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四十三回鄯善王绝情拒理震京虎马踏荒郊

《第四十三回鄯善王绝情拒理震京虎马踏荒郊》[View] [Edit] [History]

1 第四十三回 鄯善王绝情拒理 震京虎马踏荒郊
2 狄难抚跑到绝路,见师父追上前来。情知性命难保,不由心慌意乱,坐立不稳,失身从马上坠落山涧。作恶多端的狄难抚,就这样葬身于涧下。
3 这阵儿,杨五郎的战马追到山颠。他展身躯往崖下一瞧,什么也未瞧见。心里话:小冤家,可惜你空有一身能耐了,自己作践了自己,他不由心甲一阵悲痛,虎目中涌出了热泪。
4 正在这时,就听山下一阵銮铃声响,平西王狄青赶上前来。接著,四虎大将也来到山顶。他们带住战马,忙向五郎打探狄难抚的下落。
5 杨延德并不言语,只用手往山涧下指去。狄青一看,明白了:「杨五爷,别难过。都怪他不听良言相劝,才走上这条绝路。他罪恶累累,死有馀辜,这是他应得的报应。」
6 杨五郎把眼泪搌了搌说:「众将军,回营!」
7 「是!」大家伙答应一声。顺著原道奔下山来,
8 简短截说。众战将进了连营,面对穆元帅。从头到尾讲了一番。穆桂英听了,也深为狄难抚惋惜。她略停片刻,说道:「既然这个冤家已落涧身亡,料定那山口和金塔再无人把守。良机不可错过,待咱乘虚而入。众三军!」
9 「有!」
10 「立刻攻山!」
11 「是!」众战将答应一声,人人顶盔贯甲,个个挂剑悬鞭,收抬得紧衬利索。军卒照令行事,也各自准备停妥。穆元帅一声令下,领兵带将,浩浩荡荡出了连营。直奔山内进发。
12 征西大军往通天岭内冲杀,里边的鄯善兵将早就听信了。他们得知主将狄难抚落涧身亡,已经失去了靠山。如今,穆桂英统兵攻来,谁还敢上阵厮杀?当兵的悄声议论:「兄弟哥,这回可完了!」
13 「快逃命吧!」鄯善国的人马,犹如丧家之犬,抛下锣鼓帐篷,望风而逃。那些年老、体弱逃不了的,也都扔下家伙乖乖归降。
14 再说穆元帅攻进山口,得过金塔大阵,才能继续西行。穆桂英知道,金塔阵原来是由大太子单云龙把守。她四处打听单云龙的下落。可找了好长时间,也未找到。向鄯善兵打听,他们也一概不知。穆元帅思索片刻,先传下将令,就地安营扎寨,并嘱咐增哨加岗,严防敌军偷袭。
15 穆元帅吩咐已毕,带领众位大将,来到金塔脚下。她一会儿看看阵图,一会儿看看金塔,这样一来,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接著,穆桂英传下令箭,命将官依照塔图所示,把塔内的消息儿埋伏,明枪暗箭,滚擂绞刀、……全部折除。并取下了塔顶的红灯,彻底破了金塔大阵。
16 接营,全营内杀牛宰羊,犒赏三军。官兵将士笑逐颜开!好不快哉!
17 这一天,老太君和穆元帅在帅帐之内,正与众位战将议论军情,杨五郎对老太君说道;「母亲,我此番下山,是专为小奴才狄难抚而来。如今,他既已不在人世,我也该离开连营了。」
18 穆元帅听罢,再三挽留。老太君深知杨五郎性情倔强,只好让他回山。
19 众战将送走杨五郎,司马林也对穆元帅说:「元帅。我也不能多呆了!」
20 「怎么?」
21 「一来,我家中事情繁忙;二来,女儿云英去到英唐国,杳无音信,我放心不下。待我回家,将诸事安排停妥,我亲自到英唐探望女儿,请元帅放心,将来有用我之处,我一定到在帐前听令!」
22 「好。老英雄多多保重。」
23 「不劳挂念。」说著话,司马林辞别了众人,直奔司马庄而去。
24 数日之后,穆挂英择了个黄道古日,升坐帅帐,发布军令。一部分人马,原地驻扎通天岭;其馀将士,向鄯善城挺进。
25 穆元帅此番征西,鄯善国是最后一关。若把它征服,就可以得胜还朝了。
26 穆桂英带领三军儿郎。往前进发。这一天,监旗来报:「启禀元帅,前边已到鄯善城!」
27 穆元帅听了,吩咐一声:「响炮安营!」说话间,当啷啷三声炮响,扎住了行营。军士们埋锅造饭,铡草喂马,安置帐篷,人人各尽其责。
28 穆元帅来到帅帐,告诉大家。「众将官!连日行军,将士疲惫。作战之事,休要性急。等歇兵三日,养足了力气,疆场再战。」
29 穆元帅准备歇兵三日,没曾想刚到第二天清晨,就听鄯善城内号炮连天。时间不长,蓝旗官登磴登登跑进帅帐禀报:「回禀大帅得知,鄯善兵扯旗亮阵,前敌讨战。」
30 「晓得了。」
31 「是!」蓝旗官走后,穆桂英传下将令:「众将官。带兵三千,随本帅上阵!」
32 「是!」众战将倾巢而出,簇拥著大帅,来到前敌,排开了二龙出水的阵势。
33 穆元帅在旗脚下带马抬头一瞧,对面阵中,闪出两杆大旗:一杆是西夏国的旗号,一杆是鄯善国的旗号。在鄯善国的旗号下,闪出一匹战马,马上端坐著鄯善国的国王:年龄六十左右,面似黄金;一副黄脸熊,一部黄虬髯;红眉毛,孤狸尾,雉鸡翎;头戴王冠,身贯金甲,外套战袍,上绣金龙;得胜钩上挂一口锯齿狼牙扳门刀。一股系气,好不成风。在他身边,还有大太子单云龙。
34 鄯善王见宋军来型两军阵前,勒住坐骑,盯著穆桂英,上下打量了一番,摘下兵刃,问道:「前边这位女将,通上名来!」
35 「吾乃大宋天朝征西元帅、浑天侯穆桂英!」
36 「嗯,好厉害的穆桂英啊!你派兵有方,用兵如神,将我鄯善国欺侮得好苦啊!我费了多少年的心血,经营下的通天岭、金塔阵,可惜都断送在你的手里。不过,你休要高兴得太早。你要明白,我这座鄯善城,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37 穆桂英听了,微微一乐:「请问尊驾贵姓高名?」
38 「吾乃鄯善国王单天启。」
39 「噢,原来是鄯善王,本帅我失敬了。鄯善王,咱两国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宋国天朝从不曾以大压小,欺侮鄯善,你鄯善为何调动人马,联合三国,侵犯我大宋?」
40 「嗯,穆桂英,咱两国互相厮杀,由来巳久。曾记得我爷爷在世,就与你们开兵打仗。那时,不料杀出个狄青,是他刀劈了三阳公主,收下我姑母双阳公主,招为驸马。从那以后,两国才罢兵不战。万没想到,你国君主昏庸无道,竟将我姑父狄青全家无辜杀害。你这次进兵,又假公济私,将狄氏根苗狄难抚害死于山涧。从远处讲,我要夺大宋江山;从近处说,我要为狄氏冤魂报仇。」
41 「啊呀,王爷言之差矣!」接著,穆元帅把怎样恩放狄青;双阳公主怎样自寻无常;狄难抚怎样落涧身亡的经过述说了一遍。又说:「我此番带兵前来,决无意平灭贵国。只要你能归降不战,我立刻顿队回国。从此,咱两国睦邻相处,多亲多近,以免刀枪之苦,涂炭黎民。」
42 「哈哈哈哈!姓穆的,你真会讲话。明告诉你,积了多少年的锐气,今日我一朝全拿出来,定与你分个高低。你给我过来!」
43 穆桂英的战马刚要往前冲,就听宋营中有人喊话:「元帅请回!」
44 穆桂英回头一看:有一人催马跑上前来。谁呀?平西王狄青。
45 狄王爷马到前敌,勒住坐骑:「天启,你过认识我吗?」
46 鄯善王带住战马,仔细观察了一番。你别看别人认不出狄青来,单天启是他的侄儿,所以,他还能看个八九不离十。平西王虽然上了年纪,模样变了点儿,但仔细端详端详,还能看得出来。
47 单天启看够多时,问道:「你是……」
48 「我是你姑父狄青。天启,元帅刚才所言极是,不怪人家,只怨咱们不对。当初,多亏穆元帅恩放于我,才有我的今日。你姑母是她自己撞死,并非皇上杀害。」
49 「呸!狄青,说了半天,你的胳膊肘是朝外扭呀!常言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爱比海深。』你不为姑母报仇,反倒替仇人说话。我岂肯听信你的鬼话。」
50 狄青的那番话,鄯善王根本听不进去。为什么?他应名是给狄家报仇,其实,这是个幌子。真正的用心是要夺宋国的江山。
51 狄青见劝说不行,不由气撞顶梁,操起九耳八环刀,便拉开了架势。鄯善王一看,刚要催马上前,就听背后有人说话:「呔!老王爷,杀鸡焉用宰牛刀!你老人家退下,本帅的马到了!」话到马到,霎时间,从鄯善战将中冲来一匹战马。马上端坐一人。年龄三十来岁。身高过丈,漆黑脸膛;两只眼睛,黑眼珠小,白眼珠大,眼眉和眼角都往下耷拉著,大耳朵,大嘴岔,嘴唇往外翻翻著;头戴串珠盔,身贯甲胄,掌端一条长杆大锤。
52 什么叫长杆大锤?一般人使的锤,锤头不大,锤把也挺短;他这个锤,杆挺长,前边有个大锤头,杆后边还有纂,纂后边还有两个尖儿。这就是说,使长杆大锤的,比使双锤的可吃功夫。
53 闲言少叙。狄老王爷看罢,问道:「什么人?」
54 「鄯善国新选中的兵马大元帅,我叫丧门野龙。你大概有所不知,我与老杨家有一天、二地、三江、四海之冤仇。我爹爹过去是鄯善国的兵马大元帅,叫丧门烈。两军阵前,不幸死于宋将之手。我挂印为帅,就是为给爹爹报仇雪恨。老匹夫,你拿命来!」话音一落,马往前提,大锤一举,呜!直奔狄王爷砸来。
55 狄王爷忙带坐骑,摆起九耳八环刀,急忙去封。只听仓啷啷一声巨响,两件兵刃碰到一处,把狄王爷震得在马上又栽又晃,差一点摔下战马。狄青情知不是人家的对手,把马往回一带,圈马就败。
56 丧门野龙见狄青败下阵去,把马一带,冲著宋将,大声喝喊:「姓穆的,这就是你的战将?真来不知自爱。你们哪一个还敢上阵?」
57 穆桂英刚才看得明白,心想,唉呀:这一员战将,不亚于双枪将狄难抚。她正在合计心事,就听有人喊喝:「呔!前边这小子,休说大话,我来也!」说著话,催马就冲到两军阵前。
58 丧门野龙带马抬头一瞧:对方驰来一匹战马,马上端坐一人,黑脸膛,有盔有甲,掌端一把昆仑大槊。看到这儿,问道:「来将通名!」
59 「不认识?我是震京虎呼延云飞!」
60 「嗯,有名的大将。」
61 「那就别说了。你叫什么?」
62 「丧门野龙。」
63 「丧门野龙?就是三条活龙,我也不在乎。看家伙!」说罢,俩人马往前提,战到一处。丧门野龙把大锤一摆,呜!奔云飞而去。云飞摆槊往外招架,仓啷啷一声巨响,这二人同时在马上栽了两裁,晃了两晃。云飞差点掉下战马,丧门野龙也差点震落马下。
64 丧门野龙坐稳身形,说道:「啊呀,你真厉害!」
65 云飞说:「厉害?告诉你吧,象我这号的,在我们宋营都排不上个儿,后边还有厉害的呢!你说废话,看家伙吧!」话音一落,他把大槊又砸了下来。
66 丧门野龙见槊来了,不敢怠慢,急忙摆锤去封。两个人打了十几个回合,没分高低。
67 丧门野龙边打边合计心思,眼珠一转,有了主意。等二马错镫之际,就见他把锤头往左侧一带,突然往后一戳,照云飞的马后鞲刺去。这一刺不要紧,云飞的这匹马疼得噅儿一声长嘶。一抬脑袋,腾!把马蹄子一扬,往起一蹿,朝东南的荒郊跑去。
68 战马朝前飞跑,呼延云飞怎么拽也拽不住,只好信马由缰。等跑了很长时间,来到一个十字路上,忽听前边有人说话:「喂,前面之人,上鄯善国怎么走啊?」
69 「吁!」呼延云飞听到问话,紧勒丝缰,抬头一瞧,不由茶呆呆发愣!
URN: ctp:ws74627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2.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