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 -> 第七十四回

《第七十四回》[View] [Edit] [History]

1 逢敵手王國楨退贓
2 報小仇張文達擺擂
3 話說龍在田聽了不住的擺手道。「不是,不是!若是本公館裏的人偷了,如何用得著捉拿?那強盜是你認識的人,並且你心裏極欽仰的人,你能猜得出麼?」盛大想了一想,低聲問道:「難道就是張教師嗎?」龍在田哈哈大笑道:「你越猜越離經了,論人品他不至如此,論本領也不能如此。我和幾個朋友,費了七夜的工夫,才查出那強盜姓王名國楨,原來就住在李九少爺公館裏。」盛大聽到這裏,不由得「哎呀」一聲說道:「是他嗎?李九不是要求拜他為師,他還推辭不肯的嗎?我就在出事的那天白天裏,曾見了王國楨一面,聽他說了很多的話。我覺得他不但是一個上等人,並且佩服他是一個有道法、有神通的人,何以竟會做強盜呢?你是用什麼方法查出來的,靠得住麼?」
4 龍在田笑道:「這是好玩的事嗎?靠不住我怎敢亂說。在一個禮拜以前,有一日我獨自去看李九爺,那門房阻攔我,說九爺有事不能見客,我當時並沒要緊的事,原可不與李九爺會面的,但因那時曾聽得有人說,李公館裏來了一個劍俠,收李九爺做徒弟,正在傳授劍術,我聽了不相信,所以到李公館去,見門房這麼說,我便向門房及李家當差的打聽,好在他家的人,對我的感情都還好,將那劍俠王國楨的來歷舉動,一一說給我聽,並說就在這日還顯了一種很大的本領,能將幾張三寸來長的紙條粘貼在門縫上,門即和生鐵鑄的一樣,任憑有多大的氣力,不能推動半分。我問他們是否親眼看見,他們都說確是親眼看見的。我這日雖沒見著李九爺和王國楨,只是心裡總不免懷疑這王國楨的行徑,心想他若真是一個劍俠,為什麼要那麼藏頭露尾的,被捕到巡捕房裡去,住在客棧里,無端現出些可疑的舉動來,是何用意呢?這時我已疑心他不是一個正路人物。自從府上的念珠珠花被盜之後,我一面派人四處密訪,一面親訪彭庶白,邀庶白到一新商號去會柳惕安,問柳惕安認不認識王國楨?柳惕安說不認識。我把王國楨在客棧裡的情形說出來,柳惕安道:」這人恐怕是一個在江湖上行術賣道的,不然便是一個黑道上的朋友。『我隨將府上被盜的事說給他聽,他笑道:「盛大少與李九爺是一樣的大少爺脾氣,我若是王國楨一樣的人,早已搬到他盛公館裏住去了。因為我不與王國楨一樣,盛大少爺便懶得和我來往了。』」
5 盛大聽了笑道:「我何嘗是懶得和他來往,他懶得與我來往也罷了!」龍在田道:「我便說:」倘若有你住在盛公館裏,他老太太的念珠,大少奶奶的珠花,也不至被人盜去了。如今我很疑心王國楨不是個好東西,打算破幾晝夜的工夫,暗地偵查他的行動。不過明知道他的能為比我高強得多,我一個決對付不了,求你衝著盛大爺的面子,出頭把這案子辦穿。『柳惕安真不愧是個義俠漢子,當即慨然答應道:「他這種舉動,敗壞劍俠的聲名,我不知道便罷了,知道是萬不能放他過去的,但是我們得十分小心,不可打草驚蛇,給他知道了。』庶白道:」你兩人在暗中偵察池的舉動,我還可以助一臂之力,求李九介紹去拜他為師,每日去與他盤桓,也或者能看出些破綻來。『我說:「你願意去做個內應,是再好沒有的了。』當下商議好了,即各自著手偵察。
6 最初三日,我和柳惕安都不曾查出什麼來,只庶白對我們說,他第一日去會李九,名片拿進去又退出來,一連三次,李九被纏不過才見了。庶白見面便正色說道:「我一向把你老九當一個血性朋友,和親哥子一般恭敬,誰知你竟是一個專講自私自利的人。『李九聽了詫異道:」我何嘗乾過自私自利的事,你不要這麼胡亂責備人。』庶白道:「你還不承認是自私自利嗎?你拜了一個劍俠做老師,為什麼關了門不見客?你與我交朋友這麼多年,豈不知道我的性格?我是多年就希望遇見劍俠,而始終遇不著的,這話也常對你淡過。你既有這種遇合,就應該使人通知我才對,何以我來了,你還擋駕不見呢?你這不是自私自利是什麼?『李九笑道:」你為這事責備我自私自利,真是冤枉透了。我至今尚不曾拜師,你只知道劍俠不容易遇著,哪裡知道就遇著了,要他肯承認你是他的徒弟,比登天還難呢!』庶白道:「這道理我也知道,我早已聽人說過,他們收徒弟選擇甚苛,完全看各人的緣法怎樣。也許我的緣法比你更好,他不肯承認你,難道也跟著不肯承認我嗎?總而言之,他若一般的不肯承認,果然與你無損,便是肯收我做徒弟,也只與你有益。你何妨引我去見他,並幫著我說幾句求情的話呢!『李九不能推諉,只得帶庶白見了王國楨。
7 庶白因知道王國楨在客棧裡每天叫姑娘的事,見面淡了一番客套話就說道:「我要在王老師面前放肆,說句無狀的話,王老師能不見責我麼?『王國楨見庶白很活潑精明的樣子,倒顯得非常投契的問道:」彭先生有話,請不客氣的說。』庶白道:「我今天雖是初次見王老師,但是心裡欽仰已非一日了,我想請王老師喝一杯酒,不知請到堂子里,王老師肯不肯賞光?『王國楨笑道:」彭先生用不著這麼客氣,不過同到堂子裡去玩玩,我是很高興的。』李九道:「我以為老師不願意到那一類地方去,又恐怕耽誤我自己的時間,所以一向沒動這念頭。『王國楨道:」我為什麼不願意去?我最歡喜的便是那一類地方,不過不容易遇見一個稱心如意的姑娘罷了。』這日就由庶白作東,請王、李二人,還邀了幾個不相干的陪客在堂子裡玩了一夜,第二日便是李九作東,明日應該輪到我了,我不曾在上海請過花酒,不知道一次得花多少錢。李九道:「老師不須問多少錢,盡管發帖作東好了。『王國楨道:」那太笑話了,我作東自然得我花餞,你只說得多少錢夠了,我好去拿錢來。』庶白說:「有六七十塊錢夠了。『
8 王國楨點了點頭,伸手將姑娘房中西式梳妝台的小抽屜記抽了出來,把抽屜內所有零星物件傾出,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日本,用鉛筆在一頁紙上寫了幾個草字,庶白不認得寫的什麼,只見王國楨將這紙撕下來,納入小抽屜內,仍舊推入梳妝台,回頭對庶白笑道:「我此刻玩一個把戲你看,你知道我剛才這番舉動是乾什麼嗎?『庶白道:」不知道』。『王國楨道:「這梳妝台是我存款的銀行,剛才這張紙條,便是我簽的支票。你說六七十塊錢夠了,我就只支取七十元,你去取抽屜看看,七十元已支來了沒有?』庶白即起身扯出那抽屜看時,見那紙條還依然在內,並不見有洋錢鈔票。李九和幾個姑娘也爭著湊近身來看,大家笑道:」王老師使的是一張空頭支票。退回來了,沒支得一個錢。『王國楨哈哈笑道:「這還了得!這台我怎麼坍得起,你們不要動,再把抽屜關上,非按款支來不可。』庶白留神看那頁紙上,好象是畫的一道符,形式與平常道士所畫的符相仿佛,並沒一個可以認得出的字,遂將抽屜關上。李九趟在煙坑上燒了一筒鴉片煙,遞給王國楨道:」老師的神通雖大,拿著這鴉片煙恐怕也奈不何。『王國楨問怎樣奈不何,李九道:「不吸煙的人,吸一兩口便醉,老師能多吸嗎?』王國楨一手接過煙槍,一手從煙盤中端起裝煙的盒子看了一看笑道:」這裡沒有多少煙,也顯不出我的神通來,算了吧,若是煙多時,我卻不妨試給你們看,看究竟是我奈不何煙呢,還是煙奈不何我?『李九不信道:「這合子裡的煙,已有二三兩,這地方還怕沒有煙嗎?老師有神通盡管顯出來吧!』王國楨真個躺下去就吸,李九接著又燒,有意裝就比指頭還粗的煙泡,遞給王國楨吸,王國楨和有癮的人一樣,嘩嘩的連吸了七八筒,彭、李二人及姑娘們看了無不詫異。庶白問道:」王老師平日莫是歡喜玩這東西麼?不然如何能吸這麼多口呢?『王國楨道:「剛吸了這幾口算什麼,再吸下給你們看,你們才知道我的煙癮,比誰都大。』李九既安心要把王國楨灌醉,煙泡越燒越長大,越裝越迅速,不過一點多鐘時間,已將二三兩煙膏,吸個乾淨。李九叫姑娘再拿煙來,王國楨跳起來笑道:」夠了,夠了!不可再糟沓煙了。彭先生請開抽屜看支票又回頭沒有?『庶白拉開抽屜看時,不由得嚇了一跳,果見抽屜裡面有一卷鈔票,那頁畫符的紙條,已不知去向了。大家看了齊聲說怪,王國楨取出鈔票來,當眾點數,恰是七十塊洋錢。庶白將這些情形,告知我和柳惕安,我們知道這夜是王國楨作東請酒,夜間無人在家,我兩人商量偷進他房中去查看,不料門窗都不得開,我不能進去,柳惕安不知用什麼方法,我一眨眼之間,便見他在房中敲得玻璃窗響。我教他將門縫中的紙條撕下,打開門讓我進去,他搖手說使不得,他獨自在房中翻看了一陣,忽聽得下面有樓梯聲響,我也不敢向柳惕安招呼,只得順手將房中電燈扭熄,從曬台跳上屋頂,細看柳惕安也到了屋上,我問他查了贓物沒有,他說這東西必是一個積盜,房中簡直查不出一件証據。
9 次日,庶白故意到王國楨房中,探聽他已否察覺有人到他房裡搜查。還好,他並不曾察覺。昨夜我和柳惕安第二次到李公館,才發現王國楨獨自在房中使用搬運邪術,偷盜人家的東西。說也奇怪,我和柳惕安同在外面偷看,我見房中只有一盞黃豆般大的油燈,放在方桌中間,燈旁放一個洗臉的白銅盆,此外一無所見。柳惕安卻看見王國楨在那裡使法,並看見他偷得一小包袱的東西,藏在天花板內,從房門數過去的第七塊天花板,有半截被拔去了鐵釘,可以移動,府上的念珠、珠花,大概也藏在這裏面。我與柳惕安、庶白商量,既經查實了王國楨有強盜的行為,又知道了他藏匿贓物的所在,盡可以動手捉他了,只是還恐怕他見機逃走,約定了庶白趁早仍到李家去,惕安自去邀幾個幫手,在李家左右前後守候,我便到你這裡來,請你自己打算,應如何下手去捉他。「
10 盛大聽到這裏,不覺倒抽了一口冷氣道:「真是古人說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象王國楨這樣漂亮的人物,居然會做起賊來,我們去捉他不打緊,但是如何對得起老九呢?」龍在田道:「這些事與李九毫不相干,有什麼對他不起?」盛大道:「你我自能相信這些事,與老九全不相干,不過王國楨住在他家,贓物也藏在他家的天花板裏,一經捕房的手,老九何能脫離乾系?待不經過捕房吧,我們便將他捉了怎麼辦?」龍在田道:「我以為這事一報捕房就糟了,李九果然不能脫離乾系,連我與惕安都得上公堂去,甚至還免不了嫌疑,因我兩人偵查王國楨的情形,說出來是不易使人見信的,若硬把伙通的嫌疑,加在我兩人頭上,豈不糟透了嗎?」盛大點頭道:「你的意思打算怎麼辦呢?」龍在田道:「我打算不管別人家的事,只把你府上的贓物追出來,就放他逃走。」盛大連連稱是道:「我們此去應不應先向老九說明白呢?」龍在田道:「自然應先向他說明白。我們明知道李九和王國楨沒有多大的關系,只因一時迷信他的道法。加以不知道王國楨的品行,才這麼恭維他,你我一經把偵查的情形說出來,李九斷不至再庇護他。我們此去卻用得著你這位張教師了。他的氣力大,只要他攔腰一把將王國楨抱住,有我和庶白在旁幫忙,他便有登天的本領也不行了。」
11 盛大正待叫人把張教師請來,忽見門房走來報道:「李九少爺還帶著一個朋友來了。」盛大和龍在田都吃了一驚,問同來的那朋友,是不是穿洋裝的?門房說:「不是。」盛大只得說:「請!」龍在田附盛大耳邊說道:「若是王國楨同來了,我們不妨就在這裡下手。」盛大剛點了點頭,便見李九跟著彭庶白走來,連連打拱說道:「我瞎了眼,對不起人。」龍在田迎著問道:「庶白先生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彭庶白笑道:「人已不知逃向何方去了,我不來乾嗎?」龍在田不住的跺腳說道:「糟了,糟了!那強盜在什麼時候逃跑的?」李九道:「在什麼時候逃跑的,雖不知道,但是可斷定在半夜三點鐘以後逃去的。昨夜三點鐘的時候,王國楨忽走到我房裡來說道:」上海這地方,我以為是一個外國商場,凡是住在上海的,十九是生意場中的人,近來才知道不然,做生意的果然很多,一此外各種各色的人,無所不有,就是修行學道的人,上海也比別處多些。如今有與我同道的人,存心與我過不去,我不願意與同道的人作對,只得暫時離開上海。『我當下便問他有何人與你過不去,他搖頭不肯說,我問他打算何時離開上海,他說:「到時你自知道,此刻無須打聽。你我有緣,將來仍可在一塊兒盤桓。明天彭先生來時,我不高興與他會面,我這裡有一包東西送給他,你轉交給他便了。』說時從袋中掏出一個小包兒給我。我見小包幾封裹得十分嚴密,也不知道裏面是什麼,接過來隨手納入枕頭底下,他說了一句:」請安睡吧,明日再見!,就走上樓去了。今早我還睡著沒醒,庶白兄已走進房來,我被他腳步聲驚醒了,因王國楨說了不高興見他的話,我恐怕庶白兄跑上樓去,便將小包兒交給他,並把王國楨的話述了一遍。庶自兄掂了掂小包的份量,用指頭捏了幾下,來不及說活似的,揣了小包往樓上就跑。我一面翻身下床,一面喊他不要上去,他哪裡肯聽呢?等我追上樓時,只聽得庶白兄唉聲頓腳的說道:「好厲害的強盜,居然讓他逃走了。『我見房門大開,房中已無王國楨的蹤影,問庶白兄才知道我自己真瞎了眼睛,白和江湖上人往來了半世,這種大盜住在家裡幾個禮拜,竟全不察覺。」
12 庶白從懷中摸出那小包,遞給盛大道:「這包雖不曾開看,但是不消說得,除了念珠、珠花,沒有第三樣。他肯是這般將贓物退還,總算是識相的了。」盛大拆開小包看了一眼,即欣然對彭、李二人說道:「確是原物退還了,我去送交老太太便來。」說著匆匆跑向裏面去了。龍在田對李九說道:「這王國楨的本領真了得,我們這樣機密,還不曾下手就被他知道了。我與惕安昨夜在他房外偷看的時候,已是半夜兩點多鐘了,當時並不見他有已經察覺的神氣,不知道我們走後,他從什麼地方看出有人和他過不去?」李九說道:「這卻不知道。他昨夜交小包給我的對候,並沒有提起這些活。只有一夜我們到堂子裡吃花酒回來,他進房很驚訝似的說有人到了他房中,我說恐怕是當差的,他忙說不是。我因不見他再說,遂不注意。」
13 這對盛大已從裏面出來說道:「這王國楨的舉動,委實使久難測,他既能預知有人與他過不去,是這般神出鬼沒的走了,偷了我家的東西,又何必退回來呢?他這一走,我們無人知道他去如何方。有誰能追蹤前去?」龍在田笑道:「這倒不然。他王國楨不是一個無能之輩,他既知道有人與他過不去,便知道與他過不去的,本領必不在他之下,所以用得著避開,如果是平常人,他也不看在眼裡了。他此去你我不知道他的方向,難道與他同道的人,也不知道他的方向嗎?」李丸點頭道:「柳惕安是練奇門的人,王國楨如何能逃得他手掌心過,並且我看王國楨為人。行為自然是不正當,但是我和他同住了這多時候,看他的言談舉動,倒不是一個不講交情的人。他明知道盛、李兩家有世誼?你我兩人又有多年的交情,那日你還當面要求拜在他門下,何以夜間竟到府上來偷東西呢?那日你見他的時候,不是帶了那位張教師同上樓的嗎?在他房中,張教師雖沒開口說話,只是張教師不象一個老走江湖、對人融圓活泛的人,那時張教師心裡,或者還有些瞧不起王國楨的念頭。我當時一心聽你兩人談話,沒閒心注意到張教師的臉色,王國楨是何等機靈的人,真是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張教師心裡怎樣轉一個念頭,早已瞞不過王國楨的兩眼。你帶著張教師走後,他便問我張某是怎樣一個人物,我原來也不認識張教師,那日經你介紹,我才知道,就將你說給我聽的一番話,述了一遍。王國楨聽了笑道:」盛公館請了這位張教師,就和在大門外懸挂一塊請強盜上門的招牌一樣,強盜本不打算來照顧的,因請了這樣一位大身價的護院,也不由得要來照顧了。『我說這張教師既能到上海來擺擂台,可見不是尋常的本領,普通強盜也休想在他手裡討便宜。盛大少爺其所以願出大價錢,聘請有大聲名的人當護院,便是想借這種聲威,嚇退強盜。王國楨只管搖頭道:「將來的結果,必適得其反。姓張的那目空一切的神氣,也不是吃這碗飯的人。』我當時雖聽了他那番不滿意的話,以為不過是背後閒談,說過了便沒擱在心上,此刻回想起來,他來偷府上的東西,十九是為張教師來的。」
14 盛大道:「我無非是一時高興,實在並不是看中了張文達真有了不得的本領,值得花五百塊洋錢一個月,請他當護院。租界上有幾百萬幾千萬財產的人家,不是很多嗎?不請護院,何嘗被強盜搶劫了呢?老九是知道我脾氣的,我是為托庶白兄去請霍元甲來家當教師,兼當護院,霍元甲不但不肯,反說了不三不四的話,我不服這口氣,卻又無法可出,湊巧那日在張園遇著張文達,知道他是為打霍元甲來的,不由得一時高興起來,所以願意幫他擺擂台,等他打翻了霍元甲之後,我送五百塊洋錢一個月給他,是有意這麼幹給霍元甲看,使他嘔氣的。這幾天若不是因出了這被盜的事,使我不開心,張園的擂台已開台了。」李九笑道:「原來為爭這一口閒氣,此時可以不擺了麼?」盛大道:「怎麼不擺?廣告久已登出去了,擂台執照也領了,無論如何非打不可。我知道你是一個素來歡喜幹這些玩意兒的人,前月幫霍元甲張羅奔走,賠錢費力,大概如今對張文達,總不好意思不幫忙!庶白兄也是對此道極為熱心的人,我且把張文達叫來,介紹給庶白兄見見。」
15 彭庶白還沒回答,李九已搖著手說道:「且莫忙著介紹見面,我對你這番舉動,有點兒意見,且由我說出來,請你和庶白兄斟酌斟酌。霍元甲是天津人,生長北方,與我並沒有交情,去年經人介紹才見面。我賠錢費力替他幫忙,全不是因情面的關系,也不足因我自己生性歡喜幹這些玩意,完全為欽仰霍元甲是一個愛國的好漢。他到上海來是要替中國人爭氣,找英國大力士比賽,在張園擺播台,也是這種用意。一不是好勇鬥狠的人,二不是存了借此出風頭的心,胸襟氣概,何等光明正大。所以他在擺擂台之先,有無數素昧平生的人,自願出錢或出力來幫助他。擂台擺成了之後,盡量在各種報紙上登著誇大的廣告,然一個月當中,除卻那個不識相的東海趙,上台勉強較量了一次之外,始終沒有第二個人去找他動手。我相信能成這樣一個局面,斷不是因霍元甲的武藝,在中國沒有敵手,更不是中國所有會武藝的,都被霍元甲誇大的廣告,嚇得不敢出頭,只因一般人都明了霍元甲擺擂台的用意,與尋常顯本領出風頭的不同。至於你的這位張教師,本領如何我且不說,只問擺這擂台,有什麼意義?你因一時高興,和養鬥雞的一樣,拿他打架尋開心,原沒有不可以的道理,若說幫助他向霍元甲報仇,及打翻霍元甲以後,出五百塊錢一個月,留在家裡當護院,以爭這一口閒氣,這事我不敢贊成。這番舉動不僅沒有意義,並且還招人物議。那日我就想說,因有那位張教師在旁邊,覺得有些不便。」
16 盛大笑道:「你把霍元甲看得太高,把張文達看得太低。會武藝的人擺擂台,本是一樁很好玩的事,不算稀希。霍元甲若真個沒有借此出風頭的心思,既經與英國大力士訂約比賽,何必又擺什麼擂台?若說擺擂台是想招外國人來打,又何必在中國報紙上登廣告,更吹那麼大的牛皮?我是不會武藝,不能上台去打他,要我佩服他是不行的。昕說日本角力的相撲家,多是由富貴人家供養,每年春秋二次大比賽,誰勝誰敗,全國各處都有通電報告,報館裏因社會一般人,多急欲知道這勝敗的消息,都臨時發行號外,滿街奔走喊賣,其實這些舉動,又有什麼意義呢?說得好聽些,是提倡尚武的精神,實在那些富貴人供養相撲家,又何嘗不和養鬥雞一樣?你平日常說中國應提倡武術,擺擂台不也是有提倡武術的意義在內嗎?」
17 彭庶白道:「我的意思,以為擺擂台,固不必與霍元甲一樣,完壘對付外國人才有意義,不過僅為對付霍元甲一個人擺這擂台,又似乎過於小題大做了。我與老九自從去年認識霍元甲以來,彼此過從甚密,意氣相投,今忽然出頭替張文達撐場面,問心實有些對不起霍元甲。我的心思如此,推測老九也大約差不多,你如今事在必行,我自不能勸你作罷,但求你原諒,我不能替張教師幫忙。」
18 盛大點頭道:「這話倒在情理之中。你們既不肯幫忙,開台的那日,來看看熱鬧使得麼?」李九笑道:「那如何使不得,你說有人在上海擺擂,我與庶白兩人還能忍住不去看熱鬧麼?你打算幾時開台,此刻已布置好了沒有?」盛大當時叫屈師爺來問道:「擂台已布置好了沒有?」屈師爺道:「那台本來早就可以完工的,這幾日因少爺不曾過問,便沒上緊去催促。霍元甲當日的擂台,只有五千個座位,開台的那日,簡直坐不下。這台是安排一萬個座位,監工的仰體少爺的意思,一切都很精致好看,因此時問也得多些。」彭、李二人因不滿意盛大這種大少爺舉動,當即作辭走了。
19 如今且再說霍元甲,自那日送張文達走後,以為張文達初到上海,人地生疏,必不能獨自在上海擺成一個擂台,便沒把這事放在心上。因約定與奧比音較量的時期已到,農勁蓀幾次走訪沃林,前兩次還見著沃林的門房西崽,一時說沃林回歐洲去了,一時說往南洋群島去了,後來連門房西崽都不見了,屋內器具已搬空,大門上懸挂一塊「吉屋召租」的木牌,經四處打聽,也無人知道沃林的蹤跡。至於作保的電燈公司,早已關閉,經理平福也不知去向,連作証的律師都回國去了。明知是因為在上海的英國人,恐怕他本國的大力士,比不過霍元甲,喪失他英國的體面,凡與這事有關系的人,都商通逃走。只是想不出對付的方法,因公共租界完全是英國人的勢力,中國人在租界上和外國人打官司,不問理由如何充足,也沒有不敗訴的,何況被告都已不知去向,又都沒有財產事業在上海,誰也能斷定這官司打不出結果來。霍元甲見定約到期後,成了這種情形,不由得心裡越發難受,原打算即日回天津去,卻因上海有一部分教育界的名人,及想學武藝的學生,都來當面要求霍元甲不回北方去,就在上海提倡武藝,霍元甲雖還不曾決定接受這要求,但覺學界一番盛意,也不便毅然拒絕。這日在報上看見張文達繼續擺擂的廣告,便笑向農勁蓀說道:「我以為教他擺擂台,這題目可以把他難住,世事真難逆料,他這擂台廣告已登出來,不過幾日大約就可開台了。他這擂台是我教他擺的,我若不上台,顯得我畏懼他,我不等到和他打過之後,倒是回天津去不得。」
20 農勁蓀道:「張文達那樣的鄉老兒,居然能在上海地方,擺下一座擂台,這是使人不易相信的事。我有了這一次的經驗,深知是極麻煩的事,若沒有大力量的人在背後主持,休說一個張文達,便十個張文達也辦不了。這暗中主持的人,很容易打聽出來。」果然不久就聽得有人傳說,張文達在張園遭遇盛、顧兩個闊少爺,舉石頭顯本領的故事,並傳說只須三天,便可開台打擂。霍元甲很詫異的問農勁蓀道:「姓顧的我們不認識,且不怪他,這姓盛的屢次和我們見面,不是很說得來嗎?他自己雖不懂武藝,他公館裏請的把式很多,並想請我到他公館裏去當教師,為什麼忽然幫助張文達擺擂台,跟我作對呢?」農勁蓀道:「他們闊大少的行為,是沒有定准的,或者就因為請你不去,心裏便不高興。」霍元甲嘆道:「為人處世真難,稍不經意就得罪了人。」
21 農勁蓀見霍元甲臉上滿布憂愁之色,料知他心裡很不痛快,使勸慰他道:「這種闊大少,一生只歡喜人家承迎趨奉他,我們這類性格的人,就是遇事小心謹慎,也和他們結交不了,得罪了他,也沒有多大的關系。」霍元甲搖頭道:「不能說沒有多大的關系,倘若不是這姓盛的心裡惱我,張文達去哪裡找第二個這樣有力量的人幫忙?張文達既擺不成擂台,必不好意思回頭來見我。這番報仇的事,不就這麼陰消了嗎?」農勁蓀道:「張文達是個戇人,他既為他徒弟懷恨在心,不出這口氣,恨是不容易消除的。與其留著這仇恨在他心中,以後隨時隨地都得提防他,倒不如和他拼個勝負。常言道:」不到黃河心不死。『他不在四爺手裏栽個跟斗,報仇心也是不會死的。「
22 霍元甲道:「與外國人動手,無論這外國人的氣力多大,聲望多高,我敢毫無顧慮的,要打便打,對本國人卻不能說這大話。二十年來,經我手打過的,雖還沒遇著比我強硬的人,但是我相信國內比我強硬的好手很多,誰也沒有打盡全國無敵手的把握。」農勁蓀很驚訝的望著霍元甲,說道:「四爺怎麼忽然說出這些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話來?張文達不過有幾斤蠻力,我敢斷定不是四爺的對手。」霍元甲說道:「人說藝高人膽大,我此刻覺得這話說反了。我這回在上海所見各省好手甚多,於我自己的工夫有極大的長進,工夫越是有長進,膽最就跟著越發小了,到現在才知道二十年來沒有遇到對手,是出於僥幸,可以說對手沒有來,來的不是對手。張文達氣力雖大,不見得有驚人的武藝,我也是這般猜度。不過我擺擂台,不想和本國人打,一則因我本來沒有向本國人逞能的心思,二則因知道我國練武藝人的積習,一個人被打敗了,不以為是仇恨便罷,若認定是仇恨,那麼這人的師傅、伯叔、師兄弟,都得出來報仇。豈不是打一個人,惹了一輩子的麻煩嗎?我從前對這些事,全不顧慮,無端惹出多少麻煩,也絲毫不覺得可怕,近來把這種心思改變了,非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決不願意跟人較量勝負。」
23 農勁蓀笑道:「聲望增高了,舉動就自然慎重了。我在幾年前,對於四爺輕易和人動手,早就有意勸四爺略為慎重,所以這次我曾主張若有人來找四爺較量,不妨教震聲先出手,如震聲打得過,自屬幸事,即遇著好手,非震聲所能敵,四爺在旁邊,看了彼此交手時的情形,親自動起手來,也比較有把握多了。」霍元甲聽了,不覺喜笑道:「我倒把農爺這話忘了。張文達開台之後。我何不打發震聲先上台和他試試。」農勁蓀道:「張文達雖是為四爺擺擂台,但既是擺的擂台,又在報上登了廣告,便不能限制只和四爺一個人打,打發震聲上台試打一番,可以說是題中應有之義。」
24 二人談話的時候。劉震聲坐在隔壁房中都已聽得明白,至此忍不住走過來說道:「我正打算在張文達開台的時候,求老師莫急上台,且讓我上去打他一頓。因這擂台是張文達擺的,老師一上台把他打翻了?他就得滾蛋,分明使得我沒有架打。倘若張文達的本領不濟,連我也打不過,更可免得老師費力。」霍元甲道:「張文達的身材高大,站起來和一座黑塔相似,那日我見了他,便料想他的氣力必很大,果然他在張園,能一手舉起八百多斤的石頭,並玩幾下掌花,與有這樣大氣力的人交手,是要格外小心的。講到練拳術的道理,本不在乎氣力大小,不過以我二十年來跟人動手的經驗看來,畢竟還是氣力大的占便宜,氣力太小了的人,身體盡管靈活,手腳盡管快迅,充其量也不過能保得住不被人打倒,要打倒氣力大的,實比登天還難。震聲,你要知道越是氣力大的人,身上越能受人捶打,非打中要害,簡直可以不作理會。一個不留神被氣力大的揪住了,便休想能脫身。你上台與張文達交手的時候,最要牢記的是不可去頂撞他,與他鬥力。」
25 劉震聲道:「我在虎頭莊趙家練拳的時候,雙手能舉起三百二十斤的石頭,一雙腳落地跳三步,當時好幾個氣力大的師兄弟,都趕不上我,若一雙手舉起八百多斤的石頭,我想除老師而外,恐怕也少有能趕得上張文達的了。」霍元甲道:「張文達舉石頭的力量比你大,打到人身上的力量,不見得比你大。你的身體活泛,工夫也很老練,只須格外小心,縱然打不倒他,他是奈你不何的。你卻不可因聽了我的話,便存一個畏懼他的心。」劉震聲道:「我有老師在這裏,誰也不怕,只怕不讓我打。」三人研究了一陣,一心等待擂台開幕。
26 只是連等了六七日,仍不見報上登出開台的廣告,霍元甲因住在上海開銷過大,想起自己的環境及家庭情形,又不免心中焦急起來。霍元甲此時的身體,表面上絕對看不出起了何等變化,精神氣力也都全無改變,然心裡一經著急,胸膛內作痛的病,又不知不覺的發作起來,只痛得額頭上的汗珠,一顆一顆的往外直冒。劉震聲道:「秋野醫生再三勸老師去他醫院里,將這病診治斷根,老師存客氣,不肯前去,這病不趁在上海治好,將來日到天津發起來,豈不是更苦?我勸老師就乘車往秋野醫院去吧!」霍元甲咬緊牙關搖頭,也不回答。農勁蓀道:「震聲的見解不錯,我也主張去醫院里看看。在你覺得和秋野沒有交情,送他的診金不受,自受他的診治,似乎於心不安,其實你在他醫院診病,他所費有限,他既再三說了,你又何苦這麼固執!震聲,你叫茶房去雇車來,我陪四爺去一趟。這病不趕緊治好,張文達若在日內開台,不更加著急嗎?」霍元甲聽了也不阻攔。
27 劉震聲叫茶房雇了馬車,農勁蓀陪同霍元甲到秋野醫院。秋野一見面,即很誠懇的說道:「一星期以來,我非常惦記霍先生的病,很想抽工夫到貴寓瞧瞧,無奈敝院所請的一個助手,近來請假回國去了,我的業務上便忙的了不得,簡直不能分身。霍先生的病,原不難治好,但是,得依我前次的話,得不間斷的服藥診治,認真靜養幾個星期,使病根去了,方不至隨時複發。」旋說旋替霍元甲診脈,複取聽肺器在胸部聽了一會說道:「霍先生不可見怪,你這病若再延誤下去,恐怕終身沒有完全治好的希望。」霍元甲問道:「前日秋野先生給我吞服的那種白色圓片子藥,此刻還有沒有,可以再給我兩片麼?」秋野笑道:「有,有!那藥僅能暫時止痛,對於你這病的根本,是全無關系的。」霍元甲問道:「那止痛的藥,是不是每次都有效驗呢?」秋野道:「止痛的藥,用著止痛,是確實有效的。」說時走到隔壁房裡,取了兩片藥,傾了半玻璃杯蒸溜水,遞給霍元甲服了。一會兒工夫,果然痛止了,霍元甲道:「我也知道我這病非趕緊靜養不可,無奈我現在辦不到。秋野先生,這止痛的藥,能多給我一些兒麼?」秋野道:「好,止痛的藥多帶些兒回去,我再多配兒劑根本治療的藥給你,最好能隔幾天到這裡來診察一次。」
28 秋野將兩包藥交給霍元甲笑道:「最近我接了敝國講道館的同學來信,有好幾個人因仰慕霍先生的武藝,已准備動身到上海來奉訪。我上海的講道分館,也正在預備開會歡迎霍先生,等到預備好了,我便當代表來邀霍先生。」霍元甲遜謝了幾句,即和農勁蓀回到寓處說道:「我除了胸膛裡痛以外,並沒有旁的病,這白藥片既能止痛,便可治我這病,不痛了就是好人,何必還要服藥。」農勁蓀道:「你胸膛里不痛的時候,雖和尋常無病的人一樣,然近來連發了兒次,一發就忍受不了,可知病根伏在裏面,服白藥片後痛便止了,只是得時刻提防複發。秋野所謂根本治療的藥,無疑的非吃不可。」
29 過了幾日,報上已登出張文達開擂的日期來,在廣告中並申述了擺這擂台的原因。擺擂台的廣告,本沒有驚動人的大力量,因張文達是個沒有高大聲望的人,所以登出廣告多日不開擂,社會上也無人注意。這回在開擂的廣告內,刊出張文達因打擂來遲,霍元甲擂台期滿,不得不重新登出擺擂的理由來,立時震動了上海全社會,紛紛爭著買入場券,預定座位,大家都要看張文達是何等三頭六臂的人物,怎樣將霍元甲打翻?一萬個座位的入場券,不到開台就買光了。
30 這日上午十點鐘開台,才到七八點鐘,便已擠得全場水洩不通。霍元甲和農、劉二人按時走入會場,在場的看客,多有認識霍元甲的,一時大家鼓掌歡呼,聲震屋瓦。要知道擂台怎生打法,且俟第七十五回再說。
31 近代俠義英雄傳
URN: ctp:ws74335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