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us on Facebook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Twitter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sina.com's microblogging site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Follow us on Douban to receive important updates
Chinese Text Project Wiki
Simplified Chinese version
-> -> 第九十八回 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摄政王庙誓布信条

《第九十八回 革命军云兴应义举 摄政王庙誓布信条》[View] [Edit] [History]

1 却说清廷闻武昌兵变,即派陆军两镇,令陆军大臣荫昌督率前往,所有湖北各军及赴援军队,均归节制调遣。一闻鄂耗,即派陆军大臣前往,势成孤注,可见清政府之卤莽。又令海军部加派兵轮,饬萨镇冰督驶战地,并饬程允和率长江水师,即日赴援。一面把瑞澄、张彪等革职,限他克日收复省城,带罪图功。种种谕旨,传到武昌。黎都督元洪,恰也不慌不忙,只分布军队,严守武汉,专待北军到来,一决雌雄。从容布置,便见老成。有弁目献计军政府,请拆京汉铁路若干段,阻止北军前来。黎都督道:「我军将要北上,如何拆这铁路?目前所虑,只患兵少,不敷防御,现拟暂编步兵四协,马队一标,炮队两标,工辎队各一营,军乐队一营,权救眉急。」于是出示招兵,不到三日,已有二万人入伍,遂令各队长日夕操练,预备对垒。复出一翦发命令,无论军民人等,一律翦辫,把前清时候的猪尾巴,统行革去。翦辫是第一快事。当下择定八月二十五日祭旗,立红黄蓝白黑五色旗为标帜,届期天气晴明,黎都督率同义师,诚诚恳恳的祷了天地,读过祝文,然后散祭。大家饮了同心酒,很有直捣黄龙的气势。
2 是日闻北军统带马继增,已率第二十二标抵汉口,驻扎江岸。清陆军大臣荫昌,亦出驻信阳州,海军提督萨镇冰,复率舰队到汉,在江心下椗。双方战势,渐渐逼紧。黎都督先探听汉口领事团,知已与清水陆军,签定条约,不准毁伤租界。租界本在水口一带,水口挡住,里面自可无虞,清水师已同退去一般。黎都督就专注陆战,于二十六日发步兵一标,赴刘家庙,布列车站附近。是时张彪军尚在此驻扎,鄂军放了一排枪,张军前列,伤了数十人,随即退去。鄂军也不追赶,收队回营。
3 次日,鄂军复分队出发,重至刘家庙接仗,那边仍来了张彪残兵,与河南援军会合,共约一镇,载以火车。鄂军队里的督战员,是军事参谋官胡汉民,令军队蛇行前进,将要接近,见河南军猛扑过来,气势甚锐,汉民复下一密令,令军队闪开两旁,从后面突开一炮,击中河南兵所坐的火车头,车身骤裂。河南兵下车过来,鄂军再开连珠炮,相续不绝,慌似千雷万霆,震得天地都响。两下相持了数点钟,河南兵伤了不少,方哗然退走,避入火车,开机驰去。一刹那间,又复驰了转来,不意扑塌一声,车竟翻倒,鄂军乘机猛击,且从旁抄出一支奇兵,把河南兵杀得落花流水,大败而逃。看官!这河南兵去而复回,明明是出人不意,攻人无备的意思,如何中途竟致覆车呢?原来河南兵初次退走,有许多铁路工人在旁,倡议毁路,以免清军复来。当时一齐动手,把铁轨移开十数丈。河南兵未曾防备,偏著了道儿,越弄越败,懊悔不迭。这便是倒灶的影子。至傍晚两军复战,清军在平地,鄂军在山上。彼此轰击,江心中的战舰,助清陆军,开炮遥击,约有二小时,鄂军队中发出一炮,正中江元炮船,船身受伤,失战斗力,遂驶去。各舰亦陆续退出,直至三十里外。翌日再战,各舰竟遁回九江去了。清水师虽是无用,亦不至怯敌若此,大约是不愿接仗之故。
4 至第三次开战,鄂军复夺得清营一座,内有火药六车,快枪千支,子弹数十箱,白米二千包,银洋十四箱,以及军用器物等,都由鄂军搬回。第四次开战,鄂军复胜,从头道桥杀到三道桥,得著机关炮一尊。第五次开战,鄂军用节节进攻法,从三道桥攻进滠口。清军比鄂军,虽多数倍,怎奈人人解体,全不耐战,一大半弃甲而逃,一小半投械而降。陆军大臣督兵而来,恰如此倒脸,真是气数。
5 自经过五次战仗,鄂军捷电,遍达全国,黄州府,武昌县,淝阳州,宜昌府,沙市,新堤,次第响应,竖满白旗。到了八月三十日,湖南民军起义,逐去巡抚馀诚格,杀毙统领黄忠浩,推焦达峰为都督,陈作新为副都督,只焦达峰是洪江会头目,冒托革命党人,当时被他混过,后来调查明白,民心未免不服,暂时得过且过,徐作计较。同日,陜西省亦举旗起义,发难的头目,系第一协参谋官,兼二标一营管带张凤翽,及三营管带张益谦,两人统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一呼百应,攻进抚署。巡抚钱能训,举枪自击,扑倒地下。两管带攻入后,见钱抚尚在呻吟,倒不去难为他,反令手下扶入高等学堂,唤西医疗治。其馀各官,逃的逃,避的避,只将军文瑞,投井自尽,全城粗定,正副两统领,自然推举两张了。
6 馀诚格自湖南出走,直至江西,会晤赣抚冯汝騤,备述湖南情形,且叙且泣。冯抚虽强词劝慰,心中恰非常焦灼,俟诚格别后,劳思苦想,才得一策,一面令布政使筹集库款,倍给陆军薪饷,一面命巡警道饬役稽查,旦夕不怠,城内总算粗安。偏偏标统马毓宝,举义九江,逐去道员保恒,及九江府朴良。九江系全赣要口,要口一失,省城也随在可虞,不过稍缓时日便了。铜山西奔,洛钟东应。
7 此时各省警报,纷达清廷,摄政王载澧,惊愕万状,忙召集内阁总理老庆,协理徐世昌,及王大臣会议。一班老少年,齐集一廷,你瞧我,我瞧你,面面相觑,急得摄政王手足冰冷,几乎垂下泪来。老庆睹此情形,不能一言不发,遂保荐一位在籍的大员,说他定可平乱。看官!你道是何人?乃系前任外务部尚书袁世凯。摄政王嘿然不答。老庆道:「不用袁世凯,大清休了。」用了袁世凯,大清尚保得住么?摄政王无奈下谕,著袁世凯补授湖广总督。又有一大臣道:「此次革党起事,全由盛宣怀一人激变,他要收川路为国有,以致川民争路,革党乘机起衅,为今日计,非严谴盛宣怀不可。」于是盛大臣亦奉旨革职。过了两三天,袁世凯自项城复电,不肯出山。内阁总理老庆,又请摄政王重用老袁,授他为钦差大臣,所有赴援的海陆各军,并长江水师,统归节制。又命冯国璋总统第一军,段祺瑞总统第二军,均归袁世凯调遣。袁世凯仍电奏足疾未愈。乐得摆些架子。摄政王料他纪念前嫌,不欲再召。忽由广州来电,将军凤山,被革命党人炸死。凤山在满人中,颇称知兵,清廷方命任广州将军,乘轮南下,既抵码头,登岸进城。到仓前街,一声奇响,震坍墙垣,巧巧压在凤山轿上,连人带轿,捣得粉碎。临时只有一党人毙命,闻他叫作陈军雄,馀皆遁去。摄政王闻知此信,安得不惊?没奈何依了老庆计策,令陆军大臣荫昌,亲至项城,敦请袁世凯出山。那时这位雄心勃勃的袁公,才有意出来。时机已至。荫昌见他应允,欣然告别,返至信阳州,趁著得意的时候,竟想出一条好计,密令在湖北军队,打仗时先挂白旗,假作投降,待民军近前,陡起轰击,便可获胜。湖北带兵官,依计而行,果然鄂军不知真伪,被他打死了数百人,败回汉口,把刘家庙大智门车站各地,尽行弃去。荫昌闻这捷音,乐不可支,忙电奏京都,说民军如何溃败,官军如何得胜,并有可以进夺武汉等语。摄政王稍稍安心。
8 嗣闻瑞澄、张彪,都逃得不知去向,遂下令严拿治罪。其实鸿飞冥冥,弋人何篡,摄政王也无可奈何。默思川湖各地,必须用老成主持,或可平乱,来不及了。遂命岑春煊督四川,魏光涛督两湖。岑、魏都是历练有识的人,料知大局不可收拾,统上表辞职。那时只有催促这位老袁,迅速赴敌。老袁至此,始从彰德里第动身,渡过黄河,到了信阳州,与荫昌相会。荫昌将兵符印信,交代明白,匆匆回京复命。卸去肩子了。
9 这位袁老先生,确是有点威望,才接钦差大臣印信,在湖北的清军,已是踊跃得很,磨拳擦掌,专持厮杀。总统第一军的冯国璋,又由京南下,击退民军,纵火焚烧汉口华界,接连数日,烟尘蔽天,可怜华界居民,或搬或逃,稍迟一步,就焦头烂额。更可恨这清军仗著一胜,便奸淫掳掠,无所不为。见有姿色的妇女,多被他拖曳而去,有轮奸致死的,有强逼不从,用刀戳毙的。就是搬徙的百姓,稍有财产,亦都被他抢散。正在兴高采烈的时候,忽有鄂军敢死队数百人,上前拦截,清军视若无睹,慢腾腾的对仗。不意敢死队突起奋击,如生龙活虎一般,吓得清军个个倒退。还有后面的鄂军,见敢死队已经得势,一拥而前,逢人便杀,清军逃得快的,还保住头颅,略一迟缓,便已中枪倒毙。这场恶战,杀死清军三千五百多名,在汉口华界的清军,几乎扫荡一空。有在街头倒毙的兵,腰中还缠著金银洋钱,哪里晓得恶贯满盈,黄金难买性命,扑通一枪,都伏维尚飨了。可为贪利者作一棒喝。
10 清军还想报复,不意袁钦差命令到来,竟禁止他非法胡行,此后不奉号令,不准出发。各军队也莫名其妙,只好依令而行。原来袁世凯奉命出山,胸中早有成竹,他想现今革命军,且万万杀不完的,死一起又有一起,我如今不若改剿为抚,易战为和。只议抚议和的开手,也须提出几条约款,方可与议。当下先上奏折,大旨是开国会,改宪法,并罢斥皇族内阁等件,请朝廷立即施行。摄政王览了此奏,又不觉狐疑起来。正顾虑间,山西省又闻独立,巡抚陆锺琦死难。陆锺琦系由江南藩司升任,到任不过数月,因陜西已归革命军,恐他来袭边境,遂派新军往守潼关。新军初意不愿,故设种种要求,有心激变。陆抚恰一一答应,新军出城而去。次日偏又回来,闯进抚署,迫陆抚独立。陆抚说了一个不字,那新军已举枪相向,待陆抚说到第二个不字,枪弹立发,适中陆胸。陆子亮臣,系翰苑出身,曾游学外洋,至是适来省父,劝父姑从圆融,谁意祸机猝发,到署仅隔宿,竟见乃父丧躯。父子恩深,如何忍耐,即取出手枪还击。此时的革命军,还管著什么馀地,顺我生,逆我死,众枪齐发,又将亮臣击毙。陆抚父子殉难,虽是尽忠一姓,心迹尚属可原,故文字间独无贬笔。再拥进内署,把陆抚眷属,复枪毙了好几人。抚署已毁,转至藩臬两署,拥藩司王庆平、提法使李盛铎至谘议局,迫他独立。两司不从,被禁密室,另推协统阎锡山为都督。锡山受任后,婉劝李盛铎出任民政,盛铎乃允。只王庆平执意如故,由锡山释放使归。
11 山西省的警信方来,江西省的耗音又至。江西自九江兵变后,省城戒严,勉强维持了几天。绅商学各界,组织保安会,将章程呈报抚署,请冯汝騤做发起人,冯抚倒也承认。嗣军界亦入保安会,请冯抚即举义旗,冯抚不允,于是各军队夜焚抚署,霎时间火光烛天,冯抚自署后逃出,匿入民房。藩司以下,亦皆走避。革命军出示安民,方拟公举统领,适马毓宝自九江驰至,由各界欢迎入城,当于教育会开会,以高等学堂为军政府,仍举冯汝騤为都督。汝騤闻这消息,料军民都无恶意,遂出来固辞,乃改举协统吴介璋任都督,刘起凤任民政长,汝騤交出印信,挈眷归去。马毓宝亦返九江。江西独立,最称安稳。
12 这时候的云南省,也由协统蔡锷倡义,与江西省同日独立。云南边隅,次第为英法所占,是年英兵复占踞片马,滇民力争不得,未免怨恨政府,兼以各省独立,军界跃跃欲试,遂由协统蔡锷开会,召集将弁,同时发作,举火为号。第一营统带丁锦不从,被他驱逐,随攻督署,迫走总督李经羲,即改督署为军政府,举蔡锷为都督。各军搜捕各官吏,拿住世藩司,因他不肯降顺,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只李督在滇,颇有政绩,经各军搜出后,蔡锷独优礼相待,劝他为民军尽职。李督心有未安,情愿回籍。蔡锷不便强留,由他携眷回去。可见做官不应贪虐,到变起时,尚得保全性命。且因督署总是老衙门,舍旧谋新,将都督府迁至师范学堂,会同起事诸人,组织各种机关,并电各州县即日反正。不到数日,云南大定。
13 这数省的电音,传至摄政王座前。正急个不了,内廷的王公大臣,又纷纷告假,连各机关办事人,十有九空。老庆、载泽等并没有法子,还是各争意见,彼此上奏,愿辞官职。贝勒载涛,也辞去军谘大臣的缺分,弄得这个摄政王,呆似木雕,终日只是泪珠儿洗面,到无可奈何之际,不得不请老庆商量。老庆只信任一个袁世凯,便把内阁总理的位置,一心让与袁公,且劝摄政王概从袁议。摄政王已毫无主意,遂授袁为内阁总理大臣,叫他在湖北应办各事,布置略定,即行来京。越重任,越将清社送脱。一面取消内阁暂行章程,不用亲贵充国务大臣,并将宪法交资政院协议。资政院的老臣,先请下诏罪己,速开党禁,然后好改议宪法。摄政王惟言是从,下了罪己诏,开了党人禁,方由资政院拟定宪法大纲十九条,择定十月初六日,宣誓太庙。可奈各省民气,日盛一日,凭你如何改革,他总全然反对。
14 上海的制造局,系东南军械紧要地,九月十三日,被革命党人陈其美,率众攻入,复占了上海道县各署,公举其美为沪军都督,吴淞口随即起应,遍悬白旗,宝山县亦即光复。沪上人民,欢声如雷。正在相庆,贵州独立的电报,亦到沪渎,说是巡抚沈瑜庆以下,尽行驱逐,现举杨荩诚为正都督,赵德全为副都督,全境安谧等语,沪军政府越觉欢跃,立派军士五十馀人,至苏州运动军营,共建义旗。各军官一律应允,夤夜出发军队,齐集城下。十四日天明时,城门一开,各军鱼贯而入,径至抚署喧呼革命。苏抚程德全,仗胆登堂,问他来意。各军齐请程抚独立。程抚没法,只好赞成,但饬军队勿扰百姓。各军大呼万岁,即在门外连放九炮,悬起江苏都督府大旗。至十五日,苏城内外,就遍悬白旗,程抚居然改做都督,选绅士张謇、伍廷芳、应德闳等,分任民政、外交、财政等事,并截断苏宁铁路,派兵扼守,以防南京。江苏系官长独立,真是不血一刃,较江西尤为快利。
15 江苏既定,沪上复遣敢死队到杭州,浙抚增韫,正焦愁万分,每日召官绅会议,绅士以独立二字为请,增抚总是不从。至敢死队到杭,密寓抚署左近,约各营乘夜举事。于是笕桥大营的兵士,入艮山门占住军械局,南星桥大营的兵士,入清波门占住藩运各署。敢死队怀著炸弹,猛扑抚署,一入署门,第一个抛弹的首领,乃是女志士尹锐志,闻她系绍兴嵊县人,尝在外洋游学,灌入革命知识,此次挈她妹子锐进,同来效力。首掷炸弹,毁坏抚署,卫队及消防队不敢抵敌,统行入党。急得增抚避匿马房,被党人一把抓出,拖至福建会馆幽禁。藩司吴引孙等,一律逃去。未及天明,全城已归革命军占领,推标统周赤城为司令官,以谘议局为军政府。临时都督,举了童训,童训自请取消,另举前浙路总理汤寿潜。汤尚在沪,由周赤城派专车往迎。只杭州将军德济,尚不肯投顺,几乎决裂,两边要开炮相斗,幸海宁士民杭幸斋,至满营妥议,方才停战。等到汤督到杭,复与满人订了简约:(一)改籍,(二)缴械,(三)暂给饷项,徐图生活。满人料不可抗,唯唯听命,自是全城遂安。浙江独立,也算迅捷,且有女志士先入抚署,尤为特色。后来增抚等人,都由汤都督释回。
16 长江流域各省,多半光复,只湖南都督,改推议长谭延闓。焦、陈二人,被革军查出违法的证据,将他枭首,复枪毙焦党数名,稽查数天,仍归平靖。回应上文。只驻扎信阳的袁大臣,奉了回京组阁的谕旨,先遣蔡廷干、刘承恩到武昌,与黎都督议和。黎都督定要清帝退位,方肯弭兵。经蔡、刘二员再四商榷,终不见允,只得回复袁大臣。袁大臣见议和无效,默默的筹画一番,复召冯、段二统领,密议办法,将军事布置妥当,才拟启程北上。成算在胸,可南可北。袁未到京,宣誓太庙的日期已至,摄政王率领诸王大臣到太庙中,焚香爇烛,叩头宣誓。誓文云:维宣统三年十月六日,监国摄政王载澧,摄行祀事,谨告诸先帝之灵曰:惟我太祖高皇帝以来,列祖列宗,贻谋宏远,迄今将垂三百年矣。溥仪继承大统,用人行政,诸所未宜,以致上下暌违,民情难达,旬日之间,寰逼纷扰,深恐颠覆我累世相传之统绪。兹经资政院会议,广采列邦最良宪法,依亲贵不与政事之规制,先裁决重大信条十九条。其馀紧急事项,一律记入宪法,迅速编纂。且速开国会,以确定立宪政体,敢誓于我列祖列宗之前。
17 随即颁布宪法信条十九条。
18 一 大清帝国之皇统,万世不易。
19 二 皇帝神圣,不可侵犯。
20 三 皇帝权以宪法规定为限。
21 四 皇帝继承之顺序,于宪法规定之。
22 五 宪法由资政院起草议决,皇帝颁布之。
23 六 宪政改正提案权,属于国会。
24 七 上院议员,由国民于法定特别资格公选之。
25 八 总理大臣由国会公选,皇帝任命。其他国务大臣,由总理推举,皇帝任命。皇族不得为总理及其他国务大臣,并各省行政官。
26 九 总理大臣受国会弹劾,非解散国会,即总理大臣辞职,但一次内阁,不得解散两次国会。
27 十 皇帝直接统率海陆军,但对内使用时,须依国会议决之特别条件。
28 十一 不得以命令代法律。但除紧急命令外,以执行法律,及法律委任者为限。
29 十二 国际条约,非经国会议决,不得缔结。但宣战构和,不在国会会期内,得由国会追认之。
30 十三 官制官规,定自宪法。
31 十四 每年出入预算,必经国会议决,不得自由处分。
32 十五 皇室经费之制定及增减,概依国会议决。
33 十六 皇室大典,不得与宪法相抵触。
34 十七 国务员裁判机关,由两院组织之。
35 十八 国会议决事项,由皇帝宣布之。
36 十九 第八条至第十六各条,国会未开以前,资政院适用之。
37 颁布以后,在清室已算让到极点,与民更始。可奈民心始终不服。两广、安徽、福建等省,又次第举起独立旗来,正是:人意难回天意去,民权已现帝权终。
38 看官欲知后事,请至下回再阅。
39 鄂师一起,四方响应,中国之不复为清有,已可知矣。荫昌、萨镇冰辈,率全国之师,对付一隅,屡战未捷,是岂皆荫、萨二人,韬略未娴,不堪与黎军敌耶?周武有言:「纣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予有乱臣十人,同心同德。」观于清末,而古人之言益信。至若载澧摄政,仅二年馀,此二年间,亦非有大恶德,但以腐败之老朽,痴呆之少年,使操政柄,猝致激变,载澧亦不得谓无咎焉。迨各省告警,云集响应,始有宣誓告庙之举,晚矣。故本回只据事直书,而瓦解土崩之状,已令人目不胜接,徒有浩叹而已。
URN: ctp:ws75031

Enjoy this site? Please help.Site design and content copyright 2006-2023. When quoting or citing information from this site, please link to the corresponding page or to https://ctext.org/ens. Please note that the use of automatic download software on this site is strictly prohibited, and that users of such software are automatically banned without warning to save bandwidth. 沪ICP备09015720号-3Comments? Suggestions? Please raise them here.