末科〕〔正末云〕你休信他每說話。兄弟怎敢罵哥哥來。〔唱〕
132 寄生草哥哥。我又不是庶出逃生子。須是你同胞共乳親。俺哥哥出門來賓客相隨趁。俺哥哥還家來侍女忙扶進。你兄弟破窯中忍冷躭愁悶。俺哥哥富家山野有人瞅。你兄弟貧居鬧市無人問。
133 〔孫大雲〕我酒醉了也。有我兩個兄弟扶的我家去。你這窮廝還敢無禮。你墳上來。拷折你兩欠骨。到我家裡來。我打你二百棍。〔柳胡云〕如何。這所在那裡有你來。〔正末唱〕
134 金盞兒我墳前去那場恨。還家去怒生嗔只待要各支支拷二百粗荊棍。咬牙根做出那惡精神。我待墳前去要敲折我兩欠骨。還家去又要打斷我脊梁筋。天那。我正是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
135 〔云〕哥哥將兄弟不認。信著兩個賊子。打了我這一頓。我不敢到墳上添土去。我則往墳外拜一拜罷。祖宗少怪。孫蟲兒無甚。只燒的一陌兒紙。一瓶兒酒。祭奠祖宗咱。〔做拜科唱〕
136 後庭花這村醪酒剛半盆。紙錢兒值幾文。不是我將父母相拖逗。也是你歹孩兒窮孝順。〔孫大雲〕兄弟每慢慢的把盞者。將羊背子來做按酒快活吃。〔柳胡云〕快些碎羊背子。來吃。來吃。〔正末唱〕他那廂吃的醉醺醺。我這裡嘴盧都暗喑的納悶。哎。孫蟲兒來上墳。幾番家桃李春。他那廂笑呷呷倒玉樽。我這裡哭啼啼誰動問。
137 青歌兒天那。你於人有那般那般慈憫。偏生我是這般這般時運。俺哥哥白馬紅纓衫色新。俺哥哥眼內無珍。看的我做各姓他人。動不動棍棒臨身。直著我有口難分。進退無門。只落的袖稍兒偷揾住俺這悲悲切切淚紛紛。這的是誰生分。
138 柳葉兒難道我孫蟲兒與他來不親不近。見一陣旋風兒繞定荒墳。來時節旋的慢去時節旋的緊。為甚麼小的兒多貧困。大的兒有金銀。爹爹你你阿。你可怎生來做的個一視同仁。
139 〔孫大雲〕兄弟。你去看孫二墳外做什麼哩。〔柳胡云〕哥哥。俺兩個看去來。〔做看科云〕哥哥。孫二在墳外絞七個紙人兒。埋在土裏。咒你早死了。這家私都是他的。〔孫大怒科云〕這廝無禮。〔做打科云〕我今日吃的酒淹衫袖濕。花壓帽簷低。隨你隨你。只休上我門來。〔旦雲〕員外醉了也。〔柳胡扶科旦隨下〕〔正末云〕俺哥哥去了也。我到墳上辭別了俺爺娘還歸我那破瓦窯中去。哥哥。你這著兩個幫閒的賊。打我這幾頓。哥哥。由你打我。我則是好心腸待你。〔唱〕
140 賺煞你便罵我一千場。便拷我三十頓。我則索狼吃襆頭心兒自忍。若不是死了俺娘親和父親。這家私和你疋半停分。豹子的孟嘗君。暢好是食客填門。可怎生把親兄弟如同陌路人。哥哥。你有金有銀。閃的我無投倈無逩。則向這破窯中和月待黃昏。〔下〕
141 〔音釋〕
142 拾繩知切 別邦耶切 褪吞去聲 長音掌 瞅音揪 惡音襖 喑音音 旋去聲 阿何哥切 倈梨靴切
143 第二折
144 〔孫大同柳胡上云〕昨日上墳處多吃了幾鍾酒。不自在。兩個兄弟。咱今日往謝家樓上。再置酒席與我酘一酘去來。〔做上樓科〕〔柳胡云〕哥哥。咱三人結義做兄弟。似劉關張一般。只願同日死。不願同日生。兄弟有難哥哥救。哥哥有難兄弟救。做一個死生文書。〔孫大雲〕兩個兄弟說的是。〔做飲醉下樓柳胡扶孫大睡倒科〕〔柳胡云〕這是街上。不是你的床鋪。怎麼就睡倒了。哥哥。你聽得禁鐘響哩。你還家去來。〔孫大做不醒科〕〔柳胡云〕這等好睡。再叫也叫不醒。可又遇著個不知趣的天。下起大雪來。我每身上寒冷。陪他到幾時回去。如今起更一會了。巡軍這早晚敢出來也。他是個富漢。便拏住他。只使得些錢罷了。怕甚的。咱兩個是個窮漢。若拿住呵。可不干打死了。不如撇下他還家去來。〔做摸科云〕呀。哥哥靴䩓里有五錠鈔哩。常言道見物不取。失之千里。這明明是天賜我兩個橫財。不取了他的。倒把別人取了去。〔做取科云〕便凍殺了你。也不干我事。〔下〕〔正末上云〕好大雪也。孫蟲兒往街上題筆。覓幾文錢去來。如今天色已晚。我還窯中去咱。〔唱〕
145 正宮端正好黑黯黯凍雲垂。疏剌剌寒風起。徧長空六出花飛。不停閒雪兒緊風兒急。這場冷著我無存濟。
146 滾繡球有那等富漢每。他道是壓瘴氣。下的是國家祥瑞。怎知俺窮漢每少食無衣。我則見滿天裏飛磨旗。半空裡下炮石。俺須是死無個葬身之地。只落的抱雙肩緊把頭低。我如今冒他大雪窯中去。抵多少袖得春風馬上歸。凍的我腳步兒難移。
147 〔云〕嗨。那富漢每下著雪他倒歡喜。卻不知俺窮漢每好苦楚也。〔唱〕
148 倘秀才有等人道宜掃雪烹茶在讀書舍裏。又道是宜羊羔爛醉在銷金帳底。不知他陶學士風流可也勝如黨太尉。誰說起。寒江上一蓑歸。那漁翁的凍餒。
149 〔云〕好大雪也。我想古來貧儒。也多有受苦的。〔唱〕
150 滾繡球似這雪呵教買臣懶負薪。似這雪呵教韓信怎乞食。似這雪呵鄭孔目怎生迭配。晉孫康難點檢書集。似這雪呵韓退之藍關外馬不前。孟浩然霸陵橋驢怎騎。似這雪呵教凍蘇秦走投無計。王子猷也索訪戴空回。似這雪呵漢袁安高眠竟日柴門閉。呂蒙正撥盡寒壚一夜灰。教窮漢每不死何為。
151 〔云〕這雪下的越緊了也。我待往大街上去呵。風大雪緊。身上無衣難行。我打這背巷裏去。也略避些風雪。〔做絆倒科云〕這街上倘著的是什麼對象。又不是個包袱。元來是一個醉漢。兀那君子。你也少飲些。怕做什麼。我欲待要去。這廝又一把拏住我右腿。怎麼好。待我低頭試看咱。〔驚科云〕呀。卻元來是我哥哥酒醉了。你臥倒在這裏。眼見的和這兩個賊弟子的孩兒一處吃酒來。他兩個去了。將你撇在這裏。好朋友也。〔詩云〕君子結交不為財。小人結交專為嘴。如今撇你雪堆中。還只信他無後悔。〔唱〕
152 呆骨朵見哥哥迎著風冒著雪倒在當街睡。我只怕鐘聲盡被那巡夜的凌逼。雖然是背巷裡悄促促沒個行人。只怕雪地裡冷冰冰凍壞了你。為甚麼這頭巾上泥來污。〔云〕哥哥。你上墳處也曾說來。〔唱〕卻不道花壓帽簷低。滿身上雪漸消。〔云〕哥哥。你可又說來。〔唱〕這的是酒淹衫袖濕。
153 〔云〕這兩個好無禮也。你那一身穿的吃的。都是俺孫員外的。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你丟了他。結下得這兩個好兄弟也。〔唱〕
154 倘秀才自古道膠漆的雷陳也不似你這般合意。雞黍的範張也不似你這般為嘴。你兩個若沒俺哥哥怕不餓殺你這頹。你兩個。撮捧著吃的醉如泥。卻撇他在這裏。
155 〔云〕你這兩個賊子。每日幫著俺哥哥吃酒做好漢哩。〔唱〕
156 滾繡球你妝了么落了錢。你吃了酒噇了食。〔帶雲〕好也呵。〔唱〕哥哥也是他養軍千日。俺孫員外不枉了結義這等精賊。你便十分的覷當他。他可有一分兒知重你。這的是使錢的伶俐。哥哥也在上墳處數遍家曾題。兀的般滿身風雪𨈊跧臥。可不道一部笙歌出入隨。抵多少水盡也鵝飛。
157 〔云〕我待扶起俺哥哥來。他又是打我。若不扶起來。凍死俺哥哥怎好。罷。我也怕不的打。我則背俺哥哥家去。〔做背科云〕可早來到也。〔叫門旦同梅香上〕〔開見科云〕小叔叔。你與哥哥商和了也。這誰勸你來。〔旦扶孫大睡科云〕你怎生背將你哥哥來。〔正末云〕嫂嫂。我還窯中去。在這土街背後經過。絆了我一交。我道是什麼。卻是哥哥倒在大雪裡睡著。兩個賊子撇下去了。孫二想著共乳同胞的兄弟情分。恐怕街上凍死了。我只得背將家來。嫂嫂。哥哥睡著了也。嫂嫂安置。我回去也。〔旦雲〕生受你。身上寒冷。吃些酒飯還家去。〔正末云〕嫂嫂。則怕哥哥覺來又打我。〔旦雲〕你放心。你哥哥直睡到紅日三竿還未起哩。〔正末云〕嫂嫂。假如哥哥覺來。怎生好那。〔旦雲〕他覺來我自支持他。包你沒事。〔正末云〕哥哥性子不好。要打著你如何。〔旦雲〕我也不是個善的。怕他怎麼。保兒。快將面來與小叔叔吃。〔正末做吃面科〕〔唱〕
158 貨郎兒他道俺哥哥十分家沉醉。且吃些兒熱湯熱水。俺哥哥直睡到紅日三竿未起。可怎生近新來偏恁覺來疾。〔孫大做醒科云〕好睡也。〔正末唱〕他酩子里紐回胭頸。沒揣的轉過身體。
159 〔云〕嫂嫂。俺哥哥覺來了也。〔旦雲〕小叔叔由他。不要害怕。〔正末唱〕
160 脫布衫我坐則坐戰兢兢的。〔孫大做起科云〕是甚麼人吃我面哩。〔正末唱〕他醉則醉氣丕丕的我這裏低著頭沉吟了半晌。他那裡不轉睛矁了我一會。
161 太平令吃的是親嫂嫂的酒食更過如呂太后的筵席。〔云〕嫂嫂。哥哥覺來了也。你說一句兒。〔旦雲〕我且不說。看他怎的。〔正末唱〕嫂嫂。俺哥哥覺來你支持。我也不是個善的。諕的我一個臉描不的畫不的。一雙筯拿不的放不的。一口面吐不的咽不的。我便有萬口舌頭教我說個甚的。
162 〔孫大雲〕兀那吃面的是誰〔旦雲〕是孫二叔叔。你大雪裏凍倒在街上。那兩個賊子撇下你去了。不是叔叔背將來。那裡有你這性命哩。〔孫大雲〕我記得靴䩓里剩下五錠鈔來。我看咱。呀。怎麼不見了。孫二。你那裡是背我。明明要乘醉偷我這鈔來。〔正末云〕哥哥大雪裡睡著。孫二恐怕凍壞了你。背將家來。我不知哥哥有鈔。怎麼偷得。〔旦雲〕多敢是那兩個賊子拿去了。〔孫大雲〕大嫂。你胡說。我這兩個兄弟都是有仁有義的。他怎生拿的去。斷然是這孫二窮廝也。〔正末唱〕
163 伴讀書白茫茫雪迷了人蹤跡。昏慘慘雪閉了天和地。寒森森凍的我還窯內。滴溜溜絆我個合撲地。黑嘍嘍是誰人帶酒醺醺醉。我我我定睛的覷個真實
164 笑和尚諕的我悠悠的魂魄飛。不尋思當街上正是哥哥睡。直背的到家來不得口好氣息。倒吃頓潑拳捶。哥哥也你瞞天地。昧神祇。〔做拜天科云〕今日打兄弟。明日罵兄弟。〔唱〕這的也是孫蟲兒罪。
165 〔孫大雲〕這窮廝你要拜死我哩。〔打科云〕小的每將孫二拏到簷下大雪裡跪著。〔梅香做批末跪科〕〔正末云〕哥哥。你好下的凍殺你兄弟也。
166 叨叨令則被這吸里忽剌的朔風兒那裡好篤簌簌避。又被這失留屑歷的雪片兒偏向我密蒙蒙墜。將這領希留合剌的布衫兒扯得來亂紛紛碎。將這雙乞量曲律的胳膝兒罰他去直殭殭跪。兀的不凍殺人也麼哥。兀的不凍殺人也麼哥。越惹他必丟疋搭的向罵兒這一場撲騰騰氣。
167 〔旦雲〕小叔叔。你也忒老實。員外著你跪。你就跪。難道著你死。你就死了不成。〔正末起科云〕嫂嫂。你救我這命咱。〔旦雲〕保兒。將鍾熱酒來。與小叔叔蕩寒〔正末吃酒科云〕嫂嫂。若不是你這鍾熱酒呵。險些兒凍殺我也。〔唱〕
168 耍孩兒我怎生來不稱俺哥哥意。嫂嫂也我不曾犯十惡五逆。這一個家緣兒都被你收拾。我挂口兒並不曾𠶧題。現如今他強咱弱將咱打。可不道人善人欺天不欺。也是我自買到他憔悴。天那。我本是聲寃叫屈。他聽的又道我說是談非。
169 二煞我衷腸除告天。奈天高又不知。只落的捶胸跌足空流淚。我過一冬兩三層單布權遮冷。捱一日十二個時辰常忍飢。哥哥行並不敢半句兒求於濟。他見我早揎拳攞袖。努目撐眉。
170 三煞你欺負呵則欺負咱。你於濟呵曾於濟誰。你懷揣著鴉青料鈔尋相識。並沒半升粗米施饘粥。單有一注閒錢補笊籬。我黑說到明明說到黑。也說不盡我那苦楚。也訴不盡我這傷悲。
171 四煞你不是我呵你明日怎覷人。你不是我呵你今朝做醉鬼。被閒人剝了你新衣袂。洞房中把嫂嫂閒愁殺。巡鋪裡把哥哥高吊起。凍的你剛存這一口兒氣。怎不尋那兩個無徒說話。只管把你兄弟禁持。
172 五煞你迸著臉噷喝的我。我好心兒搭救著你。背將來暖處和衣睡。我指望行些孝順圖些賞。他刬的不見了東西倒要我陪。早看我身兒上穿著甚的。將一條舊褡■〈衣專〉扯做了旗角。將一領破布衫攞做了鋪遲。
173 六煞你向身上剝了我衣。就口裡奪了我食。惡哏哏全不顧親兄弟。我便噇了你這一鍾酒當下沾些醉。我便吃了你那半碗面早登時掙的肥。〔旦雲〕小叔叔。你休怪。你哥哥不曉事。看我些面皮罷。〔正末唱〕我也則是嫂嫂行閒聒七。我不是買來的奴婢。又不是結下的相知。
174 〔云〕嫂嫂少罪。我孫蟲兒回家去也。〔唱〕
175 煞尾你無過是胸腰上撞我幾頭。脖項上打我幾捶。忍下的就將我凍剝剝跪在簷前地。嫂嫂也這須是我壓背他來家可也落得的。〔下〕
176 〔柳胡上云〕咱昨日將孫員外撇在街上。偷了他五錠鈔。如今到他家裡看他去。他若有些說話。咱每自會隨機答應。這是他家門首。〔做叫門旦開科〕〔柳胡云〕嫂嫂。哥哥在家麼。〔旦雲〕昨日你三人吃的酒醉了。你將哥哥丟在雪裏。不是孫二背將回來。可不凍死了也。〔柳胡云〕嫂嫂。難道我兩個丟下哥哥。是這等人。狗也不值。昨日哥哥醉了。是我兩個背到門前。恰好遇見孫二。嫂嫂。這不敢欺。我兩個也是醉人。背了這許多路。背的一些力氣都沒了。其實交與孫二。著他好好的接將回來。嫂嫂。你只向那孫二。他在背後說你哩。〔孫大雲〕我道兄弟每不是這等人。咱今日往李家樓上吃酒去來。〔柳胡云〕嫂嫂。你看今日哥哥醉了。可是我兩個背回來。〔同下〕〔旦雲〕俺員外只信那兩個光棍。將他兄弟朝打暮罵。百般的勸不省。我如今不免出一智量。勸員外咱。〔詩云〕只為同氣連枝不可傷。做出區區巧智量。從古妻賢夫省事。免使傍人說短長。〔下〕
177 〔音釋〕
178 酘音竇 難去聲 䩓音要 橫去聲 黯衣減切 剌音辣 急巾以切 石繩知切 食繩知切 集精妻切 逼兵迷切 污烏去聲 濕傷以切 噇音床 日人智切 賊則平聲 當去聲 𨈊音彎 跧之灣切 疾精妻切 的音底 矁楚九切 席星西切 跡將洗切 實繩知切 息喪擠切 祇音其 稱去聲 逆銀計切 𠶧店平聲 行音杭 揎音宣 攞羅上聲 識傷以切 饘音氈 黑亨美切 迸方孟切噷音蔭 哏狠平聲 七倉洗切
179 第三折
180 〔旦上云〕俺員外今日又吃酒去了也有王婆婆許下我一個狗兒哩。我取去來。王婆婆在家麼。〔老旦扮王婆上云〕誰叫門哩〔做開門見科云〕元來是孫大嫂。難得貴人踏賤地。到俺家裡有甚事幹。〔旦雲〕婆婆。我無事也不來。你許下這狗兒。我特來取那。〔王婆云〕大嫂有。你將的去。〔做與狗科〕〔旦詩云〕有一事關心已久。如今待借他下手。〔王婆笑科詩云〕雖然為鄰舍情多。不家貧也不賣狗。〔下〕〔旦做回家科云〕我將這個狗兒把頭尾去了。穿上人衣帽。丟在我家後門首。我將前門關了。員外必然打從後門來。等他見了。看說甚麼。我自有個主意。這早晚員外敢待來也。〔孫大同柳胡上〕〔柳胡云〕今日哥哥吃的醉了也。俺兩個送哥哥去來。〔孫大雲〕不須兄弟相送。我今日不當十分醉。我自家去。兄弟少罪。明日來早些。〔柳胡云〕哥哥。俺不送了也。〔下〕〔孫大雲〕兩個兄弟他還家去了。這早晚大嫂敢關了前門。我也徑往後門去咱。〔做絆倒科云〕是甚麼物件絆我這一交。待我看波。〔做看科云〕呀。是一個人。敢是家中使喚的保兒。這廝每少吃些酒麼。這裡睡倒。〔做推科云〕起來。可怎生不動那。〔將手抹科云〕抹我兩手。都是這廝吐下的。有些朦朧月兒。我試看咱。〔做看驚科云〕怎生是兩手鮮血。是誰殺下一個人在這裏。〔做叫門科云〕大嫂開門。〔旦開孫大做慌科〕〔旦雲〕員外你慌怎麼。〔孫大雲〕大嫂。我吃酒回來到後門前。不知是誰殺下一個人。大嫂。我是好人家的孩兒。到來日地方鄰里送我到官。我怎生吃的過這刑法。我不如尋個自縊死罷。〔旦雲〕員外。你不要慌。則咱兩口兒知道。你有那兩個兄弟。平日吃的穿的。都是你的。與你結做死生交。對天盟誓。兄弟有難哥哥救。哥哥有難兄弟救。今日你有難。正用的著他。如今悄悄的教兩個兄弟將死尸背出。丟在別處。可不好那。〔孫大雲〕大嫂。你說的是。大嫂咱兩個去來。〔做行科云〕這是柳隆卿家裡。〔做叩門科云〕兄弟在家麼。〔柳上云〕這早晚誰叫門哩。〔孫大雲〕是你哥哥孫大郎。〔柳云〕是哥哥。待我開門。〔做開門科云〕哥哥請家裡來。教拙婦烹莞豆搗蒜。與哥哥吃一鍾。〔孫大雲〕不勞你。哥哥事忙。有人欺負著我來。〔柳云〕誰欺負哥哥來。你兄弟舍一腔兒熱血。和他兩個上一交。〔孫大雲〕人便有個人。你哥哥特來投央你。只要你休違阻我。〔柳云〕哥哥。你但道的。你兄弟便依。〔孫大雲〕兄弟。咱今日吃罷酒。你兩個還家去了你哥哥打後門裡去。不知是誰殺下一個人。你哥哥特來央你。背一背遠處去。等我埋了他罷。〔柳背雲〕別的事也小可。你殺了人教我去背。我替你死。〔回雲〕哥哥。你放心。小可事。兄弟見哥哥來慌了。不曾穿的裏衣。哥哥。你門前略等一等。你兄弟穿了便去。〔孫大雲〕你便出來。〔柳云〕便出來。〔做入科云〕我將門來關了。哥哥。你聽兄弟有四句詩念與你聽。〔詩云〕你倒生的乖。其如我不呆。你將人殺死。怎教兄弟埋。〔下〕〔孫大雲〕柳隆卿不肯去了。我再叫胡子轉兄弟咱。〔做叫門科〕〔胡上云〕誰叫門哩。〔孫大雲〕是你哥哥孫大郎。〔胡云〕哥哥。您兄弟有四句詩。還是先念了開門。是開了門念詩你聽。〔孫大雲〕你哥哥事忙。沒工夫聽詩。你開門罷。〔胡云〕既是這等。待我一頭開門。一頭念詩你聽咱。〔詩云〕何事急來奔。更深親扣門。別件都依得。剛除背死人。〔做開門科云〕哥哥。請進來坐。哥哥。你曉得我窮。夜又深了。莫說酒。茶也是難的。〔孫大雲〕兄弟。我那要吃你的。我央你一件事來。只休似你哥哥柳隆卿。〔胡云〕哥哥。我又不是他一父母生的。各人自要做人。你有什麼事。要用著兄弟。水裡水裡去。火里火裡去。〔孫大雲〕兄弟不知。你哥哥後角門頭。是誰殺下一個人。你哥哥央你背到別處去。將他埋了者。〔胡云〕休道是哥哥殺死一個。便殺了十個。怕沒銀子使。要我替你償命。哥哥。我問你。那柳隆卿怎麼說來。〔孫大雲〕便是他不肯。因此來尋你。〔胡云〕哥哥放心。我不是柳隆卿。那廝無行止。失口信。今日哥哥有難。兄弟不救。不為兄弟了也。〔孫大雲〕兄弟。你說的是。只要快些兒者。〔胡云〕哥哥不妨。休道這一個。便十個你兄弟也背出去了。我家有個沒連布袋。我取去將死人裝在裡頭。有人問我胡子轉你那裡去。我說道與孫員外送草去。可不好那。〔孫大雲〕好。早些兒取布袋出來。〔胡做入關門科云〕你殺了人。教我背去。〔詩云〕孫大做事全沒禮。後門殺下枉死鬼。你今怕死不償命。死活來朝不由你。〔下〕〔孫大雲〕兩個兄弟都不肯去。罷罷罷。我只是縊死了也。〔旦雲〕員外你不要慌。這兩個賊子他不肯背去。我想來有你親兄弟孫二。央他背出去。怕怎的。〔孫大雲〕大嫂。我與兄弟似參辰日月。將他不是打。便是罵。不曾得了我一口兒好氣。今日我有難。卻央他。莫說他一定不肯。便肯時。我也沒這臉見兄弟去。〔旦雲〕員外你放心。咱兩口兒去來。〔下〕〔正末上云〕昨日蟲兒好意背的哥哥到家。俺哥哥打了兄弟一頓。哥哥。你全不想咱是共乳同胞的弟兄。哎。〔詩云〕不想共乳同胞一體分。煨乾就濕母艱辛。好衣好食別人用。全沒相憐半點親。〔唱〕
181 南呂一枝花稀剌剌草戶扃。破殺殺磚窯靜。俺這裏春光元不到。人跡罕曾經。萬籟無聲。是甚麼向息颯驚咱醒。透著些影依微何處燈。〔做聽科〕卻原來是伴獨坐皓月澄澄。攪孤眠西風泠泠。
182 梁州第七我如今窮範丹無錢怎了。便教他賽陳摶也有夢難成。積漸的害得咱憂成病。一遞裡暗昏昏眼前花發。一遞里古魯魯肚裏雷鳴。這孫蟲兒一身忍餓。教孫大郎萬代留名。我和你本一個父養娘生。又不是蜾蠃螟蛉。怎麼無半年欺負了我五場十場。我每日家嗟嘆了千聲萬聲。那一夜不哭到二更三更。〔孫大同旦上云〕大嫂。你去叫門我有甚臉兒見兄弟那。〔旦雲〕你不叫。我叫門咱。〔叫科云〕孫二開門來。〔正末唱〕是誰人叫門那聲。〔旦雲〕快些。〔正末唱〕這聲音不似個男兒應。〔旦雲〕孫二你開門咱。是你嫂嫂叫門哩。〔正末唱〕元來我嫂嫂門前等。他是個婦人家無燭從來不夜行。我出門去審問個分明。
183 〔云〕嫂嫂。更深半夜。你一個婦人家。這早晚天道。也不是你來的時候。〔旦雲〕不訪。我是你親嫂嫂。怕做甚麼。〔正末云〕我孫蟲兒呵。〔唱〕
184 隔尾我常時有命如無
URN: ctp:ws74296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